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第一批解放军医疗队出动人数的思考

年三十晚上,疫情发生后安静地出奇的解放军向疫区派出了三只医疗队。然而出动的人数却很少,对比2003年非典期间军队医护人员的出动情况:

2003年5月1日夜,开始接收全国各地的SARS病人[sup][11][/sup] 。解放军抽调1200名军队医护人员进入医院治疗[sup][10][/sup]。小汤山医院总共接收680名非典病人,是全球病例的十分之一、中国病例的七分之一[sup][9][/sup]。


1200医护对680病人

而1月23日武汉市确诊人数有830例,解放军仅派出了不到500人的医疗队。据网上的信息,一般的三级医院正常人员数量在1500到3000人,也就是说,即使这500人全部派到一个定点医院,也就只能作为一个班和原来的医务人员进行轮换,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

我猜测,派出这500人的目的应该并不是控制疫情,而是不得不采取的象征性的姿态或是仅作为情报收集之用。

道理上讲,除了卫生委的监测系统,军队也会有自己独立的防疫系统,平行监控全国的生物安全动态,疫情爆发后,卫生部门的信息肯定是同步接入军队系统的,出现严重问题军队肯定也会调查。甚至军队会给习提供独立的分析(类似当时蒋彥永揭露张文康,但那时解放军这个系统还没建起来),我相信如果连我都能看出来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但是仅派500人,这恐怕背后是有意为之了:

1.病毒太凶险,疫区已经没有救的可能,只能尽量节约资源保军队和中央政府。
2.有救的可能,但是在现在派没有意义,必须拖到病毒把感染者总数降下来,到一个医疗资源占优势比的程度,再进入。

今天央视记者在火神山工地宣布医院建好会军管,但如果要达到非典时的医患比,1000名病人至少要1500人,然而这仅仅是武汉一个市,随着其他地方病例的增多,中共不可能把军队的资源全押到武汉去。我有个不负责任的推断,这个军管的消息可能是有人有意让他说出来的,是有人用造成既成事实这种方式向上层要援助。

另外,我之前虽然不太了解陈秋实,但这两天看他的视频,我怀疑也是当地政府(或是中共里的什么人,也许良心发现的武汉本地国安?不知道)请他去的,一个当街骂习近平的人能够实质上在强力保护下自由行动,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很神奇的。而这后面的原因,恕我猜不出来。
10
分享 2020-01-28

15 个评论

這五百人恐怕凶多吉少

不光是從感染還有從政治上的意義⋯⋯
看到秘密怎麼處理?除非疫情整個被徹底公開,不然只有死人不會說話
這五百人恐怕凶多吉少不光是從感染還有從政治上的意義⋯⋯看到秘密怎麼處理?除非疫情整個被徹底公開,不然...
是的,如果疫区出现很惨绝人寰或者大逆不道的事情,消息一定不能传出去
估计是要嘛做样子 要么是来找自愈血清的
估计是要嘛做样子 要么是来找自愈血清的

明白人....
而且絕大多數還是來自海軍軍醫大學、陸軍軍醫大學和空軍軍醫大學的學生兵
政府高层还在忙着过年哦  ~ 

等过了年,他们才会上班吧 ~

发现到网军已经开始洗地了。
楼主,你的分析很靠谱,完全同意每一个观点。
不是洗地,要看事实:最近几年把军队医院放给地方,军队医院数量大量减少,军医数量当然也大规模减少,搞不好是真心派不出去那么多医护人员。当然,也有可能是故意不派那么多。
陈秋实我告诉你们,绝对是奉旨办差。
我们这二十八线小县城,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太太,只要一有节日活动,当地都派人过去不让她出门。陈秋实说着前几年的那种标准的公知话,然后全中国畅通无阻,地方政府不管他,国宝国安也不管,然后去疫区还能找到住的地方,你们自己想吧。
陈秋实我告诉你们,绝对是奉旨办差。我们这二十八线小县城,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太太,只要一有节日活动,当...

