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中国还是很多善良的人的。

  今天和国内几个武汉籍朋友聊天,感觉中国还是很多善良的人的。
  病毒爆发前期,武汉严禁私家车上路。汉口情况最严重的某个小区居民自发组织车队,一分钱不要,免费接送病人(各种 不只是肺炎病人)来回医院。他们装备很差,除了口罩什么都没有,却敢于接送重症的covid患者来回医院,与他们同坐一车,最后这个车队几个壮年男性就这么得了肺炎。现在情况不明。
  二月中旬,武汉各小区,每个小区都有“不怕死”的自愿者负责送物资,提供车,这些自愿者有平时自私自利的大学生,有素质不高没受过教育的中年男性,也有家庭主妇,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填补政府缺失的地方。与这成千上万的自愿者比,政府才是添乱的东西。
  疫情前期,有一河南司机,自发送一卡车的菜去到武汉,一路上只能睡高速收费站,回到河南还要隔离。被各路人不理解。他没受过教育,却自发的捐物资给疫区。
  武昌老城区这一带,有一女生失去了父亲,整个小区的人自发起来给她捐款,每个人一两百给她,帮她度过难关。
  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其实可以看出来,中国人虽然懦弱(写在基因里的),但是其实自组织力超强。很多时候我们的冷漠是这个社会,教育之类的造成的。碰到政府缺位的时候,其实是有迅速抱团的能力的。有的时候又感觉,这个民族其实还算比较优秀的。
21
分享 2020-06-12

60 个评论

平庸的邪惡


修正:所有沒站出來說話的中國人都是幫凶 (ie. 品聰的各位以外啦)

-----------------------

納粹軍官角色的阿道夫•艾希曼將上百萬的猶太人送上朝向死亡的列車。

但艾希曼說,我無罪。

納粹政權倒台後,他逃到阿根廷。1960 年,他被以色列特工綁架,次年在耶路撒冷受審,全球關注。出生德國、流亡到紐約的猶太裔政治哲學家漢娜鄂蘭接受《紐約客》邀請前往採訪審判過程,在雜誌上發表五篇文章,結集為《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平庸的邪惡》。

艾希曼認為因謀殺罪起訴他是錯的:「我從來沒殺過猶太人,也沒殺過非猶太人,就這個問題來說──我從來沒有殺死過任何人,我從來沒有下令殺人。」

在獄中時定期探訪他的牧師也說,「他顯然既沒有對猶太人恨之入骨,也不是個狂熱的反猶太主義者。他『個人』從未有任何反猶行為。」

連精神科醫師一致認為他很正常;他對妻兒、父母兄弟姊妹態度「不只正常,還堪稱為理想典範。」

他認為自己只是個守法的人,他的一切行為都只是在履行職務,而他在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最終解決方案」中所扮演的角色只是偶然的,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取而代之:因此幾乎每一個德國人都有罪。

漢娜鄂蘭在書中描述他的最後陳述:「他從來沒有憎恨過猶太人,也從來沒有殺人的意願,所有的罪行都是來自對上級的服從,而服從應該被譽為一種美德。他的美德被納粹領導人濫用,但他不屬於統治階層,只是個受害者,受罰的應該是領導階層。艾希曼說:『我不是那個被打造出來的禽獸,我是謬誤的犧牲品。』」

鄂蘭同意。她說「艾希曼既不陰險奸詐,也不兇橫,也不像理查三世那樣一心想做個惡人;艾希曼格外勤奮努力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想晉升,而我們無法認為這種勤奮是犯罪……. 他並不愚蠢,只是缺乏思考能力——但這絕不等同於愚蠢,卻是他成為那個時代最大罪犯之一。」

