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基督信仰與自然科學的基本特征

作者 徐永海

        中共經常用自然科學支持無神論,用自然科學否定基督信仰,事實上基督信仰與自然科學之間是沒有衝突的。

    “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壹切的事,指教妳們,並且要叫妳們想起我對妳們所說的壹切話”(約14:26)。“妳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妳們心裏,並不用人教訓妳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妳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妳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裏面”(約壹2:27)。“真理必叫妳們得以自由”(約8:32。“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仆的軛挾制”(加5:1)。“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壹人因行律法稱義”(加2:16)。“義若是借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和合本《聖經》後的名詞淺解:“律法:猶太人的所謂‘律法’通常指舊約的頭五部書,也稱為摩西五經;但有時也用在較廣泛的意義上,指舊約的全部”)。
    
  1、用自然科學來解釋上帝用塵土造人
    
  (1)、聖經說宇宙及人類是由上帝創造的,是從上帝那裏來的,還要回到上帝那裏去
    
    大約主前1千多年前,先知摩西寫了《創世記》,第壹章壹開頭就寫到:“起初上帝造天地。……這是頭壹日”(創1:1-5);在這第壹章中還寫了“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是第六日”(創1:27-31)。
    
    大約主後1百年前,使徒約翰寫了《啟示錄》,其中說到:“壹個新天新地。那先前的天和地不見了,……。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要擦幹他們每壹滴眼淚,……,不再有死亡,也沒有悲傷、哭泣,或痛苦。以往的事都已經過去了”(啟21:1-4;現代中文譯本)。
    
    《聖經》的頭壹卷書是《創世記》,末壹卷書是《啟示錄》。通過這兩卷書,《聖經》是簡明扼要地告訴了我們:我們的宇宙(世界)及我們的人類都是上帝創造的,都是從上帝那裏而來的,並且將來還要回到上帝那裏去。
    
  (2)、聖經並沒有十分清晰、明確地告訴我們,上帝是如何具體得創造出宇宙及人類
    
    上帝是如何具體得創造出宇宙及人類,在《聖經•創世記》第壹章中和第二章中說的並不壹樣,存在極大的差異。可見,《聖經•創世記》並沒有十分清晰、十分明確地告訴我們,上帝是如何具體得創造出宇宙及人類。
    
    第壹章說,上帝是第三天造了青草、結種子的菜蔬、結果子的樹木;第六天造了人。是先造了這些植物,並且上帝“看著是好的”,即看到這些植物生長得很好,很高興;而之後,才造了人。
    
    而第二章說,在野地還沒有草木的時候,在田間還沒有長出菜蔬的時候,耶和華上帝就用塵土造出了人——亞當。按照這第二章說的,是先造了人(男人亞當),之後才造了草木、菜蔬等這些植物。
    
    可見,《創世記》第壹章和第二章說得有很大的不同。
    
    在第壹章中,上帝造世界(造宇宙)的順序是:光、蒼穹、植物、光體、魚類、飛禽、走獸,最後造了人(男人、女人),共用了六天。還說到,在第六天造了男人、女人(“造男造女”),男人、女人是在同壹天被造的。
    
    而在第二章中,耶和華上帝“創造天地”(造宇宙)的順序是:男人(亞當)、植物、走獸、飛禽、女人(夏娃)。還說到,耶和華上帝是先造了亞當,之後造了植物、動物,並在亞當給動物都起好了名字之後,才用亞當的肋骨造了夏娃,亞當、夏娃應當不是在同壹天被造的。
    
    可見,《創世記》第壹章和第二章,兩者說得有很大的不同,之間存在極大的差異。
    
    如果我們認定亞當、夏娃都是在第六天壹起被造的,那麽我們就不能把上帝那裏的“第壹天、第六天”認定就是我們當今的時間概念,認定是先後的時間概念,同時我們也不能把上帝那裏的“壹天”認定就是我們人類的“24小時”。“主看壹日如千年,千年如壹日”(彼後3:8)。
    
    總之,《創世記》作者並沒有十分清晰、十分明確地告訴我們,上帝是如何具體得創造出宇宙,是如何具體得創造出植物、動物、人類等;而只是簡單、扼要地告訴我們,宇宙中的壹切都是上帝創造的;即,整個宇宙是上帝創造的,地球上所有的植物、動物、人類等也都是上帝創造的,而已。
    
  (3)、自然科學可以十分清晰、明確地告訴我們,上帝如何具體得創造出宇宙和人類
    
    《聖經》中說:“他右手拿著七星”(啟1:16)。“七”在聖經中是完全數,“七星”可以指宇宙中所有的恒星、行星、衛星等。“他右手拿著七星”這段經文,可以理解為:上帝(耶穌)右手拿著整個宇宙。由於整個宇宙都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自然整個宇宙也都應當是由上帝(耶穌)創造的、掌管的。
    
    《聖經》中說了:“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還說了:“諸世界是藉上帝的話造成的”,(來11:3),這兩句話說的是,《聖經》和宇宙(世界)都是按照上帝的話而形成的。我們讀《聖經》是在讀上帝的話,我們“讀宇宙”也是在讀上帝的話。即,我們通過科學方式來認識宇宙(世界),來認識物質規律、科學規律、自然規律、自然律,也是在讀上帝的話。
    
    上帝的話應當是壹致的,應當是不會自相矛盾的。也就是說,我們讀《聖經》和我們讀宇宙(即通過自然科學來認識宇宙),兩者之間應當是壹致的,是不矛盾的。我們讀《聖經》可以讀出,整個宇宙及人類是上帝創造的;我們讀宇宙(通過自然科學來認識宇宙)也可以讀出,整個宇宙及人類是上帝創造的。
    
    通過自然科學,通過宇宙空間膨脹理論(宇宙大爆炸理論),我們已經確切的知道,整個宇宙的歷史(年齡、歲數)是138億年,在138億年前,整個宇宙是從壹個起始點中誕生的。誰能從壹個“點”中誕生(創造)出如何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通過科學,我們也可以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只有宇宙的本來面目(本身)是個“點”,並且壹直都在這個“點”內,並且這個“點”壹直都在上帝的手心裏,才能從壹個“點”(起始點)中,誕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通過科學,我們也可以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整個宇宙都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由於整個宇宙都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自然整個宇宙也都應當是上帝(耶穌)創造的、掌管的。
    
    《聖經》中說到:“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壹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約1:1-3)。這段經文說的是:上帝就是“道”,整個宇宙都是上帝按照“道”創造的。而“道”本身應當包含著規律、物質規律、科學規律、自然規律、自然律等。
    
    整個宇宙都在上帝的手心裏,上帝創造、掌管著整個宇宙。在地球形成之後的幾十億年裏,在地球上,上帝壹定是按照“道——規律、物質規律、科學規律、自然規律、自然律”的方式創造得所有的生物及所有的動物及我們人類。即壹定是按照“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在地球上創造出了所有的生物及所有的動物及我們人類。
    
    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在上帝(耶穌)的掌管下,在上帝(耶穌)的智慧設計下,在地球形成之後的幾十億年裏,在地球上先後經歷了前震旦紀、震旦紀、寒武紀、奧陶紀、誌留紀、泥盆紀、石炭紀、二疊紀、三疊紀、侏羅紀、白堊紀、古近紀、新近紀、第四紀等等。
    
    並且,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在上帝(耶穌)的掌管下,在上帝(耶穌)的智慧設計下,借著基因遺傳、基因突變,借著生物演化、生物進化,在地球上逐漸出現了簡單的有機物分子(如氨基酸、嘌呤、嘧啶)、復雜的有機物分子(如蛋白質、DNA、RNA)、單細胞生物、多細胞生物、兩胚層動物、三胚層動物、脊索動物、脊椎動物、魚類、兩棲類、爬蟲類、哺乳類,最後出現了我們人類。
    
    並且,在上帝(耶穌)的手心裏,在上帝(耶穌)的掌管下,在上帝(耶穌)的智慧設計下,我們人類的祖先逐漸具有了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驕傲等情欲這類心理活動,逐漸具有了焦慮煩躁、痛苦懊悔、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等情緒這類心理活動,逐漸具有了愛、恨等情感這類心理活動。
    
    所有的生物及所有的動物及我們人類是進化而來的,同時也是上帝(耶穌)創造的,是上帝(耶穌)借著進化——神導進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所有的生物及所有的動物及我們人類。
    
    為此,1951年羅馬天主教教宗正式宣布“大爆炸模式與《聖經》壹致”。為此,很多基督徒科學家很早就接受了“地球有幾十億年歷史”這個科學觀點。為此,在達爾文提出進化論之後,壹些基督徒科學家就提出了“神導進化論”。為此,在2008年英國國教(基督教聖公會)已向達爾文表示道歉,表示:“達爾文的科學理論與教會的教義並無任何沖突之處”。
    
  (4)、特定創造論、漸進創造論、神導進化論,是上帝創造生物的三種神學觀點
    
    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是極力反對“神導進化論”,他們堅持認為:“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上帝是在最初的六天(六個24小時)創造的萬物,第六天用泥捏出的人”。他們的觀點被稱為:“特定創造論(Fiat Creation)”。

還有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認為:“地球的年齡悠長,上帝是在六段很長的時期內創造的萬物,各從其類,但同類生物間可能產生有限度的進化或演變”。他們的觀點被稱為“漸進創造論(Progressive Creation)”。
    
    還有不少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認為:“宇宙的歷史是138億年,地球的歷史是46億年(地球開始出現巖石),在上帝掌管下,借著進化,在地球上逐漸出現了各種生物、動物、人類”。這種觀點被稱為“神導進化論(Theistic Evolution)”。
    
    在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壹書出版之前,許多科學家都是“創造論”者,但是這些相信上帝創造萬物的科學家,大部分也同時接受悠長的地球年齡,他們應當被稱為“漸進創造論(Progressive Creation)”者。
    
    1859年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壹書出版之後,震撼了整個學術界,幾乎所有著名的學府紛紛教導進化論,雖然有少數的科學家從科學立場反對達爾文進化論,但他們的勢力越來越小。到了20世紀初期,極力反對進化論的只剩下基督教教會中的壹些所謂“衛道之士”,他們因為沒有在傳統的學府裏接受過正式的科學訓練,所以不被學術界的人所重視。

2、用自然科學來解釋亞當肋骨造夏娃
    
  (1)、在《聖經》中,很多處都說了,“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壹體”
    
    在《創世記》第二章寫到:“耶和華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壹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上帝使他沈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壹條肋骨,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壹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壹體”(創2:18-24)。
    
    這是著名的“耶和華上帝用亞當肋骨造了夏娃”的故事。在《創世記》這段經文中說了:“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壹體”。在《馬太福音》第19章第5節,在《馬可福音》第10章第7節,在《哥林多前書》第6章第16節,在《以弗所書》第5章第31節,也都說了:“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壹體”。在《聖經》裏是多次說到了這句話。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類似“耶和華上帝用亞當肋骨造了夏娃”這樣的事情。
    
