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高雅創作|光明左使杨逍答记者问

原文在豆瓣僅作者可見(悲)
駐美大使崔天凱接受美媒採訪實錄

作者/大生

至正十三年,明教金毛狮王谢逊为了复仇,心智迷失,到处杀人;青翼蝠王韦一笑,因练功走火入魔、吸食人血。武林乱作一团。不久,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接受了《武林日报》记者宋青书的采访。

以下为采访全文,实录如下:

1


【宋青书】杨左使,你好。

【杨 逍】你好,宋少侠。

【宋青书】非常感谢杨左使接受我们的采访。我想先就最近武林中大家都关心的事,向您提问。

【杨 逍】好的。

【宋青书】上周,灭绝师太在一次演讲中,说你们的两个法王到处杀人,并公然称呼明教为“魔教”。请问您怎么看?

【杨 逍】武林各派的名字,一般都根据自己的地域、山头命名。关于这个,武林大会有一套命名规则,希望大家都能遵守武林大会的规则。

【宋青书】灭绝师太没有遵守这一规则。您想对她说什么?

【杨 逍】我说的很明确,我希望武林大会的规则得到遵守。

【宋青书】那您不愿意正面回应一下,为啥叫你魔教吗?

【杨 逍】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宋青书】好吧。

2


【宋青书】那我问另一件事。杨左使,听说明教打算杀掉几名少林俗家弟子。可是这几名少林俗家弟子只是开个镖局而已,对明教构不成威胁,为什么要杀他们呢?

【杨 逍】你说的不对!让我先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事实。

首先,并不是要杀掉他们,我们只是打算用吸星大法吸掉他们的武功;其次,我们并不会废掉所有少林俗家弟子的武功,其中一些还可以继续走镖。

但最重要的,是因为少林派要追杀我教金毛狮王谢逊!我们不得不这么回应。

【宋青书】但是,根据我们的理解,难道不是谢逊先打死少林派空见神僧,然后少林才要报仇的吗?

【杨 逍】不是!事实是空见神僧自不量力,主动让谢逊打他的。所以这算自杀。

结果空见神僧死了,少林派竟然要找谢逊算账?我们逼不得已,才做此回应。况且,我们也仅仅是废掉几个少林俗家弟子的武功而已。说起来,我们并没有针对少林和尚,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宋青书】我曾目睹了谢逊和空见神僧的交手过程。我认为空见神僧并不是自不量力,而是谢逊暗施诡计。空见神僧宅心仁厚,是为了救谢逊才反遭毒手的。

【杨 逍】你如果了解金毛狮王,就会知道,空见神僧的做法,是对明教武功的极大蔑视和侮辱,伤害了明教教众的朴素感情。

【宋青书】杨左使,可能人们对武功水准的评估不同。但问题是,为这件事而去伤害少林俗家弟子,是个好主意吗?

【杨 逍】也许首先应该问的问题是:少林空见神僧主动挨谢逊的七伤拳,是个好主意吗?

【宋青书】那您意思就是:空见神僧为了救谢逊、反遭毒手死有余辜,少林事后追责谢逊也不行。如果少林追责谢逊,您就要拿俗家弟子开刀?

【杨 逍】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宋青书】好吧。

3


【宋青书】我们说另一件事吧。前阵子有散布“屠龙宝刀在武当派”的谣言,结果很多小偷都去武当派骚扰。害得自我师祖三丰真人以下,全武当弟子不能修炼,没日没夜防贼。

【杨 逍】是的,我一贯反对造谣说谎。我觉得屠龙刀到底在哪,应该是全武林共同查找真相。真相大白的时候,自然水落石出。之前不应该乱说乱造谣。

【宋青书】非常高兴您是这样的态度。杨左使,您知道是谁在散播这样的谣言吗?

【杨 逍】那我就不知道了。

【宋青书】我们看到是白眉鹰王写文章说的。他有相关证据吗?

【杨 逍】你可以自己去问他嘛!

【宋青书】您是明教左使,目前代掌明教,有责任和权力了解明教的动态信息。你问他了吗?

【杨 逍】我在此代表的是明教,不是我杨逍个人!

【宋青书】那到底是白眉鹰王的发言是明教的意思呢、还是您呢?

【杨 逍】官方的立场,肯定是我啦;至于私人的观点嘛,怎么说那是别人的自由。你可以对别人的话进行解读。但我没有责任向你解释所有人的观点。

【宋青书】好吧。等于说你们明教有两套话语体系:一边让白眉鹰王胡说煽动情绪;一面您又站出来代表官方否认鹰王,表现你们的客观公正?

