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世界 | “网络战狼”是自大还是自卑?

作者/施展


这一篇札记就在前面的基础上,来说说中国当下的国内舆论、国际处境、以及中国应当的努力方向。我简单地做如下清单式分析。

1、今天的中国毫无疑问是超大规模国家。无论你喜不喜欢它,这都是个必须承认的事实,中国肯定是有参与到底层秩序博弈的能力的大国。

2、网络上经常看到网友们各种“落后就要挨打”的说法,试图以此来提醒国人要提防西方国家。我不知道持这种说法的人为什么会这么看不起中国,是因为他们觉得今天的中国是落后的吗?但是,还是这一波人,经常又会在网上欢呼“厉害了我的国”。这两种矛盾的表达就让人晕掉了,照他们这么说,今天的中国到底是厉害呢还是落后呢?
https://i.imgur.com/wmUhvgP.png

3、这样一种自相矛盾的主张,实际上是一种“受害者”心态在作怪。一方面,“受害者”心态面对世界的时候没有安全感,总担心“挨打”;另一方面,“受害者”心态强烈渴望不再“挨打”,于是总会欢呼“厉害了”,这在根本上还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4、“受害者”心态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信,于是会有各种激进的表达,这就是我们在网络上经常看到的各种“网络战狼”言论。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各国间的信息传递成本很高,世界上未必看得到国内的激进言论;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成本急剧下降,越是偏激的、越是容易引起误解的信息传播得就越快,世界上迅速就会看到这些激进言论。结果就是世界会对中国产生极大的疑虑,“网络战狼”言论反过来会对中国的对外交往带来很大负面影响。

5、咨诸历史,是否“挨打”和是否落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德国在大战当中挨打不是因为落后;独立之后的坦桑尼亚没有挨打也不是因为强大。倘若对国际政治的理解只剩下“挨打”与“不挨打”两种极化选项,只能说明这种思路确实该打;因为这种思路没给“合作”留下任何空间,基本上把“合作”视作通往“挨打”的路上,把推动合作的人视作“叛徒”,最终真的就会通向战争。

6、“网络战狼”最爽的口号是“虽远必诛”,从这口号看来,他们认为中国并不弱,否则有什么能力去“诛”别国。只要别国不合你意,你就想着要“诛”别人,这种情况下也就没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了,确实只剩下“打人”以及最终被“围殴”了。因为这种人不懂得“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的道理。在这一点上,老祖宗早说了,“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孟子·离娄上》)

7、说实在的,古代中国的胸怀与格局,远超当今“网络战狼”。“网络战狼”光看到“虽远必诛”的力量论,却没有看到背后还有着对远超“强汉”之上的普遍规则的承诺。老祖宗也说过这个问题,孟子曰,商汤代表着公义,四出征战之时,“东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曰:’奚为后我?’民望之,若大旱之望云霓也。”所“诛”者,是公义支撑的普遍规则的破坏者。如果不是从普遍规则出发,只是因为惹毛了你,就要去“诛”的话,那是“诛”不完的,因为全世界都会成为你的敌人。

8、今天的中国根本就不是“弱肉”,没有哪个国家有能力来“强食”,给中国带来实质性的安全威胁。即便是美国,若不付出极为巨大的代价,也根本没法在安全上实质性威胁中国;而如此巨大的代价,基本上也就排除了它在安全上实质威胁中国的可能性,因为稍往底层博弈的层面上去思考,就能有成本低得多的办法,比如,推动世界与中国“脱钩”。

9、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如何防止世界与自己“脱钩”?如果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表现出了用自己的制造业供应链当成武器来威胁它国的意思的话,世界真的会选择与中国“脱钩”。因为供应链“武器化”本身就是一种力量论的路数,其他国家在与中国合作的时候,无法形成稳定的预期。和前述国内舆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时的它们面对中国的供应链,往往才会强烈觉得自己是“弱肉”,担心会被“强食”一下。一旦陷入这种担忧,它们会觉得莫如不再依赖中国,才更安全些。
https://i.imgur.com/bwVXulY.png

10、吊诡的是,网络上的“战狼”言论看到这些“脱钩”的可能性,反过来就更觉得世界不安好心、想害中国,于是表达得更加“战狼”。外部世界就更加担忧,更加想要和中国“脱钩”;“网络战狼”就进一步极端化。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就会展开。

11、“网络战狼”观念的形成,与我们对于近代史的“屈辱史”单向度叙述有关。中国近代史上当然有很多屈辱,但近代史上有比这更宏阔得多的东西。近代史是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重要过渡阶段,如果没有近代史的一系列转型铺垫,就没有现代中国,那我们很可能到今天都还在裹小脚、坐马车。而近代转型过程并不是靠中国自己就能独立完成的,否则中国早就现代化了;近代转型是在中国与世界的互动、互构过程当中完成的。
https://i.imgur.com/lOVrA6y.jpg图丨晚清流传的“时局图”见证了列强瓜分中国的“屈辱史”


12、同样,今天中国经济的迅猛成长,也是在加入世界秩序之后才实现的,如果一直是自我隔离的状态,则根本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远比今天落后,但是也并未挨打,还被世界顺利接纳;而今天中国已经成长为超大规模国家,“网络战狼”为何觉得中国会挨打呢?在他们眼中,中国似乎是落后要挨打,强大了也要挨打,难道中国就是挨打的命?

