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共建立的話語體系

作者 文飛揚

納粹的宣傳部長戈爾培說的好,「謊言重複壹千遍就是真理。」在很多網站揭露中共謊言的文章非常多。中共不僅是說謊的高手,讓妳不知不覺接受,它還是詭辯的高手。這篇文章列舉了壹些中共竊國建政後常用的壹些詞匯,很多人就在這些詞匯的詭辯中,不知不覺中了圈套。筆者在此詳細地展開解說。
解放
從最常見的「解放」說起。有壹位堅定反共的歷史學教授,才華橫溢,博學多才,真讓人嘆為觀止。卻在演說中用了黨文化的用詞「解放」。我相信,這位教授絕對是無意的,所有的聽眾、觀眾也聽過去也不會在意。我這裡無意譴責這位教授的用詞錯誤,我只想說明,黨文化的毒害之深、之遠、之廣!連這 資深的歷史學家都中招,更何況我們普通的民眾。事實上也的確如此,什 麼是「解放」?「解放」與「束縛」是相對的,「解放」的本意是把妳從奴役中、束縛中解救出來、獲得自由的意思。而中共建政以後,吃飯用糧票,穿衣用布票,只能在公社的集中營中勞動,沒有遷徙自由,沒有擇業自由,結婚要組織介紹信,甚至逃荒都不被允許,這與「解放」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相反,卻是地地道道的奴役。宋朝取代唐朝、清朝取代明朝,也從來沒有說解放的。那共產黨為何要說「解放」呢?就是給民眾洗腦、催眠,因為「解放」會與光明、美好、自由聯系壹起,其實,百姓被催眠了。如果妳說,宋朝「解放」唐朝,妳會覺得彆扭,但妳說「49年解放以後」,妳就說得很順口,聽的人也順耳,就是說,當這個謊言重複多了,妳說的時候、聽的時候不會覺得彆扭,好像真的了,這就是謊言被無數次重複後產生的效果。
自治區
中共建政後設立的自治區,例如廣西壯族自治區、新疆維吾爾人自治區等等。什 是自治?顧名思義,自己治理自己。大家知道,只有國防外交歸中央政府管轄,其他壹概由地方自己治理才叫自治嘛。其實,像廣西、西藏在中共治下從來就沒有真正的自治。與其他普通省份比,只不過是這些「自治」區政府裏安插了個少數民族的傀儡官員來裝點門面而已,跟自治實在是毫不相關。
政治協商
大家知道,所謂的協商,前提就是雙方平等、自願為前提的。好比張三向我協商借錢,我可以借給張三,也可以不借,也可以借壹部分給他,這個就叫協商。如果張三要求我必須借,那就不叫協商。中共在竊國之前,就有了所謂的政治協商會議,邀請所謂的民主黨派,說實話,當時那些民主黨派擁護中共,還真有很大的自願成分,就像借錢壹樣,我自願借給妳,當時還有壹點參政議政的味道,包括像宋慶齡這樣的非共產黨人士都相信了。但中共竊國後直至今天,「政治協商」即「政協」仍然存在。其實,它早就變味,「政協」的核心問題,要擁護共產黨。也就是說,我必須借錢給張三,那還有什 協商可言呢?然而,當我們談到「政協」這個字眼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什 異樣,不被人察覺。這個就是洗腦的效果。
反共反人民
這個詞在毛共建政前後用得非常多的詞。心理學上有壹種叫做「同類認同效應」,就是當某兩個或多個東西放在壹起說時,往往會認為是同壹種屬性。比如知道「蛇鼠壹窩」這個成語,大家知道,蛇與鼠都是不好的東西。再比如「鳳毛麟角」,大家都知道鳳凰的毛與麒麟的角都是稀有的東西,都是表達同壹個意思。中共故意把「反共」與「反人民」聯在壹起說,實際就利用了心理學上的同類認同效應,以售其奸。我們即便撇開中共的好壞,把反壹個政黨與反這個國家的國民等同,邏輯上也是極為荒唐的。蔣中正反共,但蔣反人民嗎?中共長期把「反共」與「反人民」放在壹起說,其用心是極為險惡的,妳說的多了,說得順口了,就好像是真的似的。
人民民主專政
