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文章-是奴隶还是奴才?

搬砖者:写的很不错,很清晰的文章。
https://www.wenxuecity.com/blog/202005/64608/7667.html


5月3日,川普总统在林肯纪念堂参加FOX新闻专访时说,中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还不想承认这一点……,我们将对他们进行终极制裁,那绝不是跳棋游戏”。

还不知道他所说的终极制裁是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这里要说的是在林肯纪念堂接受采访似乎有些意义,林肯总统以打响解放黑奴的南北战争而名垂千古,他在决定打这场战争时的处境不会比现在的川普好多少,伟人往往是在逆境中闯出来的。

林肯解放了美国的黑奴,那么川普有可能解放中国十几亿黄奴吗?其实这个要求有点过分,川普并没有责任和义务解救中国人,保护美国人是他的首要责任,别的都是顺带的。

无毛和自干五们肯定马上就会跳出来说,我们中国人民咋就是奴隶了?别急,听我慢慢说。前几天我写了篇“愚蠢比邪恶更可怕”,我们说话要有逻辑,不然就比邪恶更可怕了。当然了,你们中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良知,说愚蠢和邪恶都是夸奖你们了。

维基百科上对奴隶的定义是:奴隶是指被当成财产一样,受他人(奴隶主)支配的人类,没有自己的人格、自由和权利,可以买卖,且奴隶主可以强迫奴隶工作而不支付薪酬,且无人身自由者。

这个是传统或经典对奴隶的定义,据BBC2013年报道,中国现代奴隶占世界10%,名列世界第二,主要集中在劳改、劳教、拐卖人口和一些现代企业中。这些不是本文讨论的主题,绝对意义上的奴隶在现代社会毕竟不是主流。

鲁迅写了不少关于奴隶和奴才的文章,他给出的广义奴隶定义是:原来属于你的(或自以为属于你的)东西、劳动报酬、社会身份、房子和金钱、娱乐趣味、说话权力等等,随时都可以消失,都可以被剥夺。消失或被剥夺后如果还剩一点,还退回来一点,你就十分欢喜。

那么我们看看几千年的中国社会,是不是落在了这广义奴隶的定义中,皇帝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下,对天下百姓有生杀予夺之权。让人安心一点的是,皇帝们关心的也就是些高级官员的事,对老百姓不怎么管,也顾不过来。所以百姓们该干嘛干嘛,没有多少做奴隶的痛苦。 那么到了墙国后,每个百姓的一举一动都在管控之内,全国上下被要求思想统一,不许”六讲”。。

对于鲁迅说的“被剥夺的如果还剩一点,还退回来一点,你就十分欢喜”是深有体会的,我大爷原来是个医生有自己的诊所,在56年公私合营中所有财产被没收,全家被赶回老家。直到70年代末才被平反,退回来一些所剩不多的东西。当时他那份感谢啊!不仅仅是他,上百万被打成右派的人们不都是如此吗?都在感谢党的英明而忘了自己几十年所受的不公平待遇。

以前的人要求不多,能吃饱饭就是最大的奢望,对言论和思想没太多要求。几千年文明的进步也伴随着人权的进步,那么现代人都有什么权利呢?1948年由罗斯福夫人主持的《世界人权宣言》中规定的人权包括生命、自由、安全、不被奴役或遭受酷刑,宗教自由以及思想自由。

从奴隶的广义定义和人权宣言中,我们对比一下国人在建国后的经历,会发现无一不落入奴隶的圈子中。只要是你对墙党稍有不满,你的一切都可以被剥夺,更别提什么宗教和思想自由。你只能乖乖地做奴隶,做顺民,才能保住项上吃饭的人头。就不说那些被迫害的异政人士,上百万右派,就说老毕,说了一句抱怨毛的话,至今不知所终。

所以那党魁是最大的奴隶主,百姓则都是奴隶。

可悲的是,很多人做了奴隶还不自知,以为自己做了主子,唱着歌颂更大主子的赞歌,大骂着想解放自己的人,以为别人都是奴隶,做着解放全人类的美梦。

鲁迅又说了: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做奴隶是一种状态,而做奴才则是心态。因为顺从,奴才大多比奴隶的地位高一些,所以几千年来争当高级奴才便成了人生奋斗目标,现在更是如此,有多少屁民认为自己是赵家人!

要说广义奴隶的消失,应该是现代文明对自身和私有财产的法律保护开始的,特别是言论和思想自由。从人权对各方面的要求上来说,至少到目前为止,国人距离现代人还差得很远。

可以说,有特色的社会主义依然在广义奴隶社会的范畴,还没有进化到现代文明。这也是墙党和西方对话困难,墙人不理解西方社会的根源所在。别人所关心的问题跟你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说到美国黑奴,在美国南方有这么个故事:一个叫奥兰薇的女主人,强迫一个叫乔纳森的黑人与自己发生关系。由于玩得太投入,她怀孕了,生了个黑人。为了保全自己,谎称乔强暴了她,反正她相信没人愿意相信黑人。果不其然,奴隶主们群情激愤,要把乔绞死。好在美国有法官秉公执法的传统,最后通过收集证据,确认是女主人强迫了乔,最终乔躲过了死刑。

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至少处死黑奴是要经过法官的。我不知道在墙内有没有不受墙党控制的秉公执法的法官,你想跟上级斗,跟主人斗,可能吗?就不说悄无声息地就消失的人了。

昨天的博文中提到班农对中共的认识,他说中共是像希特勒和墨索里尼般流氓政府。其实他错的离谱,中共比起他们来差远了,起码他们是爱自己的国民的。而死在墙党手里的人不计其数。

要言论自由和开墙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一但国人了解了历史真相,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呢?所以只能拼命压制,拼命维稳。

可怜这十几亿奴隶,很多在奴才的路上玩得High得很!奴隶起码还代表不安和战斗,而奴才则代表的是平安、麻醉的心态,是真正的没希望了,就看他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了。
6
分享 2020-05-07

3 个评论

如果奴才不多的话,共产党早就没有市场了。

但问题是现在的奴才不只是在墙内而已,现在的奴才已经发展到很多华人圈了。

可见这几年的 “中国梦” 输出是多么的成功。

我朋友收到了一视频,脸带担忧的问我,这是真的吗?不可能吧。

我看了视频,原来是土共把人民的门用木板给封锁了,把钥匙洞给封了。我告诉他是真的,他的回复马上变成:这也没办法,牺牲一点人来救更多的人也没错。

我傻眼了 ~ 久久不能说话。
奴隶值得解放,而奴才不值得解放
好樣的文章點讚收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