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学包围战,3,结局,忠诚勇毅港府区选大败,傻笑的孩子

...故事中的侠义和现实中的有点不同...
...理大包围战中,如果说香港警察打出了香港人权法有点夸张...

关于这个法案,参议院党派领导人就说的很直接:
我们给习近平送去一个消息:你对自由的压制...不会长久。
你无法成为一个伟大的领袖,你不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当你反对自由,
当你对香港人如此残暴... Chuck Schumer 在法案通过后如是说道。

太平洋的局势会不可逆转的改变。目前从政治上来说,
南中国海的大国并不是中国,而是美国。

毫不令人吃惊,美军海军舰只在近几个月不断向太平洋东部游动,
不是为了战争,主要是为了平衡部署。

昨夜连登论坛强风,决定今晨强推黎明行动,就是今天一早开花堵路。

然而,没有。

今早天气冷冷清清,少数些人早早出来,设好路障就悄悄溜走。

连登被港共操纵已经是一个事实,
抗争者真实的讨论区已经转入 Telegram 的大大小小的群组中。
不久的将来连登有可能变成一个中共的间谍训练工具。
以之前警员中箭事件来说,没人知道连登上的大量喝彩又有多少是
来自警察卧底自己人、有多少是没心没肺的连登仔?
连喝彩语气都模仿警察公关部门说谎的语法。

过去两周抗争者损失惨重,需要时间回血。24日将有区议会选举,
也需要一个平静的时间。而港警则相反,
需要在中大、理大两大胜利之后再接再厉打碎抗争意志。

因为最近香港局势激烈变化,两院在法案中临时加入辣椒份量不同,
结果法案需要再送回众议院重审一次。参院同时通过另一项法案,
禁止美国向香港出售人群控制武器。

上午,香港中环依旧增强警备,
有一小撮抗争者据说在中环悄悄的寻找电讯管路。
如果切断连接几座金融中心的光纤,
不管金融交易的电脑服务器藏在哪里,
金融数据传输都可能被一把袖珍电锯切断。

大纪元记者尝试去播出理大校园实况,停战之后仍然有学生滞留在校。
警察守在外面不进来,学生也不出去。
记者询问他们知不知道美国通过了香港人权法?
精疲力竭的学生就冷淡的把美国国旗贴在门上,
一个学生说:出兵。 另有学生说:想回家。

理大地理位置的特点现在成为示威者的大麻烦,周围都是公路和地铁交通枢
纽。市民难以接近支援。 多层的高架公路在校园北面,高速公路立体交叉
,行人无法通过,车辆也无法从这些方向进入校园。西面是军营、东面是大型地铁站,红磡站。
南面是博物馆、教堂、体育馆。市民想要支援就需要穿过校园周围一公里的封锁区。
这是现代城市的建筑特点,理大完全被公路包围着,却没有几个地面出入口。
理大被警方隔离封锁后,断水断电切断食物衣物供应。港府开始导演围城第二集,
政府和警方这样公然折磨校内示威者,上演惨剧,
全世界都知道这就是人道危机。政府却自以为得计。

在香港的报刊媒体中,中资渗透严重。因此傻子我只是看着连续而且不做编
辑的视像资料。官字两张嘴,一张嘴也不给人留怎么行呢?
中文的中字,难道真是一刀斩过一张口吗?

最近有算命先生为林郑看相,此女为神不附体之相。

当天理大周围不少路段仍然被警方封锁。
有人见到消防员进入下水道搜索,有人见到蛙人在入海处下水。

警方一直围住理大,但是并没有决定是否公然进入校园。
而家长也不被允许进去寻找孩子,因为害怕他们进去后就不出来。
晚上,2000pm,再有20人走出理大,裹着保温锡箔,
救护员带着他们去了救护车上。

在昨夜和今天,主教夏志诚和牧师多次进入学校,访问被围困的人,
下午曾带出一名不足18岁的学生。另一间大学的校长,港大校长,
也曾经进入理大寻找自己学校的学生,没有找到。

到现在为至大约有一千名抗争者走出理大,当中300多人不足18岁。
面对这样的年龄统计,不知道香港警察部队要如何维持颜面。

而香港政府最急切想要知道的也许是:抗争者是否驯服了?

