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内好文】为什么HK的地位无可替代?

正文:

作者:施展 https://i.imgur.com/0Fd7cMb.jpg 1、讨论HK问题,我会愿意先从预期问题谈起。经济的发展高度依赖于预期。如果预期糟糕,则人们不会再投资。政治同样是一个管理预期的艺术。高超的国内政治,就是要把各种利益不同的群体整合起来,达成一种基于共识的秩序;这需要各种群体对于未来有稳定预期,能够期待一种“帕累托改进”。高超的国际政治,就是要在错综复杂的国际格局中,能够争取到足够多的盟友,以便形成对自己最有利的国际格局;这也需要能够让盟友形成稳定预期,愿意与自己合作,而不是让盟友提防自己随时变卦。

2、能够帮助人们形成稳定预期的,并不是诱人的经济回报,而是实在的法律规则。对预期而言,经济回报是“鱼”,法律规则是“渔”。是否能获得“鱼”,有着各种偶然性;一旦有了“渔”,偶然性就大幅消除。国际政治层面的法律规则,载体之一就是各种国际条约。

3、法律规则是抽象条文,它的实际生命力如何,取决于政治上是否认真对待它。如果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对待国际条约,仅仅把它当作可以用来钻的空子,就是用“鱼”的思路来对待“渔”,进而无法让其他国家对你的“渔”形成信任,最终吃亏的是自己。这也是我在前面的札记里反复讲国际上互信关系重要性的原因,是互信关系让法律规则/国际条约真的成为“渔”。甚至,在有互信关系的情况下,即便国际条约还没跟上,也能有稳定的预期并形成事实上的深度合作关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美关系差不多就是这样。

4、再说回到内部的法律问题,HK在中国内部有着独特性,是不可替代的。HK是中国境内唯一施行普通法(又称英美习惯法)的地区,与普通法体系相对的就是大陆法体系,欧洲的大陆国家、中国等等都是大陆法系的国家。中国通过HK,就有着一个与海洋世界形成无缝连接的接口。中国可以通过HK,来影响国际资本市场,反过来也可以通过HK,从国际资本市场汲取巨大的力量,HK是中国参与国际经济时一个重要的借力打力的支点。虽然美国刚刚取消了HK的特殊贸易地位,但是HK在资本市场上的这种地位至少在名义上还存在,不过由于预期/信任遭遇严重侵蚀,这个地位也已经遭遇严重侵蚀了。 https://i.imgur.com/lJldw6S.jpg 5、之所以HK的普通法传统如此重要,在于普通法和大陆法对经济的影响很不一样。普通法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要好过大陆法。所以,普通法地区的中小投资者,就更愿意自己去资本市场上冒险。而大陆法地区的中小投资者,则更愿意抱大腿,通过银行来理财,因为银行保护自身权益的能力更强。

6、以金融市场为例,在普通法地区,直接融资市场的效率,远远高于间接融资市场,大陆法地区正好反过来。直接融资市场就是股市、债市、期货市场等等,中小投资者个人直接买卖股票、债券、期货,进行投资理财。间接融资市场就是银行,中小投资者把钱存在银行,或者购买银行的理财产品,银行再代替中小投资者个人来进行投资理财。所以,世界上最重要的股市,都在普通法地区,比如纽约、伦敦、HK、新加坡,最重要的期货市场也在普通法地区。

7、有些大陆法地区的股市规模也很大,比如东京证券交易所、欧洲证券交易所,规模大过HK证券交易所,但这是因为前两个股市所依托的本国经济规模大,并不是因为它们有能力从全球广泛吸纳资本。普通法地区的股市则可以从全球广泛吸纳资本。所以,普通法地区的资本市场更加活跃,市场深度更大,对于国际经济和国际贸易的影响力也更大。

8、不同国家的商人之间在进行国际贸易的时候,如果各自的法律规定有冲突,双方也经常约定采用普通法,来保障合同的执行。几乎可以说,普通法体系就是规范整个海洋世界与国际经济秩序的基本法律逻辑。

