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长文调查:病毒在美国肆虐源于长达两个月的否认与失职

备注:本文原文取自华盛顿邮报,编译自界面新闻。此译文有将墙内所谓“反动信息”删节之举。

@adt : 如,原文中下面整個自然段在翻譯中被徹底略去。

Kadlec, who knew the Galveston lab director, hoped scientists could arrange a transaction on their own without government interference. At first, the lab in Wuhan agreed, but officials in Beijing intervened Jan. 24 and blocked any lab-to-lab transfer.

Kadlec曾希望其所認識的Galveston實驗室的科學家們能安排一個無政府干預的毒株交接。起初武汉实验室同意了此事,但北京方面的政府官員於1月24日干預並阻止了實驗室之間的(非政府的)毒株交流。


以上僅是一個被刪節的涉中段落的例子,不是唯一一個。讀原文,可以從美國角度讀出他們在早期做了哪些官方和學術界的努力,而中國又是如何百般阻撓。此文時間綫清晰證據出處明確,是一篇好的調查報導。可惜,界面的譯文斷章取義奉迎共匪。

强烈建议有能力的葱油直接阅读英文报道原文: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2020/04/04/coronavirus-government-dysfunction/

=============================================

4月4日,《华盛顿邮报》推出这篇深度调查文章,全景式的深度回顾了美国在冠状病毒危机最初70天的失败经历和深层原因,文章是基于对美国政府官员、公共卫生专家、情报官员和其他参与抗击这一流行病的人员的47次采访。

当特朗普宣布自己是战时总统,而冠状病毒是他的敌人的时候,美国正面临着这样的可怕前景,最终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可能会超过了(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伤亡)的总和。

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战时措施,这是该国历史上从未一起采取过的措施,包括禁止来自两大洲的入境旅客,贸易处于近乎停滞的状态,招募制造紧急医疗设备的行业,以及将2.3亿美国人困在自己的家中,一切都是为了试图躲过一个看不见的对手的攻击。

尽管采取了各种极端的措施,而且美国一向被认为是应对流行病准备最充分的国家,但最终却被新型冠状病毒灾难性地击败,伤亡人数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

事情本不必以这种方式发生。尽管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但与几十个最终在抵御病毒方面表现得好得多的国家相比,美国确实拥有更多的专业知识、资源、计划和流行病学经验。

这一失败让人想起了911事件之前发生的一切:包括政府最高层在内的各方都发出了警告,但布什总统对这些警告充耳不闻,直到敌人发动攻击。

一、最初的预警

1月3日,特朗普政府收到了冠状病毒的第一个正式通知。几天之内,美国情报机构在给总统的每日简报中对这种冠状病毒威胁的严重性发出了警告,这是西方各国中第一次对这种病毒发出警告。

然而,直到接到最初的通知70天后,特朗普才终于认识到,这种冠状病毒不是一种遥远的威胁,也不是一种受到良好控制的无害流感病毒,而是一种致命的可怕力量, 是一种可能击溃美国防御体系、随时可能杀死数万公民的致命力量。

现在终于能看清楚,这两个多月的时间成了被浪费掉的关键时刻。

特朗普在那几周做出一些毫无根据的断言,包括他声称一切都会“奇迹般地”消失,结果在公众中造成了巨大的困扰,并与公共卫生专家发出的紧急信息相矛盾。

“尽管媒体更喜欢编造白宫内的阴谋论这种作法令人发指,但特朗普总统和本届政府仍会全天候关注美国人的健康与安全,全天候进行工作,以减慢病毒的传播,扩大检测范围并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 总统发言人贾德·迪尔说:“由于总统的领导,我们将健康、强大、经济繁荣,并在增长的挑战中脱颖而出。”

总统的行为和他好斗的言论,只是更深层次上的功能障碍可见的一面。

最严重的失败是,(早期)开发诊断测试的努力失败了。这种测试本来可以大规模生产,并在美国各地分发,让相关机构能够发现疾病的早期爆发,并采取隔离措施加以控制。

有一次,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一名官员,开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实验室官员,告诉他们各种失误,包括担心实验室不符合无菌条件的标准的问题是如此严重,以至于FDA 说,如果CDC是商业实体而不是政府实体,早就被关门了。

其他故障遍及整个防疫系统。在对病毒传播做出反应,关闭大门时,政府通常似乎落后了几周。白宫与公共卫生机构之间关于资金的旷日持久的争论,再加上现有的应急物资储备很少,使得该国大部分医疗保健系统都没有保护装备,直到新冠病毒成为大流行为止。

内斗,地盘之争和领导层的突然变动阻碍了冠状病毒工作队的工作。

我们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如果采取更加一致、紧急和有效的应对措施,是不是有可能避免很多人死亡和数百万人感染。但即便是现在,仍有许多迹象表明,特朗普政府对危机的处理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甚至总统的基础支持者也开始面对这一现实。3月中旬,当特朗普把自己标榜为战时总统,姗姗来迟地敦促公众一起减缓病毒的蔓延,共和党领导人正在审视严峻的民意测验数据,这些数据表明特朗普正在使他的追随者在面对致命的威胁时陷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

民调显示,特朗普对病毒的轻蔑描述,以及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其他保守派电视台对病毒的嘲讽报道,对共和党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民主党。结果,令人沮丧的是,很多共和党人拒绝改变旅行计划,拒绝遵循“社交距离”(编者注:人与人之间保持2米左右的距离)的指导方针,拒绝囤积补给品,拒绝认真对待冠状病毒的威胁。

“否认不太可能是一个成功的生存策略,”共和党民意调查专家尼尔·纽豪斯在一份文件中总结道。这份文件在国会山被共和党领导人分享,并在白宫被广泛讨论。它说,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正在把自己和所爱的人置于危险之中”。

随着这份报告席卷共和党高层,特朗普也发生了变化。最近几天,特朗普很愤怒,因为有人提醒他曾声称感染案例将很快“降至零”。

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超过7000人死于冠状病毒,大约有24万病例报告。但特朗普承认,新的模型显示,最终的全国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到24万之间。

除了成千上万的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即将遭受的苦难之外,这一结果还会改变美国的国际地位,损害并削弱了美国在极端困境时期作为全球领导者的声誉。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格雷戈里·f·特雷弗顿说,“这对那种认为美国有能力的感觉是一个真正的打击。”

该委员会是政府最资深的情报分析机构。特雷弗顿在2017年1月辞职,现在在南加州大学任教,他指出,“这是我们全球角色的一部分。传统的朋友和盟友信任我们,因为他们认为我们能够胜任地在危机中与他们一起工作,而不是相反。”

二、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

美国的公共卫生部门和反恐官员、军事规划人员、航空当局以及其他人员一样,都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公务员,他们的职业生涯都花在了考虑最坏的情况上。

公共卫生部门用来对付病毒入侵的武器库非常强大,能够在争抢治愈方法的同时扼杀一种新的病原体,但如果不及时动员起来,也很容易被击垮。因此,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其他机构的官员每天都在密切关注新出现的危险。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于12月31日获悉冠状病毒病例,并于1月1日开始为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编写报告。但美国官员收到的有关这种冠状病毒最明确的警告是1月3日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到了电话,一种神秘的呼吸系统疾病正在蔓延。

