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发怀疑当今中文网络世界 “喷子过多” 现象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大阴谋

很久不在支乎犯贱了,今天看到一有趣问题,便忍不住贱兮兮跑去答了一波。

回答言论本身,瞬间就被顶了几百下,成了高赞答案。
但留言区堪称壮观,云集了各路奇葩,总有妖怪能找得出令人匪夷所思的理由杠我、甚至喷我。

我很委屈。
因为以我的性格,夹私货冲塔、含沙射影地嘲讽某主义是我的一贯作风,招来几条热血红卫兵上纲上线地批斗我,我一点也不冤。但是喷我的并不是只有它们。

骂得太过分、甚至直接向我发出人身恐吓的疯子,轮不到我发作,直接就被支乎官方删除言论 + 账号禁言了(比如有位看我提到 “战螂” 二字,直接表态像它自己就是 “战狼”,它一定会杀我全家……)。
懂得规避敏感骂人词汇、踩在灰色地带阴阳怪气地恶心我的老手,如果我实在是感到烦,我也会动用答主特权将其言论删除 + 账号拉黑。
杠得一点也没道理的精神病,我会厚黑地给其加精、引诱其它网民去对付。

有些人原本一直与我维持着客客气气的交流状态,突然不知道哪根神经没搭对、莫名其妙地对我开喷。我怕是自己哪里措辞不严谨、或有什么手误,导致了对方突然被激怒,还老老实实返回去检查历史言论,却实在没能发现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对方。而对方解释,是我的某个表情符号,表达了 “挑衅” 的意思。我一本正经地询问对方,谁钦定了 “微笑” 表情是 “挑衅” 的意思,对方却没再回复。这个奇葩实在是令我尴尬……

更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某个被我怀疑为学生的用户,其句句都是不友善言论、却又暂时不足以导致被禁言、而仅仅只是被系统自动折叠了言论本身。我既没去回复、也没将之彻底删除。对方却偏要咬定是我给折叠的。我嘲笑其别那么自恋、自以为是,因为 “大哥,你是了解我的,如果我出手,留言应该是被删除,而不是被折叠”。然而这孩子的嘴似乎只是长来说别人的,却不能用来说自己,以至于自己几分钟前到底骂了什么都能忘得一干二净,并 “问心无愧” 自己赤裸裸骂我比某匪更 “土匪”、骂我 “土匪劳模” 不是骂街。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明明没说什么过分的言论,却总被支乎秒删 + 禁言(甚至以前还为此被封一个有几万赞的号);而这种赤裸裸骂人的,却仅仅只是被折叠言论。可能是因为我总在攻击 “党”、而别人攻击的是 “民” 吧。当普通网民的个人权益遭到侵犯时,规则会选择性失灵;而当组织因为干玩坏事而遭到网民讽刺时,规则会立即替天行道。看样子,这样的大环境,真别指望能出现公民监督官员的制度。

而最恶心的一位,我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我只能怀疑此人已经被我拉黑、导致其无法直接留言恶心我;甚至在我的言论本身也实在找不出什么把柄、告不了我。于是此人只能把整个留言区所有怼我的言论、不管怼得有理没理,整整齐齐给点了一圈赞,它要用这样的方式向我表达:它看我不顺眼、偏要恶心我一下……

由于突然碰上这么一大堆没进化好的、活在幻觉里的、有被迫害妄想精神病的,有那么一瞬间,我真觉得申纪兰老妖婆说得很对——上网不是想上就能上,应该经过组织批准。

因为 “网民” 这个群体的门槛,实在是比说相声的还低。
只要是个会打字的,直接就可以在网上肆意喷人,而不需要被考虑年龄、文化程度、心理健康状况。

但很快,我又清醒了回来。
连我都能冒出这种想法,那么万一哪天它们真这么干,还不得是 “民心所向” 么?

你想做餐饮,你得交足水、电、工商等等等等费用,办各种奇奇怪怪的资格证,才可以合法上岗,唯独最重要的食品安全问题,除了消费者外没人关心;
你想上网、甚至玩游戏,还得上传身份证资料、进行各种实名认证,除了你真讲了什么而要被请喝茶时、它们抓你会很方便外,最重要的网络环境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提升;
你想拿文凭,你只要过了高考、交足大学学费,剩下的几年课时就算是一路睡过去,也有学校愿意给你发毕业证,从来没人关心你到底配不配是 “大学生”。

作为一个权力近乎无限大的强权政府,如果它们真有心,我不相信这些问题它们解决不了。
然而就像做生意一样,它们永远在不断地试吃你的货物,但你却永远看不到它们掏钱真买……
所以它们一直在不断地向民间索取更多政府权力,但你永远看不到它们对你承担任何对等的责任……

