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反对】患者家属保留“病毒”样本

看到这个倡帖我既愤慨又觉得不解。

我既然愿意发言就无所谓是不是被踩。我之所以发表这个帖子和我来品葱的价值一样,我希望不同的声音被听到。下面是我的观点。

这个倡议实在是非常不人道,而且不切实际,而且完全不顾公共利益。

  1. 公开倡议患者家属保存病毒毫无同理心。是什么样冷血的人能够讲的出这样的话。有没有稍微设身处地为患者和患者家庭考虑过?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处境和生活?绝望,不少人还在家里隔离等待病床。想的都是生离死别的事情,怎么能够倡议他们来收集病毒,有没有一点点人道关怀?病人现在需要的是治疗和帮助。任何政治在这样的生命面前我认为都是不可以接受的。不然和“主权大于人权”有什么区别?人道主义应该是首先优先的。这样的观点和品葱社区目前呈现出来的态度也非常的相似。大家似乎没有同情心也没有同理心,似乎这些生命只是数字,死的人越多越好。我知道大多数人并不喜欢中国也不喜欢中国人,可这也是生命啊,这样的态度和CCP又有什么区别呢???
  2. 完全不考虑患者家属的安全。接触和飞沫都被证实是可以传播病菌的,患者应该被严格的隔离起来,家属不应与其有直接接触。我的不少朋友只是有去过武汉在家都严格隔离,用过的碗筷和物品全部要消毒处理。这是对自己家庭的责任,对于不少家里有老人的家庭更应该严格的隔离而不是让家属暴露在病毒面前,让一个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人来采样和保存病毒。这简直是一个在朋友圈都没办法流行起来的笑话。何况还是矿泉水瓶。这种倡议我真的没办法做到平和的看待。你们把患者家属的安全放在哪个层面考虑了?????
  3. 极大威胁公共安全。在如此简陋的存储和运输环境里面,一旦发生泄漏将会是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还提倡每一个患者都保存起来?这是多大的安全隐患?假设疫情被压制,某个矿泉水瓶突然破损了,卷土重来。。。。。。


秉持着人道主义的态度,我认为在这样的灾难面前,首先要做的是控制疫情。政治应该放在一边。
如果是出于不信任政府和国内的医生和研究者的角度,认为病毒是人为制造。那也应该倡议有良知有条件的学者来采集样本,或者督促who和国际社会给中国压力。
如果是出于想要了解真实的疫情,那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视频和医学检查文件足以证明,根本用不着自己采样病毒。

所以我实在无法理解,这么粗陋的倡议。
28
分享 2020-01-31

46 个评论

我同样反对将那个倡议贴置顶,但并非完全认同楼主的观点。
公开倡议患者家属保存病毒简毫无同理心。
完全不考虑患者家属的安全。
极大威胁公共安全。


楼主似乎没有意识到,大部分人应当得到救治,但是没有机会得到救治。不知道楼主是否在社会支持体系崩溃的情况下,经历过人祸和不公义。在绝望的境地里,【找回公道】,哪怕虚无缥缈、不一定能够得到,也是人仅有的希望。

楼主的三条观点,后两条实际是同一出发点,即【非专业人士收集病毒太过危险】。这一点,我完全同意。

置顶已经取消,希望@荆棘之心 谅解。
「有没有一点点人道关怀?」
放屁!
在品蔥真不想說髒話,但看到這句我腦海就閃出了一堆髒話。
也不想再看下去,反正都是廢話。

做為親人,我不關心我親人,難道你關心嗎?你真的比我更關心我親人嗎?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呢?
反問你,你沒有一點點親情的嗎?你冷血嗎?你爸媽被你匪害了,你匪不醫了,你匪馬上燒屍了,你放棄一切報仇的機會是子女應有的作為嗎?