的確,這是漢娜鄂蘭在本書中要提出的:「艾希曼在臨終一刻,似乎總結出我們在人類漫長罪惡史中所學到的教訓──邪惡的平庸性才是最可怕、最無法言喻、又難以理解的惡。」

https://buzzorange.com/techorange/2013/10/21/hannah-arendt/
谁说中国人懦弱?还写在基因里?中国抗战浴血奋战战死沙场300多万国民革命军战士,哪一点看出这个民族懦弱了
我觉得做得好的,还是要赞扬,不要不管什么,只要是墙国,墙民的就反。这样也太过激了。希望善良的人多一些,善良的事多一些。让TG倒下的一定是是一群善民,希望自由民主之光照遍神州,而不是一群比TG还邪恶的人用比TG更极端的方式打倒TG。如果足够的善良,64用枪指着追求自由民主的学生的军人,就不会开枪。说不定现在是另一翻景象。
中国大陆很多人都是善良的,也是愚蠢的,愚蠢我指的是看不透ccp,而不是说他们不精明。

但这些善良的人被一小撮道德低下,贪婪的,毫无底线,凶残的人统治着,而且他们还没有枪,所以只能沦为韭菜。
我少时亦曾心怀寰宇,为民生义愤哀叹,为国怒颜瞋目,尊马列为师,习儒学之谦仁,汲法家之刑制,深以为三尺当前,不阿贵挠曲,不假公济私。故进则求登庙堂荣膺重任,则民国可幸;退便授学术德识相济,则桃李芬芳矣。哪知尸位素餐者,权势跋扈,恒河沙数;俯仰可见上下相欺,党内争斗,蔽黎民之耳目,挥霍财宝如泥沙,损耗民力尽锱铢,官多财寡,民生凋敝,仓廪缺空,礼仪难张,国势衰颓!
唯恨天资愚钝,生不应时,时时忧虑,既囿于柴米油盐,又困于陋室养老,但存一点萤火以照他人。鸡鸣枕上,夜气方回,遥忆十年前,经济奔涌,态势滚滚,梨园鼓吹,鲜衣怒马;今粮贵民贫,真恍若隔世。
不是抬杠,但还是想复读一下:
识别一个人是否有正义感,不是看其在遭遇不公正对待时是否敢发声抱怨、或武力反抗,因为这最多只能说明此人脾气暴、不好惹;
也不是看其在目睹别人遭遇不公正对待时是否敢站出来仗义执言,因为这也存在故意煽风点火、激化矛盾的可能;
而应该看这个人在掌握了对既与自己无冤无仇、又没有什么作奸犯科行为的目标行使 “权力” 时,是否能做到不滥用这种 “权力”。

根据科学家的结论,一个人的生理极限,只能维持与大约150人左右的社交关系。
因为自己这个小圈子里好人多、就认为十几亿人的国家也是 “好人多”,或因为自己这个小圈子里混蛋多、就认为十几亿人全是 “张献忠”,都是不负责任的。

最重要的是:每个人的识人能力参差不齐。
不能因为自己没能看出身边人对自己有恶意,就断定这是 “好人”,然后进一步认为十几亿人的国家 “好人多”。

要求别人 “少看那么多社会阴暗面,要多看点正能量” 与 “千万别信国内媒体,要多看墙外报道”,没有什么区别。

人生是一个修行过程:最低境界的只看利弊,这是长着人模样的禽兽 → 稍微进步点的只看对错,这种人很善良,但也很单纯 → 高层的又变回看利弊,但这种人极易犬儒、重新回归到禽兽境界 → 最顶级的是把利弊与对错合并在一起看的,这才叫 “智慧”。

所以,我的结论是:我们不要为了自己在小圈子里接触到的一两件非理性的感触,进而就得出十几亿人的大国哪种人很多的结论。
甚至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 “好人多”,总有些脑子或心理有什么问题的人,更希望 “坏人多”、甚至 “所有人都是坏人”。
和国内亲戚不谈政治就一切ok,能帮就帮,像借钱之类的也是很正常的。哎,一谈政治,我也不好说什么,一天到晚在新闻联播那种熏陶下,我想真的很难去独立思考
人性本来就是复杂的。像你文中举的这些例子,和他们能说出“留岛不留人”并不矛盾。
比如一个官员作为父母原为孩子牺牲自己,可是他却同样可以把别人的利益当儿戏,随意侵犯。他善良还是不善良?

