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葱油给科普科普,左右派如何区分?

我在墙内墙外各论坛总是碰见有人说左派右派的,但我终究也没搞清楚什么算是左派,什么算是右派?

信共产主义,国际主义的就是左派吗?信资本主义,民族主义的就是右派吗?还是另外有分法?

还是说,中国的左派右派分法与国际不同?或者说世界各国都有一套分类方法?
带钢丝的韭菜 意外搜到,发现签名被改。本站站长再一次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永远只配被称作是一条中国人,或许其嘴上反共,行为上却比共还共。
左与右,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分法。
一般来说,当前世界通用的规则,是以政治光谱来划分的。
但这个,刚好与中国大陆的规则完全相反,这说明中华米田共和国的政权真是处处都想与全人类的普适价值作对。
就像西方人认为绿色象征生命、红色象征危险,所以在金融界,绿色是涨、红色是跌;而在中国,红色象征喜庆、绿色象征耻辱,所以在金融界,红色是涨、绿色是跌。你上哪儿说理去?若同时看两种蜡烛图,能把你看晕了去。

在西方,由于划分规则是按政治光谱来的,所以左追求平等、右追求自由。
这种划分方法,相对靠谱,但也不是特别靠谱。因为左与右其实是辩证关系。到了一定程度,其实左中有右、右中带左。
换句话说:这俩其实都是在走极端,谁也不比谁优越——极左必生极右,极右必生极左。
好在,真正的“资本主义”是建立在权利与责任的对等、平衡上的,以至于这些国家的秩序暂时还能保持在可控状态。

“政治”是什么?
“政治”就是每个人都让度出一部分人权,统一交给管理者去支配。
所以在当前西方的政治环境——
左派执政:政府的权利很大(即“大政府”),对应的也要承担更大的责任,那么显然,被统治者的自由相应的就变少了,但彼此之间贫富差距相对很平等、公共福利也高。
右派执政:政府的权利很小(即“小政府”),对应的也不会承担太大责任,那么显然,被统治者的自由相应的就很大,但彼此的贫富却很悬殊、公共福利也低。

按照这个规则,希腊政府与中共政府,就是两个人间极品。
希腊政府没有太大的权利,但老百姓却要求政府承担无尽的责任,政府的税收收入相对低得可怜,却要维持庞大的公共福利的开支。这样的政府,财政不崩盘就见鬼了。可它一旦混进了欧盟吃大锅饭,显然,其它国家就算是倒血霉了。
中国政府的权利大到无限,但你却不敢要求这群持枪的家伙对你承担什么责任、你甚至连“选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而都是人家提前预定好了,你再鼓掌就行。这是完美继承了帝制时代的典型特征。就像秦屎黄的权利无穷大,可以动不动就征调数十万人去服劳役、服兵役,可你从没听说秦屎黄给人搞过全民社保。这种奇葩政治发展到现在,我记得二十年前蛤蟆还没下去时,我就听过一个段子:毛盾社会,华解不了,胡搞几年,赵样不行,邓眼没用,江就一下,再胡搞几年,就习以为常了。看清楚,蛤蟆还没下去,就已经预测了后两代是谁、并且最后还是“习以为常”。你个屁民,你有什么资格参与伟大领袖的认命决策?你只能鼓掌、还得跪着、还得面带微笑。和谐的阳光抽在脸上,每一个杯具都笑开颜。

而在我的认知里,我认为左与右的划分,应该结合心理学、社会学、哲学等知识——
右:即法家。法家的“法”根本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律法的法。它当然追求“自由”,但权利无穷大、责任却无穷小的所谓“自由”,等同于“无法无天”。那么为了维持这种状态,“别人”在它面前就会被无限压制。“法”对它本人是无效的,而只对“别人”有效。它本人能独立于规则之外;但却能用“法”去限制“别人”的行为。那么这就等于是在物化受众、在把全世界都变成围着自己转的工具。所以我一直说,所谓的“法家”并没有开创什么,而只是把兽性无限放大,再总结成套路,写下来了而已。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法家所充分反映的,其实就是“巨婴”心态——所有持“皇权”思维者,都是巨婴。在一些制度尚不够完善的网络平台,其实个别管理员就是法家,它们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可以参与网络互动、而不受平台规则的约束,却有权力胡乱给你的言论定性、歪你的楼,一旦惹出麻烦,这种管理员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但你的账号却随时可能遭到封禁。
左:即墨家。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从心理学的角度看,墨家的境界其实比法家高。它的产生,也恰恰是因为当时的大环境全盘法家化,令它们看不惯。它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脑子是坏的。为了抵制和对抗“法家”、为了反对法家的不劳而获,墨家必须抱团。问题是,谁来指麾、如何指麾这支队伍?墨翟,作为先秦诸子里唯一的农民出身,它竟然比一切读过书的知识分子都更明白“宇宙真理”,所以它要求墨者对钜子绝对服从(即“尚同”),且“赴火蹈刃,死不旋踵”。翻译成今人听得懂的话,基本是在要求你彻底放弃“自我”,而紧密团结在以钜子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服从党的一切支配。然而,钜子一旦获得了这样的权利,你觉得这样一个组织会不会走向独裁?法家,本来就是瞄准了这个方向去的。

拉平了看,你觉得法家与墨家导致的体制,有什么两样?
在法家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墨家;在墨家面前,早晚养出一个“自由”的法家。
正如我前文所说:极右必生极左,极左必生极右。
它们是一对畸形的双胞胎。
一旦走上极端,后果是一样的。

