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關於人類行爲成因的迷思

我有一點總是很混亂:
一個人之所以做出某個行爲,大概可以做出兩種可能的假設
1. 自出生以來所有環境對時間上限積分至今所形成的影響   2.生物學上對父母的遺傳
解釋:1. 包括了自出生以來所有的變量,不僅包括家庭財產,教育等大的概念,包括其地理位置,光線強度,血壓等等所有變量,

當然環境影響人的行爲,人的行爲也會改變環境,但是我認爲一個人某個時間點的行爲同樣也是其生活歷史上的環境對其造成的影響導致的,也就是說無論大小行爲,均可以向前追溯至一個與其本身無關的環境的時間點,該環境對之後其一系列行爲以及行爲繼發的對環境的影響以及受影響的環境再反饋回來影響其本身的行爲。

2. 出生時大腦的神經網路結構和一些生理差異和可能對未來造成不可知的影響


因此,我認爲如果兩個人,其1和2都相同,即1.所有相同時間點上的所有環境萬全相同,2.生理上完全相同
那麼,他們理應在未來的某個相同的時間上做出相同的行爲。

如果一個人犯了罪,從犯罪的最深層成因也可歸咎於1和2兩點,對於1來說 他可能受到生長環境的影響而犯罪,現實中也不乏這種案例 對於2來說 他的犯罪則來自於其兩親,所以假設另一個生理結構相同的人經歷了他所經歷的一切,也會做出相同的犯罪行爲

無論1還是2,都是其人力不能改變的,那麼,爲什麼罪過是這個人的,而非是環境產生的?我從前面的兩個假設推到這裏,但是我認同兩點假設,卻不認同這個結論,因此而困惑

請教大家爲我解惑,謝謝。
3
分享 2020-02-28

5 个评论

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不过当代主流的社会科学和心理学研究,都不太构建宏大理论(小的理论还是构建的),而习惯于由一条条的假设来进行实证。同时,所谓的实证结果也受限于研究的各种条件,所以很难有一个简单的结论。

我只说几点自己的想法,完全谈不上解惑。

1. 很多研究表明1(环境)和2(生理,未必只是遗传)是有关系的。环境会影响人的神经网络的形成和改变,尤其是在生命的最初几年。简单的例子,譬如早期的环境刺激度会影响神经网络的密度和联系。所以在孤儿院里缺乏互动长大的孩子其语言能力在生理上就落后了。

2. 您的论证涉及到一个传统的哲学命题,即人是否有自由意志的问题。

想象一个模拟世界,如果每个人的内部条件和所有的外部初始条件都设定好,是否无论开始多少次,每个人都会永远走上一样的路,做出一样的选择,得到同样的结局?若是如此,那“自由意志”并不存在。

如果“责任”的前提是“自由意志”,那“责任”就是一个伪命题。所以,在此假设下,可以得出罪过无责的结论。

但是,如果把“责任”的定义限定为“做了某事后需要接受的后果”,或者是“出于某种动机做了某事后需要接受的后果”,那“责任”就与“自由意志”脱离了,只要衡量其行为和动机即可,不用追溯根源,研究是什么导致了这种行为。所以,对于“责任”的定义对结论有很大影响。

3. 关于自由意志本身,以下这段引用自中文维基“自由意志”条目:“哲学的决定论有时候用“拉普拉斯妖(Laplace's demon)这个思想实验来说明……但拉普拉斯已经不再代表这方面的现代科学思想。”简单地说,拉普拉斯妖的思想实验基于牛顿力学理论,它认为,知道某个时间所有力和物体的位置,可以看见整个宇宙的过去未来,但量子力学引入了不确定性,认为我们无法预测粒子的位置。

扩展到环境和生理对人的行为的影响,也可以说,即使知道环境和生理的各种参数,结果也是不可预测的,至少不能完美预测。有一部分“误差”永远无法被捕捉。

这种“误差”是什么呢?是自由意志吗?还是“命运”?我也不知道。
gene & meme,兩種確實是共同作用的。

從基因說,有些拜父母所賜或上天捉弄,人天生腦神經就是特別易怒、殘暴甚至反社會,4%的垃圾人。從文化基因說,家庭教育的失敗,社會制度的不公、仇恨的傳遞,也能使人走向犯罪。