“上网实名制” 不就是如此通过的么。
怕你在网上骂了它,它却抓不到你,所以就要逼你先往它那里送 “人质”。
这几年下来,它们需要的 “净化网络” 确实是做到了;我们需要的 “净化网络” 却完全是没影的事。
你保证不了你的游戏角色不被人扒光装备、保证不了绑定的银行卡不被盗刷、保证不了心理变态的喷子成天恶心你、甚至保证不了玩游戏时别特么老碰到小学生,尽管你每一次都是按它们的要求做了的。

而现在或将来,这个贪得无厌的政权,很可能还会进一步地索取、真的会发你 “上网资格证”。
连我在遭遇喷子后,都有一瞬间会认为谁谁谁就特么不该有上网资格,一旦中共真这么做了,必然会有无数人高呼 “早就应该这样了”。那么今天十五岁以下的不准上网、明天没有博士文凭的不准上网、后天家里资产三千万以下的不准上网……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不准上网。

至于这种先积累民怨、突然有一天再以 “大救星” 的姿态站出来 “满足” 大家的套路,这个政权、这个民族已经在无数领域实施过了。“上网得先经过组织批准” 一点也不新鲜……
比如先花几年时间给你灌输 “资产阶级” 与 “无产阶级” 之概念、并把你在现实中遭遇的一切不公平都往 “资本主义” 身上引,然后突然有一天,再突然告诉你谁谁谁是 “资产阶级”、是 “反动的走资派”,你会带着仇恨、毫不犹豫地将这个目标碎尸万段(我记得陈佩斯的父亲在演话剧时,由于演黄世仁演得太好,真差点被一个大头兵给突突了……)。

纵容中文网络世界的喷子各种飞起来吃人,会不会是另外一种隐性的 “仇恨灌输”?
32
分享 2020-08-15

39 个评论

VOA这两天有篇文章,是讲网络审查员的,非常不错。

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专访:中共如何打造网络“真理部”
https://www.voachinese.com/a/internet-censorship-20200812/5540475.html

“刘力朋曾在中国做了十年的内容审核员,今年三月来到美国。近日,他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讲述中共的网络审查体制是如何运行的,各个权力机构是如何一起打造网络“真理部”,从而实现言论控制与思想控制,实现极权主义统治的。他的经历使人联想到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
都隐晦冲塔了,相当于一上来就亮明“我是恨国阴阳人”
爱国网友在跟你互动的时候也会预设“不爽”的立场,时时刻刻都神经绷紧,你说什么都能看出点言外之意来,这不是很正常吗?现在适度否定,一贯支持的理客中都没有生存空间,你要是一贯含沙射影,隐晦冲塔肯定更没有
现在的喷子飞起来吃人无非就是在现在这个“唯爱国无罪”的环境之下狗仗人势,扯着大旗耍流氓,属于民族主义失控的体现;中共对内自造舆论是很有一套的,尤其是现在大多数正常人已经被沉默了,只有偏红和真红的才能发声,大多数异见派都是号用一废一,如果他们需要让大家持证上网(其实现在已经是实名上网了)的话,只要放五毛,放专家就行了,没必要靠这些喷子带节奏
建议楼主上网的时候小心保护个人信息,现在中文网络恶俗化的很厉害,出道是反贼和粉红都会用的手段,而且被粉红出道有可能会导致被真身被赵拳
深有同感,不单是键政,连普通生活话题,中文圈都充斥着戾气。

常见的沟通方式:
问:你看见我手机放哪里了吗?
回:我怎么知道?你自己不会找?

问:你刚才讲的什么典故?我没听懂?
答:你村里刚通网?这么火你都不知道?

问:这道菜做得怎么样?
答:你放这么多盐干嘛?这么咸叫我怎么吃?

问:这个地方怎么走?
答:你问我,我问谁?你自己不会查一下导航吗?
.....
中文圈很流行的就是这种反问责怪的语气。而且发现去到北美的不少华人所说的英语,也脱离不了这种句式,让人觉得不礼貌。帮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但这种沟通方式,反而去责备求助人,换位自己被这样对待是什么体验呢。

说到重点
“喷子过多” 现象是不是故意而为之的大阴谋?

喷子的本质,大多来源于喷子自身的焦虑。一个人如果长期面对焦虑,他的心理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压抑自身,然后患上精神病或抑郁症。二是选择发泄,而这种发泄常常以暴力的形式进行输出。喷子就是第二种选择的结果。

为什么中国的喷子特别多?
引用慧超在《这个世界不欠你》的叙述:
一个社会越是不公平不平等,越是充满歧视,社会戾气越高涨。在一个贫富差距悬殊,两极分化严重的社会结构中,底层民众很容易把对不公平的仇视转化为对整个社会的磅礴恨意。

特别是政治专制极权环境下的中国,人们努力的奋斗,往往换来的是悲剧失败的现实,远远达不到心里所追求的欲望梦想,于是这些人就开始焦虑,而且是无止境的焦虑。这些焦虑的人,往往都是不理性的,会寻找各种宣泄口,一喷了之,以发泄着自身所遭受不公的戾气,发展的链条就会像传染病一样 → 百喷千 → 千喷万 → 无限互害互喷循环,其中人人都成为受害者,但大多数都是加害者(你如果太认真深陷其中就输了)

于是,中共当局说「要坚决做好新形势的意识形态工作」,每当发生热门的公共事件时,官方媒体要引导人们胸中压抑很久的这些怒火和焦虑,找到了一个狂喷而出的方向(而不是针对他们): 美国 > 香港台湾 >  异议群体(美分) >  网民(如肖战之类)> 明星 > 基层 > 政府或官员(这是最终的别无选择)。
都隐晦冲塔了,相当于一上来就亮明“我是恨国阴阳人”爱国网友在跟你互动的时候也会预设“不爽”的立场,时...