告訴你一件我身邊的事;朋友的媽媽被人謀殺,他們兄弟幾人只管哭明知兇手是誰但也不追究,說什麼現在已經夠傷心了。
但我朋友他當時沒有哭,想盡辦法如何將兇手繩之以法,後來他兩個月沒有睡過,兄弟姐妹之中得他最掛念媽媽,一直都想為媽媽報仇持續了幾十年,而他的弟兄妹,早就忘記了!
患者家属采集病毒样本很危险,但是患者本人自行采集可以避免这个问题。
我认为楼主夸大了危险。原因我已经说过,病人本身就是巨大传染源,况且这个病人还是被拒绝确诊收治的,没有妥善隔离的,他用过的所有东西都是被污染的,而家人还要照顾。你反而担心一个饮料瓶泄露,需要专业人员来处理,属于“何不食肉糜”。
我不知道治疗费用是多少,留些证据,如果能判定确诊,让国家把费用免了,还一个公道也是好事。虽然我觉得概率不大。
患者本人自行采集可以避免这个问题,yes
愚昧无知。让生化部队直接烧掉尸体毁灭证据才是不人道,有且只有保存生物样本可以在将来国际组织调查这次大瘟疫的时候提供证据,你大概不知道你说的视频文件是不会被予以采信的
我也觉得这个提议非常不妥。

如果你们有做过生物采集就知道,采集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避免样本被污染。正规的采集需要试剂瓶,无菌拭纸等专业用具。普通民众,用矿泉水瓶,纸巾这么简陋的手段,如何确保样本不受污染?如何确保保存过程当中不泄漏?被污染的样本,也根本无法当成证据。

我们能做的,是去Twitter上面咨询一些传染病专家,在专业指导下面做事。
感谢提供的视角 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

我完全理解保留样本的提议
延展来看 那是希望国人保留对政府的质疑和对真相的追求
而现实情况是 在中共的极权统治下 无法具有足够专业能力并能够正常运作的自组织 进行独立的调查研究
在这种情况下 人们不得不选择相信政府 放弃公民权利 吞咽下一切不信任和不满意 把自己的尊严放在地上给中共的坦克碾压
这就是每当我们试图将一个事件脱离政治去讨论的时候 所发现的一个很令人无比难过的处境

反过来说 如果这次事件又一次被中共掩埋 
七十年来的冤魂的数字继续累加 他们和民众互动的行为模式并没有得到提升
那这一切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所以我完全理解保留样本的提议 
但在具体执行方式上 向专业性的方向靠拢则是有必要的 
否则就成了百姓们收集了各种证物状子 然后盼着青天大老爷做主 这绝不是我们期望的终极秩序 
我们至少应该认为 在文明社会下 底层民众具有连结专业人士寻求援助的路径和机会
这才是要表达的核心内容 
当中国的民众意识到这是必要的 并且试图组织 然后惨遭铁拳 最后意识到极权政府本质的时候 
才是一次完整的觉醒 
这个过程中需要受害者 需要专业人士 也需要病毒(当不可避免的时候)

过程中的碰撞和合理牺牲是会发生的 
但我绝不是想表达像某学运领袖表达的“希望开枪”那一层意思
而是由于专业水平受限 自组织水平低下等各种原因 必然发生的很多低效 无用 甚至不必要的损失
那又怎样呢 强制要求他们不那么做吗 那又何尝不是极权
如果我们认为这片土地上 最大的病毒就是冠状病毒 楼主说的完全没有问题 是非常合理的
但如果最大的病毒不是冠状病毒呢 
我们至少不应该反对 人们为了消灭更大的病毒而选择承受的风险
 
至于这种风险对公众的影响 需要进一步专业的评估和讨论
如果我们或他们没有办法得到这种专业的评估和讨论的情况下 
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片土地上就是存在更大的病毒
并且那些更大的病毒有能力随时制造新的病毒来让人们恐惧和顺从
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悲壮的拥抱病毒 对这片土地的威胁 难道会比他们还大吗?
也用不着专门采集唾液的,收集用过的口罩或纸巾就好了。目前也没有看到自行隔离患者的生活垃圾有做无害处理吧,所以留着也没差的。

