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千岛湖事件:其实该事件是台湾认同演变的转捩点

引者注:第一次看这篇文章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当时还没有触屏智慧型手机呢。最近品葱有讨论千岛湖事件的贴文,作为回复,这篇文章的篇幅难免太长了,但是其中一针见血的观点,又令人有不转不快之感。特此单开一贴。



台灣統獨消長的轉捩點:千島湖事件
2005-12-31 10:04:52
作者:管仁健

1856年9月10日,有艘懸掛英旗的華人商船「亞羅號」,停泊在廣州黃埔。12名華籍船員與5名印度籍船員上岸後,與村民發生鬥毆,造成一村民死亡。

兩廣總督葉名琛見民情激憤,受理該案後就令「亞羅號」交出一名水手來抵命,英國船長當然不理會這種奇怪的「中國法」。葉名琛就令廣東水師官兵登船搜查「鴉片與盜匪」,拔去英旗,並拘捕了船上的12名華籍船員。英國駐廣州領事巴夏禮聞訊,要求將被捕諸人送回原船,並賠償該船損失,葉名琛拒絕了。

12日,葉名琛迫於壓力,同意釋放其中9名水手,但巴夏禮拒絕。他要求送回全部水手,交還該船,向英國道歉,並保證不再發生此類事件。16日,葉名琛拒絕巴夏禮的要求。18日,英國全權特使兼香港總督包令,也致函警告葉名琛。

22日,巴夏禮到香港會晤包令後,次日即向葉名琛提出「限24小時內送回水手,賠禮道歉,否則攻城」。24日,葉名琛迫於英國領事的壓力,將所捕12名水手全部送到英國領事館,但仍不願道歉,巴夏禮於是拒絕接受。

25日,英國海軍司令西馬米葛里攻進廣州,葉名琛「不戰、不降、不避、不談」。粵民為洩憤,竟縱火焚燒美法英商館,殃及十三行皆成灰燼,入城的英軍也焚燒洋行附近住家報仇,飽掠之後撤退,接著葉名琛又以「大捷」上奏清廷。巴夏禮以釁端已開,就回報英國請速派大軍來中國「保護僑民」,也聯絡美法諸國共同行動。

亞羅船事件傳到倫敦後,英國首相巴麥尊趁機鼓動對華戰爭,但國會中卻有不少議員認為沒有必要開戰,結果上議院通過的對華用兵軍費案,竟被下議院否決,巴麥尊遂解散下議院,召集新國會,始得多數票通過,改派額爾金為特使,率海陸軍東來,於隔年七月到達香港,「英法聯軍」之役就此展開。

從歷史來看,「領事裁判權」實在是中國對外不平等條約中,最令國人難以接受的恥辱。但我們回過頭來看,中國這種「特有」的司法制度,和一些匪夷所思的官僚行徑,卻很少被國人所知。這些歷史留下來的「特色」,至今也依舊存在。
  
。。。。。。。。。。。。。。。。。。。。

很多網友不解,中國政府對台灣人民的「友善」,讓大陸人民都感到「吃味」。為了名義上的「統一」,中國政府「一國兩制」的優惠越放越寬。但台灣政客為了選舉,要故意挑動兩岸關係的緊張來火中取粟,這還可以理解;然而為何兩岸越交流,台灣民意測驗中「統消獨長」的趨勢,卻越來越明顯。

理論上台灣人民都是移民後裔,比起大陸上土生土長的人民,應該更不會有特定的意識型態。何況兩岸大多都是漢族,「統消獨長」的趨勢究竟從何而起?我就不得不提到一次最關鍵的轉捩點:千島湖事件。

1987年蔣經國死前,同意台灣同胞赴大陸「探親」,而且對「探親」的限制很寬,讓本省人也得以掛「探親」羊頭,賣「觀光」狗肉。兩岸一時之間,水乳交融的極為密切,也可以解釋為何千島湖事件中罹難的24名台灣旅客,都是「無親」可探,純粹「觀光」的本省人。

老實說,千島湖事件之前,中國政府對台灣同胞的「優待」,實在令台灣人感動;所以會在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各國觀光客都卻步不前,唯有台灣同胞前仆後繼的湧入大陸。

90年代初期,幾名台灣觀光客在山西,相繼遭到扒竊集團「乾洗」,當地政府竟將成員逮捕後,不分首從,一律槍斃。雖然法院這樣的量刑太重,連原本遭竊的台灣人都看不下去,後悔自己不該報案。