正如我混品葱,如果遇到不爽,我会去翻对方的历史言论,查清楚此人究竟是一贯脑子就有问题、一贯如此说话,还是单单在与我对话时无意中手误打错了字。
现实里容易产生误会,是因为我们没有充足的信息渠道、不大容易准确看清一个人;但是在网络上,历史言论都是随时能查到的,看人会相对准确很多。

像我这样做的网民,肯定不会是多数。
毕竟很多人从来只管自己当下能喷得过瘾,而绝不考虑这场冲突是否是不必要的。
当然,我自曝了自己的上网习惯,肯定也会导致很多幼稚的人因此而感到我很可怕。

所以,我一上来就讲得很清楚:我含沙射影,激怒了红卫兵,被喷一点也不冤。但喷我的并不是只有红卫兵。
心理不正常的杠精,同样也很多。我去翻它们的历史言论,发现有的人甚至更对社会不满。说明这种人就是葱友眼里的 “张献忠”,它们真的是见谁都喷、把喷人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态度,而不是因为看到我讽刺中共才看我不顺眼。

我不认为现在 “只有偏红和真红的才能发声”。商鞅商特勒,几千年前就这么干了——你并不是必须 “爱秦国” 才有发声资格。商特勒的体制讲究 “以奸制善”,说穿了就是 “逆向淘汰”。人家巴不得全国上下统统都是坏人,这样才可以挑拨群众斗群众、自己从中浑水摸鱼。所以,你只要够坏、够疯,就可以有发声资格,不需要非得 “爱国、爱党”。
看:你骂商特勒是恶法,它杀你;你夸商特勒的恶法很管用,它照样杀你。商特勒坏归坏,脑子却清醒得很,它不需要马屁精、更不需要靠马屁精来维稳。因为它深深地明白,马屁精屁用没有,只是来寄生体制的。它只需要你像疯子一样去攻击其它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怀疑现在 “喷子过多” 是有人故意为之的原因之一。
而这些畸形的怪胎,同样可能跑来祸害品葱。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你在品葱上提出任何政治观点,总有人不肯坐下来心平气和与你求同存异、偏要直接喷你。就像科幻电影描述的场景一样,有些克隆体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来到世间的使命,就是替别人服务的,明明正在被人当枪,偏偏还自以为自己看得很透彻......

感谢你的建议。
深有同感,不单是键政,连普通生活话题,中文圈都充斥着戾气。常见的沟通方式:问:你看见我手机放哪里了吗...


一问一答的相对还好点,起码你好歹还知道问题大致是出在哪里。
我甚至时常会接到匿名邮件的骚扰辱骂。
但点进去一看,对方帐号零回答、零文章、零关注,连特么头像也没有,你根本连哪里得罪了对方都不知道。

上礼拜接到某三无账号的私信轰炸:
“就你这样的沙比吃屎去吧”、“你妈多少钱一晚呢”、“你这样的畜生是什么奇葩操出来的”、“我感觉你全家被杀光挺好”、“沙比东西还没死呢”。

我当然直接就把这货给投诉了。
不过对付这种满嘴喷粪的玩意,我也很阴。我不会一次性地批量投诉,而会把投诉拆成若干条、逐次投诉。这样,本来它只违了一次规,却被我变成了短期内多次违规。

所以这个账号直接就被永久禁言了。

当然,以前我更狠。由于当时的支乎系统还没升级,我从来不会删除那些骂人的骚扰邮件。别人骂我,我当场投诉,几个月后又给翻出来再投诉一次,那么对方当时很可能根本没骂人,但却会突然莫名其妙地被禁言。只不过这招现在不管用了,因为只要是被处理过的都会存档,再想投诉都会变成 “你已经举报过啦”。

然而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先前我自己那个被封的账号,一点申诉的余地都没有,封了就是封了;而这个私信骚扰、辱骂、恐吓我的,明明已经被永久禁言了,但昨天我点开其头像一看,死刑居然变成了有期徒刑......

