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兜立料!(湖南独立了)湖南临时政府在网上宣布成立

#湖南独立宣言
我们恳切呼吁全国各省各地的仁人志士,借此良机,响应鄂湘,奋起自救,聚起洪流,毕功此役,推翻暴政。而后各省聚义,重行约法,共建民选国会,再造宪政民主自由之联邦共和!

#湖南临时政府
2020年2月10日
于长沙

https://t.co/oSvqtvgNwc

良知传媒


湖南独立宣言

一场瘟疫让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停摆,神出鬼没的病毒,在神州大地流窜,哀鸿遍野;专横迂腐的独裁,用暴力维护政权,黎民涂炭。

时到今日,病毒爆发城市武汉,及南自广州,北到哈尔滨,甚至中央政权所在地北京在内的近百所大中型城市均已封城。全国各地,封街劫路,形同势力割据;焊门钉户,状若人死盖棺;病患等死,饥民待援,经济停摆,亿民惶恐,中共暴政却仍然只顾封口抓人,加紧实施国家恐怖主义。这一切都说明中共集权体制貌似强大,实臃肿拙笨,运转不灵;每次灾难来临,只能草菅人命维持暴政。

当前这场灾祸,比苏俄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灾难更深更广更持久,而其肇因其根源皆在共产专制极权这个更大的疫祸在中国的肆虐。从上到下的官员,防民甚于防疫,为了权位官位,面对突发事件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堵民之口耳,缚民之手脚,令民众失去第一时间自我警示自我救助的机会和能力。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和数以千计的感染者都已含冤离世,中共政权至今没有就封锁疫情消息和一再撒谎否认人传人表达出一点歉意。当时鄂汉省市官员都忙于营造歌舞升平的假象筹备两个“两会”举办万人宴。在疫情已经全面爆发,习近平春节讲话仍然只字不提。目前各地官府仍在全力以赴暴力对付因“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冤死引起的鼎沸民怨。

所有这一切,再次证明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政府不民选,民命如草芥;言论不自由,性命无保障!

据官方宣布我湖南感染人数已逾8百。但根据当局在武汉和湖北疫情扩散和死亡人数大幅度撒谎的经验教训,根据民间自己搜集整理的信息和证据,湖南感染的人数应高出很多倍。

湘江告急,岳麓危怠!我湘人唯有自救自立!

一周前的2月2日,湖北武汉已有仁人志士揭竿而起,成立武汉临时政府,宣告湖北独立,欲鄂人治鄂,实施民主宪政。

我三山四水之湖南,原本是人杰地灵之芙蓉国,史上无数英雄豪杰贤人志士:有“横刀向天笑”的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有反清死士陈天华、姚宏业、禹之谟、刘道一,有民国元勋黄兴、宋教仁、谭人凤,有发动辛亥武昌起义的蒋翊武、刘复基,有讨袁护国的蔡锷,……。一百〇八年前,正是我们湖南第一个响应武昌起义,光复长沙,宣告湖南独立。

今日,我们一批湖南勇武之士,效仿民国先驱,响应武汉临时政府20200202湖北独立宣言,庚子起义,成立湖南临时政府,宣告湘省独立,脱离中共暴政!

我湖南素有湘人治湘民主自治之诉求,早在1903年,我湖南革命党人杨毓麟就以“湖南人之湖南”之名义在《新湖南》杂志上提出湖南脱离清帝国独立的主张。中共建政主要人物毛泽东亦在距今整一百年前的1920年,在《湖南改造促成会复曾毅书》和《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两文中明确疾呼“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

我们恳求呼吁我省各县镇村乡父老乡亲,各行各业的精英专才,向往自由人权民主法治的有志之士,行动起来,自救救人,救我湘国。

我们恳切呼吁全国各省各地的仁人志士,借此良机,响应鄂湘,奋起自救,聚起洪流,毕功此役,推翻暴政。而后各省聚义,重行约法,共建民选国会,再造宪政民主自由之联邦共和!

湖南临时政府
2020年2月10日
于长沙
45
分享 2020-02-15

31 个评论

毛腊肉 倍感欣慰
噓!聽說起草人是趙家人,官拜少將。
?开始光复行动了?是真事还是搞笑。
强力支持!!!!!!!!!!!!
突死包子
没劲,微博上能发吗
當年毛主席願望是各地各省獨立自治,今天終於開始實現了!
怎么各地独立宣言看着都差不多 奉天承运  是不是都去淘宝上买的格式 (迫真)
支持
网上二次创作同人虚拟国家?等到招收党员的时候怕不是李杰瀚田所浩庆丰等人又要一瞬加入(笑)

没劲,微博上能发吗


要有想法嘛!总有一天能发的了
相信我 等下一定有人截圖到微博說是這裏指示,逼真
好奇什麼時候會發起義時間表,先看一下今日武漢起義有什麼消息。👻👻👻👻👻
支持。
湖湘共和国万岁。
建设长沙为东亚东京。
说不好听的这比轮媒发电话暗访殡仪馆差1000倍,纯属幻想,是个人就能编上一篇出来。除了能展示一下个人的文学水平没有其它任何作用和意义。

香港那会整上一篇临时政府宣言就得了。至今还玩这个,实在是套路陈旧
算了吧,你这种也算的话,那中共也算是灭国无数了
“不忘毛泽东的初心,牢记湖南人的使命”

“不忘毛泽东的初心,牢记湖南人的使命”


「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这才是毛泽东他老人家真正的初心。目前只独了两个,还差的远呢!
不拿出实际行动的话便是毫无意义,再者就算要独立为啥不拉着广东 ?在古代不是湖广行省吗
先承认自己有罪.
才有希望
口音太草 

刻入dna

當年毛主席願望是各地各省獨立自治,今天終於開始實現了!


