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祥和六四的小故事

听闻赵忠祥去世的消息,给大家讲一段赵忠祥和六四的故事。

赵忠祥在1989年是积极的参与学生运动,而且他曾经给学生捐款,带领单位的同事游行抵制四二六社论,并且还去了广场给学生们讲话。

结果六四屠杀之后,立刻态度转变,开始积极地拥护党中央,六四之后央视内部的审查,赵忠祥毫发无伤的过关了,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这个故事绝对真实,是一个当年的学生领袖告诉我的,但是我忘记是谁告诉我的了(可能是王丹或者周封锁或者吴仁华)。
23
分享 2020-01-17

9 个评论

其实吧,在这样一个独裁社会里,能爬到高位的每一个人,哪个是没有问题的呢。审判贝利亚的时候,马林科夫,赫鲁晓夫一众中央委员会的人哪个不是义正言辞哪个不是正义凛然,他们的所作所为与贝利亚相比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貌似李双江也是一开始支持学生的。在这种环境里只能说理解万岁吧。虽然我个人不喜欢赵忠祥,但觉得他至少不算个罪人。
这不就是典型的两面人两头下注两头吃吗?如果未来中国有新一期的民主化运动,真正忠诚于党的人又有多少呢?恐怕最后大概率是刁组长说的“竟无一人是男儿”吧。
金灿荣亦是如此,他说他现在过的体面,对如今的生活很满足了
这点无所谓,关键如果新一轮的“六四”来临,体制内的妥协者能不能重新站出来而不是助纣为虐?

中央广播事业局的八大部口分成了两派。“造反派”叫“毛泽东思想战斗团”,简称“战斗团”;“保守派”叫“兵团”,被称为“老保”。文艺播出部的“保守派”给自己取名为兵团“过大江战斗队”,我参加了“过大江”。

“文革”开始不久,广播局的大权就被“战斗团”夺了去。赵忠祥是“造反派”,夺权后担任了文艺播出部的“勤务员”,相当于文艺播出部主任。报社、电台、电视台等新闻单位,是政治斗争中各派系的必争之地,“四人帮”也不例外。当时,“四人帮”明确表示支持“战斗团”,三天两头有指示,还来参加他们的大会。

揭发我的那位姑娘在会上受到了表扬。她原来也是“过大江”与我一派的,但因为揭发了我,赵忠祥说她能“反戈一击”,仍然是“战斗团”的“依靠力量”。后来,她还入了党。

在文艺播出部那个大会上,我被赵忠祥宣布为“现行反革命”。之后,有的“过大江”成员迫于压力,也揭发了我“炮打中央文革”的“反动言论”。由于江青、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正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呼风唤雨、不可一世,我被列入了最具危险性的“内定一类反革命”。



来源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1/ifashionfit%ef%bd%9c%e6%92%ad%e9%9f%b3%e5%91%98%e5%90%95%e5%a4%a7%e6%b8%9d%e6%8f%ad%e8%b5%b5%e5%bf%a0%e7%a5%a5%e6%96%87%e9%9d%a9%e8%80%81%e5%ba%95-%e8%a2%ab%e4%bb%96%e6%89%b9%e6%96%97/

人性是复杂的,很复杂……
六四那几个组织者跑了不说,投共的也大有人在吧,还能要求别人为了失败的革命不要工作
生活,政治作风都极差,这两个一定是一致的,比如腊肉也是。文革时候就造别人的反(吕大渝)上位,64当然站位ccp,有点良心的比如杜宪薛飞根本忍不了,走人了,所以能在体制里坚持到最后还混的风生水起的基本上人品都可以打个问号。我见过紧爷本人,学生时代,不能细聊,要暴露了。总之给人的印象就是得得瑟瑟,小人得志以后的那种势力嘴脸。当年就很恶心他,那时候他包二奶的事儿还没出现呢,大部分人还尊他为个央视大腕儿。大裤衩真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
六四的确有不少人是投机的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品葱老用户。 划扁舟去往未知的远方,已沦为餐风露宿的行者。 干着留学生和企二代的事,操着国会议长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