所以我一直说,西方人没见过世面。
最高贵的圣贤、最败劣的魔鬼,华夏大地早就有过了。只不过当年没用“法西斯”、“帝国主义”、“共产主义”等等名字罢了。

法家是混蛋,是巨婴,是没进化好的动物。但如果整个大环境人人都是法家,那就是没有秩序取代了最烂的秩序。它会变成提洛同盟、招核日本、文革中国。

墨家更为恶劣。因为法家是挑明了不要脸,早晚犯众怒;而墨家却真的以为自己是在解放全人类,不认为自己是在好心办坏事。
一战前后,满地都是“帝国主义”(即全盘法家化)。为了与之抗衡,诞生了苏联。问题是,你瞄准的就是极左的方向,你不变坏就见鬼了。后果就是屎大淋的崛起、托洛茨基被暗杀。而屎大淋体制,跟希特勒有什么两样?一个先标榜自己是“优等民族”,跳出圈子外,然后调头大肆屠杀所谓的“劣等民族”;一个先标榜自己是“宇宙真理”,跳出圈子外,然后调头大肆屠杀所谓的“反动阶级”。所以苏联同样是个法西斯国家。
而由于受到苏联的毒害,孙大炮这个没文化、只知道满嘴跑火车和玩未成年少女的老流氓,所谓的“国父”,在借着袁世凯的手颠覆帝制后,居然又调头强迫所有人按手印宣誓向自己个人效忠。这不是又回到墨家的状态了么。好像这个民族没了“皇帝”就活不下去。
墨者,在外面当官,还得回去向钜子汇报一切,这就等于是让钜子无代价地变成了各国政府的太上政府。别说同时期的周天子没这么大权限,就算是皇权发展到极限的清朝皇帝也没这么横。这不就是扰乱各国内政的“共产国际”么?
历史的车轮滚了两千年,又滚回到了原来的样子。陈独秀、李大钊就是这种被人当枪的傻帽,但并不是坏人。可是陈独秀被挤走,最终被一群江西、湖南、湖北人民把持的组织,那可真是一群坏人。以至于苏联人都他妈打进来了,连张学良这种软蛋都敢与其浴血奋战、为此还损失了好几个将军,而江西、湖南、湖北人民此时居然在高喊“武装保卫苏联”。“中东路事件”,直接暴露了东北军的真实实力,鼓励了石原莞尔那帮货的赌徒心态,所以到后来的满洲事变,张学良才怂了,导致整个东北后来被鬼子独吞。我若是老蒋,我他妈也得往死里剿这些楚国余孽。

而等到中共这种墨家性质的组织做大,你觉得它是左还是右?
它起家时,举的牌坊就是“左”吖,这是它的立身之本。
当立身之本与意识形态杂交到一起,就会形成这么个怪胎。明明已经成了执政党、想要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却死咬着“左”字不撒嘴,这就造成了为什么中国大陆的左右定义与全人类都相反的现象。以至于梁文道这些在香港一贯被定性为偏“左”的人士,到了中国就变“右”,搞得人家本尊一头雾水。
换句话说,中共死咬着“左”字不撒嘴,你愿意上它的贼船,你就是“左”,哪怕你内心其实装着一个法西斯的灵魂;而你一旦跟中共不一样,你就是“右”。
君不见,每逢反美、反日游行,趁机上街打砸抢的流氓,明显就是一群极右翼,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中国政府说它们是“极右翼”?你只会听到这是“激进的爱国人士”。

顺便普及一下:真正的日本“极右翼”,实际上并不是只反华,而是除日本外一切皆反。表现形式,往往是一手反美、一手反华。这就是为什么真正的日本极右翼,在日本内部也很不受待见。因为在正常人眼里,它们就是一群疯子。
对比到国内,比如我父亲那种坚定的毛左,当我2014年带他去香港玩时,老头能把所见到的一切非华人都给骂个遍:“狗日的印度人、狗日的菲律宾猴子,跑到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来。”搞得我脸都丢尽了。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极右翼”。
可是在神奇的中共法典里,由于它们咬定了“左”字,以至于无论你是对中国有野心、还是指责中国政府没人性,你只要是与“中国”和“中共”作对,你都叫“右”!

墨家的本质,就是“射秽主义”。
看看非洲大草原,马鹿们争夺配偶和水源时,多血腥的场面都闹得出来;可一旦碰上狮子、豹子,它们会秒怂,哪怕黑压压的一片直接冲过去,明明可以把狮子、豹子当场踩死。
如果要实现“把狮子、豹子踩死”,显然大家就得抱团、得不怕死,风险均摊,族群才有胜算。
基于这个出发点而缔造的体制,实际就是“蜂蚁社会”。
问题是,大家抱团是因为有强敌威胁,但你并不是时刻都活在恐惧里吖。
所以,一切号称“左派”的“射秽主义”体制,为了维持下去,会不断给受众灌输仇恨——因为没了“敌人”,这个组织就存在不下去。你必须时刻生活在“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恐惧里,你才会忘记一切,麻木地服侍你的蜂王、蚁王。
这就是为什么高福利低自由的北欧、日本,耻于承认自己被人说成是“射秽主义”。因为政府虽然权利大,但人家承担的责任同样也大,从来没有、也不敢把自己的百姓说成是“屁民”。
而在另外一些号称是“左”的环境,政府可以随意支配你的命运,却不对你承担对等的责任。如果你胆敢像香港人一样有骨气,它们还要说你是“暴徒”。而一旦它们真的给了你点什么,你反而还他妈的应该跪下感谢“皇恩浩荡”。
这种杀千刀的强盗政权若不被天谴,还他妈的有天理没有!

