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窮的地方究竟有多窮?

中國現在14億人當中有錢的雖然上億
但窮困的人口人數一定也不遑多讓 
特別是在內陸一些經濟發展較差的省份應該更嚴重
想問問你們去過中國窮困的地方是什麼樣子
政府對於這些地區有什麼對策呢
已邀请:
FPS 好学者
      人怕比,货怕比。穷跟不穷是比较得出的结论。城市里,如三和大神一样的人,他们每天开销很小,也没有什么合理的规划和饮食习惯,收入更是断断续续地。但是三和大神在网吧里,乐此不疲。周围可能都是一样的朋友,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同样的,有些地方很穷,农村,没什么钱买好种子,没什么钱买好化肥,没什么钱装修房子,甚至是住茅草房(亲眼见到过)。生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没什么教育,这才是最惨的。这些农村,往往物价很低,一碗拉面4块钱(12年)而且是那种巨大无比的碗装满,这是河南某地农村,靠近湖北。你很难想象这物价便宜到令人吃惊。而且往往壮劳力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除了上学的孩子就是老幼妇孺。其实说吃不起饭还是夸张的。
       如果是有一个家族存在,肯定是有长期的食物来源。但是一跟城里人比较,就感觉他们是真的穷,真的土。没车,房子装修风格惨兮兮,房子卫生间是露天的,厨房是烧柴火的,油是装在坛坛罐罐里脏不拉稀的,水是井里,河里挑的,喝起来还咸咸地。电是电线吊着灯泡,仅次而已。空气中的味道都是真正的乡土气息,有牛粪的味道,有垃圾的味道,有青苔的味道,有蜗牛爬过墙面,留下跟鼻涕一样亮晶晶的东西。只要不提什么事,比如人家看得起看不起他,他在当地也没有自尊,有没有车,有没有手机等等等等。这帮人还是生活挺快乐的,因为他们就是这种日子过习惯了,自己都没什么感觉。逢年过节赶赶集,买个袜子手套,猪肉之类的。自己地里种着各种东西,基本不花钱,觉得喝瓶哇哈哈都是奢侈。至于病,感冒什么的庄稼人很少,生了病基本都是大病,尤其是慢性病比如脑血栓,脑梗。就是拉回家等死,即使想治,乡里医院也没什么先进水平。看着瘫痪的病人手不提的抖,吃饭嘴角流哈喇子,大冬天坐外面袜子都没有,当然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平时购买的商品,也很多山寨货。可乐是杂牌的,啤酒是叫不出名字的,喝的最多的还是3块2块一大瓶的白酒,也不知道是什么酒。喝不死酒对了。烟是自己卷的烟丝,如果不抽烟还省了俩钱。尿尿随便找个下水沟就能解决。女同志则是跑到当地医院或者配电局家属院解决。再就是农村茅房,往往建在田埂上。
       信仰则是五花八门,有土地庙,有信黄大仙的,见到黄鼠狼偷鸡就当看不见,不敢打,害怕黄鼠狼报复。有信观世音的,到庙里抢把香灰放矿泉水瓶子里带回来泡水给孩子喝,喝的孩子上吐下泻。更多的是,这些穷人长时间,没有文化,没有技能。穷一时很难,很可怕,但是哪怕是去富士康打工,他们也能有比家里好的多的住房环境,一年哪怕是挣一万块钱,也是在当地可以起个小砖瓦房了。很多其他地方的农村,或者是少数民族,比这更惨的都有。打工因为突发脑溢血死外面了,因为跟人打架斗殴打死人跑不掉被抓了。因为小孩怎么样怎么样找小孩全国各地乱跑。因为被当地政府给弄死了。什么情况都有。像一些少数民族,本身占的土地不好,还有梯田。田里产出少,比平原插秧累。而风俗也很奇葩。露奶装,洗水烟,黑牙齿,黝黑黝黑的皮肤。