在墙内很多人是善良的,可这片土地,这制度,硬生生把很多人扔进粪坑,用封闭的信息教化韭菜。我身边同样很多很多善良的人,救助小动物,同学家里有人生大病,尽全力转发求助,但这也和他们粉红至极的大脑不矛盾。

为何有这么多善良的人我还是感觉看不到希望?因为在这里,一百个,一千个善良的人所做的善,还抵消不了随便一个个赵家人一拍屁股搞出的吃人政策。
一个人不应该为他的思想负责。比如我就憎恨犹太人了,难道我就要为此负刑责吗?荒唐至极!
一个人当然应该为他的行为负责。当一个人勤奋的作恶,就不能算作恶吗?难道真的是白马非马论吗?
所以我不懂什么狗屁的“邪恶的平庸性”。
所有中國人都是幫凶-----------------------納粹軍官角色的阿道夫•艾希曼將上百萬...
文革到现在也没有自发赔偿(不要和我说什么口头道歉之类的屁话)。

64等于就是当年所有的人把自己孩子的生命献祭给共匪求自保。

支那只有一个选择,就是集中营再教育。不然直接下地狱。
没有哪儿的老百姓是天生坏种,中国人多数显得不怎么样还是教育和社会环境的问题,你看海外ABC素质比大陆人高一大截儿
再说回中国老百姓,虽然不怎么样,但不和共产党扯上关系的时候还有有点朴素的是非观的,之前武汉肺炎的时候那个组织接送医护的快递小哥不也是普通老百姓么,一整个车队都是好心人。你说他们觉悟有多高吗?倒也未必,就是朴素地“做好事”而已。
我们反共,但不必真的逢中必反。
不是抬杠,但还是想复读一下:识别一个人是否有正义感,不是看其在遭遇不公正对待时是否敢发声抱怨、或武力...

说得真好,人类最普遍最容易而且每时每刻都在犯的一个错误即是,拿自己的经验去衡量整个世界,这或许跟人类举一反三的认知模式有关,短期内会有高收益,但长期影响是负而累计的,算是某种熵增,对抗的办法只有不断而及时地保持除最基本架构外的认知更新,或者说是单纯的信息更新,当然如何获取真实信息又是另一回事了,墙国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先天性被残疾,这进而促成了经验至上主义大行其道的恶性连锁...最终促成和巩固了这个等级森严的金字塔社会

人愈封闭愈蠢,愈蠢愈封闭,同时反而会十分奇妙的自我感觉愈聪明了,剩下的便只有一路黑到底了
当时苏联那些官员们,虽然一个个草菅人命,但是切尔诺贝利的时候却又一个个自愿跑去帮忙,你能说他们都是善良的人吗?
你接触了他们几天?只知道他们干了一件好事,就认为他们是好人?
好人干了一辈子好事,只干了一件坏事,人们就说原来他是个这样的人,一直装好人,哼哼。
坏人干了一辈子坏事,只干了一件好事,人们就说他其实内心是个好人,本性不坏,我们一直错怪他了。
部分上,就是因为你这种恶心令人作呕的观点存在,支国才是现在这个样子。
一个人不应该为他的思想负责。比如我就憎恨犹太人了,难道我就要为此负刑责吗?荒唐至极!一个人当然应该为...


你文章讀反了,他是:「不憎恨猶太人,但參與了大屠殺」
而中國人現在的罪是:「證據都擺在眼前,還不反對共產黨」
说得真好,人类最普遍最容易而且每时每刻都在犯的一个错误即是,拿自己的经验去衡量整个世界,这或许跟人类...


