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时评翻译】向习近平索赔:必须让中共国赔偿冠状病毒造成的损失 (澳大利亚保守派的最强硬声音)

作者:特里·巴恩斯(澳大利亚资深公共政策顾问)

译者:朱之瑜@matters

发表时间:2020.3.28.

原文链接:https://www.spectator.com.au/2020/03/send-xi-the-reparations-bill/




20世纪90年代的禽流感大爆发、2003年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和如今的冠状病毒爆发有什么共同点?它们全都源于中共国。

中共领导层将自己视为经济上、地缘政治上和军事上新崛起的超级大国。习近平主席修改了中共国宪法,使自己成为实际意义上的终身执政的“皇帝”,在中共党员、中共国政府和所有中共国人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力量被压制、持不同政见者被绑架和监禁、言论自由被封杀、新闻和宣传被混为一谈。

自从今年1月末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来自埃塞俄比亚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一直紧紧团结在习近平身边。他就是在中共国的支持下上位的(他当选之际就承诺要维护中共国的‘一个中国’原则,其实他的工作应该与政治无关),并且不断赞扬中共政权对冠状病毒爆发做出的回应。在北京与习近平会面时,谭德塞称中共国“将疫情控制标准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并且之后不久还称中共国“为全世界赢得了时间“。他还认为全世界对于中共国处理疫情对批评是”种族歧视“,并将该病毒命名为Covid-19而非”武汉病毒“,借此安抚支持他的中共国。但是我们还是加入川普总统的队伍,无论如何都要使用”武汉病毒“或”中共国病毒“的名称。

但是打开这个生化“潘多拉魔盒”的并非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承受着武汉病毒肆虐的惨痛代价,其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目前都位列榜首。罪魁祸首是习近平的独裁政府,从武汉的各位党官一直到习近平本人都要为这场灾难负责。这个政府白白浪费了本可以将病毒控制在爆发地武汉的关键时机,还掩盖了武汉病毒的出现和大面积传播。在公开这场疫情爆发之前,习近平本人对实际情况一清二楚。最为卑劣的是,去年12月当李文亮医生首先拉响警报的时候,这个政府开足了宣传机器,公开谴责他“传谣”,并且以“发表不实言论“为由对他进行训诫。李文亮医生最终死于冠状病毒感染,才自证清白,这一惨剧是“习包子”及其无能政府在道德上一个永无法抹去的污点。

如果你过于关注社交媒体,甚至是一些不负责任地鼓吹恐慌的主流媒体,你会认为武汉病毒就是黑死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除非你上了年纪并且/或者有一些削弱免疫系统的潜在健康问题,你应该不会有事。当然也有例外,一位30多岁的意大利妇女就被发现因武汉病毒死于家中。

但是这种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目前我们对于它没有群体免疫力,也没有疫苗。正如意大利的悲催遭遇所证明的,数千名老年人因此而死亡。世界各国都在采取一些临时性严格措施来保护那些弱势群体:澳大利亚的措施包括对外国人关闭边境,要求所有抵达澳大利亚的人自我隔离,目前澳大利亚各州都禁止新南威尔士州的居民入境,维多利亚州甚至隔离非本州居民。据报道,在欧盟这个虚假联盟之中,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已率先将本国人封堵在狭小的公寓之中。武汉病毒对全世界的股票市场和经济信心造成影响,导致航空公司停航、游轮无法靠岸,甚至还会左右美国总统选举。

单澳大利亚一国,对抗武汉病毒危机就意味着在临床上投入30亿澳元,以及到目前为止2000亿澳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保障各公司能维持下去。英国光是在全国卫生服务系统中的额外投入就是300亿英镑。世界各地强制性的封城封锁造成的损失也将会是天文数字。这些还只是直接损失,而非整个行业崩溃、大规模失业、股票市场崩盘、日常生活完全被打乱(谁有多的卫生纸?)这样的经济大灾难带来的损失。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冠状病毒很快就会让澳大利亚经济陷入过去30年从未见过的衰退,造成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更加深重的影响。

实话实说:所有这些对全世界经济生活的扰乱和人们的痛苦遭遇都源于中共国政府。习近平政府不仅要从道义上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也要对全世界负责,它没能在一开始就遏制这场病毒大爆发。相反,就像禽流感和SARS,中共国政府把保全自身和挽回颜面放在比拯救其国民的生命以及全世界人的健康更重要。然而,中共国领导层从未有过遗憾,也不为源于其独裁统治的任何灾难承担任何责任。相反,它将任何批评都贴上“种族歧视”和“仇外”的标签,哪怕只是指出这次疫情的爆发地是武汉的观点。