  (2)、我們人類先天具有“戀情、夫妻親情”的天性,如同夏娃是用亞當的肋骨所造
    
    在哺乳動物進化過程中(包括在我們人類進化過程中),大腦的前額葉,貓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類則增加了29%,我們人類具有了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我們人類具有了“戀情、夫妻親情”的天性。
    
    愛情包括戀情、夫妻親情;由於戀情(如相思、暗戀、熱戀、壹見鐘情)來的很強烈,在人們的思想、思維中,愛情時常單指戀情。當我們具有愛情(戀情、夫妻親情)時,出於自己的愛,為了自己所愛的人,我們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在“戀情、夫妻親情”天性基礎上;到了青春期後,隨著大腦前額葉的成熟發育,我們人類的每個個體就會具有戀情,如相思、暗戀、熱戀、壹見鐘情等。當人們對某個異性具有了戀情後,就會具有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只有當追求了、愛慕了、獻身了所愛(戀)的人,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消失。因此,而使得人們必須去追求、愛慕、獻身所愛(戀)的人。
    
    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在“戀情、夫妻親情”天性基礎上;夫妻之間通過戀情,和通過共同的性愛生活,通過共同經歷苦難,夫妻之間就會具有夫妻親情,使得夫妻之間很難分開(分開後會有痛苦的想念、思念),而組成家庭。
    
    借著夫妻親情,借著家庭,從而使得,他們的子女能夠——在夫妻雙方的共同養育下——很好地渡過十多年的未成年期,並學會各種生存技能,而能夠更好地生存下來。(如此長的未成年期,稱為幼態延續。並且,我們人類的新生兒,相對於其他哺乳類動物的新生兒,如牛羊馬鹿等等的新生兒,都是早產兒。如此,有利於我們人類的學習)。
    
    在人類幾十萬年的原始時代,生存環境有時是非常惡劣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間的爭戰有時是非常激烈的。在如此的生存環境中,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這“戀情、夫妻親情”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而,那些每個個體不具有這“戀情、夫妻親情”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續下來。
    
    借著進化,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戀情、夫妻親情”的天性。借著進化,我們當今的每壹個人也都具有這“戀情、夫妻親情”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具有戀情,如相思、暗戀、熱戀、壹見鐘情等。通過這戀情,和通過共同的性愛生活,通過共同經歷苦難,夫妻之間就會具有夫妻親情,使得夫妻之間很難分開(分開後會有痛苦的想念、思念),而組成家庭。
    
    從而使得每壹個男人都要離開父母,來與妻子連合;使得每壹個女人都要離開父母,來與丈夫連合;夫妻二人共同組成壹個新的家庭,共同在壹起生兒育女。如同《聖經》中所說的那樣“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壹體”。
    
    “耶和華上帝用亞當肋骨造了夏娃”這個故事,就應當預表著,在我們人類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這“夫妻親情”的天性。當夫妻之間通過戀情,和通過共同的性愛生活,通過共同經歷苦難,具有了這“夫妻親情”後,夫妻之間就會很難分開,分開後會有痛苦的想念、思念,而組成家庭,共同在壹起生兒育女。
    
  (3)、具有基督精神,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勇於犧牲的心,是最好的心理治療
    
    我們人類(以及很多其他動物)具有肉體的情欲,如食欲、性欲及生養的欲望等等;還具有眼目的情欲,如占有欲、控制欲、掠奪欲等等;還具有今生的驕傲這類的情欲,如權力欲、炫耀欲、虛榮心、榮譽感、光榮感、崇高感、神聖感、使命感等等。當人們具有了某種情欲時,如具有了饑渴(食欲)、性饑渴(性欲)時,人們就會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進行了相應的行為,並且成功了,滿足了相應的情欲,就會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失敗了,沒有能滿足相應的情欲,就會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
    
    在人們的生活中,人們會遇到各種各樣的艱難困苦、苦難患難,而使得人們的情欲得不到滿足。如親人突然死亡,朋友背叛自己,自己遇到歹徒襲擊,財產遇到盜竊搶劫,遇到地震、山洪、火災等自然災害,身遭酷刑,家人無端被抓坐牢,遭遇疾病、外傷、離婚、失學、失業等等、等等。由於遇到這些艱難困苦、苦難患難,由於情欲得不到滿足,人們的內心中就會具有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如果內心中的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得不到緩解、好轉,人們就會有可能患上反應性精神疾病。
    
    如:急性反應性精神病,包括:反應性意識模糊狀態、反應性木僵、反應性興奮;持續性反應性精神病,包括:反應性抑郁癥、反應性偏執狀態;以及其他類型,包括:適應性精神病、醫源性疾病、惡性病變後期反應狀態;等等。
    
    因此,人們總是努力獲得成功,避免失敗,遠離艱難困苦、苦難患難,來盡量滿足各種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驕傲這些情欲,來使自己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避免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
    
    可是,對很多人來說,要想獲得成功,避免失敗,遠離艱難困苦、苦難患難,來盡量滿足各種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驕傲這些情欲,是很難的。即使是那些有錢、有權、有勢的人,也是很難的,他們也不見得就會是身體健康、愛情美滿、兒女雙全、萬事如意。
    
    我們人類(以及很多其他動物)除了具有情欲和情緒這兩類心理活動外,我們人類(以及很多其他動物)還具有情感(愛、恨)這類心理活動。
    
    當我們具有了強烈的愛時,如當我們具有了戀情(相思、暗戀、熱戀、壹見鐘情等)時,如當我們具有了夫妻親情時,出於強烈的愛,為了自己所愛的人,我們可以勇敢殺敵,我們可以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此時,出於自己的愛,我們可以甘願經歷某些艱難困苦、苦難患難,甘願犧牲自己的壹切。此時,出於自己的愛,我們就會——在經歷某些艱難困苦、苦難患難時——而具有光榮感、崇高感、責任感、使命感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為此,在經歷某些艱難困苦、苦難患難時,我們不會患上反應性精神疾病;或者,因艱難困苦、苦難患難實在太重,即使患上,也會容易得到好轉、治愈。
    
    “妳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妳們受過苦,給妳們留下榜樣,叫妳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前2:21)。“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5:1-4)。“我的弟兄們,妳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雅1:2)。
    
    作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我們效法了耶穌,走了十字架道路,甘願經歷(即:迎戰、堅忍、忍耐、忍受)了苦難;以此我們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具有了這基督精神,具有了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具有了這重生、得救、成聖。此時,我們就會——在經歷十字架道路上的各種艱難困苦、苦難患難時——而具有光榮感、榮耀感、崇高感、神聖感、責任感、使命感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為此,在經歷各種艱難困苦、苦難患難時,我們不會輕易患上反應性精神疾病;或者,因艱難困苦、苦難患難實在太重,即使患上,也會容易得到好轉、治愈。
    
    因此說,只有耶穌可以徹底拿去拿走我們心中的病痛。

當我們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後,當我們在十字架道路上經歷艱難困苦而具有了光榮感、榮耀感、崇高感、神聖感、責任感、使命感時;在我們的大腦內就會具有較多的內啡肽作用在獎賞系統的阿片受體上,而使我們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使我們可以具有健康的心身。(1979年我考上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1984年畢業後我先當了4年內科醫生,後轉行當了精神科醫生。作為醫生,我想關於信仰與內啡肽等神經介質、神經遞質的關系,還需要進壹步的研究來證實)。
    
  (4)、具有大愛的心,與是否是“特定創造論”者、“神導進化論”者沒有關系
    
    《聖經•約翰壹書》第4章第7節到21節: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上帝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他得生,上帝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不是我們愛上帝,乃是上帝愛我們,差他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親愛的弟兄啊,上帝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我們若彼此相愛,上帝就住在我們裏面,愛他的心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了”(約壹4:7-12)。
    
    “上帝將他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他裏面,他也住在我們裏面。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這是我們所看見且作見證的。凡認耶穌為上帝兒子的,上帝就住在他裏面,他也住在上帝裏面。上帝愛我們的心,我們也知道、也信”(約壹4:13-16)。
    
    “上帝就是愛!住在愛裏面的,就是住在上帝裏面,上帝也住在他裏面。這樣,愛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他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裏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裏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人若說‘我愛上帝’,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上帝。愛上帝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上帝所受的命令”(約壹4:16-21)。
    
    這些經文是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上帝就是愛”。“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上帝就是愛!住在愛裏面的,就是住在上帝裏面,上帝也住在他裏面”(約壹4:16)。
    
    壹些人,他們沒有文化,甚至不認識字,他們壹般多容易相信“上帝是在最初的六天創造的萬物,第六天用泥捏出的人”,他們是“特定創造論”者。
    
    另壹些人,他們很有文化,受過高等教育,他們壹般多容易接受“宇宙的歷史是138億年,地球的歷史是46億年(地球開始出現巖石),在上帝掌管下,借著進化,在地球上逐漸出現了各種生物及各種動物及人類”,他們是“神導進化論”者。
    
    不論是“特定創造論”者,還是“神導進化論”者,如果他們效法耶穌,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甘願經歷(即:迎戰、堅忍、忍耐、忍受)十字架道路上的各種苦難;以此,他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就會具有這基督精神,就會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就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他們就是上帝生的,就認識上帝,上帝就住在他們裏面。他們就是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
    
    不論是“特定創造論”者,還是“神導進化論”者,如果他們不來效法耶穌,不來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不來甘願經歷十字架道路上的各種苦難;以此,他們也就不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不會具有這基督精神,不會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不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他們也就不是上帝生的,也就不認識上帝,上帝也就不住在他們裏面。他們不是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僅僅是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
    
    壹個人是否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是否是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與他是否是“特定創造論”者,與他是否是“漸進創造論”者,與他是否是“神導進化論”者,實在是沒有多大關系。
    
  3、用自然科學來解釋分別善惡樹果子
    
  (1)、始祖亞當夏娃偷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從此我們人類也就能夠分別善惡了
    
    在《創世記》第二章、第三章寫到:“耶和華上帝在東方的伊甸立了壹個園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裏。耶和華上帝使各樣的樹從地裏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耶和華上帝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妳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妳不可吃,因為妳吃的日子必定死’。……。蛇對女人說:‘妳們不壹定死,因為上帝知道,妳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妳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她丈夫,她丈夫也吃了”(創2:8-3:6)。
    
    “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耶和華說:‘……,莫非妳吃了我吩咐妳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那人說:‘妳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耶和華上帝……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妳懷胎的苦楚,妳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妳必戀慕妳丈夫,妳丈夫必管轄妳。’又對亞當說:‘妳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妳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妳的緣故受咒詛。妳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裏得吃的。地必給妳長出荊棘和蒺藜來,妳也要吃田間的菜蔬。妳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妳歸了土,……。’……。耶和華上帝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創3:7-24)。
    
    這就是著名的“亞當夏娃偷吃禁果”的故事。由於始祖亞當、夏娃偷吃了禁果——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從此我們人類也就能夠分別善惡了。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類似“亞當夏娃偷吃禁果”這樣的事情。
    
