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不相信警员证供香港首宗暴动罪被告获判无罪

一名被控暴动罪的20岁青年,2日成为首个被控该罪名而获得法官裁定无罪释放的被告。法官沈小民在裁定被告林子浩无罪时表示,被告被捕时身上有伤势,可能遭警员打伤,但两名出庭作证的警员却未能说出真相,反而“添枝加叶”,法庭不能安心接纳他们的证供,加上单凭被告身穿衣物及装备,无法排除他只是路过,裁定被告暴动罪名不成立。


由于本案是反送中抗争案首宗暴动罪裁决并罪脱的案件,庭内公众闻判后鼓掌,公众席上不时传出“yes”的声音。散庭后被告林子浩和亲友拥抱,又在庭外向亲友道谢,有女声援者激动落泪。林子浩就裁决回应:“还好,因为很多事情如果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

林子浩被控参与去年10月1日黄大仙示威,并向警员扔丢砖头,最终被防暴警察当场逮捕。本案早前已经审结,但有网民从高空拍到被告曾遭暴力对待,导致其头破血流。

法官沈小民待日前控辩双方结案陈词后,押后一日至昨天(2日)裁决。他指本案重要证据是拘捕被告的警员杨运球及时任署任督察林华平对被告的观察。杨在庭上供称,制服被告期间没看见同袍曾向被告动武,他带被告上警车后才察觉被告受伤;林则称追捕被告时两度打其上半身。沈官认为若据两警述情况,均不可能导致被告头部受伤。

辩方曾呈上网民拍下的片段呈堂,沈官指,片中拍到被告曾遭暴力对待,但不似是头部受伤的原因。片中可见杨将被告按在地上,其间有防暴警冲前抽起被告,带他到别处。此时有一把声音从片中传出谓:“不要打呀!”镜头突然转向别处。沈官指不知道有声无画的部份期间发生何事。


沈官认为两警无法合理地解释被告头部为何受伤,而该伤势可能是遭林打伤,或是被杨或其他警员打伤造成,如是林打伤被告,则林声称只打被告上半身肩膊处是讲大话,如后者属实则是杨谎称他和同袍都没打被告。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订阅
沈官续指警员棍殴被告并非小事,警员捉疑犯时应以合理武力制服他们,但亦要确保疑犯不会受非法暴力对待,否则警员或会被刑事检控。沈官指林作供时同意不会无故打人头部,加上有警员曾因对他人使用非法暴力而入狱,杨和林动武时应会额外留意。沈官指两人均没道出被告当天头破血流的真相,导致他们的可信性被削弱。

辩方曾指警员可能拉错人,杨供称追捕被告时一度遭同袍挡住视线,加上他奔跑时亦要留意地上杂物,故视线曾离开被告不足一秒;林更称视线没离开过被告。警员当时从后追上最接近他们的八至十人而非包抄示威者,沈官同意当时现场混乱,但现场太多人急速后退,认为从后追上的警员不会刻意紧盯前方某人,理应抓住跑得最慢者,惟警员只称被告没戴头盔,没指明他跑得最慢。沈官指连同警员作供时没提及消防车,不排除警员作供时“添枝加叶”,指被告是该批示威者中唯一没戴头盔的人,故特别留意他,以营造二人视线没受阻的效果。

https://twitter.com/RFI_Cn/status/1268081498973822977
18
分享 2020-06-04

5 个评论

手动点赞,操作过于频繁请稍后再试坑人啊
終於有法官開始怕被美國制裁了嗎???
法官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香港太难了。
法官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香港太难了。

国安会在香港另设法庭,到时候就不行了,共匪说怎么判就怎么判
好事:至少在法庭上有法官正常按照法理逻辑去判断双方证词证供,专业为先。

坏事:黑警会明白如何在下一件相似案件造假证供或制造假证据,如何选择更隐蔽的地方残害抗争者。同时港共中共更加利用政治打压专业。

考验韧性的时候到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