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动向」美中脱钩加速:特朗普marker改讲稿,崔天凯telly搞降温

先为党国和所有大中国主义的炮灰们感叹一声:可惜呀,猛然刹车为时已晚。虽然慢一点儿下来还是跳悬崖。

3月19日,记者抓拍到川普的讲稿上,corona被划掉,用笔写上了Chinese,所以成为Chinese Virus。
https://img.huffingtonpost.com/asset/5e74007623000055280c6610.jpeg?ops=scalefit_720_noupscale

结果3月22日崔天凯就在新闻网站Axios与有线电视台HBO合作制作播出的一档专访中表示:外交官来揣测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有害的”

中国官方显然没有回避崔天凯的这一表态。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网站上23日都几乎逐字地刊登了这一采访的中文翻译全文。中国驻美使馆的信息显示,这次采访是在3月17日进行的

Axios记者乔纳森·斯旺(Jonathan Swan)在采访时提到崔天凯上个月的一次表态——崔天凯当时说:“有人说这些病毒是来自美方的军事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的,这些疯狂言论我们怎么能相信?

这是崔天凯2月9日在美国CBS电视台周日时政节目《面向全民》(Face the Nation)中对美国联邦参议员科顿的指控作出的回应。科顿曾提出,新冠病毒来自中国的一个生物武器实验室。

崔天凯在最近的这次采访中重申了这一立场。他说:“这是我的一贯立场。我当时这样认为,现在依然这样认为。对于这些问题,当然我们最终要找到答案,揭开病毒的来源,但这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的,因为这样的揣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而且非常有害。”

崔天凯的这一表态被迅速解读为是在与赵立坚此前关于病毒来自美国实验室的说法划清界限。

赵立坚3月12日在推特上发文暗示美国军方把病毒带到武汉。3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召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向他表达了美国政府的“严正立场”。

记者斯旺追问崔天凯,问赵立坚的理论有没有任何依据?崔天凯回答说:“也许你可以去问他。”

斯旺:“您问过他了吗?您是大使。”

崔天凯:“
我在这里代表的是中国国家元首和中国政府,不是某个具体个人。”


可惜外交官的努力,在维尼面前连根葱都不算。有大中国主义护身,刀枪不入的粉红战狼毕竟势不可挡。

所以连美国之音也只有认命了
华盛顿 — 

面对在全球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美国和中国互相指责。分析人士指出,新冠病毒加深了两国的不信任, 疫情后,因美中贸易战导致的美中部分脱钩可能将进一步加剧

......

威尔逊中心“基辛格美中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说,两国部分领导人的上述谁是谁非的辩论是“幼稚和愚蠢的”,将全球如何拯救人民生命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地缘政治上

美国智库“米尔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的分析师柯蒂斯·钱(Curtis Chin)认为,这种不信任是“传染性的”,新冠病毒的爆发比美中贸易战还要加速中美之间的“脱钩”

美国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 2月28日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在被问道如何看待美中脱钩的问题时说: “我认为将会有更多的脱钩(出现)。我想,看着冠状病毒,人们禁不住想:‘我们是否对一个对手国家过于依赖?’ 而且我认为……这会导致某些人重新考虑其供应链。”

2020年3月4日,中国新华网刊登了一篇《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说,“如果这个时候中国对美国进行报复,除了宣布对美国旅行禁令外,还宣布对医疗产品进行战略管控,禁止出口美国,那么美国将会陷入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之中。”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星期一(3月16日)说,他正准备一项行政命令,要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移回美国本土,以解决美国对外国医疗供应依赖的问题。纳瓦罗说,美国先进药品成分约有70%来自国外,而这项行政命令的本质,是要将所有相关生产工作迁回美国本土。他强调:“这样一来我们才不须担心会对外依赖。

3月19日,美国联邦参议员约翰·科顿(Tom Cotton)和联邦众议员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提出了一项法案,即《保护我们的药品供应链免受中国(侵害)法》,旨在消除美国对中国药品及其它必需品的依赖。科顿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共因自己的失败而引发大流行病,但却反过来威胁要切断美国获得重要药品的渠道。是时候将美国的救命药品供应链从中国撤出了。我们要让中共为造成这场全球性的紧急状况付出代价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研究员马克·蒂森(Marc A. Thiessen)3月19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写道:“中国政府的行为导致冠状病毒大流行是美国重新评估其与北京的经济联系并发展药品和关键技术替代供应链的机会。中国关于病毒的谎言使我们陷入衰退。现在该使我们的经济和国家安全摆脱对欺骗政府的依赖……从中国购买便宜的T恤和运动鞋是一回事;但要依靠残酷的中共极权政权来提供拯救生命的药品,以及在21世纪的经济形势下提供基本的通信基础设施,则另当别论。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政治经济学家、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和亚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此前也发表共同声明说,美国应该在对国家安全、繁荣和民主价值观非常关键的领域与中国进行经济切割

外交关系协会会长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说: 鉴于供应链的脆弱性,预期世界将朝着选择性的自给自足(以及由此产生的脱钩)迈进更大的步伐对大规模移民的更大反对;鉴于人们认为有必要投入资源用于国内重建以及应对危机造成的经济后果,因此,各国可能会降低解决区域或全球问题(包括气候变化)的意愿或承诺

该协会拉丁美洲研究高级研究员香农·奥尼尔(Shannon K. O'Neil)说, 全球供应链已在经济和政治方面遭受攻击,但是,新冠大流行会迫使更多公司要更多的了解供应来源

他说:“更多的公司将要求更多地了解其供应来源,并将以效率为代价来折衷。各国政府也将进行干预,迫使他们所认定的战略性行业制定国内的后备计划和储备。盈利能力将下降,但供应稳定性应提高。”

甚至还有学者提到新冠病毒肺炎是压倒我们所了解的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看政治,看变化,最明白的就是看人,特别是关键位置上的人。

上面的消息显示,除了全球主义者的代表“基辛格美中关系研究所”以外,没有谁再关心什么全球化了。观念已经真正发生转变,带来转变的真正行动,正在进行。

所以,中或最赢,中或最赢,中或最赢。Hail Hydra!
2
分享 2020-03-25

3 个评论

沒關係,即使現在沒有全球化了,我們還有人類命運共同體╮(๑•́ ₃•̀๑)╭
畢竟病毒只要中國才可防可控,所以你們還得聽我的
只能说明崔大使就快要进夹边沟回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赵立坚是标准南下干部后代红区党,崔大使这样的白区党,被发明成陈新甲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所以 搞得前前后后这么多争议结果是因为marker把特朗普的讲稿改了? 


这位老哥会不会被拉去关塔那摩批评失业 还是只是出来背锅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