雷德菲尔德很快把这个令人不安的消息转告给了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的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Azar)。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负责监督疾控中心和其他公共卫生机构。而阿扎则确保白宫得到通知,指示他的幕僚长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分享报告。

从那一刻起,政府和病毒就陷入了一场争分夺秒的竞赛,在病原体和预防措施之间能否争得先机,这将决定病毒袭击美国后的规模,并将决定有多少人会生病或死亡。

最初的反应是有希望的,但官员们也立即遇到了障碍。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高级官员就已经开始召集一个机构内部的工作小组,成员包括CDC主任雷德菲尔德、阿扎尔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

接下来的一周,白宫还与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的官员举行了零散的会议,主要讨论何时以及是否将政府雇员带回美国。

美国官员开始采取初步措施以应对潜在的疫情爆发。到1月中旬为止,作为空军军官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防备和响应助理秘书的罗伯特·卡德尔茨,已指示下属制定应急计划以执行《国防生产法》,该措施使政府能够强迫私人公司生产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设备。

助手们对是否执行该法案产生分歧,好几周过去了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1月14日,卡德尔茨在他的笔记本上潦草地写下了一个词:“冠状病毒!!”

尽管特朗普政府较低级别的官员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但是直到1月18日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度周末时,卫生部长阿扎尔才向他详细汇报了有关冠状病毒的情况。

甚至在卫生部长还没来得及插话之前,特朗普就打断了他,开始批评阿扎尔对电子烟产品的联邦禁令流产的处理方式,这一禁令让特朗普很恼火。

当时,特朗普正处于一场弹劾战的痛苦之中,原因是他被指试图从乌克兰领导人那里获得政治好处。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似乎肯定会宣判特朗普无罪,但特朗普全神贯注于这场审判,在深夜里向参议员们大声疾呼,并列出他认为的敌人名单,以便在针对他的案件结束后进行惩罚。

官员们说,事后看来,阿扎尔还是有可能更加有力地敦促特朗普,至少将他的一些注意力转向新的威胁,这一威胁将很快对他的总统职位进行更严峻的考验,将使大批美国人丧生,在特朗普第一届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

但与特朗普和其他政府官员关系紧张的国务卿向总统保证,相关责任人正在处理和监督这个问题。阿扎尔告诉几名助手,总统认为他是“危言耸听者”,因为阿扎尔努力让特朗普的注意力集中在新问题上,甚至向一名密友征求意见。

几天之内,又出现了新的警报。

1月21日,一名最近有国外旅行历史的西雅图男子在冠状病毒检测中呈阳性,成为美国本土第一例已知感染病例。

也是在这个时候,美国官员开始正视自己在应对危机方面的失败。

在911恐怖袭击和2005年禽流感爆发等危机期间,阿扎尔曾在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担任高级职位,他对危机管理非常熟悉。

他指示下属迅速采取行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监测系统,跟踪冠状病毒的传播——这是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每年监测普通流感新毒株所做工作的升级版。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1月8日首次发布了有关冠状病毒的公开警报,并于17日开始监测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的主要机场,这些机场每天都有大量乘客抵达。

然而,在其他方面,情况已经失控,西雅图的病例成倍增加,公众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多,没有任何措施阻止受感染的旅客从国外抵达。

在这一关键时刻,特朗普离开了美国,参加了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年度全球经济论坛。随行的高级官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他接到了焦虑不安的阿扎尔打来的跨洋电话。

阿扎尔对奥布莱恩说,这是白宫的“混乱”,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官员被迫在同一天向三个人提供几乎相同的简报。

阿扎尔敦促奥布莱恩,让国家安全委员会介入,对一件可能影响到航空旅行、移民当局、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事情进行协调。奥布莱恩似乎意识到了这种紧迫性,并让他的副手马修·波廷格负责协调仍处于萌芽阶段的美国应对措施。

但政府内部日益加剧的焦虑似乎并没有反映在总统身上。1月22日,特朗普在达沃斯接受CNBC采访时,第一次被问及冠状病毒。当被问及他是否担心潜在的流行病时,特朗普说:“不担心。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就一个案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三、传播开始不受控制

https://i.imgur.com/9ULiWdd.jpg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其实有一个机会控制疫情,可以重新调整美国的战略,在可能的情况下控制病毒,并想办法准备好医院在美国爆发疫情时所需的资源,包括防护口罩和呼吸机等基本设备。

但美国官员似乎更关心后勤问题,包括如何将美国人撤离疫区,而不是动员起来应对即将发生的事情。

在华盛顿,当时的代理幕僚长米克·马尔瓦尼和波廷格开始在白宫召集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疾控中心和国务院的高级官员开会。

这个小组包括了阿扎尔和福西,以及行政部门的其他9人,组成了后来成为美国政府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核心。但它主要关注的是如何阻止外国的感染者前往美国,同时疏散数千名美国公民。

这些会议并没有严肃地把重点放在测试或供应上,事后证明这些才是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工作组于1月29日正式宣布成立。

“这个组织的初衷是围绕边境控制和遣返,”一名参与会议的高级官员表示。“它不是一个全面的、包括政府各个部门的组织来管理一切。”

据与会者说,国务院的议程主导了这些早期讨论。官员们开始制定包机计划,撤回6000名美国人。他们还就政府可能发布的旅游建议的措辞展开了辩论。

1月29日,国代理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尔瓦尼在白宫形势室主持了一次会议,会上官员们讨论了将旅行限制提升到“4级”的问题,这意味着国务院将发出“禁止旅行”的警告。

1月31日,阿扎尔宣布了限制措施,禁止在过去两周内一直在疫区的非美国公民进入美国。

特朗普有理由指出,这种限制措施是证据,表明他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做出了积极回应。这是整个危机期间为数不多的符合特朗普本能的干预选择之一。他似乎总是专注于划定边界,将外国人挡在国门之外(编者注:华邮在这里暗讽特朗普总希望排斥移民和难民)。

但在那之前的一个月里,已有30万人回到美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截至1月底,全球只有7818例新冠感染确诊病例,但很明显,病毒正在失控地传播。

当时,白宫亚洲政策顾问波廷格正在推动另一项旅行禁令,这一次限制了来自意大利和欧盟其他国家的旅行者的流动,这些国家正迅速成为疫情的主要新节点。

波廷格的建议得到了包括福西在内的主要卫生保健官员的支持,他们认为关闭病毒可能进入该国的任何途径是至关重要的。

这一次,该计划遭到了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和其他担心对美国经济造成不利影响的人士的抵制。这是美国政府内部紧张的早期迹象,导致特朗普政府出现分裂,把公共卫生放在优先位置的人,与决心在选举年避免对经济和增长造成任何不利影响的人之间,产生了对立。

