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罢工被骂自私自利有感

作为病人,肯定是想医护不要罢工.

但是我在想,如果当初李文亮们有罢工的权利,中国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把医生护士比作战士,那战场上是不是更该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如果医学联会都建议封关,是不是应该在战时应该赋予他们高于行政部门的权力?既然权力和义务是对等的,非要把瘟疫中的医护人员比作战争时期的战士,是不是应该给予医护团体以军队的权力?

站在个人层面,自己都保护不了,怎样去保护更多的人?
4
分享 2020-02-16

7 个评论

这问题的本质不还是外行指导内行,医疗、政法、军事全是专业性强且对于社会稳定有着强影响力的领域,当这些领域专家们的目的与策略产生冲突的时候自然就会变成现在这样混沌的情况了(
/n
香港醫護罷工,向港共政府施壓要求封關,這是比為幾個人治病對香港人更大的保護。
我看到的說法倒是都在批評香港罷工沒有堅持到底,醫護人員太軟弱,沒聽說過自私自利
臺灣疫情中心負責人是陳時中,醫學系畢業,本身是執業牙醫,更有SARS期間參與防疫的經驗。

臺灣在SARS期間發生和平封院事件,後來被批評是行政逾越專業,這次武漢肺炎就完全讓醫學專業主導,行政配合動作。

中國有鐘南山,他如果站出來當參謀或是指揮,對於醫護人員的士氣或許會更有幫助。

若把防疫比喻為戰場,那更需要了解士兵的將軍上場指揮,讓一個海軍將官去指揮空軍,無疑是開玩笑。
下醫醫病 中醫醫人 上醫醫國
小粉红说,共产党杀一个人来救几百个人,可以接受。

但是香港的医护人员他们就不是这样想了。

有时候还真纳闷 ~ 他们的脑袋还真的是被病毒入侵了。

你叫人家去洗地,但你没有关闭场所,人来人往的怎样洗 ?
如果把医护人员比做士兵,中国传统的历史兵书小说戏剧里都会考虑到士气考虑到带兵策略考虑到叛逃,现在似乎什么都不用考虑了,牺牲是一种义务,全部肉身填坑。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