      至于城里或城乡结合部的。也好不到哪去。穷人往往是相似的。小学开始就让孩子去打工,什么啤酒厂,弹泥厂,做月饼这种三无作坊比比皆是。还有住河边的,房子是集装箱。我至今也没搞明白集装箱里面怎么用电,解手可能就撒在河边路梗上。河水只要不是发大水时间,都是枯水浅水。毕竟你们也懂中国水库修了多少,很多水库都拦截着长江黄河大大小小的支流。这样的童年,你觉得小孩能有什么记忆。天天青菜茄子,便宜,但是会吃吐。穷人家能有什么手艺,做的饭菜自然也是凑合的口味。我小学时候,很多同学在山里,抓蛇不怕蛇咬(当然是没毒的小蛇),那种大青虫🐛也敢拿手上玩。他们没什么玩具,也不知道什么奥特曼这种东西,更不会有一些漫画或者杂志。家里一个电器都没,遥控汽车和铅笔盒都没见过。所以当听着MJ的音乐,他们可能连随身听是啥玩意都不懂。球鞋,毛笔,通通没有。学校发的本子和铅笔就是他们的文具。当然,他们起码是上得起学的。最多看到的彩色图片,是贴墙上的关于邓小平“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未来”这种陶瓷画。吃的零食也是那种预防疾病的糖豆。他们长大了,在打工之中,有能力的发了财,没能力的,可能死掉了。毕竟那种环境之下,打架斗殴和加入帮派,是常见的事情。尸体被抛尸铁路,无人认领。所以说“命案必破”是忽悠老百姓的,很多铁路无名尸,连谁做的都不知道。在城里打工,可能租城中村,过的跟环卫工人,搞绿化的农民工没什么两样,可是他们是中年人,是年轻人。唯一经济来源还是靠体力。性生活靠手。娶的老婆,不是傻子就是精神病。要么就是残疾,或者是白癜风,麻疹一类的。正常的也有,但是往往是农村人口中的“不检点”的类型,或者结婚为了骗彩礼。或者干脆就是很正常的,毕竟女屌丝也是存在的。其实中国不是没有发展,只是城市跟农村的撕裂感,太大了。即使是再农村的人,或者是城市里穷的掉渣的人,也知道什么是可乐,什么是电视。跟再往前几十年比,已经是老牛逼了。只是一与现代化都市相比,各种类似成文法的习惯就凸显出荒谬,无知。像女人不能上桌吃饭,老太爷说打谁打谁,哪怕他的儿子几十岁人了,也是得跪着被他爹打。男人打媳妇,孩子从小干农活,大人不动筷子小孩不准动之类的。婚丧嫁娶,都是最土的形式。南方很多人家办丧事,还有请二人转,钢管舞表演的。早上哭哭啼啼,等下午演员来了,又开始一堆人聚着看表演发笑。中国无奇不有。看得多了,也看得出确实人比几十年前更有钱了,可是,还是老生常谈的话。当人开始享受自由,和现代文明的时候,他的要求,欲望就多了。几乎哪里都有配电局,有医院家属院,有教育系统家属院,有烟草局等等衙门。这些衙门的家属可比上面说的要生活强多了。一个小城镇,就是这样,组成了一个小社会。农村没有公交车,出租车,可是城里有,农村靠着摆渡,靠着小破桥渡河,可城里人有大轮渡,有大桥,有隧道。所以,记忆总是碎片的。自由经济带来自由迁徙。中国人下一步要求的,必然是政治改革。
https://youtu.be/KBsUSxGPCCM   https://youtu.be/w_Z7mPcffaI网上有很多这种老视频,可以看出中国是多么魔幻,贫富差距多么大。那时候上海有钱人家的孩子,除了没有现代一系列电子3c产品,其他玩具,书籍还是跟现在差不多的。
上次我在冲浪板块看到一个帖子和你发的差不多,我转一个里面高赞的回复

