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基督徒对香港问题的一点拙见

(作者按:本人不可能也无法代表整个基督教和其他基督徒,只谈自己的看法。)

1.”香港“和“香港人”是一个流动的概念。

很多人眼中要支持的香港,并不是现在的香港。
恐怕真正热爱自由民主的,97前那波早就移民了。他们现在是英国人,加拿大人,澳洲人,美国人,台湾人。就像现在中国人有费拉,支那人,NMSLnese的称号,因为真正热爱自由的,他们或者已经死去,或者在历史上移民去了蛮夷,成为蒙古人,中亚人,越南人,日韩人……热爱中国洼地的,则入关,成为中国人。

2.支持香港是一句空洞的话,收回香港却有真实的共同利益。

香港纠结着各大势力,有所谓反贼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你是支持哪个香港?香港除了上街抗争的年轻人,还有认同中华的新移民,有白区党,蓝丝,香港的建制派,演艺圈人员,还有当年支持回归中国的老人。一句话背后没有主体对象,就不会得到真正的效果。

而相反,共产党要通过国安法,其邪恶内容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做坏事滴水不漏“,因为他们是真利益共同体。别看人大的代表衣冠楚楚,他们的罪恶,杀过的人,移植的器官,奸淫胁迫的女性,敌国的财富使他们站在一条船上。虽然他们之间也有斗争,但在对共同体之外的成员来说,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就是要掩盖自己的错误,维持自己奢靡的生活,然后必须做更大的罪恶来掩盖。一边是酒池肉林,一边是万丈深渊,换你,你会选哪个?

人性的幽暗本质,决定了一个抢劫犯若是要掩盖自己的错误,逃避举报,必须把坏事做绝,用杀人灭口来逃脱。这种倾尽一切,比起“撑香港”的动力要强大多少倍?

3.香港问题谁之过

最直接的,当然可以说,这是习近平及中共的错。他们欺骗在先,违约在后。送中不成,恼羞成怒。
但,我仍然要说,香港自己人也有错,而且错并不小。大部分香港人拜玛门(金钱)已久,把这一点看得比其他都重要。
在所有上帝的诫命之中,拜偶像是最坏的一个。
现代社会,最大的偶像之一就是金钱。
而拜偶像,是要受咒诅的。

很多人不能理解,“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观是基督教价值观的世俗化版本。
具体来说,我们所以为的“真正开明和进步的东西”,包括普通法体系,私有产权保护,自由市场等等,是大家喜欢香港的原因,其背后深藏着基督教文明。可问题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种繁荣,在没有信仰的实质的支撑之下,容易像泡沫一样破裂。

如果把香港比作一个人,那么他就曾经是一个不清醒的小粉红,当年拥护回归中国,现在被社会主义铁拳打醒。他身体上曾经构成排异反应的那一部分,早已经离开香港。

同时,占很大比例的香港人持有别国护照,也就是说,他们是温和派香港人/两面人,比起中共的穷兵黩武,毕其功于一役,他们在实际行动上恐怕很难做到一心一意,在日趋站队优先的当前世界形势中,他们的利益受损首当其冲。

因此,说的重一点,如果香港真的得到玉石俱焚的后果,岂能说其中没有上帝的公义?

4.动嘴皮是容易的,“血和钱却不能说谎。”

说几句话支持香港几乎不要任何成本。但这么说的人有谁真的捐赠了钱给他们?有持续付出月收入的1/10吗?
又有谁,除了一小部分港人自己,可以为香港赴汤蹈火?有些人期望美国去撑香港,甚至都快到舆论绑架的程度。但这么说的人有捐钱捐力给美国吗?

5.手段:和理非?

不要忘记中国军方的少将曾说,“香港是最坏的地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m39gaLMBsc

不能低估中共对全面收回香港自治权的决心,因为这关系到其核心利益,即政权的稳定。

香港人面对的,并不是与他们同阶级的大英帝国,而是没有下限的中共及其爪牙。因此,香港人目前对抗中共的办法,就像一个理想主义的青年人用尽一切自己能想到的办法,来对抗深通厚黑权术杀戮狡诈的老人。他们或许能获得广泛的国际舆论支持,但在真实的角力场发生的,是自从反送中以来,数以千计的年轻人被抓,被强奸,被自杀,被消失,港警却没有一个真正受损。如果没有新的斗争手段,在可见的未来,这个趋势也不会变化。
因为比起稚嫩的香港年轻人,地下斗争,掺沙殖民,人口替换是中共最熟稔的一套。