“行善” 的可能是混蛋在沽名钓誉、作秀,“毋恶” 的才真可能是好人。

100块就能看好的病,让人花1000,然后假惺惺给报销300以示 “福利”。人们只能看到被 “报销” 的300,却看不到自己明明多掏了600。这种 “福利” 就是混蛋在作秀。
前两年有部电影叫《超验骇客》,男主角掌握了纳米科技,明明可以把全人类都给奴役了,却从头到尾没干过一件坏事,反而在想方设法修复大自然。这才叫好人。(当然,电影本身拍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在此吐槽下诺兰不要随便当制片人,这么好的题材白白被个菜鸟导演给浪费了)
中国人的问题就是平时正正常常甚至是个好客好友的人,
一谈到民族国家就变无脑战狼,这种人我见过太多了。
也许东方人的基因就是少了点必要的叛逆和批判思维,以致容易被洗脑成粉蛆。
虽说中国人的奴性不能怪儒家,但是的确是儒家被利用将这民族调教成这种信奉教条的狗样。
还有善恶不是看一个人怎么对身边的人,怎么对怎么想世人才能分出一个人的善恶。
到你跟他們討論一下台灣香港新疆六四問題你就會革新“善良”的定義了
遇到不同事情他們會有不同的面孔,所謂的善良只限於這一刻,面對國家洗腦的部份,他們也可以變成最邪惡的人
呃,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樓主。

請問這些善良的人下場如何?


病毒爆发前期,武汉严禁私家车上路。汉口情况最严重的某个小区居民自发组织车队,一分钱不要,免费接送病人(各种 不只是肺炎病人)来回医院。


據我所知,這些車隊因為無法取得武漢地方政府的許可,大多被終止了。

疫情前期,有一河南司机,自发送一卡车的菜去到武汉,一路上只能睡高速收费站,回到河南还要隔离。被各路人不理解。他没受过教育,却自发的捐物资给疫区。


據我所知,這些送菜的人由於損害政府和市場的利益,不是被關押就是被罰款了。

武昌老城区这一带,有一女生失去了父亲,整个小区的人自发起来给她捐款,每个人一两百给她,帮她度过难关。


據我所知,也有方方轉發敲鑼女的訊息,然而在敲鑼女的母親獲得床位後,她開始抨擊方方跟之前幫她轉發訊息爭取權益的人。


我再補充一件事情好了。
過去那些揭露中共政府、企業貪腐涉黑的新聞記者,想必是充滿正義與善良的吧?
你有想過嗎?那些記者最後是怎樣的下場?


你明白嗎?
為什麼中國人民在碰到政府缺位的時候,必須具備迅速抱團的能力?
因為不抱團求生,你的權益根本不可能獲得保障。


你所謂的善良、優秀,並非出於中國人民在富足時期的關懷品德,而是自保的過程中逼迫出來的求生智慧。
这个标题给我一种高级五毛的感觉

其一 很多事情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我们今天反对的是中共及其邪恶政权 而不是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和中共需要严格的区分开来 甚至美国最近有一种新的观念就是要把中共和中国政府区分开来 最近共和党众议员提出要制裁一些中共官员 而非政府官员 所以这里中国人的善良 中华民族的优秀都不需要来说 中共的暴政必须认清 你讲述的武汉的疫情期间的人民自发的行为 其实体现了中共政权的不作为 葱油有贴出过美国纽约疫情期间美国政府送到每家每户的食盒 但中共做了什么 不断隐匿疫情 不作为 导致瘟疫蔓延

其二 这个标题可以改为美国人 法国人 英国人 澳大利亚人 日本人 台湾人善良的很多 比如疫情期间 物资紧张 很多国家出现居民门口的储物箱 把一些紧缺的物质放在里面给有需要的人 我记得他们这么写着 如果你有需要就拿走 如果你有多余 就放一些进去(大概的意思) 所以你讲的这些事情我在我看来 是各国都在发生的事情 所以特别拿出来说有什么意义? 人民自发的互助行为 各国都有 这能说明什么呢?
可勉強說是私德甚佳。

但在大事大非面前,一提出政府施政失當的問題,例如是新彊問題,香港問題。


就像畫皮的主角那樣變臉了。


身為香港人,我忘不了大陸人的一句句「廢青」,也忘不了大陸人到香港,用刀劃開某位香港人的肚子。


用刀傷人的人不能算是好人。
中国大陆很多人都是善良的,也是愚蠢的,愚蠢我指的是看不透ccp,而不是说他们不精明。但这些善良的人被...

