自由亚洲 黄色经济圈是胜利关键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达半年,中共以强硬手法无法粉碎运动,最近又稍为多了点怀柔手段,令香港形势不似区议会选举前那般紧急;同时坊间许多明亲共与暗亲共的牛鬼蛇神,则又回到分化民主派,分化黄丝的旧路,然后把矛头指向“黄色经济圈”,即民主派支持者,集中消费到支持民主的商铺运动上。

有人说“黄色经济圈”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个当然,中共早就实行了“红色经济圈”,早就强制商家与艺人亲中亲共,对任何在中国有生意者,都要实行政治审查多年;红色经济圈以官方推动,其威力远比起民间自发的强;官方的封杀与经济封锁,才是引发民间反弹、反制的关键,因此只怪民间反抗,不追究官方打压者,即为是非黑白之不分,明显为中共解围。中共透过打压,令亲民主者有后果,而亲中者没有后果,因此由商家到艺人,都纷纷投共支持政府去,支持得不亦乐乎,这机器已经推动了十年八载;反之所谓黄色经济圈,是靠“反送中”运动令更多香港市民的政治醒觉,反杯葛这些亲共的艺人与商家,中共是因,市民反制是果,这是非常清楚的因果关系。

透过黄色经济圈反制,最起码的即时效果,就是令不少原本亲共的商家与艺人,都起码回到“闷声发大财”,减少或甚至拒绝参加,亲政府的政治活动,亦最少令到政府与亲共团体,减少了宣传的舞台,以至减少利用艺人作政治洗脑的机会与威力。

此外,以往港共蓝丝长期宣传,黄丝是社会边缘少数的“废青”,而蓝丝则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是“沉默大多数”,以至经济上有影响力的一群,迷信港共以至自己才是真理;然而自从黄色经济圈兴起后,这套论述正在瓦解——为什么高消费力的一群不是蓝丝,而是黄丝呢?为什么“黄店”全部大排长龙?为什么反过来蓝丝无法支撑得起蓝店?如以区议会选举的数量计,蓝丝的人数不会少黄丝太多啊,那么为何蓝丝不到蓝店消费呢?难道是蓝丝都自私自利吗?难道蓝丝都是消费不起的老弱吗?究竟是蓝丝是废老,还是黄丝是废青呢?反问这些问题,蓝丝的反驳都只能变得软弱无力,然后异常沉默。

上述问题的答案,表面上看来是显而易见,实际上却打破了中共统治合法性,所建构出来的政治论述;很多自以为中立的蓝丝,他们口说不会完全支持政府,却以上述理由作为他们自己的世界观,而这个世界正在崩溃;先有区选变相公投民主派大胜的结果,再有黄色经济圈人数上的优势,于是能够潜移默化,令很多本来自以为“中立”,或者浅蓝的那一群,或先为利益,或用台湾的政治术语“西瓜靠大边”,由蓝转成黄。

因此有些人不断再揭发部份黄店为“假黄”,除非确定是中共官方直营,或本身行为上有极之可疑的亲共行为,否则严格审查是否“真黄”,根本没有意义,即起不了黄色经济圈的基本效用——以民心包围政权;另一方面,局限黄店不招待蓝客,则亦为相同错误,一般普通蓝客不应在此限,以求黄店能把饼造大,能够令主流商家都亲黄,才是争取胜利的方式,而不应纠缠于是否“借民主做生意”,即部份人口中的“人血馒头”。

黄店的额外效益,当为宣传战上突破港共的封锁:以往民主自由的宣传品,根本不容于市面,因为个别“蓝客”会不断投诉,令商家怕得罪顾客,或怕烦;如今反过来,有坚实的“黄客”支持,这些商家都变得敢言起来;因此“黄店”另外的效益,就是很多店铺由原本展示亲共宣传品,改为宣传民主自由,这点在主流传媒全面沦陷,令我们得以在互联网以外,取得立足点,这是非常重要的关键,特别对长者等未能尽用社交网络,而要依赖传统传媒者,其效果更有力,更深远。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912/%E9%BB%84%E8%89%B2%E7%BB%8F%E6%B5%8E%E5%9C%88%E6%98%AF%E8%83%9C%E5%88%A9%E5%85%B3%E9%94%AE.html
6
分享 2019-12-17

2 个评论

好多回大陆没人照顾嘅老人家都是民建联帮忙,你们说骗阿婆啊公投票,实际上他们在后面做好多工作。人家打的是实际牌,民主派打的是意识形态牌,真正选举起来,建制派躺着也赢。

人上了年纪,精神追求会很少,中年人要养家,老年人要养生,至于什么独裁压迫,都是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还有很长的人生路,但我都快死了,所以不关我事。
回大陆做生意嘅,会发大财啊,就有洋楼住,养番狗,包二三四奶,日子不知多快乐。反正我拿了外国护照,自己和儿女都不会受压迫,你死你事,关我屁事。
好多回大陆没人照顾嘅老人家都是民建联帮忙,你们说骗阿婆啊公投票,实际上他们在后面做好多工作。人家打的...

如果只是地区工作 建制派确实是做得不错 有实际帮助社会上有需要人士

但不足的地方也很明显 例如业主立案法团与建制派“紧密“合作 用远高于市价聘请建制派商人进行装修工程 浪费了业主的金钱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基建上 用十几亿去建一条非必需的天桥 音乐喷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