严格按照原贴的保存方法的话,病毒可以灭活,不再具有传播能力,但遗传物质还在,可以通过扩增的方式检测得到。所以第三点危害公共安全不足为虑。问题就是,采集人需要做好自身防护。但现在实际的情况是,就算自行在家隔离,也不能保证和病人完全不接触的。我觉得加热口罩带来的暴露风险并不比给病人喂饭来得高。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在那么多人那么多家庭无法确诊、无法得到救治的情况下,只能用这种方法来为自己正名了。
丽贝卡的贴子是我推荐给荆棘之心的,如果能充分理解贴子中的方法,照做是安全的。不过,我认同楼主的观点,不是所有人都具备相应的科学素养(比如“瓶中保持负压”,“病毒失活”),大规模推广确实有造成病毒散播的危险。

个人意见是,贴子中的方法不鼓励所有患者/疑似患者都照做,因此取消置顶是合理的。但万一遇到医院拒诊,暴露风险已经很高,又迫切需要维权手段,姑且死马当活马医,丽贝卡的方法可以一试。
個人贊成保存樣本。
對使用部分髒話先行道歉。
如需受罰也接受處置。
樓主忽視了一個重點,這是提議是給當初,
“拿不到確診,以高度疑似回去等死的人”。

樓主的1說他們要的是治療和幫助。
誰他媽的不知道啊?問題他們就是拿不到治療跟幫助啊!在中共開放疑似也免治療費之前死了多少人?在醫療物資到位之前死了多少人?在中共意圖隱匿病情的時候死了多少人?多少人傾家蕩產就為了想治好自己的親人?去了醫院被當人球踢來踢去最後只能回家等死。
那個為了治老婆借20萬最後沒錢放棄治療的人,老婆一屍兩命,然後呢???
一位醫生高度疑似確診都不行人就死了??

樓主說的2是家屬安全。
連病床都拿不到還不是回家讓家屬照顧,家屬早就不安全了。
講安全,難道家屬要把疑似的家人都扔大街上嗎?

樓主說的3公共安全。
病毒脫離宿主的存活時間不長,一個瓶子保存病毒基因序列根本不足以危害社會安全。
唯一擔心的是樣本污染的問題。
但以如今的檢驗技術應可從中找出病毒基因片段。
樓主只看到病毒就跳腳,日常生活中病毒多的是。現在連留個病毒屍體都能驚嚇過度。
照樓主所言,那何止消毒碗盤,恐怕得直接把整座湖北省都燒透了才足夠安全。

如果有藥醫,有醫生治,有公道,誰需要保留什麼證據。

假如當年64記者們沒有冒死保留下照片,我們還能看到真相嗎?
假如當年228沒有保留證據,台灣現在也沒有轉型正義能賠償如今的228受難者家屬。
假如這真的是創造出的病毒,你願意自己的家屬不明不白死在歷史的洪荒之中嗎?

我正是為武漢所有無辜死去的冤魂而發言,不明不白的就這樣死了跟中共開槍打死他們有什麼差別。
個人贊成保存樣本。對使用部分髒話先行道歉。如需受罰也接受處置。樓主忽視了一個重點,這是提議是給當初,...

保存图像资料和保存病毒完全不是一回事。
现在已经证明痊愈后仍可二次感染,保留病毒样本是嫌命太长?
我个人赞成,这个东西是直接证据,每一个样本之后都是一个灵魂,不管为了证明或是将来研发疫苗的样本,只要密封好,都可以起到很大价值,再不济还可以还原现在这个荒谬时代的冰山一角,凭什么没有保留价值??????
我同样反对家属保留病毒样本,我们不能用概率来看问题,而是应该优先考虑后果,之前中共就是因为轻视了病毒的强大和忽视大疫情危机发生的概率才导致疫情的迅速蔓延。同样的,我们没有任何依据能保证这个病毒样本在采集,保存的过程中家属没有被感染的风险,而且一旦感染他这潜伏期这么强还未必能第一时间意识到,然后造成疫情二次扩散。所以我认为我们不能拿人的生命安全做赌注,而且要论证据,如果舆论不封锁,没有墙,如同你在墙外现在所看到的一切能让你相信中共的消息是透明的吗?所以这种证据是多此一举,而且如果中国不开放信息,那再多的证据也传播不出去。
现在已经证明痊愈后仍可二次感染,保留病毒样本是嫌命太长?