部分抗争者试图将消息送入大陆,这注定没有可能。
消息发出不久,一个大陆人就消失了,无影无踪。
大陆的空气中充满一种叫做洗脑的病毒,
没有一个大陆人愿意提及这一种病毒, 但是也没有真相有可能流传。
大陆证明了自己是最伟大的人种,最伟大的国家,
拥有最伟大的历史和文化,也创造了最伟大的经济奇迹,
并且正在实现更伟大的梦境,但是没有证伪的力量有可能在大陆存在。
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在任何政治环境下生存,做为受害者,或者迫害者,
或者两者之间,每一种选择都可以被视为生存者的智慧。

现在,十亿人民将香港人视为叛国者。

11月2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竟然以417票支持1票反对的大比例通过参议院
版本的香港人权法,并且全票通过禁止向香港警察销售武器的另一法案。
这是打破历史记录的事情。

对川普而言,目前想要顶住国会的压力是极困难的。在中美关系中,
美国政客们已经明白,面对中国,总统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去切下一大块肉来送上美国人的餐桌。中国对美国犯下七宗罪:
贸易逆差、技术盗窃、违约欺骗、货币操纵、人权迫害、颠覆美国、
倾销假货、信仰摧毁、言论审查、人口洗脑、酷刑杀害、恐怖主义......
甚至超过七宗了,远远超过满清入关时的七大恨,必须纠正甚至报复。
而川普其实明白,这个任务需要中共配合。
可能,国会对川普是太不留情了。

在美国的态度清楚表达后,美欧关系将成为影响局势的一个因素。
德法做为欧盟大国,至今的表现令人想起二战前的欧洲,
无法面对世界变局,无法选择政治方向,以和平的名义纵容暴政。

理大外的勇武们也终于冷静下来了,
现在勇武们救不了理大,需要做的是将更多专业人士送入理大。
勇武们也需要承认在国际战线作战的文宣手足战绩相当好,
这群手足上街作战就很可能是一群废物,勇武需要和他们配合。

而且在过去的二周内,警方再度犯下严重而且违背人道的罪行,
罪证需要收集,受害案件需要整理,这些耗时的工作需要完成。
如果一味进入下一个行动,警方会很开心,它们可以因此得到
更多机会用下一场暴行去清洗上一场暴行留下的罪证。

当天,香港人在 charge.org 发起的请愿联署达到55万人,
超过了请求海牙仲裁法庭的开庭要求50万人,而且还在增加。
香港人以这种方法向国际仲裁法庭控告香港警察所犯的罪行。
这一份控告明明白白的说明香港警察部队真不是香港人想要的,
也就是人们已经喊了很久的口号:解散警队,刻不容缓!

当晚有人在理大校外听到防暴警员在用扩音器对着校内喊:
你哋做人冇原則、冇底線、冇承擔、冇責任感,同埋冇腦啊。
我哋收工後可以到深圳食海底撈、可以飲冰凍啤酒,
而你哋就繼續喺度食生命麵包......
通常基層拾荒者老人家食,我覺得好可憐。

冇脑,就是没有脑子的意思。
冇,是香港常用字,没有的意思,发音是:谋。

直到11月22日,仍然有地下的救援行动试图帮助理大被困者逃出。
警方已经在理大校外缴获一千人左右,其中700人正式逮捕。
警方相信抗争者中的勇武精锐有二千人,这些人散布在街坊中难于搜捕,
却为反抗者提供最多的活力,因此过去两周的作战图谋诱捕勇武。

理大的建筑特色是红褐色的墙体结构,现在红墙围城静静的持续,
同时将双方市民的意志推向坚定的方向。支持警方的人是蓝色一方,
相信叛乱一定会被扼杀。反抗者是黄色一方,就默默等候下一场决战。

墙外阳光明媚,多数能够返工的人都上班去了。失业率有所上升,
但是多数人仍然抱紧一份工,香港人是打工动物,能做都做,
做不到全工的也找机会做半工。社会中的抗争者常常是少数,极少数。
校内残存的抗争者说:我现在能为手足做到的就是不自首。
食物和水都还有,但是没有足够睡眠。

校园外的街道上,警车停在一旁,有防暴警员落车休息,享受阳光。

过海遂道仍然封闭,红磡站仍然关停。中大边上的大学站也保持关闭。
在理大东面,较远处直线距离在一公里外的土瓜湾边上,
人们随时记着把电单车充满电。

警方依旧说:所有从理大出来的示威者都涉嫌暴动罪,十年刑期。

谈判的权力其实在强权手中,然而在中美对抗的大潮中,
香港政府和警方的作用也只是局部的细节。
强者有更强的理由和更多的借口,弱者被无情的嘲讽。
还有对手幽默的手法,比如:当西方记者得到学生的幼稚回答,
我们为自由战斗。之后记者就完成了工作。之后我就笑了。