  (2)、我們人類具有“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如同始祖偷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
    
    在哺乳動物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我們人類除了具有“戀情、夫妻親情”的天性外,我們人類還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
    
    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在“崇拜、痛恨仇敵”天性基礎上。到了青春期後,隨著大腦前額葉的成熟發育,我們人類的每個個體就會具有崇拜心理,如現在壹些少男、少女狂熱崇拜明星,以前的人和現在的很多人崇拜的多是英雄(如戰鬥英雄)。當人們對某個英雄具有崇拜時,人們就會具有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如果不去效法所崇拜的英雄,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就會持續存在;只有效法了所崇拜的英雄,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消失;因此,使得人們必須去效法所崇拜的英雄。
    
    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在“崇拜、痛恨仇敵”天性基礎上;通過對英雄的崇拜、效法,人們就會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在我們人類幾十萬年的原始時代,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間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爭戰),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這“崇拜、痛恨仇敵”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那些——每個個體不具有這“崇拜、痛恨仇敵”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續下來。
    
    在大約6萬年前,我們當今人類(智人)的祖先走出了非洲,來到了亞洲、歐洲。他們可以幾千人、幾萬人……,崇拜效法同壹個神靈(共同的祖先、英雄),而具有這神靈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為了消滅共同的敵人,他們可以幾千人、幾萬人……,聯合起來,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此時,相對於其他動物,其他人類,我們的祖先已經是不可戰勝的了。
    
    在當時的亞洲、歐洲,還存在著其他的人類物種,如尼安德特人、北京山頂洞人等等,其中壹些人類可能具有更高的智力,具有更強的體力;但是他們還不具有這麽如此發達的大腦前額葉,還不具有如此發達的“崇拜、痛恨仇敵”這個天性。在面對我們當今人類(智人)的祖先時,這些其他的人類物種只能是壹個、壹個地退出了歷史舞臺。
    
    借著進化,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借著進化,我們當今的每壹個人也都具有這“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具有崇拜心理,通過對英雄的崇拜效法,人們就會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
    
    在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這如同始祖“亞當、夏娃”偷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亞當夏娃偷吃禁果這個故事,應當預表著,在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發達的大腦前額葉,並在這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
    
  (3)、我們只有拿去恨人的心,具有耶穌那樣大愛的心,我們人類才會進入美好社會
    
    哺乳類動物,大腦前額葉,貓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類則增加了29%。黑猩猩和我們人類都具有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同時,黑猩猩還和我們人類壹樣,是除了我們人類之外的、唯壹的、壹種可以有目的殺死同類的動物物種。
    
    黑猩猩與我們人類的基因相似度達到98.8%,黑猩猩是我們人類的近親。我們應當可以這樣設想:
    
    在幾百萬年以前,當我們人類和黑猩猩還是共同祖先時,這些共同祖先就已經開始具有了較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在這較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這些共同祖先就已經開始具有了這樣的天性:殺死同類,屠殺同類,如同我們人類當今的戰爭。

當進化到我們人類後,在具有了更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後,我們人類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具有崇拜心理,通過對英雄的崇拜、效法,人們就會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從而使我們人類能夠更殘忍地、更毫不留情地、更大規模地屠殺同類,從而使我們人類具有了連綿不斷的戰爭。
    
    如果其他動物也具有這個天性,因為自己物種內部的相互屠殺,本物種就會被自我消滅掉。而我們人類處於進化最高層,雖然本物種內部存在如此的相互屠殺,但是不但沒有被自我消滅掉,反而因為只有那些進化得最好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而使我們人類快速進化;如在幾十萬年中,我們人類就出現了智慧、愛情、精神、信仰(仰信)、宗教、身體直立、被毛退去等等。
    
    在所有的動物中,可能只有我們人類和黑猩猩具有這屠殺同類的天性,而其他動物都沒有這個天性。對其他動物來說,在同壹物種內部並不普遍存在“相互屠殺”的現象,並不普遍存在狼屠殺狼的現象,並不普遍存在老虎屠殺老虎的現象……。
    
    當然,在自然界中,存在著狼吃羊、貓吃鼠等等,存在著這種“叢林法則”。可是,這動物界的“叢林法則”只存在於動物界的不同物種之間,並不存在於同物種之內。同樣,我們人類也壹直在吃雞、鴨、鵝、豬、牛、羊、兔等等其他動物,我們人類也壹直生活在這樣的“叢林法則”之中。並且,我們當今的人類,所吃掉的其他動物,如雞、鴨、鵝、豬、牛、羊、兔等,是更多,是更有效率。
    
    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把我們人類內部的這種相互屠殺、相互壓迫,說成是“達爾文提出進化論”所造成的結果,是人們接受了“進化論”所帶來的結果。其實,我們人類內部的相互屠殺,這是我們人類的壹個天性,在達爾文出生前,在人們還不知道什麽是“進化論”的時候,我們人類就是內部相互屠殺的物種。相互屠殺,這是我們人類的壹個天性(原罪)。
    
    這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他們忘記了基督教有壹個非常重要的神學觀點就是“原罪性惡論”。奧古斯丁曾說過:“由於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裏犯了罪,就造成人的本性的墮落,他們的子孫天生就有罪”;馬丁路德曾說過:“人人之所以都有原罪,是因為人的始祖亞當就是有罪的”;加爾文曾說過:“原罪是由人類的始祖亞當和夏娃帶來的,人人有原罪,墮落和邪惡滲透於所有人的靈魂的壹切部分”。我們人類具有原罪,我們人類具有相互屠殺的天性。
    
    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達之前,印第安人尚未進化到需要奴隸的地步,這時印第安人在爭戰中,勝利部落是把失敗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殺掉,並以割下的頭皮數目計算戰功。
    
    如,中美洲的阿茲特克文化,據1519年抵達墨西哥的西班牙殖民者描述,在三天內,技術嫻熟的祭司將兩萬名犧牲品(活生生的人)的心臟快速地活活挖出,獻到祭壇上,鮮血沒至腳踝,失去心臟的屍體被從高高的神殿中推出,沿著陡峭的階梯滾下。
    
    如,《舊唐書》記載:黃巢率領兵圍陳州近壹年,糧草短缺,就制作了數百個巨型的石臼,將活生生的大批鄉民、俘虜,無論男女,不分老幼,悉數納入巨臼中,用巨型石錘砸磨成肉糜讓士兵吃,流水作業,日夜不停。
    
    如,第壹次世界大戰,大約1千多萬人喪生,2千多萬人受傷。同盟國陣營壹方是德意誌帝國、奧匈帝國、奧斯曼帝國、保加利亞王國;協約國陣營壹方是大英帝國、法蘭西第三共和國、俄羅斯帝國、意大利王國和美利堅合眾國。這些參戰的國家幾乎還都是號稱信仰基督教的國家,參戰的軍人幾乎還都是號稱信仰基督教的人。
    
    不論人們信仰的是哪壹種宗教、哪壹種主義,如果人們依舊是以英雄(戰鬥英雄)為榜樣,崇拜效法英雄,我們人類就會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我們人類就會沿著“恨敵人”這個慣性壹直走下去,就會時常出現屠殺和戰爭,我們人類不會進入到美好社會。“恨”就是魔鬼、撒旦、邪靈,是我們人類社會的毒瘤。
    
    我們只有單單地高舉耶穌,單單地以耶穌為榜樣,單單地崇拜效法耶穌,單單地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如此,我們才能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具有耶穌那樣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我們人類才會不再沿著“恨敵人”這個慣性走下去,我們人類才會不再出現屠殺與戰爭,我們人類才會進入到美好的社會。
    
    因此說,只有耶穌的十字架道路才是唯壹正確的道路,只有耶穌才是唯壹的真理,只有耶穌才是唯壹的上帝(道成肉身),只有耶穌才是唯壹的主宰,只有耶穌才是唯壹的拯救。“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14:6),“獨壹的主宰——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猶:4),“我們的救主獨壹的上帝”(猶:24),“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徒4:12)。
    
    因此說,只有耶穌可以徹底拿去拿走我們人類社會的毒瘤。
    
    我們崇拜、效法英雄,具有了英雄那樣的勇於犧牲的心時;我們崇拜效法耶穌,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時;在我們的大腦內應當具有較多的多巴胺,可以使我們容易具有興奮、亢奮等愉快、痛快的情緒體驗,也是壹種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使我們可以具有健康的心身。(1979年我考上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1984年畢業後我先當了4年內科醫生,後轉行當了精神科醫生。作為醫生,我想關於信仰與多巴胺等神經介質、神經遞質的關系,還需要進壹步的研究來證實)。
    
  (4)、耶穌才是唯壹的真理。特定創造論、漸進創造論、神導進化論都不是真理
    
    《聖經•約翰福音》第3章第35節到36節:“父愛子,已將萬有交在他手裏。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
    
    《聖經•約翰壹書》第2章第23節:“凡不認子的,就沒有父;認子的,連父也有了”。
    
    《聖經•約翰壹書》第3章第23節:“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們信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名,且照他所賜給我們的命令彼此相愛”。
    
    《聖經•約翰二書》第7節:“因為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
    
    這些經文是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認子的,連父也有了”。即,我們只有崇拜效法耶穌,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如此,我們才能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具有耶穌那樣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才能具有這基督精神,才能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才能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
    
    壹個人是否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是否具有這基督精神,是否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是否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與他是否是“特定創造論”者,與他是否是“漸進創造論”者,與他是否是“神導進化論”者,實在是沒有多大關系。
    
    只有耶穌——道成肉身並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這個活生生的人——才是唯壹的真理;不論是“特定創造論”,還是“漸進創造論”,還是“神導進化論”,都不是真理。
    
  4、用自然科學來解釋該隱亞伯的獻祭
    
  (1)、《聖經•舊約》將獻祭分為:燔祭、素祭和奠祭、平安祭、贖罪祭、贖愆祭等
    
    在《聖經•創世記》第四章中說了“該隱、亞伯獻祭”的故事:“有壹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懷孕,生了該隱,便說:‘耶和華使我得了壹個男子。’又生了該隱的兄弟亞伯。亞伯是牧羊的,該隱是種地的。有壹日,該隱拿地裏的出產為供物獻給耶和華;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和羊的脂油獻上”(創4:4-8)。
    
    這是“該隱、亞伯獻祭”的故事。在《聖經》中說了很多、很多獻祭的事情,如將獻祭分為:燔祭、素祭和奠祭、平安祭、贖罪祭、贖愆祭等等。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類似“該隱、亞伯獻祭”這樣的事情。
    
  (2)、我們人類具有強迫心理的天性,我們必須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
    
    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強迫心理的天性。如,當人們面臨無助、困難的處境時,人們就會強迫自己必須去穿戴、去佩帶某些吉祥物,必須去進行某些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例如壹些中國人到了本命年時,為了避免厄運,必須穿紅色的內衣、襪子,系紅色的腰帶。否則,就會感到緊張、不安、鬧心等,就會具有這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
    