习近平对世界上其他国家一副“关我屁事”的姿态,其道德水准之低令人乍舌。习近平政府难辞其咎:它对野生动物市场管理不力,造成武汉病毒首次传染给人,它还治理无能,尤其表现在最初对于病毒爆发的掩盖,让其他国家错失了做好防疫准备的时机。按照普通法上的过失原则,习进平政府完全违背了政府对人民理应承担的注意义务,包括对全世界的人。因中共国政府渎职造成的武汉病毒全球大流行这一后果能够被预见,然而它对经济、社会和政治造成的大规模破坏恐怕要超出人们的想象。就算习近平政府能逃脱法律制裁,它也必须在道义上和政治上承担责任。

按照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来看,犯下这种难以推脱的过失的人将必须赔偿因其行为而造成的所有灾难性损失带来的极大破坏,还有可能面临刑事诉讼。随着全世界陷入由武汉病毒引发的经济萧条或更严重的情况,数以千计的人死亡,莫里森总理、川普总统和全世界其他领导人为何不能计算中共国政府的过失造成的破坏,让习近平同志支付这笔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索赔账单呢?!习近平罪有应得,应该要求他领导的名誉扫地、独裁专制的政府赔偿其他国家的损失。
11
分享 2020-04-03

8 个评论

很好很好:美國澳洲英國都加入了
wsix 观察
還是要靜觀其變,已經有日本的論文從病毒學的角度來解釋冠狀病毒的發源地來自美國了。萬一真的發源於美國總不能讓美國賠款
還是要靜觀其變,已經有日本的論文從病毒學的角度來解釋冠狀病毒的發源地來自美國了。萬一真的發源於美國總...

人家日本公司都亲自辟谣了,还静观其变啊
写出该论文的日本公司 日本バイオデータ:https://twitter.com/info_nbd
辟谣推文(文中特意用简体中文回复防止某些中国人别有用心的利用论文数据断章取义):https://twitter.com/info_nbd/status/1240072225648037888
基本上品葱稍微正常点的反贼都不会相信美国起源论的。小号上来就申必发言,值得观察
只要习近平脑子没进水就不可能答应,只要答应一家绝对就是万国来草,比辛亥条约赔的还惨
加油加油,這次一定至少要讓中國開放言論自由
问题是这样的诉讼,谁可以裁决中共赔偿?如果中共不愿付款有办法强制执行吗?
各国对肺炎损失向中国索赔这个事情,我记得早在一月初就有大神进行了预测,当时很难想象肺炎的影响范围可以扩大到今天这样大。为什么20年前的非典各国没有向中国索赔,为什么其他国家散布出来的病毒没有被索赔,我觉得这是没有合法性来源的权力过度集中之后带来的必然后果。

1. 高度集权的体制带来的高度集中的责任。责权相适应在现实中不一定会实现,但人们会根据这个来判断责任范围。维尼掌权后政府的权力比20年前大大增加,导致其必须承担带走权力之后的所有后果。不管是假装安抚还是毁尸灭迹总之必须得为事情负责,于是对国内便使用铁腕手段封城封村封媒体,对国外没办法动手,就是拼命甩锅栽赃带风向。

2. 如果是一个民主国家,即使应对迟缓或者信息错误,其他国家也没办法光明正大地提出索赔,因为在权力分散的国家,责任主体也会变得非常分散而无法确定,如果落到个人头上又有人性的因素要考虑。所以关键是其他国家也明白维尼政府大权独揽就是无可争议的最终责任人。这个责任不只是对内的,也是对外的,他既然影响了其他国家当然也要为其他国家负责。

3. 过于美化自己的宣传和对外甩锅的行为为其他国家提供了索赔所需的道德制高点。毕竟病毒基本认为是自然灾害,如果中国只是应对不力也是人之常情,但那些龌龊行径的出现为其他国家提供了索赔的机会。

4. 所以可以说,在这个体制下各国对中共肺炎的索赔从一开始就是注定会发生的。维尼一定会做这些事情,最终把索赔借口送到各国面前。索赔恐怕只是第一步,因为责任主体摆在那,各国没有草草妥协的理由。然而维尼政府对外无法使用封口和暴力手段,他在国内那一套在国外没法用,这个矛盾如何解决?我认为是无解。等欧美回血,矛盾继续激化,中国成为孤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