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分崩離析的天安門一代 

hk-appledaily

分崩離析的天安門一代 
紐約城市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 - 夏明
3小時前

又到紀念八九學生民主運動和六四天安門屠殺的日子。過去30年,秘密或公開,大規模或小範圍,我參加了29次紀念。今年我停止參與紐約、甚至美國舉行的任何紀念活動。不是因為新冠病毒全球瘟疫,而是我突然發現,過去幾十年站在一起的天安門一代已經分崩離析。在許多昔日天安門勇士身上,除了中/老年的保守、實用、圓滑甚至反動,我已找不回一絲的理想主義情懷。大家已經形同陌路,該是分手的時刻了。

過去30年中國見證歷史少見之怪現狀:「人民政權」徹底寡頭化,馬克思主義染上中國特色後騾子化(中國傳統專制主義、東方亞細亞生產形態和法西斯主義雜交),知識精英權貴化/犬儒化,中產階級庸俗化,底層社會的痞子化/群氓化。但最讓我吃驚、而且就發生在眼前身邊的是,八九一代流亡海外的許多昔日的「逃犯」、「暴徒」、政治難民集體右轉,在去年開始非議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暴力傾向」,尤其是譴責勇武派的「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破壞行為」;今天又在海外華人圈組成了齊聲合唱,以成功華人自居,緊拽美國極右翼的裙裾,支持美國建牆阻止新移民,否認美國存在種族主義,譴責「黑人生命有價」運動,把美國的社會抗議運動斥為「暴亂」。紐約一位電視主持、也是八九學生領袖在與我討論美國種族問題時說:種族主義是失敗者的主觀感受。不只一位福音派華人意見領袖或民運活躍分子墮落為歐洲中心種族主義者和文化法西斯主義者,定位自身的目標為:反中共、反中國、反中國人、反中國文化和滅支那人。

為甚麼流亡在北美、歐洲的前八九民運受難者會群情激奮地討伐「西方白左」(從亞里斯多德、耶穌、洛克、盧梭、康德到杜威、凱恩斯、羅斯福、甘迺迪、羅爾斯)?為甚麼被中共政權污名為「暴徒」的「六四暴亂」倖存者會在香港雨傘革命和反送中運動中猶抱琵琶半遮面?為甚麼他們中的許多會公開力挺一位極右翼總統的「法律與秩序」口號,堅決公開站在當下美國社會抗議運動的對立面?

追夢者墮落為機會主義者

八九一代部份理想主義者的徹底墮落,有複雜的個人、社會、國家、國際的根源。首先,部份人由始至終都是被野心和慾望所驅動,自由民主運動也許曾是實現個人利益的方便手段。流亡的30年讓許多人變成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甚至無恥的機會主義者。

其次,中共政權「打左燈向右轉」使得政權性質複雜化,一個40年的「新自由主義」指引的右翼權貴寡頭化和法西斯化讓無數人誤讀,以致以為「反共」等於「反左」,「右派」跨越中西語境成為時髦標籤。再次,上世紀90年代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進入後物質主義,其中的環保主義、女權主義、多元公平、生命尊嚴和生活閒暇品質等價值觀成為千禧一代的主流思潮。但不幸的是,許多民主人士來到美國已經錯過政治社會化的機會,在自己族裔的小圈子裏有意無意套用以貧富劃分左右的傳統兩分法來硬套美國社會,結果以右翼自居滑入反動,與進步主義為敵。

最後,中國人(也可以擴展到亞裔)特有的成王敗寇的實用圓滑主義使得某些人「傍贏家」,而且只會盯住總統職位,忘了議會權力(尤其是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控制錢袋的權力),忘記每四年一次的選舉會帶來權力重組,結果在急功近利的驅使下既無戰略目標,也無長期堅守,更無法融入美國的主流兩黨政黨輪替的遊戲,卻只想利用黨爭火中取栗。這樣的政治賭博在五個月後的大變局中會讓部份華人處境變成死胡同。

而且,許多人還無法意識到,特朗普所謂的「中國(人)病毒」、華人對非裔/拉丁裔的種族歧視和長期的社區緊張、明尼阿波利斯四位警員三位就有「亞裔關係」(妻、父母),都將讓亞裔社區在美國族裔衝突中付出高昂代價。部份華裔甚至反共人士的特朗普粉絲化不僅會妨礙自身社區的安全,也無助於中國民主,甚至還危及美國自由民主品質。

這是時間給我們開的一個玩笑。這是部份人歷史使命的終結。這是30年後八九一代流亡海外抗爭主體和形式的崩潰和重組。昔日的理想青年很不幸地大多變成中/老年油膩男或富態版的九斤老太,這不是主要指外部容貌開始令人生惡,而是內心的青春血液開始枯竭。理想主義的火炬已經移交給新的一代。理想主義正在再生重續!而八九民運、香港抗爭、美國抗議共有的一個特徵就是年輕一代作為時間的動物,能夠在過去——現在——未來的三維觀中承繼歷史的重托、挑戰現實的不義、實現未來的公正,以無私的自我犧牲,勇敢地踐行自由、民主、博愛等普世價值,不斷改變世界、推動進步。

我感覺到身體老了,所以告別過去。但我內心還是被理想主義激動,願做一個啦啦隊員,為中國民主、香港自由和美國公正等所有社會抗爭搖旗吶喊!
6
分享 2020-06-04

11 个评论

相关评论:

via Twitter @LiuGang8964 (刘刚)

夏明先生的这篇文章是标志夏明一生的重要转折点。这篇文章表达出的思想才属于夏明本人的真实思想。

夏明对八九一代表现出来的失望,根本原因是夏明在过去的30年里对那一代人给予过高的厚望。

很多人将参与8964运动的人都看成是英雄、有理想、有抱负的一代,并将参加运动的人都看成是毋庸置疑的战友。
政治观念不同而已,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是进步主义者,保守主义也是有价值的政治思想。把跟自己意见相左的人贬为堕落,真是有趣。
他是对人性给予期望过高。

