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蝙蝠看共党

深夜,无数人民被蒙着眼带进山洞。不久,洞里没了动静,进口却多了无数具白骨,往漆黑的洞口走去,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接着只见洞口中央盘旋着无数只吃人的“蝙蝠”。

高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赴武汉专家组组长。兽医学专业出生。

2019年3月4日,全国政协会议上,高蝠表示:中国不会再出现当年的SARS类似事件了。并再三强调:我国传染病监测网络很好,病毒来了我们可阻挡它。

大家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中华人民共和国仍没有研究出SARS病毒的疫苗。
任何一个中国官方人员在中央会议上说出这样的话都需要一个一个向政府向上审批,也就是说共党的自信告诉你:老子不怕你病毒。


9个月过去后,武汉疫情爆发,远远超过17年前SARS事件。此时,已有确诊传染病的多个案例。共党政府发文声称:病毒具有潜伏期,没有爆发的迹象。

共党看家本领:自我麻痹,利用官方老字号新闻媒体来虚假信息洗脑,封锁任何对自己统治不利而非自家人民利益的消息。


李文亮吹哨当天,高蝠正在中科院做讲堂报告,标题《卡脖子实际就是卡脑子》核心内容中自比:我就是“范冰冰”,希望Broker能把我们成果卖个好价钱。

国家位居最高层的学术教授却是一个跳梁小丑,那些人大现场坐的又有多少是这样共党一手扶持的顶尖“人才”呢?


3天后,李文亮被训诫。
高蝠当天发表:目前未发现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月11日,武汉卫健委联合高主任发布通报:春运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人民日报等大众媒体争相开舔共党,发表疫情可控的说明。

1月14日在高蝠的定心丸下武汉社区举办4万人的万人宴。

1月22日高蝠在央视新闻发表会上自信表示:目前显示儿童,年轻人不易感。

1月25日,一名9月婴儿确诊感染。

3天后,国家卫健委改口。


1月29日,国家官方权威人士高蝠在国外著名医学杂志发表论文。
1月11日之前,7例武汉医护人员感染发病。文章投稿日期1月22日,武汉1月23日开始封城。

高蝠对国内称“可防可控”对国外“病毒实际发生人际传播”


高蝠主任活到现在拥有6院士头衔、发表SCI论文450余篇。
高蝠不足60岁,30年450篇,一年15篇,一月至少一篇。(SCI国内外最顶尖学术论文,国内一般学术人士发表一篇比登天还难,去年就有博士生为发表一篇SCI,陪睡博士生导师的丑闻)

一个在全人民生命最危难时刻,让最应该冲到前线研究疫苗的人在自家豪宅里写论文,为自己赚声誉的政府——只有中国,只有共党


是啊,共党,中国政府,习禁评都瞎了。谈论高蝙蝠的的文章也都被删了。

一个为这种畜牲辩护,狡辩,把这种臭逼当宝贝养祸害全国百姓的还能有谁?

一个如此正直的党,慧眼识珠的政府,关心人民生死的国家领导人还能苟延残喘到什么时候呢。


反正我知道高🦇是不准收到舆论谴责的,同样也是这次病毒过去不会收到处分的共产党人。
4
分享 2020-02-17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哀国民被奴化洗脑之不幸,怒国民跪久永舔之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