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常务副主编:三十年的启蒙运动失败了

今天拿出了尘封半年的旧手机,不是为了回忆,是想对在武汉时帮助我们的认识不认识的人说声谢谢,祝他们新年好。

在旧手机里,看到了这张合影,摄于2020年1月23日凌晨四点,武汉葛洲坝美爵酒店的地下车库。属于我们的一场守城战争的起点。

回来这些日子,尤其是被骂成歪屁股递刀子的时候,有朋友问,当初你说要“让付出的代价不至白白付出”,现在看那些付出值得吗?我觉得,我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南墙已撞,故事已忘,个人得其所哉即可;但这个国家的惨痛损失却变成了凯歌礼赞,教训已经被忽略,甚至都看不到几个人还在追问。

自信的队伍发展壮大,批判性的思维忙着切割自残。天灾和人祸的伤疤早就在西方人的愚蠢反衬中变成军功章,键盘侠们举着放大镜,在微博上围剿着一切敢揭伤疤的人。杜师写道:“医生死去,而病人还活着/事实死去,而假象还活着”。

站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我敢僭越的说一句,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失败了。越来越多我们想给予帮助免于恐惧的人,变成了痛恨我们的人,比那些欺压他们的人更恨我们。

失败就失败了,我是积极的悲观主义者,即使回到黑暗,我也不会去回忆那些曾经有光照进来的日子。没有光,那就取火。世界上真正好的事情,都不是因为有希望而坚持,而是坚持才有希望。任何值得拥有的,都是值得坚持和等待的。

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后,我们的父辈等待了18年,上上一个至暗的庚子年,我们的祖辈等待了11年。明天开始是第一年,等就是了。三十年的青春都没有意义了,还害怕什么。

有信,有爱,才有望。坚守和等待的岁月,愿你惦念的人能和你道晚安,愿你坚持走的窄路不觉得孤单。祝大家2021年健康安好。

作者高昱,财新传媒常务副主编  。曾任《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编辑、主笔  ,《商务周刊》主编





我发现胡舒立手底下的人还是蛮敢写的,真不愧是王岐山罩着的人,武汉今年买不到菊花这件事在微博上甚至掀不起一丝波澜,所有人都自豪于跟美国对比的抗疫成功,武汉死的几万人似乎从始至终都不存在
46
分享 2021-02-19

77 个评论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

我敢僭越的说一句,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都失败了。

这话做作的让我都起鸡皮疙瘩。你一个玩笔的,用得着这么酸吗?

而且关键是文法不通,“僭越”什么了?启蒙的努力失败了,启什么蒙,什么内容失败了,能说清楚吗?自怨自艾的格调,让人着实看不起。

不愧為反賊
這是叫囂著要中共倒台?
這文章登在哪裡?
不會是財新上吧?
改革派,認定中共可以變好的人寫的?
winnie_the_poo 新注册用户 回复 Ganondorf
>>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敢...

他并没说是自己启蒙吧

应该指的是一批人 一群人 那些人…僭越指自己替这群人发了声
>>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敢...

别人都已经说“僭越”了,没必要咬着不放
Ganondorf 回复 winnie_the_poo 新注册用户
>> 他并没说是自己启蒙吧应该指的是一批人 一群人 那些人…僭越指自己替这群人发了声


他要替那些“启蒙者”发言,这不也是在给“启蒙”发声,转着弯子要“启蒙”别人。

我欣赏不来这种文风。我觉得太矫揉造作,又言之无物。三十年来风俗的转化还是很显著的,而且社会也换了一代人了。政治高压没有冲破,跟现在的国际体系脱不了关系。有人一直往里输血它当然不会倒。

什么黑暗啊,光啊,回忆光照进来的日子。闺怨诗一般的煽情。一个堂堂男子汉,写这些东西不觉得作践自己吗?做人阳光一点,刚强一点有那么难嘛?
感觉大家都受困于中共制造的互联网迷雾中,究竟何为真实的民意根本无从得知,那些对中共有利的信息才能留下来,不利的分分钟消失。

不管哪一边,要争取的永远是沉默的大多数,这就是启蒙的意义,不要因为他们发不出声音而感到气馁,或许他们单纯是不爱说话而已。
>> 别人都已经说“僭越”了,没必要咬着不放


也是,真正僭越的人是不会说自己僭越的。这文章要是一个青年大学生写的,没任何问题。他一个中年男人,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还写这种东西博同情求关注?然后等十几年等死董卓?

