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聚餐看到的的中马留学生精神面貌的差别 想到中马人民是很好的对比

我在某top40大学留学的时候,每年圣诞假期学校都会邀请留校的学生一起来圣诞聚餐,来的当然都是留学生因为本国的都回家了。我就去过一次,那一次来的主要都是亚洲的的学生,可能回家比较远吧,中国和马来西亚学生占多数。这一餐饭呢我感受到了中马学生精神面貌上明显的差异。

我来的比较早,我那一桌马国同学(全是马国华人)很多,也有其他国家。首先马来西亚同学都很热情开朗,坐下以后会主动介绍和别人认识,笑的时候感觉很真诚,尽管他们互相之间都认识,也不会扎堆只和认识的人交流,我这个坐在最边上的陌生人也没有落下。在中间有一些小的仪式的时候大家参与热情也很高。

由于后面中国同学是一起来的,所以有几桌全是中国同学。我大致观察了一下,那几桌感觉死气沉沉,各自低着头看手机,表情也是僵硬木讷。几桌之间的气氛对比很明显,也很尴尬。而且这也不是以偏概全,我平日里接触到的很多中国同学也是这样。

我脸书上也有马来华人同学,看他们经常发一大群同学一起在户外活动的合影,每个人都很开心的样子,香港同学也经常有这样的照片发表,中国同学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人数这样多的户外活动。

学校里的中国学生成绩肯定都很好,否则进不来,家庭条件肯定也不会差,但是就是外在条件都很好的情况下精神面貌差别如此之大,可以看出中国这种没人性的教育下学生精神上受到的摧残,给我感触很深。

另外我想到,中国和马拉西亚华人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对比,因为中马人均gdp接近,都是华人文化语言接近,不像台湾香港韩国日本都是发达国家地区,和内地差距太大。两国华人的精神面貌对比就能很清楚的看出共产党统治下对人性的扭曲。小时候去过一次马来西亚,记忆不多,只记得接待我们的华人朋友很活泼热情,和国内的接待感觉不一样。

不知道各位接触过马来西亚华人的葱友有没有这样的感觉,马来华人朋友也可以谈谈自己的感受。

Edit: 有的葱友误解为本文认为内向有问题,其实我的意思是很多中国同学缺乏与人交往的基本素质。不管内向还是外向,与人打招呼,微笑,或释放某种善意都是很容易做到的;而一个群体普遍缺乏这样的素质就能说明问题了。本文的结论也是多年观察以后得出的,只是这次经历让我联想到这一点,并不是一次聚餐就以偏概全。
53
分享 2019-12-20

60 个评论

生活在奴隶制下的年轻人,要怎么样才能精神面貌好起来,我也想知道。这样还能顺便解决朝鲜等国人的精神面貌问题。
观察到位!
个人觉得中国学生很多有社恐,怕这种聚会,怕结交新的人,很少走出自己的舒适圈。主要都是在中国人圈子混
我留学时期跟中国人接触的不多,不是说我特意不跟他们来往,只是中国人经常用学业拒绝邀请,久而久之就没有叫他们参加了
那段时间结交了很多中国以外的朋友,其中也有几个马来西亚朋友,都是非常有活力,会主动邀请大家出去玩办活动,组织力非常强。
还有港台朋友虽然也喜欢扎堆,但是也会主动邀请其他人一起参加他们的活动。
还没经历过大学生活,不变回答,顺便帮你艾特几个我眼熟的大马人
@巴拉巴拉巴拉
@马拉糕 @大马小反红_艾琳

其实我也觉得我有点社恐,大部分吃饭时间都是一个人吃,就算和朋友一起也不太怎么说话(忙着吃呢)不过别人主动邀请,当时身上的钱又够的话,外出聚餐我是不会拒绝的(发出了吃货的声音
毕竟是韭菜,长的旺的都被割了
还没经历过大学生活,不变回答,顺便帮你艾特几个我眼熟的大马人 其实我也觉得我有点社恐,大部分吃饭时间...

me too 我觉得普遍的中国学生都不是很outgoing
me too 我觉得普遍的中国学生都不是很outgoing

其实我是大马人哦_(:з」∠)_
我没读过大学,加上我有社交恐惧,所以我的回答可能不是说很好,望见谅

马来西亚讲求的是多族交流的国家,所以好客就成为马来西亚人会做(或者说不自觉?)的事情

我就见过很多,当一个马来人遇到熟悉的华人或者印度人,他们都会打招呼寒暄几句,或者说去喝一杯茶或者什么的

就算是不熟悉的,或者说不认识的,当他们遇到同一种麻烦的时候都会互相抱怨(我所在的地方政府最烂那种,怨声四起)

所以,只要能够流畅交流,四海皆朋友(?)