6.西方和美国的支持

西方当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救世主,如果西方,特别是美国真的出手相救了,那不过是受耶稣感动的爱人入己,传福音到万邦的新教热情所驱使。除非是信仰同质的群体,这种出手才能迅猛深刻。
(关于美国的新教本质,及其对外交的影响,很少华人真正理解。这是另一个话题)

美国目前所做的,我理解,尚在自己国内法范围内。未来当然会增加,但其程度有限。除非在港美国侨民受到了真正的人身伤害,否则美国没法用大家希望的方式干涉香港。而其他西方国家,则只能止于合理的利益范围之内。

其实质,除了香港法理上归属中国这个原因之外,美国对于新疆,对于香港,和对于以色列完全是不同程度的感受。出于人道主义,或能同情新疆;出于同为资本主义和自由世界的成员,也会支持香港;但惟有真正的信仰相通,同枝同源,才会不顾一切的支持以色列。例如,蒋介石在一段时间能得到美国的支持,这个原因至关重要。

7. 结语
不可否认,香港的确是有自由,开放的一面,这是值得称许的;另一方面,香港这座城市也隐藏了多少罪恶。
荣光不该也无法归香港,至少不是目前这个香港。在香港爱国者长大成人,真正形成共同体,用鲜血和信念与出卖香港的港奸划分边界之前,”香港“二字无法承受这份荣光。
10
分享 2020-07-01

44 个评论

中国少将说“香港是最坏的地方”
我们和此中国少将的价值观相反,因此需要翻译
翻译结果:香港是最好的地方!(伏拉夫脸)

补充:感觉楼主对美国的新教本质很有研究,
全裸期待这方面的文章科普

补充的补充:我不赞同“动动嘴皮子没有意义”这一点,
因为网上的二毛也只是动动嘴皮子,
而他们的一条条引导发言,
却会引导全国的舆论,欺骗人心。
所以,即使我是一个穷光蛋,
我也要拿出我的三十秒钟来在网上声援香港。
身爲香港基督徒,先在此謝謝這位大陸弟兄/姐妹(?)一直以來對香港人的支持。
在品蔥這一年内遇上的大陸基督徒經常會有不少讓我覺得很暖心的發言,
令我知道原來不是所有的大陸基督徒都被CCP洗腦到整天叫囂要殺光香港臺灣人的異端
或者是明白事情始末但硬要事後諸葛對香港運動、臺海局勢指指點點,仿佛自己有上帝大能加持的自大狂。

末代港督彭定康曾經說過,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而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來葬送。這其中就有不少【參選前基督徒/有天堂飯票基督徒】,現任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以及我們最熟悉的【天堂已給我留位】的天主教徒林鄭(?),這些【基督徒】經常公開自稱自己有上主的加持和呼召,所以才致力從政爲港人做奴,他們貌似有莫大的信心和神聖光環,向香港基督徒們宣稱自己有上主的支持(所以你們那天記得投票給我啊!)。可是在這動蕩的一年以來,我們基督徒衹是看到這些所謂的【基督徒政客】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民被警察的暴力、中共的暴力摧殘,居然選擇對其大聲贊美,認爲是正義得到彰顯。那一晚,他們看著同爲主内弟兄的周同學不明不白死去,卻又選擇默不作聲。試問這就是上主選定的?背負着上帝所給予的軛的門徒政客嗎?如果所謂的基督徒是這樣沒有公義和良心的話,我會選擇離開教會。

個人一點的說幾句評論吧,我對這個稍微保留【占很大比例的香港人持有别国护照,也就是说,他们是温和派香港人/两面人】,不一定代表溫和派的香港人,樓主或者可以多一點觀察品蔥上有護照的港人就能知道他們的立場,有一些擁有BNO或者是他國護照的港人甚至願意留下來去幫助一無所有的年輕港人,而不少因爲棄保潛逃他國的勇武派年輕人也是因爲已經移民了的香港人才得以穩定。大部分香港人【除藍絲】都願意盡自己的一份力去幫助他們,哪怕自己已經不在香港居住。


最後謝謝樓主的支持,希望理解香港人的大陸基督徒可以越來越多。
其实,反共就是我们个人的救赎。
不,你需要主耶穌。

原來這就是宗教拐人的方式。
我是個香港的基督徒,我好憂鬱。

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我父親甚至認為美國試圖優先給予曾被捕/受傷的示威者難民身份是間接使美國成為犯罪天堂。他還罵我只顧著地上的事。

問題是,你承認自己是香港人本身可能已經犯了法。身為基督徒,我不知應該如何面對。我真的很怯懦。
原來這就是宗教拐人的方式。

我只是陳述事實:反共是為了保護同胞,但人自己不能救贖自己脫離自己的罪性和在神面前犯罪的刑罰。
因此,说的重一点,如果香港真的得到玉石俱焚的后果,岂能说其中没有上帝的公义?