那些站在经济一边的人在特朗普那里占了上风。一个多月后,政府才发布了一项姗姗来迟、令人困惑的禁令,禁止从欧洲飞往美国(注:刚开始居然不包括英国)。

在此期间,又有成千上万的人横渡了大西洋。

四、抵抗之墙

当有关旅行禁令的争论在白宫上演时,公共卫生官员开始对关键医疗设备的严重短缺感到恐慌,包括医生和护士的防护口罩,以及用于支付这些东西的资金迅速减少。

到2月初,政府迅速动用了1.05亿美元的国会基金,以应对传染病的爆发。当时,对大多数公众来说,冠状病毒对美国的威胁即使不是完全虚构的,也似乎是遥远的。

但对负责为最坏情况储备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似乎越来越不可避免。

美国储备的N95防护口罩、防护服、手套和其他物资在多年资金不足后已经严重不足,危机打乱了海外的供应链,这一危机的爆发突然威胁到美利坚这家商店的补货前景。

这些设备的大部分生产早已转移到国外,那里的工厂现在已经关闭,因为工人被要求留在家中。与此同时,各国正在购买口罩和其他设备,为本国的冠状病毒爆发做准备,这推高了成本,并垄断了供应。

在1月底和2月初,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领导人们向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发出了两封信函,要求利用其权力将该部1.36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可用于抗击冠状病毒的资金池中。阿扎尔和他的助手们也开始向国会提出一项数十亿美元的追加预算申请。

然而,白宫预算鹰派人士认为,在美国只有少数几个感染案例的情况下一次性拨款太多,会被视为危言耸听。

美国国内政策委员会主席乔•格罗根与卫生官员在应对措施方面发生了冲突。他不相信这笔钱会被正确使用,并质疑卫生官员如何使用以前的备灾资金。

2月4日,在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时,阿扎尔与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代理主任拉塞尔·沃特进行了交谈。沃特似乎很乐意,并让阿扎提交了一份建议。

第二天,阿扎尔就这么做了,起草了一份40多亿美元的追加申请,管理预算办公室的官员和白宫的其他人认为这是令人愤怒的伸手要大钱。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阿扎尔当天抵达白宫,在战况室和他们进行了紧张的会面,随后爆发了一场争吵。

https://i.imgur.com/vrlGMxm.jpg
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于1月31日在白宫举行的关于冠状病毒的简报中发表了讲话。图源:华盛顿邮报

预算办公室的一名代表指责阿扎尔抢先向国会游说,索要一笔白宫官员没有兴趣批准的巨额款项。阿扎对这些批评感到愤怒,并为紧急采购的必要性进行了辩护。但在冠状病毒危机开始之前,他在白宫官员心目中的地位就已经摇摇欲坠,这场争吵进一步损害了他。

几周后,美国出现了令人担忧的冠状病毒疫情,白宫官员的态度有所缓和。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的团队将阿扎的要求削减到了25亿美元,这笔钱只能在当前财年使用。国会无视这一数字,批准了一项80亿美元的补充法案,特朗普于3月7日签署成为法律。

但事实再次证明,拖延是代价高昂的。这些争议意味着,在特朗普政府与其他许多绝望的国家展开竞争之前,美国错过了一个储存呼吸机、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的狭窄窗口期,而受够了联邦政府失灵的各州官员开始自己寻找供应。

3月底,政府订购了1万台呼吸机,远远达不到公共卫生官员和州长们所说的需求。这些机器要到夏季或秋季才会到达美国,根据流行病学预测模型,到那时新冠病毒大流行将会消退。

“这实际上有点像个笑话,”一位参与讨论这笔迟来的采购的政府官员表示。

五、不确定的测试

虽然病毒传播是看不见的,但公共卫生官员已经开发出详细的方法来绘制和跟踪它们的活动。在许多方面,阻止疫情的爆发或减缓大流行的速度,取决于能否迅速将人群分为受感染人群和未受感染人群。

然而,要做到这一点,关键是要有一种准确的检测方法来诊断病人,并迅速将其部署到全国各地的实验室。在美国,实现这一目标所花费的时间可能比其他任何失败付出的代价都要大。

“如果你做了测试,你可以说,天啊,西雅图有病毒在传播,我们赶紧行动吧。”一名参与抗击疫情的高级政府官员说。“可是我们心里没底。”

最昂贵的错误是,高级卫生官员评估认为,疫情可能会在美国境内规模有限,就像几十年来其他所有感染病例一样,而且美国疾控中心可以独立发展自己的冠状病毒诊断测试。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成立于20世纪40年代,旨在控制美国南部的疟疾疫情。在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和H1N1病毒等重大疫情的诊断测试方面,该中心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是CDC并不是为了批量生产测试而建立的。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成功,助长了一种体制上的傲慢,即使面对潜在的危机,CDC也没有觉得有迫切的需求,要让私人实验室、学术机构、医院和也有能力开发检测的全球卫生组织参与。

然而,一些人担心CDC的检测是不够的。FDA专员斯蒂芬•哈恩在2月初寻求授权,开始呼吁私营诊断和制药公司提供帮助。

对于FDA专员哈恩亲自打电话给他监管的公司,是不是个坏主意,FDA的头头们意见不一。当FDA官员咨询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领导时,他们认为这是个很糟糕的主意。

在这一点上,阿扎尔作为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似乎致力于让他的机构始终处于响应工作的中心,确保从CDC进行测试,然后依靠现有的用于追踪普通流感的实验室网络体系,来建立国家冠状病毒监测系统 。

根据《华盛顿邮报》获得的一份概述测试策略的文件,在工作组会议上,卫生部长阿扎尔和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曾努力争取1亿美元的资金来支持该计划,但由于成本过高而被否决。

即使美国疾控中心成功地迅速开发出一种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分发的有效的检测方法,但严重依赖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也是有问题的。

疫情的规模,以及对大规模测试的需求远远超出了以前流感网络的能力,可能会使该计划难以实施。该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也不会让商业实验室公司参与进来。

当疾控中心未能完成建立工作测试的基本任务,并且工作组拒绝了阿扎尔的计划时,这项工作彻底失败了。

2月6日,当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说,它将向世界各地的实验室运送25万个检测包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开始向少数几家国立卫生实验室分发90个检测包。

几乎在同时,国立实验室遇到了问题,在超过半数的实验室的试验中结果都不准确,这意味着不能依靠它们来诊断真正的病人。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了一项权宜之计,要求实验室将检测结果送到位于亚特兰大的总部,这种做法会将检测结果推迟数天。

有效检测手段的缺乏,导致官员们对何时以及如何使用检测手段加以限制,并推迟了监测检测。最初的指导方针非常严格,以至于各州都不鼓励对出现症状的患者进行检测,除非他们曾到过疫情高发地区,并与确诊病例有过接触,而当时病原体几乎可以肯定已经更广泛地传播到普通人群中。

这些限制让高层官员对疫情的真实规模基本上一无所知。

2月中旬,医学专家福西和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在“形势室”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对白宫官员说,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出现令人担忧的人际传播。

事后看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当时这种病毒已经在社区中扎下了根。但是,即使是该国的顶级专家,也几乎没有关于这种威胁在美国的有意义的数据。

福西后来承认,随着他们了解的越来越多,他们的观点也改变了。

与此同时,虽然特朗普的下属越来越警惕,特朗普继续表现出很乐观。2月10日,他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了一场有数千人参加的政治集会,他在集会上宣布,“到4月,你知道,理论上,天气稍微暖和一点,它就会奇迹般地消失。”

在新罕布什尔州的集会,是特朗普在被阿扎尔告知有关冠状病毒之后举行的八次集会之一,这段时间他还去过高尔夫球场六次。

一天前,也就是2月9日,一群州长参加了在白宫举行的一场正式晚会,他们与福西和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私下会晤。这次简报让许多州长感到不安,与总统的说法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共和党人)说:“医生和科学家当时告诉我们的正是他们现在所说的。”