【杨 逍】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宋青书】好吧。

4


【宋青书】您知道,青翼蝠王韦一笑,练寒冰绵掌走火入魔身中寒毒,现在到处吸人血练功,死了很多人。大家都说,如果明教早做防范、早点给青翼蝠王解毒,韦一笑就不会到处吸人血了。我想问:明教会为没有阻止韦一笑吸人血道歉吗?

【杨 逍】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歪曲事实的。

韦蝠王确实练寒冰绵掌走火入魔中了寒毒。但是你如果了解寒冰绵掌就知道,这门武功很邪门,刚开始没人知道这玩意儿练岔了还要吸人血!

我认为我们的关注点,应该是当下怎么样防止韦蝠王再吸人血,不应该老翻旧账!

【宋青书】可是一开始,已经有人知道了啊。蝶谷医仙胡青牛就知道,他还把消息公开说出来,但是消息被你们屏蔽了。你们检查了所有信鸽,凡是涉及“韦一笑寒冰绵掌中毒、要吸人血”的信息,就把这鸽子都给煮了吃了。

【杨 逍】你没看到我们在很努力工作吗?我们在给大家发防护用具、发金丝软甲,避免大家被韦蝠王吸血。

【宋青书】可是假如你们听胡青牛的话,趁早给韦蝠王治病,不就没有后来的事儿了吗?但是你们非但不听,他把胡青牛给囚禁了,并且逼他认错。

【杨 逍】你所说的,是歪曲事实!

首先,胡青牛只是是和金花婆婆、布袋和尚说不得、平一指等大夫在讨论,并不是向武林公开信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消息就传了出来,害的武林人士十分担忧。

第二,现在明教正在调查蝶谷医仙胡青牛的事,我们为什么不等调查结果出来再下结论呢?

【宋青书】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胡青牛大夫和金花婆婆、布袋和尚、平一指商量青翼蝠王的病情,信息泄露出来——而且这个信息,还是保护大家的、对大家是有益的,却导致他被关到蝴蝶谷?

【杨 逍】不是这样!我来告诉你。当时事态不明朗。哪个门派能根据一些泄露的小道消息,来决策呢?

【宋青书】杨左使请不要转移话题。我并没说要据此做决策,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惩罚医仙胡青牛。

【杨 逍】哎呀你别操这个心了,我们正在调查中。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吧!

【宋青书】但是你们在禁足胡青牛之后,还派白眉鹰王发言,说韦蝠王即便练功走火入魔,也不会吸人血。韦蝠王自己也说,他只吸猪血养血。但是已经有几十个人被韦蝠王吸血了。

【杨 逍】我不是医生,我也没关注,我不知道鹰王和韦蝠王到底说了什么。

【宋青书】他们是在明教总坛光明顶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的,武林人士都知道呢,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杨 逍】反正我不知道。我又不可能天天在光明顶待着。

【宋青书】除了胡青牛,金花婆婆、布袋和尚、平一指大夫,也都说了韦蝠王会吸人血啊!

【杨 逍】当我们知道韦蝠王确实会吸人血的时候,就向大家发出警告。咱俩不是医生,就别乱说了,乱说会对武林朋友有误导。

【宋青书】可是我引述的,就是平一指大夫和布袋和尚的话啊。他俩可都精通医术呢,说的话应该可信,不是乱说的。

【杨 逍】医生之间还观点不一样呢,这取决你引用谁的观点!

【宋青书】这可是你们明教几位医术最好的高手的共识。这个问题不存在分歧。

【杨 逍】是啊,现在证实了这个咯!所以我们就努力帮助大家啊!我还给你们武当送去三十件金丝软甲呢,给少林送了五十件,给峨眉送了三十件,给崆峒派送了十件。崆峒五老还发来感谢信,你们也应该感谢我们才是。

【宋青书】杨左使,您别转移话题。我刚才说的是“在事件早期,让大家获得信息的事”,而你不断强调“已经扩大事态后,你们的努力”。这是两回事。

【杨 逍】你能不能不要老针对明教。你知道救助那些被吸血的人,有多少都是明教弟子呢?绝大多数都是明教弟子在忙前忙后的救助!

【宋青书】您这完全是在回避问题。

【杨 逍】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宋青书】好吧。

5


【宋青书】那我再问一个问题。谢狮王杀人、韦蝠王吸血之后,大量武林人士惨遭毒手。紫衫龙王出于公义,站出来统计伤亡信息。可是紫衫龙王却不见了。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杨 逍】什么?明教还有紫衫龙王?我不知道!

【宋青书】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刚才还提到金花婆婆,金花婆婆就是紫衫龙王啊。

【杨 逍】没有,我真不知道。我以前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以后根据情况,也可能不知道。

【宋青书】那他们失踪这么久了,你也不关心一下他们怎么不见了?

【杨 逍】我明教上上下下数万教众,我怎么可能了解每个人的情况?

【宋青书】我不是让您去了解。作为四大法王之一的紫衫龙王失踪这么久,您不好奇打听一下?