除非中國同時被燒死,否則我不認同有任何公義。香港人從前只顧賺錢,但起碼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既然香港人值得此下場,中國最少要有十倍的懲罰。
事實上,最初以色列建國時美國沒有提供保護跟支持,是在中東國家倒向蘇聯後才改變情勢。縱使宗教影響力強烈,美國在國際關係上是非常功利主義的國家。就算是信仰同根,也得以共同利益說服美國站隊
身爲香港基督徒,先在此謝謝這位大陸弟兄/姐妹(?)一直以來對香港人的支持。在品蔥這一年内遇上的大陸基...

谢谢。
我想,有别国护照的,他们是能支持,其决绝和彻底程度比不上输了连底裤都没有的中共。
现在的事早就有了,将来的事已经存在。列王纪上第二十一章,写的是什么?
我是個香港的基督徒,我好憂鬱。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我父親甚至認為美國試圖優先...
咁簡單都要問.......犯法不等於犯罪吧,耶穌是不是也是犯了「法」?,但請問有沒有犯罪?歷史上有幾多基督徒堅持信仰而成為係政權眼中犯法既人,但係同樣佢地係得到上帝稱讚既人
参考朋霍费尔。

潘霍華在基督的救贖上有錯誤(我們得赦免是因為主的死和復活,不是因為主的受苦)……
第一句就想負評你

「很多人眼中要支持的香港,并不是现在的香港。

恐怕真正热爱自由民主的,97前那波早就移民了。他们现在是英国人,加拿大人,澳洲人,美国人,台湾人」

這一年來的抗爭還不足夠証明香港有多少人是真正热爱自由民主的?

97 那波移民反而不是真正热爱自由民主,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為此而付出代價,是生命的代價
Zhongjing Liu | 劉仲敬
@Liuzhongjing
沒有祖國你什麼都不是,沒有軍隊你的祖國什麼都不是,沒有控制區你的祖國和軍隊什麼都不是,沒有光復全境你的祖國、軍隊和控制區什麼都不是。
咁簡單都要問.......犯法不等於犯罪吧,耶穌是不是也是犯了「法」?,但請問有沒有犯罪?歷史上有...

他覺得信主的人不應該干涉地上政治抗爭,而是順服政權。(可是中共在港治理的法律依據已經沒了……),又說我既然怕國安煩他們為甚麼還出去抗爭,認為我根本一點政治都不應該接觸,對中共和中國抱有仇恨。
现在是做出选择的时候了,不是把良知和灵魂出卖给魔鬼,就是遵从主的指引去战斗。
我也认为香港被统一其实有自身原因。这是一个民间氛围和主流观念都非常崇尚功利主义和金钱至上的社会,市井文化风气非常浓厚,很多人口的小市民习气和观念非常严重,而大众的现代化意识水平尚未完全完成普及化。这一点从黑警大量行凶、林郑卖国、权贵阶层普遍为了利益舔共、娱乐明星为了利益集体出卖良心、许多香港人对修改法律带来的危害认识不足等这些行为里都能看出来,香港社会还远远不足以形成对卖港者人人喊打、制造其社会性死亡的舆论氛围,香港自己培养出的精英阶层里这么大比例地出现卖港贼,出现为了自己利益疯狂糟践自己的同胞和家乡的丑角,是值得反思和研究的,我觉得至少和香港长期以来的商业氛围主导下利益至上功利主义盛行的社会风气是有相当大的关系的 。虽然香港珍惜自由法治的英雄们已经很多了,但不要忘记建制派的支持者比例、不要忘记还有那么多香港人在说风凉话、在看热闹、在发港难财。那么,在中共还没身处魔爪时,甚至香港还处在英国管辖时,香港还能有相当自治的能力时,当时的社会精英,高级知识分子,教育界人士,文艺界有号召力的顶尖人士,实现过阶层跨越的官员、学者、大商人、律师、医生、教师、媒体人、名人、议员们,他们有没有更多地为这个社会的将来考虑,有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社会的精英阶层,巩固、完善社会上的公民意识应该做什么努力?建制派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有市场?恐怕有这种担当精神、公共理想的精英人士在香港是少儿又少的 。很多香港人口中常年提到的就一个概念:钱、钱、钱!这种社会氛围里,培养不出足够多的社会精英力量去反抗中共的邪恶统治也就可以预见了。
耶和華為什麼要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對抗埃及,違反埃及法律?