    強迫心理是壹種內在動力(尤其是當人們面臨無助、困難的處境時!!!),人們必須去滿足它,必須時常地去進行壹些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否則,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就會有可能持續存在,而會患上強迫癥、焦慮癥、恐怖癥等神經癥。(關於這些神經癥可見附錄二《神經癥應是宗教信仰上的營養不良》)。
    
    在原始時代,在宗教活動中,人們所禮拜、膜拜、跪拜的“神靈”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戰鬥英雄),被人們說成了神靈。借著禮拜、膜拜、跪拜神靈等宗教活動,人們可以更好地崇拜、效法英雄(神靈),來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在我們人類幾十萬年的原始時代,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間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爭戰),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這“強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因為他們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那些——每個個體不具有這“強迫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續下來。

借著進化,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強迫心理”的天性。借著進化,我們當今的每壹個人也都具有這“強迫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具有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尤其是面臨無助、困難的處境時),而使得人們必須去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
    
    但是,當通過禮拜、膜拜、跪拜神靈(英雄),崇拜、效法英雄(神靈),具有了勇於犧牲的心,人們就可以在各種處境中也能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可以不必再時常地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強迫心理”、禮拜膜拜跪拜,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使人們來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該隱、亞伯獻祭”這個故事,應當預表著,在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強迫心理”的天性,使得人們必須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只是在舊約時代,以色列人用獻祭(燔祭、素祭和奠祭、平安祭、贖罪祭、贖愆祭等)這種宗教活動代替了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
    
  (3)、道能拿去恨人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但拿不去強迫心理,而使人被戒律壓迫
    
    到了農業時代後,隨著哲學的發展,人們開始認識到:壹定是存在著壹個“道”(上帝),是“道”(上帝)創造、掌管著整個宇宙。而“道”(上帝)不曾是活生生的人,人們無法——像崇拜效法英雄那樣——來崇拜效法“道”(上帝),而無法來具有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如此,民族之間、階級之間不容易出現相互屠殺、相互殺戮的現象。如此,農業時代的多民族、多階級國家,才容易持久下來、延續下來。
    
    我們人類具有強迫心理的天性,使得人們會無緣無故地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使得人們必須去做壹些事情,必須去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或者必須去進行迷信活動,如手相、面相、批八字、測字、圓夢、抽簽、蔔卦、揣骨、看陰陽風水等等,或者必須去進行壹些不良嗜好(或非不良嗜好),如抽煙、喝酒、賭博、看書、玩遊戲等等。否則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就會持續存在,而會患上強迫癥、焦慮癥、恐怖癥等神經癥。
    
    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可以使人們在任何處境中,都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不容易受強迫心理的影響。相反,不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就容易具有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容易受強迫心理的影響。
    
    在農業時代,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由於人們高舉“道”(上帝),人們不容易具有勇於犧牲的心,人們容易具有——在強迫心理基礎上的——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如果國家、社會又極力反對不良嗜好(或非不良嗜好),人們只能是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如此,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得到減輕。否則,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就會持續存在,甚至會患上強迫癥、焦慮癥、恐怖癥等神經癥。
    
    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人們必須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高舉律法誡命(戒律),為此人們必須受戒律的壓迫。
    
    為此,人們必須是時常地來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甚至是壹天幾次。人們必須恪守某些秩序,如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女人要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等等。人們必須捍衛某些真道,如必須反對神導進化論,反對進化論,反對科學,等等。如此,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得到減輕。
    
    其中壹些宗教教徒如同患上了“強迫癥”,他們必須恪守各種律法誡命(戒律)、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如不能吃某些食物,必須守某些節日;如必須行割禮,並且女性也要行割禮;如女性不能隨意外去,外出必須圍頭巾;如女性必須依附於男性,女性必須在家多生孩子;等等、等等。人們是必須順從戒律,必須受戒律的壓迫;如此,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得到減輕。
    
    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更是必須恪守“聖經(字面)無誤”,即只能按照字面來理解《創世記》,只能認為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而極力反對科學,反對進化論,反對神導進化論。對於那些“不反對科學,不反對進化論,不反對神導進化論”的人,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是怒氣沖沖的,是蠻不講理的。如此,他們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才會得到減輕。
    
    甚至在我們當今的中國,壹個以無神論為主流意識形態的國家,壹個基督教時常遭受到打壓的國家,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在網上還寫出了這樣的文章:“基督徒最理想的社會形態是……所有的社會公共事務,都按照聖經原則制定,比如不能同性戀,不能墮胎,不能賣避孕套,不能買賣煙酒……,不能教導進化論,女生不能穿體現身體曲線的衣服,主日不能營業。……。我們要根據實際情況……制定恢復教會法。……。壹切的法律法規,公眾生活,都由立法彰顯基督教的倫理。比如墮胎等同於殺人,協助墮胎的醫生,吊銷執照,協助墮胎的醫院,所有管理層終生禁止進入醫療行業。”
    
    如果按照這篇文章所說的那樣,基督教建立了(恢復了)教會法,禁止婚前性行為(不能婚前同居),禁止避孕(不能賣避孕套),禁止人工流產(不能墮胎),禁止同性戀(不能同性戀),禁止科學教育(不能教導進化論),甚至“女生不能穿體現身體曲線的衣服”。那麽,伊斯蘭教就應當更有理由,來建立(恢復)伊斯蘭教的“沙裏亞法”了。
    
    伊斯蘭教宗教偏激者(原教旨主義者)是極力反對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等,甚至對那些有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的人,要用石頭砸死。並且他們還希望將這些律法誡命普及到全世界,為此出現911、ISIS等等這樣的21世紀災難。
    
    這些“宗教偏激”,這些宗教壓迫,這些戒律壓迫,不論是伊斯蘭教的,還是基督教的,或者是其它什麽宗教的,都是人類社會的毒瘤,我們人類必須清除這種“毒瘤”。
2
分享 2020-10-27

7 个评论

(4)、聖靈進入我們心中,我們內心就會得到徹底自由,戒律就無法再壓迫我們
    
    在2千年前,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人間,來為我們做了大愛的終極榜樣——“為愛所有的人,甘願被釘十字架並降陰間(第3天復活,第40天升天)”。並且,耶穌說:“我給妳們作了榜樣,叫妳們照著我向妳們所做的去做”(約13:15);“我實實在在地告訴妳們: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約14:12)。並且,使徒彼得說:“妳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妳們受過苦,給妳們留下榜樣,叫妳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前2:21)。
    
    當我們真的“蒙召”了,即真的崇拜效法了耶穌,跟著耶穌“他的腳蹤行”了,走了十字架道路,去行公義好憐憫了,去經歷(即:迎戰、堅忍、忍耐、忍受)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難了;以此,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就會具有這基督精神,就會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就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而成為了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成為基督徒,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個人才會容易具有健康的心身,人類才會容易進入美好的社會。
    
    我們成為了基督徒,我們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那麽,我們可以在各種艱難困苦、苦難患難中,包括面臨無助、困難的處境時,包括不能時常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神靈等宗教活動時,包括不能進行不良嗜好(或非不良嗜好)時,即我們不能滿足強迫心理時,我們也都能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患上強迫癥、焦慮癥、恐怖癥等神經癥。
    
    並且,我們眾肢體定期在壹起學習《聖經》,我們時常定期在壹起唱詩、讀經、禱告,我們也滿足了“強迫心理”的天性,我們就會更加容易不具有由強迫心理所帶來的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我們可以不必去進行禮拜、膜拜、跪拜等宗教活動,我們可以不必受宗教的壓迫,我們可以不必受戒律的壓迫,我們的內心可以得到徹底的解放,耶穌真的就是福音。
    
    在《聖經》中,耶穌說:“妳們中間誰有壹只羊,當安息日掉在坑裏,不把它抓住、拉上來呢?”(太12:11);“在安息日做善事是可以的”(太12:12)。“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可2:27);“假冒為善的人哪,難道妳們各人在安息日不解開槽上的牛、驢,牽去飲嗎?”(路13:15)。“猶太人越發想要殺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並且稱上帝為他的父,將自己和上帝當作平等”(約5:18)。耶穌是反對守安息日的,是反對守戒律的,是讓我們得解放的。
    
    《聖經》中說:“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仆的軛挾制”(加5:1)。我們成為了基督徒,我們就不再受宗教、戒律的軛所挾制了。
    
    可是,耶穌基督來了,那敵基督的也出來了,“妳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約壹2:18)。這些敵基督的,他們不認耶穌是道成肉身的、是唯壹的真理、唯壹的上帝,“誰是說謊話的呢?不是那不認耶穌為基督的嗎?不認父與子的,這就是敵基督的。凡不認子的就沒有父。認子的連父也有了”(約壹2:22-23)。
    
    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他們是想方設法地通過各種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戒律),來忽視、排斥“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他們使得人們認為,耶穌是神,我們是人,人不能向神(耶穌)來學習。他們使的人們認為,耶穌只是來代贖我們罪的,不是來給我們作榜樣的。
    
    他們使得人們不能來崇拜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不能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不能來具有這基督精神,不能來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不能來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不能來成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而只能成為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而依舊受宗教的壓迫,受戒律的壓迫,內心得不到解放。

 他們高舉各種律法誡命,高舉戒律。如高舉女人不能講道、聚會時要蒙頭等等;高舉反對同性戀、墮胎、婚前同居等等;高舉反對進化論(反對神導進化論)等等;高舉多多地生育等等。並且他們是怒氣沖沖的,是蠻不講理的,他們堅持認為他們自己是最虔誠的,是正統的基督教,其他的都是異端邪說。可是他們對社會不公,貧窮人受苦,甚至對基督徒為主坐牢等等,卻是無動於衷、麻木不仁。
    
    由於存在這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使得很多人——尤其是知識分子——不來接受耶穌,甚至成了無神論者。尤其是在近代科學(近代物理學,不是現代科學,不是現代物理學)還沒有發現宇宙是從壹個“點”中誕生的時候,科學還沒有發現真的存在上帝的時候;或者人們還沒有接受相應的科學知識,還不知道現代科學也在述說是真的存在上帝的時候,很多人成了無神論者,拒絕接受耶穌基督。
    
    這些無神論者,他們不相信存在壹個“道”(上帝),自然更不相信存在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在強迫心理的作用下,他們禮拜、膜拜、跪拜壹些大英雄,崇拜、效法壹些大英雄,尤其是那些號稱要拯救全人類的大英雄。通過對這些大英雄的崇拜效法,他們具有了這些大英雄那樣的心——強烈地仇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結果在這強烈的“恨”基礎上,不但沒有拯救全人類,不但沒有帶來美好的社會,反而給人類帶來了災難。在“恨”的基礎上,是不會帶來美好的社會的;只有在“愛”的基礎上,才會帶來美好的社會。
    
