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11
分享 2020-02-08

82 个评论

底层人才骂?哇,勇武派多少是香港大学生?去看几个香港大学排名。你知道香港民主派的议员是什么资格吗?一大半是资深大律师。

想问你,当你看到粉红骂香港人废青,支持警察打死蟑螂,你有留言他们劝他们收声吗?
已隐藏
「任何正常群體都是鐘形分佈的」,所以不用為極端言論感到以外。而且五毛太多,他們已經可以自己跟自己對罵。網上說的,看看就好。如果你真的想理解普通人怎麽想的,最好的方法是找認識的人聊一聊。
我没说是香港勇武派啊,我是说一些在网络软件上整天没事无脑黑和骂中国人死绝的一些人,我点进去看了那种人...
好吧,他们也是骂骂来解气罢了。
不然憋着也难受。

至少我们这里香港,台湾,大陆,海外的都保持一定和睦相处。对吧。
首要目標當然是中共。
但你引用的「支那人沒一個無辜」反證中國人是有無辜民眾,哪為什麼你最後的口號說「天滅中共」,中共體制內沒人無辜嗎?而所謂「極端言論」,有沒有實際行動?
对不起,看到251被反转,北大岳昕被遗忘,周恩来被追捧,王立军被抹黑,废青成为流行语,下跪维权,自我打码,最重要的是等死时宁可唾液喷邻居也不敢动领导干部。我不认为有谁是无辜的。
任何阵营都有会有温和派有极端派,人类就是这样。香港本土派眼里泛民都是大中华胶,何况正宗中国人。

民主本来就是在追求多元化。与其纠结某些难以统一的观念分歧,不如睁只眼闭只眼搁置争议,在最大公约数内各自努力。

至于无辜有辜的问题。“你不去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Luke 6:37),共勉。
我没说是香港勇武派啊,我是说一些在网络软件上整天没事无脑黑和骂中国人死绝的一些人,我点进去看了那种人...

愈年輕、愈高教育水平,就愈恨你國、愈想港獨

這是調查結果,也符合我本人的個人體會


(注:即使共產黨是罪魁禍首也好,你國大部份人確實很討厭,不論在思想還是行為上也是;我又不是你爸我幹嘛要給你們無限的包容?)
今天周同學死忌三個月,祭壇剛剛又被黑警搗場,有人被捉,記者被催淚彈射中。其他我不說了。
連登的主流觀點是相當極端的(政治立場應該是極右),連登是一個網絡論壇,其主流觀點絕對不代表大多數香港人的觀點,希望大陸朋友不要有連登仔觀點=香港人觀點的錯覺。
已隐藏
說真的,你罵我支那人我是沒感覺的,因為我打從心底就不認為我是中國人,我只會頭上冒出一堆問號

註:看在最後一段的份上就不點踩了
已隐藏
「小粉红们除了政见上“爱国爱党”以外其实在生活中是一个很不错的好人」實在得踩你一腳。
照你說法香港人每個罵完也都是好人。

你是真不知道粉紅講話有多難聽嗎?
你🐴死了,死全家,活該被姦,垃圾人渣廢物做雞,你也太看得起中國粉紅了吧。
不覺得粉紅殺傷力有比香港人或台灣人小。
看到“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很無言。
中國人專打中國人。
芝麻仁沒一個是蘑菇 這個術語,除了是取笑,亦是對整個大陸人民智未開化未覺醒,帶來社會主義鐵拳噩耗才知曉的諷刺
是嘲諷着着現在的大陸人民都是受害者,即使受害,頗可憐也無可能幫得上忙,亦拯救不到
受害者無論是趙家人,抑或是經常協助共產黨攻擊其他反共的,抑或根本對共產黨不理不睬的PRC籍人民們,更何況是對整個國家體制下隨時被收割掉,即使會愛國但會反抗抑或傳達真理的人型韭菜們也是同一個結論----無法再支持
畢竟自雨傘運動和反送中後都已經對盲目支持共產黨大陸人絕望,所以製造出再不同情,甚至歧視般的眼神看待大陸人
畢竟連登是激進民主,本土派,獨派地盤(夾雜各種黨派打手暗五毛製造風向)
可是傳統泛民的大人們還是停留再64時代哀悼他,例如每年64的支聯會及其民主黨公民黨工黨,還有拿marxism和捐款血饅頭維生的社民連
假如對這不忿,還是嘗試大腦升級一下對於支那這個術語,還有警惕自己精神不再韭菜下去吧
有錯請指正
已隐藏
同樣不喜歡極端言論,但其實也沒必要因此感到失望
群體大到一定的程度後,總是會包含到各種光譜的人
絕對和平的環境是不現實的
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宣導,告訴他們回頭是岸(誤
需要理解的是,
這種“支那人死光最好”的光譜在香港民主派裡可能佔一二成,
而持著“屠光蟑螂廢青,漢奸男殺女姦”想法在粉紅裡則是佔八九成。