历史上可以同中共媲美的苏共在二战大胜后坚定的统治了四十年才解体,
中共是同样残忍的党,而且目前有更强的求生意识。
以此为镜,中共在经济发达之后更有可能再坚定的统治几十年。
数千万党员和第一利益集团的过亿人眼中,这个世界必须和平和稳定,
并且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运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

可以预期中美之间,经贸与科技领域将不断的发生攻防。
杀机最重的一场很可能是互联网市场与技术,只有当真相传入中国,
金字塔才有可能坍塌。

而一片曾经发明了文字和造纸术的土地今天却在禁锢自由信息的流动也可谓
人类史学奇观。

进化的目的也许不是为了延续。

反抗不需要理由。

11月23日,又是一个周未,也是香港区选投票日的前一天,
不少蓝丝相信可以用区选中给抗争者一个教训。

连登上一度有风向拒绝投票,不少连登仔年龄不够投票。
区议会是传统的蓝色阵营主宰,以前几乎所有的区选都是绝对的蓝色优势。
而且连登仔们认为政府和警方将会用各种手段保持优势:盗用身份投票,
重复投票,故意错票,恐嚇阻止投票,卧底袭击投票站,中途停止区选...
而且两百万人上街游行不能改变的政治当然有可能用投票箱来骗人。
一方面投票过程可能充满舞弊操作,
另一方面六个月之后抗争者可能已经失去这两百万人的支持。
而且不论区选如何,立法会中也只有6个议席来自区选议员。
不少人在连登讲不用去投票,或者去投白票,或者去投废票...

直到终于有心智成熟者将连登仔们劝服,我哋要争取每一个机会。

终于有连登傻仔决定明天不训懒觉也要去投票。
政府则讲要在每一个投票站配备多名防暴警,
不知为何最近人们将防暴警称为韩国仔,也许是他们的军装颜色为韩国军绿。
于是连登仔们再表示不会害怕,要坚持投票。更有表态,
决不在投票日制造动乱。
也有人表示可以在投票日藏起蓝丝亲友的身份证件,
让这群废老也投不到票。在连登仔看来年过30已经完全是废老,
而投票给蓝阵的就完全是港猪了。

经过半年的激烈抗争,有相当多的市民非常同情抗争者,
他们会为黄色阵营投票。 增加区议会席位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是,主流并不期待抗争者在区选翻盘。只要看一下目前的席位分布就知道,
蓝色的建制派拥有绝对优势。蓝阵控制的政、警、金融圈更是铁票仓,
相对的,多名黄阵竞选人已经被搜捕和殴打。

警方更向抗争者讲:等着看区选结果吧。

警察部队一直战斗一直胜利,港岛战胜,九龙战胜,街战街胜,
广场战胜,校园战胜,战无不胜,打得香港人大败,
下一战当然是投票站胜。

警方的暴行也已经被整理成为数千份记录流传在网上,罪证不断积累,
这是抗争者唯一的胜利。被捕人数、被殴打人数、被自杀的人数,
抗争只能尝试从死亡中找出击败警察的线索。

这个周未将可能是民情测试的关键,
有可能黑马杀出,也可能是一场大乌龙。

连登猪仔们终于吹响集合号:
聴朝,全世界唔好训懒觉,全世界同我6點半起身,
刷牙洗面落街食早餐,7點半準時去投票!

听起来连猪仔们做好投票准备了,
他们甚至要求所有人搞定家里所有人的票。但是,突然发现,
他们没有搞清楚要把票投给谁。统同过千参选者,其中有蓝色有黄色,
还有很多由蓝变黄,实蓝假黄,更有假蓝真黄,就是说身在蓝营心在黄...

政治诡异,人鬼难辨,比如:泛民,这一种政客听起来如同泛太平洋一样广泛的民主,
其实这一批人早被连猪们发现曾经狠狠的出卖猪仔,比建制派更狠毒。

建制派支持中共,泛民派出卖香港,候选人里找不到本土连登猪,
但是为了打败建制派,连登猪仔们可能要含泪投票给泛民。

在连登猪仔们看来,连猪付出的血汗和血泪就要被泛民收获。

而泛民就几乎被气死了:你哋一群猪头,搞唔明?我哋支持五大诉求!

就算选定了候选人,连猪们也发现投票时间不是越早越好,
突然之间,年青人自己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投票日当天的什么时候投出宝贵一票。

如果早早投票,建制派就会提前了解到连猪们的投票结果,
因地制宜,在午餐时间发动蓝色群众力量,推起下午的投票热情在结束前改写战局。
相反,如果连猪们想要等到最后一刻投票,政府就会哄骗一帮老人家早晨去投票,
之后警方就可能配合早早宣布紧急事件发生,午餐时就结束投票!