当月,联邦医疗和公共卫生官员之间的电子邮件中预测越来越可怕,一位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医疗顾问警告说,“我们正在盲目飞行。”

2月晚些时候,美国官员发现有迹象表明CDC实验室未能达到基本的质量控制标准。在2月27日与多位卫生官员召开的电话会议上,FDA一位高级官员对CDC的反复失误进行了猛烈抨击。

FDA设备和放射卫生主管杰弗里·舒伦告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如果受到与私营实验室同样的审查,“我会让你关门。”

2月29日,华盛顿州的一名男子成为第一位死于冠状病毒感染的美国人。同一天,FDA发布了指南,表明私人实验室可以自由地开发自己的诊断方法。

又一个四周的时间被浪费了。

六、生命和死亡

https://i.imgur.com/CSI6OeI.jpg
一周后,3月6日,特朗普带着一顶红色的“让美国保持伟大”(注:特朗普竞选的标志,但是这句口号的含义其实并不清楚)的帽子参观了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设施。他吹嘘说疾病控制中心的测试近乎完美,“任何想要测试的人都会得到测试”,而这一承诺在近一个月后仍未兑现。

他还自称有敏锐的医学头脑。“我喜欢这种东西。我真的明白,”他说。“这里的人很惊讶我能理解。这些医生都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事实上,在美国阻止冠状病毒爆发的许多失败,要么是由于他的领导,要么是由于他的领导而加剧的。

数周以来,他对这场危机几乎只字未提,但并未轻描淡写其严重性或传播明显的虚假信息,同时他也驳回了其政府中情报官员和公共卫生高级官员的警告。

有时,他对股票市场的走势表达的担忧要比对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更为真切,对美联储主席等人的指责更加强烈,他似乎从未对可能的美国人大规模感染表现出过强烈的关注。

今年3月,一个州接一个州对公民的日常生活施加全面的新限制,以保护美国人民,这引发了经济上的严重动荡,于是特朗普对这些措施做出了新的预测。

他3月9日在推特上写道,普通流感每年导致数万人死亡,“没有什么是停止的,生活和经济仍在继续。”

一天后,他承诺病毒将“消失”,只需要保持冷静。

两天后,特朗普终于下令停止从欧洲来的旅行,此前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已经对此政策提议了数周。但是特朗普又用自己的表达方式,把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正式的办公室)的声明搞砸了,白宫官员花了几天时间试图纠正错误言论,这些错误言论导致美国公民在海外逃难回家。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说:“3月13号,有些人开始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才意识到自己身处战争之中……就在那时,他采取了决定性的行动,带来了一些真正的回报。”

在此之前,特朗普已经花费了数周的时间改组领导政府应对危机的责任,刚开始是把阿扎尔任命为工作组负责人,随后在很短的时候又依靠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格,最后在2月底,将副总统彭斯推到了全面负责的岗位上。

在危机期间,还有其他一些官员试图来帮助纠正美国的方向,有时也帮助纠正总统的声明。但就在福西、阿扎尔和其他一些人试图表明自己的立场时,特朗普却在幕后求助于那些在应对一场流行病方面没有任何资格、经验或可辨别的洞察力的人。

其中最重要的是他的顾问和女婿库什纳,一个向库什纳汇报的团队占用了公共卫生部大楼七楼的空间,开展了一系列早期的行动。

其中一项计划是让谷歌建立一个网站,将那些有症状的人引导到测试设施,这些设施本应出现在全国各地的沃尔玛停车场,但从未实现。

另一个是关于甲骨文公司董事长拉里•埃利森提出的一个想法,即使用软件监控未经证实的抗疟疾药物对抗冠状病毒病原体的使用情况。

到目前为止,这些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所作的承诺还未能兑现。然而,女婿库什纳的提议常常会打断那些承受着巨大压力的人的工作,他们需要管理应对疫情的措施。

现任和前任官员都说,公共卫生部官员,医学专家福西,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和其他人一再不得不将注意力从核心业务转移到白宫的虚假请求中,他们明白自己不能忽略这些请求。

曾经做出回应的阿扎尔自此被淘汰,其被剥夺了决策权,他的表现受到包括库什纳在内的一系列白宫官员的嘲笑。

一位与前同事经常接触的前政府高级官员说,福西正试图推出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临床试验,以加快疫苗的开发。然而,美国最高卫生官员会接到了来自白宫或库什纳团队的电话,他们问,与甲骨文合作不是很好吗?

https://i.imgur.com/IqEVRjg.jpg
福西与特朗普一起出席新闻发布会

如果说冠状病毒暴露了这个国家对自己处理危机能力的错误信心,那么它也让人们看到了特朗普作为总统的局限性,他对事实、科学和经验的蔑视。

他在总统任期内经受住了其他挑战,包括涉及俄罗斯干涉大选的调查和弹劾,主要是通过极力反驳对他不利的事实,并试图用一连串的谎言来控制公众对事件的理解。

冠状病毒可能是特朗普在任职期间面临的第一个真正危机,成千上万的死亡和感染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特朗普的厚黑术失效了。

经过数月淡化冠状病毒的严重性,并抵制要求采取严厉措施遏制它的呼吁,在给自己加冕为战时总统之后,特朗普似乎终于屈服于冠状病毒的现实。

总统在上个月与椭圆形办公室的共和党盟友会面时说,他的竞选不再重要,因为他的连任将取决于他的冠状病毒应对。

终于,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人民在未来30天内遵守这些指导方针是绝对重要的。”

“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此时是3月31日。
27
分享 2020-04-07

78 个评论

确实,实事求是地说,特朗普在此次疫情中的责任是非常大且不可推脱的。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共造成的,但特朗普也没好到哪里去。
美国底子还在,手上本来有的一手好牌,但是一手好牌打烂了,川普不愧是破产数次的富二代。辛普森一家预言的没错,川普很有可能会让美国破产。
赶紧计划向土共发难 好转移矛盾
大批川粉正在赶来:“华盛顿邮报又在发表fake news   又在抹黑川大大”
已隐藏
已隐藏
一位与前同事经常接触的前政府高级官员说,福西正试图推出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临床试验,以加快疫苗的开发。然而,美国最高卫生官员会接到了来自白宫或库什纳团队的电话,他们问,与甲骨文合作不是很好吗?

华盛顿邮报本来就天天黑川普


那要看这种黑是“抹黑”还是“揭黑”了

自己是黑的,还不让别人说,

那岂不是包庇了吗?