一小撮邪恶的人,一小撮善良的人,一大批精致利己或麻木不仁的,就可以导致善良即炮灰的下场。中间那批争取不到,也足以证明大面积腐烂了
还有很多被洗脑的人,ccp的舆论工作做的太好了。
我點踩的不多,但我看一個李森科就踩一個
懦弱是性格,性格是不會寫在全國人的基因裏的。如果説「槍打出頭鳥,所以不懦弱的中國人都死光了,中國人基因就懦弱了」那我就要把那頭代代被切掉耳朵的牛給牽出來了

然後,關於中國有很多善良的人,這完全是一句廢話:中國有很多人,自然好人壞人都多,基數就大了絕對值當然大
這也和民族沒關係。所謂民族只不過是智人種下面的不同亞種,就像狗有分牧羊犬和獵犬一樣
牧羊犬很溫和,能和小動物或人類小孩相處得很好,但這不意味著牧羊犬就比獵犬優秀了。如果你不比較,那牧羊犬也優秀,獵犬也優秀,梗犬也優秀,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狗都是優秀的
同理,如果你不把中華民族和其他民族對比,那最後你只能得出人類是優秀的這樣一句廢話。如果你對比了,那你的對比本身就是錯誤的
还有很多被洗脑的人,ccp的舆论工作做的太好了。

骗术到位。存心欺骗,确实怎样都躲不过。挺可怜的,一半是受害者,一半是同谋
沒人說中國人壞
就是因為太善良了
所以幾千年來一直是家天下
善者為奴
本来就是这样,很多善良的人,你一问,弄不好都回答支持共产党,支持统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是邪惡的,我討厭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善良的中國人在思想上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
所以说中共虽然邪恶,但是绑定了这么多善良的中国人,甚至拿普通中国人作为人质,导致很难精准打击中共。
人本来就是非常复杂的动物,岂能简单的以好人坏人邪恶善良来区分。
『我刚才说了,在绝无外在因素干扰的情况下,这些公务员——基层的和高层的——多数都能做到秉公处理,公平执法。

但是!(终于来了)

一旦天平从密封舱里拿出来到现实当中,一旦有外界的因素介入到公务员——无论是司法口公检法税,还是其他业务办事员——一旦有外界的因素介入到他们的工作范围内,那绝大多数刚才公平的天平,都会毫不犹豫地要摆偏移。这些外界因素,可能是“人情”,“政治”,“领导”,也有可能是“利益”。

很难理解么?一个交警——基层交警,每天早出晚归,风餐露宿指挥交通,带病坚持工作,很感人吧,估计很多人会把他归于“上知乎,有良知”的好公务员。但你问他,迎面逆行特权车他敢拦不?一辆宝马违章停车该贴单,或者是酒驾被拦住,司机一个电话挂给交警大队长,队长打个电话回来跟警察说:这谁谁谁是朋友/领导/关系企业,罚单没入档的话这次就算了吧,我让他下回注意点。——你觉得这种情况在身边常见不?这个时候有几个基层交警敢说不行我一定秉公执法?要是来电话的比队长的职位再高点呢?

你要是个基层民警,跟着队伍一起扫黄抓了一群嫖客,这时候“上面”一个电话过来说你抓的这群人里面有个某某某纳税大户的企业领导,放了吧。哪个警察敢说:不行老大这是选择性执法,不能这么干。可能不?

如果你要说我上面说的例子,那些“违规操作”,不“秉公执法”,都是些没有受害人的“小恶”,就太天真了,不妨发散思维,想象一下,在我们国家那些被“上面”“压下来”的案子和事件少么?上面一纸文件,一个讲话,甚至就一通电话下来,下面的那些公务员,无论你是基层,中层,高层。有几个敢说坚持该坚持的?有几个敢拿自己的前途来赌一个正义?

理解了吧,在这个人情社会里,在这个权力分配至上而下层级分明的社会里面。所谓的“基层好人”,只不过是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让你看到了他的好。一但有“压力”至上而下,那他马上变成这不公正的暴力机器的一部分,他的力量也马上会汇聚成推倒你不可抗拒的那股力量之中的一份子。

这时候,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你怎么想?你还会因为一两个公务员作了好事,平时不做恶,而对他们有好印象么?