你怕不怕这些喷子本身就是官方刻意指使的......
张献忠社会的网络表现形式。

当然网络这玩意其实也在另一个程度上缓解了张献忠的行动欲望。
赞同作者得猜想。在英文论坛中,大部分情况都是大家平静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有巨大观点冲突也不会谩骂,甚至人身威胁。但在中文论坛就不一样了,会时不时蹦出来一个人来怼你,辱骂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你不爽,进而让你闭嘴。另外,共产党是最会玩弄人性的。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它是最在行的,要不毛贼怎么能坐到一把手。对于少数民族的宽容政策,对于多年前新疆小偷在内地横行霸道,切糕坑蒙拐骗的行为。我猜测都是共产党有意为之,目的就是搞坏新疆人的名声,想让内地人恨新疆人。仇恨拉起来了,以后再收拾新疆人就没人去反对了,人们甚至会去拍手叫好。同理,新疆75事件,据后来报道,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很奇怪。发生前就有不少人发现了端倪,像政府发出预警,可政府就是不理。事件发生的时候,陈全国神隐据说十几个小时。我阴谋论地猜想这就是故意纵容新疆人游行,打砸抢,然后共产党才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出来解决问题。要知道,纵容某个弱势群体实际上就是在害他,就像发达国家纵容难民,原住民一样,表面上是对他好,可这些人有了特权之后就会干些人神共奋的事。然后主流民意就会对这些弱势群体产生负面情绪。久而久之,社会舆论就边缘这些弱势群体了。
品葱已经被很多人喷戾气重了,但和墙内各大网站比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一问一答的相对还好点,起码你好歹还知道问题大致是出在哪里。我甚至时常会接到匿名邮件的骚扰辱骂。但点进...

在网上嘴巴很臭的人,现实生活中可能过得很不好。网上毕竟是虚拟世界,承担后果的风险更小,就更容易展现出恶的一面。如果在现实中,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有被揍的风险。

这种人哪里都有,但在墙国和匿名实名的关系不大,官方虽然天天说维护和谐网络环境,但是奔政治维稳去的,人身攻击之类的只能等他有闲心情时来大发慈悲了。是不是官方刻意为之的?这个官方是指中共,还是网站呢?我只知道,墙内私下有许多小团体专干这种龌蹉事的,比如饭圈的追星族,不能说他爱豆的坏话,甚至直呼其名都不行,要用拼音代替。不然追着屁股诅咒,各种幼稚又恶毒的言语无所不用其极。

可能是见惯了,恶俗的我不会觉得生气,甚至有点想笑——调整心态很重要。但见不惯的是那些理中客,号称理性爱国的,总是避开你的言论重点,侧面找你的逻辑漏洞,阴阳怪气的激怒你,人海车轮战的无限耗费你的精力,如果你抓狂失言留下把柄,就人海集体举报(举报数量大就容易受理了,Twitter也是的)
很多駡你的賬戶可能壓根就不是真人,而是AI。現在中國的AI技術也不是吃素的,計算機自動創建賬號然後無論是引經據典地駁斥你、髒話連篇地駡你、含沙射影地諷刺你都可以做得到
楼主你好,我按照原文顺序,摘抄一下您这篇文章中的部分用词。

【越发,怀疑,中文网络世界,喷子,过多,大阴谋,支乎,犯贱,贱兮兮,堪称壮观,云集,各路奇葩,妖怪,令人匪夷所思,杠,喷,夹私货,冲塔,含沙射影,嘲讽,某,一贯作风,招来,热血红卫兵,上纲上线,批斗,它们,甚至,人身恐吓,疯子,战螂,它自己,杀我全家,敏感骂人词汇,灰色地带,阴阳怪气,恶心,老手,特权,拉黑,杠,精神病,厚黑,引诱,有些人,原本,突然,神经没搭对,莫名其妙,开喷,被激怒,老老实实,实在,究竟是,得罪,挑衅,一本正经,钦定,奇葩,实在是,更,哭笑不得,某个,被我怀疑为,不友善言论,却,而,既,也,偏要,咬定,嘲笑,自恋,自以为是,然而,这孩子,却,以至于,都能,问心无愧,赤裸裸,某匪,不明白,明明没,却,甚至,赤裸裸,而,却,讽刺,看样子,别指望,最恶心,甚至,此人,怼我,整整齐齐,它,看我不顺眼,偏要,恶心我,一大堆,活在幻觉里,被迫害妄想精神病,一瞬间,真觉得,老妖婆,群体,实在是,只要是个,肆意喷人,心理健康,清醒,它们,你,你,你,它们,你,你,它,你,心理变态,喷子,恶心,特么,小学生,它们,你,喷子,一瞬间,必然,无数人,你,喷子,吃人,仇恨灌输。】

看过这些词语之后,请问您有什么感受?
深有同感,不单是键政,连普通生活话题,中文圈都充斥着戾气。常见的沟通方式:问:你看见我手机放哪里了吗...