13、对于“强大了就要挨打”,网络上还流传一种“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所谓老大与崛起中的老二必有一战,这还是一种单向度的力量论观点。这种观点没有看到国际政治的复杂性和多层次性,没有看到真正高级的力量博弈。真正高级的博弈所追求的是规则的主导权,而不是力量对决。规则主导权背后当然有力量的逻辑,但是还有更加复杂得多的逻辑。如果仅仅从力量论的角度出发,将会丧失掉参与规则主导权竞争的机会,因为仅仅奉行力量论的国家,无法拉到盟友,被迫只好“以一国对全世界”。

14、仅仅依凭力量论,则其叙述本身也是自相矛盾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举个例子。力量论者会愤怒于晚清签订的都是不平等条约,进而得出“落后就要挨打”的结论。问题是,条约“平等”与否的标准在哪里呢?没有标准的话,什么叫“平等”呢?倘若说不清什么是“平等”,“不平等”又从何而来呢?这个标准肯定不在力量上,否则的话,依照力量论的逻辑,当时中国力量弱,就不应该有平等条约呀;所以力量论者实际上也认为在力量之外应当有正义的平等标准,而这个标准就是前面我们提到的普遍规则的基础。

15、中国不能落入单向度的力量论这种思维陷阱,因此,中国必须打开胸怀和格局,不能自我压抑在一种凄凄惨惨戚戚的“受害者”心态中。拥有如此庞大力量的国家,如果始终抱有一种“受害者”心态的话,其行为上的表现,会让世界觉得这是个秉持力量论的国家,不敢相信中国的承诺,会更加急切地想要和中国脱钩,哪怕一时脱不开,也会持续地为此努力。
https://i.imgur.com/q4Yg0nw.jpg

16、对于超大规模国家来说,它是世界秩序的构成性力量,它最大的利益一定是来自对于国际秩序的深度参与乃至构造。中国如果与世界相隔离或者被世界脱钩,真正受到最大损害的是中国的国家利益。

17、如果觉得美国对中国始终抱有不信任,那就做出更多的努力,让世界其他部分觉得中国是个可信任的国家。毕竟,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中国是否可信,不是美国说了算的。中国应做的这种努力绝不仅仅是给出一些援助就够的,真正的信任,基于能够带来稳定预期的规则。

18、给援助,这是“授人以鱼”;推动规则的演化,这是“授人以渔”,两种做法在获得信任的效用上有很大区别。“授人以鱼”是个一次性的行为,没人知道你下次是否还会给这条鱼,甚至别人有可能为了继续获得“鱼”而不得不讨好你,但是这种关系是无法持久的;“授人以渔”才能够让对方形成持久的稳定预期,相互间能够有一种更加对等的关系,也能带来真正的信任。

19、中国作为超大规模国家能够参与底层秩序的博弈,也就意味着它是能够参与规则的生成与修订的,中国能够、也应当在与美国的博弈中,推动规则缓慢的演化。博弈中不排除有对抗,但一定要清醒,对抗不是目标,对抗只是博弈的手段而已,目标是推动形成普遍规则。咨诸历史,世界秩序及其规则从来不是任何国家单方面制定的,而是在若干个超大规模国家的博弈过程中,演化出来的。秉持单向度力量论的国家,很难参与到规则演化的过程中,更容易与世界发生对抗关系。

20、我在前面札记中提到中国的供应链应该“去武器化”,有人误解为我主张中国要放弃自己的供应链,这是一种巨大的歪曲。今天的中国在供应链上拥有巨大的优势,但中国只有把供应链“去武器化”,才能真正地长久保住自己的供应链;如果把供应链“武器化”了,其他国家只好不惜代价重建自己的生产体系,等到人家都有了,你这供应链的价值也就大大下降了,也没有机会再“武器化”了。

21、供应链的“去武器化”,就是指应当把供应链的生产过程纳入到一种超国家的规则机制中。中国主动发起这样的议程,才有机会在这里面体现自己的意愿、维护自己的利益。否则的话,被世界脱钩了,中国的国家利益才会受到最大的伤害。
https://i.imgur.com/TS2cgNJ.png