你们要是从事某些需要宣誓的特殊职业——比如警察——回去看看你们的宣誓词。作为人民,我知道你是忠于我的,问题是,我在你“忠于”的对象当中,最多排在第二,没错吧?第一,你得先忠于那啥的领导。这处境就尴尬了。

说道这儿我想起一笑话:说我们家我跟我老婆谁说的算?我俩意见一致的时候,我说的算,我俩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她说的算。那你说究竟我家谁说的算?(我要强调我没老婆)

所以,作为人民的老百姓,我要是跟你领导意见一致的时候,我知道你忠于我,为我服务。问题是我跟你领导不一致的时候,你是为我这个人民服务,还是为你领导服务?你是帮我跟你领导争取权利义务公正,还是帮着你领导来对付我?每个人都知道,绝大多数的公务员会怎么选吧?』

节选于《刘易杰:为什么尽力为公务员群体辩护却仍难以令人信服?》
中国人素质,想法,三观 价值观 道德观 会变成现在这样  都是ccp害的

温良恭俭让都被毁了,其实中国人很善良的,真的。
中国大陆很多人都是善良的,也是愚蠢的,愚蠢我指的是看不透ccp,而不是说他们不精明。但这些善良的人被...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几千年来统治者就是在给民众规划未来,告诉民众他们需要考虑的就是一亩三分地,并且开通了上升通道,网络有志向的人。大禹治水的故事我都怀疑讲得就是如何治民。所以现在的中国民众如此短视也不足为奇了。
1984是英国人写出来拿英国当主角讽刺的,不是讽刺的苏联或者中国或者别的。
根本不存在什么支性,只存在人性。现在中国极权70多年,你们也看到了老百姓可以被愚弄成多么丑恶的样子。但如果觉得只有中国人、只有支性的中国人才会变成这样,那就大错特错了。
极权永远在每个人的身边,它随时都会来,而且披着的外衣上可不会写着极权二字,那上面写的一定是民主。
不是中国人善良,是文明世界的大多数人都很善良,即便是中国伪文明世界,也是大多数人善良的。抱团也是,群体求存求生也是人类的本性。
中“國”不乏善良的人,但是缺乏善良的“人們”。

您舉的這些例子,都和“國”的層面無關,更多的是一種家庭和熟人層面的共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哪怕小區、同事或者出租車、網約車司機組成的同鄉會,其實也是一種家庭的延伸。
這裡唯一值得稱道的,就是河南的那位司機,如果他真的沒有任何熟人朋友或生意關係在武漢的話。

我不認為說動物世界的母親和幼崽之間沒有家庭溫暖,也不認為古惑仔之間沒有江湖義氣,但是這些都和“國”無關。

這不能算作不善良,只是不夠進化。
例如西歐、日本,家庭的價值觀正在裂解;美國和香港則處於十字路口;台灣則依舊保留了家庭的價值,但是也出現了“韓粉父母無助會”(類似中國豆瓣曾經的“父母皆禍害”)。

在這個殘酷的世界上,不夠進化的“善”在歷史長河中是難以持續的。善不是藉口,不能成為絕大多數人追求更美好生活的累贅。
是的,很多中国人的很善良,所以拜托各位别再支那支那的叫了,身在墙内朝不保夕还被海外华人骂很受伤QAQ
没读反啊。他参与了大屠杀,当然应该定罪。我抨击的就是他的这种所谓“不憎恨就无罪”的荒唐思想!
你文章讀反了,他是:「不憎恨猶太人,但參與了大屠殺」而中國人現在的罪是:「證據都擺在眼前,還不反對共...
就是有太多善良又愚蠢的韭菜了
看過太多太多  因為善心做出來的惡事

人,真正需要的是 "智慧",知道追求  真相 ,到底有多重要的智慧。

鄉愿,沒有智慧。
哪個極權是給一幫善良的人推翻的?