【杨 逍】我为什么要好奇?我们应该各司其职。我的职责,是代教主掌管明教,保持和其他门派的友好关系。打听人这种事,不是我的职责范围。

【宋青书】除了紫衫龙王,您的好兄弟,范右使也失踪了!

【杨 逍】说实话,我非常怀疑这些是不是事实。还有,我觉得,我们应该尊重各个门派的门规。我们教众是不是失踪,您就别操心了!

【宋青书】天呐,武林中人人都知道的事,你自己的兄弟、法王失踪了,您会不知道?难道您可以睁眼说瞎话?什么都用“不知道”来搪塞?

【杨 逍】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宋青书】好吧。

6


【宋青书】那我再问一个问题。

【杨 逍】你怎么这么多问题?赶紧问。

【宋青书】我们很关心,你们天牢中的五散人,有没有被韦一笑吸血。

【杨 逍】抱歉,我不得不纠正你的话。

明教没有天牢,我们那是闭关房。五散人有时候太放浪形骸,我们就送他们去闭关练功。等练成了就让他出来,继续工作。由于闭关房墙壁很厚,所以他们很安全。

【宋青书】你能保证五散人是安全的吗?

【杨 逍】每个门派都有叛徒,叛徒当然要关押。但是有些人,比如周颠可能有有点疯癫,但还不至于叛徒,那就让他闭关思过。

【宋青书】周颠被关我能理解。但是五散人其他几位,还有五行旗的那些兄弟们,怎么他们也被关去闭关房了?

【杨 逍】你这些消息是假的!我不信。我来告诉你。

这些年,明教开放总坛。各大门派都可以来明教参观。包括武当在内,峨眉、少林、昆仑、华山·····很多人都到明教参观过。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们?

【宋青书】问了。他们说,到了光明顶,去哪儿参观都是被安排好的,过程都有监视。还很多地方不能去。所有的参观,都是被引导的。

【杨 逍】你们为什么总不相信呢?每个教派都有禁地,难道你们武当就没有吗?

【宋青书】武当有,你可以随便参观,不用陪同,也不同安排。

【杨 逍】各个门派情况不同。你为什么不能睁开双眼,看看真相呢?

真相是,我们明教很安定祥和,闭关房管吃管喝,啥都舒服,你们怎么非要坚持这些偏见?

【宋青书】不是的,不是偏见。布袋和尚悄悄逃出来,是他告诉我们的。听他说,你们虐待弟子,很多弟子被打、被折磨,让穿着铁鞋铁衣服。

【杨 逍】我在给你说事实,你总拿个例出来。布袋和尚的话能信吗?根本不是这样!

你所谓的被打被虐待,实际情况是在练内力;穿铁鞋,是为了练轻功;穿铁衣服,是为了练金钟罩铁布衫等硬气功。你有机会应该去实际看看。

【宋青书】我会实际看去看的。

【杨 逍】欢迎。但是你得提前申请,我们批准了你才能去!

【宋青书】那五散人的家被烧是怎么回事?

【杨 逍】我没看见。我还去过冷面书生冷谦的家里,没有被烧啊,他家很漂亮!

【宋青书】你没看见,就代表没有发生吗?

【杨 逍】当然,我说话得有根据,不能瞎说啊。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宋青书】好吧。

7


【宋青书】采访到这里差不多了。现在,武林各大门派和明教的对立情绪越来越重。您在这个重要时刻想说点什么?

【杨 逍】首先,我对关注、支持和帮助明教的武林同道深表感谢。我也希望我们双方能建立长久的友谊,未来,必定是合作才能共赢。

【宋青书】我也是。我尤其对明教五散人、紫衫龙王、一干教众非常关心。对青翼蝠王还会不会出来吸血很关心,我担心他再悄悄飞来吸武当弟子的血。

【杨 逍】你们武当不是太极神拳厉害吗?打他啊~!你别操心我们了,先赶紧管好你们武当派自己吧!穿好衣服,做好防护,用武当神拳保护好你们的武当弟子。

【宋青书】阁下的乾坤大挪移,实在比我们太极神拳厉害多了,完全避重就轻、四两拨千斤,更加让人深浅不知、琢磨不透。

【杨 逍】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谢谢你的夸奖。

【宋青书】谢谢您接受采访。

【杨 逍】也谢谢你。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回答的滴水不漏,让你啥也问不出来~~
17
分享 2020-03-25

6 个评论

这味,真tm熟悉!哈哈哈!
高手,借古讽今,万事万物皆可以用来“辱华”。
非常的经典,作者还是对倚天屠龙记原著很熟悉的
真是高手啊!
唯一的小问题是,平一指是《笑傲江湖》里的...走错片场了...
这个改编妙啊,这内涵劲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