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人三种思维模式及原理的浅见。

    先碎碎念点废话,这是新人的第二篇帖子,在品葱看了一些日经的话题,比如有关小粉红与洗脑,比如逆向的小粉红。比如一些人际关系的苦恼,看完以后我想试着聊一点跟这些些许有关的内容。
    众所皆知,在社会中人分为各种群体,各种观念,但无论哪一群人,我们应该注意到人本身而不仅限于群体属性,这里涉及到一些民主制度的基本理念暂且不表,我想先谈论一个常见的现象,就是——有些小粉红有可能成为反贼,有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有可能被洗脑,甚至各位,你亲身的经历,是如何察觉并加深了对专制暴政的认识,这些个例背后的原理,都是值得注意的。
    这里我首先要强调的是你们每个人的人生,人生是由大量的偶然性与少量的选择构成的,有的人天生幸运,比如正在阅读这堆废话的你,也许你不是天生拥有更多的财富和权力,但你获得了少数甚至极少数其它中国人所没有的机会,也许你渴望帮助周围不幸的,甚至是苦难中的人,也许你已经对他们感到失望,甚至痛恨。因此我们才更应该讨论这些人生的特质。
    人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思维模式,第一种类型为接受型。这类型的人,常见的有战狼、极端小粉红,逆向小粉红,他们表现出的主要特征就是站站队、喊喊口号。他们偏听偏信,拒绝深入思考,喜欢抱团,习惯贴标签或者扣帽子。这种人的养成,当然少不了洗脑的参与,但更本质的规律,是在他从小到大的人生中已经养成的习惯,而这种习惯,又必然导致刚刚描述的特征。
    接受型的思维方式,往往是由某一种权威或暴力的驯化导致的,这里所说的并不仅限于专制,同样可以是来自家庭,师长,甚至可以是虚无缥缈的观念,比如某种道德观、宗教信仰导致的。当一个儿童,在一个混沌的环境中成长,处处都是陷阱,面对的困境只有少数或唯一的解决途径时,就很容易走向接受型的思维。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面对一个粗暴的父亲,如果他每次家暴的时候亲戚都能制止,我毫不怀疑他的孩子今后每次都会逃去亲戚家避难。如果看人脸色或者小心翼翼就能避免挨揍,察言观色就成为这孩子从此的人生信条。同理的例子还可以发生在向老师告密同学的言行,校园欺凌中的追随者。而其中的任何一种解决方式,并不取决于是否道德又或者是否合理,完全取决于是否有效。长此以往对这个人而言,他的道德观、甚至判断力都会变得模糊,毕竟人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当心理上弱势的人面对风险时,就会再次选择站队、抱团这些简单而有效的经验。在一个眼前的安全都难以保障的环境下,深思是奢侈品。贫困也会导致相似的思维方式,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应该致力于改变糟糕的社会环境。
    第二种思维模式是思考型,这种类型的人,人生中有了较第一种人更为幸运的环境,相对安全或拥有更多的选择。他能在面对选择时,有余裕做出判断,并从正确的规律中获益,基于相同的幸运,他也能在失败后总结教训,避免掉入同一个陷阱。当一个人不断深思,在规律中获益,他就更加看重理解事物的原理而非表象,从而获得更丰富的知识。他们有可能受到一时的蛊惑,但当他感觉到费解时,他不会停下追问的脚步。比如说人们都被防火长城筛选过的信息所洗脑,但是一部分人是有可能突破信息的封锁然后清醒过来,再比如说墙内的一部分自由派。他们会探讨更本质的问题,拥有自己的道德观和判断力。但我要提醒诸位的是,无论我描述的哪一种,它们之间是有重叠的部分,并非绝对泾渭分明,这是由人的局限性决定的。
    第三种是创造型,这种类型的人也可以被称作学者型。他们区别于第二种人的本质特点,是受到了良好的培养或训练,使他们掌握了发现规律的正确方法。不满足于世界上已有的答案,提出有价值的问题,严谨地开展调查、进行实验,论证,并致力于解决问题,开创新的知识。这一整套方式,只有教养优越的家庭或者的学校能够给予,在这点上全世界概不例外。唯一的区别是,国外的高等教育注重人的整体素质,即人的重要性首先在于他自己独立的人生,塑造他在立足于社会时健全的人格,而非专业工具。而国内基于政治原因只重视专业领域的培养,导致了很多人即使念到圣斗士,对政治的理解也肤浅到可以轻而易举被灌输偏见,比如种族主义或者为专制辩护。
    这三种类型,除了刚才所说的互相重叠的部分,彼此之间也非固定不变的,命运有可能从不幸变得幸运,也可能发生变故,人也会进步,也可能堕落。就拿诸位举例,每个人对专制的认识,从刚刚醒悟到不断加深,有时可能愈发绝望,有种孤掌难鸣的无力感,因此意识到这种变化发生的条件就格外重要。对于第一种思维方式的人而言,他们的利弊选择已经是根深蒂固的经验,想打破这种安全感的缺失,不提供额外的重要砝码光靠劝说是无能为力的,而第一种人又是我们最常见的最广大的群体,除非是你深爱的人,否则你真的有能力或者有热情去改变吗?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构建民主制度的基础理念之一,是公民能够理性地探讨公共事务,拥有言论自由使信息能够正常流通,而它的前提条件,是社会整体上,不至于陷入贫困、恐惧、仇恨的土壤,而那土壤,正是专制的养料。
19
分享 2020-06-01