装他妈了个大逼,真当中国每个地方都是北上广,真正穷的地方简直超乎人想象,国外那叫贫民窟,国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土坯的房子,纸糊的窗户,百元大钞没见过,道路没有,一帮从没出去过的村民,全村加起来家电都没几台,完全靠自己耕种为生,或者外来者带点物资接济,也没见有哪个领导去关心关心他们啊,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难以置信国内还有堪比解放前的地方,跟我小时候在电视机上看到的黑白电影地道战里面那些农民的家里差不了多少

家具没几样,毛腊肉的画像倒不少,家家都有,殊不知他们敬奉的神明往往对这些穷困者熟视无睹,每次虔诚的祈祷换来的是他变本加厉的愚弄与屠杀,令我痛心的是诸如此类的地方不是一处两处,我出差历经国内大半个省份,西北西南出了市区这种穷困山庄随处可见,哪怕是北上广江浙等发达地区,摩天大楼建的再高也遮不住很多破败的街道建筑,国人的眼界往往只被表象迷惑,楼建的再高又能证明什么,物质生活即便达到了吃穿不愁的地步又如何,不出去走动永远不知这个世界有多大,不知这个世界有多少不为己所知的东西

我虽然年纪不大,工作也只有十年多些,但这些年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国人愚昧的心态,不论是在哪个城市,贫穷或者发达,他们的思想永远跟不上年代的发展,原地踏步不说,更可怕的是物质生活越好思想越倒退,这究竟是怎么了,我有时也想过哪怕未来某天这个国家摆脱了集权统治,无数民众也改变不了这种深入骨髓的本性,这种带有奴役,上尊下卑,麻木不仁,不思进取的思想,整整两千年在国人的基因里刻上了深深的烙印。
肉食者鄙 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党亲不如习大大亲。人民的大救星,中国的红太阳,庆丰大帝万岁!
看看中共自己划分的国家级贫困县标准和名单。
    重点县数量的确定采用"631指数法"测定:贫困人口(占全国比例)占60%权重(其中绝对贫困人口与低收入人口各占80%与20%比例);农民人均纯收入较低的县数(占全国比例)占30%权重;人均GDP低的县数、人均财政收入低的县数占10%权重。其中:人均低收入以1300元为标准,老区、少数民族边疆地区为1500元;人均GDP以2700元为标准;人均财政收入以120元为标准。
    依照2019年名单,国家级贫困县分布于中国22个省级行政区内,总共485个县。在所有省份中,贫困县数量前九均分布在西部地区
    也就是说,按照中共自己划分的标准,自己提交的数据来看,还是有多达485个县是属于人均gdp不足2700元,人均财政收入仅120元,人均低收入1300元区间。
     不过这些地方的人民都不用担心了,再过一个月,大家都要脱贫了,都摘下了贫困县的帽子。(有趣的是,很多贫困县其实并不愿摘掉国家级贫困县这顶帽子)爹亲娘亲不如党亲,感谢习大大,感谢党中央。
我是来自国内边远偏僻贫困山区的,我家的房子不是用砖头砌起来的,是用那种泥土就这样堆起来的。
回复80块养老金的,因为不能在层主那里回复。
因为很多人不是靠这个钱生活,自己还在劳动。像清洁工这种大部分都是年迈的乡下老爷爷老奶奶,他们年近花甲古稀还背井离乡扫大街啊捡垃圾啊等等这种,可以看到很多。80块,搜一下还有很多省份。这就是很多脑残粉红口里引起欧美警觉打压的墙国。因为太多跟风的脑残(非既得利益者,非网络评论员)还是学生,未经世事,每月定期有父母支持生活费,在他们眼里中国只有那些一二线城市的样子,买大牌护肤品聚餐唱k蹦迪旅游,这就是他们认知里普通国人的生活水平,其实倒也不是真以为,选择性忽略不看新闻罢了,不人承认中国还存在那种落后到承认起来可能让他们有点丢人,极度的膨胀感受到打击一般。还有些社畜整日在网上我有车有房一年出国旅游数次,这就是他们以为生活富足的样子,精神贫瘠到可怕。何不食肉糜听过吗?明明新闻里天天报道偏远地区哪个地方通电(这种极端新闻去年听过,我也很震惊,应该也是极少了)了,她们选择性听不到,人家饭都吃不上了还问人家为什么不吃肉,一反驳就是“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里,反正我身边人的都挺有钱的”真是可笑,不想浪费时间和这种人理论
follower1975 控制、收容、保护
西南某些省份的农村,父母鼓励女孩去大城市卖淫补贴家用,因为别家出去卖淫以后挣钱很多,父母看了眼红
一百公斤的麦子 萨格尔王的岿然不动的宽衣者
不生大病其实都还行,就怕生大病。。。不过农村有些老人得不治之症就直接不治了,回家等死,令人深感痛心。
水浅茶清 从品葱到新品葱
中国的穷和富要两分看。主要原因是因为中国缺少基本的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
富的一面:只要手脚健全,那怕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也可以找到一份2000元/月的工作,可以保障最基础的衣食住行。如果是青壮年劳动力干体力工作,很容易拿到4000/月以上工作,如果是长期高强度熟练工作如建筑工人可以拿到8000-10000元/月的工资。
穷的一面:一旦生病(尤其是慢性病或者重症)、残疾、家庭丧失壮劳力就会成为家庭伦理剧。自杀跳楼、拔管上吊、卖身救父都是真人真事。
所以中国人的中产阶级生活是亦真亦幻,”真“是能买车买房旅游购物,”幻“是一旦得个天灾人祸就完蛋。
一个稍有常识的人 包食者鄙,未能远谋
要看有多穷的话很简单,上腾讯公益等公益平台看。
中共给农村地区的老人养老补助每人每月50~90元人民币不等,那些没有子女赡养的老人几乎只能靠这笔钱生活,每顿吃馒头和咸菜月底还有剩余。
很多老人看不起病,他们为了不给子女增加负担而选择自我了断,现在有“新农合”的存在,情况比以前好一些。
伊朗废青金日成 暮霭晨晨楚天阔
“自2018年1月1日起,全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提高至每人每月88元,即在原每人每月70元的基础上增加18元。”
grovoss 孤独
我见过一个流浪汉,打小时工为生,闲的没事在手机上写写小说,没房没媳妇,睡大街上,还活着,穿干净衣裳,在三亚,可见一斑。
luxiangsheng 90后 反独裁
请了解一下   三和大神                       
还记得最美女教师郜艳敏吗?那个被拐卖到河北省曲阳县然后当了小学代课老师然后被”歌颂“的女人。曲阳县距离首都北京车程不足三小时。
中国内地的绝大部分农村,我指那种离市区很远的那种农村,是完全没有任何非农产业的,当地居民的现金收入都很少。年轻人当然可以出去打工,但大部分中老年人出去是没有竞争力而且不能顾及家庭的。我在这种农村的亲戚家生活过几个月,最可怕的不是穷,虽然已经穷到每个月电费就用几块钱的地步,最可怕的是完全没有治安,甚至有偷牛的跑到农户家外面当面把牛吊出去拉走,反正不要指望积累任何财富。
三和大神不是都不見了嗎?不知道都處理到哪裡去了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真正窮的地方,應該是沒有了。村村通水通電通網接通公路,窮人都出城做農民工,寄錢回家鄉