以上
最喜歡和星馬人玩了,熱情開朗西化,少有支那人的勢利虛偽。
是的,都不会交往没有礼貌,这代人尤其明显。
做题家精力都耗在怎么提高分数上了,哪有心思思考与人交往?说来惭愧,我和一些朋友高中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每天三点一线,没有时间思考同理心和与人相处。这也验证了阿姨的说法,费拉没有组织力,费拉不会把他人当成自己人。
我去年也认识了几个大马的朋友 他们的确是热情 刚认识没多久就偷偷帮我买蛋糕给我庆祝生日 我在中国从来没有这种待遇 把我感动哭了 他们也会找各种话题和你聊天 想了解你 无论陌生还是熟悉都愿意和你聊 甚至十分热衷于把你介绍给其他朋友认识 这些我觉得在中国完全不可能
我本人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毕竟也还没读大学,而且还是边缘人一枚。。
周邊的大馬人都很可愛特真誠
就是他們夸中國的時候我實在不好意思說自己其實是反賊
其实我是大马人哦_(:з」∠)_

哈哈sorry 误会了 反正我觉得中国学生大部分是这样的啦~
最近馬來西亞華人很多都變成小粉紅了 覺得包子是世界難得的傑出領袖 他們對香港事件的看法比五毛還五毛
我覺得原因有幾點:1. 大馬華人尤其是受夠中文教育的 缺乏獨立思考 不讀書不讀歷史 對土共的所作所為一知半解 不知道8964 大躍進 文革等等 2.本地華語媒體記者沒水準 只會把中共文宣報的報導抄來當國際報導 導致馬國華人間接被洗腦 3. 中共滲透當地華團 間接影響華社 讓他們覺得中國繁榮發達進步 身為海外華人也臉上有光(什麼邏輯?!)4. 當地華人一直招受種種不公平待遇 認為祖國(對,都已經第四代在大馬土生土長了還以中國為祖國,可見其邏輯之混亂)中國強大了他們在大馬的地位就會提高 真不知他們在幻想什麼
我知道因為我是馬來西亞人 但人目前不在那
一起交流抱怨各國政府,怎樣貪汙 怎樣擺爛 怎樣不照顧弱勢這樣?XD
國際人民抱怨政府交流會
一起交流抱怨各國政府,怎樣貪汙 怎樣擺爛 怎樣不照顧弱勢這樣?XD國際人民抱怨政府交流會

跟中國學生討論國家…怎麼感覺會被中國學生強制洗腦?🤔
以下纯属臆测,用语可能偏颇。

大陆教育出来的留学生,大概率会这样吧,想想嘛,个人学业负担重,家里普遍不建议到处参加活动,聚会,学校、班级组织的活动也少的可怜,社会明面上也少见大型活动,宗教活动不准参与,外国节日不准过,整个社会气氛就压抑,处处有障碍。社会活动人一多就被强行关照了,比如前段时间上海的汉服聚会。
这种环境里出来的人,久而久之对社交,大型活动就不太感冒了,潜意识里或者习惯性的会抗拒这种东西,参与过都很少,何况自己组织。人出去了,但是精神、行为仍然受到约束,还是习惯用微信交流,待在原来熟悉的小圈子里。没有想要主动交朋友的意愿和勇气。

不需要单独和大马人比较,大陆独一个平行世界,里面出来的人就是和其他的自由世界出来的人不一样。
但是应该也不全是这样,也有认识跟任何人都能打成一片的。
外向就是精神面貌好?
内向就是精神不正常?


据我的观察,大马学生台湾学生比较正常一些,但待人处事态度完全不同。


至于大陆学生,大多数都是一张招牌司马脸,冷漠,防备心重。扎堆的时候才稍微有点笑容。

有些很没礼貌。

知道如快速辨别大陆留学生吗?

跟他点头微笑
如果他用防贼或是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回你,那他是十有八九是大陆的。。。
外向就是精神面貌好?内向就是精神不正常?据我的观察,大马学生台湾学生比较正常一些,但待人处事态度完全...