这么没出息的言论,也真只有在中国这种文化氛围才有共鸣了。英国虽然也有那些湖畔派诗人发牢骚,但人家还毕竟是有一定文字功底的诗歌。这位嘛...
>> 他要替那些“启蒙者”发言,这不也是在给“启蒙”发声,转着弯子要“启蒙”别人。我欣赏不来这种文风...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喜欢任志强这种比较刚的,我们要不商量一下劫狱的事,或者刘晓波这种直击中共心脏的,啥时候能把他刨出来?就国内现在这言论压力,作为新闻主编能阴阳怪气旁敲侧击一下挺不容易了,即便这样,这人我估摸着元宵后也就看不到了,在品葱敲敲键盘指责国内还愿意说点实话的媒体人拐弯抹角? 你咋不去骂编程随想呢,他应该揭竿而起啊,干嘛躲在屏幕后面
>> 他要替那些“启蒙者”发言,这不也是在给“启蒙”发声,转着弯子要“启蒙”别人。我欣赏不来这种文风...



是男人就搞暗杀啊!噢,我忘了,中国竟无一人是男儿人。
发文章开会可不是启蒙。三十年准备也没让人看到硝烟,只有逃亡而没人看到你的勇气,真相信共匪那套“鲁迅用笔杆子改变世界”的屁话?

反共是战略问题,而不是宣传教育。
>>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喜欢任志强这种比较刚的,我们要不商量一下劫狱的事,或者刘晓波这种直击中共心...


躲在屏幕后面为了安全。人又不是傻子,去干那种暴虎冯河的事。劫狱,真能操闲心。任志强难道还真坐牢?

问题是他说啥实话了?他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空话。而且扯到什么三十年启蒙上来了。明显在甩包给国民性这种陈词滥调

“那些他想帮助但最后痛恨他的人“

感觉背后有故事,但我作为读者是摸不着头脑的。
>> 是男人就搞暗杀啊!噢,我忘了,中国竟无一人是男儿人。


有的是,周永康怎么进去的啊?
>> 有的是,周永康怎么进去的啊?



狗咬狗算什么男儿啊?
>> 狗咬狗算什么男儿啊?


竟无一人是男儿言论过后,秦晖写过一篇“尚有一人是男儿”,没读过的话安利一下,可以体会一下文人的文采和气节
这篇文章透露出改开集团已经受不了恁包的男儿行为了,加上太上皇已经宣布中国的事跟我没关系=给我干掉恁包,明年二十大的腥风血雨我已经预见到了
>> 竟无一人是男儿言论过后,秦晖写过一篇“尚有一人是男儿”,没读过的话安利一下,可以体会一下文人的...



所以周永康不是在玩抢椅子游戏,而是在救党,那真的是为民请命的英雄好汉啊?
>> 所以周永康不是在玩抢椅子游戏,而是在救党,那真的是为民请命的英雄好汉啊?


这个世界上存在为民请命的英雄好汉?不要活在小说和童话中好吗?
黨內改革派還是很多的

中上層富貴之家出身的知識份子 基層、中層官僚

他們啊 一邊享受特權 一邊分贓 一邊猛批習近平的政策 一邊猛批觀察者網國師群體 一邊猛批小粉紅

覺得都是習近平 破壞他們的大好時代 不讓他們去啟蒙

>> 黨內改革派還是很多的中上層富貴之家出身的知識份子 基層、中層官僚他們啊 一邊享受特權 一邊分贓...


快快快,赶紧明年二十大干掉恁包
>> 这个世界上存在为民请命的英雄好汉?不要活在小说和童话中好吗?