开玩笑的吧?
你去看下毛澤東早年寫的文章你就知道了,(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
请无视那一些尸位素餐的存在,你的存在既有存在的价值,请放手去干,哪天你到了离我很近的地方,请知会一声,我愿搭上余生换个希望。
此时此刻真是大陆各省各地义旗高举脱匪独立各自为政自主自救的大好时机,把共匪在各地的军火库抢了夺取武器弹药各省策反当地共军官兵宣告独立自治自行选举地方议会政府驱逐共产党中央任命的昏庸残暴官吏建立自治共和国自行管理控制肺炎疫情,如此大概尚能在肺炎全面波及所有大陆民众全体人口前遏制住同时也把那些祸国殃民制造延误疫情的共产党狗官消灭驱逐还各省市一个民主文明清白
湖南人怎么没听说这事,怀疑真伪啊

开玩笑的吧?



〈為湖南自治敬告長沙三十萬市民〉:

>湖南自治是現在唯一重大的事,是關係湖南人死生榮辱的事。我勸湖南人,我勸我三千萬親愛的同胞,爹媽死了,且慢去埋,大家來將這自治的海堤築好再說。

>現在主張二十年不談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門羅主義,各省關上各省的大門,大門以外,一概不理。國慶是慶中華民國,我實在老不高興他。特為趁這國慶,表示我一點反對統一的意見,而希望有一種『省慶』發生。

〈湖南建設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

>湘人自決主者,門羅主義也。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不干涉外省事,外省人亦切不可干涉湖南事。

>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什麼理由呢?……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這種議論的流毒,擴充帝國主義,壓抑自國的小弱民族,在爭海外殖民地,使半開化未開化之民族變成完全奴隸,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順馴屈於己。

>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湖南呢?…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着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

〈湖南改造促成會複曾毅書〉:

>以現狀觀察,中國二十年內無望民治之總建設。在此期內,湖南最好保境自治,劃湖南為桃源,不知以外尚有他省,亦不知尚有中央政府,自處如一百年前北美諸州中之一州,自辦教育,自興產業,自築鐵路、汽車路,充分發揮湖南人之精神,造一種湖南文明於湖南領域以內……吾儕縮小範圍,講湖南自決自治。吾儕大膽昌言,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也……此吾人所謂湘人自決主義也。

>湘人自決主義者,門羅主義也。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不幹涉外省事,外省人亦切不可干涉湖南事,有干涉者仍抵抗之……嗚乎湖南!鬻熊開國,稍啟其封。曾、左吾之先民,黃、蔡邦之模範。

〈反對統一〉:

>中國之大,太沒有基礎,太沒有下層的組織。在沙渚上建築層樓,不待建成,便要傾倒了。中國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個建在沙渚上的樓,個個要傾倒,就是因為個個沒基礎。四千年的中國只是一個空架子, 多少政治家的經營,多少學者的論究,都只在一個空架子上面描寫……因此我 們這四千年文明古國,簡直等於沒有國。……中國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幹甚麼去了?一點沒有組織,一個有組織的社會看不見,一塊有組織的地方看不見。中國這塊土地內,有中國人和沒中國人有甚麼多大的區別?在人類中要中國人,和不要中國人,又有甚麼大不了的關係?推究原因,吃虧就在這『中國』二字,就在這中國的統一。現在唯一救濟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國,反對統一 。

>中國人沒有科學腦筋,不知分析與概括的關係。有小的細胞才有大的有機體,有分子的各個才有團體。中國人多有一種拿大帽子戴的虛榮心,遇事只張望著前頭,望著籠統的地方。大帽子戴上頭了,他的心便好過了。

>中國的事,不是統一能夠辦好的,到現在算是大明白了,……各省自決自治,為改建真中國唯一的法子,好多人業己明白了。

以上全部都是毛主席的文章,可以翻翻《毛澤東選集》、《毛澤東早期文稿》等等,便知所言非虛。

所以中共「初心」不是共產,而是分裂顛覆中國,將中國分成各省獨立自治。終於在今天,習主席念念不忘毛主席的初心,曲線打響分裂獨立的第一炮。
還是希望能直接搞線下活動,不然最後都被網警給維穩了
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姑且期待一下好了。
明白人,湖南伢子顶你
湖广指湖南湖北,不是广东
毛新宇少将?(无端联想)
毛左狂喜系列,这腊肉含量也太高了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Tako da se domovina može promovirati! Inače ću te upuc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