我认识一些朋友非常抗拒课堂外的英语沟通。
遇到有人搭讪打招呼,特别是亚裔面孔,他可能会无视你后快速走开。

有时是没听懂,有时是听懂了但不想与你“纠缠下去”。
本死宅严肃抗议本文章立意!

死气沉沉,各自低着头看手机,表情也是僵硬木讷。几桌之间的气氛对比很明显,也很尴尬。

是的,俺们不够social,在这种大型聚会上拿不出啥梗又或者干脆没有和同席的人建立更深社交关系的足够动力。会参加这种聚会可能只是被朋友怂恿然后读空气就忐忐忑忑地跟过来尴尬了。

但那又怎么样?俺们是确实的满足于现有的社交关系以至于并无法在集体活动中产生动力去扩展所谓的社交关系。这难道不只是种现代社会所允许的个人选择?

然而看看文章是怎么说俺们的?
可以看出中国这种没人性的教育下学生精神上受到的摧残,给我感触很深。

于是俺们便成了“精神饱受摧残”的,所谓的“人性的扭曲”的产物?

这是你们这些social guys对俺们这样的社恐死宅的傲慢歧视!俺在此呼吁所有死宅同胞站起来抵制这些高高在上的现充人士如本文这般对俺们施予的满含傲慢的同情!
最喜欢看黄明志的作品 奔放又猥琐 确实和大陆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 感觉要是我小学那帮同学 一直别被社会摧残 长大了就会是这种样子 现在他们应该也已经中国化了
支持。
很简单你把几个朝鲜人和几个中国人放在一起,你们肯定几乎分辨不出来,但是你把几个中国人和台湾人香港人日本人放在一起,应该大家马上就能分辨出来那些是中国人,
在大学里同班有几位中国同学,可是真如你说和楼上的评论一样,中国学生不太参与其他同学,而且都很严肃,就算分于同组讨论,也就是讨论而已,不会多说,也不八卦,也不会主动接触你,就让人很冷漠的感觉,说笑破冰都尴尬,难听就是以为他们多高傲,多数独来独往,而且感觉聊话题也插不进去,就不知道怎么回应,我们热脸贴人家冷屁股那样!

在反送中之前,我觉得中国人真的还好,之前亲友说他们旅行见到的中国人怎样插队,没礼貌,说话粗鲁大声,新闻说的,就感觉还好,觉得一小撮人而已,我还没真真遇到。结果反送中过后,只是网上留言没品的多多多!开始觉得怎么中国人是那样,我还是因为连登才知道“粉红”是什么。现在马国的粉红简直媲美中国,连新闻也一样奶中国!( ̄∇ ̄)
跟中國學生討論國家…怎麼感覺會被中國學生強制洗腦?🤔

我身边几个大马华人朋友是岁月静好型,天天看微信微博湖南卫视的那种,被我反洗脑成功了==
在大学里同班有几位中国同学,可是真如你说和楼上的评论一样,中国学生不太参与其他同学,而且都很严肃,就...

我感觉大马的情况应该属于那种,华人和马来人有隔阂,华人宗族文化观念很强,到了第四第五代还是自我认同为中国人,而且好像大马有些国家政策对他们不是很公平,所以天天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国家,祖国强大了就能怎样怎样……
毕竟他们已经祖上N代人没挨过社会主义铁拳了,所以生活在中国是怎样的感觉自己也感受不到吧。
我感觉大马的情况应该属于那种,华人和马来人有隔阂,华人宗族文化观念很强,到了第四第五代还是自我认同为...


华人和马来人不是隔阂,那是马国政治人物搬弄而成为一个借口,很多地方都和平共处,是政客在挑衅。不是没有挨铁拳,在马国,华社是一直认为被打压(其实我也觉得),就制度不公平,而引起华人认为只要中国强大,马国华人就不会被欺负,可是你要他们移民中国却静静的。。。就这一点我不明白,马国华人深受打压,不公平的一方,反而去支持中共打压香港,那是什么道理?

您说的宗族观念很强... 对不起,我身边的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观念。我是马来西亚人,这就是我的观念。
华人和马来人不是隔阂,那是马国政治人物搬弄而成为一个借口,很多地方都和平共处,是政客在挑衅。不是没有...