另外樓主是否支持“加速主義”?然而加速主義理論實際上也是建基於國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大洪水來臨時習右毛左民主等派別的國人一起攬炒
今天重新看了《Les Misérables》悲惨世界:

蓝白红三色,红色看似是象征革命,但其实蓝白红三色分别指的是自由、平等、博爱;
冉阿让代表就是博爱,或者说同理心。
(条子沙威代表的就是大陆粉红最爱的“秩序/稳定”)

从博爱/同理心的角度:
香港手足们 可以从李文亮的角度去思考——李文亮身处的那个充满谎言与欺骗的政治环境,想必他对香港手足们的期盼并不了解,甚至连五大诉求具体是什么,党媒都不会给予真实的信息。所以,他的转发应只是收到了环境的蛊惑。(甚至他可能还不会翻墙)从而更加凸显出他个人能在这样的环境内,还能坚守自己言论自由的信念实属难能可贵。

大陆手足们 应该能够想到,香港人们自然生活在一个(至少相比较大陆而言)拥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地方,在这种环境下香港手足看到一个发出反对自由、遏制民主声音的人,自然将李文亮带入到了类似香港蓝丝那种——尽管知道诉求、知道黑警暴力后,仍旧要亲中维稳的角色。(实际上,如同李文亮不知道香港手足的诉求、香港黑警的暴政一样。香港手足也不甚了解李文亮所处环境中真实新闻、真实言论的缺失。)

以上,希望有手足能够帮我转到连登给香港的手足们看看。也希望大陆的手足们不要分化、割席。

(顺便提一句:对于陈秋实,我也是如此的想法。大家需要有同理心,手足们需要团结。)

如果不能理解蓝白红中的红色真正的象征是“博爱/同理心”的话;
大家就不能团结、手足们的革命就不尽能成功。

(PS.红色绝对是法国三色旗的红色,是星条旗的红色,是米字旗的红色,而不是党国旗的红色!)
64那些学生不是你们中国人???
评论里居然还有和勇武站一起的... 所谓勇武面对意见不同的市民确实很厉害 但是面对非军事级别的防暴警察是真的跟荠粉一样... 一碰就散 更何况后面还有数万解放军.... 怎么个勇武?浪费资源而已 还不如专心走合理非道路 一方面既能博得观众 另一方面也不会被武力镇压 ... 
身為臺灣人要說,對於常常用排泄物和動物侮辱他人的小粉紅,只能討厭再討厭了。

情感上本來就很難除罪化,至於你說小粉紅除了罵罵人之外,其他都很好,那我也可以說那些你看到的仇中者,除了網路上罵罵之外,他們平常都是乖孩子。

這件事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的,如果不希望大家那麼互相仇恨,麻煩在小粉紅叫囂時,努力阻止他們的情緒性發言。

我在其他社群也是做同樣的事,盡量制止繁體發言者的侮辱性用詞,每個人多做一點,社會才會更美好。
雙標就免了
你怕不是裝作沒看到粉紅在微博上對香港台灣的極端言論
所有地方都有這種人,但一般都聚集在連登 ptt 這種鄉民論壇
而中國是我見過最奇葩的,在微博這種大型社交媒體上,照樣"武統台灣留島不留人" "香港廢青死全家" 樣樣來
有空多注意這些粉紅的仇恨思想,不是你能想像的
支持楼主说得,党和国,和国民,如果这几个概念都分不清,如果不能理性客观的看待大陆人,你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小粉红,那些人和他们眼里的粉红只不过是两个极端的一路货色罢了!!

最后,那些看不起大陆人的——
你的优越感很可笑!!!
今天重新看了《Les Misérables》悲惨世界:蓝白红三色,红色看似是象征革命,但其实蓝白红三...

香港人跟中國人只是剛巧有個共同敵人(中共), 才不是甚麼手足同胞呢
既然不是, 就不存在所謂的「分化」, 彼此有矛盾的話, 大家各自修行豈不更佳?