我家鄉是珠三角落後城市,竟有很多湖南人。公園都是湖南父母與湖南子女玩耍,樂也融融,只能說湖南比我家鄉更窮

我婆婆是珠三角農村戶口,每月養老金100 RMB / CNY
桥本环奈 爱死桥本环奈了!!!!
说实话,除了很一小部分、其他整体还是可以的
非洲殖民地 驻华黑人,东支那公司总督。中共建立了一套等级森严的殖民体系——中共殖民支那,非洲,朝鲜和一带一路各国,是殖民体系的顶点和最终头目。除支那外的各国是体系中的第二梯队,地位相似,都被中共殖民,彼此间不殖民,但都是支那的宗主国,地位高于支那。
有的地方上学要走一个多小时,没有水泥路,走山路。一年吃不了几次肉。政府的对策很简单,2020消灭贫困人口。应该是要送到集中营里去了。
建议搜索李家方的纪录片《童年》,展现的就是中国贫困人口真实的生存状况。片中的孩子对着镜头就忍不住落泪,让人十分揪心
你可以尝试搜索“杨改兰”,因为贫穷和每月几十元的低保,杀死四个年幼的孩子后自杀。
驱逐黄俄 到悬崖边了
很多二三线城市工资还在2000-4000每月。家里穷一些的,日常生活不会说穷的吃不起饭,也不会买不起手机,就是日子过的紧一些,猪肉涨价可能就吃不起了,平时没什么机会下馆子,也不会出去旅游,主要一旦生病就麻烦了,小病还好,大病拖垮全家。农村的话真的就不好说了,千姿百态,有比较富裕的,也有情况还不错的,也有又穷又腐朽的。不过就在前几年家里老人生病在家里不看医生让他自己病死的也不少,因为看不一定看好,还要费不少钱。对大部分人来说除开教育、医疗、住房,日常生活都OK,就是能自由支配的钱可能不多。别信政府公布的人均收入,很多城市这个数据都是拦腰砍,哪怕工资高的一线城市,住房等日常花销也能把普通外来人剥一层皮。
韭菜地里一根葱 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接着他们追杀社会民主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之后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还是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要追杀我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非洲殖民地  你这有点过分解读了,贫困人口那么多怎么可能花多余的经费弄到集中营地,集中营也是要花钱的,其实他们的做法很简单,别人能看的见的,就做做样子假装在扶贫,看不见的地方压根不管,封锁消息了事。
你去批站看看那些帮助贫困地区的人的视频就知道了
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和西方国家比不了,需要时间
说出来 就怕各位觉得我是编的

你敢相信 我高中的特困生舍友 一家子一年就3000的收入吗

你敢相信 云南有的地方 一个村子就有几只鸡 等过年

你敢相信 还没有水电吗

你敢相信 至今还居住在鸟不拉屎的山上 没人管 没有身份吗
arthur6021 缺钱缺粮缺妹子
多穷我不知道

但是没水没电...出门靠走路这样

大多数自己种田养鸡..
我认为是大凉山地区。为什么呢
据我观察,其他地区的穷苦很大程度是建立在村子里只剩下留守老人和儿童的基础上,特别是一些老人无儿无女,只能靠低保过日。一些还是身患残疾。
而大凉山彝族则不同,劳动力不工作,整日躺在马路上吸毒。家里没有大马路干净。
我看纪录片我服了,通了公路,这帮人就在公路上一躺。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西藏部分地区。
每年年终要专门派人去整理票据。
问为什么?