9、因此,HK具有一种重要的二元性。一方面,它是中国这个大陆法国家不可分割的领土;另一方面,它又和整个海洋世界分享着同样的普通法秩序。这样一种二元属性使得HK成为中国连接世界的枢纽,其作用在中国内部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https://i.imgur.com/TialRO4.jpg 10、不能光看到深圳的GDP超越了HK,就以为深圳可以取代HK。两个城市在经济意涵上有着质的差异,量的多少在质的差异面前,根本不重要。所谓的“中国想让哪里成为金融中心,哪里就能成为金融中心”,基本上属于呓语。

11、HK的这种特殊地位,基于其普通法逻辑;而普通法的运转,又是基于大社会小政府的逻辑,以及背后的一整套生活方式。这些是大陆法地区感到很陌生的,却是必须意识到的一种质的差异。如果希望能够拥有HK这样一种接口,就需要尊重普通法的一系列法理逻辑,及其所依托的生活方式。否则的话,就得承担失去这个接口的代价。

12、在网络舆论中还能感受到,国人看待HK的时候,总还是有着一种深切的屈辱史观,HK经常是被嵌入在一种单向度的殖民、屈辱的视角下来理解的。因此,在网络舆论中,很容易通过对英国人留在HK的普通法秩序的挑战,而获得一种扫除屈辱的快感。这种网络快感要付出很多代价,已如前述;快感所依托的屈辱史观,则值得进一步分析。

13、下面的讨论主要是在分析中国应改进的问题,这绝不是说其他国家没问题。但是过多指责别国意义不大,就好比做生意时遇到麻烦,好的管理层不会把精力放在指责竞争对手上,而是放在反思自己是否本应做得更好上。这种反思才能让自己真正地在竞争中掌握主动权;至于对手的问题,如果真是问题,市场迟早会教它做人。

14、毋庸讳言,中国近代史上确有很多屈辱,但近代史还有着更加宏阔得多的面相。如果仅仅抱持屈辱史观,则这些面相都会被遮蔽掉。

15、一系列历史研究已经表明,在清代中期,中国人口过度膨胀,已经陷入一种“内卷化”困境,也就是说,劳动力过剩导致其过于便宜,从而无法内生性地出现技术跃迁,也就无法内生性地出现工业革命。过剩人口靠农业经济无法消化,但正因为人口过剩,又无法内生性地进入工业经济,这就进入一个死循环,似乎只剩剧烈的社会动荡引发人口剧减一途了。

https://i.imgur.com/Sly6BJK.jpg 16、突破死循环的办法也是有的,比如从外部引入新技术,进而激活出工业经济,推动中国历史演化至新的阶段。在当时,能够带来新技术的唯有西方,新技术的进入和贸易过程相伴随。中国是在西方枪炮胁迫下加入世界贸易的,这里面当然有屈辱,但是更要看到这个过程对于中国走出死循环的意义。这与任何参与方的好心或坏心都没关系,只是一个客观的历史过程,恰当地理解到这一点,才能恰当地理解历史,理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17、一旦加入世界贸易秩序,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变化会出现。过剩人口只有在封闭经济体的情况下才会导致“内卷化”,一旦加入开放的世界经济体系,却会转为一种竞争优势。因为加入世界经济体系后,是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比较优势,过剩人口就意味着劳动力成本上有着巨大优势,这也就打开了一种更宏阔的潜在可能性。这种潜在可能性如何现实化,还是个复杂的历史过程,“革命”也成为其现实化过程中难以绕开的一步;但毫无疑问,在与西方的历史互动过程当中,中国加入世界经济体系,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第一步。

18、在这样一种新的视野之下,重新观照中国近代史,就会发现,屈辱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但是单向度的屈辱史观,实际上遮蔽了更加重要的历史面相,相当于用一个指头遮蔽了九个指头。这样一种遮蔽,使得我们无法恰当地理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会严重地扭曲中国的国家目标的表达,以至于复仇成为目标。这是近年来网络上各种战狼式情绪的根本来源。

19、战狼式情绪对外就会表达为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会让世界对中国充满疑虑。之前类似于用待出口的口罩擦脚这种战狼视频,传播到海外,其负面效应大过多少次的正面努力。其他国家不知道中国会如何使用自己的强大力量,不敢相信中国对于“渔”的承诺,只能看到中国对于“鱼”的诉求。中国的各种努力无法获得国际的信任,乃至被恶意解读。层层恶性循环展开,陷入了各国在信任关系上的“塔西佗陷阱”。

20、再次强调,其他国家当然也有问题,但是真正有意义的反思,不是把精力放在指责竞争对手上,而是放在反思自己是否本应做得更好上。
原文:https://zhuanlan.zhihu.com/p/145083327
16
分享 2020-10-22

25 个评论

这文能发在支乎上而不被删除?
>>这文能发在支乎上而不被删除?