毛共經常掛在嘴上的。毛在建政後說過,對反動派不實行仁政。其實,「人民」在中國這裡是個政治概念,誰是人民,誰不是人民,只有中共有解釋權。這壹點,往往被人們忽視。在建政前,毛共把民主甚至是美式民主反複念叨,老百姓相信了,但到了建政後,中共逐步加上了「專政」這個詞,但是要知道,「專政」這個詞與「專制」並無區別,任何壹個獨裁者,對不喜歡的人和團體進行鎮壓,這就是專政,其實就是專制,硬要說區別,就是前者手段上更強調暴力壹些,而後者手段上更廣義壹些。任何壹個專制者都不會承認自己是專制,於是中共用「專政」這個詞替代「專制」,並且加了個對像是對所謂的「反動派」。壹般的老百姓就覺得好像有道理似的。其實,真正的民主對國民沒有篩選性,不存在哪些人給民主,哪些人不給民主的問題。況且,也不存在給不給的問題,因為民主是建立在普世價值的基礎上的。如果加上了條件和所謂的階級性,民主也就不稱為民主。
民主集中
類似「民主專政」,「民主集中」提的最多的,也是在中共建政後。建政前,中共以「民主」的口號忽悠老百姓、欺騙世界輿論。實際上,中共打民主的旗號只是個竊政的手段而已,並非是它的目的。當它建政後,它悄悄地加上「集中」兩個字,美其名曰,「民主」後要是沒有「集中」便沒有統壹的意見。人們體味壹下,好像有道理啊,其實人們不察覺中共的用心。首先,這個「民主集中」詞如果硬要成立的話,也要在真正的民意基礎之上集中,也就是「民主」這個前提要成立,大家知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真實的情況是,中共的各級官員乃至政府,都不是百姓選舉的,也就是說,「民主」的前提根本就不存在,「集中」也就無從談起。所謂的「集中」即便在中共黨內,也是不存在的,否則也不會有「跟黨中央保持壹致」、「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說法。還有「不得妄議中央」,既然下面的議論都不允許,意見又怎麼集中上去?這不很荒唐嗎?如果真有所謂的「集中」,那應該說「上級服從下級」,「中央服從全黨」才對。其實「民主集中」是為了中共獨裁而用的遮羞詞而已。任何獨裁者是不會說自己獨裁的。
新民主主義
毛共從顛覆合法的民國政府,到建立空前殘暴的獨裁政權,為了欺騙國民和世界,在宣傳上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所謂「新民主主義」這樣的用詞,在毛共建立政權前後用的最多,在毛選裡也非常多見。民眾被中共愚弄了,好像真的那樣似的。實際是中共在玩文字遊戲,當今中華民國在臺灣實行的民主算是新民主主義?還是舊民主主義?世界輿論和臺灣本土民眾從來沒這個說法,民主就是民主,沒有什麼新舊可言。那中共為何要那樣說?因為大家知道,中華民國創立之初雖然實行威權專制,可是名義上以民主國家自居,那麼中共顛覆她就要有個理由,於是,毛共說辛亥革命搞的是舊民主主義,中共搞的是新民主主義。以此來忽悠百姓。宣稱孫蔣是代表資產階級的民主。這是中共的蓄意構陷。當今任何壹個民主憲政的國家也從來沒有說,他們的民主制度代表什麼階級的,也沒說是代表普羅大眾的民主。壹個國家,只要有國籍和成年就有權利投票選舉的權利。普世價值之所以成為普世,跟壹個人的出生和中共所說的階級無關的。
階級
略說壹下「階級」。其實,這是中共的政治概念,英文叫CLASS,在世界上它更多的意思是「階層」的意思,是個身份的意思,是個中性的東西,並無優劣之意,而中共說的「階級」,隱含著鬥爭,隱含著所謂的剝削和壓迫,所以階級和階級鬥爭常放在壹起說。
反動派
中共統戰的手段可以說爐火純青,歷史上的幾次國共合作,中共的真實目的,歷史證明並非是為了國家和民族的真正的合作,而是借合作為名,目的是搞統戰,其最終目的是為了顛覆國民政府和建立共產專制。"國民黨反動派"這個詞彙,就是中共統戰工作慣用的說辭。統戰時期,它為了離間、挑撥、瓦解國民黨,拉壹派,打壹派,肯定國民黨所謂多數的同時,說其中壹部分是「反動派」,讓老百姓看來似乎並無什麼不妥,等中共日益增大,羽翼豐滿,就把不跟中共合作的、不跟中共私通的國民黨成員說成是「反動派」。等到推翻國民黨顛覆國民政府後,中共還在說「反動派」,實際上這個時候意思變掉了,開始暗示民運人士是「反動派」了。因為妳壹直這麼宣傳,人們就潛移默化地把「民運人士」與「反動派」等同起來了,民運人士就是反動派。我記得,中共五毛攻擊民運人士的時候,經常使用的壹條罪名是「搞民運」。由於中共長期宣傳的作用,這個時候,連「反動派」三個字中共都懶得加了,中共長期把自己塑造成偉大光榮正確的存在,長期宣傳反對中共就是反動的反智傾向,因為這樣人們心中默認民運人士就等同於反動派了。