你们还是太年青!官员们笑言。

就算是选举胜利,当选的区议会议员将仅仅负责社区生活垃圾处理等琐碎事务,
无法左右政局,但是市民仍然认定这是一个态度表达的机会。

11月24日,区选投票正常开始,有六百多投票站。
不少国际观察员也在香港。
投票人群中有大量的年青人。
据说有研究显示,当一个社会存在言论自由和基层选举时,
民主化的进程就很难阻挡。

而五毛中的儒家就说:香港人缺少儒家思想中的家国情怀,
没有高贵的爱国精神,甘当潮流中的棋子,在亲者痛仇者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情怀要高贵到多高才能落手于杀害?

到午餐时间,投票人数已经超过一百二十万人,投票率过三成。

午餐后投票人数更多。

大量的连登猪仔们早已经投出了手中一票,
只有眼巴巴看建制派用大巴车接送一车车不认识的选民前来投票。
手中没票的中学生就想尽办法把家中废老们的潜力挖掘出来,试图改变结果。

一直到晚上2230投票截龙。

投票率过71%为香港历史最高,投票人数294万。
亲民主派得到至少270个席位,数字还在统计,但是已经取得大翻盘式的胜利。

原来的区议会是蓝色的,建制派占有75%议席,大量的议员都是亲北京、亲
中共、撑政府、撑警察,这一次雪崩式的掉落席位。区议会大面积转黄。
原来亲北京的建制派政党民建联失去96席位,泛民阵营瓜分了民建联,
民主党、公民党、区政联盟、民协、新民主同盟分享了民建联失去的席位。
结果,目前的数据显示区议会389席变为黄色,仅给建制派留下59席,
18区除了离岛区全部变为黄色(离岛10席中有8席不参选,无得变)。

然而从投票总数来说黄蓝对比大致是 6:4

这个结果说明年青人、学生、连登仔们功不可没,
他们一定是成功盯住了每一个席位,确保了议席争夺的胜利。

年青一代以极大的热情和明显的报复心态投入这一次区议会选举投票,
这种报复心态是可以理解的,警方逮捕的人数目前是超过4400人、
相当于人口千分之0.6。看起来,警方如果真得想要建立警察统治,
它们需要以逮捕千分之一的数量来制订计划,也就是再逮捕7000人,
然后再配套相当数量的杀害和酷刑。这种趋势中,
它们被年青人记恨就不出意外了,这种仇恨已经难以化解。

这一次投票的泛民党派内部斗争不是重点,苹果日报和大纪元报
不断重复的重点是:踢走共产党。年青人的投票原则就变成了:
投不到喜欢的也要踢走不喜欢的。

结果明显是踢走了民建联,至于共产党是否被踢走了,目前言之过早。

这个周未也是半年来难得的和平的周未,市民的表达方式是投票而不是冲突。

人们认同了抗争者的诉求,抗争者中有大量的学生不够年龄投票,
如果让这些17岁学生也投出票来,区议会的颜色大概会黄到耀眼。

然而,选票的作用到此为止。这是制度的设计,
一人一票无法继续向上推出立法会议员,和特首。

对连登仔和全世界来说,这个结果很可以接受了。

理大仍然被围城,据说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坚持藏在校园里,
连日承受围城压力后有几人精神逐渐崩溃,出现幻觉,
唯一还能清醒的意识就是不被捕不自首。
有律师开始着手理大的案件,这完全有可能成为法律学攻防的经典战役。

中美贸易谈判显然会受影响,中共会更凶狠的对中国人,国内高压维稳,
更多特务赶赴香港。 而五毛们的玻璃心已经碎了一地,它们是最可怜的一群人,
努力霸占了全世界的网络评论区,却无法亲身前去香港投一票,
更无法向祖国人民汇报自己辱骂香港人的胜利战绩。
中共不允许真相回国,包括骂人的真相。

一度被称为一小撮的乱港祸国的少数派黄色份子就醒悟了一般:
拜托,以后改口称蓝丝为少数派!保皇党!原来你们才是少数派!
你哋还以为黄色经济圈是少数经济圈吗?

他们的朋友就说:蓝丝们现在改口称自己为:中立派!

或者说:阿,少数派请尊重我们多数人的意见啦。

而在中环每天坚持和你Lunch的一群人就分享生命面包,
这是香港的一种廉价面包,
他们认为自己需要和理大的困守者一起吃生命面包,
同时向警察们喊:你哋去深圳吃海底捞不要回来了!