真的蹊跷,要抓他岂不是很容易
@pcuser123
你講哪國鬼話??  你媽!!
事實是軍隊要派多少.只要"有想"就有多少要去!
真的蹊跷,要抓他岂不是很容易

感覺他是維穩工具
在网上不说骂习,只是妄议中央,就会被网警顺着网线抓进大牢,翻墙骂都会被无处不在的天朝警察警告;
那种站大街上坦荡荡骂习没人管的~大家懂吧。
住店要身份证的。
這些人沒帶過口罩.是勇敢還是不害怕?
有發現嗎? 同一時間.許多"官"與"大小皇帝"都出現...
疫苗嗎?
https://i.imgur.com/Z9Z6iMK.png
[url=https://gnews.org/zh-hant/91210/][/url]https://gnews.org/zh-hant/91210/



    2019年3月,壹批來自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NML)的劇毒病毒在經歷了壹系列的神秘事件之後最終抵達中國。這壹事件引發了生物戰專家質疑加拿大為何向中國發送致命病毒的重大醜聞。來自NML的科學家說,這些高致死性病毒是壹種潛在的生物武器。經過調查,這起事件被追查到在實驗室工作的中國特工,也可稱之為生物間諜。4個月後的2019年7月,壹批中國病毒學家被強行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帶走。加拿大溫尼伯實驗室是加拿大唯壹的4級設施,也是北美僅有的少數幾個具備處理世界上最致命疾病的設施之壹,包括埃博拉、非典、冠狀病毒等。NML科學家邱香果與她的丈夫以及她的研究小組成員壹起被帶離加拿大實驗室,邱香果被認為是中國生物戰特工。 邱是加拿大NML特別病原體計劃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部門的負責人。邱香果出生於天津,1985年在中國河北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1996年赴加拿大攻讀研究生。後來,她隸屬於細胞生物學研究所和溫尼伯曼尼托巴大學兒科和兒童健康系,沒有從事病原體研究。但是自2006年以來,她忽然改變了她的研究方向,開始研究加拿大NML中的強大病毒。2014年,她對從NML運往中國的病毒進行了研究,例如:馬丘波病毒、朱寧病毒、裂谷熱病毒、克裏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和亨德拉病毒。邱香果與另壹位中國科學家程克定結婚,程克定也隸屬於國家海洋實驗室,特別“科技核心”。程主要是壹位細菌學家,後來也轉向了病毒學。這對夫婦負責從許多與中國生物戰計劃有直接關系的中國科學機構的學生那裏滲透到加拿大的NML中,其中包括許多中國人,這些機構有:長春市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湖北省中科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北京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上述四個中國生物戰設施均在埃博拉病毒的背景下與邱香果合作,軍事獸醫研究所也加入了裂谷熱病毒的研究,而微生物學研究所則加入了馬爾堡病毒的研究。值得註意的是,後壹項研究中使用的藥物Favipiravir早前已被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成功測試,名稱為JK-05(最初是2006年在中國註冊的日本專利),對抗埃博拉病毒和其他病毒。但是,邱香果的研究在冠狀病毒、埃博拉病毒、尼帕病毒、馬爾堡病毒或裂谷熱病毒的情況下,對中國生物武器的發展具有更先進的意義。目前,加拿大的調查仍在進行中,有很多問題沒有查證。比如2006年至2018年是否曾以某種方式向中國運送其他病毒或其他必要制劑。邱香果曾於2018年與美國馬裏蘭州美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三名科學家合作,研究猴子體內兩種埃博拉病毒和馬爾堡病毒的暴露後免疫治療;這項研究得到了美國國防部的支持。邱香果在2017-18學年至少五次前往上述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即P4實驗室,該實驗室於2017年1月通過了BSL4認證。此外,2017年8月,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批準在武漢開展涉及埃博拉、尼帕和克裏米亞-剛果出血熱病毒的研究活動。巧合的是,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距離被稱為武漢冠狀病毒的冠狀病毒爆發的震中華南海鮮市場僅20公裏。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中國軍事設施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有關。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第壹個符合生物安全4級(BSL-4)標準的實驗室,有著最高處理生物危害水平,意味著它將有資格處理最危險的病原體。