听到川普负面消息就条件反射说媒体抹黑

怎么就不多想想,川普本身到底是不是黑的?
整个世界包括中国在内都没想到这次疫情如此严重,蔓延到136万人,184个国家地区(根据4月7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一月份中国封城时,美国禁止来自中国的人员进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批判美国“过度反应”,美国国内的卫生专家也认为过度反应.现在美国确诊人数超过36万,不知道华春莹对当时说美国过度反应的话是否感到内疚,还是内心窃喜?当时的美国卫生专家现在是不是感到后悔?
意大利彻底爆发时间是3月11日,美国大规模测试是3月13日,在此之前西方世界都是隔岸观火,包括了西方各国政府和左中右派的媒体。
当疫情在西方世界全面开花,确诊人数狂飙突进时,媒体摇摇笔动动嘴辰就把责任推到西方各政府身上,却没想过自己曾经说了什么。
如果当时特朗普和全部西方政府联合世界各国在1月20日起对中国进行封锁半年,把到过中国的人全部隔离,算不算过度反应?从现在的世界疫情来看,好像真的有必要。但是在当时这么做,各大媒体尤其是左派媒体就会掀起一浪浪的声讨。
实际上是所有人都没有做好。
世界上唯一做好的应该是莱索托了。这个非洲最穷的山地高原小国被非洲最发达的南非包围着,南非确诊人数不会过去,自己国内有确诊去南非就医。他们正在山里放羊,也许到疫情结束,他们还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
发这篇文章的人幼稚到对于政治一窍不通,根本看不出里面的门道。

一个基本的政治道理就是:当英雄简单的方式,就是扑灭别人放的火。

换句话说,疫情开始在美国的扩散恰恰是特朗普的机遇。那些不明道理的人,基本上都不太懂人们的心理。在一个灾难面前,防止灾难发生的人反而容易被质疑是不是防范过当,而灾难发生过后,抗灾的人才被视作为英雄。道理也不复杂:人们普遍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而对未发生的事情往往质疑可有可无。

汉代的中国人就对这人性有了深刻的洞察。在霍光传里,有人建议主人把烟囱改成弯的,把炉子旁柴草搬走,主人不以为然。到了失火之后,焦头烂额的帮着救火的人最后成了座上宾,而当初提建议的人一开始没有被主人感谢。换句话说,人们眼前看到的灾难才是100%真实的,在灾难发生之前的防微杜渐则只能是让英雄在幕后默默无闻。

回到政治上,基本没有人因为坐视日本做大而指责罗斯福扩充海军不力,虽然这个问题其实是完全可以规避的。也基本没有人指责林肯间接造成了南北分裂的第一枪。最后赢得了艰苦的战争过后,他们两个都是伟大的总统。

联系到这次的病毒。病毒起因在外国,所以这把火既然是别人放的,那么提前防护就会让决策者承担巨大的风险——特朗普封锁边境的时候被反对派骂是种族歧视,如果总统又超前防护,叫人们呆在家里,那么短期的经济下行会让他在大选年举步维艰。特朗普目前最大的政绩就是美国经济的增长,而期望总统冒着选举失败的风险,告诉大家减少消费尽量呆在家里,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所以指望美国提前成功防疫是不太现实的,任何总统大选年都一样。说到底,这只是人性而已。当然,小细节上比如测试和囤积物资,特朗普明明可以做的更好,但他总的来说并不能超越风险/收益比来提前大规模防疫,这是制度注定的。

最后说一下制度。既然后知后觉是人们的本性,而且扑灭别人放的火就是英雄,那怎么可能有一种好的制度防止灾害的发生呢?这就需要没人堵嘴。理想地来说,总统不作为应该会遭到反对党的大声疾呼——提高公众的重视程度,让专家上电视告诉大家结果的危害性,这样这把火就不完全是别人放的了,总统本人也有份。

但是现实来说这次可惜的是,美国左派主流媒体,比如这篇华盛顿邮报水平很低,主要就是为了反对特朗普而反对。特朗普之前封锁边境明明正确的决定被描述成了种族主义,现在总统在联合州长努力控制传播的时候,左派媒体又开始深挖之前的不作为。那么之前你们为什么没有大声疾呼,成功警告大众这次病毒的危害呢?美国又没有禁言,这样纯粹的事后诸葛亮于是没有太大的说服力,而目前特朗普民调创新高也说明了这一点——大家虽然对总统之前的行动缓慢有共识,但也对之后的行动迅速也有共识。

总结:你说特朗普防疫失败就说明他无能,那我只能说你对美国大选年的体制没有深刻了解。不好意思,你这种平头百姓的悟性,估计永远都不知道政治在发生啥,连后知后觉都做不到……
估計Trump老 真以為 just a flu bro


如果高福真的很早就通報美國CDC,甚至老淚縱橫,那麼美國CDC也有失職。考慮到美國和伊朗都有高官聲稱中國數據造假,誤導他們以為此病傳染率重症率和死亡率和尋常流感差不多,那麼問題癥結仍在中共數據造假身上[url=https://www.google.com/search?client=firefox-b-e&sxsrf=ALeKk03NoyX9WXezgeFrSjoELIRUVCZDHA:1586256131387&q=%E7%99%A5%E7%B5%90&spell=1&sa=X&ved=2ahUKEwj-se_JkNboAhVyxYsBHZs1CVYQBSgAegQIDBAr][/url]
我很担心,川普在这么搞下去,世界其它国家的政府会开始觉得中国的体制才是更优越的(对政府或者政党而言),或多或少地开始效仿中国的反乌托邦体制。如果真造成了这种后果,那川普就真成千古罪人了。
已隐藏
已隐藏
对自由派来说,病毒来源中共不值一提,打倒共和党总统才是最大的目标。问题是在应对病毒上,川普固然没有第一时间战时动员,民主党也不干净,科莫竟然驳回纽约市市长封城建议,后来爆发了又开始在公众面前表演。

如果民主党比川普骂中共骂的更响,恐怕能赢得本次大选。现在这种跟川普比烂的做法,坐实了do nothing demonstrates,选举恐怕要糟。
有没有两个月的警惕都会爆发,一是病毒本身的厉害可怕,而是中共要搞死美国的故意投毒,美国逃不了的
我很担心,川普在这么搞下去,世界其它国家的政府会开始觉得中国的体制才是更优越的(对政府或者政党而言)...

你认为中国现在已经摆脱病毒了吗 ?搞不好西方国家已经发展出全民免疫了,中国还在为隐瞒而隐瞒。
靠辛普森一家预测政治,太荒唐了吧?

我辛“成功寓言”的东西太多了,自己看吧
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标题更是直接:《美国---否认与死亡之国》
大批支豚疯狂跑路,跑向欧洲,跑向美国,然后大批欧洲废物又跑到美国。好了,那么请问怎么办呢?
上面提到一个1月23日,美国断航赵国都是2月份,赵国喷就算了,NYT还在喷,喷说去中国旅行很安全,不该断航,那么好了,1月23日恐怕大量无症状感染就在美国了,怎么办,美国全国锁国?不止中国,恐怕加南大,欧洲统统封,那估计左派早就疯了。实际赵国对美国通报的疫情有多少水分,川普没有时间机器,按照当时的情报,并没有太好的做法
然而,在其他方面,情况已经失控,西雅图的病例成倍增加,公众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多,没有任何措施阻止受感染的旅客从国外抵达。-----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206/china-travel-coronavirus/?fbclid=IwAR3RH5A9DXtxi2yVcHuNZBq-F4iZ7Es7IWhR2RSFLY5f1QMZlZyjNlTTS24
哈哈哈,笑死我了
整个世界包括中国在内都没想到这次疫情如此严重,蔓延到136万人,184个国家地区(根据4月7日约翰斯...