    當然,還有壹些無神論者,他們不禮拜、膜拜、跪拜英雄,不崇拜、效法英雄。在強迫心理的作用,他們不得不具有不良嗜好(或非不良嗜好),如抽煙、喝酒、賭博、看書、玩遊戲等等。還有壹些無神論者,即不禮拜、膜拜、跪拜英雄,不崇拜、效法英雄,也不具有不良嗜好(或非不良嗜好),在強迫心理的作用,他們會時常具有不安、鬧心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會容易患上強迫癥、焦慮癥、恐怖癥等神經癥。
    
    2千年前,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了我們人間,我們實在是都應當來接受耶穌,來從這些苦難中走出來。
    
    當然,我們要單單地高舉耶穌基督,不要聽從那些所謂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戒律)。“妳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妳們心裏,並不用人教訓妳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妳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妳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裏面”(約壹2:27)。
    
    並且,我們還要單單地走十字架道路,去行公義、好憐憫,“小子們哪,不要被人誘惑,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壹樣”(約壹3: 7);“從此就顯出誰是上帝的兒女,誰是魔鬼的兒女。凡不行義的,就不屬上帝。不愛弟兄的也是如此。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妳們從起初所聽見的命令”(約壹3:10-11)。
    
    以此,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就會具有這基督精神;而會給個人帶來健康的心身,也將會給人類帶來美好的社會。
    
    在強迫心理基礎上,腦內的內啡肽會減少,而使得我們會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可以使腦內的內啡肽增加,可以使我們不再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的情緒體驗,而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可以使腦內的多巴胺增加,可以使我們容易具有興奮、亢奮等愉快、痛快的情緒體驗,也是壹種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使我們具有健康的心身。(1979年我考上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1984年畢業後我先當了4年內科醫生,後轉行當了精神科醫生。作為醫生,我想關於信仰與神經介質、神經遞質的關系,還需要進壹步的研究來證實)。

5、用自然科學來解釋該隱求上帝赦免
    
  (1)、該隱殺了亞伯後,面對自己的罪惡,面對將來的報應,該隱求上帝耶和華赦免
    
    在《聖經•創世記》第四章中寫了“該隱求上帝赦免”的故事:“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該隱和他的供物。該隱就大大地發怒,變了臉色。耶和華對該隱說:‘妳為甚麽發怒呢?妳為甚麽變了臉色呢?妳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妳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妳,妳卻要制伏它’”(創4:4-7)。
    
    “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耶和華對該隱說:‘妳兄弟亞伯在哪裏?’他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耶和華說:‘妳做了甚麽事呢?妳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裏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妳手裏接受妳兄弟的血。現在妳必從這地受咒詛。妳種地,地不再給妳效力,妳必流離飄蕩在地上’。該隱對耶和華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妳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妳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耶和華對他說:‘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耶和華就給該隱立壹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創4: 8-16)。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類似“該隱求上帝赦免”這樣的事情。
    
  (2)、我們人類具有自罪的天性,我們必須進行宗教活動,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的罪
    
    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自責自罪心理的天性,尤其是當人們處於失敗、不順心的時候,人們會“莫名其妙”地自責自罪起以前曾經做過的壞事、錯事,而給自己帶來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
    
    尤其是當想起以前應當給家人、親戚、朋友、家族、民族、國家盡義務,可是沒有去盡,或者沒有做好;當想起這些時,就會自責自罪,恨不得扇自己大嘴巴,而帶來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
    
    自責自罪心理是壹種內在動力(尤其是當人們處於失敗、不順心的時候!!!),會使得人們必須去進行獻祭等宗教活動,來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的罪,以此來減輕、擺脫因“自責自罪”所帶來的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否則,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就會有可能持續存在,而會患上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等神經癥。(關於這些神經癥可見附錄二《神經癥應是宗教信仰上的營養不良》)。
    
    在原始時代,在宗教活動中,人們所祈求的這些“神靈”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戰鬥英雄),被人們說成了神靈。借著祈求這些神靈赦免自己的罪,人們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靈),來具有英雄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民族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在我們人類幾十萬年的原始時代,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間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爭戰),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這“自責自罪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因為他們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那些——每個個體不具有這“自責自罪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續下來。
    
    借著進化,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自責自罪心理”的天性。借著進化,我們當今的每壹個人也都具有這“自責自罪心理”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時常自責自罪起曾經做過的壞事、錯事,(尤其是當人們處於失敗、不順心的時候),而使人們具有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使得人們必須進行壹些獻祭等宗教活動,來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的罪。
    
    但是,當通過獻祭求神靈(英雄)赦罪,崇拜效法英雄(神靈),具有了勇於犧牲的心,人們就可以在各種處境中也能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可以不必再去時常進行獻祭等宗教活動來求神靈(英雄)赦罪。“自責自罪心理”、獻祭求神靈(英雄)赦罪,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使人們來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該隱求上帝赦免”這個故事,應當預表著,在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自責自罪心理”的天性,使得人們必須進行宗教活動,來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的罪。如,在舊約時代,人們是通過獻祭,來祈求上帝耶和華赦免自己的罪;在新約時代,人們是相信耶穌已經代贖了自己的罪。
    
  (3)、道能拿去恨人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但拿不去自罪心理,而使人被禁欲壓迫
    
    到了農業時代後,隨著哲學的發展,人們開始認識到:壹定是存在著壹個“道”(上帝),是“道”(上帝)創造、掌管著整個宇宙。而“道”(上帝)不曾是活生生的人,人們無法來——像崇拜效法英雄那樣——崇拜效法“道”(上帝),無法來具有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
    
    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可以使人們在任何處境中,都能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容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相反,不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就容易具有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尤其是面對自責自罪心理時。
    
    我們人類具有自責自罪心理的天性,使得人們會無緣無故的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使得人們必須去進行壹些宗教活動,來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的罪。或者高舉禁欲(或者高舉孝順等等),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否則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就會持續存在,而會患上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等神經癥。
    
    在農業時代,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由於人們高舉“道”(上帝),人們不容易具有勇於犧牲的心,人們容易具有——在自責自罪基礎上的——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並且人們還認識到,“道”(上帝)還是公義、公正的審判者,不接受賄賂,人們無法通過獻祭等宗教活動來賄賂他。人們只能是高舉禁欲(或者高舉孝順等等),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否則抑郁、憂傷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就會持續存在,而會患上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等神經癥。
    
    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人們只能是高舉禁欲(或者高舉孝順等等),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為此人們受禁欲的壓迫。

為此,人們高舉禁欲。如,反對婚外戀,反對婚前同居,反對婚前性生活,反對婚前親密接觸,甚至反對戀愛,反對穿好看的衣服……等等。並且,反對吃肉,反對吃蔥姜蒜這些去葷腥的佐料,反對殺生,反對墮胎,反對人工流產,等等。並且,極力去恪守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極力地反對進化論(反對神導進化論),等等。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
    
    對很多人來說,尤其是對很多中國人來說,性欲等欲望就是罪惡,“萬惡淫為首”,宗教就是用來壓制性欲等各種欲望的和恪守各種道德貞潔、律法誡命、神學理論、宗教教義的。為此和尚、道士、尼姑、道姑都必須是不能結婚的,都必須是不能有性生活的,都必須是不能親密接觸異性的,最好都是處男處女的。以此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
    
    對於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來說,也是堅決反對婚前同居的,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為的,甚至是堅決反對婚前有親密接觸的,如反對婚前親吻,如反對婚前擁抱,如反對婚前拉手,……甚至反對戀愛,反對手淫。以此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
    
    對於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來說,是必須恪守各種道德貞潔、律法誡命、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如必須恪守“聖經(字面)無誤”,即只能按照字面來理解《創世記》,只能認為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而極力反對科學,反對進化論,反對神導進化論。以此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不必自責自罪。
    
    在中世紀,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等都是嚴重的違反律法誡命、道德貞潔的行為,是要被石頭砸死的。為此,在今天,伊斯蘭教宗教偏激者(原教旨主義者)也是極力反對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等,甚至對那些有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的人,依舊用石頭砸死。並且他們還希望將這些律法誡命、道德貞潔普及到全世界,為此出現911、ISIS等等這樣的21世紀災難。
    
    壹些基督教宗教偏激者也是極力反對婚前性行為、墮胎、同性戀等,他們與伊斯蘭教宗教偏激者(原教旨主義者)觀點壹致。在他們的心中是大大地暗贊伊斯蘭教宗教偏激(原教旨主義),看到伊斯蘭教宗教偏激(原教旨主義)在歐洲蔓延,他們在心中是暗暗地高興,由此我們人類在21世紀將面臨著危機、災難。
    
    由於高舉禁欲,高舉貞潔,高舉童貞,而壹些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又總是無法戰勝性欲等各種欲望,為此他們總是認為自己罪惡深重,他們如同患上了“抑郁癥”,很是痛苦。如多看了兩眼漂亮的異性,就認為自己有罪了;如相思了自己所暗戀的異性,就認為自己有罪了;如控制不住地去看了色情的小說、照片、電影等,就認為自己有罪了;等等。很是痛苦。
    
    這些“宗教偏激”,不論是伊斯蘭教的,還是基督教的,或者是其它什麽宗教的,都是人類社會的毒瘤,我們人類必須清除這種毒瘤。
    
  (4)、聖靈進入我們心中,我們內心就會得到徹底解放,禁欲就無法再壓迫我們
    
    在2千年前,耶穌用他的死,用他的到陰間,來代替了我們,來代贖了我們的罪。“他藉這靈,曾去傳道給那些在監獄裏的靈聽”(彼前3:19),耶穌曾代替我們降到“靈的監獄”(去傳道,不是去傳福音),來代贖我們的罪,使我們將來可以不下地獄,而上天堂。
    
    我們實在應當抱著感恩的心,來以耶穌為榜樣,崇拜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甘願經歷(即:迎戰、堅忍、忍耐、忍受)十字架道路上的苦難;以此來拿去恨人的心(只恨撒旦),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來具有這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來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來成為耶穌的門徒(基督徒),我們將來就會不下地獄,而上天堂。成為基督徒,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個人才會容易具有健康的心身,人類才會容易進入美好的社會。
    
    由於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那麽,我們可以在各種艱難困苦、苦難患難中,包括處於失敗、不順心的時候,不進行宗教活動來祈求神靈赦免自己罪的時候,不高舉禁欲而不認為自己道德高尚的時候,也能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不再容易患上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等神經癥。
    
    並且,我們信仰了耶穌(上帝),我們堅信,為了救贖我們,為了代贖我們的罪,耶穌曾被釘十字架並降陰間(第3天復活,第40天升天)。我們就更加不再容易具有因“自責自罪心理”所帶來的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使我們可以遠離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這些神經癥,使我們原有的這些神經癥可以得到好轉、治愈。
    
    使得我們可以不必去進行獻祭等宗教活動來求神赦免,使得我們可以不必高舉禁欲來認為自己道德高尚,我們可以不必受禁欲的壓迫,我們的內心可以得到徹底的自由,耶穌真的就是福音。
    