最后,以上的言论,在墙内还没现在这么高压时,我其实也讲过。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骂我是“地摊文”、“阴谋论”,因为小粉红再坏,多多少少好歹还是读过书的。它们顶多只是质问我“你他妈屁股到底坐在哪里”。

可是在这里,我竟然就真的碰见了这种无知无畏的奇葩,非要死咬着“秦汉以后墨家就不存在了”不撒嘴,还要反过来叫我“多看书”。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
为了让更多人明白道理,顺便堵那些没文化的喷子的嘴,特此修改补充:

按照心理成长,生命其实就是一个从兽格进化成人格、再从人格进化成神格的修行过程。
细分下来,我将其由低到高分为法、墨、道、儒四重境界。
对应损人利己、舍己为人、独善其身、合作共赢四种思维与行为模式。
对应的模型,是猪(或唐僧)、马、沙僧、猴子四种人。

最高贵的精英(即猴子)、或最卑劣的渣滓(即猪或唐僧),往往偏右。
精英不希望遭到过多限制,是想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才能、实现合作共赢;而渣滓不希望被规则限制,是它们本来就无法无天、巴不得不受约束地飞起来吃人,但同时它们又特喜欢肆无忌惮地拿规则去搞别人。

夹在中间的脑残废物(即白龙马)、或最阴险猥琐的寄生虫(即沙僧的暗黑面),往往偏左。
废物希望平等,是它们知道自己弱,落单必死,所以才想抱团;寄生虫希望平等,是想要无代价地蹭大锅饭(国家形态的希腊,对欧盟来说,就是这德性)。

所以——
如果左派得势,最混蛋的猪或唐僧,行为会受到一定限制;可是境界更高的猴子,却会处处吃亏、处处被占便宜。这就等于是堵死了生命的上进之路,久而久之大环境全都会跟傻子似的,完全没有思考能力(好好想想为什么日本社会的自杀率如此之高,因为人人都活得很压抑吖)。

如果右派得势,只有猪或唐僧会占便宜,而剩下的所有人统统都会成为被掠夺的目标、所有人都会吃亏。在这样的环境,你不肯干坏事,你就活不下去;你一旦干了坏事,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而一旦人人都干坏事,那么能够胜出的,一定是最最卑鄙、歹毒、没下限的那位,堪称“人民大救星”。如果整个大环境所有人全都拿“吸星大法”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当成生存方式,后果要么是因吸无可吸而饿死,要么因吸到不该吸的东西而被撑死、毒死,要么成为被别人吸的目标——这基本就与大家平常聊的“加速”不谋而合,大家早晚会一起报销,大局会崩得更快、更惨。

因此,把人的思维粗暴地划分为“左”与“右”、并主观地定义谁更优越的行为,是极度愚蠢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民主”的态度一直是“薛定谔的猫”——我他妈哪儿知道“民”指的是“公民”还是“人民”?
于是,我这样的人,两头都不受待见。文盲小人,总能拿出各种“政治正确”来攻击我——
我支持民主,我就是在鼓动“猪”与“唐僧”起来搞刁民、暴民式的民主,所以我该死;
我反对民主,我就是在违背人类社会的普适价值、我就是在捍卫中共的专制统治,所以我该死。

不管我在品葱讲了任何言论,一个楚国神经病,总能跟过来把我的所有言论都给踩一圈,还要躲在背后举报我“宣扬种族主义、恐怖主义”。就在昨天,这货还跑到我的留言板块,用文革式的手段,恶意曲解我“不支持天赋人权”、“我认为文革也是民主”、“我认为品葱不应该把反共当成政治正确”,而完全不管上下文。
一个疯子死咬着我不撒嘴、还直晃脑袋,没人管;可我如果靠自己还嘴,就是我在“引战”。
如果纵容这种玩意屡次三番滥用网络权利、扰乱公共秩序,这是“左”呢、还是“右”呢?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之前這樣談到過這個問題:

左與右並不是相對的概念。在烏托邦理論與古典自由主義形成政治對立以前,政治只有利益團體,沒有左右。

在中世紀,按照東羅馬戰車黨的配色,歐洲主流政治分為代表商人利益的「藍黨」和代表農場主利益的「綠黨」。藍色是海洋的顏色,而綠色是春天的顏色。中世紀的政治是非意識形態的。主流兩黨的政治思想都繼承自希臘、羅馬時代,並與自身的現實利益結合。

後來歐洲進入了大航海時代。西班牙帝國繼續奉行中世紀經濟學,巨額利潤只用於擴充陸軍和興建教堂,造成了帝國衰敗。而大英帝國則出現了約翰·洛克(John Locke)、亞當·斯密(Adam Smith)一批思想家,主張自由貿易、教育、商業、工業能夠使國家富裕。他們還提出了私有財產不可侵犯、三權分立、政教分離、議會民主制等思想。大英帝國按照這些思想家指出的明路,創造了世界上前所未見的財富。

大英帝國在成功在世界思想界影響巨大。而其背後的思想理論被後人稱為「古典自由主義」(classical liberalism),也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右翼」的精神源泉。

後來爆發了法國大革命。無產階級革命者提出了古典自由主義只有利於資產階級,而無產階級需要烏托邦式的另一種社會體系。這個思想成為了「左翼」的精神源泉。從早期的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到後來的馬克思、恩格斯,都是左翼政治的延續和發展。

在美蘇冷戰以前,東西方的左翼曾經是一個統一的政治理念。冷戰造成的東西方長期對峙,使西方的左翼走上了與馬克思列寧主義不同的道路。冷戰時期的英國工黨提出了「第三種道路」的福利社會理念,後來又經歷了進步主義、反戰主義、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社會自由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對其的擴充,成為今天西方左翼政治的內核。


大革命後的法國,國民議會召開的時候,支持英式古典自由主義的坐在右邊,支持社會主義的坐在左邊,所以才有了左右的說法。

來源:應該擺脫左/右的一維政治光譜(蔥數不夠?