非常简单的道理,民众的思想很简单,如果我做对了,就会得到回报,如果我做错了,就会被惩罚。但是民众不会想到,有时候你什么也不做也会得到惩罚,而且为了避免惩罚而做的事看起来没有回报,导致民众不会认为那是正确的事。
发这篇文章的人幼稚到对于政治一窍不通,根本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一个基本的政治道理就是:当英雄简单的方式...


拜读大作,真是令人醍醐灌顶大开眼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川普没有配合好你这个分析剧本 演好“灭火英雄”这个角色。
反而,这个灭火英雄在火灾初期不断地轻描淡写“这就是一起流感,普通流感……我们很好的控制住了,我们一点不担心……你可以称之为病菌,也可以称之为流感,没人比我更懂它……”

大家伙听信了灭火英雄的话,放松了警惕,然后火势燎原 ……

请问,这是灭火英雄,还是纵火英雄呢?

为了在灾难中露一手,不惜纵容灾难的火苗增长成势……

这种政治家的胸襟气度情怀,我等平头百姓确实无法理解,还是由先知先觉的您,去膜拜吧。
非常简单的道理,民众的思想很简单,如果我做对了,就会得到回报,如果我做错了,就会被惩罚。但是民众不会...


按你的逻辑那干脆撤掉 气象站,地质灾害预警机构吧,反正提前预报了让民众免受灾难了也不知道感恩,还不如让他们受点灾难,然后我再来救灾,这样他们还会感恩我……
.笑死我了.

到昨天才刚刚号召戴口罩,真是英明神武
然而,在其他方面,情况已经失控,西雅图的病例成倍增加,公众提出的问题越来越多,没有任何措施阻止受感染...

纽约时报是个好媒体,就是不能看合订本。自己打脸打得妈都不认识了。
不过还好没有自己把以前的文章删除掉,留下证据被别人挖。

纽约时报2020年2月6日.
然而,随着有关冠状病毒的言论甚嚣尘上,过去15年中国旅游市场的惊人增长,似乎并没有消除业界在面对怀疑和不确定性时将中国游客视为“他者”的冲动。在没有得到国际机构建议的情况下,取消航班、邮轮和关闭边境不仅是一种经济上的自残,也是在浪费一个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的机会。
按你的逻辑那干脆撤掉 气象站,地质灾害预警机构吧,反正提前预报了让民众免受灾难了也不知道感恩,还不如...

我可没说要撤掉这些机构,我只是陈述一种现象,并不代表一定要从中获益,我看你就是树个稻草人在那里打,觉得你带个观察还蛮适合你的
你这个水平不奢望你读懂。这么说吧:

A 火苗扑灭那是幕后英雄
B 火势壮大扑灭是台前英雄
C 火势失控被烧死是千古罪人

D 为了扑灭火苗,造成经济短期下跌,在大选年也是罪人

如果病毒在亚洲/欧洲控制住了,然后美国禁足经济下跌,病例倒没几个,到时候你这样的水平的,带头叫特朗普水平太低呵呵!

你这种傻瓜很多,所以当然不能一开始就禁足啦。
中国初期信息错误是一个原因,但是政府严重失职是主要原因。武汉封城看不到吗,武汉这么严重,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美国政府不知道?鬼才相信
看看俄罗斯,直接不给进一样也爆发了,美国这次 川普,算好了。只能说60分刚好及格,对比台湾是没得比
你这个水平不奢望你读懂。这么说吧:A 火苗扑灭那是幕后英雄B 火势壮大扑灭是台前英雄C 火势失控被烧...


川普没防住就是没防住,

你说得好像川普本来可以防得住,
但就因为害怕防得太好 把病毒扼杀在摇篮里
导致民众没意识到灾难的可怕性
从而不领情 不感恩

所以干脆放任病毒肆虐
等民众吃够了苦头川普再来搭救卖个人情
您的脑回路得有多么扭曲才能做到如此“洞若观火”?


真是这样,那川普的渎职罪可远远超过“因防疫过度导致经济下滑而受得指责”了。

孰轻孰重?川普恐怕比你要清楚吧。
发这篇文章的人幼稚到对于政治一窍不通,根本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一个基本的政治道理就是:当英雄简单的方式...


当生命损失太多的时候,就不好说了。何况现在疫情什么时候是个头谁也不知道
最有意思的就是疫情民调,美国人是否支持川普应对疫情的方式,结果也是一半一半。什么东西是一半一半的呢?
不要低估人的愚蠢。我看一群美国人都开始说出“骂中国的都是帮川普甩锅,我们要自己承担责任”的论调了。(然后就把责任推给川普了)
费拉不堪,真的。我们都太高估美国人了。
这就像你们踢足球,你是守门员,

你水平不行,被灌了好几个球,

队友抱怨你守不住球门

你却做高深状:“幼稚!我要守好球门,不让对手进球,那就没人能认识到我守门员角色的重要性了,所以我就是要让对方进球,等我方比分惨跌到一定程度,我再好好守球门”

队友正想怒斥你

你又做不屑状:“我要一开始认真守好球门,你们就会说我太大惊小怪,太紧张,没有大将风范,所以我就是故意不守好球门的”



温馨提示 你最后一句已经构成“人身攻击”了,小心被举报,落得跟我一个下场……


以后回复别人,记得点“回复”,否则别人容易忽略的。
最有意思的就是疫情民调,美国人是否支持川普应对疫情的方式,结果也是一半一半。什么东西是一半一半的呢?...


我倒是看到右派一群媒体现在在批判中共和CHO。你说的那些好像都是左派。
現在很多美國人都不看或不相信主流媒體了。你可以看看Gallup 的調查: https://news.gallup.com/poll/1663/media-use-evaluation.aspx


最近我多看了電視新聞,發覺左翼媒體9 成精力都是放在 "Beat Trump" 的目標上。報導時總會陰陽怪氣的繞過去罵Trump ,在這時勢下真的很噁心。平民死越多,他們越高興呢。

FOX News 最近則常常指控China ,左翼媒體反而很少聽到。
【专栏作者
美国,否认与死亡之国
保罗·克鲁格曼
最后更新于:2020-04-01 16:42:31 中国时间