我跟你說, 香港人、台灣人、中國人要做的事都不同, 而中國人要做的事比前兩者多十倍也難十倍
我作為香港人才沒興趣跟你共建民主中國呢, 你們好好加油吧
是的。香港和台湾一些激进人士与大陆的极端战狼是一丘之貉,虽然政治立场不同,但思维方式和价值观非常接近。而且我们大陆觉醒人士也不必过分高看港台人的素质,逛一圈ptt就会发现低级的无端谩骂和毫无逻辑没有水准的发言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最后说句题外话,我觉得能在中国大陆这种环境中觉醒的人,知识水平,国际视野,独立思考的能力放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比较上档次的。有这么一点优越感也不过分。
不必跟他们辨了,我们要懂得切割,不然就和高喊芝麻人死光的人一样。
对于高喊芝麻人死光的我选择无视,剩下可以正常交流的不就好了。
仇恨中国人不代表就是港台人,可能是海外华人,或者本身就是中国人。
我们不管他是哪里人,只看他的发言就好。

看到某些港台用户的发言也不要生气,他不能代表所有人,需要你帮助的时候喊你手足,不需要的时候一脚踢开,你相信香港人是这样吗?

我不相信,我们不必因为部分人的言论就把矛头指向所有人

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官媒宣传和五毛粉红就把矛头指向整体中国人
香港人跟中國人只是剛巧有個共同敵人(中共), 才不是甚麼手足同胞呢既然不是, 就不存在所謂的「分化」...

那你何必看品葱呢?这里是华人的避难所,既然你不是,就不要来捣乱了。
雙標就免了你怕不是裝作沒看到粉紅在微博上對香港台灣的極端言論所有地方都有這種人,但一般都聚集在連登 ...

这很难想象吗?这样的言论我看的比你多太多了,但有什么用呢,能堵上它们的狗嘴巴吗?
和你们讲理是因为觉得你们可以理解,懂得互相尊重,难道你们和小粉红一样脑子坏了?
评论里居然还有和勇武站一起的... 所谓勇武面对意见不同的市民确实很厉害 但是面对非军事级别的防暴警...

對方是操過體能的壯年人。數百度高溫的催淚彈往人頭射,各類子彈專門瞄眼,水炮車強力刺激性水炮,沾到皮膚就像被火燒,還有黑警直接駕駛車輛意圖撞人。一碰就散?721上環瞭解一下,中大理大保衛戰瞭解一下?
單單是要站在前面就夠勇武了,你自己有這個勇氣嗎?
鍵盤戰士也不能這麼離地
那你何必看品葱呢?这里是华人的避难所,既然你不是,就不要来捣乱了。

我還以為這裡只是反共的論壇
連登不是大台
連登上的言論不代表所有人
況且連登早已淪陷了

我是香港人 是連登仔 也是廢青暴徒
對於香港人仇視內地人這點,我先向你說一聲說對不起
我們不討厭中國人,憎恨的是中共,醒來的內地人是手足

不過,內地人給香港人的印象真的是很差
我指的是新移民 來港陸客 網上粉蛆 鬧事藍絲陸客
在這樣的環境下,很難不生出仇恨心理
希望你能諒解
支持你的质疑。反对种族、族群、民族、国籍歧视,是现代民主的起码标准。
https://i.ibb.co/mS19k0M/image.jpg
有很多人根本聽不到你們的聲音, 這不能怪他們吧
不是他們不理解你, 而是你被代表了
連登的主流觀點是相當極端的(政治立場應該是極右),連登是一個網絡論壇,其主流觀點絕對不代表大多數香港...


連登不是大台
不代表所有香港人
因為香港民族正在成形
這種敵意仇恨下產生,部份極激進派不可避免
再說任何組織或群體都有激進和溫和派

這裡還有人表明自己的身分是黨員、黨衛軍、網警的

究竟是價值觀認同優先
還是種族認同優先呢﹗

從好的方面去看,至少這種仇恨言論在香港到目前都只是言論
真的有大陸人來參與遊行,有警二代參與抗爭
大家都是歡迎的
但支持共匪的人真的會拿刀斬人,多數是香港的,但也有大陸的
我還以為這裡只是反共的論壇

这里是反共的论坛,也是华人的避难所。如果你觉得不是,那随你的便
只能說人與人之間果然無法真正的相互理解,
我是台灣人,
雖然能理解香港人抗爭的痛苦與反共中國人的無奈,
但是真的能設身處地去感受太難了,
畢竟我們不能真正處在跟對方一樣的環境。
我們不是香港人,無法真切地感受他們在反抗中的感情、那種活在生命真正有危險的當下、活在真實絕望中的感覺。
而你們也不是台灣人,沒辦法感受在國際社會想說出自己是台灣人、是台灣隊是多麼困難的事,像是我讀到國中的時候才發覺我們被世界所遺棄,有時候發出聲音還要挨打(被隔壁鄰居),活在隨時有戰爭的陰影下。
我們也不是中國人,無法感受想成為一個真正自由的人有多難,尤其是生在對思想自由如此箝制的國家。
我想說的的是仇恨這種東西因為長時間的形成自然不可能突然就消失,更何況現在造成一切根本的中共還在。只能祈禱中共瓦解後,人民能真正的去交流。
这很难想象吗?这样的言论我看的比你多太多了,但有什么用呢,能堵上它们的狗嘴巴吗?和你们讲理是因为觉得...


