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墜湖事件if

前言──

這篇文章出自我個人的假說。
老實說我並不是想跟輿論唱反調,也不是想為公交司機說情或洗地,只是突然發散思維的長考,然後提出一個看似煞有其事的虛構假說。
如果問我有什麼目的的話,那大概就是我覺得「這樣似乎也能說得通」吧?
我並非想要說服人,只是想要提出各種可能性而已。


那麼進入正題吧──

這起事件發生於7月7日中午12時,在貴州省安順市西秀區,一輛巴士行駛到虹山湖水庫時,突然加速橫穿對向車道衝入水庫,造成其中21人死亡、15人受傷。
該事件的報導起初以不慎作為敘述,後續則以司機蓄意結案。

在此先聲明,我對這個結案沒有什麼不滿,不如說我也認同這一事實。但在看過視頻記錄跟各個文字報導之後,我忽然覺得也是有另一種可能性。

當事件發生時,大致上有以下可能:
1.意外
2.蓄意
 2-1.當事人自主行為
 2-2.當事人遭到脅迫

在這起事件的部分,我認為主要輿論與事實應該是2-1吧,我覺得這沒有可以非議之處,應該也是正確答案。
但是這篇文章主要是以2-2,也就是「當事人遭到脅迫」作為推測。

這是一個欠缺考慮的想法,而且想必也會有不少人無法認同,可能有部分人會認為我是在為司機洗地,不過我會盡可能詳細地說出我個人的看法,就當作是一個假設或是一部故事來參考吧。

其實這起事件最讓我困惑的地方有兩個:
1.在視頻記錄中,公交車先是以極其緩慢到不自然的速度在行駛,然後在前後行車車輛減少時頓時轉彎加速穿越石欄沖入水庫
2.在眾多新聞報導之中,有過鄰居對肇事司機的形容「看著挺開朗的,和女朋友照照相挺開心的。」

第一點會讓我感到困惑,是因為太過合理了。
很顯然地,以造成多數人死亡、受傷的層面來看,這起行動無疑相當成功,
但是對一個走上極端的人來說,真的能在那麼短的時間整理情緒,並將其化為現實嗎?
我會說那麼短的時間,所指的是上午十點住宅遭到拆除,然後兩個小時後他就立刻行動把公交車駛進水庫。
這麼短的時間真的能做到這種周詳的規劃嗎?

第二點會讓我感到困惑,則是基於「一個在鄰居眼裡能跟女朋友親熱的男人就算想不開也會向女朋友留下類似於遺言的內容吧」這一想法。
但後續報導感覺都沒有看到肇事司機的女朋友的說詞或是佐證,當然我能理解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為了保護該女性的隱私啦,但如果肇事司機真有可以親熱的親密關係對象,他應該也會留下類似於遺言的交代吧?

基於以上兩點,我認為或許這起事件其實是經過周密長考後的安排。
那麼接下來就是我毫無根據的猜測與聯想了。


我認為事情或許是這樣的:

張某(肇事司機的姓氏,後面以張某代稱)在事發半個月前與一名或數名政府官員見面,恐怕是為了商量拆遷的事情吧,由於退伍軍人的身分和自己的工作職場,張某實在沒有多少談判的餘地,並吃了幾次閉門羹。
(註:退伍軍人的福利草案)
就在這段期間,他身為司機的身分被人盯上了,其中一名政府官員X向他提出條件,若是張某願意提供協助的話,關於拆遷或許是可以商量的,張某自然是喜形於色的答應了。
然而就在X告訴張某,要他利用7/7高考當天的工作時間把車駛進水庫時,張某立刻遲疑了,他恐怕察覺到對方根本不是要幫他,而是要利用他也說不定。雖然不清楚談判過程,但張某或許直到當天上午10點看到房子被拆前,都還猶豫不決吧。
如果要說為什麼他會服從X的命令,或許是因為X有留下「拆掉房子之後就輪到你身邊的人了」這樣的威脅吧。如果被這麼威脅,在看到房子毫無留情地被拆之後,放棄反抗或許也是人之常情。
剩下的就是該以什麼方式駛進水庫、以及張某自己是否能從這起事件倖存了,而可以說幸運也可以說不幸的,張某也在這起事件下死亡。