22、“网络战狼”中还有人从“文明的冲突”角度出发提出,因为文明的差异,“中美必有一战”。同样地,看看历史就知道,文明之间的差异丝毫不妨碍文明之间的和平共存,恰恰是共存时需要一些超越于各文明之上的共识规则,否则根本没法共存。如果以为规则仅仅是哪个文明单方面制定的,其他文明就不该接受,那就像在说数学是印度人的东西,不信印度教就不应该学数学一样。这些共识规则就是一种普遍性的规则,它远远超越于各大文明的差异之上,价值巨大。所以,没有什么“文明的冲突”,只有“文明和不文明的冲突”。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jMa6Qs0AbMjZmYaXldIVgQ
23
分享 2020-04-27

15 个评论

沙发
既然是受害者,那當然要有加害者,加害者必需是俄德法美日奧義英加上台港疆藏獨,党讓恨誰就很誰,不被影響的清醒的中國人真的是傑出。
提受害者心态,施展算是沾到了边儿。

但这么长一篇,就只讲得出大中国主义的一个边儿,而且最后一句话去抄章立凡的推特,这智囊也真够呛。
感谢搬运(抢救)墙内好文章!
好文章,墙内仍旧有这种文字的存在,更加鼓舞了我们与共匪战斗的力量
施展?《枢纽》的作者?和罗振宇旗下的中国史纲课程的那个主讲人?这人好像挺火的。

从政治光谱来看,此人属于体制内改革派和“缝合怪”。致力于论证汉人、少数民族、三民主义、共产主义等不同族裔和政治派别共同塑造了中国,且都具有合理性与作用。试图弥合中国大量矛盾的意识形态。

从国际关系角度看,此人主张中国完全融入全球化,放弃与西方国家争霸,而是长期扮演西方国家的制造商角色。从而形成连接第三世界原料出产地和发达国家科技创新的中间角色,即为“枢纽”。


其实要是包子老实点,照着施展这套装孙子,说不定真能给共匪续命。不过如今战狼+瘟疫,支国还想承包世界制造业就纯属痴人说梦了。
温和派中国人难怪会与洋务派干部,民主小清新一同被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老共产党人一瞬击倒,然后被无数代表真正中国人利益的小粉红踏上一万只脚吐口水。温和派中国人始终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中国人不伟大复兴要你共产党何用?如果不是为了满足中国人报仇雪恨,攻城后劫掠奸淫一番的疯狂意淫,他们如何忍受得了一个疯狂剥削,疯狂敛财,疯狂汲取毫无给予的意识形态国家?就凭所谓“共产党提供了秩序"那套威权主义理论是不足以支撑中共全然拒绝改革,反而要扩张自己政治模式的理由。开明专制,威权主义理论走到头必然就是民主化,(不论是什么原因,中产阶级群体提高民智也好,融入世界也好,训政也好),只有"不同于西方,且最终必然战胜西方(不论手段多么卑劣)"的理由才能让共产党永久清除萦绕在头上的下台阴霾。只有”暂时却永久的困难"才能让共产党"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因為中國並不是一個國家啊,中共其實是個黑幫啊,即便規模很大,但也只是更大的蓋達(基地)組織或ISIS這種恐怖團體。

一個正常的國家會這樣肆意殺害人民,侵佔人民資產,奴役人民嗎?中共並沒有想要為人民做什麼,他們只是想要維持統治權並攫取私利而已。道德的建立,國民的教養,藝術的創造,文化的傳承…這些並沒有被重視,因為不能收益。那在如此扭曲的環境成長的人,除非覺醒否則很難有正常世界的思維,那麼出現莫名奇妙的自相矛盾的心態也不奇怪了。

至於所謂戰狼…狼者,犬科動物也,狗奴才是也。
抱歉,汙辱到狗狗了…
心理學上來説,自大和自卑常常是一塊硬幣的兩面,自大的人常常是爲了隱藏自己自卑的一面而表現自大(Adler, 1920s)
自残
现实多么失败的人才需要在网上通过当战狼出征来获取集体认同感?
施展?《枢纽》的作者?和罗振宇旗下的中国史纲课程的那个主讲人?这人好像挺火的。从政治光谱来看,此人属...

这位其实有点像是胡温遗老,胡温就爱给欧美国家宣扬这些内容,当年胡温就是按照这套来的,虽然也搞过砸车等战狼行动,但是那是为了利益考量(在砸车事件后不久韩国电子巨头纷纷来华设厂,其中包括三星的闪存和面板以及LG的电池和面板厂)。
[quote][/quote]
在中國人身份以外,一無所有,唯有希望自己唯一的財富升值。儘管這個“財富”是負資產,但也是資產
自大和自卑是相辅相成的。

自卑所以要夸大自己获取自信,自大的自信心被打碎后,很容易变成自卑。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6
  • 浏览: 5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