他們會說,基督徒的國不屬這世界(所以對世人的苦難無動於衷???),按照聖經摩西還真沒有叫以色列人反抗。
不要试图把你的宗教和一个多元城市的政治抗争捆绑在一起。有很多香港人不信基督,他们不需要为了迎合美国人的”新教本质“,而成为和你”信仰相通“的教友。
你對一個殖民地有太多不切實際的苛求

是啊,应该理解香港的先天条件,不过我们还是应该去尽力反思所有可能的历史教训,然后尽量得出一些能让未来更好的经验。不说客观条件,只谈以后怎么更好
unregistered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olfychan
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


“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這個問題對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要說犯“法”,大衛在逃亡的時候,吃了聖殿的陳設餅。在法利賽人眼中,耶穌也犯了“法”,最後被釘十字架。

基督徒是因信耶穌稱義,並不靠行為稱義(當然也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這真是一個黑暗的時刻,我們都不知道如何面對。願你緊緊抓住神,在主裡得智慧得力量,也與你的父親彼此接納。
主要还是认清现实吧,确实共党在香港并不是人人喊打的处境。就算抛开97年过后大陆过去的新移民,现在的香港人当中支持中共的也大有人在,否则去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应当是完胜而不该仅仅是大胜。
我是個香港的基督徒,我好憂鬱。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我父親甚至認為美國試圖優先...

正在学习圣经的学生给你个空气拥抱😀。确实,如果相信自己是个基督徒,首先要做的就是抛弃对自己其他身份的眷恋,世人只有兄弟姐妹,无国别人种民族区分,地上的乐园就成了。
正在学习圣经的学生给你个空气拥抱😀。确实,如果相信自己是个基督徒,首先要做的就是抛弃对自己其他身份...


可是,我可以放任我的兄弟姐妹去試圖用詭詐和暴力去壓迫我其他的兄弟姐妹嗎?因為這個世界未被更新,地上不會有長久的樂園,而自由的生活也必然是個爭戰的生活。我很笨……
香港抗爭多少帶著民族主義的色彩,不是純粹為了信仰。
重點不是香港抗爭是否為了信仰,而是你抗爭是否為了信仰
潘霍華在基督的救贖上有錯誤(我們得赦免是因為主的死和復活,不是因為主的受苦)……
他沒有說是因為主的受苦吧,你從那裡聽回來?建議你去再讀一讀他的著作
可是,我可以放任我的兄弟姐妹去試圖用詭詐和暴力去壓迫我其他的兄弟姐妹嗎?因為這個世界未被更新,地上不...

不要以为我来是要给地上带来和平,我来不是要带来和平,而是要带来刀剑。我来是要引起分裂:儿子要对抗父亲,女儿要对抗母亲,儿媳要对抗婆婆。人的敌人会是自己家里的人。——马太福音10:34,35,36。
虽说地上的人都是兄弟姐妹,但也会因为信和不信被划分开来(被撒旦蛊惑的人还能叫兄弟姐妹吗),而耶稣告诉我们不要害怕去和不信的人斗争,这种理念斗争如果以基督徒获胜为结局,那地上的乐园就建成了……不是说要杀人放火,那是被撒旦引诱的人做的事。看了那么多香港,大陆的新闻,我深切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庞大组织的决定的……作为基督徒,保持住平和的内心,与人为善,能够靠圣经给予的力量积极生活就够了。
orz因为我也才学习圣经没多久,要是有理解错误还请见谅。
我是個香港的基督徒,我好憂鬱。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我父親甚至認為美國試圖優先...

