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你正在被洗腦 請立即注意用詞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110727667218228/posts/124798192477842/

大家成日話要反中反共,但你可能俾中共洗緊腦都唔知。語言唔係口舌之爭咁簡單,而係思想自由嘅鬥爭。

『語言控制思考模式』

喺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嘅《一九八四》入面,極權創造咗一種人工語言 – 新語(Newspeak)。喺新語入面,只有「好」(good),而「壞」(bad)就被「唔好」(ungood)取代咗。於是人民就唔可能話老大哥係「壞」,最多只可以話老大哥係「唔好」。極權透過定義詞彙、修改或扭曲意思,削弱人民嘅表達能力同思想空間。只要你同極權嘅「好思想」唔一致,就係「思想犯罪」。

點解中共嘅字典入面冇「武漢肺炎」,只有「新冠肺炎」?因為極權唔想呢個病毒被聯想到同中國有關,從而逃避隱瞞疫情嘅責任。示威者係暴徒,係想污名化所有抗爭者;鐳射筆係鐳射槍,係想誇大抗爭武力;催淚彈係催淚煙,係想掩飾黑警過度武力;施暴虐打係止暴制亂,係想合理化黑警濫權暴行。語言係會潛而默化咁影響我哋嘅思考模式,限制我哋嘅想像同表達能力。一旦接受咗極權嘅語言,我哋嘅思想就會被干預,慢慢失去理解真相嘅能力。

『大中華、統戰嘅語言』

中共早就透過大眾媒體、教育以及民間各種方式,利用極權嘅語言滲透我哋。目的係維穩同統戰,遏止反抗思想嘅形成,掩飾極權嘅惡行,扭曲歷史真相。以下我會講一啲常見嘅例子:

返大陸>>>去中國

以往好多人係由中國走難嚟香港,香港只係臨時避難所,中國先係佢哋嘅家鄉,所以會講「返大陸」,即係返去故鄉嘅意思。但六七暴動後,本土意識抬頭,開始有人視香港為家。新一代香港人好多都係土生土長,對中國大陸冇任何感情同記憶,香港先係我哋唯一嘅家鄉。「返大陸」一詞帶有強烈大中華意識,對香港新一代唔適用,而且容易被利用作血統論。所以應該用「去中國」,當中國係一個有別於香港嘅普通國家,唔帶有任何感情同身份認同。

阿爺>>>共狗/匪賊

以前香港人會叫英女王做「事頭婆」,中國政府就叫「阿爺」,就好似英國人係老闆,而中國政府就係有親咁。中共係殺人政權,所謂「阿爺」係狗都不如嘅匪賊,亦都冇任何血緣關係。我哋唔可能認賊作父,必須要摒棄大中華嘅幻想。

九七回歸>>>九七主權移交/淪陷

香港本身就唔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又何來「回歸」呢?當初同英國簽約嘅係大清帝國,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未成立。就算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咗大清帝國嘅國際地位,國際正式講法應該係「主權移交」(Transfer of sovereignty)。中共用「回歸」呢個帶有感情色彩嘅詞彙,挑動大中華愛國情緒,漠視歷史事實同根據。相信對於好多香港人嚟講,九七「回歸」絕對唔值得慶祝,因為主權移交象徵住香港步向沉淪嘅開始,用「淪陷」去形容都唔過份。

內地>>>中國/鄰國

九七前我哋係會用「中國」或「中國大陸」,但主權移交後,港共政府喺官方文件同宣傳大量使用「內地」一詞,並喺法律上定義為除香港、澳門同台灣以外嘅中國一部分,強調大一統意識。「內地」係暗示緊香港係邊陲嘅「外地」,香港人就係化外之地嘅蠻夷,被「內地」所統治,隱含強烈大中華中心思想。所以應該用較中性嘅「中國」,如果想避免同中華民國同古代中國混淆,就可以用「鄰國」去稱呼北方嘅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港矛盾/關係>>>港中矛盾/關係

鄰國成日強調「一國」大於「兩制」,所謂「一國兩制」喺語言上就係有大小先後之分。當我哋話「中港矛盾」、「中港關係」嘅時候,其實都隱含住大小先後之分。中國喺「矛盾」同「關係」上就係用一個不平等嘅方式去處理,係有貶低咗香港嘅地位。如今我哋講本土主義、港人優先,一定要放香港喺第一位,因為我哋唔要再被大國殖民,我哋要當家作主。

水貨客>>>水貨賊

喺港中矛盾下,呢班人搶奶粉搶尿片咩都搶,搶購有限嘅本土資源,禍及香港下一代,仲嚴重影響附近居民嘅日常生活。走水貨逃避關稅係犯法,變相搶劫香港庫房,蠻橫霸道嘅行為同匪賊無異,點解我哋仲要咁客氣叫佢哋做「客人」?

中央政府>>>中共政府

叫得「中央」,即係承認香港係其中一個「地區」,有從屬關係。如果真係「一國兩制」,「中央」係冇權干預香港事務。如果真係「港人治港」,香港政府唔應該係效忠「中央」,而係效忠香港人。香港唔應該係一個普通中國城市,決策唔需要請求「中央」首肯。我哋要認清所謂「中央政府」只係中國共產黨嘅政府。

特區政府>>>港共政府/殖民政府

如果一國兩制唔存在,特區亦唔存在,特區政府只係中共政府(香港分部),特首就係中共香港市委書記。再講白啲,香港係由宗主國控制同統治嘅地方,每日150個單程證係人口殖民、普教中係文化殖民、中資壟斷係經濟殖民,中共係從四方八面殖民緊香港。特別行政區只係殖民地,特區政府就係殖民政府。

『想像受限制嘅香港民族』

香港人多年被中共創造嘅語言潛而默化,受大中華、大一統意識束縛,所以只有好少人能夠「思想犯罪」。相信「回歸」、「內地」就好難挑戰大一統思想;相信「特區政府」、「中央」就好難承認一國兩制嘅失敗;相信「返大陸」、「阿爺」就好難走得出大中華情意結同狹隘嘅血統論;相信「中港關係」、「水貨客」就好難提倡本土、港人優先。

對於中共嚟講,本土思潮就係一種「思想罪」。幾年前本土派打破咗思想嘅界限,喺語言上擺脫咗中共嘅控制,為時代革命埋下種子。如今香港民族嚟到歷史嘅分叉口,如果要找尋出路,必先要重奪思想自由。只有透過不斷想像,我哋先能夠睇到漆黑中嘅黎明。
11
分享 2020-04-10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支持香港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