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为虐者下地狱,瘟疫面前我们值得被拯救吗

      有人在瘟疫中依然一无所知的歌颂政府,殊不知政府是元凶之一,这种人大家觉得他们该死吗?或者说他们也极权的受害者?
      咱觉得五毛有两种,舔共分真假,若是由于信息封锁而无知的真心拥护,这样的人咱开始犹豫我们该可怜还是憎恨,若进一步就是觉醒退一步就是感染,他们是否命不该绝呢?
      希特勒认为是民众选择了他,覆灭之日民众就该付出代价,这很残忍,但何尝不是真理,中国选择了共产党,选择了延续传统文化,选择了种种妥协,我们真的值得被拯救吗,咱越来越怀疑这一点了。
      人是个体也是整体,个体可以选择反对体制,但无法摆脱体制,身边也许都是泛红的家人朋友,当你与别人一起生活,交流,互动的同时就已经成为这个极权的一个螺丝,区别仅在于这个螺丝是否有自己的想法。
      大概率,我们都曾助纣为虐,享受着这个极权带来的日常生活,福利,我们坐地铁,上公立学校,用国家电网,享受社保等,另一方面,我们倍受压榨,说话的权利被剥夺,看的权利被剥夺,就连思想也被侵蚀,意识被统一。在这样的社会里普遍的个体是否还是无辜的,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选择了暴政,我们成就了暴君。
      这也许是中国人几千年延续至今的思想弊端混合着人性的脆弱以及一些偶然的因素所造成的局面,咱认为这场瘟疫就是最后一次警告了,换个角度看,这既是惩罚也是恩赐,如果不能抓住这次机会,那或许人人都只能为极权陪葬了,装睡就只能在梦中死去,醒来才可以挣扎求生。
4
分享 2020-02-19

31 个评论

我们选择过暴君,但我们并没有罪,八十年代我们曾经追求过民主,被残酷镇压后匪党开启了洗脑教育。

武汉肺炎事件打醒了不少人,但那限于有较强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铁杆粉红不是亲眼看见共党在电视机前杀人,是永远不可能觉醒的。但错都不在他们,错在这个执政党的洗脑教育根深蒂固。古代专制没有大数据和网络,存在天高皇帝远的死穴,这一切到现在都能完美解决。

不是我们成就了暴君,而是暴君洗脑了我们,如果只有暴君,我们可以思想觉醒,参见五四和六四
值不值得被拯救就看你是不是反共的義人了
1.中國人並沒有選擇共產黨,是共產黨奴役了中國人
2.錯不在傳統文化,在摧毀了傳統文化,台灣有文化也有民主
3.你所說享受,我感受不到,並且我知道很多人都一樣,中國依舊有近6億人不上網,他們的生活又是什麼樣子
4.沒有值不值得被拯救,只有會不會自救
神的救恩是為不值得祂拯救的罪人預備。
愚昧也是一種罪,每人也會愚昧過,重點是看你會不會反省再清醒,才值得被寬恕拯救
无论是猪瘟还是肺炎还是大洪水都跟你没有半点关系。道德和伦理的根本在于个人的抉择和行为,而不是任何大环境和结果。你没有资格去裁决任何人有没有罪、该不该罚,更没有权力去决定任何人的生死。
把数亿人样板化当作一个集体、丝毫不去考虑他们每个人的权利和意志,这种行为和中共的做法有什么区别?
这种问题在网上问是找错了地方,去找神佛之语来回答你。

神的救恩是為不值得祂拯救的罪人預備。

但是连悔改之心都没有的人,拿什么拯救?
没这个土壤 切尔诺贝利的结局是什么?我们的结局只会是齐夸党的领导 众志成城的伟大胜利

但是连悔改之心都没有的人,拿什么拯救?