右翼的精神內核是「秩序」。這是從古典自由主義一脈相承的。古典自由主義的主張就是自由貿易、民主制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這些;都是秩序的體現。秩序帶來富裕、秩序也增進和平。

左翼的精神內核是「平等」。這是從最早的烏托邦思想一脈相承的。烏托邦和社會主義的主張就是窮人之所以窮,是受到了富人的壓榨;弱者之所以弱,是受到了強者的欺壓。因此,為了追求平等的反抗,即使破壞財產權等社會秩序,也是必要的。

當代任何一種政治理念,可以選擇右翼或者左翼,與之結盟,才能進入政治主流。不過,由於政治理念本身需要在「秩序」和「平等」之間做出選擇,因此這種結盟往往由於價值觀的原因而沒得選。

我們也可以根據任一政治理念認為「秩序高於平等」還是「平等高於秩序」來判斷它是左翼還是右翼。西方的主流右翼(認為「秩序高於平等」)包括三個流派,分別是古典自由主義(classical liberalism)、公民自由權主義(libertarianism),和身份主義(identitarianism)。西方的主流左翼(認為「平等高於秩序」)包括兩個流派,分別是國有社會主義(state socialism)和自由社會主義(liberal socialism)。這兩個左翼流派都與進步主義、女權主義、環保主義、素食主義等思想結合和匯流。

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理念很接近於歐美的國有社會主義。這是西方左翼的兩個主流派別之一,前些年在玻利維亞(已倒台)、委內瑞拉(尚未倒台)還靠選舉贏得了政權。中國左翼與右翼的劃分與西方沒有不同。「中國的左翼與右翼的劃分與西方相反」是中共大肆宣揚的謊言,主要目的是為了把自身的民族主義作為「右翼」,與中國的西式新左派對立,從而邊緣化中國的右翼。古典自由主義是中共最害怕的。經濟高度發達的台灣就以古典自由主義為綱領。因此,中共極力邊緣化這套政治主張。

民族主義是人類本能,因此既是左翼也是右翼。左翼民族主義反對移民、反對全球化,關注民族自身利益。右翼民族主義也反對移民、反對全球化,關注民族自身利益。

「左翼代表進步,右翼代表保守」是中共的另外一個謊言。目的同樣是企圖邊緣化古典自由主義。左翼代表平等,右翼代表秩序。兩者都與「進步」或者「保守」沒有什麼必然關係。

當今世界不存在一維以外的政治光譜,原因是除了「秩序」和「平等」以外,人類還沒發明出第三個有這麼大號召力的政治思想。所謂的「二維政治光譜」是公民自由權主義(libertarianism)發明的一套理論,用於攻擊傳統左派破壞經濟秩序、攻擊傳統右派破壞社會自由,並以此來使自身擠入政治主流。公民自由權主義本身是主張經濟秩序和社會自由的,並不是什麼平等思想。因此它其實屬於右翼。

明白了「秩序」與「平等」的道理,就有了預測未來政治思想走向的知識基礎。未來的下一代右翼思想,將會是尋求更高層次的秩序的思想。更高層次的秩序會帶來更好的經濟發展。而未來的下一代左翼思想,將會是比今天的國有社會主義、自由社會主義感召力更強的、更平等的、更美好的烏托邦理想。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在成熟稳定的民主国家(注意这个前提,中国不算民主,台湾不算成熟稳定),政党可能不只有两个,但一定会在博弈中形成两个集团,这些集团内部各个党派,以及同一个党派中的不同成员其实政见是不可能完全一致的,但是为了自己的主张会推差不多的法律和政策,所以一个泛称为左,一个泛称为右。
其实讨论政治应该是概念越明确越好,如果你说一个人是经济左派,那干嘛不直接讲清楚他是计划经济、凯恩斯主义还是福利经济的支持者呢?所以我不赞成那种把政治观点分成好几个轴,每个轴上各自分左右的做法。只是对于现实中跨越了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阵营划分而言,两派的内部都混沌的像一锅粥,那还不如直接用左右来称呼比较省事。
也因为此,我个人认为左右可以用,但能细化的时候一定要细化,像共产党一样不停的用“左派”、“右派”的头衔讨论问题是把政治玄学化,对于公民参政是不利的。
但也因为各个阵营内部都比较混沌,所以其实没有一种特别靠谱的分类方式,我接下来的观点我个人是认为相对靠谱,但特例一定是找得到的。

左右的起源是这样的:在18世纪的法国国民议会上,保守派都坐在右边,激进派都坐在左边……
停!这老皇历现在还有用吗?
我原先也觉得这个分界不适合我们这个时代,但现在回头看看,这个分类其实反而是最合理的。左和右的区别其实就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当然这两个概念被正式提出的年代要晚的多),以及从这二者所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的区别。
但是这里有必要先讲一下什么是保守主义,因为现在中文互联网上对于保守主义的理解简直可以以胡说八道来形容。很多人之所以会觉得左右的概念很含混,原因之一就是对保守主义的理解全错了。
保守主义基于以下思想而存在(作为一个源起西方的概念,我们先不考虑中国的情况):人的知识和理性是相当有限的,而旧制度往往是前人以大量经验总结出来的结果。它即使不完美,但也一定比某个人基于自身有限的理性规划出来的乌托邦更加合理。
举个栗子:
我们知道法律有个基本分类:英美法系/普通法和大陆法系/成文法。而普通法的整个流程是非常繁琐的:如果我们要在法庭上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正确,首先双方律师要从历史上浩如烟海的判例当中,找到对自己代理人有利的判例。相比之下成文法就没有这么繁琐,大家跟法条一对比,结果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么英美搞普通法是不是有病呢?实际情况是:历史上这些国家没有我们现在这样完善的法律制度,整个政治制度都很简陋,所谓司法就是争议双方找个公正的裁决者,由这个裁决者来决定双方谁是谁非。当然这个裁决者自己的水平也不见得有多高,他的裁决很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是等到下一次其他人再来寻求裁决的时候,他们就会指出:上一次某某也做出了类似的裁决,但是他的裁决导致了很坏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裁决,这样一来一个坏的判例就被淘汰掉了,能留下来的都是好判例,时间长了以后大量判例形成习惯法,把习惯法白纸黑字的写下来就变成普通法。这个时候要是再去拍脑袋制定一套成文法,十之八九不会比普通法更加公正合理。
在这个例子中,普通法就是保守主义,成文法就是进步主义。
但是在这里我们一定也要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保守主义所要保守的旧秩序,一定是自然生长出来,自然的淘汰掉那些坏东西的。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强力政府在干预,那完蛋了。两个人找县太爷打官司,一个是县太爷亲戚,这样的判例有任何价值么?能淘汰么?
所以中国的传统是这样一种情况:它的上层是一种非自然产生的,而是统治者为了私欲建构出来的人为架构,下层则是一种在高压社会下的生存策略。譬如说为什么要裹小脚呢?因为裹了小脚的女性活的更好;为什么笑贫不笑娼呢?因为卖身的活的好呀;为什么要灌一肚子烈酒才能谈生意呢?因为人醉了以后说话比较直,生意容易成呀。
但是进入现代问题来了:如果英国人说我们不想要封建制了,我们想要民主自由,那很好办,用议会和民选政府替换掉原有的王公贵族就完事了,其他无关的旧制度什么都不用改;但是如果一个中国人说我们今天不要专制独裁,我们也要民主自由,那么那种旧有的,基于专制独裁而存在的生存策略和民主自由一旦对撞,一定得死一个。而且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死的都是是民主自由。
如果以上的例子还不够说明问题的话,我可以再强调一件事:就是保守主义者从来都是支持有限度的变革,反对激烈革命的(这很好理解,激烈的革命往往伴随着对传统的摧毁),但是你要在中国这么讲,那你怕不是又低估中共的战斗力了。
我说的明白一点吧——这种说法很容易被人扣帽子说成是种族歧视——只有西方人保护旧传统才是保守主义,中国人保护旧传统实际上反而不是保守主义。因为这种上层人为建构,下层扭曲的东西反而根本不符合保守主义的基本定义,倒不如说它的最大敌人才是保守主义,可是右派的对手怎么会是右派呢?
可笑的是这些人还能抓住“保护旧传统”这一点给自己脸上贴金,甚至五毛还可以把自己打扮成“维护中共的保守主义者”,恶不恶心哪?
 
