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教合一”的思维余毒可能是共产党倒台后阻碍民主化的一大障碍。

共产党社会的一大特点就是政治严重溢出其原有领域,侵占挤压并试图支配世俗生活、学术研究等各个无关领域,最终达成一切生活都围绕着党政运转的政教合一社会。

为何共产党喜欢群众运动?这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宗教仪式,而在腊肉时期,这种仪式贯穿了生活的一切,改变了语言改变了思维。

在这样的社会下,不存在轻松慵懒的世俗生活,人们潜意识中的政治弦始终处于紧绷状态,许多无关政治的事都会被上纲上线的解读成“辱华”、“反动”等政治事件。这也是小粉红“浑身是G点,一碰就高潮”的背后原理。

长此以往,共产社会的人就会自发的处于一种“妄想”状态,对开放社会充满敌意,认为别国的政治阴谋无处不在。

前几天有位葱油的文章《论中国人的沙丁鱼思维》写的非常深刻,其背后的逻辑也与中国人长期接受政治化的生活有关,他们无法想象开放社会有着政治以外的阳光生活,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去亡谁之心不死。

中共倒台后,如果这种在生活处处围着政治转的思维习惯不改变,民众随时会被野心家与阴谋家利用煽动,普京上台就不远了。
3
分享 2020-03-17

12 个评论

另外我發現好多中國人好像特別需要一個類似宗教的精神領袖,如果沒有一個「領袖(主神)」帶領自己,
感覺就不會走路過日子了一樣,就像我的父母(•ิ_•ิ)
沒皇帝統治自己,奴才混身不舒服,總覺得少了些甚麼
可以立法啊  只要参与影响政治的宗教 有相应的后果
沒皇帝統治自己,奴才混身不舒服,總覺得少了些甚麼

剪完辫子就哭了
中国不是政教合一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是,权力话语和话语权力的合而为一,这在封建王朝是帝王和帝师的二角戏。

说成宗教有些夸张,毕竟用毛泽东思想指导养猪的日子一去不返了。即使再这么宣传,也没人真信。

中国最大的问题人群是读书人,倒还不是那帮红二代。似乎读过一点书,就争着要当思想家,要抢夺言论市场。弥尔顿说言论是自由市场,在读书人看来就是盐铁专卖。

一个读书人有没有问题,看他允不允许另一种声音,看他是不是承认未知并有所敬畏。足够了。
可以立法啊  只要参与影响政治的宗教 有相应的后果

不是宗教影响政治,而是政治变成宗教
不是宗教影响政治,而是政治变成宗教

内味了
另外我發現好多中國人好像特別需要一個類似宗教的精神領袖,如果沒有一個「領袖(主神)」帶領自己,感覺就...

創辦熊熊教,偉大教主熊熊萬歲萬歲萬萬歲
創辦熊熊教

驚……熊熊教Σ( ° △ °|||)
阿篱 忘記密碼了 观察
其实不说远的,说说最近的两次农民起义。

1. 十九世纪初前后的川楚教乱,波及到当时1/4左右的人口。起因当然是底层百姓没日子过了,然后白莲教打着弥勒出世旗号开始玩裹挟式起义,到了一个村子烧一个村子,然后逼着当地人口参加义军,还要让他们站在前面当炮灰..活下来的慢慢成为元老和中坚力量。虽然清军在平原上完虐邪教徒,但是邪教徒这样蝗虫一般地到一地烧一地抢人口的方式,毁灭性实在太严重。这样清军在邪教徒屁股后追着,邪教徒在前烧杀抢,局面太被动了。清政府怕四川这样下去没多久又要回到100多年前荒无人烟的时代了,这代价实在是承受不起的。所以以后来清军改变策略,开始又玩新式保甲制度,严防邪教徒,任何窝藏邪教徒或者不明流动人口的行为都将受到处死/流放等重罚,同时嘉奖抵御有功的保长等方式来重振民心;军事上以村庄为核心建筑山寨,和时农耕,战时回山寨躲避的方式。让白莲教浮民抢不到粮食也抢不到人,慢慢地只能躲到川北山沟里,不到十年,大多邪教徒不是被清军打爆就是被迫出来投降了。

2. 第二个就是太平天国起义。如果说川楚教乱是附佛外道,那么拜上帝教就是附基督外道,换了个壳子,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50年后的清军战力已经远不如之前,而且参加过川楚教乱的人已经成了爷爷辈,但是仍然还在世,所以斗争经验保存了下来,这次就闹得很大了。然后江浙等地因此又损失了大量人口。。

总觉得中国人造反一定要多少要带着宗教性质的。以上也是随便扯扯。
内容大多出自《清中期白莲教起义资料》,《三省边防备览》,《太平天国革命时期广西农民起义资料》, 大多都是一手史料,多看看这些,200年前的画卷,乃至其中的无名小人物的形象,心理,都会清晰展现在你眼前的。了解下桂枝到底有多恶臭。。
另外我發現好多中國人好像特別需要一個類似宗教的精神領袖,如果沒有一個「領袖(主神)」帶領自己,感覺就...

所謂中國的歷史,只有做奴隸的時代和想做卻做不成奴隸的時代
所謂中國的歷史,只有做奴隸的時代和想做卻做不成奴隸的時代

原來這就是國歌被禁的真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