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转〗一位武汉人的日记——神经病的日记(1--9)

神经病的日记

1
原来大家都不戴口罩,没有东西挡着嘴,但是却说不出话。我习以为常的过着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社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大家都带上了口罩,捂住了嘴,却可以说更多的话了,大概是因为过年了吧。大家总得唠唠嗑。
我记得去年寒冬腊月的八号,有位君子造谣来着。什么世道!君子都开始造谣,小人不就更无法无天了么?那八位君子竟然要我们保护好自己,真是有病,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保护好自己。天天说一些莫须有的玩意来引起欺骗大众引起恐慌,这样的人就该治罪!看看人家领导,多有城府,还在看着文艺表演,人家本地人不还在四万家大联欢,一起吃饭呢么?谁会傻到拿命去吃口饭啊。
但是大家的说法变了,因为电视报纸的说法变了,从不需要保护自己到可能有危险,再到必须保护好自己,把自己的嘴巴用口罩捂的严严实实,避免去公共场合,注意卫生……啥玩意啊?我这村里来的,你们城里人真会玩。电视上也暂时闭口不提拿八个造谣的坏家伙,大家都牵挂热干面的情况。

2
我原来看到过一个短视频,现在没有了,是一个裹得像生化危机一样的医生吼着抱怨自己一天被排四个班,而且是临近年关的时候。大过年的,谁不想回家啊。
接下来几天过年,我无事在家,看电视吃瓜子。今年的节目特别有趣,电视上几个领导模样的人一脸严肃,唯独有一个笑场,这样的演员真不敬业,甚至两个人说同一件事,连台词都能说反,他说少,他说多。他说急,他说缓,他说小,他说大。我打眼一瞅,哦,相声节目啊,这可真有趣,大过年看啥都比春晚强。
这不,新的相声又来了,那八个造谣者的家伙有了下文,电视上都说是造谣。这回大家就炸了锅,咋就是造谣了呢?都死了一大堆了?到底怎么回事啊?于是一个孔乙己模样的书生找到了问题所在。是大家语文不合格,那八个说的是另一个玩意,虽然和大家得的病很像,但是不是同一个,所以他们是真的造谣。孔乙己?哪里听到过的名字?不管怎样,这一定是一个神经兮兮,会4种茴字写法的无聊家伙。生活是生活,考试是考试。电视上的话天天变,你们城里人的生活乐趣真多,真会玩。我都不想回去了,虽然也回不去。

3
听说外面的人给我们捐了不少东西,咋没收到呢?一问其他人才知道,原来是被扣住了,说是不合格,东西太多管不过来。哦哦哦,看来全国人的眼睛都出了问题,没有一个人捐合格的东西。街坊邻里他们又说不是,是一个管理十字教会的大头干的,他还兼任领导。我后脊一凉,想当年我再天津工厂做帮工差点被炸死。我连忙离开,不敢听下去。

4
我是一个神经病,也是一个武汉人。这回算是知道了,这玩意叫新型冠状病毒,合着开始说不是病毒就是在骗老子喽?唉,没办法,政府谁能惹得起啊,你说他不把你的命放眼里,他就真敢抓你。这叫散步危害信息,是危害到这群当官的了吧?反正从我爷爷到爹,都说中国人命不值钱,那是咋回事呢?凭啥中国人命就不值钱?
我看雷神山火、神山上大兴土木,修医院。这当然是好事,没医院我们用什么活命?也不知道那里来那么多人,10天就盖上一个医院。盖完就有解放军收治,甭管医院里设施咋样,反正没冻着我,还有人给饭吃,起码命能活着。但是你就算是修成千上万个医院,治好了所有人,那些死的人,这些担惊受怕,这些个年三十吃泡面的怎么解释?你这错可大到用神速建医院都不能弥补一点。

5
现在电视上天天众志成城,万众一心,但是没有人批评政府失职,政府也不做自我检讨。正好看见一条新闻,日本的一个官员刨腹自尽了。哎呦呦,这堆小日本真是,不要命还成传统了,你当官要什么使命感责任心?好好拿钱做做样子不就完了?只要你还有点底线,一辈子就这么过得去。一说底线,我就来火了,那天我瞎溜达,老远看见一个小伙子搬着一个纸箱子放进一辆黑色车,然后黑车就开走了。我过去一看究竟,结果惊呆了我,一个仓库里全是口罩。妈耶,我看看自己已经用过好几次的口罩,一看一堆衣服上穿着十字袖套的人出来,凶神恶煞的看着我。他们一边警告我忘了看到的,一边塞给我几包口罩。
嘿?这么多人害怕我?一定有鬼。