未必是「中文圈」,大概是「共產中文圈」。想到一篇大紀元文章:

老一輩中共國人受到黨文化的長期浸泡,年輕人從小就在這個環境中長大,大家都以為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是這麼說話的,並不覺得這麼說話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其實,中國古人講究溫文爾雅的禮教和溫柔敦厚的詩教,信奉的是「仁義禮智信」的做人準則,講究的是「溫良恭儉讓」的處事態度,說話的態度和方式與今天的人大相逕庭。在西方國家,人們的語言和行為受宗教、道德、法律和職業倫理的強有力的約束,爭鬥性的語言被限制在法庭、候選人辯論等有限的場合,在日常生活中,人們說話謙恭禮讓,整個社會處在很和順的狀態。全民人人語言中都帶有鬥的意識,而且是強烈的鬥的意識,這種現象是中共黨毒的獨特產物。
https://twitter.com/SCMPNews/status/1294326670149779457?s=20

這是馬雲的南華推文,講大陸最近的吃播的,跟貼的一水英文,但讀了幾條,發現都不象是正常的英語國家人的回應的推文。

噴子早就已經擴展到全球了,這是一支訓練過的軍隊,而不止是一般意義上的暴動網民。
网络是现实的延伸,除了获取信息之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发泄。所谓“喷子”、“杠精”之类的词汇,不过是中文互联网文化产生的标签,用来相互攻击发泄,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在鄙夷对方的同时,将对方置于一个难以脱身的立场,只要对方试图反驳,就会自动戴上一顶有罪的帽子。这是目前的中国网民最擅长的事情,也是官方践踏民众诉求,长期限制言论自由导致的恶果,比如将抗议称为“闹事”,和“寻衅滋事”。

人在网上发言的时候往往都是不理智的,不能靠拳头和社会地位排序,只能通过语言通过相互攻击,寻求在现实中无法得到的驯服他人的满足感,千方百计为“我好,你差”的观点寻找支撑。用尽各种贬低和歧视来污蔑对方,使用各种定语副词连词(甚至、居然、却、而、莫名其妙、偏要)来反击对方,表达对方言论的不合理性。但实际上谁比谁更胜一筹?天下乌鸦一般黑,一群乌合之众。

把一群人关起来,时间久了如果没有求生的希望,他们会烦躁不安,相互攻击,这是生理和心理极限导致的必然后果,并不是什么阴谋。相比国内论坛我更相信在这里发言的人身份是真实的,既然已经能够脱离国内的网络环境,就该想想怎么自救,而不是换个地方继续争吵发泄。
都隐晦冲塔了,相当于一上来就亮明“我是恨国阴阳人”爱国网友在跟你互动的时候也会预设“不爽”的立场,时...

居然粉红都学会了恶俗了,现在一言不合就恶俗别人甚至互相出道的氛围,哪怕在墙外上网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现在推特上就是大量恶俗人士在互斗,普通人不知道怎么才能保护自己的信息也不敢说什么
赞同作者得猜想。在英文论坛中,大部分情况都是大家平静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有巨大观点冲突也不会谩骂,...


感谢提示。
你不说,我差点都忘记了 “新疆人” 这事了。
经你提醒,再仔细想想,确实就是这么回事。

这就是我以前写文章讽刺的《西游记》车迟国三妖——
天庭先故意给你制造麻烦、让你干旱二十年,然后再指使虎鹿羊这样的五毛来替你消除这个麻烦。一来二去,榨取利益。
毕竟 “雨” 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人需要种田吃饭;而 “道教” 却不是必须的、是可有可无的。那么某些人就有必要把 “雨” 和 “道教” 绑在一起。这样,你想要雨,必须先信道教、甚至帮着道教去屠杀佛教……

正如先让喷子把你恶心得肝胆俱裂,再瞅准时机以 “过滤喷子” 的名义发布 “上网许可证” 之类东西。看起来仿佛是帮你解除了麻烦,实际上很少有人会去思考这样的麻烦本来就是不应该有的,更不会去思考这样的机制恰恰会过滤掉更多我这种敢实名冲塔的网民……
非常棒的文章,感觉可以单独开个话题,大家讨论一下

我声望不够,如果你愿意可以新开一个话题,确实是很值得讨论的主题
在网上嘴巴很臭的人,现实生活中可能过得很不好。网上毕竟是虚拟世界,承担后果的风险更小,就更容易展现出...


这倒未必。
人若要采取某种行为、改变当前的状态,要么是因为旧状态确实太糟糕,要么是因为新状态对自己的诱惑更大。

所以喷子不见得总是现实里过得不爽、而要跑来网上喷别人以发泄情绪的。并且如果你真这么认为,容易把我们自己给搭进去,毕竟我们真是因为看中共各种不顺眼、受尽了它的折腾,才跑来品葱的。只不过好就好在还是有很多人能意识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然而哥们你忽略了最重要的 “心理变态”,这种人现实里不见得真过得很不爽。若真轻易这样去怀疑它们,恰恰容易暴露我们自己的自卑。有些喷子在现实里可能过得比我们好很多,喷人纯粹就是乐趣。按照马斯洛那不靠谱的需求层次而言,这种人其实是在追求比我们更高层次的东西——我们仅仅只是在求生存,而它们是在求快乐。

