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习为什么越来越脑残?极权政权注定走向周期律、统治集团和统治者注定堕落的原因及出路

指望一个极权体制的组织永远保持朝纲良好,等于指望一个渐冻症患者永远保持肌肉活力。原因在于极权体制下,特权阶层长期稳定的特权地位带来的骄纵和唯听话是举的用人机制所导致的群体人格堕落。具体原因如下:第一,极权体制下,权力不受约束,特权阶层为了更长久地维持自身的特权地位,必然不断地运用其不受约束的权力,尽最大可能去打压普通阶层中的精英向上流动,进而造成阶层固化。特权阶层长期固定、社会阶层长期固化,使得处在特权阶层的群体出现两种结果,其一是道德水准严重下降,因为长期不受约束的权力是触发人性阴暗面的最佳催化剂,且由于长期处在优裕环境,会让特权阶层逐渐丧失对社会问题的观察能力和对普通阶层的同情心,其二是智力水准严重下降(重点指政治智慧),因为长期稳定、缺乏竞争的特权地位必然导致特权阶层的领导集团自我膨胀,且缺乏政治锻炼,难以体察到政治活动的复杂和险恶,并真正从中吸取教训。由于缺乏足够的道德水准和智力水准,极权体制组织里的领导阶层也就是特权阶层,注定要不断堕落;第二,极权体制依靠暴力压制获得权力的方式,注定使权力地位天然地永远带有不稳定性,所有极权者进行权力分配时注定的第一选择都是听话的人(具体原因分析见本文最后部分),所以听话永远是极权体制人才选择的唯一第一标准,是非和能力问题永远要放在靠后的位置,长此以往,坚持是非和有能力而不愿意处处听话的人就会不断被淘汰掉,以唯命是从、唯利是图、明哲保身为人生第一信条的人在极权组织尤其是组织高层中占比越来越大,所以组织纲纪注定要不断堕落。从这两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古代王朝灭亡之际,有气节能担当的忠勇之臣总是少而又少,而民间却普遍存在大批无论是道德水准还是能力水准都远超庙堂之上的草根精英。因为极权体制就是一个巨大的腐化加逆淘汰器,一方面会使保持在体制内的群体不断堕落,一方面会使体制内有能力特别是有道德水准的人不断被淘汰出去,直到下一次草根力量对体制内力量形成碾压局势。

权力的政治安全和极权程度高度正相关,而极权程度和群体纲纪水准是一个绝对矛盾互斥的两难吊诡命题,所以极权体制注定要或短或长地走向先清后浊最后官逼民反的周期律。

极权制度里权力的天然不安全性根源于其权力获取的方式。因为其权力纯粹来自于丛里法则暴力至上的无规则竞争,所以永远伴有被暴力更强大者覆灭的潜在危险,所以特权阶层尤其是最高统治者必然要不断想方设法加强自己权力的集中程度,权力过于集中必然导致群体人格和能力的堕落以及对普通阶层的剥削不断加重,最终达成普通阶层里的精英数量对体制内形成碾压、统治阶层丧心病狂竭泽而渔式的剥削和普通阶层普遍性生存困难这三大条件,官逼民反改朝换代的时机完全达成,然后再度开启一次新的周期律。解决这种政治不安全性带来的注定的极权危害,唯一的出路就是通过建立足够理性、足够有效的权力产生机制,改变暴力至上、谁武力强谁夺权的丛林式政治规则,使权力拥有者主动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对规则的尊重和公共利益的追求而不是自己暴力实力的构建上,同时预先就设定足够有力又有可操作性的制衡制度,不让权力拥有者有机会去触碰到增强自身暴力实力的条件,这样才可以跳出周期律的怪圈。当然这一切制度的构建都要有一个前提,就是大多数社会成员尤其是精英阶层对本原理有足够共识,尊重在这个原理下推导出来的科学制度的运行,一旦有个别个体试图打破这种制度,就会受到来自全体社会成员的反对而失败,否则就算初步构建起科学制度,也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就被枭雄式的极权者破坏,进而重蹈覆辙,又转回到极权制度下统治阶层不断堕落先清后浊最终官逼民反的怪圈中去。


为什么高度集权制度里的最高统治者注定会倾向于选择唯利是图、唯命是从的人,进而带着整个统治集团走向集体人格堕落?因为政治问题和社会治理问题永远都是具有高度抽象性、难预测性和模糊性等特征的社会科学问题,很多问题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也不存在绝对正确的答案,只能通过不断的思辨去无限地趋近于更加正确。所以就算是天纵英才、聪明绝顶、古今罕见的天才统治者,单靠自己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做出绝对正确,绝对圆满的决策和判断。所以统治者注定需要别人提出意见。那么就算是最虚怀若谷、虚心纳谏的最高统治者面前,永远都摆着一个扑朔迷离、难以下绝对定论的问题:反对我的人,究竟是真的出于对真理的执着而给我提意见,还是出于想对我的权力造成威胁的动机,为了反对而反对,不愿意让我落实权力和想法(出于自负和愚蠢的就不提了)。