這種小粉紅邏輯混亂的 和腦殘沒什麼好說的
這種小粉紅邏輯混亂的 和腦殘沒什麼好說的


所以我很庆幸找到品葱,可以呼吸呼吸!马国的品论看不得!( ̄∇ ̄)
华人和马来人不是隔阂,那是马国政治人物搬弄而成为一个借口,很多地方都和平共处,是政客在挑衅。不是没有...

隔阂和不和平是两回事,真照这样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汉人和维吾尔人西藏人也没啥矛盾了,都是中共在挑衅而已……
宗族观念这个见仁见智吧,反正我觉得移民到某个地方都四五代了还认自己的祖籍是某某地方其实挺厉害的,要知道大陆搞了文革之后很多年轻人都弄不清自己祖籍了……
p.s 只是分析一下你说的那种现象的原因而已,没有想批评什么的意思……
隔阂和不和平是两回事,真照这样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汉人和维吾尔人西藏人也没啥矛盾了,都是中共在挑衅而已…...


祖籍福建南安
郡望江夏
堂号紫云堂

我是汉人亦是大马人
有意见?
祖籍福建南安郡望江夏堂号紫云堂我是汉人亦是大马人有意见?


没意见没意见,冷静点小黄。
你这人在品葱从不得罪人,唯独是在这课题上护短,有点躁。
隔阂和不和平是两回事,真照这样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汉人和维吾尔人西藏人也没啥矛盾了,都是中共在挑衅而已…...


别感觉了,去问品葱的马来华人用户,甚至去自由行,挺好玩的。
没意见没意见,冷静点小黄。你这人在品葱从不得罪人,唯独是在这课题上护短,有点躁。


我很冷静啊不躁不躁😁。
别叫小黄,像叫狗。
隔阂和不和平是两回事,真照这样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汉人和维吾尔人西藏人也没啥矛盾了,都是中共在挑衅而已…...


祖籍這事主要是因為很多大馬華人都說方言(雖然我不會說自己的方言福建話卻會說廣東話),老一輩還會加入宗族會館,辦活動捐錢給小孩弄獎學金什麼的。
身為一個死宅我覺得大馬華人不一定熱情開朗,但“表現出自己是個友善的人”基本是一定要有的,即使我讀大學到工作都從不扎堆,但會做到跟每個人都能亂扯一通。
除了学业压力大环境影响,独生子女交际能力比非独的差大概也是原因吧,因为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身边几个大马华人朋友是岁月静好型,天天看微信微博湖南卫视的那种,被我反洗脑成功了==

年轻人还好,至少听的进耳朵,反观老一辈的就……
年轻人还好,至少听的进耳朵,反观老一辈的就……

五毛太多了,chinapress,南洋商报下面的评论区,只要是关于香港的新闻,全是墙内的恶臭评论
祖籍福建南安郡望江夏堂号紫云堂我是汉人亦是大马人有意见?

我说“我只是在说一种现象,没有打算批评什么”,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对你有意见?
别感觉了,去问品葱的马来华人用户,甚至去自由行,挺好玩的。

这就是我去过自由行和当地人交流过的感受啊?我反正只管说大实话,不管哪里有怎样的现象,我该说就说咯。
祖籍這事主要是因為很多大馬華人都說方言(雖然我不會說自己的方言福建話卻會說廣東話),老一輩還會加入宗...

这个问题其实是这样的……
比如说我甚至上溯到我父母那辈,对人说自己是哪里人,一般都是说自己出生,居住的地方。
如果一个中国人对你说“我是深圳人”那他祖籍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不在深圳。照这个逻辑我去问某个大马的华人朋友“你是哪里人”,那他们八成应该回答“我是来自吉隆坡/马六甲”之类的地名。
然后他们会回答“我是潮州/福建/客家人”
这个让我真心有点受到冲击,然后引发了一些思考。
另一方面我发现这边的人讲的华语其实是国语,而国语这玩意是大陆和台湾在用的官方语言,并不是他们自己家乡带过来的方言。也就是说至少在集体无意识里,当地华人仍旧在采用文化宗主国的官方语言。这种归属感可能是导致他们亲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免误解我只想声明这是我对某种现象的想法,我很少做好坏判断)
另外我其实不认为这个问题是华人的问题,毕竟伊斯兰宗教自身也是很排外的,具体细节不表了……(懒得打很多字)当然你说大马在多元文化,种族环境上当然是比起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好很多,但作为一个移民国家还不能说是完全解决了移民的归属感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是这样的……比如说我甚至上溯到我父母那辈,对人说自己是哪里人,一般都是说自己出生,居住的...