    “文士和法利賽人,帶著壹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叫他站在當中。就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妳說該把她怎麽樣呢?……,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妳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壹個壹個地都出去了。……。耶穌說,我也不定妳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3-11)。耶穌是“連行淫時被抓、要被石頭打死的”妓女,耶穌都不定罪,耶穌是有愛心的,耶穌是體諒人性的。
    
    “妳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妳們得以自由”(約8:32)。耶穌是讓我們得自由的,不要再受禁欲的壓迫。
    
    可是,耶穌基督來了,那敵基督的也出來了,他們提出了各種所謂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道德貞潔,來排斥、忽視耶穌的救恩,來排斥、忽視耶穌的福音。
    
    壹方面,他們使得人們認為,耶穌是神,我們是人,人不能向神(耶穌)來學習。他們使得人們認為,耶穌只是來代贖我們罪的,不是來給我作榜樣的。他們使得人們不能來崇拜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不能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不能來具有這基督精神,不能來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不能來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不能來成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而只能成為基督教宗教信徒、宗教教徒(假基督徒)。
    
    另壹方面,他們告訴人們,單單地靠耶穌不能得救,還必須要守壹些律法誡命,必須高舉禁欲,並把童貞、貞潔說成聖潔。如說,必須堅決反對婚前同居,必須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為;甚至是必須反對婚前有親密接觸,反對婚前親吻,反對婚前擁抱,反對婚前拉手,……;甚至堅決反對戀愛,堅決反對穿好看的衣服,等等。還必須堅決反對同性戀等等;必須堅決反對進化論(反對神導進化論)等等。
    
    他們高舉這些,自認為自己很是虔誠;可是他們對社會不公,貧窮人受苦,甚至對基督徒為主坐牢等等,卻是無動於衷、麻木不仁。他們的所作所為,只能使很多人,尤其是知識分子,不來接受耶穌,甚至成了無神論者。
    
    這些無神論者,他們不相信存在神靈,也不相信存在壹個“道”(上帝),自然更不相信存在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他們不會進行獻祭等宗教活動來求神赦免,也不相信耶穌代贖了他們的罪。他們也不高舉禁欲,不認為自己道德高尚。他們在自責自罪心理的作用下,他們會自責自罪;尤其是處於失敗、不順心的時候,他們會自責自罪;他們會感到抑郁、憂傷,會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如果持久下來,會患上抑郁癥、疑病癥、神經衰弱等神經癥。
    
    在2千年前,耶穌用他的死,用他的到陰間,來代替了我們,來救贖了我們,來代贖了我們的罪,我們實在是都應當來接受耶穌,來從這些苦難中走出來。
    
    當然,我們要單單地高舉耶穌基督,不要聽從那些所謂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道德貞潔。耶穌是道成肉身,是“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約壹1:1)。他代贖我們的罪,代贖了我們的罪,“耶穌的血也洗凈我們壹切的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裏我們有壹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壹2:1-2)。我們只要單單依靠耶穌,我們將來就可以不下地獄,而上天堂。
    
    並且,我們還要單單地走十字架道路,去行公義、好憐憫。耶穌為我們做了美好的榜樣,耶穌代贖了我們的罪,我們自然應當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就該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約壹2:6)。我們崇拜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
    
    以此,我們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我們就會彼此相愛,我們就會生活在光明中,“愛弟兄的就是住在光明中……惟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裏”(約壹2:10-11)。
    
    壹個人心中充滿恨,缺乏愛,他就會自私自利,為了滿足自己的情欲,能做出各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恨”才是罪的根源,是來自撒旦的,是那個從情欲來的“敗壞”。我們基督徒應當與“恨”進行鬥爭,我們要與那些高舉“恨”的主義、學說、宗教、宗派進行鬥爭,為此要具有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
    
    而不要與“性欲”進行鬥爭,高舉禁欲並不能使我們高尚。可是很多宗教教徒“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提前4:1-5),想當然地認為“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這些情欲本身是罪的根源,而與這些情欲進行鬥爭,如不近異性、不戀愛、不結婚,不吃某些食物等等。
    
    其實“肉體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見:約壹2:15-17);即它們不是來自上帝的,我們不必愛它們;但它們也不是來自撒旦的,我們也不必恨它們。
    
    在自責自罪心理基礎上,腦內的內啡肽會減少,而使得我們會容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可以使腦內的內啡肽增加,可以使我們不再容易具有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而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可以使腦內的多巴胺增加,可以使我們容易具有興奮、亢奮等愉快、痛快的情緒體驗,也是壹種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而使我們具有健康的心身。(1979年我考上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1984年畢業後我先當了4年內科醫生,後轉行當了精神科醫生。作為醫生,我想關於信仰與神經介質、神經遞質的關系,還需要進壹步的研究來證實)。

6、用自然科學來解釋那英武有名的人
    
  (1)、有偉人在地上,上帝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在《聖經•創世記》第五章、第六章寫了“亞當的後代”,寫了他們可以是“英武有名的人”。
    
    “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上帝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耶和華說:‘人既屬乎血氣,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裏面,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壹百二十年。’那時候有偉人在地上。後來上帝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創6:1-4)。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類似“英武有名的人”這樣的事情。
    
  (2)、我們人類具有暗示心理的天性,我們必須進行宗教活動,祈求神靈給自己力量
    
    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暗示心理的天性。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礎上,人們的體能、智能可以得到超常發揮。如,面對艱難困苦、苦難患難,而自己又必須擔負責任、勇挑重擔,自己又必須堅持下來、堅韌下去;此時如果堅信神靈必在暗中保護自己、保守自己、保佑自己,必在暗中幫助自己、給自己力量、給自己能力,自己的體能、智能就可以得到超常發揮。
    
    如,可以禁食20天、30天……;本作者徐永海就曾禁食23天,雖然體重減輕了近10公斤,但是在禁食20多天時依舊還可以慢跑。在人類幾十萬年的歷史中,在人們外出征戰時,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多堅持壹天可能就意味著勝利,可以使自己的團體、集體生存下來。為此,人們十分願意進行有關的宗教活動,在暗示、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礎上,在祈求神靈基礎上,在堅信神靈與自己同在的基礎上,使自己具有超常的能力。
    
    在原始時代,在宗教活動中,人們所祈求的這些“神靈”多原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戰鬥英雄),被人們說成了神靈。借著祈求這些神靈使自己具有超常的能力,人們可以更好的崇拜、效法英雄(神靈),來具有英雄(神靈)那樣的心——強烈的恨那些敵對的民族及人,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在我們人類幾十萬年的原始時代,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之間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爭戰),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這“暗示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才能生存下來、延續下來,因為他們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那些——每個個體不具有這“暗示心理”天性的——族群(種族、民族、部族、氏族)都被淘汰掉了、不能延續下來。
    
    借著進化,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暗示心理”的天性。借著進化,我們當今的每壹個人也都具有這“暗示心理”的天性。具有宗教信仰,進行宗教活動,堅信神靈必在暗中保護自己、保守自己、保佑自己,堅信神靈必在暗中幫助自己、給自己力量、給自己能力,堅信神靈必與自己同在,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礎上,可以使自己的體能、智能得到超常發揮。
    
    通過壹些宗教活動,在暗示基礎上,可以使自己的體能、智能得到超常發揮,可以使人們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可以使人們更加願意去進行宗教活動。通過宗教活動,可以使人們更好地去禮拜膜拜跪拜神靈(英雄),崇拜效法英雄(神靈),來具有勇於犧牲的心。暗示心理、宗教活動,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使人們來具有勇於犧牲的心。
    
    “那英武有名的人”這個故事,就應當預表著,在我們人類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逐漸具有了這“暗示心理”的天性。人們通過宗教活動,借著“暗示心理”的作用,可以使自己的體能、智能得到超常發揮,而成為“那英武有名的人”。
    
  (3)、道能拿去恨人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但拿不去暗示心理,而使人被愚昧壓迫
    
    到了農業時代後,隨著哲學的發展,人們開始認識到:壹定是存在著壹個“道”(上帝),是“道”(上帝)創造、掌管著整個宇宙。而“道”(上帝)不曾是活生生的人,人們無法——像崇拜效法英雄那樣——來崇拜效法“道”(上帝),無法來具有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
    
    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在面對強敵時,容易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具有輕松愉快(喜樂幸福)的情緒體驗,可以使自己容易相信神靈壹定在保守自己,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的基礎上,可以使自己的體能、智能得到超常發揮,而具有健康的心身。
    
    不具有勇於犧牲的心,在面對強敵時,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具有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可以使自己容易相信神靈不再保守自己,甚至在詛咒自己,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的基礎上,自己的體能、智能不但得不到超常發揮,反而會患上癔病——分離障礙、轉換障礙、軀體形式障礙。(關於這些神經癥可見附錄二《神經癥應是宗教信仰上的營養不良》)。
    
    在農業時代,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由於人們高舉“道”(上帝),人們不容易具有勇於犧牲的心,當面對強敵時,當面對社會不公時,人們容易具有焦慮煩躁、痛苦懊悔的情緒體驗,人們容易認為“道”(上帝)不再保守自己,甚至在詛咒自己,在暗示心理、他人暗示、自我暗示的基礎上,自己的體能、智能不但得不到超常發揮,反而會患上癔病——分離障礙、轉換障礙、軀體形式障礙。
    
    並且,人們還錯誤地認識到,“道”(上帝)維護的是天道,是秩序,是君君臣臣,作為老百姓理應順從君王的統治,順從君王的欺壓。在面對強敵(君王)時,在面對社會不公時,必須認命。
    
    在高舉“道”(上帝)的國家、社會裏,人們只能是認命,只能是愚昧,而受愚昧的壓迫。
    
    為此,壹些認命、愚昧的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是曲解《聖經》經文。如,曲解這段經文:“妳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妳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妳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妳,要拿妳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妳走壹裏路,妳就同他走二裏。有求妳的,就給他。有向妳借貸的,不可推辭”(太5:38-42)。
    
    如,更是曲解這段經文,“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13:1-2)。
    
    佛教,更是認命,更是愚昧,為此他們提出了輪回學說,認為這輩子不好是上輩子作惡的結果,來使自己更好地認命,來使自己更加的愚昧。
    
    由於認命,由於愚昧,由於不具有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當面對被欺壓、被壓迫時,當面對社會不公時,他們只是單單地祈求“道”(上帝),來改變他們的命運。當然,要想讓“道”(上帝)改變命運,使自己的命好起來,自然必須恪守“道”(上帝)制定的律法誡命(戒律)、道德標準,必須高舉各種神學理論、宗教教義,等等。
    
    為此,對於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來說,他們是極力地反對同性戀、避孕、墮胎,極力地反對女人講道,極力地反對科學,極力地反對宇宙空間膨脹理論(宇宙大爆炸理論),極力地反對生物進化論(神導進化論)。他們是極端固執地認為:《聖經•創世記》頭幾章的內容,只能從字面上來理解,不能從精義上來理解;即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上帝是在最初的六天(六個24小時)創造的萬物,第六天用泥捏出的人。
    