二次感染是可能的,主因要從冠狀病毒是否產生變異去分析。
冠狀病毒屬於RNA病毒變異快且是人畜共通傳染。

喪失病毒活性之後的遺傳性物質並不具有傳染力,一直強調傳染是否太過誇大事實?

「病毒不是細胞,只是一層蛋白質外殼包裹下的一小段遺傳物質,無法自行繁殖」,冠狀病毒的遺傳必須透過蛋白質外殼附著在相應的宿主細胞表面,透過受體進入宿主細胞內,進而開始外殼裂解,騙過宿主細胞的核醣體,生成新的冠狀病毒外殼,再讓宿主細胞的核醣體生產出冠狀病毒的RNA複製酶,才會組成新的冠狀病毒。

這種保存方式甚至根本不能算保存病毒,保存病毒方式這樣病毒早就死透了連研究價值都沒有。

唯一可擔心的是此保留法的基因片段不完整或遭污染。
我是原帖作者。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2783

保存方式的安全性,我在原帖已经证明过了。温馨提示:如果楼主要反对,至少应该拿证据和推理来反对。

我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楼主反对原帖的理由包括:

  • 楼主很愤怒
  • 原帖作者是个没有同理心的变态
  • 飞沫可以传播病菌,而nCoV也属于病菌,所以封进瓶子里很危险
  • 原帖就是个笑话,在朋友圈都无法流行(所以更没有必要发上品葱)
  • 楼主具有人道主义的精神


像这样因为不能理解别人的观点,上来就劈头盖脸大闹天宫的人,在品葱还有很多。这些人的特点是传播100%恐惧和0%知识,浪费网友的时间和注意力。建议楼主还是回朋友圈待着吧。

人民日报介绍全国人民吃双黄连,这个对普通人的危害比nCoV还大,也没见楼主出来【强烈反对】。

供参考:双黄连成分和毒性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45272

---------------------------

后记:

如果我把我的工作证件亮出来,怀疑原帖的人会立刻减少一半,效果类似请钟南山来发言。
但是那样的话大家只是迷信我的权威,而不是自主独立思考分析判断得到答案,遇到其他事情的时候还是会把自己绕进坑里去。

论坛上很多人每天说中共是假新闻,武汉肺炎死亡数字是假的,水分很多,云云。
唯一能够把那些在确诊前就火化的患者数字的真相统计出来的方法,就是患者或者家属各自留病毒样本,日后由医学研究机构检测。
再给多点时间发挥一下,说不定就楼主就会发表“是真相重要还是人道精神重要?”之类的世纪之问了。
我是原帖作者。保存方式的安全性,我在原帖已经证明过了。我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楼主反对原帖的理由包括:像...

我覺得樓主可以出來回一下這條
我是原帖作者。保存方式的安全性,我在原帖已经证明过了。我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楼主反对原帖的理由包括:像...


我的疑问是,如果纸巾和口罩被其它细菌/病毒污染,会不会影响到采集和检测效果?
我的疑问是,如果纸巾和口罩被其它细菌/病毒污染,会不会影响到采集和检测效果?

不会。
问题是这是病毒不是细菌啊,采集之后这玩意离体能活多久
不会。


恐慌戰勝真相。氣到笑。
我真不敢相信這個帖還獲得諸多管理員支持。樓主發表的完全沒理,尤其第三點公共安全根本是不實言論。
假如有一個礦泉水瓶破了捲土重來。
滿頭問號。。。如果有這種病毒存在基本大家一起等死就可以了,人類完全會被滅絕。
得了,以後就學遠古時期誰家有人病死了就放把火把他家燒了吧。
恐慌戰勝真相。氣到笑。我真不敢相信這個帖還獲得諸多管理員支持。樓主發表的完全沒理,尤其第三點公共安全...