但中國政府不願背負「欺負台灣人」的心態,在這案例中也是充分流露。我認為:指責中國官員草菅台灣人命是言過其實,相反的,為了「統戰」,草菅大陸小偷的人命才是事實。

當時兩岸之間關係的密切,確實是與時俱增;連堅持台獨的基本教義派,也都知道台獨只是一種立場的表達,但在台灣永遠是少數的。然而中國政府一切的善意,竟然就由一個原本單純的刑事案件,成為浙江省政府官員口中堅稱的「意外」,最後竟成了兩岸統獨消長的轉捩點。
  
。。。。。。。。。。。。。。。。。。。。


千島湖事件(1994年3月31日)爆發前,2月底台灣民意測驗中,認為「自己是台灣人」29.1%;認為「自己是中國人」24.2%;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3.2%;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但在千島湖事件發生後不久的4月底,同樣的民意測驗,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增加為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減少為12.7%;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又是中國人」45.4%;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同樣的民意測驗裡,千島湖事件爆發前的2月底,「支持獨立」12.3%;「支持統一」27.4%;「維持現狀」4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千島湖事件發生後不久的4月底,「支持獨立」增加為15.5%;「支持統一」減少為17.3%;「維持現狀」54.5%;其餘是不知道或拒答。

千島湖事件對台灣人的自我認知與統獨趨勢,影響之大實在是歷史之最。當年台灣赴大陸的人數,從1,541,628,遽降到1,152,084人次。後來幾年雖然人數又開始增加,但統消獨長的趨勢卻仍然難以逆轉了。

殺害觀光客的刑事案件,即使上了國際新聞,最多也只是一天的時間。至於會演變成像千島湖事件這樣「歹戲拖棚」,那就像一百多年前的「亞羅號」事件一樣,沒有中國這種「特有」的司法制度,和一些匪夷所思的官僚行徑,根本不可能會出現這種種親痛仇快的悲劇。

2004年,台灣女學生蕭任喬,在日本富士山被渡邊高裕姦殺;1990年,日本女學生井口真理子,在台灣台南被劉學強姦殺。但台日雙方人民都沒有因此遷怒對方國人,富士山與台南居民,還都自動募捐給受害者家屬慰問金,表達對傷心家屬的歉意。

很多大陸網友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台灣與日本的人民,不會因這種「傷天害理」的案件而相互抱怨,卻對千島湖事件耿耿於懷。這就要從千島湖事件發生後,浙江省政府一連串「令人費解」的動作開始說起。
  
。。。。。。。。。。。。。。。。。。。。


1994年3月31日,24位台灣旅客乘坐「海瑞號」在千島湖觀光時,與6名大陸船員及2名大陸導遊,共32人在船艙內被燒死。浙江公安當局堅稱,這是「意外事故」。

4月2日,罹難者家屬趕赴現場後,浙江省政府除禁止媒體採訪外,更以四至五倍的人力監視台灣家屬,嚴禁台灣旅行業代表到現場勘察及攝影拍照,引起台灣方面的懷疑。

根據浙江省政府對家屬的簡報,罹難者全體橫屍於三層船艙的底層,上半身已燒焦炭化,下半身卻幾乎都沒有損傷,以火災來說不但不自然,而且包括船員無人逃脫,更加深了家屬們的懷疑。

4月5日,台籍罹難者家屬要求運屍回台,也希望登上海瑞號檢視船身,但都遭拒絕。浙江省副省長劉錫榮原本代表中國官方「安慰」家屬,卻在電視鏡頭前,僅僅因台灣家屬希望看死難的親人最後一眼,劉副省長竟然覺得蒙羞受辱,憤然退會。臨走前還板起面孔,打著官腔:「沒辦法再和你們這些家屬談下去了」。

劉副省長的冷血高傲,不准千里迢迢來的台灣親屬探視親人遺體,而罹難者的行李等遺物又全部失蹤,並且船殼彈孔累累,家屬更加懷疑「內情」不單純,確定浙江當局蓄意隱瞞事實。

隨後浙江當局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解剖遺體,也不准家屬閱讀驗屍報告;於是家屬串連靜坐抗議,而浙江當局索性將家屬全部軟禁在旅館中,並切斷所有對外聯繫管道,還要求「一定要同意政府代為將屍體火化」。一星期後,罹難者家屬同意屍體火化,才被允許帶著骨灰離開浙江。