如果只是想要感到「这个民族其实还算比较优秀」,那也不用討論,愛鄉是生物本能,高興就好吧
还有很多被洗脑的人,ccp的舆论工作做的太好了。


为ccp工作,根本不是被洗脑的结果,而是ccp付钱给他们。
你這個回應不可能是負評,給你點讚。


平庸之恶们嚣张了一下。

我也给这个回应点赞。
我觉得楼主的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是得罪说一句,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现在中国走向是取决于中共的高层是怎么想的。
老实说,中国还是很多善良的人的。

你把“很多”这个词改成“很少”,这个标题也成立。
毕竟你举得例子,在乌央乌央的维稳大军,和乌央乌央的网络五毛大军面前绝对是少数。

所以我希望你认识到自己的认识上的偏差。

至于14亿中国人到底是恶,还是善,没有人能在当下给出结论。
换个角度:
就像走向法西斯的德国,可以说,全体德国人在加权作用(有的人反对,有的人支持)的结果下,1930年代的德国人产生的结果就是是恶的。
再举一个例子,一张卷子,你要通过的分数是60分总分100分有若干题目(这是设定,比喻用),你做题,有的题目对(得分),有的题目错(不得分),改完卷子,总分一加超过60分算你及格(类似于善的道德评价),如果总分低于60分,就是不及格(类似于恶的评价),你总分低于60分被评为不及格(恶),你不能拿你某道题目作对了来抗辩说,你看我这道题做对了,我怎么就不及格了,这道题多么重要多么难,等等。类比也是,肯定有中国人行善,可,肉眼可见,更多的中国人,大恶是直接加入中国共产党(9千万ccp党员),加入中共的各种维稳大军(例如各种城管、特勤、网评员、水军、匪谍、看守、活摘器官的医生)

我就问你,中国善的权重大,还是恶的权重大,今时今日的中国和中国人!?

这就是平庸之恶的意义。平庸对恶是起滋养作用。就像著名的大熊图里面所提到的逻辑一样。
https://i.imgur.com/gUeN39w.jpg
其中的滋味,需要大家细细品。
纳粹德国那些管理集中营的人,之前在生活中也是很友好很善良的人哦

中国那些警察,看见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说不定也会起怜悯之心,陪她找父母之类的,但下一次可能就是抓捕维权律师、公民记者,把他们锁在派出所里毒打的人
imbatman 新注册用户 回复 菜包
没有哪儿的老百姓是天生坏种,中国人多数显得不怎么样还是教育和社会环境的问题,你看海外ABC素质比大陆...

但是怎么才能不和共产党发生关系呢?那个快递小哥要是拉来一票人和他一起做好事也会被解散,就跟汶川的ngo一样。
depoit 新注册用户 回复 空米
depoit 新注册用户 回复 空米
粉蛆也觉得新疆人要集中再教育,傻逼支黑果然跟粉红一个尿性
中國人其中很大一個問題就是:「壞人的太壞,聖母的又太聖母。」以至於我覺得好人根本很難在中國有好下場。

舉例來說,胖虎想打人一拳就隨時打了,而聖母們沒能力還手時就算了,但即使有能力還手時他們還在內心自我掙扎:「如果我還手打回去,那我不就跟自己討厭的人一樣嗎??冤冤相報何時了~&$#%」

還有一種是:「我受苦是因為前世@$&%,今世做好人還債積福。」

難怪厚黑學可以在中國發揚光大。
人性在中国大陆是否存在,我个人存疑,如果有,也是不成比例的小。
同意。我从来不觉得中国民族有劣根性,我觉得中国本来应该是个非常伟大的国家,如果没有共产党,如果中国走上了台湾那样的民主之路,绝大多数人也一定会像台湾人那样热心善良有礼貌,如果像香港那样受到西方文明的强烈影响,绝大多数人也会像香港人那样善良友好勇敢智慧。
相比于碰到灾难拍手叫好的品葱人,我更喜欢那些也许政治立场不同,但是灾难里却愿意伸出手来帮助别人的人,他们值得尊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