你的游击战打得和你批评文章的观点一样好啊
>> 你的游击战打得和你批评文章的观点一样好啊


不懂
>> 不懂



回复全部牛头不对马嘴的,大过年的,让你赢一次吧。
>> 回复全部牛头不对马嘴的,大过年的,让你赢一次吧。


谁稀罕这赢。你抬杠扯到暗杀将我的军,我能咋回复?我批评他的文章格调和内容空洞,你都能扯到暗杀,这风马牛很相及。男人的文风阳刚一点,跟犯二走极端搞暗杀还是有区别的吧?
>>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敢...


拿著西方民主發達國家的東西,就可以啟蒙。
人家方方面面都贏中國。
大量中國人在各方面都被中共蒙蔽
甚至三觀被整個帶歪
完全偏離正常文明人
說啟蒙沒啥大問題
>> 拿著西方民主發達國家的東西,就可以啟蒙。人家方方面面都贏中國。大量中國人在各方面都被中共蒙蔽甚...


你如果生活在国外,你肯定明白,西方绝大多数人都不怎么“聪明”,甚至素质也很捉急。

但西方社会的风俗远比中国好。而这些不是靠近代知识分子启蒙得来的,而是他们的文化团体本身保有着良好的习惯,甚至能够输出到全世界。

中共的早期领导人一多半也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启蒙知识分子。结果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呢?
键盘侠,你去起义吧,我们跟在你后面
>>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敢...


给你点赞,墙内的文人,,一言难尽,不仅仅是环境高压原因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作为财新的高层,谁能说他们没以一己之力临渊护火?
        都在品葱埋头阴阳怪气诋毁别人的发声就有希望了,就是男子汉了?
      今天还看到厦门大学教授的公开辞职信,能多一个人发声不好吗,这样的精英越多,不是越能够一点点唤起部分人的觉醒吗
      不可能一口吃个胖子,你们哪个敢说没受过墙内这些断了脊梁的知识分子的启蒙?这样极端恐怖的处境他们可能软弱也可以软弱。为什么要以圣人标准去要求他们,你配吗
      再旁敲侧击的发言也比品葱大部分阉割男强,自己躲在安全的角落,讥讽别人窝囊,自己用着虚拟网络,隔着屏幕连你是人是狗都不确定。
       一个满是反对派的品葱,对同侪奚落而不鼓励,在这里笑支人的还是那群支人
       真怪恶心的
>> 一个人脸皮得多厚,敢在这个时代对别人“启蒙”?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敢...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发现所谓学者,对推进民主进程有多大贡献,还是大多数再象牙塔里写写文章
>> 键盘侠,你去起义吧,我们跟在你后面

你怎么这么能抬杠呢。就你举例的那个刘瑜,我真不想说啥了。半个赵家人都能把你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哎,民小的出息啊
说的很好!然而目前中共街头已经没有报刊亭,更不可能看到什么人在手拿一本财新杂志在看。
都去刷抖音快手傻笑去了,管他冬夏与春秋,给💩就吃就完事了!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支人思维:等就完事了。正常思维:抗争!
>> 竟无一人是男儿言论过后,秦晖写过一篇“尚有一人是男儿”,没读过的话安利一下,可以体会一下文人的...


大犬哀叹的是苏联灭亡前夕,没有一个人像“男子汉”一样出手阻止
他秦大的叫兽不服写了个“尚有一人”,合着他觉着还是有保党保皇保习派?
>> 他要替那些“启蒙者”发言,这不也是在给“启蒙”发声,转着弯子要“启蒙”别人。我欣赏不来这种文风...
。你在朋友圈发点阳刚的?
ollapse">
>> 。你在朋友圈发点阳刚的?


我又不是赵家人,胡舒立罩我我吗?顶着林昭头像,真让人汗毛直竖。品葱咋涌进这么多民小?
>> 大犬哀叹的是苏联灭亡前夕,没有一个人像“男子汉”一样出手阻止他秦大的叫兽不服写了个“尚有一人”...


你读一下呗
ollapse">
>> 我又不是赵家人,胡舒立罩我我吗?顶着林昭头像,真让人汗毛直竖。品葱咋涌进这么多民小?