黄大仙地区因为赶跑了所有的建制派议员,
不少人建议将黄大仙改名做黄金大仙。

因为这一次的公民逆权运动是年青人用力推起的,
只要教委继续停课,学生们就会将运动推向下一个浪潮。

11月25日下午,1720,几位当选的区议员走入埋大寻找还埋在里面的手足。
可能仍有数十人在埋大校内。有的市民公开说:里面没有人了。
但是不管有没有人,市民决不愿意见到警察进入校园。

    1750,医管局职员和救护人员进入埋大。
    1840,油尖警区警察指挥官表示一直在以和平有弹性的方法处理事情,
          并且表示遇到受伤的受困者一定会以救治为先。警方说,
          到目前为止,理大一共出来1100人,其中300人不足18岁,
          警方更想强调其中只有50人是理大学生。
    1920,埋在埋大的手足发出消息,请市民不要为他们和警察冲突。
    1950,牧师和教徒也来到校内寻找困守者,
          他们说警方希望向校内派遣联合救援小队,
          而困守者们却听到:狼来了的消息。

一些市民希望能确认手足们的食物、药品和衣物状态,
另一些认为不能因此让手足被警方偷拍大头像,
还有市民认为如果他们不急于出来可以去埋大图书馆打发时间,
如果警方同样不急于攻城的话。

埋大真得成为埋大了。

苹果公司高调的在美国国内建厂,准备生产最高端的 Mac 机型。
川普几天前去参观过,他成功迫使美国公司转变策略,
重要设备的生产能力需要回到美国。而大公司则开始讨论 NBA 的中国策略
,那就是坚持美国价值观的同时冲入中国市场。
在NBA事件上,中共外交部证明自己是最佳助攻手。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都已经清楚,
想要当总统就要清清楚楚说明白自己将如何面对中国。
而未来的中美关系重点在于:对抗。

而另一间巨型科技公司 google 却已经犯下一个致命的错误,
google 没能进入中国市场却允许 Android 被中共商业公司切割,
如同互联网一样,出现了两个 Android,一个是原生的开源软件体系,
一个是中国版本的。不少人已经注意到 google 的错误,
这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技术错误,任何可以被切割分裂的技术都会被中共用
于杀害。

在中国大陆,爱国者和五小战们对香港人的仇恨看起来已经怒不可遏,
仿佛朝鲜领袖去世时朝鲜人民的悲伤。

在香港问题保持相当长时间沉默后,川普却说:如果不是我,
香港在14分钟内就被消灭了...中共在香港北方有一百万军队。

做为大陆反抗者今后的命运,如果以香港局势为参照来预估的话,
根据目前的逮捕人数,香港警方需要以千分之一人口为目标制定计划,
为了镇压逆权的精神,需要针对千分之一的人口做搜捕、殴打、杀害。
这是在香港社会保持互联网畅通,保持言论自由,
保持大量西方媒体的存在,等等,在这些条件下需要的镇压力度。
以大陆而言, 没有任何一个条件存在。
也许应该以百分之一为起点预估可能的镇压力度,
就是说反抗地区人口的百分之一将被逮捕、殴打、轮奸、酷刑、杀害。
以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来说,就将是十万人的悲惨死亡,
如果发生类似事件的话。

这就是大陆为什么有大量的爱国者、五毛、小粉红和战狼,
上面有权势和财富,下面有求生的需求,
现实情况的存在也是难以过度谴责生于其中的人。

对香港人的投票结果,中共媒体一时找不到方向,
原定的稿件无法发出,中共洗脑老百姓的结果是自己也被洗脑了,
现在无法理解香港人的投票结果。

就好像大饥荒时不理解大丰收的结果为什么会造成大饥荒,
所有的媒体还都在讲亩产过万斤!

在中共治下,就连武打小说、玄幻小说、甚至童话故事里美帝、英帝、
日帝...都还是一群黑脸黑心的白痴,随时都想来中国强奸杀人。
却不知道强奸杀人的是中共和香港警察,
而黑痴们赶去香港却是为了报道真相。

略聪明一点的就只好再次用更大的一盘棋来继续证明黑痴们一定是坏蛋!

这一群东西真是分不清什么是真相,相比一盘很大的棋,
对被强奸的人来说,强奸是真相。对于被殴打的人来说,殴打是真相。
对于被抓捕的人来说,抓捕是真相。然而,对中国文人来说,
那盘很大的棋才是真相。这一群教师、学者、官员、作家和记者到底是什么
东西?

