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问题的两个死结

中国目前的经济问题其实就是2个死结:一个是地方债,二个是总需求不足


一、地方债
IMF测算,2018年时天朝的地方债已经超过30万亿。这几十万亿,放在银行就是绝对的死账。要弄钱,就要搞房地产,就要搞血泪经济。分税制改革以后,中央政府拿大头,地方政府拿小头。不搞房地产,有些地方公务员和教师的工资都发不起。搞了房地产,地方政府照样要瞎折腾。反正政绩是我这一届的,债务是下一届的,不折腾白不折腾,折腾完拍屁股走人。归根到底还是各地政府急功近利。我所处省份的一个县级市,坊间传出来的欠债就有300个亿,连它派驻在其他市内的政府大院都打算拿来搞房地产了。地方债就是个无底洞,问题是有政府意志的无条件背书,银行照借不误;房地产这样的血泪经济照样搞;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二、总需求不足
归根到底是贫富差距过大(基尼系数都特么不敢公布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那这少数人(主要成分还是官僚)肯定不会拿这笔钱来购买日常生活用品,而是拿来投资,投资才能保值。此消彼长下,就是对实业的需求不足,而同时投资过剩。总需求不足,那么实业肯定不好搞,甚至很多有门店的服务业也不好搞。投资过剩,就造成了大量的P2P和小额贷款(高利贷),还有大量的IT泡沫企业。体制外最风光的金融和IT,其实就是体制内的白手套,是投资过剩促成了这两个行业的一时繁盛。之前于欢案中不是有高利贷的身影吗?最近十年高利贷的越来越猖狂,实质上还是投资过剩,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其他行业艰难度日,高利贷一枝独秀。这些高利贷背后,很多都是体制内的各个大佬。


要解决 —— 一个是体制内退让,不要再瞎折腾,不要再大拆大建。甚至允许负债过多的地方政府破产。二个是通过税收等手段进行财富的再分配,老百姓手中有钞票了,总需求就上去了,实业自然就好做了。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看看老李,刚刚踢了地摊经济没几天,就被包子帝封杀了,要他们退让,等于与虎谋皮。等待他们的,只有绝对不可更改的宿命。
7
分享 2020-07-16

9 个评论

没那么复杂,就是靠着内外相对价格体系双轨制、资本项双轨制、土地双轨制、户籍双轨制,再加监管差异和关税非关税壁垒来实现顺差,然后以外储输入资本与土地为锚垄断做市,然后放大杠杆发债,然后以此推动整个庞大的超级地租收割机运转。

这期间,盘踞于食物链上中下游的中央、地方大小贵族、地方流官和体制内人士都从中分利,而乡镇农村户籍的人口就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贫困,很常规的重商主义模式。

加之2000年来外部环境的利好,欧美市场本身结构性问题加上知识精英阶层和统治阶层左派云集,幼稚不堪,所以直到18年才想起来打贸易战。

就内部来说,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宏观政策失衡,叠加外部总需求端萎缩(无论有没有贸易摩擦),又遇上宏观上全球都进入周期性出清阶段,所以产能过剩严重,产能过剩又进一步加剧错配,而落后低效的司法财税体系使得出清效率低下,甚至再分配手段几近失效。

那2%占据了95%财富存款的权贵精英富人们,一天也是24小时,不可能吃10顿饭啊,哪来的消费内需。至于地方债,其实本金是不可能还的,他们都心知肚明是还不上的,地方债本身没问题,问题在于债券这个金融工具从美国抄来之后,并没有抄匹配的司法和财税监督框架,造成几乎没有纠错机制。最后的结果并不是还不上债,而是可能还不上利息,看看近年来的债务付息预算就知道了。

至于解决办法,央地分权、土地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是第一步,其他都没实际意义,不过我赌他们改不了,原因不表。
说到底还是制度问题。。无法遏制权力,下面在怎么操作都无力回天。。。
整个体制的二元制的问题不解决,什么也都解决不了。

当然说实话,如果五年前可能都还有改革+挽回的可能性,现在是真的没有了,只能沿着错误的道路加速走下去了
其实这种说法Gordon Chang早就说过了,一点都不新鲜。
粉红就会说你看我共英明神武花式吊打西洋预言家,但是问题是,不是我共我匪做得多好,恰恰是因为西洋人是按正统经济学理论看我共,当然会得出你支药丸的错误结论。
我共不完,是因为我共是邪教,像金庸射雕里西毒欧阳锋练移形换位,按照正常穴位图点穴的根本点不中。西洋学者是刻舟求剑,米国要饿死上千万人肯定政府倒台,我共屁事没有。但是戈尔巴乔夫政改改到亡党亡国,那也是能让西洋人大跌眼镜的,西洋人会觉得政党周期性realignment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都退让了,8964就不会发生了,我发了文章共产党是一条路走到黑,还带上14亿愚民
按照支共的尿性,缺什么就生产什么,现在缺钱所以就生产钱,下一步就是货币财政化,疯狂印钱以抹消债务,然后为了维稳就搞货币双轨制,最后就是复现当年苏联货币黑市的盛况
你站在中共的角度看问题?

谁对经济负责?李克强也没权力了,只有习包子的胡说,和刘鹤公公的指挥。

深圳从年初,到今天,到年底,都在把公路上铺大理石,种奇花异草。
你说没钱?你说“总需求不足”?


房价涨了30%,要加紧限购呢。
他们其实明白的不得了 否则就不会搞什么所谓供给侧改革和再分配 但是没有卵用 永远都是口号喊得响 做事的时候躺 给韭菜打打气 好让韭菜能冒头 然后收割
老生常谈了,无非债务危机罢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