"我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不少小粉红愤青因为一些事情骂香港人时也是针对那些和他们意见不和的“某些人”也说了不包括全部香港人"

仇世粉紅比仇中港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說他雙標剛好而已
理解當然是理解,我反對仇恨言論,但我也反感樓主的選擇性無視
我不支持連登仇視所有大陸人的觀點
不過是理解的,畢竟他們接觸到新聞或人都是壞的
我有大陸的朋友,是粉紅,拋開政治立場,也是個好人
比起大陸人,我更恨那些黑警,他們同樣是香港人,不一樣加害香港人嗎?
所以用一刀切,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是沒什麼意義的。
很難阻止極端言論的出現, 價值觀上的對立 , 加上強大的祖国開始戰狼化 。

引上樓上的 
仇世粉紅比仇中港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是要多有愛才能忍受祖国"同胞"的精神攻擊😂
"我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不少小粉红愤青因为一些事情骂香港人时也是针对那些和他们意见不和的“某些人”也说了...

人口基数在那里,你这是废话
人口基数在那里,你这是废话

你可能沒get到我的論點
瘋狗哪裡都有,也不是只有在香港
但到了樓主的口中,仇中比粉紅還惡劣,這不是雙標是啥
那你何必看品葱呢?这里是华人的避难所,既然你不是,就不要来捣乱了。

我來這的主要目的是要批鬥民國派、大中華膠而已,除此之外就是在閒聊,反正品蔥說啥都行挺自在

歡不歡迎我這種人由壇主決定,不由你作主
作為香港年輕人,我直接回應仇中心態,畢竟只說連登不化表全部人,也回應不了樓主想探討的問題核心。


我認為,核心根源是挫敗感。就像,不願意給前任機會,寧願高孤一生,也不要再冒險受傷。


香港抗爭已八個月,犧牲與傷痛之巨大,令我們自顧不暇。香港人以為別人能替自己出頭,結果是贏了國際社會關注,但實際幫助也不大(美國人權法過了,so?,台灣能幫的也有限)。所謂的盟友,頂多是精神安慰一下。


現在還要寄望大陸人?如何說服自己這個不是假希望?所以,香港人怕再付出真心,不願相信一直裝睡的人,有勇氣睡醒;不願擺低姿勢,和大陸人聯手;不願見到大陸人,比我們更快有成果。


———————————————————

以上,是我認為樓主所指那些香港人的心態,希望各位在對香港人恨鐵不成鋼時,也給予一點理解。

而我本人,並不是這個立場。

我剛註冊,嘗試分享見解,好像有要有一點人氣才能發帖,還望各位給予一點鼓勵,多多指教!
只能說人與人之間果然無法真正的相互理解,我是台灣人,雖然能理解香港人抗爭的痛苦與反共中國人的無奈,但...

你點出三地人的三個處境,實在令人哀傷
 在其他回答提到過 激進嘴賤是連登一貫的風氣 不僅僅是在政治方面 討論球賽或者感情問題連登的討論都是這個風格 甚至罵自己人 例如罵黃店都是罵的很厲害的 

  所以對於連登而言他做了什麼他是什麼人並不影響他們討論的模式 可以說有點太百無禁忌 但連登一直都是這樣

  連登就是典型的口嗨 如果樓主看的很難受或者不能接受 那少上連登吧 畢竟這種風氣從建立連登以來就是這樣
你的观点我基本认同,但我想补充一下。讲到港人对墙内同胞歧视,有两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首先,一个是和墙内有关,众所周知,墙内无论在法治层面抑或社会观念上,同世界主流,或者讲普世价值观有着比较大的差距,具体表现在墙内民众对专制政府的忍耐能力上,在宪政社会长大的民众很难以理解,为何赵家专制派明明当民众如蝼蚁,一再侵犯民众权利,但民众却逆来顺受,不去维护自身的正当权益,正如鲁迅讲过的,有不少墙内人,就是跪久了站不起来,甚至明明同是作为专制暴政下的受害者,反而经常以加害人的立场(比如不少所谓的爱专制群众就时不时会有,假如我是🐷我就怎么怎么样,假如我是🐸我就怎么怎么样)去迫害、指责其他包括但不限于香港在内的中国同胞,墙内做韭菜被收割,墙外就扮演战狼,用绑架爱国立场来为自己在世界各地的无耻粉饰,正所谓人不自爱何以为人所爱,而墙内媒体不仅对这些不耻行为不予抨击,甚至传扬,给人一种非常流氓无赖的感觉,自然难免为人所鄙视。