至于哥们后面提到的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讽刺过多少回了:
如果是别人喷我,顶多删言论 + 账号禁言一天之类,这还得看官方认为的尺度,大多数情况下,我就算投诉了,对方最多仅仅只是言论本身被折叠;
可如果是我写了点什么敏感言论,会被支乎秒删 + 动辄十五天小黑屋。
毕竟屁民的合法权益不是权益,只有党的权益才是权益。
屁民的尊严甚至命,还不如党的脸重要。

我一般也不会生气,这种人有什么好气的。
我讨厌的只是官方这种骗傻子的手段、和它们对待喷子的各种不作为而已。
墙内网络环境差,无非第一,智能终端普及后上网门槛降低低素质用户涌入的必然,第二,墙内的高压环境,线上是泄洪口,不过这个于谁也不例外,我们来这多少也都是泄洪的,不论这种发泄本身是否带有足够的「怨气」,亦或被岁静们嗤之以鼻的「戾气」,正如楼主的这篇文章

不过,干点啥都要党国同意,这确实是一个可预见的未来,但我怀疑土共是否还有足够的命去执行它,就算有,走到那步它也离死不远了,当然不是说桂枝韭菜就会都唐突大脑满级揭竿而起,而是土共自己会失去控制从而崩溃,也即是真正的所谓加速主义,和很多人都明白的一旦真正回归西朝鲜撑不了多久是一类道理,至于再往后那更是后话,但不要乐观就对了
就是品葱,戾气还少吗?很多人是只讲立场,不讲事实,不讲道理,更不讲逻辑的。至于中国社会的原因,你看看裤论,就会明白中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和人之间不信任,尤其是网络上,你好心好意去帮助别人,别人却心理阴暗,认为你是个骗子。
居然粉红都学会了恶俗了,现在一言不合就恶俗别人甚至互相出道的氛围,哪怕在墙外上网都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

虽说粉蛆恶俗确实缝合,但出道面前也确实众生平等,毕竟出道本身只是一种工具一种武器,就看它在谁手里
楼主你好,我按照原文顺序,摘抄一下您这篇文章中的部分用词。【越发,怀疑,中文网络世界,喷子,过多,大...


看看我楼上的解答:我会去翻对方的历史言论。

所以如果不去翻你的历史言论,而单看你现在的这条留言,换了谁都很容易把你当成别有用心的。
这种断章取义、再变成大字报的手法,跟文中提到的某些人没什么两样。看似认认真真把我的用词给整理了一遍,实际有些措辞根本就不是我的主观意思、甚至还有重复的,而有些措辞即便单看也并不会显得不友善。这么整理一遍,有什么意义呢?顶多只能反映一个人的说话风格而已,但这却完全架空了我原文的中心思想。

我的感受就是:你以后最好还是少干这种事。
网络是现实的延伸,除了获取信息之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发泄。所谓“喷子”、“杠精”之类的词汇,不过是中...


仁者见仁。
你觉得 “网络” 最重要的存在意义是 “发泄”,总有人会认为 “网络” 最重要的存在意义是 “沟通” 与 “交流信息”。

只要谁也别自以为自己掌握了 “真理”,然后偏要弄死对方,我觉得大家还是可以做到和谐共存的、最起码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网络确实是现实的延伸。
无非只是一个信息交流的工具、平台而已,基本可以理解为 “嘴” 的延伸。
所以有的人会认为 “嘴” 存在的重要意义是骂别人;而有的人会认为 “嘴” 存在的重要意义是吃饭和说话。

人在任何时候说话都可能不理智,并不是只在网上。也正因为人可能不理智,所以我们说话前才更需要过脑子。但不能因为人可能不理智,就反过来认为不理智是 “合理” 的。
无意的误会还能通过沟通而慢慢化解;恶意的找茬、以装X的姿态挑冲突,我相信还是有人能看出来的,这种人一上来就把友善交流的可能给堵死了,不应该去责怪受害者反击。

害怕别人轻易说自己是 “喷子” 的,不是真正在追求 “理客中”,而恰恰可能是出于自卑、知道自己说话容易得罪人,或本来就是存心想要喷别人,因此才需要提前卸除对方的武装。
正如十几年前的挂马网站,连主动毒你的本事都没有,才只好猥琐地 “建议” 你浏览网站之前最好先关闭杀毒软件。
正如我以前老说的:
春雨如膏,滋养万物,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
秋月如镜,普照万方,佳人爱其玩赏,盗贼狠其光辉。

同理,怕被别人打死,就不要擅闯民居,而不是靠制度强行剥夺所有人用枪支合法自卫的权利。

“喷子” 现象如此泛滥,你不去指责喷人的人,反而责怪被喷的人不够 “大度”,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墙内网络环境差,无非第一,智能终端普及后上网门槛降低低素质用户涌入的必然,第二,墙内的高压环境,线上...