4月6日,罹難者遺體被運到桐廬火化。同一天,台灣立法院的各黨派立委,紛紛要求刪除兩岸交流的預算和中止兩岸談判,並要求宣佈大陸是「高度危險旅遊地區」。行政院大陸委員會認為大陸當局處理的態度是:「於法不合,於理有虧,於情何忍」。

4月8日,罹難者家屬代表在向媒體指出,大陸公佈的「千島湖慘案」內情太不合理。浙江當局的做法引起兩岸關係緊張,各地華人譴責中國「野蠻」的聲音越來越大,《華爾街日報》則乾脆明說:「許多台灣人相信中共當局正粗劣的掩蓋一場集體謀殺。」
  
4月9日,悲痛的家屬帶著骨灰,搭乘中國東方航空公司B-2172飛機自杭州飛香港轉機回台,下機後在中正機場立刻發表聲明,表示死者的善後處理方式,他們是在非自由意願下被迫選擇的。但浙江省報紙、電台還是一致報導:「台胞對善後處理表示『滿意』。」

4月12日,台灣的陸委會主委黃昆輝,向國際媒體提出「千島湖事件12項疑點」。新聞局也對對外籍記者公佈「千島湖事件始末及輿論看法」說帖。另外又向國際法庭提出集體訴訟,協請國際刑警組織共同辦案,並向世界各國遞交事件分析和聲明。進而全面停止組團到大陸旅遊,暫時凍結兩岸文教交流和投資經貿活動。

儘管台灣同胞(包括海外華人與許多良心未泯的大陸人)都對浙江當局不合情理的做法感到憤慨時,中國的報紙與對台官員,仍然一口咬定是「意外火災事故」,一連十幾天,在種種質疑下毫不鬆口。從《人民日報》海外版來看:
  
(1)新華社杭州4月7日電:海瑞號遊船「火災事故」遇難台胞親屬來到現場......

(2)新華社杭州4月9日電:淳安縣海瑞號遊船發生「起火燃燒事故」......

(3)新華社杭州4月12日電:唐樹備今天下午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發生千島湖「火災事件」......
  
。。。。。。。。。。。。。。。。。。。。

4月17日,慘案發生後18天,也就是罹難者屍體(刑案中最重要的證物)被浙江省政府「依法火化」11天後,浙江省公安機關又忽然宣佈:「千島湖海瑞號遊船失事,系一起『特大搶劫縱火殺人案』。」

4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在出國前記者會上宣佈:「千島湖事件現已破案。兇犯已緝拿歸案。這是一重大刑事案件。我們將按『司法程序』嚴肅處理。」

4月21日,台灣海基會收到大陸海協會來函:「浙江省檢察機關已於本月19日批准,依法逮捕在千島湖海瑞號遊船上搶劫縱火殺人的案犯吳黎宏、胡志瀚、余愛軍。」

中國的中央政府,在事件發生後第22天,終於有了「遲來的回應」。外交部發言人吳建民說:「千島湖事件是在海峽兩岸交流中,發生的一個『突發刑事案件』。這是我們大家都不願看到的。不應因這一事件而人為地阻礙兩岸關係的發展。」

吳建民對「千島湖事件」所做的發言,其實是非常中肯與正面的。兩岸與世界各地有理性的人,應該也都能接受這樣的說法。可惜這個聲明足足晚了三個星期,台灣同胞與各地華人,都被浙江省政府一連串的「謊言」與野蠻的「焚屍」給嚇著了。尤其副省長劉錫榮那句「沒辦法再和你們這些家屬談下去了」的經典名言,配上他那高傲猙獰的官僚臉孔,轉頭而去的霸王身段,雖然事過境遷十年,台灣人依舊永誌不忘。

6月12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將吳黎宏、胡志瀚、余愛軍三名「嫌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50條、第132條、第53條第一款、第22條第一款、第64條、第60條的規定,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6月17日,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復核通過。6月19日執行槍決。這案件在中國官員與媒體認知裡是「結案」了。6月20日《人民日報》在「千島湖事件始末」,終於也坦承:「在處理千島湖事件時,『當然也有不盡人意的地方』。」至於「不盡人意」的究竟是什麼?《人民日報》不敢說,那就由我這「小人民」來說吧!
  