    當今科學早已經清楚地告訴人們,在地球上曾存在著侏羅紀、白堊紀等上億年前的遠古時代。石油(主要為烷烴、環烷烴、芳香烴等有機化合物)是幾億年前動物的遺體形成的,煤炭(包含著復雜的高分子有機化合物)是幾億年前植物的遺體形成的。面對如此普及的科學知識、生活常識(如很多人看過《侏羅紀公園》等電影),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還高舉“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很難讓人接受;他們的觀點已經成為了人們福音路上的絆腳石。
    
    近些年來,生物學等科學發展很快,已經能夠很清楚的告訴人們,DNA、染色體、基因遺傳、基因突變是怎麽回事,幾乎所有的年輕人在學校裏都學過這些。此時,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卻依舊是極力地反對科學,極力地反對宇宙空間膨脹理論(宇宙大爆炸理論),極力地反對生物進化論(神導進化論)。為此,這些年來,在教會中年輕人所占的比例越來越少。
    
    因此說,這些“宗教偏激”,不論是伊斯蘭教的,還是基督教的,或者是其它什麽宗教的,都是人類社會的毒瘤,我們人類必須清除這種毒瘤。
    
  (4)、聖靈進入我們心中,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生命,愚昧就無法再壓迫我們
    
    在2千年前,道成肉身的耶穌說:“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妳們壹位保惠師,叫他永遠與妳們同在”(約14:16);“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壹切的事指教妳們,並且要叫妳們想起我對妳們所說的壹切話”(約14:26);“我要從父那裏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他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約15:26);“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妳們這裏來;我若去,就差他來”(約16:7)。
    
    我們人類具有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在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基礎上,我們人類具有“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後,人們就會具有崇拜心理,如崇拜某些神靈,如崇拜某些英雄,如崇拜某些明星;並且,人們崇拜效法了“誰”,人們就會具有“誰”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
    
    即使某些神靈、英雄,他們並沒有真實存在過,他們的所有事情,僅僅是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人們逐漸杜撰出來的、演繹出來的,比如某些神化故事塑造出來的人物。但是通過對這些神靈、英雄的崇拜效法,通過對他們“名字”的崇拜效法,人們依舊會具有他們那樣的心,痛恨仇敵的心,勇於犧牲的心。
    
    在兩千多年前,中國的先賢老子就在《道德經》中說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即改變人心(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不是“道”(道理、理論、主義,等等),而是“名”(即聖人、聖賢、聖子的榜樣作用)。

在《聖經》中,使徒約翰說:“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們信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名”(約壹3:23)。
    
    當我們真的信了耶穌的“名”,崇拜效法了耶穌,跟著耶穌走了十字架道路;以此,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就會具有這基督精神,就會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就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而成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成為基督徒,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個人才會容易具有健康的心身,人類才會容易進入美好的社會。
    
    當我們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具有了這基督精神時,我們就會行公義、好憐憫,就會在十字架道路上甘願去經歷(即:迎戰、堅忍、忍耐、忍受)各種苦難。此時就是聖靈與我們同在,就是保惠師與我們同在。
    
    當我們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具有了這基督精神時,當我們面對強敵時,當我們堅信主耶穌與我們同在時,在暗示、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礎上,我們的體能、智能可以得到超常的發揮。
    
    此時我們不再懼怕任何敵人,“愛裏沒有懼怕”(約壹4:18)。
    
    我們不再認命,不再愚昧,靠著耶穌我們能戰勝世界上的壹切,“因為凡從神生的,就勝過世界。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勝過世界的是誰呢?不是那信耶穌是神兒子的嗎?”(約壹5:4-5)。
    
    “嗐,妳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啕,因為將有苦難臨到妳們身上。妳們的財物壞了,衣服也被蟲子咬了。妳們的金銀都長了銹。那銹要證明妳們的不是,又要吃妳們的肉,如同火燒。妳們在這末世,只知積攢錢財。工人給妳們收割莊稼,妳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妳們在世上享美福,好宴樂,當宰殺的日子竟嬌養妳們的心”(雅5:1-5)。耶穌是受壓迫者的主,靠著主,我們不再認命。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4:18)。耶穌是讓我們得自由的,不要再受愚昧的壓迫,耶穌真的就是福音。
    
    可是,耶穌基督來了,那敵基督的也出來了,他們提出了各種所謂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來排斥、忽視耶穌的聖靈,排斥耶穌的福音。
    
    壹,他們使得人們認為,耶穌是神,我們是人,人不能向神(耶穌)來學習。他們使的人們認為,耶穌只是來代贖我們罪的,不是來給我作榜樣的。他們使人們不能來崇拜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不能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的心)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不能來具有這基督精神,不能來具有這內心(性情、心靈、生命)的改變,不能來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不能來成為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而只能是基督教宗教信徒、宗教教徒。
    
    二,他們告訴人們,單單地信(信仰、仰信)耶穌不能得救,還必須相信某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並且必須從字面去理解《聖經》中的字句,即,必須堅信“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上帝是在最初的六天(六個24小時)創造的萬物,第六天用泥捏出的人”,必須堅持反對神導進化論,反對進化論,反對科學。並且,還必須堅信“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甘願認命,甘願愚昧,甘願忍受統治者的剝削、壓迫。
    
    三、他們是極力的反對同性戀,對同性戀,他們是怒氣沖沖的、是蠻不講理的。他們認為正常的婚姻應當是壹男壹女,不應當是壹男壹男,壹女壹女。雖然他們極力地主張正常的婚姻應當是壹男壹女,但是對伊斯蘭教的多妻、童妻,卻從不發出壹點反對,他們是明顯的欺軟怕硬,是沒有犧牲精神。他們更不敢向穆斯林傳福音,讓穆斯林來成為基督徒,是怕字當頭。
    
    四、他們高舉反對同性戀、墮胎、婚前同居(婚前性行為)等,自認為自己很是虔誠。可是,對社會不公,貧窮人受苦,甚至對基督徒為主坐牢等等,卻是無動於衷、麻木不仁。
    
    他們的所作所為,只能使很多人,尤其是知識分子,不來接受耶穌,甚至成了無神論者。
    
    這些無神論者,他們不相信存在任何神靈,也不相信存在壹個“道”(上帝),自然更不相信存在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他們不會相信有神靈的保守,也不會認為有神靈的咒詛,自然在暗示、他人暗示、自我暗示基礎上,不會使自己的能力得到超長發揮,也不會患有相應疾病。但是,在暗示基礎上,他們容易患有其他的、相應的癔病,尤其是癔病中的軀體形式障礙。
    
    壹些無神論者,他們禮拜、膜拜、跪拜壹些大英雄,崇拜效法壹些大英雄,尤其是那些號稱要拯救全人類的大英雄。通過對這些大英雄的崇拜效法,他們具有了這些大英雄那樣的心——強烈地仇恨那些敵對的國家民族階級及人,而產生了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等等。可是在這強烈的“恨”基礎上,不但沒有拯救全人類,不但沒有帶來美好的社會,反而給人類帶來了災難。
    
    壹些無神論者高舉人權、平等、博愛,他們維護同性戀者、婦女、兒童等弱勢群體的權益,這很好。可是卻對那些“反對同性戀(要用石頭砸死等),歧視婦女(出門必須帶頭巾等),不保護兒童(童婚等)”的伊斯蘭教,不發壹言,從來不提半個不字,並且還主張尊重伊斯蘭教的宗教習俗、民族習慣。其實,他們在內心中是缺乏勇於犧牲的心,是怕字當頭。
    
    在2千年前,道成肉身的耶穌,在復活升天前,說到:“聖靈降臨在妳們身上,妳們就必得著能力”(徒1:8)。我們靠著耶穌聖靈,我們就必得能力,我們實在是應當拿去“怕”,來勇敢的向所有人傳福音,“愛裏沒有懼怕”(約壹4:18)。
    
    當然,我們要單單地高舉耶穌基督。“親愛的弟兄阿,壹切的靈,妳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上帝的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上帝的。從此妳們可以認出上帝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上帝。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約壹4:1-3)。
    
    並且,我們還要單單地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我們來具有耶穌那樣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親愛的弟兄阿,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
    
    以此,我們來具有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住在愛裏面的,就是住在上帝裏面,上帝也住在他裏面。這樣愛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他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裏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裏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約壹4:16-18)。
    
    在暗示心理基礎上,當我們真的相信上帝(耶穌)與我們同在,真的相信上帝(耶穌)給我們力量時,腦內的多巴胺、內啡肽、腎上腺素、兒茶酚胺等等神經介質、神經遞質會增加,而可以使我們具有“高峰體驗”(peak experience),可以使我們具有“聖靈充滿”的體驗,可以使我們的體能、智能得到超常發揮,可以使我們具有健康的心身。(1979年我考上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1984年畢業後我先當了4年內科醫生,後轉行當了精神科醫生。作為醫生,我想關於信仰與神經介質、神經遞質的關系,還需要進壹步的研究來證實)。
    
  7、用自然科學來解釋耶和華後悔造人
    
  (1)、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後悔造人在地上
    
    在《聖經•創世記》第六章、第七章寫了“耶和華後悔造人、洪水滅世、諾亞方舟”。“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耶和華說:‘我要將所造的人和走獸,並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因為我造他們後悔了’”(創6:5-7)。
    
    “當挪亞六百歲,二月十七日那壹天,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四十晝夜降大雨在地上。正當那日,挪亞和他三個兒子閃、含、雅弗,並挪亞的妻子和三個兒婦,都進入方舟”(創7:11-13)。“水勢在地上極其浩大,天下的高山都淹沒了。水勢比山高過十五肘,山嶺都淹沒了。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動物,就是飛鳥、牲畜、走獸和爬在地上的昆蟲,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創7:19-21)。
    
    我們人類是上帝(耶穌)創造的,同時也是進化來的,是上帝(耶穌)借著“神導進化論”這智慧設計的方式創造了我們人類。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在我們人類的社會發展過程中,壹定也發生過或者將來要發生,類似“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洪水滅世,諾亞方舟”這樣的事情。
    
  (2)、壹些人只是相信存在神靈,只是希望神靈給他們好處,他們所思所想盡都是惡
    
    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在腦的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具有了發達的大腦前額葉,具有了“崇拜、痛恨仇敵”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後,我們就會具有崇拜心理;崇拜效法了英雄(戰鬥英雄),我們就會具有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出於強烈的恨,可以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精神應當就是:“崇拜效法英雄,來具有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
    
    在我們人類的進化過程中,在腦的進化過程中,我們人類還具有了發達的顳葉、頂葉、枕葉等,具有了語言(文字),具有了在語言(文字)基礎上的思維,可以提出各種理論、主義、學說等等。其中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可以論述是真的存在神靈,論述必須崇拜、效法神靈(英雄),來具有神靈(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來勇敢殺敵,甘願流血犧牲,而具有勇於犧牲的心;並論述這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是真理,是來自神靈(上帝)的。
    