但是如果我们厘清了保守主义的真实含义,在回过头来看待左右分类,很多事情就明晰的多了。
譬如我们都知道马克思及其徒子徒孙是左派。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旧传统是资本主义,而马克思那一套呢?从思路上讲,他是认为自己的理性优于人类智慧的;从方法上讲,他是支持激烈革命的,所以马克思是左派。
再比如很多人经常会认为的“左派平等,右派自由”,这个在说法上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右派其实不见得一定不支持平等,只不过右派要支持也是支持权利义务上的平等,而左派的那些高福利实际上是结果的平等。但结果上的强行平等就意味着权利义务很可能是不平等的。那么支持旧有的权利义务平等的自然是右派,支持结果平等的是左派。
至于国际主义——民族主义这一轴更不用多说,旧制度里哪有国际主义的份?
还有“大政府左,小政府右”的说法也一样:旧时代的政府都是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呢?“我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放到现在就等于是说国家主席不能跳过省长直接指挥市长。你想这样的政府权力被局限到什么程度了?对这个问题我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知道基督教其实也是保守主义者要保守的传统之一,美国南部那群红脖子茶党绝大多数都是基督徒。那你们知道圣经怎么评价政府的?以色列有位国王叫大卫的搞过一次人口普查,上帝直接宣布这是犯罪!
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 
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 
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作饭烤饼。 
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 
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 
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 
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 
——《旧约·撒母耳记上》


这里倒是还有一个特例,就是自由意志主义。这个派别从思路上讲倒是谈不上保守,但是在具体的政治理念上却多有接近,甚至保守主义者们还会引用他们的著作为自己背书(等于是自己以前笃信但是无法证明的东西被自由意志主义者证明了),出于实际需求一般也就视为右派了,这正是左右两派内部混沌的体现。
 
中文互联网上左右派之所以难分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1.中国人没有左右,只有乖和不乖,共产党倒可以说是吸纳了部分右派观点的左派政党,但共产党以外说哪一派是左都有失偏颇(左派反贼和右派奴才多了去了).
2.台湾人也没有左右,他们最大的分歧是统独,左右反而要为之让路,甚至两大党都是左派政党。
3.对保守主义的错误定义会导致左右无法划分。前文说了,皇汉们的主张是不可能得到保守主义者认同的,因为他们的一部分主张是反人类的,而另一部分主张,比如吏治国家和科举制度反而还是进步主义一侧的。如果我们错误的将其认知为右派,那么此右派和彼右派除了表面上接近以外还有什么共同点?这种强行捏在一起的“右派”的具体主张又是什么?这一切都讲不通了。
4.共产党的存在导致中国人缺乏政治经验。如果是一个民主国家,左也好右也罢都是一系列可行性方案的总和。但是中国人没有政治经验,就是自己喜欢什么就会支持什么,至于说自己所支持的这些东西是否互相矛盾,他自己也意识不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个人可能既赞成左派又赞成右派,他也就无法区分左右了。
5.(这个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对纳粹的错误分类。
纳粹被主流公认为右派,但如果你把它代入到我上文的左右分类当中一定会出问题:纳粹是旧秩序吗?显然不是。
那是不是这种基于进步-保守的分类法有问题呢?也不是,因为就算你套入其他的分类法,一样会有问题:
“左派高福利,右派低税收”——纳粹的福利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大政府左,小政府右”——纳粹政府建设了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高速公路系统,还可以直接指挥法本、保时捷等公司的生产;
“左派平等,右派自由”——额,别开玩笑;
“国际主义为左,民族主义为右”——这是唯一能够把纳粹套入而不矛盾的说法,但是如果你真的用这个标准来判定左右的话问题更大:很多意识形态根本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站队,你怎么分?
说到底,民族主义多数时候其实搞不出这么大动静来,纳粹之所以危害巨大说到底还是大政府允许它这么做。纳粹政府可以随便侵犯人的自由,又有强大的财力,这两个条件哪怕缺了一条奥斯维辛都起不来,反倒是满足了这两条却支持国际主义的苏联杀起人来比纳粹还狠。可是你想那些大政府的拥趸们能承认吗?他们只能想方设法的甩锅,然后抓着纳粹民族主义的一面大做文章。但是其实,只要我们放对了纳粹的位置,那么左右的分野其实很明确:进步主义和它所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为左,保守主义和它衍生出来的意识形态为右,就是这么简单。
红冬里的青鱼 自由、民主、法治
1、左派右派:指代的对象是政府
比如,我是左派人士,指的是,我支持左派政府。