由于最近论坛政治正确气氛比较浓烈,我从政治正确角度出发,讲两句。
品葱的基本底线就是【品葱要做启蒙的灯塔】,顺着启蒙的路线走,哪些言论该鼓励、哪些言论该屏蔽,管理员们还算是比较清晰(即便在具体CASE上我有诸多不满,但毕竟这是他们的论坛,不是我的论坛)的,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品葱。

当然,很快就遇到了终极难题:专业问题。

为什么教授不在论坛做学术?因为讨论专业问题最大的困难就是,每个普通人都把自己当专家,企图用生辰八字治疗晚期癌症。

在专业问题上,要严肃地证明一个人的发言是荒谬的,浪费的精力不亚于写一篇论文,但是就算直接把论文抛出来,品葱上愿意看的人有1%吗?楼主细菌病毒不分,我是不是要请他去看高中课本?以后还能好好交流吗?

专业问题是品葱的踵。讨论新闻很容易就FC了,但讨论专业问题的时候,由于网友不可能全都受过科学训练,通常越FC越误入歧途,本帖只不过是品葱普遍现象的一个实例。

为什么要挑战专业问题?因为如果在专业问题上,品葱能够跟在新闻报道上一样,给出比国家权威机构更令人信服的答案,品葱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看品葱的就不再是一帮连方程都不会解的脑残反贼,而会多出很多政府官员、知识分子、企业家。

当然,品葱团队有他们的考虑,我的一厢情愿只是假设这么做之后,品葱能够真正地登堂入室。
已删除
由于最近论坛政治正确气氛比较浓烈,我从政治正确角度出发,讲两句。品葱的基本底线就是【品葱要做启蒙的灯...

品葱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业论坛
由于最近论坛政治正确气氛比较浓烈,我从政治正确角度出发,讲两句。品葱的基本底线就是【品葱要做启蒙的灯...

你这个。。。我感觉到了2049🙃
1. 擔心採集會被感染:
患者必然是身邊人,早晚共對,要感染就一早感染了。不成立

2. 擔心洩漏再次感染,全球再來一次肺炎:

 ) 如果是2個月後洩漏,全球還在疫情當中,沒差。不成立

 ) 如果是半年後洩漏,已經感染了地球1/3的人口,一單洩漏不算什麼,而看到原帖而有所動作(採集)的,最多也就幾千人,就算幾千單一起洩漏對當時來說,仍然不算什麼。不成立
 
承上,半年後也可能是疫情尾聲,情況已得到控制,就算幾千單一起洩漏也都能控制得到。到時候二次感染的機會也比第一次少。不成立。

3. 三年後洩漏:
 ) 首先為什麼三年後樣本還在手上?而不是在外國實驗室中?採集者可能已受感染死亡剩下瓶子。依照原帖所說的瓶字要貼紙寫明這是病毒,而這個病毒被一個文盲不小心打開,因此又發生了人傳人,到時候相信最多傳十來個人就會被壓下來。除非你匪又想殺害幾千人。不成立。

 ) 最壞的情況,幾千個文盲同時打開了幾千個瓶子,這有可能嗎?到時候你匪已經投放另一種新的病毒了!不成立。

3. 其實病毒樣本早死了,以上都是假設病毒能活幾個月幾年的情況,以上都沒可能發生。

4. 若果真的發生了,上面就是最壞的結果。你能否承受這結果?不能嗎?
這可能成為共匪倒台的證據,不能承受嗎?

真的擔心再次有病毒,不如解決你匪、解決這個喜歡吃野味的國家。

為一個樣本瓶子擔心是搞笑嗎?

那進實驗室會嚇尿喔!
普通人保存病毒样本是非常危险的 就像把高辐射物资天天放在身边一样 不建议 有可能害人害己

品葱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业论坛

刚说完就开始了。
1. 擔心採集會被感染:患者必然是身邊人,早晚共對,要感染就一早感染了。不成立2. 擔心洩漏再次感染...