。。。。。。。。。。。。。。。。。。。。


根據6月20日《人民日報》的「千島湖事件始末」一文可知,早在慘案發生的一開始,浙江省政府就很清楚,根本不是什麼「火災事故」。因為報導中說:

4月2日,杭州公安局抽調14名法醫,對所有遺體進行了認真的檢驗:遇難者進入底輪前並未死亡,死亡系「窒息燒烤」所致;省防專家確認有「汽油助燃」;船舶專家「排除了因船和設備引起火災」的可能;痕跡專家發現「出入底艙的鐵梯缺失」,底艙口上方鋼板有「獵槍散彈發出所致圓形狀凹陷」;刑偵專家分析認為船上人員極可能「受暴力脅迫進入底艙,而後被焚燒致死」;公安機關確定這是一起「有預謀、有準備的特大圖財害命案」。

從《人民日報》的報導中可以證實,浙江省政府早就已確定:千島湖事件是一起特大刑事案。但4月5日劉錫榮還能昧著良心,對台胞罹難者親屬擺「官架子」,4月6日又將罹難者屍體(刑案中最重要的證物)「依法火化」。試問這種湮滅「犯罪證據」的背後,究竟要隱瞞什麼?兇手究竟是不是這3人?是不是只有3人?一切就隨「兇手」被槍決、罹難者屍體被火化而就此「結案」了。

《人民日報》的評論其實很有道理:「刑事犯罪在每個國家和地區的旅遊活動中,都是可能發生的。」但台灣同胞不解的是:大陸媒體比台灣媒體更早知道,千島湖事件是一起特大刑事案。而大陸媒體卻在4月18日當局宣佈「破案」前,不報導有「刑案」的可能也就罷了。可是明明台灣家屬不滿浙江省政府的「焚屍」,他們卻口徑一致的說「台胞對善後處理表示『滿意』。」

千島湖發生「殺人劫財」案,並不是什麼丟人現眼的事。承認這是一件刑事案件,也不算給中國人丟臉。哪個社會沒有一些壞人,幹出謀財害命的勾當呢?台灣的犯罪率之高,犯罪手段之兇殘,可能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台灣人不會也不能因千島湖事件中有台灣觀光客罹難,就仇視或輕看其他大陸同胞。別忘記!死者中也有8個大陸人,他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他們也應受到尊嚴的對待。台灣人在對待大陸漁工與大陸新娘的這些事上,丟人現眼的案例更多。

但在千島湖事件裡,讓我們中國人丟臉丟到全世界的是以下六點:
  
(1)浙江省政府「大事化小」的心態與「焚屍」的野蠻手段。(這叫「吃案」)

(2)劉錫榮昧著良心對台胞罹難者親屬所擺的「官架子」。(這叫「官僚」)

(3)北京當局對浙江省政府胡作非為的遲鈍反應。(這叫「麻木」)

(4)大陸媒體「喪事當喜事辦」一味對官員歌功頌德的作風。(這叫「無恥」)
  
(5)李登輝暗指該案有大陸軍警涉嫌卻始終不提證據。(這叫「栽贓」)

(6)李登輝用這悲劇挑撥台灣與大陸的緊張關係來助選。(這叫「自私」)
  
。。。。。。。。。。。。。。。。。。。。

千島湖事件爆發至今已經十年,32位罹難者的屍骨已慘遭浙江省政府「依法火化」。世界各國偵辦刑案,對有他殺之嫌的,都是命令家屬「依法不得火化」,惟獨在中國浙江省有此「特色」。浙江省政府在破案後,只是一味誇讚自己的破案功勞,卻至今未對強迫火化屍體一事,向罹難者家屬道歉。

劉錫榮這位台灣同胞人人「化成灰都認識」的大官,非但沒有因千島湖事件造成的兩岸關係大倒退而受到懲戒,反而仕途亨通。在1997年中共十五大上,成為中紀委常委,2002年還被選為中紀委副書記。這樣的官員成了中國官員「紀律」的代表,難怪台灣為何有這麼高比例的人不願與中國統一?這不是李扁兩人可以單獨搞起來的。

1998年7月27日,台灣的民進黨籍高雄市議員林滴娟,在遼寧省海城市遇害。由於她是民進黨籍公職人員,還是台灣南部地區地下電台的「名嘴」,影響力非同小可,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也引來大批台灣記者前往採訪。

但遼寧省政府以開放、務實的態度,使台灣記者沒有任何不滿,發回的報導也都較為客觀準確。雖然罹難者是台獨運動中的明星,而且兇手至今也尚未抓到,但在台灣卻波瀾不起,兩岸關係也沒有任何波動,證明台灣同胞也不至於那麼不理性。

中國政府其實無須對台灣人民,提出什麼讓自己人民都感到「吃味」的條件。中國要統一,就必須盡快建立「法制」:讓司法的公正性與公開性,得到自己人民的信服;讓冷血「吃案」的官員得到應有的懲戒,這樣的國家會有「分裂」的可能嗎?