答:没有电

都是手工帐,用牛车运到县城再汇总到拉萨清点。
pincong360 忍 狠 滚
几年前去北京,就在前门的大栅栏那个旅游的街上,我买北京老酸奶5元一瓶。但是我不喜欢旅游的地方,看到有个小胡同,就进去了。立刻看到一个小卖店,同样的酸奶只要3元一瓶,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好奇心就向更里面走,发现了传说中的老北京老胡同。都是院子里面各种加盖,还有胡同口的公测,新修的公测很干净。开始的胡同还是两边的墙很好,再里面就是各种的破败了。真没想到在那个抬头就能看到前门的胡同竟然这么破落,里面都住着人呢。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有钱还是没钱。抬头就能看到前门的胡同,哪个院落不是好几亿的,但是生活的那个破败,院子个各种挤和脏。那个繁华和破败的对比特别的奇怪。
食屑海豹 他们给海豹只喂面包屑
最穷的?三十年代红军再路过打一仗,当地人均生活水平能上升你信不信?他们还自称革命老区呢!
讨论的很热烈,有些人激情昂扬的为你鸣不平,我却不,因为我和他们出身不同,我是一个正儿八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包括我的侄女儿和外甥,都在农村上学,直到今年,才转学。如果中国的底层教育水平达到你说的标准了,怎么解释他们上的小学?底层教育师资不足,这已是常态,教育水平落后,也是事实,哪个父母不是外出打工,日思夜想希望孩子去县城或者大城市上学,我侄女刚去城市上学,考试倒数,关键是她在农村是优等生。你说的电子黑板,让我想哭想笑,从国家建立,哪怕是大饥荒时代,就爱搞面子工程,总是搞一些保留表演项目,无论是监狱,还是农场,以供别人参观,掩盖实际情况。有这个钱和精力,为何不付诸行动于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几十年了,还是用这种方法证明中国政府对人民的呵护,混淆视听。在品葱的大多数朋友,都是关心局势发展,志同道合才聚在一起,不论赞美还是表扬,如果你说的事实,自然会赞同,如果你别有用心,自然会遭人反驳。
天下无贼 和理非
这是一定的。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所有的经济指标,看看人均就知道了,何况中国还是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

所以大家应该支持中国在WTO里保留发展中国家地位吧……………………
zhuxue 拜托,别封我,谢谢!
身份相关:西北小县城出身,出生并生活了三十年多年的地方,是中国最贫困的省份最贫困的县之一。现在我身在国外。看到这个题目才注册的,因为有些话要说。

从教育的角度来说说吧。

九十年代中期,我考上中师,每年都会去乡村中小学见习和实习,当时的乡村小学,较大的一笔日常开支之一,便是购买粉笔的经费。见过最极端的情况,上课时老师实在没粉笔了,拿手指沾着水在黑板上写字。

去年六月回国探亲,特别带着自己五岁的女儿去乡村中小学走走,是表弟任教的中学,也是我妈妈三十多年前做过老师的地方。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一间教室,都配上了希沃的电子黑板系统,这套系统价值不菲。据弟弟反馈,他到过的所有中小学都是如此,并非什么特别的扶贫项目,而是现在的标配。

这个标配,至少在这一点胜过了我目前任教发达国家,这个国家曾以下血本的教育投入著称于世。

以上的情况可能无法以偏概全,但求管中窥豹。

二十年前的大家关注的中国教育问题,是一片贫瘠,严重投入不足的问题。
二十年后我们所讨论的中国教育问题,是模式和理念的问题。

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我的人生最大理想是投身革命,做 TG 的掘墓人。
但是,后来近二十年的人生跌宕与思考,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这个变化过程中,是我对于这个国家持续二十年来的观察,其中前十年是用显微镜,后十年则多了一个望远镜。

也许,对于中国来说,TG 的确是一个“最不坏”的选择。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