罪過雖然是這個人做出來的,但是,生物上的和人類學上的社會也應該負部分責任。所以,通過稅金全社會也在負責呀,我們的稅金支付著司法監獄的費用。

特別是在更文明的廢除死刑的社會,其中一個論證就是這樣的,每個罪犯的過錯我們全社會應該為他承擔一生。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看看宗教侧的解释?以下答案基于宗教解释,实在不喜欢的人可以不看。

首先,依我的个人理解,人所做出的决定,与各种因素有一定的关系。

1、过去世的习气
过去世时若时常习惯性的、重复的做出某种行为,这一世更倾向于重复该行为。例如失忆的人,失去记忆,但是某些很熟悉的习惯还在,会不自觉的偏好、重复那些行为;又比如说吃素的狗(忘了以前有在哪里的文章看到过,说是天生就不吃肉)。

(用现代常见的名词来说的话,应该有点先天的性格的意思?)

2、这一世的一切遭遇
这个比较接近大家说的后天的性格,教育、环境、身体因素、曾经做过的行为等等都有影响到。

现在问题来了,当碰到情况时,为什么罪过是那个人所做而不是外在等其他因素呢?

因为,他完全可以选择做出不同的选择。基于前面两种因素,他更可能倾向于做出某种选择,但是,他还可以选择其他的做法。

應注意果報心是由所緣的自性決定,但速行心則不是如此,而能依照體驗者的性格及內心傾向變易。即使當目標是極可喜所緣,速行也可能是捨俱善心或捨俱不善心;例如:在見到佛陀時,多疑者心中可能會生起疑相應(不善)心;而在見到美女時,禪修的比丘心中可能會生起捨俱智相應善心。甚至可能對極可喜所緣生起憂俱瞋恚相應心。再者,對不可喜所緣,也有可能生起一般上是遇到可喜所緣才生起的速行。所以,受虐待狂能夠在遭受身體苦楚時生起悅俱貪根心;而禪修的比丘能以悅俱智相應善心觀想腐爛的死屍。

《阿毗達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過程之概要” 

现在世所碰到一切都是基于过去的业力的果报,果报也许是善的,也许是不善的,但是,最终对此遭遇生起的是善的心还是不善的心,全凭当下这个个体如何作意。而生起的是善的心还是不善的心,则对该个体会做出善的行为还是不善的行为造成了影响。

举个例子,一位男性,他有着易怒的习气,这一世的身体状态也偏向于容易影响到心灵,导致怒火生起,从小受到诸多压抑,现在,他在公共场所碰到一位很讨厌的女性,曾经与她多次起过争执;这之前的一切假设是前提,而他当下的选择是:他会不会做出打对方的行为。

举一些可能性:

1)他遇到了不可喜的所缘,心里生起嗔恨心,然后就不顾一切的打了那位女子。

2)他心里生起了嗔恨心,然后突然想起“这里是公共场所,打人会被处罚的”(转折点),因为害怕被处罚(虽然害怕也是不善的心),所以没打那位女性。

3)他心里生起了嗔恨心,但是,他如理的思维:这是我过去世与人争执的果报(转折点),停下嗔恨的心,让心转去善的目标,所以没打那位女性。

4)他直接就如理的思维:这是我过去世与人争执的果报,没生起嗔恨心,所以自然没打对方。

当然,由于性格的惯性,逆着惯性改变内心的倾向未必那么容易(也许要比较强力的自制力等等),但是,人们还是有能力在选择关口前做出决定,选择自己要做出什么事的。

还有,他那在之前的环境等影响下所培育出来的性格,也有着他之前做出的决定的影响,所以,走到犯罪那一步时,其中的影响因素,都与自己之前的抉择的有关。因此,不要遗漏了在犯罪之前,碰到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时,他做出的选择和对他造成的影响。

所以,人是能决定自己做出什么选择的
簡淺道理:

首先,沒有人先天後天畢同,所以不會有人行止全似。

其次,人受限於先天後天,並非完全受控於先天後天,除非閣下採信唯物論。唯物論,殺人殺雞伐木本質無異。

其三,若人不須負責罪行,則亦無權享有成果。然人之生存,必藉成果。必藉成果,則必負罪責。

敬白
行动先于意识,意识只是一种感觉,是给行动编造理由。至于人类为什么会有复杂的行为,只是简单的元件经过一定结构组织的自然结果,正如简单的加法器和存储器能组成复杂的电脑一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