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歷史學家辛灝年,詳細地講過中共如何掩蓋與扭曲歷史。現在理解了,為何中共不讓人研究歷史真相,其中原因之壹,就是害怕人們前後聯繫、比較。大家壹定對中共在歷史上說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不陌生。中共發動的所謂革命,實際是陰謀勾結俄共在中國建立共產專制。中共在反圍剿時喊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愚弄民眾,讓人覺得,它們是中國人,不能打自己人,好像有道理。但是,當毛共打到南京顛覆國民政府時,卻又說:「宜將剩勇追窮寇」。這個時候,毛共不講「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了,它不講國民黨也是中國人。且不說中共對國民政府搞雙重標準,即便對它的自己人,搞得也是風生水起雞飛狗跳,反AB團,延安整風,關的關、整的整、殺的殺!中共在竊國前後,除毛本人外,幾乎所有的總書記和壹把手都打成了反革命,陳獨秀、王明、張國燾、李立三、瞿秋白如果中共真把自己當做中國人,怎麼把自己人整得那樣?
剝奪政治權利
如果我對我的孩子說,「妳考試不及格,爸爸剝奪妳太空旅行的權利。」大家會笑,因為大家知道,「太空旅行權利」本來就不存在。中共建立政權後,對刑事犯的判決中,我們經常聽到這樣的用詞:「某某某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的用詞。我們似乎也聽不出什麼異樣。但是,仔細推敲,這個說法非常荒誕,其實,「剝奪政治權利」與「太空旅行」那個例子的道理是壹樣的。政治權利特指選舉和被選舉權,其實妳本來就不存在的,也就談不上剝奪。那中共為何非要那麼說呢?就是中共要造成妳本來有政治權利的假象。反覆反覆那麼說,讓妳覺得,妳真有政治權利似的。壹些用詞的剖析。其實中共建政後至今的宣傳,幾乎都是謊言堆積起來的。比如,「黨和國家」「黨和人民」「愛黨愛國」「亡黨亡國」等用詞,為何「黨」都放在前面?這絕對不是無意的、湊巧的。大家發現沒有,如果妳倒壹下,把「黨」放到後面讀:「國家和黨」「人民和黨」……這時,妳會覺得彆扭,再次證明,謊言重覆壹千遍就是真理。希望讀到這篇文章的讀者今後都能撥亂迷霧,看破謊言,拒絕洗腦,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眾所周知,中共竊取政權和維繫政權主要靠的是槍桿子和筆桿子,即暴力和謊言。其實謊言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被人們察覺,把謊言當成真實,漸漸地被「詭辯術」洗腦。中共絕對是善用「詭辯術」的高手。從「基因」上改造思想,人們漸漸地習慣了這種洗腦,卻很少認識和思索這其中的危害。有這麼壹個段子。在50年代「社會主義改造運動」中,毛澤東問劉少奇和周恩來:「妳們知道貓是不吃辣椒的,但妳們能不能讓貓吃辣椒?」劉少奇說:「這還不容易?讓人抓住貓把辣椒塞進它嘴裡,然後用筷子捅下去。」毛澤東搖頭。周恩來說:「首先讓貓餓3天,然後把辣椒裹在魚腹裡,貓非常餓的話,就會囫圇吞棗般地吃下去。」毛澤東又搖頭。毛說:「可以把辣椒擦在貓的屁眼上,當它感到火辣辣的時候,它不但會自己去舔掉,還會感到刺激和興奮,這樣越辣越舔。」