接着,讲到香港方面,虽然香港民众是在一个相对于墙内开放得多的社会环境,但无论墙内同胞还是港台同胞,每个人接受信息都祗能来源于自己所处的环境,就香港同胞而言,无论接受到的信息源是来自墙内或者无线、亚视等的港媒,抑或是来自偏港独的自由传媒,出于他们各自的政治利益,从来都是不区分中国与赵家专制派及墙内民众与小粉红两者之间的区别,甚至有意无意放纵乃至刻意混同两者的界限,给港人一种祗要是赵家专制派做的,就等同是墙内同胞做的错觉,就好像爆买奢侈品、破坏香港法治等等,增加港陆民众的仇视对立情绪,以此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港人既然是在这种氛围下长大,自然就难免会滋生出一种对墙内同胞的负面形象(就像不少墙内民众一提到日本人就想起侵华、一提起台湾就想起独立这种刻板印象),但却从来没有任何媒体将这种错误观点公开纠正过,这一种将赵家专制派和中国混同、将墙内民众和小粉红混同的观念,直到2019年7月台湾陈之汉发起的反红媒运动才明确提出来关于赵家专制派和中国、墙内民众和小粉红的区别,陈之汉虽然是台湾人,而且明确反对红色渗透,但他的主要粉丝却是墙内民众,可见墙内民众亦并非蛮不讲理。而我们现在要做的任务,就是正本清源,传播真相,借助互联网的平台,理性详尽地向包括两岸三地在内的中国人分析厘定赵家专制派和中国、墙内民众和小粉红的区别,消除两岸三地民众的误解,减少两岸三地民众不必要的对立情绪,阐明导致两岸三地民众对立的原因,为两岸三地民众能共同推动中国宪政化发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港陆矛盾其实无非就是三个方面,一个是说大陆人爆买抢占香港资源,但想一下都知道,如果是指爆买奢侈品,那肯定是大陆极少数的权贵,因为大陆同胞2018年平均可支配月收入中位数才2028元人民币,怎可能爆买香港奢侈品,真相是他们已经买光大陆奢侈品然后再去香港扫货。如果是指医院床位或者日常品比如奶粉,那是因为大陆不开放充分的市场经济,大陆民众收入低物价高,香港物美价廉,真是没办法才去同胞那购物。

第二个港陆矛盾就是指大陆人不文明,其实亦是偏见,因为我和好多朋友去香港从来没试过不守规矩,那如果大多数内地同胞守规矩又不讲话的时候,从外表上自然没办法分清楚哪些是大陆人,所以在香港不守规矩的大陆人是大陆人中的极少数,与此同时,这些人不单止在香港,就算在大陆都是受人歧视的,我不讲广东那么发达,你可以去广西看看,广西南宁地铁是一片垃圾都没的,亦没人吵闹或者进食,非常有秩序,而当出现不受秩序的人就会受到大家指责,所以本质上就文明程度问题,不是港人与内地人的矛盾,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绝大多数中国人和极少数不文明的中国人的矛盾。

最后一个令香港人最反感大陆人的问题,就是大陆人破坏香港法治,但有常识都知道,作为一名大陆普通公民,连自己的法治都无法守护,又怎可能有能力去破坏香港法治,能够破坏香港法治的不是大陆人,而是大陆权贵,他们不单止破坏香港法治,亦破坏大陆法治。我们和香港同胞一样,都是法治被专制践踏下的受害者,可谓同病相怜。

综上,所谓的港陆矛盾其实就是伪命题,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港陆矛盾,本质是包括香港人在内全体中国人和专制者和暴政的矛盾。它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应该一致对外、抛开偏见、团结互助、同仇敌忾、守望相助。赵家专制派、港府、港独派之所以混同赵家专制派和中国、墙内民众和小粉红的区别,将赵家专制派和大陆民众道德绑架在一起,都是出自它们各自的政治利益,赵家专制派、港府将大陆民众和他们混同,当赵家专制派犯错就可以拉拢大陆同胞帮他们对付港人,港独派将赵家专制派和大陆民众混同就能够加深港陆民众对立实现分裂。了解真相的大陆同胞永远支持香港同胞!!!