吳桂珍在《生物安全與健康》雜誌上寫道,2018年1月,該實驗室開始運作,用於對BSL-4病原體進行全球實驗。吳桂珍寫道,2004年非典實驗室泄漏事件發生後,原中國衛生部啟動了非典、冠狀病毒、流感大流行病毒等高水平病原體保存實驗室的建設。武漢研究所過去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引起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的病毒株。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病菌,炭疽病是壹種曾在俄羅斯開發的生物制劑。研究過中國生物戰的以色列前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說:“研究所已經研究過冠狀病毒(特別是非典病毒),很可能就保存在這裏。”。他說。“非典型肺炎壹般被納入中國的生物武器計劃,並在若幹相關設施中得到處理。”喬治敦大學神經學教授、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生物戰高級研究員詹姆斯•喬達諾(James Giordano)表示,中國在生物科學方面的投資不斷增長,圍繞著基因編輯和其他尖端技術以及政府和學術界之間的融合,更為寬松的道德規範提高進化了這種病原體被武器化的幽靈。這可能意味著壹種攻擊性的藥劑,或者是壹種改良的細菌,只有中國有治療或疫苗。他說:“這本身不是戰爭。“但它所做的是利用作為全球救星的能力,然後創造出宏觀和微觀經濟以及生物能源依賴的不同層次。”Bar Ilan的Begin Sadat戰略研究中心的肖翰姆Shoham在2015年發表的壹篇學術論文中稱,40多家中國工廠參與了生物武器生產。肖漢姆在接受《國家郵報》采訪時說,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實際上開發了壹種埃博拉藥物,名為JK-05,但很少有人透露它或國防設施擁有埃博拉病毒,這促使人們猜測它的埃博拉細胞是中國生物戰武庫的壹部分。埃博拉被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列為“a級”生物恐怖劑,這意味著它很容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會導致高死亡率和“可能引起恐慌”。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將尼帕列為C類物質,壹種致命的新出現的病原體,可以被設計成大量的病毒傳播。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正處於研發、生產和武器化能力的高級階段。據信,該公司目前的庫存包括全系列傳統化學和生物制劑,以及各種運載系統,包括炮彈、航空炸彈、噴霧器和短程彈道導彈。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研究生物學的軍事應用,並尋找與其他學科(包括腦科學、超級計算和人工智能)有希望的交叉點。2016年以來,中共中央軍委先後資助了軍事腦科學、先進仿生系統、生物仿生材料、人的性能提升和“新概念”生物技術等項目。2016年,AMMS的壹位博士研究人員發表了壹篇論文《人因績效提升技術評價研究》,將CRISPR-CA描述為可能提升部隊戰鬥力的三大主要技術之壹。這項支持性研究著眼於莫達非尼藥物的有效性,該藥物在增強認知能力方面有應用;以及經顱磁刺激(壹種大腦刺激),同時也認為CRISPR-Cas的“巨大潛力”是“中國應該“掌握主動權”的軍事威懾技術”正在開發中。2016年,由於基因信息潛在的戰略價值,中國政府成立了國家基因庫,計劃成為全球最大的此類數據存儲庫。旨在“開發利用我國寶貴的遺傳資源,保障生物信息學國家安全,增強我國在生物技術戰爭領域搶占戰略制高點的能力”。中國軍方對生物學這壹新興戰爭領域的興趣,是由那些談論潛在“基因武器”和“不流血勝利”可能性的戰略家們引導的。相關:冠狀病毒發現是2012年6月13日,埃及病毒學家阿裏•穆罕默德•紮基博士從沙特壹名病人的肺部分離並鑒定出壹種以前未知的冠狀病毒。在常規診斷未能確定病因後,紮基聯系了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醫學中心(EMC)的主要病毒學家羅恩•福基爾(Ron Fouchier)尋求建議。福基爾Fouchier從紮基寄來的樣本中對病毒進行了測序。使用廣譜“泛冠狀病毒”實時聚合酶鏈反應(RT-PCR)方法檢測已知感染人類的壹些冠狀病毒的特征。這個冠狀病毒樣本隨後由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的科學主任弗蘭克•普盧默博士直接從福基爾Fouchier那裏獲得,後來,這種病毒被中國特工或者說生物間諜從加拿大實驗室偷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27
  • 浏览: 4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