我倒是沒遇過這種情況,在我的認知裡面一般被問是哪裡人(如果問問題的是外國人)我們一般都會答馬來西亞,問問題是如果同是馬來西亞人才會說自己的城市名字。如果被非華人問“你是什麼人”,則會說自己是華人,只有在同是大馬華人裡面的對話被問你是什麼人,才會提到自己的祖籍。

然後華語(普通話)主要是因為教育問題,這裡如果要接受中文教育的話一定是普通話中文,所以很多家庭為了不讓孩子辛苦而在家裡也會講普通話。(但家裡如果有爺爺奶奶輩的通常還是會講方言)

然後移民歸屬感的問題嘛.......其實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移民後代,畢竟我上幾代移居大馬的時候大馬還沒獨立建國,理論上來說我們不算移民,所以很多大馬華人會反感比別人稱自己為華僑。

不過最近香港的事情倒是讓有些大馬華人揭露了有些獨中(中文獨立中學)是有在散播馬克思主義的(我是國中生,也是開始工作和接觸世界時事新聞才第一次聽到馬克思主義),親中的源頭之一就是這個(當然也有其他因素,要說的話恐怕得打萬字長文了)
本死宅严肃抗议本文章立意!是的,俺们不够social,在这种大型聚会上拿不出啥梗又或者干脆没有和同席...

如果你感到冒犯,我很抱歉。我的本意并不是说这一次体验就得出以上结论,也绝不是说不社交或不爱社交有什么问题。

我国内受多年的教育,同学的精神面貌,心理健康我观察了很久,这些结论在我出国以前已经得出,只是这次经历让我联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观察。我自己也绝不是social guys,按外国标准我绝对是个大nerd。但我觉得不管内向还是外向,中国学生普遍缺乏与人交往基本的素质,比如就算不想和人交流,打个招呼微笑一下这个内向的人也很容易做到,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隔阂和不和平是两回事,真照这样说的话其实大部分汉人和维吾尔人西藏人也没啥矛盾了,都是中共在挑衅而已…...


两回事??如您所说和平不代表尊重包容别人?你的隔阂和我想的隔阂似乎不一样。您说的汉人,维吾尔,西藏本来就是没有矛盾,那仅是种族不同,就如马国三大种族,马来人华人印度人难道很矛盾?矛盾什么?你要表达什么?

对我而言,确实移民已过几代人,现在的我是马来西亚人,然而我会客家语,粤语,一点福建语,祖籍对我来说是代表什么?就只是一个华人象征,一个历代传承你是什么族人,作为华人的一个背景仅此而已,不是吗?我从来没听过马国人自我介绍是说我祖籍是什么什么!我现在连我是什么祖籍都不知道呢!

难听说啊,祖籍只用在坟墓~¯\_(ツ)_/¯
两回事??如您所说和平不代表尊重包容别人?你的隔阂和我想的隔阂似乎不一样。您说的汉人,维吾尔,西藏本...


