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力量办大事"与“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

本来我是打算写在一位葱油的问题里,发现太长了,于是就写出来一篇文章。
原问题是讨论“集中力量办大事”有什么好处坏处。

1溯源“集中力量办大事”
  首先,“关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截止到2020年四月十六日,百度百科上并没有明确的定义,所以我认为中共国发行的字典里也不会有。所以我就可以胡来了。
  我们试图从语言本身分析这个词,它是个中性词。
  “集中力量办大事”相当于“do something to do something”。集中+力量+(办+大事),即动词+名词+表目的的状语组合。那么这里面,其他的词都好理解,关于“大事”是有讲究的,我以微软必应词典作为参考:

1重大的事
2总的形势
3大搞


  所以,我们说的“大事”应该是指重大的事。当然,在百度百科中,大事还有一种解释叫做“重要的事”,这点我们稍后再谈,在这里先留个引子。
  那么既然说“集中”,那应该是某个团体集中力量,这个团体也可以是国家。
  综上,“集中力量办大事”从本质上理解,是一个描述某个团体的一种动作的中性词。我的理解是:集中这个团体所有人的力量,来办成一个很重大的事。
  所以,我认为讨论它的优劣好坏本身就陷入了中共的逻辑陷阱。

2关于“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来源以及好坏的标准。
  那么既然从语言本身,这只是一种中立的行为,我们有必要谈论好坏吗?
  我认为,我们要谈,只不过是我们不谈“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好坏,而是要谈“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好坏。
  首先,我们简单地说一下好坏是怎么分的,是根据价值观分的。这部分并非重点,如果您有了解,建议直接跳过。当我们说“打”这个动作时,这是个中立词,就跟“集中力量办大事”一样的中立。但是当我们给“打”加上对象时,就不中立了,它就从动作变成了实打实的行为,这时候人们就要用价值观判断好坏了。比如,在一个爱好和平的美国人看来,“打土豪”和“打共匪”都是一件暴力的事;但在一个老党员看,“打土豪”是伟光正、“打共匪”是邪恶。
  那么,“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怎么来的呢?来源于前几天我在新品葱上看到一个帖子,倡议我们在原有词前加上“中华田园”来反驳对某些词汇的刻意污名和曲解。比如小粉红常常说:“西方国家口口声声说言论自由,他们能在社交媒体上骂黑人是黑鬼、骂穆斯林是绿猪吗?”;这时我们可以回答:“当然不能,因为墙外的言论自由是要尊重他人、尊重宗教信仰的。小粉红还是老老实实在墙国享受你的中华田园式言论自由吧。” ( 找不到那个原帖了,谁能找到可以贴一下,十分感谢!)
更新,补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832

3什么是“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有什么特点?如何平价?
*“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以下简称“中特事”
从古今的历史中总结,“中特事”有以下几个特点:
1当统治者说要“集中力量办大事“时,往往要干的是一个不集中力量就很难完成的事,所以需要很大的代价。通常情况下,封建与集权统治者本身就有很大的力量,如果他们还要集中,那说明事情真的很难办,比如修长城、大运河、帝王陵墓,那些工程放在今天来看也是很宏伟的工程。事很难办,自然就需要很大的代价了。比如让你考上清华很难,你还必须考上,就只能往死里学,最后考上了,身体也垮了。
2说了“集中力量办大事”,不说的是集中谁的力量,其实集中的是老百姓的。当中国古今统治者要集中力量的时候,集中的往往不是自己或者上等人的力量,集中的是老百姓的力量:修长城修运河,你们老百姓出钱出劳役;要打大仗,你们老百姓出壮丁;要炼钢铁,你的私营工厂里的机床是铁的,拿出来吧......
3说了“集中力量办大事”,不告诉你的是要办的事是我认为的“大事”。前面我说过,我们通常的大事是指重大的事,但也可以指“重要的”事。中国古今统治者说“集中力量办大事”时,大事往往是指统治者认为重要的事:我认为修园子过生日很重要,你们就都要去办;我认为我死了以后要住在豪华的棺材里,你们就都要去给我弄;我觉得足球很好玩,不管条件允许不允许、学生愿意不愿意,每个学校都弄个足球队......
4集中你的力量,是无条件的。我说了要开凿大运河,你们每家每户都要出一个劳役,不准不出,不出了你就是不爱国,和国家对着干,没让你多交钱就不错了,别想着逃劳役。
5办大事时,别的事就都是小事。朝廷要打仗是大事,老百姓的饥饱就是小事了;抗瘟疫是大事,老百姓的生计跟物价就是小事了。
综上,我对“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定义是:无条件地、不计一切代价地集中你们老百姓的力量,来办成我们统治者认为很大的事,在此期间其他事都是小事。
这样看来,中华田园式集中力量办大事有什么好处坏处呢?这就看你用什么价值观、站在谁的立场上了。

4两种集中力量干大事的对比以及,“中特事”也可能干成好事?
正常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要集中力量实现载人登月,政府有政策支持相关企业、政府多拿出科研经费增加相关研究的发展;政府提高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待遇;全社会在登月的同时,还攻克了许多科技难题,许多企业也都得到了大力扶持,促进了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拉动了生产总值。
虚假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我们要在钢产量上超过某某某,大家都不要种地了、平常服务业的也都停了;为了产量把你家的铁锅贡献出来,你做饭怎么做我就不管了。

“中特事”能用来干好事吗?当然。如果某位皇帝说我们要集中力量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那我支持。
“中特事”能干成好事吗?干不成。因为它的本质就决定了他要把好事变成坏事。为了办成某一件事,要牺牲其他事,并且只追求面子上、数据上的办成大事。这能是好事?