兇案的發生是偶然,但司法的公正與公開一定要是必然。被人民厭惡的官僚是偶然,被人民厭惡的官僚不能一直升官就一定要是必然。
7
分享 2020-07-11

1 个评论

再转一个「重大历史案件悬疑调查办公室」的「调查档案」

 千島湖事件 (下):不斷轉變的不只有真相 2020-05-14 

種種疑問之下,家屬不再相信這僅僅是起意外事故;而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則不斷要求家屬答應火化遺體。當浙江省副省長劉錫榮和家屬致意時,就順勢提出了三個方案:
•遺體就近土葬 
•火化遺體,攜骨灰出境 
•遺體就近冷藏 
可是家屬希望能將遺體帶回台灣土葬,或是想讓親人落葉歸根,或是讓台灣檢方能進一步釐清死因;很顯然的,中共政府並不希望死者離開境內。面對家屬的要求,劉錫榮指出難處,如果要運送遺體,必須確認不是死於感染病毒,其次是屍體不能腐敗;如今千島湖罹難者的遺體已開始腐敗,運送上恐怕會有難度。 
家屬不能接受這種說法。在千島湖之前,其他死於中國的台灣人,最後都能運回台灣安葬,為什麼這次卻不行? 中共政府沒有試圖安撫家屬,而是不斷利用小手段希望家屬簽署讓屍體火化的文件。明明是罹難者家屬,受到的待遇卻像個犯人。 
面對中共的多方刁難,台灣政府也沒閒著,不止召來國際媒體,公開質疑這次事件的疑點,甚至認為應該取消任何和中國官方與非官方的溝通管道,譬如第二次的辜汪會談。 
4月5號,家屬與浙江省政府談判,如果不能馬上把遺體運回台灣,也希望先將遺體運到杭州,然後家屬可以先到上海。可惜談判沒有結果,遺體不能移往他處,如果不接受中國官方認定的死因,家屬也沒辦法離開中國。 
原先家屬還可以離開旅館、前往認屍,但談判破裂後,家屬只能待在旅館裡面,不能隨意外出,只要走出旅館就會遭到公安盤問。迫於無奈,再加上形勢比人強,4月6號,家屬同意了火化遺體。在登記前最後一刻,中共政府才將死亡證明書發給家屬,上頭寫著「因海瑞號遊船起火燃燒死亡。」即使有千百個不願,家屬還是只能接受這樣的證明。 
「總之只是場意外」 
家屬帶著罹難者的骨灰,以及滿腹疑問與委屈回到台灣。 如果要找出真相,只能依靠帶回台灣的遺物了。當家屬拿回死者的遺物,發現物品跟之前確認的相比,有所短少。譬如家屬拿回的照相機,裡頭的底片消失了;遺體身上的金項鍊、現金也不翼而飛。罹難者領隊高銘樑的妻子莊淑芳,發現他先生穿的旅狐牌白色運動鞋,第一次見到時沒有異狀,拿回來時卻發現鞋內焦黑,懷疑遭動過手腳。 回到台灣之後,刑事局跟家屬連繫,雖然沒辦法鑑識遺體,但調查遺物或許會有其他發現。那雙二次加工的球鞋成為大眾矚目的焦點,可惜後來鑒定的結果,只能確認遭到大火的高溫影響,沒有更多訊息讓人推敲。 
讀者可能認為,中共政府這一連串的行為,應該也是察覺到千島湖事件是一起殺人搶劫的案件吧? 但中共政府不斷和家屬強調,這只是一起意外。4月5號,浙江省政府的新聞室主任楊建新還鄭重否認「劫殺」的可能,理由是案發現場沒有打鬥的痕跡,遺體也沒有刀傷或槍傷。而且大多數死者的隨身財物、手飾都在。 中共政府不斷強調,是船隻意外起火,由於天色昏暗,乘客不敢跳水求生,紛紛躲到船裡避難,最後才會全數人都死在船裡面。 不僅如此,後來中共政府還特地列出他們發現「海瑞號」著火後的處理時序: 
4月1日── 08:05,有人發現海瑞號失火。 09:00,將「海瑞號」的火熄滅,發現船上有柴油。 09:45,將船拖到碼頭,灌水降溫,也在事發地點附近尋找乘客。 16:10,將船艙的積水抽出,登船搜索,發現第一具遺體。 18:00,發現十幾具遺體。 