接著如果要推測X(如果真的有這號人物的話)的身分,我認為可能是複數人物。
第一個要懷疑的應該是張某的公司,因為那涉及張某的值班班表。
第二個該調查的則是張某過去是否跟政府官員接觸。
第三個則是要調查乘坐該公交車的學生與學生父母的人際關係,有無和張某的人際關係交點的對象。


老實說,我覺得以報復社會作結論也不能說錯。
因為這起事件方面,的確有為數眾多的環境證據可以證明張某在報復社會。
但我又覺得哪裡怪怪的,在刑事調查方面真的可以這麼輕率嗎?難道不應該盡可能排除各種可能性嗎?
的確,這可能是很浪費社會資源沒錯,但這可以稱得上一起相當惡性的社會事件,即使是為了撫平受害者及其家屬、和社會大眾的情緒,我覺得應該還是要進行調查吧。
總以報復社會作結論的話,我認為這種大眾觀感遲早有一天會被有心人士所利用。
當然,我會寫這篇文章並不是基於這麼正義的理由,純粹只是我個人的興趣,想要盡可能網羅各種可能性而已。如果能讓看到這篇文章的人生出「這好像也不是說不通」這種想法,我就很滿足了。


最後請容我補充──

我的假設毫無根據也沒有可供佐證的證據,所以請不要叫我拿出證據或根據。我是真的拿不出來,我也不覺得我應該要進行我上述所說的調查內容與方向,那種事情就交給對這件事情懷有熱忱的警察吧。
當然也不要問我對張某的觀感,或是對報復社會的道德判斷,在這篇帖子我僅止於討論「這個假設是否具備可能」。
7
分享 2020-07-15

26 个评论

小瑤點個關注,希望更多蔥油來回答,多給樓主贊吧
认同你说的调查应该更谨慎详尽
部分认同调查应该尽可能排除各种可能性(如果有线索指向这种可能性的话,目前似乎并没有线索指向被胁迫的可能)
另外用不拆迁房子作为交换条件胁迫他去死(如果自己落水没有死,被救上来也是铁定要被判死刑的),我认为这个说不通
如果一开始用家人的生命作为威胁还有理论上的可能
认同你说的调查应该更谨慎详尽部分认同调查应该尽可能排除各种可能性(如果有线索指向这种可能性的话,目前...


當然也有可能如你所說,從一開始就是用家人的生命作為威脅。
張某很有可能以為對方只是說說而已,不可能實際行動。但當他看到房子遭到拆毀、發現對方的威脅擁有實感之後,他或許就有可能就範。

另,我承認目前沒有線索指向被脅迫的可能。
我所有的假設單純只是基於我的困惑。我不能理解一個人只需要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能以完美的行動促使這起事件發生,也不能理解如果他真的有親密關係對象的話,為什麼後續報導沒有這名親密對象的佐證。

人真的可以在遭逢噩耗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拉著一車人去死嗎?
即使有可能,但真的能審慎評估前後車輛流量,以完美的角度穿過石欄縫隙沖進水庫裡面嗎?
即使不是遭到威脅,如果事前沒有預演過的話,真的能這麼完美嗎?
這是最讓我無法接受的地方。
當然也有可能如你所說,從一開始就是用家人的生命作為威脅。張某很有可能以為對方只是說說而已,不可能實際...

时间长短看人吧,很多激情杀人的案子,也只是一瞬间的冲动就下了手
他下决心的时间实际上远不到两个小时,按照官方的通报,他8点30左右看到房子将被拆除,我判断在8点50打电话要求大幅提前交接班的时候,他已经下了决心了,后来还喝了点白酒,是怕自己临时退缩
至于评估流量和完美角度,一般人可能很难做到,但他是公交司机,对路段车流和所驾公车的加速/转向性能非常了解,所以可以一次成功,况且这即使有时间提前准备也几乎没办法预演吧
那條路如果是他常走的,每天都要來回個十遍以上,紅綠燈會停幾秒司機都一清二楚。

如果他是第一次開公車,又是他第一次開那個路線的菜鳥才需要預演。
开了几十年公交车的人还撞不开个护栏吗
时间长短看人吧,很多激情杀人的案子,也只是一瞬间的冲动就下了手他下决心的时间实际上远不到两个小时,按...