23 个评论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高高在上划分别人的。后来才发现其实谁也不比谁傻。
推荐作者去了解科尔伯格的 “三习俗期、六阶段” 理论。不一定多完美,但它是相对比较有名的版本。
甚至连冯友兰这么个不是心理学家的人,仅凭历史与哲学功底,照样也能作出 “人生四境界” 的划分。

“把人分类” 没什么问题,这并不等于就一定是先把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然后去划分别人。
因为人生本来就是一个修行过程,处在什么水平的人都有。
大方向,多数人还是在朝着上面去的。

只有一种人,会把这个方向反着来:犬儒。
表现形式,往往就是认为 “天下乌鸦一般黑”、“人都一样” 等等。
这种人不仅自己无法归纳总结,还要去恶心别人的热情,且自以为自己很 “透彻”、“活明白了”。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高高在上划分别人的。后来才发现其实谁也不比谁傻。


平等与公正不是同义词。 人的认知能力差异是绝对存在的。我客观认为我就是比欧拉,高斯,麦克斯韦这些人傻
谢谢推荐,听起来很有意思,我会看的。


加油,你的出发点和逻辑都很值得鼓励。
给你点赞。
你的意思是现在的你比小时候的你聪明?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见得多了,比小时候客观。

比如我以为死读书每天扎在书堆里不出来,也不喜欢跟人聊天的同学,是单纯喜欢学习不喜欢社交,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不喜欢原生家庭,要考上外地理想的大学,离开家庭影响。

我以为学习很用功但成绩很差,别人说话也只听不说的人没什么自己的想法,后来才知道其实背地里特别喜欢给别人打分,还看不起装前卫但连爵士和弦的特点都不知道的摇滚青年。

我小时候确实自以为是,之后也是因为看不清别人的真正想法,才被老帅们轻易罢免。所以我说,谁也不比谁傻,把别人当思维简单的傻瓜,最好吃亏的是自己。
好文章
好文章

谢谢,过誉~
三种人
先知先觉
后知后觉
不知不觉 
Dudefor20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华国锋
我小时候也是这么高高在上划分别人的。后来才发现其实谁也不比谁傻。

影评人或者作曲家对电影和音乐的判断力就是要优于一般观众,设计师对艺术的鉴赏力也必然要优于普通人,更不要说各行业的学者专家,在问题发生时的判断和思路也会更加清晰。人的判断力和日常的积累有直接的关系。楼主的意思也并不是说人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带上优劣的标签,最关键的影响在于他们生长的环境,会对他们之后的判断产生各种各样的阻碍。亚里士多德也许不必任何人聪明,但是他一直保持着对各行各业的探索精神所以最终成就了他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你之前错误的评价了别人,不等于人不能归类或评价,而且我不认为这种评价一定是自上而下的,自下而上,或者平等视之都可以。古来进来的智者,比我聪明的多了去, 但也有很多芸芸众生,比我蠢了去了。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见得多了,比小时候客观。比如我以为死读书每天扎在书堆里不出来,也不喜欢跟人聊天的同学...
我覺得一個人是否擁有強大的認知水平,本質上是運氣決定的,有的人命中註定會成為反共人士。共匪壓迫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共匪實行暴力維穩是為了創造擁有接受型的思維方式的人,沒有特殊經歷的人在這種環境之下會成為親共人士,他們是環境的產物。
我發覺小時候教英文的,屬於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外教在中國生活久了也會被馴化,甚至比華人親共人士更加親共,雖然共匪長期宣稱民主制度是地方特產,盎格魯薩克遜人適合民主制度,華人適合極權制度,可是只要環境配合,盎格魯薩克遜人可以適應極權制度,華人可以適應民主制度。
擁有思索型的思維方式人成為施加精神剝削的統治者,擁有接受型的思維方式的人成為接受精神剝削的被統治者,擁有創造型的思維方式的人成為反共人士,這是我的生活經驗中的常見的社會規律與社會分工。
自由世界有很多人屬於理性程度很高的利益受損者,他們最初因為家庭環境惡劣成為擁有創造型的思維方式的人,後來因為特殊經歷的刺激成為擁有思索型的思維方式的人,可是已經錯過了上升的機遇,右派支持的抽象的機會平等無法為他們爭取利益,於是他們支持左派。
谢谢,拜读之后很感动作者的用心写作。我自认是第三种人。
又学到了很多东西,谢谢了,长见识了。
人性是要被稍微观察一下的,不然谈什么政治
关于人性有几千年的研究成果,著作可以堆满一座楼。其理论大约都归结为本文的划分,八九不离十。但是,我要提一下本文疏漏了重要一点,这三种特征不是把全人类分成三个群体,而是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的三个分量,在特定环境下可以强弱转换,不是固定死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1
  • 浏览: 5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