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首日!港警抓超過180人

三立新聞網
2020年7月1日 下午8:55
國際中心/詹鎰睿報導

《港版國安法》今(1)日正式在香港上路,目前各地衝突不斷,截至下午5點半,警方已經拘捕逾180人,其中有3男4女涉嫌違反《國安法》遭到處份,其中,一名女子出示「香港獨立」的標語被捕,另外,還有一名才15歲的少女,也因同樣原因遭到逮捕。

據《香港警察Hong Kong Police》臉書指出,從中午起,銅鑼灣及灣仔一帶,出現一群人集結叫囂、縱火賭路,甚至多間社區設施以及商店都被暴徒破壞,儘管警方多次發出口頭警告,並要求群眾停止違法行為,但人群拒絕依從指示,繼續四處破壞,警方逐採取拘捕行動。

截至下午5點半,警方拘捕逾180人,其中有3男4女均違反《港區國安法》,其中一名穿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黑衣男,於下午1時半被警方搜出包包有「香港獨立」旗子,也是首例違反國安法被逮人士;1名23歲男司機,因涉嫌瘋狂駕駛以及違反國安法被捕,共造成3名港警受傷。

另外,還有4名女子均在銅鑼灣被捕,分別是東角道1名女子展示「香港獨立Hong Kong Independence」的標語;羅素街2名女子被警方攔查到其身上有「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等標語印刷品;利園山道1名15歲少女揮動「香港獨立」旗幟被捕。

香港警方則是在臉書不斷更新現場狀況,稍早,約末6點半,銅鑼灣波斯富街近時代廣場,發生民眾大量丟出磚頭,以破壞街道等等,甚至還有人惡意收集水桶、紙箱等雜物,丟在馬路上放火燃燒等等,港警再三重申,《港區國安法》已經生效,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煽動或教唆他人分裂國家,即屬犯罪,可被判處監禁。警方呼籲示威者切勿以身試法,停止挑戰法治。

新聞來源
https://tw.news.yahoo.com/%E6%B8%AF%E7%89%88%E5%9C%8B%E5%AE%89%E6%B3%95%E9%A6%96%E6%97%A5-%E6%B8%AF%E8%AD%A6%E6%8A%93%E8%B6%85%E9%81%8E180%E4%BA%BA-122522470.html

共匪惡魔,寧有種乎?。對香港革命志士致敬

1672年3月法王路易十四派遣12萬大軍壓境而來,原本被譽為「歐洲最強防線」的荷蘭南境保壘區,在法軍面前幾乎一觸即潰。

渡河之後法軍勢如破竹,6月20日荷蘭重鎮烏特勒支淪陷,並佔領60%以上的荷蘭領土(7個省中有5個已基本淪陷)。

首都阿姆斯特丹岌岌可危,此時的荷蘭人心惶惶,一夜三驚,政府似乎也驚慌失措。當時的政府領袖德·維特卻沒有大氣魄與法蘭西國王在陸地抗爭,他慌忙的向路易十四求和。路易十四一次次拒絕了戰敗者的求饒,最後在荷蘭使者的一再跪求下,法蘭西國王終於提出了一個苛刻的和談條件:

1.荷蘭割讓萊茵河以南的所有領土,賠償法國軍費2000萬荷蘭盾(相當於法軍這次戰費總和五千萬里弗)
2.法國在荷蘭保有駐軍權,荷蘭所有港口向法國船隻開放並且免除一切關稅。
3.荷蘭必須恢復天主教教會
4.荷蘭議會向法國王室稱臣,每年定期納貢。

條件之苛刻遠遠超出荷蘭人的想像,普通荷蘭人心中的悲涼與恐懼逐漸被憤怒與勇氣所取代。

7月2日西蘭省首先不顧議會曾頒布的《排除法令》,推舉奧蘭治親王威廉三世為省執政,4日荷蘭省也效仿辦理,人們高喊:「我們要秩序,我們要奧蘭治親王!」。

荷蘭人在6月底推翻議會政府(約翰·德·維特辭職後,在8月時被暴民殺死)之後,先以決堤阻止法軍佔領阿姆斯特丹,接著年輕的威廉三世在歡呼聲中宣誓就職為陸海軍統帥與荷蘭省兼西蘭省執政。