6
我看到了手机上,昨天的那辆车,是当官儿的车。两箱子口罩搬进去,他一家就安全了。当官儿多好啊,永远都是活的最好的。给他口罩的是红十字会,唉。这堆人就骂起来了,你说当官儿的总得弄点小财发发,再说了人家也不是拿钱,骂他干嘛?你得骂那些送口罩的。不是说给了当官儿的一点小钱,而是前几天的事。我去医院看病,医生抱怨说口罩都在红十字会,不给医院。这就不是人干的事了,凭什么不给人家?屯着卖吗?这不就是发国难财吗?可怜的都是大夫。唉,你说这群当官儿的,现在就不站出来管管了。除了钱没人能弄动他们,中国人都明白,可是到了这时候怎么那么多替当官儿的辩护的呢?我可想不明白了。这些人到底是墙头草啊。唉,多简单得理,可谁让我是个神经病,都不信我的话。

7
今天接连的噩耗让很多人变成了和我一样的神经病。造谣八君子之一的李文亮,是个大夫,死了。我看到很多大唱我和我的祖国的人变了脸,我也坐下想了想这些事,反正我在武汉,哪里也去不了。我越想越害怕,李医生早感染了,却很晚才确诊,我彻夜难眠,这一熬夜不简单,我看到了人多也不管事的情况。我们国家的报纸,地下有人评论,李医生是死后的假急救。甚至弄出了图片,一会,帖子就被删除了。看来是真的了,政府都删了。看到这里我不进没害怕,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才是正常人。那些粉红才是神经病。说了你就信,还天天跑去骂人玩,这不是神经病?只有神经病才会天天去狂欢!

8
现在,我不是神经病了,这日记没必要改名,在一些人眼里,我依然是神经病。李文亮医生说了实话,染上病毒,不给他治疗,于是他走了。湖北红十字会,草菅人命,大发国难财,现在还在罪恶。武汉政府,隐瞒消息,控制言论,红十字会丑闻频发,信任危机,居然还被武汉政府包庇,甚至武汉政府宣布捐赠给除武红十字之外的都是非法。央视新闻,最高法院,人民日报,都统一口径一口咬定医生造谣。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中央政府天天政治斗争,贪污腐败成为新常态。地方政府没有钱赚,房价物价连年暴增成为新常态。老百姓用尽一生,活的疲惫不堪,官员和富豪还可以继续压榨,甚至设立法律保护自己。中国人,不知道自己被压榨,还在拼命的维护统治阶级。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救,说中国人是猪,就来自这里。也许西方民主漏洞百出,但是至少民众可以让独裁者不得好死。而我们,从来没有那一张实际的票,法律的设立不是保护我们的利益,因为法律不是我们选出来的人定下的。

9.这也许是最后一篇了,也许吧。愤怒可以让神经病变成正常人,我和我的祖国唱了那么久,到底有多少人是像我一样,被团体裹挟着爱国,不对,爱党。我们被宣传和威压弄没了脊梁骨,就是精神上的大棒和蜜枣。被迫下载的学“习”强国,青年大学“习”,满天的个人崇拜和意识形态控制,改造你的去最高境界,不只是让你服从,还让你战胜自己。这是一个外交花费远高于民生百倍的国家,谁也不清楚所谓14亿护旗手到底是不是14亿红卫兵。中国人针对的没有摸到过民主,但是很爱说民主的差。也许民主和独裁只是谁更加先进的关系,但是为什么我们要心甘情愿的选择差的来难为自己?
所以,我不是神经病,我是个正常人,一个正常的,被堵住嘴的正常武汉人。

未完待续?
8
分享 2020-02-03

6 个评论

呵呵。。真实。
   当我看到一位门卫,抑或是保安,他孤寂地值着班,春节了,他的家在武汉,无法回家过年。当他拦下要进入小区的陌生人时,当他拦下快递员,外卖小哥时。他知道他在保护这小区的业主与居民。
   入夜,换班,值班,又是夜班。
   万家灯火,街上寥寥无几的行人,个个戴着口罩,步伐快速。
   看了看表,马上十点钟了,他站在门卫室外面,想透透气。接着摘下了口罩,习惯地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之间,这就是舒压吧。此时,喉咙不舒服,然后,一口痰呸了出来。
   又是辛苦的一天,戴上口罩,继续值班吧。兴许,等会去喝点茶叶解解闷。
活人无路走,冤魂无处归
已经更新 4--9
好文共賞,多多推廣

被旅遊 被嫖妓 被精神病 這次不是被肺炎啦 是真肺炎

不過還是人搞出來的
你写得好,希望你可以继续写,而且感觉如果你完全用自己的语言不要去搬社会上游行的段子会更好。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民國派,中間派偏右,自由保守主義者,大陸淪陷區國民,時代革命,反對專制主義,反對獨裁主義,反對共產主義,“低端分子”,#chinazi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9
  • 浏览: 2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