吃狗狼长大的作家和记者,只会给读者喂食狗粮。
中国制造中最大的假货就是这群东西造出来的,一群自称网络写手、
编剧、博主、大V、网红、或者传统上被称为老师、作家和记者的东西。

中共不断加强网络审查,香港的消息极难被中国人了解,一刀切断网络的代
价是科学技术资料也难以通过网络获得。在国外一秒钟可以下载的技术资料
在国内可能要一天才可以拿到。技术创新的成本其实很高,中共宣传提升
创新能力,但是,其实中共最重视维稳。如同苏联一样,中共不可能在科
技上和欧美竞争,因为体制成本高到令人吃惊,中共最具备竞争力的产业
是:维稳大业。

这是一个政府杀人成本最低的国家,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在独裁事业上和中共竞争。

最近有一名中国特务叛逃澳洲,王立强,揭出了一间中共公司的背景,
这间公司名为:中国创新。但是,王立强可能是个假名,
甚至可能这个名字本身是为了做为诱饵,澳洲和美国同在五眼联盟中,
Five Eye, FVEY, 大把军费是用来做情报战和反情报战的。
可能只是有一个军情机构想观察共产党和国民党如何为这个名字互动。

不少香港人亦相信林郑是英国埋下的高级特务,
如同一颗定时炸弹在2019年突然点爆,把中共在香港的统战力量炸成碎片,
并且让香港人提升战斗力成为一个更团结的社会。

现在,香港局面平静,埋大副校长进入校园寻找困守者,
却只找到一个疲倦的睡在学生处沙发上的女人,她身体虚弱也不想说话。

勇敢的围困埋大的防暴警们开始怀疑人生,
它们怀疑自己最后几天投入大量警力在埋大围城却只是围紧一座空城,
而且是不是所有香港市民都在骗它们?
骗它们像一群白痴一样围死埋大好多天!

这时候它们想起一个厨师的说话:只要还有一个勇武还在理大,
我就要给他煮饭!

这个厨师大叔在埋大开战后就赶来为人们煮饭,
而几天前他是搭上救护车离开埋大直接去了医院接受医治。

(后来,大约一个月后,人们发现这位厨师被送入了精神病院,
他无法离开医院,被强制喂药,据说是狂燥抑郁症。)

警方继续围住埋大,警察新头目就职后提出的新口号是:忠诚勇毅。
市民继续声援困守者,并且说这个口号是代表黑社会14K的四大堂口:
忠字堂、诚字堂、勇字堂...。

这两天有点安静,有人忍不住说。没有勇武开花,没有大规模游行...

当晚理大留守者召开记者会,会上人们得知
最近每夜都有疑似黑社会的人前来搔扰留守者,这些夜行客蒙面进入校园搜索,
并且还留下字条说可以帮助留守者消除案底。
听到消息市民们担心警察和校长会偷偷下手让留守者真的消失,
也有市民担心警方下一次会为夜行客配备搜索犬,
市民们一时不知如何帮助留守者。

一位英国人权人士在泰晤士报发表文章,
讲述他在埋大附近被警方抓住后的遭遇,
让英国人猎奇他遭受羞辱和恐惧的过程。
在西方媒体中, 所谓香港的法制已经被广泛的质疑。

人们希望香港各区议会能够成为政治攻防的一个基地。
一些人想要议员们冲出去抢资源,一些人却想要保护自己用选票换来的议员,
避免他们初一上任就被警方和政府抓走,议员中确实有不少是曾经被抓捕过的抗争者。
中共已经开始下一场统战,港府就还有一万亿港币可以用来对付市民。

11月28日,川普签署了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

一般认为在两份文件中,香港法案和中美贸易协议,川普更希望先签署贸易
协议。然而国会两院加速将香港法案送到他的办公桌上,两次一致通过,
一次一票反对,他基本上没有拒签的机会。 在美国国会,
和中国相关的法案与议题还有150个之多,
涉及香港、台湾、西藏、新疆等地。

中国外交部的反应大致是:
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
係基本准则,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 香港回归
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
的民主权利。美方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公然为疯狂打砸烧、残害无辜市
民、践踏法治、危害社会秩序的暴力犯罪分子撑腰打气,性质极其恶劣 ,
用心十分险恶,其根本目的是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破坏“一国两制”伟大实
践,破坏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我们正告美方...