墙内不是没有支持香港同胞的声音,而是我们根本就无法发声,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删帖封号,严重的全部捉走,不过香港同胞也不用太悲观,现在网络上有相当一部分五毛是网信办的工作人员或者在监服刑人员,他们都是受利益驱使或政治任务而说话,祗是一个舆论机器,并非出于自己的个人感情同立场。

如果大多数民众真的是在了解真相以后仍然反对反送中那么墙内为什么要封锁消息而且不给支持派发声呢?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给我们发声,他就无法再通过谎言来愚弄大众,大众就会站到香港民众这一边,因此墙内民众是否支持反送中不能看封闭禁言环境下的墙内民众,这不是他们了解真相后的真实想法。

现阶段并不需要民众去做些什么,相反,祗要民众不去做些什么,不去配合当权者作恶,不去充当五毛战狼小粉红为当权者洗地,对于当权者一言一行也不信任,在维稳经费如此庞大的当下,当权者无利可图,自然就会土崩瓦解。这在政治学上,叫做陀西塔陷阱。

那怎么才能让当权者陷入陀西塔陷阱?那就要瓦解当权者的公信力,而谎言是专制体制赖以延续的根本,因此,我们就需要反其道而行,坚持攻破防火墙、传承真相、保留火种,了解真相的民众越多,谎言就越少人信服,当权者的公信力荡然无存之时,就是专制统治瓦解之日,所以我们目前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请别灰心放弃。

叶利钦反苏不是因为切尔诺贝利,也不是因为经济问题,更不是他身居高位,而是因为他因贪腐问题被调查。但是如果没有切尔诺贝利,没有经济问题,没有美苏争霸,就算他因为贪腐想反也没有人支持他。社会变革往往不是单一原因,而是各种综合原因的结果,不能急于求成。天灾人祸并发、经济下行压力、赵美冲突加剧、内部斗争深化,几乎所有的客观条件都完备了,就差一个导火索事件。有可能是沙丘之变,也可能是神龙政变,也可能是斧声烛影,也可能是夺门之变,而我们祗需要静观其变。

在我看来,如果墙内无法实现宪政化,香港想通过独立独善其身的保障宪政没有可能,如果能够推动墙内实现宪政,香港也就没有通过独立保障宪政的必要。就近期而言,支持维护中华民国法统,避免赵家专制派以中国自居,从而站在维护国家统一的道德制高点取得国际社会同情和发动民众武统,才能有效维护香港的宪政体制。长远而言,毕竟中国的体量就摆在这里,推动中华宪政发展,建立类似美国那样统一的国家,利用中国巨大体量带来的国际话语权,有利于为港人争取更多的权利,能避免香港沦为二流国家,既更有利于香港的发展,也是真爱香港更好的表现,至于希望香港能成为怎样的社会,就看港人对香港未来的发展定位了。

不管香港独立与否,一国一制都是大陆必须完成的任务,因为赵家专制派不会允许一个宪政的华人社会长期存在于世上,这无疑是对赵家专制派宣扬华人社会不可能宪政从而维护其专制统治的一个巨大讽刺。

但香港目前是否独立,对于专制派的态度会有差别,如果香港不独立,那么一国一制就是紧要但不迫切的任务,以目前外忧内患的情况下,至少发动武统节外生枝不会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如果香港独立,那么一国一制就是紧要而且迫切的任务,顺便还可以借此转移墙内矛盾、拉拢民心,从这个角度来看,谁怂恿港独,谁就给了赵家专制派得以转移矛盾、拉拢民心的借口,赵家专制派往往是最希望香港宣布港独的势力。
既然是一场抗争运动,必然要出现不同程度激进的立场。
没有必要去批判那些极端激进或极端保守的派别,建议对支字头和大陆黑脱敏。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被你匪洗脑,为虎作伥,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说句难听的,雪崩面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们要做的,便是既要容忍改良求和派的观点,又要容忍支那贱畜死绝的声音。但是不应该让这些声音成为主流。理性思考、自由平等博爱才是我们应该发出的声音。即便哀民众之不争,我们也不能脱离群众基础来谈革命,对于大陆普通民众我们还是应该怀有一颗仁爱之心,来唤醒更多的人。