4月2日── 凌晨將船拖離碼頭,移到船塢,把船底打洞,等水流盡之後,發現其餘的遺體。 仔細想想也不意外,一個宣稱天安門事件沒死人的國家,自然也不會認為千島湖事件是一起殺人搶劫案。 
調查急轉直下 
4月10號,中國官媒新華社提到千島湖事件,「不排除遭人為破壞的可能性。」到了4月17號,新華社與北京中央電視台宣布偵破千島湖案,認定這次事件是一起嚴重的搶劫縱火殺人案。 這時公安已經逮捕3名嫌犯,分別是: 
吳黎宏,男,22歲,浙江淳安縣桐子塢鄉坎腳村人。 
余愛軍,男,23歲,浙江建德市人。 
胡志瀚,男,24歲,浙江淳安縣排嶺鎮人。 
隨著偵查展開,中國公安又逮補了吳黎宏的哥哥,罪名是窩藏贓物。 等家屬都離開之後,中共政府突然變聰明了。至於為什麼要等家屬回台,腦袋才變得靈光,這可能又是另一個難解的謎。 
海協會傳來的函文,提供詳細的調查經過。讓中國檢調單位產生懷疑的證據,就是「海瑞號」上的汽油桶,公安懷疑這是兇手用來縱火的工具,於是開始調查附近的水上人家,最後才找出這3名兇手,並且從他們家中找到死者的遺物。 犯案過程則是這3人是預謀犯案,欲搶劫他人財物。在海瑞號之前其實還有2艘觀光船經過,可是犯人認識第一艘的船主,第二艘又人數太多、不好控制現場,所以才挑了海瑞號下手。當兇手登上海瑞號,沒有強行搜身和表露殺意,是用武器逼乘客和船員下到船艙,再抽掉扶梯,潑灑汽油縱火殺人。 可是這個汽油桶不是憑空出現,在千島湖事件一發生,就已經在船上了。為什麼等家屬離開中國,才猛然發現這是關鍵證物?如果動機是搶劫,兇手為什麼要準備汽油,又沒有強制搜身?從不斷強調這是一起意外,即使面對家屬和外界各方質疑都不動搖,卻因為一個汽油桶就突然打臉自己的看法? 之前甚囂塵上的、中共解放軍介入千島湖事件的傳聞,也被中國嚴加否認;但兇手之一的余愛軍是退伍的解放軍人,行兇時穿著軍裝,於是再度掀起一陣討論:中共解放軍到底有沒有介入此次事件? 懷疑解放軍介入的證據,不只是軍裝,還有槍枝。中國的槍枝管制極為嚴格,罰則十分重。可是根據兇手說法,他們是跟朋友借槍。在知道法律的情形下,普通人會輕易把槍枝借人,甚至取回槍之後,又再特別清洗? 
比財物更值錢的遺失物 
面對海協會的說法,當時的台灣媒體提出疑點。之前家屬懷疑「海瑞號」船身上的是彈孔,會不會是遭遇了劫匪,結果被中國官方一再否認;現在又說根據船上的痕跡找到兇手──到底有沒有二次加工的可能? 其次,兇手給出的口供是將人趕到船艙,然後放火燒船。如果是生前遭遇火災,呼吸系統會積碳。但聽說有死者的呼吸道沒有積碳,證明這是死後縱火。中共已解剖遺體,卻直到現在都沒有公布檢驗報告,很難證明兇手所說屬實。 再來,兇手說是利用汽油燒船,可是根據台灣刑事局鑑定遺物的結果,遺物上的油味屬於柴油。船身也有被熏黑的痕跡,除非船上有大量的塑膠品,否則用柴油縱火的可能性比較大。 最後,多數死者身上的台胞證、護照都不見了。不管是中國之前發還的遺物,或是在兇手家找到的遺物,都沒有這些證件;死者帶的大型行李共22件也沒有下落,似乎也沒有列入調查方向。有人懷疑這些人不是要搶劫死者的財物,而是更值錢的東西——這些人身上的護照。 當時就有報導不少中國偷渡客持假護照去世界各國的新聞。死者身上的證件都遺失了,很難不讓人產生聯想。畢竟和中國護照相比,台灣的護照好用許多。 
也許是想減低外界質疑,5月9號,中國釋出偵查千島湖事件的錄影帶。但影片內容只是不斷強調浙江省政府對罹難者家屬的慰問,以及中國公安的努力偵辦。至於家屬的質疑,絲毫不予理會。 面對這些疑問,中共政府做了一些澄清,但人證、物證都在他們手上,罹難者家屬和台灣政府就算有其他看法,也沒辦法多做辯駁。 彷彿排演好的審判 面對質疑的聲浪,中國終於答應台灣派人調查「海瑞號」。