这个法案的提出、讨论、审议和签署过程有好几年,
这是个公开的过程。如果中国人民可以了解这一过程,
就不会有多少愤怒的感觉了。

人类的语言具有讲述事实的功能,然而,
中共外交部不仅定义中文的用法,而且将有可能会定义英文的用法。

当天香港警方联同消防400余人进入埋大,搜索到600支疑似汽油弹,
20瓶硫酸,还有其它危险物品。

(后来警方称汽油瓶数目是超过3900支, 甚至有发现高效的燃烧瓶生产线。
然而香港人都知道警方不爱读书,连自己发射的弹药数目也都已经令人怀疑的点不清,
能不能点算清楚敌人的饮料瓶就更值得怀疑了。
再后来警方说一万支疑似汽油燃烧弹。)

总之,至此埋大一战落幕, 警方又宣布在埋大一战拘捕1377人,
校内810人,校外567人, 并登记18岁以下 318 人,
再次和校方一样强调只有大约50人是理大学生。
总之,警方再次大胜。

红磡过海隧道也已经通车两天了。至今,香港人举行了900场大大小小的集
会、抗议和游行。警方拘捕5800人,其中落案控告923人,严重滥捕,
自称仅仅射击一万五千枚催泪、橡胶、布袋子弹,还有19次实弹射击。
警方曾经说过这些实弹射击都是受过职业训练的警员在
石火电光之际根据严格规定做出的合法合理使用适当武力的行为。

多个国家的评论则显示国际社会普遍不认可这种武力的所谓适当性。
香港警方出现在不需要警方携带实弹枪支来解决问题的场所,
这些问题在理智的社会环境中是通过对话、政治妥协和法律裁决来解决的。
而香港政府却派出防暴警察带着实弹枪支来解决问题,
并且,还强调美国警察拥有更多武器和更高武力。
台湾总统蔡英文则说台湾警方不会在类似场所携带实弹枪支,
当大量市民带着愤怒情绪反复的集合在一起的时候,
警方荷枪实弹的出现本身就是说明了问题。

另一些人则以法国警方同法国黄马甲抗争者的冲突证明香港警方的正义性。
法国政府不代表正义,法国不仅是个禁枪的国家,
而且可能是个没落的欧洲老朽国家,法国的公共场所只有警察可以带枪。
所有剥夺公民自卫权的国家都可以证明它的国民是暴徒,
并且这样的证明会越来越轻松。

2014年美国曾经发生牧场主抗议当地政府和中国公司勾结夺取土地的事件,
Bundy Standoff, Nevada.
持枪的牧场主很快就迫使警察和美国土地管理局退却。
这个时候他们不敢说什么合法合理使用警察武力,
这时候他们必须反思对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一种解释:
所谓民兵,就是全体美国人。

而拥有持枪权的美国牧场主们,
他们不需要如同香港人一般不断的集合成千上万的人来承受警方合理射击,
然后再承受警方的羞辱:这是低杀伤武器射击!人性化执法,合法合理,
警方高度克制,符合适当性原则。

另一方面,把最好的民主制度交给一群羊,也只是变成餐桌上的羊肉而已。

台湾也不会例外,在人民没有自卫权的情况下想要对抗中共几乎就注定会
演出一场悲剧。不管今天的台湾政府看起来有多么貌似具备了民主体制,这
都是暂时的假象,除非人民被允许得到武器。相反,所谓人民就只是羊肉而已。

为什么自卫权必须有武器保障?
因为武器是人类的发明,现在却被猩猩们霸占了。

台湾人还没有进化到理解民兵的层次。

什么是民兵?就是人民。就是全民皆兵。

人民拿到枪就会打败侵略者?
对,但是人民会先打败贪官污吏和无耻政客。

人民拿到枪就会出现大规模枪击案件...
这样,政府有枪人民没枪就可以阻止枪击案件?
这是圣母婊抢去平民枪支的借口,
只有枪可以阻止枪击案件。
你应该知道枪击案中的死者都想要:枪。
而政府通常就是最大的侵略者。

他们都被打死了我怎么知道他们想要枪?
因为圣母婊提前抢走了他们的枪让他们被枪打死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不应该讨论太久,
枪和安全的问题也是同样的逻辑,没有鸡和蛋,只有枪能对付枪。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对,最大的危险就是不知道危险。

打个比方,人们不允许在公共场所放火。
但是,人类不能被剥夺用火的权利。是谁为人类带来了火种?