辛苦了,你说了我想说但是最后又没有说出来(担心字数多没人看)的那部分内容。
辛苦了,你说了我想说但是最后又没有说出来(担心字数多没人看)的那部分内容。

這是三十年來最有力量撼動共產黨政權的機會。
是看了你那篇文我才醒覺這點
普通人保存病毒样本是非常危险的 就像把高辐射物资天天放在身边一样 不建议 有可能害人害己


大哥,那甚至不能稱作病毒樣本。
你口中稱呼的病毒樣本都冰存在實驗室中。用培養皿供著呢。一離開保存的環境馬上就開始降低活性了。

那只是一個遺傳性片段,遺傳性片段,遺傳性片段。
滅活之後跟灰塵沒兩樣,跟灰塵沒兩樣,跟灰塵沒兩樣。

冠狀病毒目前所知約能存活三小時,新型冠狀病毒株剛提出來還未確定,但可合理推測不超過48小時。
病毒活性是隨著氣溫跟濕度不同有所差異,但差異並不大。
沒有培養液很快都要死。
你們集體危言聳聽是怎麼回事。
這根本都談不上專業,這只是基本常識。

武漢整個醫療崩潰,這些病毒早就隨氣流沾在全武漢人身邊了好嗎。
照你們這種邏輯到底幹嘛不燒房子去。
那些房子車子路燈柱肯定都沾過新型冠狀病毒。
疫情現在蔓延成這樣不是這個病毒特別厲害,全是中共的鍋。
中國已經白死兩百人,更多的是死的不明不白的冤魂。
不想辦法幫他們伸冤還在說別搞事。

一個新型冠狀病毒被你們講成了無限生化武器,講真話科普你們在那邊重覆很危險。

現在有沒有瘋狂講很危險的來例證說明一下如何室溫保存病毒活性!
保存的是DNA片段,病毒本身没有载体早就失活了

拿放射性材料打比方是毫无道理的,一个是生物一个不是,你会担心琥珀里的蚊子复活吸你的血吗?古人死于瘟疫的多了,也没见考古专家挖掘时穿生化防护服啊
患者家属采集病毒样本很危险,但是患者本人自行采集可以避免这个问题。

这个建议不错。但是要赶在病重前,否则动不了。
個人贊成保存樣本。對使用部分髒話先行道歉。如需受罰也接受處置。樓主忽視了一個重點,這是提議是給當初,...

其实负责人的政府会主动采集那些疑似病逝患者的样本供以后检测,根本不会做销毁尸体灭迹的事情。
保存的是DNA片段,病毒本身没有载体早就失活了拿放射性材料打比方是毫无道理的,一个是生物一个不是,你...

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尸体现在挖出来只有基因片段了。
由于最近论坛政治正确气氛比较浓烈,我从政治正确角度出发,讲两句。品葱的基本底线就是【品葱要做启蒙的灯...

论文直接贴abstract就好了,其他专业的学者在科学问题上也只会看abstract吧。
或者发权威的review,这样外行就知道了大概了。
我与你的观点相反,理工科论文都是八股一样,虽然自己做不出但还不至于完全看不懂,文科才需要仔细check的。
任何事都有反对者。
在医生给予疑似不确诊的情况下,自我隔离,采取样本灭活很难吗?

层主的方法简单易学,我只看过一遍,操作如下:取样本,放入可乐瓶,稍微捏扁可乐瓶保持负压,拧紧盖子。然后热水浇可乐瓶灭活。ok,取样完成。现在瓶子里病毒已经灭活,还有传染性吗?

1984书说他们掌握现在,他们就掌握了过去。如果没有记录,20年后谁记得?
不管怎么说采集病毒时注意安全吧 病毒瓶子注意安全保存,不要乱丢,也不要随便把瓶子再打开。
政府的錯,家屬也算受害者。樣本密封的夠好,比治癒者身上的病毒更安全。
已删除
我是原帖作者。保存方式的安全性,我在原帖已经证明过了。我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楼主反对原帖的理由包括:像...