很明顯,劉強調的是通過暴力的辦法,周採用的是欺騙即謊言的辦法。而很少人發現,毛更著重貓「自願」的辦法,毛的辦法比劉的暴力更殘忍,比周的欺騙更陰毒。中共的文宣通過謊言開路,當謊言已經花結果的時候,也就是當妳不覺得是謊言,而是真實,並自願去做的這個時候,妳實際就像那個貓吃辣椒壹樣,就是毛所希望的。比如毛共時期,妳不小心把報紙上的毛像踩了,有人看見就會去舉報。其實,這個時候並無人強迫和欺騙那個舉報人,而是他的所謂的覺悟,這個舉報人去舉報的確是自願的。毛是空前殘暴的獨裁者,但是,當時的人們竟然覺得他搞的是大民主!群眾互鬥,不少人都是自動加入武鬥。妳能說武鬥的群眾都是被強迫去的,被命令去的,或者說被騙去的?現在雖然沒有了群眾武鬥,但是,這個思想基因從來沒有改變。現在不是有很多網路五毛嗎?拿錢發帖,但別忘了,很多卻是「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對於後者,才是中共真正所需要的。比如,「沒有共產黨天下會大亂」、「民主不適合中國」的思維真是中共所需要的。其實大家有沒有發現壹個現象,就中共自己極少講,沒有了它天下會大亂,中共自己也從不赤裸裸對國人講,中國只適合專制,它從沒直接講。中共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它不講,而是讓妳去得出它想要的結論。自幹五和小粉紅覺得,並非別人的欺騙和強迫,而是自己思考的結果。本篇文章,筆者再舉幾個中共常用的壹些詞彙來分析,看壹看這些概念逐漸被扭曲而被人們「自願」接受的。
反革命反動
所謂的革命就是變革、革新的意思,反革命就是反對革命的意思。所謂的反動,就是反歷史潮流而動的意思。中共建政,被中共說成是革命。然而,在其統治的幾十年中,中共悄悄地篡改了「反革命」和「反動」的定義。在中共的長期灌輸與洗腦下,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反革命」其實漸漸變得不是反對革命的意思了,「反動」也不是反歷史潮流而動的意思了,而是只要跟中共不壹致就是「反革命」、「反動」,並且帶有貶義。實際上就成了中共打擊鎮壓個人和團體的壹個「口袋罪」。在中共建政後的幾十年統治中,特別在毛共時代,給任何壹個人定罪,哪怕是普通的刑事案,與革命不革命沒有任何關係的罪行,也會在前面加上「反革命」三個字,比如「反革命殺人罪」、「反革命強姦罪」。千萬千萬不要以為,中共這麼做是多餘的!因為大家知道,任何朝代、任何國家,殺人強姦都是罪惡,普通民眾理所當然認為犯罪實施者是壞人。而中共在前面加「反革命」三個字,就是筆者曾經提到的,中共利用心理學上的「同類認同效應」,人們就會條件發射地認為,「反革命」也就不是好東西。最後的結果,即便單獨說張三「反革命」時,人們也會認為,張三不是好東西。人們心中,「反革命」就是壞、十惡不赦,這個時候老百姓不會去想「反革命」是反對革命的意思了。這裡舉簡單壹例,大家知道,曾經提出第五個現代化的著名異議人士魏京生,七十年代末他被以「反革命」的理由被抓。魏對員警說,妳們共產黨建政前就開始講民主,我現在要求的民主現代化怎麼會是「反革命」?很明顯,抓他的員警說的「反革命」與魏京生理解的「反革命」是不同的。真正的原因是,魏批評鄧小平的新獨裁。也就是說,妳的思想行為與中共或其領導人不壹致,妳就是反革命,就是十惡不赦。時至今日,中共也知道「反革命」講不到檯面了,就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替換。而對於「反動」,中共知道這詞多用於思想層面,取而代之的是含糊其辭的「不良資訊」、「有害資訊」等。但是「反動」這個詞,在人們心目中仍然根深蒂固,妳要壹說與政府不同的話,妳要看壹看與政府不同聲音的媒體、網站,就有人指責妳思想反動,總之,跟政府不壹致的就是反動,並帶有歧視、排斥,也就是說,在這種人的思維潛意識裡,中共的態度是判定壹切事物「正」與「反」、「好」與「壞」、「是」與「非」的標準,這個標準替代了正常社會的良知、人倫、公理普世標準。