2、左派右派,只有在宪政条件下,才能成立。
也就是,一个国家政府,必须是宪政法治政府,才能说,这个政府是左派还是右派。
专制政府,不能分左右派。
至于为什么,下文会继续解释。

3、左派和右派的区别
表面上
左派,是指:政府权力较大,责任也较大,高税收,高福利
右派,是指:政府权力较小,责任也较小,低税收,低福利

所以,无论左派右派,本质上,都是在讨论:政府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个问题。
左派认为政府应该多做一些,右派认为应该少做一些。

这样的话,如果我们按照:权力+责任做为x轴和y轴,就一共有四种类型的政府
类型1:最好政府
权力小,责任大,我们称之为最好政府。
说白了:一个政府,一分钱税不收,但是人民看病,上学,养老它统统报销。
这就是传说中的: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很明显,最好政府不可能存在。

类型2:左派政府
权力大,责任大,我们称之为左派。

类型3:右派政府
权力小,责任小,我们称之为右派

类型4:专制政府
责任小,权力大的政府。
除了最好政府,左派右派之外,我们可以看到还有一类政府,它收了很多税

也就是,这个马,不但天天要吃山珍海味,但是它想跑就走两步,不想跑就不跑。

所以,专制政府,是最坏政府,所以它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

因为它权责不对应

比如中国,前几天杨云医生被医闹捅死,社会上一片骂患者家属。

但是也有人说:医院也不地道,是医院没法继续报销医保,于是要求医生修改治疗方案,让病人承担大额自费项目。最后导致病人家属不满,因为看起来就是医生在努力让他们多花钱,治疗效果还差。所以这时候家属很容易把不满发泄到医生身上。

我们可以说,中国政府没有钱去承担那么多的报销额度。
但是就算钱少,那也不应该是:官员全额报销,弱势群体——比如农民——少报销。

=====================================================

总结,
世界上其实有4种政府:
左派,右派,最好政府,专制政府。

左派右派,主要区别是政府的职责有哪些。

左派主张高责任,大政府。
右派主张低责任,小政府。

共产党主义属于左派,因为它主张私有制都消灭,其实就是指你不需要保留个人财产去实现你的目的,政府可以全包。比如住房,政府分配;老婆,政府帮你找;吃的,大锅饭免费;医疗,不花钱随便上。
也就是政府责任无限大,什么都管。

可以说,共产主义是左派的最极端的情况。

自由主义,或者保守主义属于右派,因为他们主张小政府。
最极端的说法就是:一个什么都不做的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
姨学姨做 从费拉不堪到武德充沛,只隔着一个张献忠
左派認為:人權來自于政府
右派認為:人權來自于造物主

對於人性的定義
左派認為:人性大體上是善良的,因此主要應該由社會對邪惡負責
右派認為:人性大體上是不良的,因此主要應該由個人對邪惡負責

歸於經濟目標的定義
左派認為:平等
右派認為:繁榮

對於國家角色的定義
左派認為:增進和保護平等
右派認為:增進和保護自由

對於政府的定義
左派認為:盡可能大
右派認為:盡可能小

對於理想家庭的定義
左派認為:任何相愛的人組成的單位
右派認為:已婚的父親、母親及其孩子組成的單位

對於三位一體的定義
左派認為:種族、性別、階級
右派認為:自由、我們信仰上帝、合衆為一

對於善與惡的定義
左派認為:對個人或社會而言,善惡是相對的
右派認為:善與惡基于普遍的絕對真理
戈培爾同志 戈培爾同志,保守自由主義者,普魯士萊特人。學術界出身,曾經是海德堡大學古典文學歷史系哲學博士。1924年8月參加工作,1925年3月加入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為現任納粹黨和德意志第三帝國主要領導人之壹。
之前在品葱上学到的,左右之间最根本的区别:

右派认为人的理性是有限的;
左派认为人的理性是无限的。
UCCMaoist 观察 毛主席万岁!
从法国革命开始,一般来说左翼通常是指进步主义而右翼是传统主义。进步主义的诉求各种各样但共同点是要打破传统势力对社会的掌控。而传统势力在不同的文明国家的指向自然也是不同的。
值得注意的是,进步和传统不等同于激进与保守。当代进步主义者就很保守的通过获取政府权力的方式把社会导向到他们的方向,而当代传统主义者反而是要打破现存国家体制的激进派了。
這問題我碩士修國際關係時問過我教授,左右派是基於政治理念與意識形態不同而分,所以最簡單的判斷方法是與當前執政政府相近的是右(保守派),而理念較不同的是左(改革派),因為在法國大革命時國民議會上坐右邊的是溫和保皇派,左邊是積極革命派,所以左右其實不是固定的,甚至一個政黨的理念中也會夾雜左跟右的思考,但有些左右特徵是能被歸納的,網路上有很多整理我就不贅述了。
至於中國的左右路線在文革前的內涵是跟世界一致的,當時的左就是指共產革命,以左為榮右為惡,但是文革後中國政府為了防毛左加上鄧小平經濟上採行開放右派路線,所以現在中國的左其實是指保守的共產而右才是改革派
管仲 齐国国父,谢绝野蛮秦楚人士,,,
求科普。

还有一个问题:是左派比较好?还是右派比较好?
fztest000 自由意志主义 古典自由主义 无政府主义
左 国际主义 支持lgbt 支持环保 关爱残疾人 高福利
右 民族主义 反对lgbt 反对环保 低福利
没那么复杂。