又要阳刚,还要人罩,你装个屁呢,做粉红去吧; 林昭怎么了?杀你全家了?
>> 又要阳刚,还要人罩,你装个屁呢,做粉红去吧; 林昭怎么了?杀你全家了?


卧槽,品葱可以这么骂人的?林昭一个把毛泽东叫慈父,写了大批宣传斯大林思想的进步启蒙青年,半夜把人地主浸在冰水里的货色还成民小偶像了。

无知啊,也难怪听不得不同意见,就要说人是粉红。可惜我的年龄做粉红老了点。
ollapse">
>> 卧槽,品葱可以这么骂人的?林昭一个把毛泽东叫慈父,写了大批宣传斯大林思想的进步启蒙青年,半夜把...
等你在林昭的年代,啥也不是 就是个吓得战战兢兢,随大流的 按你这说法,跟过共产党就成终身污点了 (无视林昭1957年就觉醒) 88
>>   等你在林昭的年代,啥也不是        就是个吓得战战兢兢,随大流的        ...


杀过人当然是终身污点,这还想一笔勾销,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觉醒?林昭是人工智能?他在狱中无时无刻不强调自己是烈士家属身份,不忘自己马克思主义信仰,最离谱的是幻想毛要占有她,所以弄死她爱的柯庆施,要配冥婚,这是哪门子觉醒?左翼文人通过批评性文章夺取权力在当时极为常见,只不过她的小圈子支撑不起她的政治野心,最后遭了反噬而已。
上一个庚子    + 18,  说的是文革结束;
上上一个庚子 + 11,  说的是辛亥革命;
这个文章还是不错的,起码说了一些其他人不敢说的东西。
虽然过去30年的主题并不是启蒙,或者说启蒙不足的时候就断了。

这个文章要看他发在哪里,在今天这个氛围下,写写具体的事件还可以,这样总体性评判的,恐怕在财新网也发不出来,可能只是自己的朋友圈啥的; 如果不是职务行为,应该谈不上王岐山罩不罩,自己一点勇气就够了。


第一个回复就是阴阳怪气歪楼的
>> 感觉大家都受困于中共制造的互联网迷雾中,究竟何为真实的民意根本无从得知,那些对中共有利的信息才...


你这段话看的我想哭,是的,我们都在,不是不说话,而是还没到说话的时候...谁不希望看到光明?
>> 哇不愧為反賊這是叫囂著要中共倒台?這文章登在哪裡?不會是財新上吧?


查了一下,是在个人微博上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明明是件好事,不知道怎么就歪了。
>> 黨內改革派還是很多的中上層富貴之家出身的知識份子 基層、中層官僚他們啊 一邊享受特權 一邊分贓...

一个做文字工作的,还谈不上什么党内改革派;就算他是党员,那只是一个身份;党内现在还有改革派吗,恐怕应该叫非加速派,已经不能和80年代的那种改革相提并论了。
>> 你如果生活在国外,你肯定明白,西方绝大多数人都不怎么“聪明”,甚至素质也很捉急。但西方社会的风...


西方的社會風俗好是因為制度好
制度基本是按照啟蒙時代啟蒙知識份子的理想構建的
包括洛克 孟德斯鳩 盧梭 笛卡爾這些人
他們建議的制度在美國獨立與法國革命後變成現實
所有民主國家都是
>> 你如果生活在国外,你肯定明白,西方绝大多数人都不怎么“聪明”,甚至素质也很捉急。但西方社会的风...


拿著正確的東西啟蒙就是啟蒙
拿著錯誤的東西啟蒙就是欺騙
中共那些東西就是欺騙
>> 西方的社會風俗好是因為制度好制度基本是按照啟蒙時代啟蒙知識份子的理想構建的包括洛克 孟德斯鳩 ...