……喝酒,也就是說他酒駕嗎?
如果他是駕駛前喝酒,我認為肇事司機的公司在交通安全的責任是無法撇清的。
不過這也不是這篇文章討論的重點就略過吧。

不過如果真的藉由喝酒壯膽,我覺得他能順利駛進水庫也挺厲害的。
評估流量與完美角度計算,在喝酒的情況下應該很難吧。


話說回來,我會寫這篇文章只是想闡述是否有這一可能性。
就只是這樣。
开了几十年公交车的人还撞不开个护栏吗


看過視頻,那輛公交車是完美的穿過紅色石欄間距,以目測來說大約是比公交車還寬一點的程度。
如果是機車或小型汽車要穿過應該很容易,但公交車算是大型客運,我覺得要那麼完美的穿過應該不太可能。
......也不能說不太可能,只是覺得這不太屬於衝動犯罪能輕易做到的範疇。
根据官方通报他是在途中乘客上下车的时候喝了一点装在饮料瓶里的白酒


......呃,這能算是充分的證據嗎?
1.官方通報,但在事發當時,也有報導說是司機不慎導致意外對吧
2.裝在飲料瓶裡的白酒,是乘客提出的證明還是從沉進水裡的公交車裡撈出的證據?

我覺得所謂官方的通報,在背景證據方面太過充分了耶?
开了几十年车的人了还把握不来这么一点距离吗一看就知道能不能过去


......話說回來我也不是在討論這到底能不能穿過就是了。
我明明只是想以「if」的版本討論蓄意的另一種可能性而已啊,怎麼就歪到別的地方去了。
至少先以可能或不可能做討論嘛......(滾動)
......呃,這能算是充分的證據嗎?1.官方通報,但在事發當時,也有報導說是司機不慎導致意外對吧2...

是的,官方通报里面也有很多疑点
但是现在又没有别的渠道获取更多细节,讨论也只好暂时基于这些存疑的信息了
聽車上的女孩子說開進水庫前才喝了幾口,酒力不會那麼快讓他暈


在討論是否喝酒之前,我覺得我的主題應該是討論其他方面。
不如說,我明明只是想討論是否有其他可能性而已.......

我承認中國官方的通報在背景證據上相當充分,但是用官方通報否定我的假設也太不講理了......
我也承認事實說不定就真的只是肇事司機在報復社會,但是在這起事件方面,司機本人的色彩其實相當稀薄耶。官方通報有出現司機留下報復社會的相關遺言或字樣嗎?
以2014年台北捷運鄭捷行兇事件來說,鄭捷在行兇前先是在網路上留下「幹大事」的言論,在事發之後也直言不諱自己的動機。我覺得通常會犯下這種重大惡性行為事件的人往往都有一定的表演型人格,但在這起公交車墜湖事件裡面,肇事司機的形象卻往往是他人的描述為多。

......感覺卡卡的,這是我個人的感想。
另外我真的很想說,我真的希望討論是以有無可能為方向......
看到其他网路洗地的言论,大概理解(非赞成)司机为啥报复社会了
就有如最近的《小丑》一样,制度环境把人逼疯。
因为遭遇和矛盾把他的善恶观,同理心,道德全都磨灭掉。
贫富差距越大,社会矛盾越多,制度越混乱,民众越自私,这类人会源源不绝诞生。
至于独裁者就会当全民大炼蛊。
是的,官方通报里面也有很多疑点但是现在又没有别的渠道获取更多细节,讨论也只好暂时基于这些存疑的信息了...


.......我明明只是想討論肇事司機是否有遭到脅迫的可能性。
如果僅僅是討論官方通報的內容,那麼也只能說是非常充分的報復社會的佐證......
但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完美犯罪的話,那麼假設真的有X這號人物或是團體,那麼想必這就是完美犯罪的案例,對吧?
看到其他网路洗地的言论,大概理解(非赞成)司机为啥报复社会了就有如最近的《小丑》一样,制度环境把人逼...


每個人都有成為小丑的潛質,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如同小丑那般大放異彩。
至少我認為,那是投擲十次以上的硬幣、且每次都是正面的機率。

話說回來,如果每一起社會事件都是當事人在報復社會就能結案的話,那或許也是一種純粹吧......
把罪名推到S人身上,如同以嫖娼逮捕许章润一样先污名化。此案不更应该公布车辆检测结果,司机是否醉驾等等排除各种可能,最后提出可能性,毕竟S人无法认罪


......就說不是嘛,我又不是在把罪名推給不特定人士上面。
我明明就只是基於「或許這個可能也說得通」的假設做推導......