这个你没听过可能是因为太年轻。
至于你的祖籍回家一问老爸便知,不然你百年之后墓碑上刻“不知道”三个字,也不好看。

西马客家人的话,大多数是广东梅县
其他有
广东大浦
广东惠州
广东梅州
广东河婆
福建永定
已歪楼。

00:16:53] 在這方面,民小是最糟糕、最不正確的。他們唯一的理論就是,第一,「你們共產黨是壞人,你們竟敢說出這樣殘酷的話來」,但是他們提不出替代方案;反過來他們又要說,「你們搞諸夏的這一批人,你們跟共產黨有什麼區別?"是沒有任何區別。按照羅素的說法來講(注:見《西方哲學史》第三卷第十五章),世界上的自由主義學派分為兩類:第一類人是硬頭腦(hard-headed),包括邊沁,李嘉圖、馬克思和斯大林;另一類人是軟心腸(soft-hearted),包括費希特,拜倫,卡萊爾、尼采和希特勒。民小是屬於軟心腸的那一派,也就是說他們其實並沒有任何頭腦。
[00:17:34] 諸夏實際上是要把共產黨存在的這段歷史抹去,那麼諸夏獨立以後,它必然要恢復到它的德性力學的正常狀態,也就是說變得跟馬來西亞沒有明顯的差別。諸夏是不可能變成軍事強國的,它會像馬來西亞人那樣過著懶懶散散的生活,在洋大人的買辦之下名義上獨立,但是永遠不可能挑戰世界秩序。而共產黨卻可以製造出一個奴隸軍事強國來,在它燒光它的燃料以前,像在沙皇時代的幾百萬俄國農民絕對不可能做的那樣,變成世界第二軍事強國,造出原子彈來。沙皇的農民不像非洲黑奴那麼悲慘,但是沙皇的軍隊也不像蘇聯紅軍那樣強大。蘇聯紅軍強大的代價就是,蘇聯農民變得像非洲黑奴一樣的卑賤和可憐,所謂的"擁有核武器的上沃爾特"。核武器是沙皇不可能擁有的,但是沙皇的農民也不會像上沃爾特的黑人那麼悲慘。萬事都有它天然的平衡。



先说自己的身份,大陆人,移居海外多年,反共。
再说说这个帖子的题主和一些回复的人。我不知道品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反共反到只要是中国的,中国人的事情就一律是中共黑暗统治造成的,就一律是中国人素质低下没有能力使然的。哦,对了,你们叫支那人对吧。不知道你们回复完是否会再看自己的回复。你们的留言中充满了对中国人歧视、咒骂、侮辱、挖苦以及偏见,在我看来跟墙内的粉红没有什么实质区别。如同纳粹德国与共产苏联一样,一个极左一个极右,彼此互相反对、憎恨,但本质都是一样,都是满嘴的歧视、侮辱,用狭隘单一的视角来看自己想看的那部分,用谎言来宣传,用恐惧来控制。
我留学的时候住在留学生宿舍,管饭的那种。一到吃饭时间,各国留学生就都会陆陆续续来到餐厅,当然大家也都是找熟人一起坐下吃,中国人自然是聚在一起。我可以说我们那桌应该是餐厅里最热闹的一桌了,老外也是好奇我们聊了什么,但都是一些他们听不懂的梗,也没法和他们分享。当然我知道你们又会说什么支那人素质低一定很吵闹之类的话,我知道其实中国不论变成什么样子你们都不会满意,因为你们希望中国人都死掉,似乎只有这样世界就美好了。感觉你们真的比纳粹和中共都要可怕。
我也经常和那里的台湾人香港人聊天,有时也会谈论时政话题,作为我个人,我希望听到不同的声音以便我全面的了解这个世界以及我关心的话题,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来到品葱。我可以和友善的台湾人香港人交换看法,和法轮功谈论他们的功法,从一些不能理解的点慢慢的理解他们的想法并认同我能接受的那部分。我不知道诸位的目的是什么?是在外面和粉红对骂积了一肚子火所以跑到这里一口一个支那来找回颜面得到优越感吗?如果诸位在民主环境下成长熏陶的结果就是这样的,从一个极端(粉红)变成另一个极端,那我也只能说请便吧。我坚信每个人活在什么样的境遇里都是他内心的写照,我坚信民主自由与平等,所以我来到国外并快乐的生活,那些粉红坚信暴力与谎言所以他们也得偿所愿。我甚至觉得语带歧视的诸位甚至不如粉红,因为粉红的信息渠道单一且被过滤,很多是无意识下形成的垃圾思维和粗鄙用词的习惯。而诸位在信息多元,视角全面的墙外也能活成这个样子,那我觉得只能是你们的自由意志所为的了,你们才是真的种族主义者和纳粹。
最后,回应题主帖子的内容,人们外向内向本来是很自然的事情,和人种优劣没什么关系,和什么政权也许有点关系,但你硬扯关系很大我就觉得可笑了,毕竟你在民主国家不爱说话的人也是一大把。这年头低头玩手机的人真的是全球的风气,你偏要扯中共摧残,那好吧,看在我也反共的份上,我就赞同你让你开心好了。至于中国人没有自我介绍的习惯,这个我赞成,确实是环境造成的,没这个习惯,都是简单说一下自己然后就没声音了。但你说的中国人不热情?呵呵,怕是你的饭局人家没觉得有意思,你私底下看看他们和熟人聚餐时候什么样子就知道了,绝对嗨的起来。我和中国人聚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不热闹的。
好了,我知道上面的言论在品葱政治不正确,可能被封杀,不过你们翻翻我的历史留言就明白了。我讨厌中共,我以作为中共治下的中国人为耻,但我并不以作为中国人为耻。相反,我很喜欢这一生的角色,至少我喜欢中文,喜欢看古文,喜欢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即便它们有很多缺点。我也相信中国人的能力与心智只要在正常的环境下培养是不输其他种族的。至于你们尤其愿意以支那恶意相称的人,你们开心就好,希望你们有一天也能从偏激的政治正确中走出来,而不是在一味否定中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
环境的关系,你相信人性和不相信人性的关系。