中共就是朝着人性的弱点下手!
三十年,很多理想主义者理想破灭,变成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人,也是一件好事。
满篇胡说八道。
如果抢劫商店,银行,破坏公共设施,烧毁警车,才是你心目中正确抗议方式的话,我真的很怀疑我这么多年来对6.4的同情和支持是不是正确。
没什么极右,极左。
我看到的所有美国新闻和所有的美国官员都欢迎和平的抗议与游行。
没人像中共一样禁止上街和游行。
人家禁止的只是打、砸、抢、烧。
暴力永远不能改变歧视,只能带来更多的仇恨。
如果反对暴力抗议,让你这位老人家感到老了,那你就早点休息吧。
如果你心中的理想主义就是在抗议中要打砸抢烧,那还是别把这种理想带到别处,你可以自己去身体力行的好好试试。
不要一边鼓动别人去暴力游行抗议,一边自己躲到后面写这些看似大义凌然,实则自私自利的文章。
SSVVNN55 新注册用户
毕竟已经过去三十几年了。。。。而现在的中国大陆,各类情况,尤其是现在的学生,小粉红数量暴多。
早已不复当年了。
我该说夏明也终于醒了吗?

显然下结论还太早。放弃某一些不合心意的中国人,不等于就能脱离左那一套。精神脱离不了把那一套虚伪作为信仰的状态,就得一路“失望”下去。
二十五岁之前的保守派没有善心,二十五岁之后的自由派没有脑子。

上岁数了知道高喊平等自由口号不能当饭吃,转头支持保守派,支持法治反对非法移民,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除非是方舟子那种理想化的学者才会一辈子左到底。
给关了小黑屋一次,搞得我不太敢参与此处,64的话题,真好笑。
64在中共眼中是禁忌,发了就删。
在这里,是什么?我不敢问,说了,好像也是白说。

反正我们当年,上街没有打砸抢的,89年从年初寒假开学后到6月3号,真正停学的时间其实不到3个月,差不多两个月吧,我没有记日记的习惯。

说奇怪也不奇怪,我们大学同学的聚会,好像真的从来不提64,真的没什么好说的,社会现状的责任,难道是我们这代人主要造成的吗?
就像入学军训的时候,部队班长习惯说,你们也还不算大学生,我们也读过高中。

但是,分崩離析?从何而来?又有何必要?同学之前,根本没有敌人。
我不敢反问,如果说我辱骂了谁,请无视我,请删除,谢谢。

我个人觉得,64对于我,是本来对中共没有什么希望的更失望而已。毕竟我出生于文革时期。
讀後感

生活比理想重要
特別是年輕時候就跳出來要搶當領導的人特別是這樣

理想?還是年輕時候吹吹就好
到了油膩時間,還是好生活最重要,誰跟你理想了?即使我生活好了,錢也多得到死都花不光了,但那還是我的錢啊,還要我堅持或是花錢花時間支持理想? 我不去海邊多晒晒太陽?

其他人的死活,說到底也只是成就自己的踏腳石

重要的是我自己不要死!我自己能好好生活! 

看完這段東西,再想起柴玲當時說

記者問:你會留在廣場上堅持嗎?

她說:
我想我不會,我跟大家不一樣,因為我是上了黑名單的人,被這個政府殘害,我不甘心,我要求生



八九一代部份理想主義者的徹底墮落?????

一開始就是各種鬼胎,只是當時的行動失敗了,不能再撈到好處

而到了20後,那批人都在美國混得好好的,然後互相都說對方不想出頭了,想沈靜下來
再到現在的30年,只是大家進一步原形畢露而已

堅持理想?文章里面寫寫說說還是可以的,現實生活就不要真的讓我來做了

人到底還是人

期望別人能做出什麼你所期待的事情,絕大多情況下,只有你是他的主人才能發生
满篇胡说八道。如果抢劫商店,银行,破坏公共设施,烧毁警车,才是你心目中正确抗议方式的话,我真的很怀疑...

你把很多東西都混在一起...

他原文說的分別是
香港部份
在去年開始非議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暴力傾向」,尤其是譴責勇武派的「極端主義、恐怖主義破壞行為」;
然而,這部份應該不是你的重點,所以我們下去美國部份

美國部份
今天又在海外華人圈組成了齊聲合唱,以成功華人自居,緊拽美國極右翼的裙裾,支持美國建牆阻止新移民,否認美國存在種族主義,譴責「黑人生命有價」運動,把美國的社會抗議運動斥為「暴亂」。

你提出的是
如果抢劫商店,银行,破坏公共设施,烧毁警车,才是你心目中正确抗议方式的话,我真的很怀疑我这么多年来对6.4的同情和支持是不是正确。

你完全把LOOTING當作是美國的社會抗議運動提倡的一部份

但有留意美國這次事件的話,當地人也把這次事件分開為
抗議運動和LOOTING

他這文用的就是社會抗議運動

你理解為LOOTING也是他想說的其中一部份

再者,美國那邊也是一堆出來遊行的人主動分割暴力游行抗议

而這堆人也是說自己是在進行抗議運動



他的確是個書生,也是躲到后面写这些

但是我很難理解到你為什麼把兩者扯在一起,覺得他是一边鼓动别人去暴力游行抗议,一边自己躲到后面写这些看似大义凌然,实则自私自利的文章。


這文的觀點是鄙視89一代沒再堅持初心,更是放棄初心
你卻理解到他是在支持暴力游行抗议???

OM MY GOD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05
  • 浏览: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