神賜悔改的心給人。
神救自救者,佛度有缘人,都是自己的决定。虽然说现在信息封锁,洗脑厉害,可神也派了8个预言者示警,墙外各方也不停地往墙内发送信息。武汉封城前还留了几个小时空档呢。墙里的人如果经过70年仍然相信共党,那谁也救不了他们。就是俗话说的良言难救该死的鬼,慈悲不度自绝之人。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二战后著名德国哲学家Karl Jaspers(大陆翻译雅斯贝尔斯、港台翻译为雅斯贝)曾就德国人在二战中的罪责问题写过一本书:Die Schuldfrage[The question of German guilt](《德国的罪责问题》无中译本)。
书中区分了四种不同类型层级的罪:1 刑事犯罪,犯下危害人类罪、族群灭绝罪的,交由法庭审判。2 政治罪责,极权国家统治下的国民必需承受以国家名义实施行为的一切后果。3 道德罪责,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归罪于别无选择、“命令就是命令”,也不能说都是洗脑的结果。我们的确都是“极权的一个螺丝”,所以必然要面对不可推卸的道德责任。4 形而上学罪责,最难以理解也最有争议的罪责。贝尔斯认为人类作为整体对其他人类成员有一种责任,对于世界上发生的邪恶于不公,特别是对于知情者而言,如果我们没能阻止这些不公,我们就有罪。这种罪责很容易被人操纵而减轻上述三种罪责的严重性(都有罪。谁都不是东西),实际上,贝尔斯认为此种罪责唯一的审判者是上帝,我们不是全能者,但是我们至少对于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有此责任,同时,形而上学罪责也提醒我们,我们或许有意无意间成为了邪恶的帮凶。
  你说的值不值得拯救,我觉得需要从4种不同的罪的角度看,特别是对于第三第四种,我觉得首先我们必需承认我们都有相应的罪,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中共统治集团及其走狗,在深刻反思忏悔之后,应该从彻底改变自己的价值观做起。至于政治罪责,我们其实一直都在承担,岁月静好不能让你避免承担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也不能改变任何客观事实。对于那些“相信党、相信政府”的大妈大爷和去参加“万家宴”的人,那真是咎由自取。
另外提问者的意识不错,意识到了人民与政府的辩证关系。可以参考程晓农《中国的陷阱与困境》系列关于前社会主义国家转型失败的分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TA7BVYMQ4c

神賜悔改的心給人。


保持自由意志谢谢
我真心覺得你們這種悲憤的情感
在21世紀非常少見.....

在後現代社會比較常有的情緒:
1. 貧富差距 
2. 世代對立 (ok boomer / 台灣的天然獨vs韓粉)
3. 氣候變遷 (人民vs政府)

單純好奇,在中國這些有普遍的探討嗎?
生存是拯救,死亡也是拯救。穷凶极恶的暴徒,卑鄙无耻的政客,贪得无厌的富豪,无可救药的愚民,国士无双的精英,才智过人的学者,勤劳简朴的工人。。。所有人无论高低贵贱善恶美丑都要平等的死,然后把未来让给新生世代,在我看来就是对生命最大的救赎。
反正我是没有太多的怜悯之心,对于支那人

神賜悔改的心給人。


那神为何要在埃及降下十灾呢?

没这个土壤 切尔诺贝利的结局是什么?我们的结局只会是齐夸党的领导 众志成城的伟大胜利


日期怎么是21号了?
共产党也是这么认为的,中国人在共产党眼里就是不值得拯救的奴隶,草民,P民,负资产.所以才要对中国人实行计划生育,以减轻党的负担. 这和撒旦的想法何其相似.
各國就是有能力且國家同意就幫忙救,不然就只能"祖國萬歲"了

神賜悔改的心給人。

有些家伙,猪油蒙了心,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反正是神说了算,希望他们真的会悔改吧。
我雖然很不喜歡那些粉紅被洗腦後說的話。
但是,如果轉念想想,他們也並非罪大惡極啊。
他們中大多數,應該也是有一定的良知的吧。
不然,爲什麼政府還要封鎖信息、發佈假消息、聘請大外宣呢?
如果,大部分的人都是對政府深信不疑,或者沒有善惡觀。
那麼,政府只需要像1984中的政府一樣,
需要民衆有什麼思想就通報一下就行,甚至在一場要求民衆支持A事的運動中可以迅速地要求民衆反對A事。
但是,很明顯中共還沒能做到這種程度。
其實,這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爲民衆還是有正常的善惡觀,只是不能瞭解到真實的信息而已。
 

保持自由意志谢谢


我看這兩者是並行的。

那神为何要在埃及降下十灾呢?


這不代表神一定要賜,同時十災也可以是神使人悔改的方法,一切都是為祂的榮耀。

有些家伙,猪油蒙了心,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反正是神说了算,希望他们真的会悔改吧。


我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神彰顯祂的公義,就任憑一些人犯罪到死,另一些人神就彰顯祂的憐憫,使他們悔改。

這不代表神一定要賜,同時十災也可以是神使人悔改的方法,一切都是為祂的榮耀。


你不认为,神在武汉降下瘟疫,是对只拿人捣毁教堂,抓捕牧师,驱散教堂,抵制基督的惩罚么?


我認為只是開始,最多是對整個政權和民族的懲罰。

我真心覺得你們這種悲憤的情感在21世紀非常少見.....在後現代社會比較常有的情緒:1. 貧富差距 ...


15年前后,大陆的舆论环境一度宽松,是有相当多的人在讨论你列举的这些话题的。
我觉得大陆有不少人有讨论的意愿,但目前现状是公开场合,你连问题都提不出来。。。
我自己经常跟好友讨论你说的这些话题,可能还要更深刻一些。我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并非学社科的。更多有见识的人都在等待一个可以发言的时机吧。
中国政府抵制了上帝的节日,上帝就让中国人过不成春节,,,,
你可以自己拯救自己,不需要等到誰寬恕你的罪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If hatred destroys us, you will die with us!让领导先走,肺炎面前人人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