这是绝对错误的观念~这些知识分子一点也不重要。卢梭稍稍重要一点,因为他的civil religion比较接近现代国家。但他的影响明显是正负两面都有的。你看到他国家现代化的一面,也要看到他反理性野蛮的一面。法国大革命能说出‘共和国不需要科学家’,就是卢梭的思想的体现。

制度一直是在变化的,这个和经济发展以及国际格局演化脱不了干系。政治制度的建构,对行政效率上有一定帮助,但并不决定社会风俗。而且所有的制度建构都不可能完美。人类的理性连ramsey(5,5)都算不出来,有什么能力建构几百上千万人的社会制度。

一战前那个贵族领导的欧洲比后来的风气是要文明得多的。尤其是像奥地利这样的国家,很难回到那个遍地音乐家画家科学家作家的时代。

一切都起于早期这个地方定居团体的良好习惯的演变。没有英格兰的封建自治传统的土壤,开不出美国这朵民主的鲜花。
体制内改革派和民主小清新的无能哀号,然而在反贼圈都找不到多少共鸣,何况现在的大众舆论。
言簡意駭,震撼入心。


「…天災和人禍的傷疤早就在西方人的愚蠢反襯中變成軍功章,鍵盤俠們舉著放大鏡,在微博上圍剿著一切敢揭傷疤的人。杜師寫道:“醫生死去,而病人還活著/事實死去,而假象還活著”。
站在2020年的最後一天,我敢僭越的說一句,過去三十年所有啟蒙的努力,失敗了。越來越多我們想給予幫助免於恐懼的人,變成了痛恨我們的人,比那些欺壓他們的人更恨我們。」
连品葱都承认现在的墙国社会就是共产党变态狂魔无限杀人下的幸存者偏差下的社会,

但这人却把失败归咎于墙国的韭菜炮灰,这只能说是墙国韭菜炮灰们的悲哀,

在共产党反人类反社会反乌托邦的统治下,墙国韭菜们无论是舔共产党官僚的蛋蛋还是舔共产党党媒的菊花,总之就只能躺平了任艹,人类的各种姿势都来了一遍而已了。
新月孤悬 新注册用户
可以这样说,民众真正的启蒙老师,绝对是共匪的铁拳,而不是作者这样的知识分子。
我见过微博上的老访民,最后不再求政府伸张正义,而是在美国民众枪击劫匪的新闻底下评论了一句“有枪真好”
我也见过快手上的老刁民,说国民党花了40个大洋强买他家地,结果下面有“幸好你家没地了不然50年土改了你全家都要完蛋”的安慰言论,也有“这个黑暗的时代”的言论
还有人在微博上“阴阳怪气”式的揭露老共黑历史
这些人比起粉蛆来说,确实少,声音的确小得多。但放在那儿,几十个甚至几百个赞,特别的真实、扎眼


所以综上,首先,我不喜欢这篇文章。其次,我觉得墙内正常人还是很多的,所谓“启蒙”,我真不知道启蒙了个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失败”。

老共要的,就是让你感觉绝望,深受刺激要么再也不思考不说话,要么成为张献忠。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但有一说一,整个楼里的那种恶心货色好像也只有那么一两个。。
姿势分子门又以为自己启蒙了谁,又开始现学现卖了。

如果说欧美的知道分子门还有点门面,有祖父,表兄弟,发小当兵杀敌,给他们废话撑场面,那么桂枝的姿势分子怕是要为个职称都要挤破头,申报个项目被各种潜规则玩弄后,居然还能自封启蒙者,那真是鲁迅笔下,那个我也要革命的啊Q了。

不好意思,桂枝下等人能活个人样是元伯理玺天德克林顿的功绩(也是污点)是利益熏心的花旗犹太银行家推动下全球化的一个细枝末节,你们什么都不曾是,也不会是,最多是匪匪装点门面那种贫下中农也能当知识分子所需要的样本。不要自我陶醉了,学学老胡,陈平,金教授,比较实在,人啊不要和刀乐过不去啊。
>> 姿势分子门又以为自己启蒙了谁,又开始现学现卖了。如果说欧美的知道分子门还有点门面,有祖父,表兄...