5月11號,在海協會幹部與公安的陪同下,海基會成員與鑑識科技專家終於可以調查「海瑞號」的船體,總共花了兩小時。 5月12號,海基會副秘書長許惠祐在例行記者會中提出多項質疑,認為中共的調查報告不可信。當海基會聘請的刑事局偵二隊長侯友宜登船調查,才發現「海瑞號」船上的痕跡,已經被清除或重新粉刷了油漆。 即使如此,還是可以看到一些疑點。首先兇手說是用一桶汽油燒船,但依照「海瑞號」的情形,光是一桶汽油根本不可能燒得這麼嚴重;其次,船上的彈孔與調查得來的槍枝,兩者並沒有進一步的鑑定,如何確定這些槍枝就是作案工具? 儘管疑雲重重,中共的偵查步調沒有停下,給人更完美的回答。
幾個月後,千島湖事件進入法院審理階段。神奇的是,這3名兇手都表露自己的罪行,並且願意「償命」。其中吳黎宏跟胡志瀚爭相認罪,都主張自己是主謀,希望能減輕另外2人的罪行。雖然法院利用審理過程,逐一回覆海基會提出的疑點,看來像是追求真相,其實更像是虛應故事。 而且法院不准記者拍攝或錄影採訪,表明會統一將審判過程的照片及錄影帶交給記者。沒想到20分鐘的錄影帶,居然索價100美元,照片則是一張15塊人民幣;不僅如此,還嚴格限制錄影帶的使用,不能拷貝、剪接,根本就是不希望有太多人檢視法院的審理過程。 
6月20日,法院判決下來,吳黎宏、胡志瀚、余愛軍3人死刑定讞,3人公開在法庭上認罪,隨即押赴法場槍決。槍決現場不開放採訪和拍攝,基於這樁案件疑點重重,有些人認為可能有人替死,或者根本沒有實施槍決。 但無論如何,千島湖事件也漸漸淡出台灣人的視線。中共無理、顢頇的行為,在後續也不時出現。 
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千島湖事件發生之後,台灣人就對中國的人民素質、社會環境有所疑慮。之後新聞媒體報導中共政府的無理行徑,更增加台灣人對於中國的反感,大批前往中國的旅行團取消,各地的工商也發起抵制行動。不分朝野,所有政黨都抨擊中國的行徑,也有人投書媒體,批評中華民國政府對這次事件的軟弱,甚至希望移民國外,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當時蓋洛普公司發表一則民調,有27%的國人贊成台灣獨立,這個比例以現在來看很少,但跟之前的民調相比,已經是歷史新高。此外,高達七成的民眾,認為中共對台灣是有敵意的。 國民黨一方面對中國強硬,另一方面又擔心台獨意識抬頭,只好利用其他管道說明這份民調的意義,認為這只是顯示人民對中共的厭惡,台獨不過是少數人煽動。 台灣人內心都有疑問,「我們跟大陸人真的是同胞嗎?如果是同胞,為什麼不讓我們知道真相?」 課本上風光無限、資源豐富的神州大陸,這個國民黨幾十年來經營的神話,也隨著千島湖事件逐漸瓦解。台灣人隱隱發現中共政權與台灣政權的不同,不希望台灣獨立建國,但也不追求兩岸統一。 從天安門事件到反送中遊行,中共的行為不斷讓很多人失望,這個一成不變的獨裁政權,總是認為有一小撮台獨、港獨份子洗腦大多數的人民,才使得統一大業無法完成。 為什麼中共會這樣想,可能又是另一個謎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공화망어공산 공산망어공관 공관장지구안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6
  • 浏览: 1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