我是臺灣爽爽過的基督徒,看到香港自由奮戰的基督徒很慚愧,也很佩服你們,我用經文試著討論您的顧慮。

約翰福音:18:36 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僕必要爭戰,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

理論來講,我們都是應該是要設籍在天上的人,從這個角度看我們都不是香港人、臺灣人、或是中國人,如果我要對抗中共,那肯定不是為了我是臺灣人而戰,而是為了宗教自由而戰,因為中共不僅容不下香港人或臺灣人,它更容不下「神國人」,你說我在地上是中國人,在信仰上是神國人,面對匪党的不公義,我要挺身而出曝光高官不法,實踐聖經教訓,他們能接受嗎?

至於說自己是香港人犯了聖經的那個「律法」或「十誡」的那一條,我不清楚,但我相信爭取自由對抗奴役是對的,不敬拜活人神(中共歷屆元首)也是對的。

哥林多前書:7:21 你是作奴隸蒙召的嗎?不要因此憂慮,若能以自由,就求自由更好。
哥林多前書:7:22 因為作奴僕蒙召於主的,就是主所釋放的人,作自由之人蒙召的,就是基督的奴僕。
哥林多前書:7:23 你們是重價買來的,不要作人的奴僕。

我們生來就有自由意志,審判台前,也會因為我們的自由意志所做的自由行為而審判我們,這是神給我們的,自由是神聖的,神聖到你要為這兩個字付出沉重的代價,自由意志的選擇,會決定我們永生或永死,「自由」也是神衡量我們內心的工具,神給的,人不可剝奪。

如今有人想要奪走人的自由,代表他把自己當成上帝,自以為神,在立場反抗假神,那當然沒有問題。

只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也得注意安全,我相信父親也關心您的安危,我不認為你有錯,堅持信仰,神給我們的,我們好好守護。
他們會說,基督徒的國不屬這世界(所以對世人的苦難無動於衷???),按照聖經摩西還真沒有叫以色列人反抗...

這個是典型的老一輩福音派思考模式吧,這個我建議你多去讀讀楊牧谷和袁天佑的著作,裏面有舉很多例子是反駁這些觀點的,希望弟兄你在你的教會能保持自己的思考。

ps.這類觀點其實也有諾斯替主義的成分:《陰魂不散諾斯底》From 時代論壇
link:https://www.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1493&Pid=104&Version=0&Cid=2053&Charset=big5_hkscs
他們會說,基督徒的國不屬這世界(所以對世人的苦難無動於衷???),按照聖經摩西還真沒有叫以色列人反抗...

實際上,當時的以色列人沒勇氣,也沒信心反抗,未經歷曠野的奴隸,不是戰士,未來寫一篇專文報導。
他覺得信主的人不應該干涉地上政治抗爭,而是順服政權。(可是中共在港治理的法律依據已經沒了……),又說...


我在這裏貼一篇我以前未完成的黑歷史吧……希望能對你有啓發,不過我更加建議你主動學習: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13:1-2)

-------------------------------------------------------------------------------------------------------------------------

沒錯,神的命令是人的意志所不能違背的,人順服神的命令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這一段的謬誤在於,他將“反對教導順從的經文視而不見“的結果單純的歸於”世俗政治及神學思想“以及”人天然的反叛心態“所導致的,這個前提已經明確的預示:所有因爲”世俗政治及神學思想“以及”人天然的反叛心態“就是不順服的原因,這是對神的命令的反叛,是敵基督的行爲,既忽略了人們和信徒在不同時空的現實”處境“的複雜之餘,同時也誤用了關於聖經内順服權柄的經文:
1.羅13.1-2 :
13:1 在 上 有 權 柄 的 、 人 人 當 順 服 他 . 因 為 沒 有 權 柄 不 是 出 於   神 的 . 凡 掌 權 的 都 是   神 所 命 的 。
13:2 所 以 抗 拒 掌 權 的 、 就 是 抗 拒   神 的 命 . 抗 拒 的 必 自 取 刑 罰 。

如果再繼續往下看:

13:1 在 上 有 權 柄 的 、 人 人 當 順 服 他 . 因 為 沒 有 權 柄 不 是 出 於   神 的 . 凡 掌 權 的 都 是   神 所 命 的 。
13:2 所 以 抗 拒 掌 權 的 、 就 是 抗 拒   神 的 命 . 抗 拒 的 必 自 取 刑 罰 。
13:3 作 官 的 原 不 是 叫 行 善 的 懼 怕 、 乃 是 叫 作 惡 的 懼 怕 。 你 願 意 不 懼 怕 掌 權 的 麼 . 你 只 要 行 善 、 就 可 得 他 的 稱 讚 .
13:4 因 為 他 是   神 的 用 人 、 是 與 你 有 益 的 。 你 若 作 惡 、 卻 當 懼 怕 . 因 為 他 不 是 空 空 的 佩 劍 . 他 是   神 的 用 人 、 是 伸 冤 的 、 刑 罰 那 作 惡 的 。
13:5 所 以 你 們 必 須 順 服 、 不 但 是 因 為 刑 罰 、 也 是 因 為 良 心 。
13:6 你 們 納 糧 、 也 為 這 個 緣 故 . 因 他 們 是   神 的 差 役 、 常 常 特 管 這 事 。
13:7 凡 人 所 當 得 的 、 就 給 他 . 當 得 糧 的 、 給 他 納 糧 . 當 得 稅 的 、 給 他 上 稅 . 當 懼 怕 的 、 懼 怕 他 . 當 恭 敬 的 、 恭 敬 他 。
13:8 凡 事 都 不 可 虧 欠 人 、 惟 有 彼 此 相 愛 、 要 常 以 為 虧 欠 . 因 為 愛 人 的 就 完 全 了 律 法 。

【馮蔭坤指出:『庫爾曼(Cullman)指出,新約裡很少其他的經文像第一節首句(我們可以說,這兩節)那樣被嚴重的誤用;保羅的話常被引用來要求基督徒對極權政府顯出完全的順從。其實,全段(1-7節)都假定了這些政府官員是按著本分行事,尋求著人民的好處。經文並無設想一個暴虐的政府,或個別的公民或少數民族的權益被忽略或受侵犯的情況,而集中注意力於一點:信徒有責任順服合法的掌權者。』】
根據以上的引述,馮蔭坤和庫爾曼在此已經指出所有順服世俗權柄的前提是【這些政府官員是按著本分行事,尋求著人民的好處】,而在羅馬書中從頭到尾也沒有提到這是一個什麽樣的政體,保羅也沒有在書信中特別説明,但明顯所指的爲一般情況下正常運作的政府:【作 官 的 原 不 是 叫 行 善 的 懼 怕 、 乃 是 叫 作 惡 的 懼 怕 。】(羅 13.3),即這個政府是依著神的公義賞善罰惡的,并非我們當今所見善惡顛倒的中共極權政府,可見中共不是神的用人,對他的百姓們也無益。因此以下對羅馬書13章的經文釋義,根據釋經學的方法并不成立。
香港当然是有罪的,世界上没有干净的城市。

但即使香港有罪,也罪不至此吧?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已经是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危险的城市

我知道神有自己的安排,但见到东方之珠被一个小学生摧毁,免不得心灰意冷
從小到大都跟基督教有點緣份
可是有點唯物主義跟機械論
對要不要信教很猶豫不決
沒辦法說服自己去相信一個自己跟本看不見的神
我是個香港的基督徒,我好憂鬱。神會接納為了自己同胞的自由而犯法的愛國者嗎?我父親甚至認為美國試圖優先...

理解你的怯懦,事實上,每個身在其中的平信徒或許都會覺得自己在這場運動所做的功遠遠不夠那些經常出現在銀幕裏面的神職人員,又或者擔心自己觸犯法律而得罪上主。

現在,當他們已經承認自己在面對苦難時候的軟弱和罪了,但上主的恩典居然能在他們這些罪人裏面與他們同在?我覺得你要好好想想這個問題。畢竟我也懂得自己在這場運動僅僅是一滴小水滴而已,還有自己的軟弱。

一些人的批評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如果怕觸犯法律,也可以在心裡默默為前面的人禱告
從小到大都跟基督教有點緣份可是有點唯物主義跟機械論對要不要信教很猶豫不決沒辦法說服自己去相信一個自己...

不是信教,而是在生命中信赖神。有时候,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有时候,只需要信心的一跃。
从神的角度说,没有人能信神,除非神亲自拣选他,启示他。
从人的角度说,你要认识神的启示,唯有通过耶稣,而不是其他哲学的臆测。因为“从来没有人见过神,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把他彰显出来。”
我支持香港人的抗争,不能因为有错犯错就该被邪恶的一方宰割。人应该在教训中反省自己的错误,改进自己。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來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中華民國台灣,台灣共和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3
  • 浏览: 4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