我的確也承認這想必是司機在報復社會吧,但是我真的很困惑第一點和第二點嘛。
第一點是,一個走上極端的人真的能把行動計算得這麼完美嗎?
第二點是,如果他真的有親密關係對象,應該至少會留下對這起事件的遺言字樣吧......但到了現在都僅限於他人敘述或是環境證據,就真的很奇怪嘛!

逮捕許章潤也是以他人敘述或環境證據汙名化啊,不是嗎!
我就是覺得到了現在還不出現什麼自白宣言或是遺言,真的很奇怪嘛!
因為有無法解釋的地方,所以我才覺得說不定其他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嘛!
就只是這樣啊......
每個人都有成為小丑的潛質,但並非所有人都能如同小丑那般大放異彩。至少我認為,那是投擲十次以上的硬幣、...


如果拿“投擲十次以上的硬幣、且每次都是正面的機率”为例子,那真为中国人担心。
因为以中国人口现状必然会出现。

投擲十次以上的硬幣、且每次都是正面的機率为0.5^10=0.0009765625.
如果只估计这人在人均收入1000元以下(根据莉卡酱数据)是6亿,我去掉一半是小孩和老年人,再去掉一半是女人,都有1.5亿。
那出现报复社会的人概率为0.5^10=0.0009765625x1.5亿,你说呢。

当然,要比拉仇恨和报复社会的,小丑和某腊肉比真是孙子,现在他还有接班人,就跟小丑的人设一样,小丑并不是一个人(DC说有三个)。
這個很有趣,謝謝題主
如果拿“投擲十次以上的硬幣、且每次都是正面的機率”为例子,那真为中国人担心。因为以中国人口现状必然会...


老實說我不了解DC的世界觀。
我也不明白你文字想表達的意思。

我想提一下某篇文章──
天下雜誌──反社會人格16特徵 你中了幾項?
https://www.cw.com.tw/article/5071816

內文節錄──
每25人就有1個社會病態者

聽起來,我是不是跟你很像?或許你也和我一樣是社會病態者喔!根據最新估計,我們這種人佔總人口約百分之一到四(也就是每二十五個人當中有一個),比厭食症或自閉症的人口比例還要高。
可是你堅稱自己不是連續殺人魔,也從來沒坐過牢?其實,大多數反社會人格者也都沒有。但不是罪犯,不代表你就沒有反社會傾向,這點可能會讓某些人大吃一驚。據統計,男女受刑人中只有百分之二十具有反社會傾向,儘管真正的重罪有大約一半都是反社會人格者所犯。


我的意思是這無從擔心。
再說了如果真的要擔心人口數導致的犯罪者,那麼是不是應該為中共的計畫生育掌聲鼓勵、肯定計畫生育的貢獻呢?

唉,根據你上面所列的算式,會得出約14萬6458人這個數字。
那麼我另外補充一個算式吧,各國監禁率列表。
出自wiki──各國監禁率列表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84%E5%9B%BD%E7%9B%91%E7%A6%81%E7%8E%87%E5%88%97%E8%A1%A8
這是以每10萬人中的被監禁人數做計算。
中國的數字是(10萬人中有)119人,在wiki排名為115名。
如果要計算的話那就是,(14億/10萬)x119,我這邊得出的答案是166萬6000人。
是14萬人的十倍以上。那麼難道這些被監禁的人都是如同小丑那般窮凶極惡的人物嗎?並不是這樣的吧。


話說回來,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於機率換算呢……
就算你跟我說「肇事司機是在報復社會」,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因為我只是想以「說不定也有其他可能性、這個可能性或許也能說得通」做假設而已。
就是這麼簡單,請不要再跟我討論報復社會的人口數比例了。
求放過!
這個很有趣,謝謝題主


我覺得我可能是受到《虛構推理》這部作品的影響吧,所以想舉出各種可能性。
能夠讓人感到有意思的話,我就很滿足了。
畸形的党制造了畸形的文化,畸形的人际关系,也就造就了这一切,然而它们似乎只会也只敢用畸形的膏药来治它们五脏六腑里的毒,一个人的不幸引申到犯罪,只能看到那个人的犯罪,看不到不幸,是这畸形社会的不幸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6
  • 浏览: 2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