5谁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谁都能。

这是一个描述集体的动作的词,所以只要不是一盘散沙、名存实亡的集体,就都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如果我是个社团负责人,我都能集中全社团力量办一个“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特别是第五条和第二条”的活动。这不是谁的专利。至于怎么集中力量、事怎么办、办什么事、办大事的同时怎么对待别的事,这才是办大事的差异之处,也是值得讨论之处。
27
分享 2020-04-17

18 个评论

找到了,友情链接: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1832
“田园自由”和“田园民主”
刚刚看到中华田园式民主自由,现在一看中共确实很有田园女权内味。
而且集中力量不仅是中华田园式滥权,还是瓦房店化的集中力量。
集了一群酒囊饭袋,集中的资源都进权贵口袋,真正能发挥的力量反而少的可怜,办的事也相当瓦房店,质量不合格的豆腐渣工程。
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集中代价办大事
至于谁是代价那就--说不清了
一点个人想法

“田园”出现的语境一般体现的是底层互害
“中国特色”出现时一般对应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理论与行动

一般讨论“集中力量办大事”,强调的还是党的领导
一点个人想法“田园”出现的语境一般体现的是底层互害“中国特色”出现时一般对应的是中国共产党的理论与行...

感觉好有道理,受教了。我在这里扣“中华田园”的帽子其实更像一种气话吧,大概算是对共产党进行语言污染的反击?想把“中华田园”这个帽子做大,我觉得“中华田园”可能更有“中国特色”字面上的意思,并且加了一丝丝嘲讽,比如“中华田园犬”指的是中国乡下特有的土狗。
“集中力量办大事”叙事的两个漏洞在于

1、没人能保证“大事”一定是“好事”,历史上集中力量办坏事的先例不少。
2、“集中力量”的成本和回报比,是赚是赔,这笔帐是从来不讲的。
感觉好有道理,受教了。我在这里扣 “中华田园” 的帽子其实更像一种气话吧,大概算是对共产党进行语言污...


我觉得整体思路没问题
毕竟词语的意义如何赋予还是要看人们怎么用,能区别开被官方话语污染过的概念,让讨论回归原本意义就好。

就好像现在想提到特权阶层大家都会说赵家人,其实就是防止特权者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中国人
花纳税人的钱,花的这么理所应当,全世界独一无二了
不用那么复杂

集中力量办大事=集中力量(不惜牺牲一切的代价)+办大事(维护并巩固中共的极权统治)
種田 開礦 蓋金字塔 蓋萬里長城 替帝王修陵墓

的確是人多好辦事

科學突破 思想突破 文藝復興 工業革命 造第一顆原子彈

和人多好辦事沒個屁關係
靠的是精英和資本

這就是為什麼這世界是西方領先
中華田園犬式集中力量辦大事。簡稱土狗式集權。
集中小粉紅的996的血汗錢,
辦趙家人包二奶,買房產的大事。
利用不受制約的權力集中力量辦獨裁者需要辦的事情,組織對於大多數人有利的事情發生,是極權統治的基本狀態。
集中力量给自己办大事
一直都是集中韭菜的頭辦獨裁者的大事,至於辦不辦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另一个版本:“不惜一切代价”
土匪们一贯混淆视听偷换概念的手法了,稍微有点基本逻辑的人都知道“办大事”并不等于“办好事”,把坏事办得越大,带来的灾难越大。事实上共匪上台以来办的所谓大事就没那件不是坏事
“集中力量办大事”“效率高”通常是中共自我宣传的手段,以标榜其制度优越性。
诚意,某些时候,中共办事的效率确实比民主制度快,但所谓的“快”,真的是优势吗?为什么要单独强调“快”而忽略其他方面的评估标准?
说一些极端的例子。
  1. 中共建高铁,决策是很快的,根本不需要老百姓参与讨论。但这种快,是意味着割老百姓的韭菜,不用老百姓的同意就把老百姓的钱像海水一样倒掉,进入他们的口袋里面,这样的快有意义吗?是优势吗?要知道,建房子的钱也是老百姓那里拿来的,可是倒卖给百姓,却巨大利润地翻数十倍;
  2. 中共搞房地产,决策是很快的,根本不需要征求老百姓的同意,或者过一下形式,但是,这种快意味着强拆血拆,黑帮拆,然后几十上百倍的价格卖回给老百姓,这样的“快”,真的是一种值得标榜的优点?
  3. 中共维稳,速度也是很快的,几分钟内就把人抓走了,不需要公平地审判就可以定罪。这样的“快”是优点吗?哪一天抓走的是今天抓人的公安局的后代,看他会不会后悔当年的快?

一个国家的决策优势,应该是综合各方面评估,但最基本的点就是民主决策,言论自由,媒体自由,将整个过程透明化,以司法独立保证审判的公正性。裁判的人身安全、工资、职位得不到保障,他又如何会秉公执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