死亡飞快地向你袭来。就在三周前,白宫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官方说法还是这个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相反的说辞都是居心不良的政治谎言,是那些想让特朗普下台的人在搞鬼。现在,纽约全面暴发卫生危机,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很多城市很快也会陷入同样的境地。
几乎可以肯定,情况会越来越糟。在发达国家当中,美国处在最糟糕的发展轨迹上——没错,比处于大流行这个阶段时的意大利还要糟糕,确诊病例每三天翻一番。
我不确定大家是否明白,这种指数级的增长意味着什么。如果它以目前的速度持续增长一个月,数量将增加一千倍,几乎一半的美国人将被感染。
我们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发生。许多州已经处于封锁状态,虽然并非所有州都这么做,但流行病学模型和一些初步证据都表明,这将会“压低曲线”,也就是说,大大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但是,当国家的噩梦触底之前,我们有必要后退几步问一问,为什么美国的应对如此之烂。
最高领导人的昏庸,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数以千计的美国人正在死去,而总统还在炫耀他的收视率。
但这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无论是导致对大流行的初期应对不力的科学否认,还是现在看来可能发生的成千上万的不必要死亡,都并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独有。在发达国家中,美国一直以来都是否认和死亡之国。只是我们现在看到,这些国家性格上的缺陷,正在以越来越惊人的速度呈现出来。
关于否认:试图遏制住新冠病毒威胁的流行病学家猝不及防,他们的工作迅速被政治化,即指称他们的所作所为是用来伤害特朗普、宣传社会主义或者其他目的的骗局。但对于这种反应,他们不应该感到意外,因为气候科学家多年来面临着同样的指控。
虽然否认气候变化是一种全球性的现象,但它的中心显然是在美国:共和党是世界上唯一否认气候变化的主要政党。
气候科学也不是他们唯一反对的东西;没有一个共和党2016年总统提名候选人的角逐者表示愿意支持进化论。
共和党否认科学的背后是什么?答案似乎是对特殊利益集团以及小杰里·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 Jr.)等福音派基督教领袖这二者的忠诚的结合。福尔韦尔认为冠状病毒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然后不顾卫生官员的警告重新开放了他的大学,似乎已经自己动手创造了一个病毒传播热点。
无论如何,关键的一点是,几十年来在多个方面对科学的否认,为否认病毒奠定了基础,而对病毒的否认在当前大流行关键的前几周令美国的政策无法运转。
关于死亡:我有时还是会遇到一些人,他们坚信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是全世界最高的。毕竟,我们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吗?事实上,我们的预期寿命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几十年来,这一差距一直在稳步扩大。
这种不断扩大的差距,反过来,肯定反映了美国独有的全民健康保险缺失,以及同样独有的“绝望之死”——因毒品、酒精和自杀导致的死亡——在看到经济机会消失的白人工人阶级中的激增。
与其他富裕国家相比,我们每年多死数十万人,而我们即将因冠状病毒而多死数万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具体来说,当我们对疫情进行“解剖分析”——这个惯用语在此刻已经不是什么隐喻——我们可能会发现,对政府的敌意经常破坏对有需要的美国人的帮助,而在减缓对当前危机的有效反应方面,这种敌意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那更大的图景呢?在美国独有的否定科学之风盛行和美国独有的高死亡率之间有联系吗?老实说,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一种可能的说法是,美国的政治格局赋予了反科学的宗教右翼以特殊权力,后者曾支持反政府的政治人物。但我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全面的说法,像福尔韦尔这种人掌握的权力,本身就是一个需要解释的现象。
在任何情况下,重要的是,尽管美国是一个拥有光辉历史的伟大国家,有许多值得骄傲的方面——我深深认为自己是一名爱国者——但强硬右派的崛起,正如我说的,也在把美国变成一座否定与死亡之国。这种转变在过去几十年里逐渐发生;只是现在我们正在目睹后果以快进的方式展开。】
—纽约时报中文网
按你的逻辑那干脆撤掉 气象站,地质灾害预警机构吧,反正提前预报了让民众免受灾难了也不知道感恩,还不如...


我已经说了,要扑灭别人放的火。防治措施有了以后,第二次不是别人放的火了

还看不懂,再把我的话读几遍

这个水平,政治真不适合你玩
发这篇文章的人幼稚到对于政治一窍不通,根本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一个基本的政治道理就是:当英雄简单的方式...


确实,现在的疫情这个样子对川普的选举有利,但是却是对美国的人民不利。川普做了对自己有利而对人民不利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受到批评?
确实,现在的疫情这个样子对川普的选举有利,但是却是对美国的人民不利。川普做了对自己有利而对人民不利的...


没说不能批评,但你看看谁在批评?

是那个一开始骂和中国断航是种族主义的在批评

而完全忽略深层次的美国体制弊端

这种低水平记者发的低水平文章,里有低水平观众买账,仅此而已
Now the Democrats are politicizing the coronavirus. This is their new hoax.
It's just a flu bro, relax

就冲这句话,川普的巨大责任怎么也逃不了,中共的指责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https://preview.redd.it/kap04onz9sq41.jpg?width=592&auto=webp&s=6ea4697dbbbf260c1ab96174bd25d9e1ce9aa692

Trump可不仅仅是「不积极灭火」,他根本就是一直再说「没有火,都是fake news,一切正常,疫情什么的根本不存在」,这比什么都不做要恶劣多了
Trump可不仅仅是「不积极灭火」,他根本就是一直再说「没有火,都是fake news,一切正常,疫...


那你叫他怎么说?

“病毒很厉害,大家赶紧呆在家里,这样经济崩溃我总统选不上”?

奥巴马h1n1那年美国死了1000多才宣布紧急状态,还看不懂?
那你叫他怎么说?“病毒很厉害,大家赶紧呆在家里,这样经济崩溃我总统选不上”?奥巴马h1n1那年美国死...

他闭上嘴比什么都管用,本来也不是主打这个的,非得什么都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说的没错啊,川普本身就有责任,谁说的just a flu啊
他闭上嘴比什么都管用,本来也不是主打这个的,非得什么都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不啊,美国体制伟大的一点就是总统跑不了,天天有人问总统严重不严重

你说严重嘛,就搞个大新闻,喷你之前防护不力不说,还喷你现在不作为,为什么知道严重而什么都不做?然后整个节奏被反对党带起来了,之后救火都是因为反对派深挖得力

你说不严重,然后严重起来把疫情消灭,那简直就是罗斯福/林肯一样的手段,艰难战胜了外来威胁,而且还有欧洲对比,你看,我们的病例主要来自欧洲

以前已经有人说过:美国人就是什么错误都犯,然后逼到最后选择正确的方法

这就是美国体制的缺陷,看不懂这个,注定被各种媒体学者带节奏
不啊,美国体制伟大的一点就是总统跑不了,天天有人问总统严重不严重你说严重嘛,就搞个大新闻,喷你之前防...

信息量为零的场面话片汤话不会说?总统要来就是干这个的,形象和精神本来就是这个职位的一部分,所以奥巴马政策再有争议,只要他人往那一站就是盟友国民信心的保证。Trump这张大嘴除了讨好底层文盲还带来了什么好处?
美国不是中国,social distancing这些不是政府而是个人自己决定的,Trump这么胡说八道等于直接害死美国公民,合着你觉得为了选战害死人命现在是值得赞扬的行为了?
信息量为零的场面话片汤话不会说?总统要来就是干这个的,形象和精神本来就是这个职位的一部分,所以奥巴马...


奥巴马就会一张嘴,治国无能,所以造成民粹兴起,奥巴马政策就是被中俄及国内各种吊打

trump不说话就不会害死美国公民了?他说片汤话,然后民众还是该怎么high怎么high,这和他说这话没有结果差异,明白?

这篇3月推特嘴上硬,但是欧洲该封就封,明白?

我一点没说害死人这值得赞扬,我反复说这就是美国体制缺陷,换一个总统也一样而已
川粉蛆跟粉蛆有什么区别?
没什么区别。
我已经说了,要扑灭别人放的火。防治措施有了以后,第二次不是别人放的火了还看不懂,再把我的话读几遍这个...