这个高昱可不是普通姿势分子。人家是周永康黑材料编写组组长。出版六万字系列文章,周永康的红与黑。还编写周永康关系网,这妥妥的赵家打手。
改革開放就是21世紀的洋務運動。在經濟上“師夷之長技以制夷”,但卻沒有文化上、思想上,社會政治結構上的現代化去配合。

跟洋務運動一樣,維持30年然後以失敗告終,並不意外。
在墙国
之前三十年 一切好像还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之后的若干年 一切肯定会朝坏的方向发展
zoor 新注册用户 回复 Joshua
>> 感觉大家都受困于中共制造的互联网迷雾中,究竟何为真实的民意根本无从得知,那些对中共有利的信息才...

我也是这感觉,无从准确得知民意。沉默的大多数(包括我自己),多是“胆小鬼”“功利主义者”,而他们也是中共教育的产物,而他们才是真实的中国。
>> 上一个庚子    + 18,  说的是文革结束;上上一个庚子 + 11,  说的是辛亥革命;这...

你都说到点上了,作者发到自己微博上的,被骂到自己关闭了
>> 你都说到点上了,作者发到自己微博上的,被骂到自己关闭了

没上微博具体看,无脑粉红太恐怖了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说的好!中国人就中国人,支人支人听着阴阳怪气让人不舒服。另外强权的铁拳砸在自己脸上时,谁能保证自己比《驴得水》里的周铁男更有骨气呢?
「大一統跟民主自由自斥」
就這麼簡單
三十年前8964, 要启蒙也是40年前 90年以后恰恰是没有了启蒙
天安门上学生和市民的鲜血换来了中国人有限的境遇改善, 这个效力已经衰退
这大概不能算失败, 只是后继无人
MasonQian 回复 儒家的信徒 新注册用户
>> 我快气死了,让包上台后没有一个改开派有能力制衡他,求求你们改开派做点事吧!哪怕形成联盟去打击党...


他們也希望黨媒性黨吧,只是是他們控制下的黨
柴玲早就警告过他们中国人不值得任何牺牲,结果他们不听这不是活该吗?
当你们觉得启蒙还没失败的时候,蔡霞尚在说“不要把党逼到墙角”;而当你们终于觉得启蒙彻底失败的时候,蔡霞才能彻底与党决裂。
所以启蒙失败了么??没有失败啊,习近平给了改革派真正的启蒙。
三十年前8964刚刚结束,作者好意思说这三十年里有启蒙?要说匪共治下有过所谓的『启蒙』的话,也就是八十年代胡赵当政期间勉强沾点边,其它时间段里匪共就是在不断地侮辱启蒙这个词。作者嘴里所谓的『启蒙』,大概是指邓矮的『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由于总加速师的光辉业绩,小清新们现在可能没法继续闷声发大财了,所以跳出来干嚎两嗓子,顺便给自己戴一顶『启蒙』的高帽子,为自己过去三十年里闷头吃猪食的行为辩解一下。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問題是大陸歷史也是要天下大亂才會出現一個蔡元培
启蒙启蒙,越启越蒙,这个民族无可救药啦!
>> 一群键盘侠。财新app里放了那么多启蒙者的博客和文章,记得的就有刘瑜,论道支政治体制的尺度之大...

很久没登陆了,只是偶尔看一下,你是最近第一个让我登陆回复欲望的发言。
说的好!
pingcong满屏的你国,你支之类的字眼,让人觉得可怜又可笑。
竭力想割裂开来,似乎是用这些字就与墙内的那些人区别开了,自己就是出淤泥而不染了?
pingcong从昨年年底开始就被类似这种幼稚,肤浅的发言,话题占据了首页绝大部分。
让人毫无点击进入观看的欲望。
毫无疑问,这里也充满了各种网安,和各种其它目的的人,但是令人失望的是,品葱的管理层似乎并不在意整个论坛被这种低质量,无脑,只会阴阳怪气嘲讽的帖子充满。
说实话,最近的一段时间,这里大多数帖子的深度还不如看看国内的一些大新闻媒体,上面偶尔刊登的一些文章也比这里强太多,有理有据,而不是只会抱怨嘲讽。
所以认为基督教文化影响了西方人的日常行事,而中国这里是在破四旧
>> 你如果生活在国外,你肯定明白,西方绝大多数人都不怎么“聪明”,甚至素质也很捉急。但西方社会的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2-22
  • 浏览: 15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