这个问题在权力稳固,威望无比的统治者面前,并不严重,因为这一前提下,任何人包括他自己都清楚,没有人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去取代他,而建立起对整个统治集团乃至于整个国家有效而稳定的统治。所以靠真正的实力和威信自己逐步打拼上位的,开国初期的统治者往往比较开明,能够接受正确建议,从而也敢于任用忠正耿直敢提意见的人才;但由于极权制度中的权力安全所依赖的,只有人和人之间的恩惠、畏惧和服从这些纯粹源于人性的不确定性因素,所以随着权力的不断交接,后续不断接班的最高统治者们的权威和实力注定会不断减弱,面对反对意见是善意直言还是恶意挑战这个问题时的怀疑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当其自身实力弱到一定程度时,这个问题就会格外突出,每个反对意见对他而言,都存在对自己权力造成侵蚀的高度可疑性和风险性(当然权威还未弱到这种程度,但自身脑残的统治者也会这么想),最终导致统治者不得不采取宁可错杀一万不可错过一个的极端措施,将几乎所有反对意见都当做是对权力的威胁而拒绝听从,对敢于提出意见的人当做政治危险加以排斥,从而只任用、信任听话的人,最终导致统治集团的集体人格堕落,并开启个人崇拜模式,触发一个:长期自认为正确而增长傲慢自大~傲慢增长导致更听不进意见~导致身边意见更少吹捧更多~导致更增长傲慢,这样的恶性循环链式反应,不断做出愚蠢可笑、让正常人无法理解的治理决策,直到把整个国家带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极权统治者手中掌握的是理论上可以排除任何约束的最高无限权力,又面临无时、无处不在的政治危险,处理的却是必须永远需要听取反对意见、接受约束、抵触和监督的政治治理事务,这个角色本身就是一个注定悲剧的吊诡设定:要么成为悲剧,要么沦为笑柄,最可能的就是沦为悲剧性笑柄。只有天纵奇才,能明辨是非,又能最大程度上克制自己人性阴暗面的人,才能当好极权制度中的统治者。这种人不说凤毛麟角,也是百中一二而已,所以极权国家注定会不断走下坡路,陷入政治动荡或者人间悲剧之中。
1
分享 2020-06-07

5 个评论

本文中的理论,可以解释许多历史现象、人物命运,乃至于当今中国社会里的种种问题,以及习近平这个人的行为动机,恳请同好者指正、批评
我觉得你们这些人还是不能正确认识历史,极权之所以最终导致崩溃并不是因为极权总是会出现昏君暴君,这只是一个很浅层次的原因。

极权统治最大的问题在于,维持这种统治需要很高的成本,最明显的就是需要军队、武警等强力部门,并且军队是对内的而不是对外的。如果军队是对外的,那么可以从外部吸血,只要从外部获得的利益大于军队的开支那就是稳赚的,比如美国的军队、大英帝国的军队。而极权体制因为害怕过于强大的军队不受控制,所以一般军队是用来对内镇压和保持威慑,成本太高,又获得不了任何收益,完全是赔本买卖

极权统治必须要用谎言来圆谎言,整个政权都活在谎言之中。谎言使人们失去互相的信任,每个人都要提防别人,提高了人们进行交流的成本。

极权统治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还要打压自发秩序,而自发秩序本身就是产出价值的,自发秩序也是创新的来源。

所以极权统治不仅会减少社会产生的价值,而且提升了社会各种开支,注定是要崩溃的。至于你说的什么产生一两个昏君暴君,很可能这个所谓的昏君暴君在帝国资源充沛的时候就类似于汉武帝这样的干了一番大事业的人,而一旦资源被用完,即使他再怎么有智慧有手段,也无法挽救帝国的崩溃
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
極權錯就錯在沒有監督的力量
當明君在位,自然沒有國家傾頹的問題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雍正朱元璋等人能日理萬機
更多皇帝是努力與手下的貪腐官員們鬥爭
所以說
當一個毫無能力的腦殘上台時
就是現在這樣了
我觉得你们这些人还是不能正确认识历史,极权之所以最终导致崩溃并不是因为极权总是会出现昏君暴君,这只是...
兄台高见。我的标题其实删了一些,本文确实也只是周期律原因分析的视角之一,不过兄台对我的观点理解只是稍有偏差,但兄台所言极为深刻,小弟受益匪浅,真是感谢!
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敗極權錯就錯在沒有監督的力量當明君在位,自然沒有國家傾頹的問題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

兄台所言极是,我举的也只是在尽力满足极权统治者还算有基本的理性和道德水准的情况下,也无法避免悲剧的原因。其实更多的统治者一沾上无限权力的魔杖,瞬间就被扭曲了,变成丧心病狂失去理智的疯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