(1)一般来说,左派主张改革、注重实质平等、偏好于建立大政府;右派相对保守、注重程序正确、看重自由、偏好于建立小政府;

(2)当前国内语境下,左派一般就是指“毛左”;右派就是小粉红说的“美分、公知”。这种划分方式是沿袭了中共未执政、或刚刚执政时的称呼。在民国时代,中共当然是“左”,而国民政府是“右”。中共掌权至今70年,它自己早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本来,此时应当称呼中共权贵及其拥趸、改良派为“右”,而原教旨共产主义者和自由派都是要求改革的“左派”,但中共官方宣传部门绝不承认这一点,所以就引发了称呼上的混乱。
我認為沒有左右概念,談起事來壓力少一半。

左右當然看語境。但就算學者,也會避免用,太不利表達和接收。
一般來說,在網上(或我們日常生活中),
右是非左
左是非右。

但這樣循環論證不好。
那麼,大家對左的共識可能強一點,因為有那本書。(左似乎比較容易找出共同綱領,但左的分裂就是左的歷史。)所以就比較容易變成,不是左的想法,是右。

右之間的分歧是靠  左的存在 來消弭的。

左右這種分類,是強迫症患者的惡夢。
我完全不理解世人為甚麼樂此不疲地去理解甚麼是左右派,
這個概念只有行銷價值:你關心它,是因為你覺得很多人關心它。

左右的陣營分類,結果是人人拼命把自己覺得好的東西用不同理由搬到自已陣營。
整個網絡世界都這樣。人喜歡左右劃分不是因為它用於分析問題時有用,而是因為容易劃分出陣營,敵我。


左右分類意識越強,這種情況越常出現:
你認為一些你覺得是對的東西是錯的。(或相反)

如果這樣還不洗掉這分類方法,就是連幻想都不敢了,是創傷後遺症。


---
「因為這是X派的,我的朋友不喜歡這種東西,所以我要自我審查。」(創傷後遺症)
如何消除、減輕左右(敵我)二分法的心理傷害 ?

我認為可以用一個折中概念--「競爭對手」。

網上左右派很少視對方為「競爭對手」,而是視對方為害蟲。
結果每一個人都爭著當受害者。這是人際關係中的爭執的「受害者」邏輯。
「我是受害者,所以我是對的。」--這是看心理治療書學來的

如果我是在某技藝上有自信的人,我是希望在同一個場域上較量,去擊敗這(值得我尊重的)競爭對手。而不是買兇找人幹掉他。尊重競爭對手,是尊重自己。看重競爭對手,是看重自己的長才。
在這種態度下,左右怎麼分都可以。但現實總不如人意。

以社會治理為例,民主國家的政黨,至少在表面上,會用以下方法擊敗其 競爭對手:
我能解決你解決不了的社會問題。

而不是找人幹掉對方。

如果我是棋藝高手,我完全不會想我的最大敵人被車撞死。
根據歷史記載,八神還不止一次救了草薙京。


更深一層,表面上與實際上也是很難分的。不信的人可以去當半年老師,當老師一段時間,人的脾氣、說話方法也會變。扮演好人久了,人也會好一點,會內化。(雖不是100%成功)

最好就是把這二分法丟掉,不用這概念,也可以好好理解世界,也迫自己想得更細。
左右這東西就只有百多年歷史,而且能流傳也只是很多人思考上依賴這捷徑。

---
我說的東西都是……不一定能在牆內用。這是故意的。
因為這裏需要一種配方,(齊心協力讓)不同的聲音都有一點,
也不要把 實然 視為 應然,更不要把 畸形 當作 永恒。
---

此外,我是支持論壇應有一點讓人宣洩的空間,大家都看懂就不用拆穿。
左派就是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重视本国民主,政府>市场,控制干预越多越好,极端情况南美社会主义

右派就是小政府,少福利,少税收,重视个体自由,市场>政府,相信市场不要干预,极端情况无政府主义

但是传统意义上的分派不够详尽,比如 —— 纳粹主义是右派市场 + 左派政治 + 极权统治;共产主义是左派(市场 + 政治)概念 + 极权统治

特朗普思路又可以细分:政治上对内右派为主,减少管制,对外左派绥靖主义;市场上左右兼备,减税 + 增强工会等政府干预手段。绥靖的意思是不在意识形态上与不自由国家切割 —— 贸易战不对共产党合法性进行质疑,与金领袖握手代表接纳极权体制

哪派好?你觉得自由重要还是民主重要?个人偏向自由,因为这是释放人类潜能,鼓励推陈出新之本,所以我更喜欢右派。再者,左派大政府管制小了说是慷他人之慨(鼓励多花别人的钱),大了说就是养怪物,毕竟政府 = 暴力机器。
民智民权民族 三民主义救中国
中国大陆左派、右派、现行反革命的区分方法:

党中央制定了一条路线,

反对这条路线的,就是右派。
属于劳动改造对象。

同时升级到反对共产党的,就是现行反革命。
属于专政打击对象。

拥护这条路线去工作的,
但是对路线精神领会错误,导致工作搞砸了犯了错误的,
就是左派。属于检讨学习改正对象。

所以有句话叫:宁左勿右。
jgjhj86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懦夫斯基 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weibao weibao(TheGuardian)不是微博
以前看过一个比方,虽然不是科学描述,但可以给人一个大致的印象:

大家定好了一个政策,左派的人和右派的人分别发表看法,

左派的人说,只要这个政策可以惠及大多数人就行,对那些钻政策空子多占别人便宜的一小撮人睁只眼闭只眼好了,由他们去吧;