还是不点踩了。
这里是反共的论坛,也是华人的避难所。如果你觉得不是,那随你的便

只是大陆人的避难所啦 其它地区的人有的是论坛
无数脑残战狼已经完全败坏了“大陆人”或“中国人”的名声,共同体里的其他人必然受到牵连,指望别人能理性看待、逐一区分是个奢求。即使香港人逢中必反、外国人歧华排华也是我们大陆人自作自受,我完全可以理解。如果大陆人想避免这种遭遇,只有一个办法,自己清除共同体里的败类。
你家對面有一個流氓有兩個小孩,大兒子整天跟著他爸叫囂著你的房子是他的要殺光妳全家,動不動到你家門口噴糞,連你出門去買個東西都要去威脅超商不賣給你東西,小兒子只跟在旁邊看著不作聲,你對他們有什麼看法? 還不是希望最好全家出去被車撞?
是,我知道中國人的聲音被支那人給代表了無法發聲,但正名自己是你們的責任,其他人是你們為一體是本分,無視情緒理客中的分析你們是否有不同是情分,我們沒有那個義務跟責任在每天主流民意是留島不留人的情況下去一一分析是否他其實有別的想法只是沒作聲(我是指普遍輿情,品聰有很多清醒的中國人我知道,我也很歡迎你們) 
漢娜鄂蘭有說過:「在政治上,服從就是支持。」我其實很討厭身不由己要我們體諒這個說法,因為通常這樣說的人不會體諒我們只會要求我們體諒他。
德國前幾年定罪了一個九十多的老頭,原因是替納粹當保安,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守什麼。這個例子跟你們提一下
告訴你一個我的觀察,以前這些你口中的極端言論下,勸和的留言很多,但現在幾乎沒有了。

你可以大約的估計一下香港人的態度變化。

再想一下,這個敵人是誰製造的。
无数脑残战狼已经完全败坏了“大陆人”或“中国人”的名声,共同体里的其他人必然受到牵连,指望别人能理性...

我完全同意你的說法,粉紅是大陸人的毒瘤,是必須完全纖滅的惡靈。事實粉紅影響的並不單單是香港人眼中的大陸人,也同樣影響世界人眼中的大陸人。
其實想開點就好了,仇中仇台仇港,都不是針對你跟我

我們沒有必要去用自己的心靈來幫這些小粉紅或綠衛兵擋子彈
作為香港年輕人,我直接回應仇中心態,我認為,核心根源是挫敗感。香港抗爭已八個月,犧牲與傷痛之巨大,令...

恨鐵不成鋼?
恨鐵不成鋼?

「我个人以前一直认为香港人是华人这个族群中最优秀的群体...」
我認為樓主對香港人有期望
其實還有一部分人認為中國的問題根源是中國人的品性,就如陶傑的小農DNA論。就算中共倒台,仍然不會有大變化,政權動盪還會大量輸出難民。某種程度上,中共的高壓統治是對世界的一種保護,避免黃禍危害。華人文化底下根本無法產生民主,至於臺灣,不是也有一種說法是臺人普遍已與當地原住民混血,力圖在人種和文化上與中國切割。

所以我覺得基於這種論調,推動香港/臺灣民主發展和敵視中國政府/人似乎並無矛盾。

當然我個人不太認同。
不論德國當時有多少禮貌和善的好人,這個國家最終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後世不會在每件納粹惡行旁邊註記當時投反對票的人
德國人真的不無辜
这部分人声称自己不认同蛆却干着和蛆同样的事还乐此不疲 几个粉蛆就给同化了 沉迷在键盘下的虚幻仇恨中不能自拔 群众斗群众的手艺这么多年了还是百试百灵 (ps:西方这方面貌似不太严重 不知是英文普及率太低还是西方人比较务实)
這邊算港中台較中性能聊的地方.你要去戰區聊當然不一樣!
有時你平下心想想.當你國人整體給國際社會看到的表達是甚麼?
這話題真的蠻沉重..就是"共業"
在中國發生的事時(香港 新疆等等)大多數人認為我無關..通常視而不見繼續拜金繼續歌舞...
真的蠻恐怖社會
仇恨是官方主導的,你很無奈也沒辦法,大環境就是這樣
中国人(包括你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极端」的。
如果你不能理解自己有罪,那你和共产党只有程度方面的差别而已。这个国家没有人无辜。