老外看到路人有问题,一定会去了解和帮忙。

因为他们相信人性是善的。

就那么简单。
很明显,中国人笑得很少,很不热情;台湾人笑得较多,较为热情;香港人笑得似乎更多一些,似乎不如台湾人热情(当然也可能是我与其语言不通造成的);白人则普遍长着没有受过欺负的脸——但是如果细分,俄罗斯、东欧和美国人脸上的笑容差别还是很大的。

中国的80后90后虽然饱受应试教育的重压,但是相对长辈来说,已经没经历那么多苦难,没经历那么多所有人对所有人的不信任了。然而现在的小孩恐怕又要生长在极度警惕与恐惧之中了。

没有笑容,互不来往,是极权统治下的自然应对策略。如果整天开开心心的,对人很热情,很容易信任,这样的人活不过第一集。
>>先说自己的身份,大陆人,移居海外多年,反共。再说说这个帖子的题主和一些回复的人。我不知道品葱是什么时...

别生气,这里都是匿名发言,所以平时不好说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了。比如在中国受过气的,或是觉得中国人丢了自己的脸的,或是又怎么防碍了自己的前途的,就来这里骂人发泄一下。日常生活中,如果欺负你不是无成本的话,这些人也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只能心里骂一下而已。这你可管不住别人心里骂你,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向自己的弱点开刀而不迁怒旁人的,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良知只取自己应取的而不试图对他人落井下石以分一杯羹的。品葱不太禁评,有杂音在所难免,不想看时直接略过就行了。其实看看也好,那些思想和行为并不是说因为你我不喜欢就不存在了,看看也好有个了解,所以我更喜欢看不禁评的品葱,不爱看国内媒体。
中国女留学生还行 多数可以交流喜欢说英文不缺少活力热情笑容 男留学生完全是另类的 只会互相交流只说中文从来不笑也不理别人 暂时想不到任何例外 我说的都是学理科的 如果女留学生已经跟男留学生结婚了那就完蛋了 不开朗了很难交流了可能被另一半影响了
>>反对。我接触过朝鲜留学生,精气神不是你国人能比得了的

朝鲜人能出国的得级别高,就像80年代出国的中国留学生个个是精英
有土共这个心理负担,怎么开心的起来!做什么都放不开
小学生 新注册用户 回复 Teletubbies
>>先说自己的身份,大陆人,移居海外多年,反共。再说说这个帖子的题主和一些回复的人。我不知道品葱是什么时...

内向外向分佈情況,不同人種應該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和文化有一定相關性。大陸人(特別是閩粵人)如果和港臺人以及大馬華人差異過大,不得不認爲政治是主要影響因素。

至於你説的私底下聚餐和非私底下的區分,説明中國人對陌生人比較戒備,可以這樣理解你的意思嗎?如果中外人民確實有這種差異,那麽用政治因素來解釋似乎也是可行的,你覺得呢?

我是個非洲沙文主義者,認爲整個地球都是非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中國人來説,基因層面不應該歧視他,但是文化上并不高明,這一點,入關學傢也是承認的。相較於港臺及海外華人,大陸人就更加不堪。并非是基因退化,沒這麽快,主要是政治使然。

下面再來個更加政治不正確的,地圖炮警告。就我觀察所見,官話區(特別是中原地區)相較於邊疆民族地區以及南方方言地區,文化更爲劣質,人心更加叵測。具體表現為原子化更加嚴重,人際關係更加緊張。我的解釋(猜想)是: 歷代政權均建都于中原附近,對中原的控制與汲取最為嚴重,因而對中原地區小共同體的破壞最為劇烈,由此深刻影響了居民的行爲模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专食粉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03
  • 浏览: 1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