這麼大支那主義的文怎麼會被刪除?
我不是什麼經濟 政治行家 但我的理解很簡單 - 香港就是一個抵押物 社會主義中國向資本主義 西方國家展示 我們可以做生意 我可以理解你們的規則 現在 芝麻黨認為香港必須要做真 - 中國香港 那就是走向 一拍兩散
范松忠 黑名单
这文不错啊,至少说对了现实,先不管什么主义。

可惜,习小学生看不懂,也不想懂。
还说什么 香港已死 有事烧纸 
当习包子真的要打台湾的时候,一切都是炮灰;等疫情过去,当中美 或中西开始全面对抗的时候,香港不可避免是代价
未来香港将变成一个普通的沿海城市?(在包子英明领导下)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adblocker 观察
>>还说什么 香港已死 有事烧纸 


香港人活了,获得了我梦寐以求的权利,唉。
感覺香港沒落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
那深圳會受到怎樣的影響,變得更好,還是著香港一起下去?
>中国是在西方枪炮胁迫下加入世界贸易的,这里面当然有屈辱,但是更要看到这个过程对于中国走出死循环的意义。

不行啊!竟然說西方入侵中國是利大於弊,意識就錯了
看看香港公開試試題,日本入侵中國一定是弊大於利
共產黨都忘記,沒有日本侵華,他們根本撐不到反攻國民黨,長征走到一半就被人打死了
更別說一堆殖民地,除香港以外都收回來了
香港也有好處,廢除很多對華人不平等的法律(香港未淪陷前香港華人是不可以參政、住半山、出入圖書館等等)

那怕你文中說「它(香港)是中国这个大陆法国家不可分割的领土」都是不可饒恕
但这是因为前两个股市所依托的本国经济规模大,并不是因为它们有能力从全球广泛吸纳资本。
這句話其實給共匪提出了一個利用香港的另一種可能性。即依托本國的經濟規模,來作爲本國經濟改頭換面的窗口。事實上,中環的中國人越來越多,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也越來越多,股市已成爲阿爺自炒自吃的厨房。
你的立场有问题,你最终想表达什么,要看到香港一直再发国难财,没香港共产党就不行了?最后几个问题,好比你妈妈在外面受气了,还让他反省反省自己有没有错。错就错在她长得漂亮,她软软,如果你妈手里拿个棒子,出口成“”章”,他们还敢不敢?这个时候你不帮你妈,你还怨你妈漂亮。


這是我看到的唯一評論,他還是從仇恨的角度去看事件。什麽發國難財、媽媽在外面受氣。

爲什麽總有人用爹媽來談論政治?站在這角度看香港發生什麽事只要不跟黨走都是錯的,因爲要孝順,媽什麽都為你好,再錯都是你媽。 
好文
沒有多少人看
唯一的評論也是懟他的
如果多人看早就被刪了
人時間有限
已經懶得在知乎慢慢撈這種文
App直接刪除
香港或許避免不了沒落與衰亡的結果,或許沒有輸出民主改變中共的能力,然而無論如何,我們也有玉石俱焚與汝俱亡的決心。我們當不了如來佛,也要當個孫悟空,來一次大鬧天宮,把你整個西方極樂統統拆掉。香港人當了廿多年順民就以為可欺可侮?那麼我們就給你看看什麼是匹夫之怒。
>>感覺香港沒落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事那深圳會受到怎樣的影響,變得更好,還是著香港一起下去?


深圳比我們死得更快, 現在已經見到一些跡像了
當初英國把香港設計成一個經濟能力強大、外資源源不絕地湧入的國際城市就是為了讓中國學習自由、民主、普通法制和自由市場所帶來的好處。可惜的是,英國當時太天真了,沒有想過短視的中共只會利用香港吸入外資進入大陸,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便用完即棄。
>>當初英國把香港設計成一個經濟能力強大、外資源源不絕地湧入的國際城市就是為了讓中國學習自由、民主、普通...