“人还是得有点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

这话用在好人身上适用,用在中共这群人渣身上同样适用。

所以哪怕它们知道自己可能活不过今年,照样可能会有很多 “长远规划”。即便这种 “规划” 本身不见得能马上给自己带来收益,至少也能给后来者制造麻烦——
满地都是喷子、疯子,哪个潜在的革命家还愿意在这种地方找寻 “同志”?当所有人都跟吃了火药似的相互敌视,如何形成推翻中共的强大凝聚力?
“人还是得有点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这话用在好人身上适用,用在中共这群人渣身上同样适用。所以哪怕它...

如今的桂枝确实是越来越有文革土壤了,已经有很多人在线上将一言不合就举报养成了习惯,离真正的文革大概只有一步之遥了,只不过形式上是电子的

不过若说推共的话,个人见解是,既然无法让广大韭菜全部大脑升级成真正的反贼,那就也只有走煽动的老路,把粉蛆们的仇恨对象,从所谓万恶资本家,转移到红色权贵赵家人身上,这之间其实也不过是一念之差,革命时能达成目的就行,至于全民大脑升级那是日后任重道远的漫长工作,而且说实话还真不一定就能开始呢,毕竟土共倒台不等于桂枝民主,当然这个机会一定是要全力去抓的,错过了,恐怕再到人类灭绝都等不到
胡温执政期间互联网上“反贼横行”是故意纵容的结果,目的是获得老一辈高层的支持。让互联网上充斥“反贼言论”,一方面会影响新生代政治力量的思想和言论。通过诱使他们在网上和私下发布反贼言论,从未让顽固的老一辈毛左对新生代政治力量产生恶感。然后趁虚而入,获取老一辈高层的支持。不然你以为胡温末期青各方势力为什么都跑出来唱红歌。

现在的言论管控与爱国无罪的大环境,其实是目的达到后试图抵消之前放任“反贼言论”的举措所下的猛药,可惜效果不尽人意。至于“喷子过多”只是这一猛药带来的一个负面效果罢了。
未必是「中文圈」,大概是「共產中文圈」。想到一篇大紀元文章:老一輩中共國人受到黨文化的長期浸泡,年輕...

谢谢指点。中共的文化大革命后,精华传统文化的根基就彻底断了,如你所说的「溫良恭儉讓」,就说起名方面,清一色的XX国、XX民,对比晚清、民国时的名字,非常讲究廉贤达雅的,比现在的日本名字不遑多让,但堕落至此,人文思想更甚。
这倒未必。人若要采取某种行为、改变当前的状态,要么是因为旧状态确实太糟糕,要么是因为新状态对自己的诱...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认为正因为这种恶劣环境的催化反应下,这类 “心理变态”就更得以疯狂发酵了。你不是被这种情绪感染了吗,才发的这个帖,是不。我说的这些,只是想你看开一点。我并不能感同身受,抱歉。每个人的情绪点都不同,建议可以用运动来发泄排解,还可以锻炼身体。本人的最优解,希望能帮到你。

至于知乎,佩服还留在墙内抗争的你,那种恶劣的环境,品葱里许多人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舆论的生杀大权都偏向于站粉红那边,你势单力薄遇到这些,我想没多少人会觉得奇怪。 我与你在墙内抗争的路线不同——我是遵从加速主义和搞分化的,专门找那些理中客粉红的把柄去举报,把他们加速成激进派,而对于你所说的激进派喷子就搞分化,让他们内斗,再把他们的法西斯反人类言论搬运到英文圈去。如果碰到落单的浅红,才和他们讲道理......见招拆招,安全性也更高 www
很早就是這樣子的了,我10年開始上網,記憶猶新就是這種説話氛圍,現在噴人、懟人更甚了。
那些所谓的客客气气的交流状态,实际上还是夹带着要反驳你的意图,真正同意你观点又肯在国内开口的,基本上都被禁言了,那些明哲保身不说话的,也一样沉默着.

国内政治是高压线, 说出让人赞同的反对观点必然被封杀, 反党必须反的“弱智”才会有被拉出来“游街示众”的资格, 这造成了一种现象就是大多摸不着头脑的国内人会觉得提出反对意见的人要么是傻子要么是收了钱的,真是好笑又好气, 好气又无奈,  独立思考,  没那么简单,信息封闭加上宣传引导,没时间思考的和安于现状的也占了大多数,能把这些看穿的人少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了,还有很多墙头草发自内心的喜欢到处找反对意见排泄,所谓只为强权唱赞歌,不为弱者鸣不平嘛,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传统美德嘛,

可悲的是, 这种人, 在唱赞歌和打压反对意见方面, 会收货很多很多赞, 在事不关己方面, 又能真正的保护自己利益。

事实证明, 这才是国内的生存之道, 如果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怕是最后剩下的就是这堆臭虫吧。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认为正因为这种恶劣环境的催化反应下,这类 “心理变态”就更得以疯狂发酵了。你不是...