虽然储存冠状病毒并不会造成任何危害,但意义也不是很大,因为你加热的时候RNA就已经denature了,一般65到80度加热15分钟就废了,当然隔着protein的外衣的话30分钟左右才能废,不过即使不加热,RNA也会自动degrade,一般lab都放在-80度的环境下保存。如果你是要等到你国亡了再维权,大概率什么也检测不到,,,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其实我觉得只要小心,密封保存个口罩纸巾,还是可以的。

不知大家有没自己看过网上流出的视频,大部分得不到确诊的家庭都是小市民,家人大多都得陪着病患到处奔走排队求诊,不能住院都一直在家里照顾,这个暴露风险比保存个口罩纸巾早已大大大得多。

那个呼吁,也只是一个给走投无路、家人死的不明不白的人保留一个知晓真相的机会罢了。即使家属看到这条呼吁,决定选择遗忘伤痛,那也是一个选择,一个这样的呼吁绝对去不到伤疤上撒盐的地步。

哪天也许某个武汉的医生、某个政府高层逃出海外良心驱使想研究武汉肺炎真实死亡人数,哪天也许中共迷途知返调查真相,我们都不知道。

我不排除某些人本着清算中共的怒火来支持这个呼吁,但不代表这个呼吁本身有大是大非上的问题。批评这个呼吁,也是帮助完善这个也许考虑不周的呼吁的一个过程。

任何历史要么就这么湮灭,要么就都是这么一点一滴的保存下来研究的。尊重家属的意志即可,别人的呼吁也不过是一个参考意见罢了。

突然想起这两位
李振盛:48年前,他在地板裏藏下兩萬張文革底片

把手指放在傷口上:吳仁華記錄六四的28年
虽然我不认为楼主的concern是valid,但保存病毒的确也没有卵用。如果只存一两个月的话,还有做reverse transcription的可能性,但存到你国灭亡再想办法审理补偿,可能性就不大了。但只存一两个月的话,也无法维权。而且我寻思一张纸上的RNA含量根本不够,就算是拿mucus也还得先找个办法transcribe成DNA,,,

其实最好的维权方案还是保存相关视频、初步诊断和肺部CT的结果,虽然无法确诊是nCov,但如果你国什么时候真的亡了,开始清算的时候,应该疫情爆发期所有有类似symptoms都算上,一起赔偿。如果没有这种好事的话,就和你国70年来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样,虚无于历史长河中了。
虽然我不认为楼主的concern是valid,但保存病毒的确也没有卵用。如果只存一两个月的话,还有做...

刚刚做了一下literature review,发现我可能我想多了,一两个月都存不了,,,

Abstract里提到:
In a follow-up study, RNase-contaminated samples were shown to provide accurate real-time PCR results when stored for up to 3.5 months in either RNAshell or RNAstable.


正文提到:
For pure RNA, all the RIN values for RNAshell, RNA- stable, and - 80°C remained > 7 for all time points (GenTegra was not assessed) (Fig. 4A). Only the condition ‘‘liquid RNA no matrix’’ showed significant degradation of pure RNA after 1 month, as the RIN value decreased from 7.5 (intact RNA) to 3.2. After 3.5 months in the condition ‘‘liquid RNA no matrix’’, the RIN value could not be determined (N/A).


也就是说,store在专门储存RNA的RNAshell里,常温下也只能保存3.5个月,而store without matrix常温下保存1个月就已经无法再用PCR诊断了,而3.5月之后所有information全部都会lost,所以其实也就存两星期。

Reference
Mathay, C., Yan, W., Chuaqui, R., Skubitz, A. P., Jeon, J. P., Fall, N., ... & Barnes, M. (2012). Short-term stability study of RNA at room temperature. Biopreservation and biobanking, 10(6), 532-542.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centre-left gay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1
  • 浏览: 7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