而中共就是那麼短視。
上海/深圳能取代香港,只是中國井底蛙的一廂情願,通常在其GDP等經濟指標超越香港,或者香港閙事了的時候就打飛機。建議大家可以用“上海/深圳能取代香港”這話題釣魚,就知道身邊的朋友誰是井底蛙了。認爲可以取代的人,就必定是只看經濟數據,然後自己聯想一大堆美好的事物,堆砌在上海/深圳上面。

實際上,這10幾年來,中共通過操縱特首+立法會,已經做了很多利益輸送給大灣區。說得好聽點就是合作,説得露骨一點就是賣港,通過出賣香港的利益(外匯/名額/人材等等)來反哺大灣區,尤其是深圳。這一點根本不會有人去提及,大家只知道,哦,改革開放都40年了,深圳這麽强大,中國真厲害。
不錯的文章,或許有人會說傾向大中華文化,不過這樣的觀點論述還真很有調理,頂一個。
香港的衰落或许真的无法避免,毕竟现在的香港没有了八九十年代那个香港的社会环境。
香港威尼斯化,这种说法在送中抗争前就有人在讨论。

至于深圳上海能否取代八九十年代的旧香港,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它们能够在2020之后的时代超越同期的香港,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香港像伦敦 纽约那样,吸引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纷纷涌进,带来科技 金融 医学 学术等思想和创意,在香港打拼出一片天地。这样的话,香港本身要有真正的自由和自主,这点是北京大爷不允许和害怕的。
同时,香港也不可能像深圳,上海那样吸引中国各地的年轻人过来创业,因为港中两地文化存在对立,也是北京大爷害怕的。
如果香港的年轻人锐意进取,走到伦敦纽约东京,但香港人已经各分东西,纵使创下盖世事业,也多数属于他乡,而香港已成故乡。

既然外地精英们不来,本地精英出走,那么香港必然走向本土化,这也是最好的自救。相比被北京大爷的打压下,融入大湾区融入“大中华”,成为普通的一个城市,本土化的香港是失去国际大都会后的最好归宿。

今天2020年10月23日,RFA报道清华大学党委将被任命为香港大学副校长,港大管理层全面染红。想想,港大管理层开会时,还会用广东话吗?还是为了照顾那个北京来的同事,纷纷主动改说普通话?这可是香港的最高学府,可以说匪共已经在香港思想界教育界占据最高点。

匪共不把香港捣毁决不罢休。过去香港是一只会生金蛋但是很吵闹的金鹅,现在匪共宁愿不要金蛋也要让金鹅闭口,那就是把金鹅杀了,而且匪共已经在做了。

下面的视频和文章链接是香港学人关于香港“威尼斯化”的讨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r4Mi5qcoaY

http://tkma.blogspot.com/2008/10/blog-post_20.html

https://monthly.hkej.com/monthly/article/id/2507986/%E9%A6%99%E6%B8%AF%E6%B7%AA%E5%A4%A7%E5%9C%8B%E6%88%B0%E5%A0%B4%20%20%20%E9%87%91%E8%9E%8D%E6%81%90%E3%80%8C%E5%A8%81%E5%B0%BC%E6%96%AF%E5%8C%96%E3%80%8D

https://finance.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9364601

https://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8310697
一個彈丸之地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亞洲好萊塢,全球都市地位列第三。

香港的成功 本身就是一大串偶然因素所組成的奇蹟。它的成功不是由任何一方的強力願境就能成事。
而是缺少任何一個條件都不能成事。沒有英國統治,沒有中國難民的逃亡潮,沒有冷戰 韓戰的歷史背景。它都不能成功。

中國不好好利用香港的地位去幫助自身經濟成長,而是想方法去複製香港成功,本身就很可笑。
有英國的殖民,才有今天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
總認為列強入侵是中國人的恥辱,就是一葉障目。列強入侵是清朝統治者,封建帝制,落後文化的恥辱。愛新覺羅家族私人花園被燒,是中國人的恥辱?跟中國及中國人有何關係?中國人的歷史觀是非常有問題的。
>>香港的衰落或许真的无法避免,毕竟现在的香港没有了八九十年代那个香港的社会环境。香港威尼斯化,这种说法...


港大管理层开会时,一直只會用英文的...
对习包子而言,只要心中有梁家河,哪哪都是梁家河。不是梁家河也得把你变成梁家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