右派的人说,不行,我们要死死盯住那些可能会钻这个政策空子多占别人便宜的一小撮人,绝不能放走一个,即使这样做会使政策无法通过导致多数人无法受益。
左派也分威权和自由的,威权的极端是斯大林主义自由的是无政府共产主义,当然其中有很多很多分类,有的人非说社会主义没有威权和自由这是纯属扯淡。基本上是斯、毛派的污蔑,对目前中国来说最需要的是反威权,和民主法治的社会不是其他任何扯淡的东西
虽然中国左右和西方左右有些不同
但也有共同点就是:左派代表的是底层利益,右派代表的贵族利益
s三个互相没有关系的问题:
1、(权力归谁)你支持王权(或其他形式的专制)还是民主?右-左。在西方是法国大革命前后的事情,现在这个议题不太存在,人民主权没啥疑问。
2、(权力的作用范围)你支持政府干预社会经济事务吗?反对的就是右,支持的就是左。支持干预越多的越左。这是19世纪后半期的议题,当然至今仍然存在。
3、(权力与多元文化)支持多元文化为左,支持传统一元文化的价值观为右。但这就比较模糊了。在西方主要是二战以后甚至说最近几十年的事情。

以上三点,在西方时间上不太重合,所以用左右分还比较简单。在中国,这三重问题是一起出现的,用左右不容易定一个人的立场。而共产党自称左,反对者通常被当作右。但实际上中共在第一个问题上是右,在第二个问题上,在干涉方面是左,但通常干涉意味着福利,共产党却没福利甚至反福利,又是右。所以左、右在中国极其混乱。
hg700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DRAGON 相信未来。
左派是大政府模式:
政府多干预,高税收,政府管理更多的事物,高福利。
右派是小政府模式:
尽量减少政府干预,尽量交给市场。

可以说右派追求自由,左派追求平等。
大致明白了,还想问问左壬 右壬是什么意思?维基上也没有
月幾望 臭港飛仔
個人比較喜歡叫做 正義派和自由派, 這樣可以避免民主和自由是對立的奇怪言論
admin 公共账号 管理员公共账号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主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直接回复转移管理员,或投诉本帖选择移出水区请求。
【理由】重复:重复性话题,请善用搜索功能
Ganondorf 塞尔达传说玩家
在不同政策上,左右是不一定的。不同国家侧重点不同,所以左右有时是混的。


                        左                                                         右

1.社会制度: 进步主义,社会改良                            保守主义,维护旧共同体
2.经济政策: 干预主义                                             放任,取消金融管制
3.社会民生: 福利,平等                                                  自由,竞争
4.意识形态: 反民族主义,
        (国际共产主义,欧盟,帝国主义=文化多元主义)           民族主义 
5.外交风格:多边主义,理想主义联合国框架下协商    单边或双边,现实主义,发展军备,武力恫吓

可以看一些例子:
苏联1234是左但5是右,毛时代中国差不多但毛的扩张能力不如苏联,有时还呈现一点民族主义。
改开后的中国3,4右转。2的右转喊的凶但落实的少。越改政府权利越大。红二代和既得利益出现后,1的右转声浪也层出不穷,远看甘阳王沪宁,近看国奥李子旸。

纳粹德国123都是左的,但45是右的。弗朗哥的西班牙和皮诺切特的智利不同在于1却是右的,保护天主教利益。

柏林宣言前的欧洲各社会民主党1235是左的,但4是右的。宣言后,4也是左的了。但他们在123上有一定退让。英国工党党魁科宾比较像宣言前的社民党,他对欧盟是怀疑的。工党整体不好评价。但英国的自由民主党在4上是左的,但23是右的。

川普1345都是右的,但2出现了左的迹象。虽然减税并放松管制。但提高关税壁垒,并施压美联储的利率政策。

比较有意思的是思想家层面,两个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巨擎的人,经常被保守主义者引为同道。但他们都痛骂过保守主义:密尔和哈耶克。

密尔说“不是所有保守主义者都蠢,但蠢的都是保守主义者“
哈耶克写文章公开澄清“为什么我不是保守主义者“

密尔坚定地认为自己是进步主义者,哈耶克一样,所以他们在1上是左的。哈耶克在4上都是左的。他们更像今天的自由民主党。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解呢?密尔的理论经常被拿来和马克思主义做论战,因而被误认为右。哈耶克则是积极支持皮诺切特,在5的问题上展现了右派风格,所以被保守力量拥抱。
你们只是把毛左划到左,实际上错误有两点:
1.毛左只是中国一大群人反对中国政府,其中实际上啥人都有
2.毛泽东认为中国人们领导世界完成革命,是非常扯淡的。他背叛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他所谓的文革,表面是效仿不断革命,实际上是无力回天,他死后走资派迅速上台,开始法西斯道路。毛泽东是好人,这些东西不阻止他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但他不是完全正确的。
诚实是个什么东西?
为什么我想不明白的东西,加上一个诚实,或者,用诚实去替换它,就对?
比如,

言论自由-言论诚实-诚实自由,


诚实力量-绝对诚实,
传播诚实-诚实宗教-诚实真理,
ojwqiejqowj诚实-诚实ojeqsaodhq,
小粉红诚实-诚实相信中国共产党,

想得明白的东西,加上一个诚实,也对?
比如,
诚实屎-讨厌诚实
想草逼-诚实草逼


谁能帮我再举几个例子?
所以说,对应就是相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施于人?
什么是诚实?虚假对应诚实?
英文管诚实叫honest还是true?
虚假是fake,还是wrong?
告诉我告诉我,急,你要不能告诉我,你能把这段复制给别人,让他们告诉你,然后再告诉我吗?

请不要重复提交,为什么?
可以參考這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wAtHBAizqg&t=1902s
從幾個維度分析,講得挺清楚
Shanghai1967 上海公社一月革命
本来没什么难分的。只是因为中国的自由派不肯承认自己与伪共都属于右派

+ 粉红明明不红还要装红(自由派又借机配合佯装不知)

然后两家右派合伙编造出所谓中国左右之分与世界上不一样,自欺欺人,到最后把自己都绕进去了

劝你们还是学点马列,讲讲阶级分析,否则一辈子也是浆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齐国国父,谢绝野蛮秦楚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10
  • 浏览: 14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