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思考)根植在中国的不平等--城乡二元化。

其实可以认为是普遍的通过户籍和户口进行的人为阶级划分,类似的春秋时期的国人和野人的区别,都需要缴税,但是野人并不被视为公民,没有政治权利和军事保护。

很多时候,一些被视为国土的土地,被因为各种阶级,民族和宗教的原因被区别对待,这就可以被称为内殖民地现象。比如斯巴达在奔巴罗尼撒半岛上对异族人参军权力的剥夺。罗马对其同盟国居民政治权利的剥夺。苏联对其加盟共和国资源的无限度开发和使用。

而在中国,城乡户籍二元制使得,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成为了城市和其执政机关的内殖民地。

1958年1月,国务院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标志着中国城乡二元户籍管理制度的正式建立。在统购统销、农业集体化中发展起来的城乡二元社会利益格局,终于以法律的权威手段确立下来了。在这个户籍制度上,长期附着了粮油供应制度、劳动就业制度、医疗保健制度、教育制度、福利制度等十几项制度,形成了一整套城乡隔离体系。占全国人口最多的农民被强行束缚在土地上,为工业化提供积累,实际上处于“二等国民”的身份地位。

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这项制度安排,在马克思主义的自由和人性解放的意义上,不仅退回了革命时的出发点,甚至还倒退得更远。我们似乎又看到了中世纪的“编户齐民”、世袭身份和贵贱等级的历史遗蜕。




  
  从中共政府初建时起,中国大陆的户口制度就承担了分配资源的特殊要务。中国大陆当局对占人口少数(15-25%之间)的城市户口持有者实行了长期的基本生活必需品的补贴配给供应,而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村人口基本与此无缘,因为农村已经有分配宅基地和农地,担任粮食生产者的角色。

  在大跃进失败后的年代里,这种配给制度成了百姓的生命线 (六十年代初因饥馑而死亡的上千万人几乎全部都是农村人口)。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这一极为重要的分配和补贴功能在过去三十年里逐步变化。户口制度下的粮食等生活品分配功能已经退化。

   但是当局对城市人口,尤其是大中城市人口的补贴性资源分配今天仍然十分巨大(以价值而言可能比过去还要大),主要体现在住房,医疗,教育,就业以及养老救济等方面。户口制度的这一功能极大地影响了中国大陆的资本和资源的地域性分配以及经济社会的发展格局。也造成了中国大陆社会文化的地域性横向分层与分化。
10
分享 2020-02-27

2 个评论

为什么说城乡二元结构是制约城乡一体化主要障碍

http://www.gov.cn/jrzg/2013-12/26/content_2554609.htm
中共自己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就是没有任何改正。
虽然现在取消了城乡限制,但地域差别依然存在,京沪深居民是一等公民,享受着教育、医疗、养老等诸多福利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TF,苦难的创痕在你身上刻得越深,你越能容纳更多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