我发帖不是为了发泄情绪。
只有那么一瞬间,我确实是真的很认同申纪兰老妖婆 “上网不是想上就能上,得经过组织批准” 的说法。
但很快我就清醒了过来,明白了连我这样的人都能产生这种想法,说明这很有可能就是中共的阴谋——人家就是想让满嘴喷粪的喷子、小学生般的游戏黑洞,把你折腾得死去活来,让你产生 “应该把谁谁谁赶出互联网” 的想法,那么将来如果中共真的要给大家发 “上网许可证” 之类东西时,才会显得有 “民意基础”。能打着 “替正常网民解决问题” 的名义,悄悄过滤掉更多令中共自己不喜欢的网民。
我发文的目的,实际是为了谈这个、阐述自己的怀疑。而不是因为自己遭遇了喷子,气得跑到另一个地方来泄火。

支乎还是很有意思的,它一直在偷偷模仿品葱。回头我再新发一文章,详细描述这事。
確實,要盡全力避免在墻内中文互聯網環境裏爭吵和噴人,只有極少數的例子能真正影響到小粉紅,沒什麽意義。

就像編程隨想一樣,只對有效的討論進行回答,而不是頭腦一熱就和五毛小粉紅上去互噴。
如果网民中粗暴粗俗、低级劣质的人(或发言)特别多,那么至少会排挤出高品质有素养的人在那里发言。

——这一个目的达到,对他们来说就可以了。

至于那么些粉红、战狼的嘶嚎,能再顺带洗几个脑子,那就赚到了。

国内网络不用当真。
我发帖不是为了发泄情绪。只有那么一瞬间,我确实是真的很认同申纪兰老妖婆 “上网不是想上就能上,得经过...

申纪兰为实名制辩护其合理性,和那些为防火墙辩护的都是一丘之貂。环境恶劣,中共放松仇恨言论这方面的管制就可以做到,下面管政治评论都经常翻车,亡于奔命,仇恨言论更不想花闲功夫管,反正后果由屁民承担了。而五毛经常带的风向就是模糊焦点,到处引战来转移矛盾。品葱有一帖是采访五毛的,可以参考一下。你所说的应该是属于网站管理员拉偏架的范畴,这方面你可以具体写多一点

中共操纵的宣传口还有一招,就是墙内墙外散布大量虚假信息,让人们生活在真真假假的信息垃圾堆之中,人们精力有限彼于应付,所以很多人对其他媒体失去信任。
印象中reddit上还没见过骂人的网友,中文网络除了少数专业领域社区之外,其他地方根本不存在讨论,只有骂街,说不过就人肉对方,包括以前的发言、甚至真实身份
申纪兰为实名制辩护其合理性,和那些为防火墙辩护的都是一丘之貂。环境恶劣,中共放松仇恨言论这方面的管制...


拉偏架最多只是一部分。凭良心说,网站是别人开的、有其自身的难处,拉这种偏架我能理解。
表面上是在袒护喷子,实际是在保护网站自己。
毕竟在这种吃人的体制下,像我这样的用户如果影响力太大,随时可能给网站带来麻烦。
所以删我也好、怎么阴我也好,不是对我个人有多深的成见,而仅仅只是为了保护网站自己。

问题是虽然我一直强调 “喷子的大量存在是中共的阴谋”,但喷子并不是拿工资的、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愿意养它们,它们只是在与体制相互利用——体制利用它们去恶心正常网民,从而实现商鞅式的 “去强民”;它们则利用体制去 “合法” 地恶心别人,以获得一丝变态的快感、或发泄胸中闷气。
然而,这种人事实上已经掌握了支乎的部分权力——在我新发的文章里,已经提及了,越是这些三无账号,脑袋上往往都挂着 “支乎仲裁官” 标签。虽然品葱是靠山寨支乎起家的,但现在是支乎在山寨我们,支乎表面上是把权力分散了、不再集中在所谓的 “管理员” 手里,而让一部分网民也分到了一部分审别人的权力,但是这不是真正的民主,而是希腊式的陶片放逐法。
我屡屡被阴,不是真正的 “五毛”、“粉红” 在弄我,甚至也确实不一定就是官方,而是这些抱团、形成势力的变态喷子。它们是一群不需要官方发工资的锦衣卫、东厂、盖世太保。没事的时候,它们想恶心谁就恶心谁,即便与正常网民起了冲突,受害的也是别人;有事的时候,它们就是冲在第一线的政府军。换句话说,如果你不冲塔,它们会喷你;如果你冲塔,它们更会喷你。
它们手里的权力,与我们这边的管理员类似。都是掌握了对其他用户行使生杀特权的超级账号。所以我会说支乎山寨我们。但我们的管理员虽然存在滥权现象,大体上仍然还是为了维护秩序;而支乎的这些 “仲裁官”,恰恰是在破坏秩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