    信仰(仰信)應當就是:“相信某些理論是真理;真理認為存在神靈,必須崇拜效法神靈;通過崇拜效法神靈(英雄),來具有神靈(英雄)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和勇於犧牲的心”。
    
    2千年前,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人間,並告訴我們:“我就是真理、真理、生命”(約14:6)。我們實在是應當來定期地在壹起學習《聖經》,來知道(相信、接受、認同)——“道成肉身的、活生生的”——耶穌才是那唯壹的真理;以此,使我們來單單地崇拜、效法耶穌,來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我們就會具有耶穌那樣的“痛恨仇敵”的心,只恨撒旦,拿去恨人的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具有這基督精神,具有這心靈、生命的改變,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

我們個人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心,我們個人就會具有健康的心身。我們人人具有了耶穌那樣的心,我們人類就會進入美好的社會。耶穌真的是唯壹的上帝、唯壹的真理、唯壹的拯救;十字架道路真的是唯壹正確的道路。
    
    可是,很多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卻是以各種方式來忽視、排斥“耶穌並他釘十字架”,使得人們不能來單單地崇拜、效法耶穌,不能來跟著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以此,不能來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
    
    使得很多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他們不認耶穌是唯壹的上帝、唯壹的真理、唯壹的拯救;他們認為,在耶穌之外,還另有壹些上帝、還另有壹些真理、還另有壹些拯救,如將《聖經•猶大書》第4節中的“獨壹的主宰我們主耶穌基督”(基督教《聖經》和合本)翻譯為“我們獨壹的主宰和主耶穌基督”(天主教《聖經》思高版)。他們還認為,在十字架道路之外還另有壹些正確道路,如守律法的道路。他們只是接受“耶穌代贖了人的罪”,拒絕接受“耶穌的榜樣作用”;他們說“耶穌是神,我們是人,人不能向神(耶穌)來學習”。
    
    他們只是相信(認同)“真的存在上帝(神)”,而且只是希望“上帝(神)來給他們今世後世的各種好處,如今世升官、發財、得子、祛病、保平安等等,後世全家人都進天堂享受幸福等等”,他們拒絕、厭惡“效法耶穌走十字架道路”,他們所思所想盡都是惡。他們也感到,單求好處也不對,為此高舉律法,如:極端反對女人講道,極端反對避孕、流產、同性戀,極端反對神導進化論,極端反對進化論,極端反對科學。

這些人有禍了,他們理應在洪水滅世中被除滅。“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氣息的生靈都死了;凡地上各類的活物,連人帶牲畜、昆蟲,以及空中的飛鳥,都從地上除滅了”(創7:22-23)。
    
    “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洪水滅世,諾亞方舟”這個故事,就應當預表著,在我們人類進化過程中,在我們人類的社會發展過程中,那些不認“耶穌就是那唯壹的上帝、唯壹的真理、唯壹的拯救”的,終將會除滅,終將會消失。
(3)、高舉律法的,高舉“相信、迷信”的,排斥“信仰、仰信”的,終將會消失
    
    當人們相信存在上帝(神靈),認為上帝(神靈)在掌管著宇宙的壹切時;人們總是想當然地認為,只要通過各種宗教儀式來禮拜、跪拜、跪拜上帝(神靈),通過獻祭來賄賂上帝(神靈),通過遵守上帝(神靈)制定的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道德貞潔來討好上帝(神靈),尤其通過“相信經書中的所有字句都是真理”來取悅上帝(神靈);上帝(神靈)就會來保佑他,他今世就能得到各種好處,後世就能進天堂,他就能得到拯救。
    
    為此,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他們極端強調並片面解釋所謂的“整本聖經論”,即,不僅要高舉《新約》中的耶穌,也要高舉《舊約》中說的“上帝六天造萬物”等,尤其是要高舉《舊約》中的律法、誡命、條例。他們忘記了《聖經》說過:“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
    
    為此,他們極端強調並片面解釋所謂的“聖經(字面)無誤論”,即《聖經》中的所有字句都是真理,只能按字面來解釋,不能按精意來解釋。如,只能按照字面來理解《創世記》,只能認為宇宙的歷史只有幾千年。他們忘記了《聖經》說過:“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後3:6);“主看壹日如千年,千年如壹日”(彼後3:8)。
    
    為此,他們極端強調並片面解釋所謂的“唯獨聖經論”,即只能通過《聖經》來認識真理,不能通過世界(宇宙)來認識真理。如,因聖經中說了“上帝第六天用泥土造人”,他們就堅決反對“神導進化論”。他們忘記了《聖經》說過:“自從造天地以來,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加2:21)。
    
    為此,他們極端強調並片面解釋,並曲解、強解“因信稱義”,他們認為,只要妳相信了“上帝六天造萬物,第六天用泥土造人”這些《聖經》中的字句,妳就稱義了,就重生、得救、成聖了。他們忘記了《聖經》說過:“我們因信基督稱義”(加2:16);即,我們是因信仰(仰信)耶穌稱義,而不是因相信(迷信)《聖經》中某些字句稱義,“字句是叫人死,聖靈是叫人活”(林後3:6)。
    
    在《聖經》中使徒保羅說:“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壹人因行律法稱義”(加2:16);“義若是藉著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這些經文是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不因行律法稱義”。(“猶太人的所謂‘律法’通常指舊約的頭五部書,也稱為摩西五經;但有時也用在較廣泛的意義上,指舊約的全部”——摘自和合本《聖經》後的名詞淺解)。
    
    《聖經》中說:“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2:2);即,《聖經》的核心是耶穌,舊約預言耶穌,新約應驗耶穌。《聖經》中說:“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們信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名”(約壹3:23)。即,我們只要信(信仰、仰信)了耶穌的名,只要跟著耶穌走了十字架道路;即使我們不知道某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我們也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也會具有這基督精神,也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
    
    我們應當信仰(仰信)耶穌的名,而不是相信某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隨著社會的發展,那些高舉律法的,高舉“相信、迷信”的,排斥“信仰、仰信”的,終將會消失。

(4)、高舉“相信、迷信”的,排斥“信仰、仰信”的,反對科學的,終將會消失
    
    1327年,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不能容忍世界(地球)是球形的觀點,而把意大利天文學家采科•達斯科裏活活燒死。采科•達斯科的“罪行”就是,論證世界(地球)呈球狀,在另壹個半球上也有人類存在,被說成是違背了聖經的教義。
    
    1600年2月17日,壹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不能容忍“日心說”,而燒死了支持“日心說”的科學家布魯諾。事實上,布魯諾曾在修道院學習過,並獲得過神學博士學位,具有神甫的教職,並不否認存在上帝。而提出“日心說”的哥白尼也是如此,也是教會的神甫,並且哥白尼他壹生都在維護基督教信仰。
    
    1633年6月22日,科學革命的先驅,近代科學之父伽利略,因為支持“日心說”,被迫跪在冰冷的石板地上,在教廷寫好的“悔過書”上簽字,並被判處終身監禁,禁止出版或重印他的著作。伽利略既是偉大的、勤奮的科學家,又是虔誠的基督徒,深信科學家的任務是探索自然規律,而教會的職能是管理人們的靈魂,不應互相侵犯。伽利略說“聖經是教人如何進天國,而不是教人知道天體是如何運轉”。
    
    那些燒死、逼迫科學家的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他們的心裏壹定沒有耶穌,如果他們的心裏有耶穌,耶穌在他們的心裏,他們就不至於如此不能容忍“地是球形的”、“地球圍繞太陽轉”等科學觀點,不至於如此殘忍地燒死、逼迫科學家。可能他們自認為自己在捍衛真理,其實他們不知道耶穌才是唯壹的真理。
    
    在今天,只要是具有壹些自然科學知識的人,都知道,我們這個宇宙具有千億個星系(河外星系);都知道,距離我們銀河系最近的河外星系——仙女星系,也距離我們有254萬光年(距離);都知道,起碼在254萬年前,這個仙女星系就已經存在著了。我們今天之所以看到這個星系,就是它在254萬年前發出的光,這些光已經在宇宙空間中走了254萬年。
    
    在今天,只要具有壹些科學知識的人,都知道,我們這個宇宙的歷史(年齡、歲數)是138億年,地球的歷史是46億年(地球開始出現巖石),作為有文化、有自然科學知識的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都不應當反對“神導進化論”。
    
    可是,在今天,某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是如此不能容忍“神導進化論”,他們是怒氣沖沖的,是蠻不講理的,他們恨不得也把那些認同“神導進化論”的基督徒(耶穌基督的門徒)都燒死。這些基督教宗教教徒、宗教信徒(假基督徒),他們的心裏壹定也沒有耶穌;如果他們的心裏有耶穌,耶穌在他們的心裏,他們就不至於如此不能容忍“神導進化論”。可能他們自認為自己在捍衛真理,其實他們不知道耶穌才是唯壹的真理。
    
    《聖經》中說:“獨壹的主宰──我們主耶穌基督”(猶:4,現代中文譯本),“我們的救主獨壹的上帝”(猶:24),“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徒4:12)。“我們因信基督稱義”(加2:16),“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2:2)。耶穌才是唯壹的真理、唯壹的上帝、唯壹的主宰、唯壹的拯救。
    
    《聖經》中說:“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們信他兒子耶穌基督的名”(約壹3:23)。只要我們信(信仰、仰信)了耶穌的名,跟著耶穌走了十字架道路;即使我們不知道某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即使我們不反對宇宙空間膨脹理論、進化論;我們也會具有耶穌那樣的大愛的心(連仇敵都愛)和勇於犧牲、獻身、殉道的心,也會具有這基督精神,也會具有這重生、得救、成聖。
    
    我們應當信仰(仰信)耶穌的名,而不是相信某些神學理論、宗教教義、律法誡命。隨著科學的發展,那些高舉“相信、迷信”的,排斥“信仰、仰信”的,反對科學的,終將會消失。
自然科學無法否定基督信仰,自然科學可以用來論證創世論的正確性。
喂,老大啊,要發表宗教話題,也選個宗教區發吧,都屏蔽宗教區了還看到你這文章,留點空間給無神論者和飛天意大利麵神教好嗎
這不是單純的宗教的傳教文章,這是論述基督信仰與自然科學的關聯性的文章,基督宗教與自然科學是互相呼應的。
https://youtu.be/iNS75dGOZJY
John Lennox教授在牛津大學辯論社的演講:上帝確實存在

探究科学和追求卓越的理性与信仰上帝之间本来就不冲突。那些自称科学、理性讲究证据但是却把无法自圆其说的东西奉为真理并且不容许一点质疑的科学教/人教的还是不要自称追求卓越的理性和探究科学了。
共匪宣稱基督信仰與自然科學是衝突的,事實上自然科學證明了人的存在需要物質載體,自然科學證明了人本質上是一種精神的存在,基督信仰與自然科學是互相呼應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