當時路易十四與查理二世派去勸降威廉的外交代表,是查理二世的寵臣白金漢公爵。他勸說威廉開城投降,提出讓威廉當上荷蘭省主權君主的誘惑條件,並且保證英國將會盡力斡旋,給予荷蘭一個體面的條約。

但是威廉立刻拒絕了投降的建議。

白金漢公爵勸道:「親王殿下,難道你沒有看出你的國家已經失敗了嗎?」

威廉三世堅定的答覆:「我的國家正在面對危險,但是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它滅亡,因為我會在聯合省的最後一條壕溝裡戰死!」

這句話亦成為他的傳世名言。

威廉三世呼籲人民拯救國家,籌集資金以購買物資、組建軍隊。荷蘭人的愛國熱情被法國人的傲慢與狂妄所激發,人們紛紛出錢出力,許多人甚至捐出了畢生的積蓄。得到多方援助的威廉三世,總算集結了一隻1萬多人的軍隊,並積極的展開外交活動。

1673年底,在威廉三世出色的作戰,以及盟邦奧地利的主帥——拉依蒙多·蒙特庫科利的幫助之下,荷軍攻下波恩,法國軍隊全部被趕出國土,年輕的威廉三世威信達到極點。他得到了「護國英雄」的稱號,用自己的能力獲得各省公認,在歡呼聲中就任尼德蘭聯省執政。威廉三世既挽救了奧蘭治家族,也挽救了聯省共和國
10
分享 2020-07-01

12 个评论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天滅中共清算匪黨
東方之珠還要繼續亮著
(落淚了)
一边看直播一边就忍不住要哭,联想到从49年开始一波又一波不断抗争中共暴政的普通中国人的身影……现在有了互联网,全世界都能亲眼看见了,曾经那些黑暗封闭的时代,那些人真的很了不起!香港加油!
抓了370个,《卫报》有专题。话说《卫报》这种左翼媒体终于意识到中共其实是极右的敌人了,可喜可贺。
团结一致到永远。

请允许我在此引用一首李卜克内西的诗,向至今依然不顾个人安危、团结起来向暴君与奴隶主英勇抗争的朋友们致以最高的敬意。

同时,我也希望朋友们一定要避开那些显而易见的危险,尽量不要做那些过于冲动、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事情——毕竟,只有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看到黎明的来临。

纵然他们使我们粉身碎骨
他们也绝无法使我们屈服
还不等这一天过去
我们便又昂然屹立

纵然他们将火焰窒息
火星依然炽烈地闪动
新的火焰又高高燃起
划破黑夜、照亮天穹

纵然目标崇高而遥远
我们依然坚信着星辰
幸福的时日终将来到

现实或许会将我们欺骗
未来却不会充斥着谎言
纵然许多希望烟消云散
新的火种依旧会被点燃

他们绝不会料想到
一切都会从无到有
任凭他们威风凛凛
权势只会得来蔑视

很快他们便会粉身碎骨
仿佛浪花撞上岸边巉岩
那透过浓雾频频闪现的
正是我们所向往的乐园

世上没有任何事物
能够迫使我们屈服
哪怕是毒药、哪怕是创伤
哪怕是魔鬼、哪怕是流放!

——卡尔·李卜克内西,《信念》
我心里很难受,这事不能细想,细想就要流眼泪
敬今天依然上街依然高举香港独立的义士。他们是真正的为了自由民主儿奋斗,比我们这些键盘侠口嗨派要强太多了,respect!
抓了370个,《卫报》有专题。话说《卫报》这种左翼媒体终于意识到中共其实是极右的敌人了,可喜可贺。

意識了70年啦,現在還來意識到?這些垃圾左報只是市儈的偽左派,有人民幣就會調轉槍頭攻擊民主政權。
(叹气((再叹气
我现在只想问刁维尼啥时候才死。
已隐藏
這些垃圾左報只是市儈的偽左派,有人民幣就會調轉槍頭攻擊民主政權。

太可怕了。英国媒体还有多少靠谱的“不伪”的左派与“不伪”的右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