PS:请不要随便给人扣「华人」帽子
說到底今天大家面對的問題一切的根源還是中共!但中共又是誰養出來的?想到這些不難理解有些香港激進極端人士的憤怒

中共製造了粉紅,控制了整個中國綁架了所有中國人,輸出戰狼亂咬亂吠.
中共控制了香港撕毀當年的協議拒絕把權力交給香港人,用黑警鎮壓想反抗的香港人
中共對台灣窮追猛打文攻武嚇,從未統治過台灣一天卻口口聲聲說台灣是自己的,台灣的命運原本就應該由台灣人民決定,他卻說由14億人決定,天大的笑話,14億人連自己的命運都決定不了,何來決定素昧平生的島民的命運?說到底就是中共決定嘛!
所以港澳台中現在都面臨到一個同樣的敵人,就是中共,不敢說沒有了中共大家就都會好,但有中共在一天大家都別想好.
PS 澳門人好像鮮少發聲,所以不確定他們對中共的態度..
u know, people won't pick up a few rice from a pot of shit, and people will definitely call that a pot of shit even they do know there are a few rice in it.

so, when HKer say there's no innocent china people, I believe that they do know there're still a few innocent while silent ones, I totally understand and accept their words.
對方是操過體能的壯年人。數百度高溫的催淚彈往人頭射,各類子彈專門瞄眼,水炮車強力刺激性水炮,沾到皮膚...
isis面对的是北约联军...你自己品品吧
你這個帖子可以用五個字概括:平庸的邪惡。

這就是人性,很無奈,但也沒有辦法,努力保持自清吧。
isis面对的是北约联军...你自己品品吧

你拿isis和香港勇武比,你有病吧
你拿isis和香港勇武比,你有病吧

那你是觉得解放军驻港部队会比北约联军的水平差很多?这不是游戏 不可能调整难度的 你自己好好品品吧
那你是觉得解放军驻港部队会比北约联军的水平差很多?这不是游戏 不可能调整难度的 你自己好好品品吧

我沒說解放軍與北約軍放一起有問題
我說isis和勇武放一起有極大問題
你自己品品吧
现在流行这种维稳方式吗 觉得你自己有罪没人拦你 非要摆出一副掌握真理的样子强推给全体人 真够自大  以为自己是上帝吗 这里被渗透有够深的
我沒說解放軍與北約軍放一起有問題我說isis和勇武放一起有極大問題你自己品品吧

实际问题是警察后面还有军队... 勇武必须面对的事情 这是能有变动的吗?
实际问题是警察后面还有军队... 勇武必须面对的事情 这是能有变动的吗?

...你既然不认同勇武的做法,就不要对此发表泼冷水的看法了,不然你的观察不能取消先不说,还可能被第二次封禁。大原则是不割席不分化,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你既然不认同勇武的做法,就不要对此发表泼冷水的看法了,不然你的观察不能取消先不说,还可能被第二...

好的 了解了👌 谢谢提醒
確實,做為大陸人看到或聽到籠統的針對大陸人的仇視言行會很自然地有所排斥。但是我以為,在這個中國人(廣義)內部鬥爭激烈的年代,理性的人要懂得換位思考。香港人對大陸人產生如你所說的歧視甚至仇恨實在不是不應該的。雖然高層次的港人應該有能力分清楚普通人和高層或激進人士的區別,但被時代和社會的潮流裹挾,很多事情都變成了衝動的產物。那作為有所思考的大陸人,我們的第一要務就不是怎麼面對或者解讀這種膚淺的敵意。

再者說,香港人的排外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就像大陸的上海人一樣,總有一些經濟發達地區的居民會產生這類優越感。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是不大上得了檯面,但是在這上面耗費太多的個人感情是絕對沒有必要的。
反正在哪个网站感觉差别也不大,就是让我深深体会到小学老师的一句话:中国人,一个人是条龙,一群人是条虫;不团结,爱内斗,注定会很容易被分化,被统治。
我反对“大陆人自作自受”的说法。

我这个个体也只能对我自己的话做的事负责任,我为什么要被株连?连坐这种封建裹脚布为什么还在现代社会盛行?
我是大陆人,我不能代表大陆人,小粉红战狼也不能代表大陆人,更不能代表我。我冒着风险在墙内替港人说话,我支持港人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我反对黑警,我凭什么要替贼受过。
说粉红比骂陆人的港人骂得难听,是,所以我们骂粉红骂战狼,他们该骂,相对的,是不是也能用我们看待粉红战狼的眼光看待极端种族主义港人?
陆人是出生地属性,是个自然属性,既不是人格属性,也不是政治观念属性。
高耀洁,刘晓波,那么多为了正义被迫害的人,也都是诞生在这片土地上。凭什么就芝麻人没一个无辜了?
为了立场变得极端,那才是真悲哀。普通人互相仇恨,得利的难道会是普通人吗?
已隐藏
已隐藏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