为了洗掉川普“掉以轻心 玩忽职守 坐视病毒扩大蔓延”的渎职无能形象,

你不惜把川普硬披上“腹黑”的外衣:我川就是等火大了才出来扑火,这样我川才能成灭火英雄…民众才会拥戴…你们平头百姓都不懂大选年这种操作的深刻道理……

这样一解读,川普之前n次说的“病毒只是普通流感,我们很好控制住了”“没人比我更懂这个病毒 复活节前要开工……”,

原来不是轻敌大意,

而是“故意”麻痹民众使其放松警惕,让病毒好茁壮成长,以便最后疫情扩散闹大了自己再出山救场……

中国有熟语“养寇自重”

美国有套路“养病毒自重”

川普这“支性”不知道从哪里学的

如果玩忽职守渎职怠政判三年的话,那这种“故意忽视火苗任由火势坐大 甚至故意误导民众 放松警惕 而最终酿成造成群死群伤”要判三百年都不止吧?

这招真是剑走偏锋,一时让人无法招架(笑)

你这洗地方式真是让人耳目一新 如沐春风

套路有些类似于大陆的“大棋党”,可惜技术差了点,本来想洗白的,结果被你越描越黑……
为了洗掉川普“掉以轻心 玩忽职守 坐视病毒扩大蔓延”的渎职无能形象,你不惜把川普硬披上“腹黑”的外衣...



说了多少遍,他不是故意的,只是提前防疫风险很大,而事后防疫风险小

trump当然也愿意最后病毒没从亚洲欧洲传出来,然后经济也不错,轻松当选

最终问题是,美国体制有缺陷,尤其是大选年


这位小屁孩发言里你看看关键词

“洗地” “腹黑” “支性”

小孩脑子被洗的简单而粗暴,自然看世界耳目一新,如沐春风,而且不出意料一辈子都耳目一新
到现在居然还有人会相信所谓的群体免疫。。。

那些康复的数据又怎么说 ?难道是假的 ?
大家都来瞅瞅,“巴巴某萨”为西雅图病例增长都“笑死了”…………

DEM粉丝智商低成这样,也只能当DEM粉丝,我说了,懒得跟你斗嘴,请你以后不要回应我。
纽约时报是个好媒体,就是不能看合订本。自己打脸打得妈都不认识了。不过还好没有自己把以前的文章删除掉,...

删是没法删的,我有订阅的,他删我从邮箱里给他拉,问题这么明显的反讽,那个平行四边形竟然看不懂
另外,多说一句,美国防不住是川普的问题,纽约州呢?美国州政府权利多大,平行四边形这种玩意清楚吗?科莫天天在电视上放屁也没控制住?川普想封城他还不愿意呢,这个咋解释?
DEM粉丝智商低成这样,也只能当DEM粉丝,我说了,懒得跟你斗嘴,请你以后不要回应我。


……惭愧……

我这个dem粉丝,如今都不知道dem是啥? 是哪三个单词的缩写……

有愧于你给我的这个封号

有空了给我解释下dem指的是啥吧……
@InspectorBen
謝轉。今天我在網易上看到了兩篇奇文讓我出離憤怒了。本想直接發文章,但例行查重發現了您早先已經轉發的譯文。我想通報一下,此譯文有重大的維護共匪的刪節。我今天注意到:

(1)胡賊吸金的長微博《胡锡进:这一次我们算是碰上了真正的国际流氓》https://news.163.com/20/0413/13/FA3J2F6300018AOR.html 裏面胡居然膽敢重提華盛頓【指控中国政府在最初“隐瞒疫情”而导致危机失控,“害了美国和世界”】——爲什麽要說“膽敢”呢?因爲官媒在轉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是根本就不敢翻譯這一段指控。這篇語焉不詳的指控讓我想到了您轉發的這篇譯文。胡賊和共匪一貫如此,永遠不敢把自己所批駁的原文光明正大地挂出來讓民衆自己讀。

(2)您轉的這篇譯文最初應該是出現在界面新聞上,標題《美国这样错过抗疫最关键70天,华邮万字长文调查特朗普为何输给病毒》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243867.html。今天,它被網易“再創作”一字不改但標題換成了《美媒万字长文揭特朗普为何输给病毒:女婿是关键》https://news.163.com/20/0413/05/FA2P7LN000019B3E.html 

網易轉載此文標注的時間是2020-04-13 05:31:08。其拾人10天前的牙慧不説,竟二次改造轉移注意力將屎盆子扣給庫什納 Kushner.  不錯,文章的確有指責庫什納及其領導的顧問團隊的責任,但所謂萬字長文指庫什納為關鍵則是無稽之談。這篇界面新聞從華郵偷來的文章裏最重要的一句應該是:

备注:本文编译自华盛顿邮报,略有删减。


如,原文中下面整個自然段在翻譯中被徹底略去。

Kadlec, who knew the Galveston lab
director, hoped scientists could
arrange a transaction on their own
without government interference. At
first, the lab in Wuhan agreed, but
officials in Beijing intervened Jan. 24
and blocked any lab-to-lab transfer.

Kadlec曾希望其所認識的Galveston實驗室的科學家們能安排一個無政府干預的毒株交接。北京方面的政府官員於1月24日干預並阻止了實驗室之間的(非政府的)毒株交流。

以上僅是一個被刪節的涉中段落的例子,不是唯一一個。讀原文,可以從美國角度讀出他們在早期做了哪些官方和學術界的努力,而中國又是如何百般阻撓。此文時間綫清晰證據出處明確,是一篇好的調查報導。可惜,界面的譯文斷章取義奉迎共匪。

原文: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2020/04/04/coronavirus-government-dysfunction/?arc404=true
zh2020 观察
按照人口数量欧美都差不多,德国这些不也10万+吗?
感谢取证!已将备注置顶至文首


收到。非常感謝!

&;再次對共匪斷章取義顛倒黑白的伎倆感到不寒而慄。不注意還差點被它混過去了。
除了群体免疫,谁都没法。

知道新冠病毒的基础传染率吗?R0 = 3.8。这真怪不了川普。
这贴里的洗地姿势真牛逼,跟墙内五毛学的吧?
囍豬頭 黑名单
To imundo:


引用你的原話:「世界上唯一做好的应该是莱索托了。这个非洲最穷的山地高原小国被非洲最发达的南非包围着,南非确诊人数不会过去,自己国内有确诊去南非就医。他们正在山里放羊,也许到疫情结束,他们还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 」


Lesotho (萊索托王國),當前已報出有1個染病的病例

詳見:

英國衛報報道:
Lesotho records first coronavirus case a week after lifting lockdow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13/lesotho-records-first-coronavirus-case-a-week-after-lifting-lockdown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的疫情實時地圖:
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

Comoros 和 Lesotho 現都已被武漢肺炎病毒攻破了,
至此,非洲五十四個國家都已全數淪陷。


另外,
你(們)那麽low又那麽賣力地替Trump洗地請多看看 沃老人家 (來給腦路短的你或你們) 開刀開刀唄~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229479
最有意思的就是疫情民调,美国人是否支持川普应对疫情的方式,结果也是一半一半。什么东西是一半一半的呢?...

这还有一半人能洗川普对待病毒的方式?中国再怎么欺骗你,自己盟友韩国台湾二月份的情况随便看看新闻都知道了吧?都这副样子了还“big flu”,民主党有锅也锅在纽约,大流感总不是民主党脑控川普说出来的话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醒的不用叫,睡的叫不醒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4
  • 浏览: 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