什么是圣母婊?
...就是貌似圣母的婊子,小学生不需要学习这个名词。

枪很贵的?不,其实,枪比 iphone 便宜。

圣母会以 Yemen 为例讲述枪支的无益性,
也门离中国很远,而且每个也门男人可以娶四个圣母。

香港市民开始为香港人权法筹备制裁名单,列表高官、议员、选举主任、黑警,
并且汇集相应罪证,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一份名单会被用到。

11月28日当天仍然有多场集会。在尖沙嘴钟楼数百人声援理大,
在中环遮打花园有父母集会。而在中环爱丁堡广场集会的人数最多,
市民在感恩节感谢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法案。这是个提前计划好的集会,
川普恰好当天签署了法案。数以千计的市民不断前来,
在寒冷天气中举起美国旗。

与会人群达成的感谢名单很长,但是次序方面有一个共识:
首先是感谢美国民众,接着是感谢议会议员、议长,
然后当然感谢川普。之后同时感谢美国通过的另一法案,
保护香港法案, 该法案阻止美国向香港警察提供武器。

这个次序是因为人们已经提前说好:
今晚唔好重复犯错,美国点都大过Trump。

目前是国会在支持香港,川普只是在抽水而已。
民主党甚至可能利用香港议题压迫川普,
他因此感觉到香港是一个麻烦。

荷兰、丹麦、英国、加拿大、日本等国也都有类似的法案在议程中。
联合国人权组织,相反,很可能支持香港政府和警察,
因为这是个被中、俄控制的组织。

香港人在集会中撑美国旗的作法多次受到嘲讽,中英文的嘲讽都有。
可是香港人坚持撑万国旗就是不撑中共旗,他们说:
我们撑美国旗是因为我们认可美国坚守自由和民主。

在欧洲,可以期待二战前的绥靖政策重演,德法都需要中国的市场。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恒在7.03,
走得前的人仍然会感觉事态的演变太慢,
可是历史从来都只按照自己的速度走来。
当统治者以为可以放弃一代香港年青人,
这个世界提前抛弃了林郑和她的防暴部队。

理大围城结束后,有人分享了从排水道逃出的过程。
围城时,有排水道路线图经过不同的网络群组转发到校园内。
人们就开始寻找入口,方形井盖是污水井,圆形井盖是排水暗渠。

打开井盖后看着入口,手足们迟疑不定,
地下幽暗的水道里水位常常超过一人高,地下管道内也难于辨识位置和方向。
在另一边可能有市民在等待接应,他们都被称为家长,
也有工程师在计算潮水高度,但是远远不能保证安全。

最后有人组成队伍,一个接一个的下去,消失到暗黑的水道里。
不久就有人返回,他们因为身高、体能、情绪等各种原因无法走下去,
而爬出去的人常常很难及时确认平安。

有一队成功出去的人事后说下水道里很容易爬错路,墙上密布蟑螂。
他们终于找到出口时,见到有家长在放风,帮助他们换了衣服。
一些人坐上家长车后开始傻笑,无法停下的傻笑。

在警方至今拘捕的5890人中,年龄跨越为11岁到83岁,
其中有2345人是学生,有910人不到18岁,共有1522人是女性。
更恐怖的是不少市民都无法再相任警方的数据,
不在名单中的勇武有多少?
人们最担心无法追踪到的被捕人士。

作为一座国际城市统治者已经辜负了国际舆论对香港的期待。

11月30日又是一个周未,香港多处集会...
6
分享 2020-02-06

1 个评论

2014年美国曾经发生牧场主抗议当地政府和中国公司勾结夺取土地的事件,
Bundy Standoff, Nevada.
持枪的牧场主很快就迫使警察和美国土地管理局退却。
这个时候他们不敢说什么合法合理使用警察武力,
这时候他们必须反思对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一种解释:
所谓民兵,就是全体美国人。

而拥有持枪权的美国牧场主们,
他们不需要如同香港人一般不断的集合成千上万的人来承受警方合理射击,
然后再承受警方的羞辱:这是低杀伤武器射击!人性化执法,合法合理,
警方高度克制,符合适当性原则。

------------------------------------------------------------------------------------------------------------------------------

除了槍以外,我認為你們至少還需要
1. 短期的基礎軍事訓練和特工培訓。
2.在別的國家進行秘密的軍事訓練之後再返回香港。
3.海外助手幫助你們不斷地宣傳和籌集資金來支持你們的行動。 (類似於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本傑明富蘭克林)
4.境外的隱秘性的基地。
5.以上只是最基本的。(如果你們想幹並且敢干,我願意去幫你們問問)
希望以後可以看到你寫的更多關於香港的抗爭尤其是勇武派的現狀和被關押的手足們的情況。我愛香港也以你們為榮!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幫到你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05
  • 浏览: 2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