心理 中的「同類認同效應」是中共屢試不爽的手段,妳看,妳去網吧上網,總會把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民族團結」與「宣揚色情暴力」放在壹起說,作為告示。因為在任何國家,色情暴力都是要抵制的,中共故意把政治上的東西與色情暴力壹起說,這樣便會引發人們的壹致仇恨。不過,大家還要註意壹個細節,中共在這裡從來不把「批評共產黨」、「批評政府」作為罪名列出來,中共十分虛偽狡詐,它知道這個講不到檯面,如果妳真的批評黨和政府,它悄悄地把妳批評的「黨」、「政府」這個物件替換為「國」,中共自己卻躲在後面,它把妳對它的批評,歸到「危害國家安全」裡,因為「國家」這個概念,代表整體國民,中共這麼壹替換,就會激發起人們的仇恨。如果妳要為少數民族發聲、維權鳴不平,妳明明批評的是中共的宗教迫害,它卻說妳是「破壞民族團結」。請大家註意壹個細節,「民族團結」這個概念,應該是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按道理,妳批評中共的宗教迫害,與民族與民族的相處沒有關係,也就是說,少數民族是對妳中共的宗教迫害不滿,而不是對漢族不滿,但中共卻暗示人們,妳在破壞民族關係,中共又是躲在後面。大家瞧,中共是多麼陰毒。
地富反壞右
在毛共統治時代,當時的人們提到「地富反壞右」時,就會條件反射地認為,那些都是壞人。我們現在知道,地主是地多壹點的農民,富農是經濟條件好點的農民,就像房東即房子的主人壹樣,這裡面沒有道德判斷、價值判斷。但問題是,為何當時的人們會條件反射地認為他們是壞人呢?也就是說,連這個地主富農到底是誰,做過什麼事還壹無所知時,就已經做出了道德評判。這就是中共的宣傳洗腦的結果。這個宣傳在建政之前所謂的打土豪分田地就開始了。中共的文藝、影視作品中的地主惡霸黃世仁、胡漢三、劉文采、周扒皮根植人心,其共同特點是,這些人都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中共也常把「地主」、「惡霸」放在壹起說,產生的心理效應就是,地主=惡霸。日復壹日年復壹年地宣傳,人們的道德判斷就逐步變異,就會條件反射地認為這類人就是壞人。誠然,我們知道「為富不仁」,但中國也有許多古諺,比如「倉廩食知禮節」、「貧賤起盜心」,這說明,從人性的角度來分析,人的道德水準與貧富也沒有必然聯繫。我們古代講「富則達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從這裡看出,中國的傳統文化裡,個人的道德操守應該放在窮與富之外。然而,我們回到前面中共塑造的「惡霸」人物,現代有很多資料披露,中共文藝作品中這些人物卻都是精心編造的、虛構的。白毛女是根據壹個民間傳說的白毛仙姑改編的,而且黃世仁和周富春(周扒皮的原型)都是勤勞致富,造福鄉裏的好鄉紳。中共通過編造故事,人為的製造出四大惡霸地主,挑起人民內部的矛盾。退壹萬步說,即便那些故事人物是真的,也不能以偏概全、由此推廣啊,但多少人會這麼去想?當人們潛意識裡,這類人整體是壞人時,中共的「階級」概念就植入到人們的思維中,中共搞階級鬥爭也就順理成章、理所當然了。雖然,現在中共不再提階級鬥爭(是因為中共自己成了昔日宣傳的剝削階級,所以不再敢提階級鬥爭),中共不提「地主階級」,但中共思想宣傳的毒害仍然存在,影響極其深遠,比如現在還有個撲克遊戲,叫「鬥地主」。很多人內心仍然還是默認鬥爭地主的正當性。中共的土地改革在建政前的「解放」區開始,地主=惡霸的概念已經在人們心中建立,而「反壞右」是中共建政之後加上去的。這樣,對百姓而言,做同壹種價值判斷比較容易。「反壞右」即反革命、壞分子、右派。其中,壞分子中也包括了竊賊等。中共同樣是利用心理學中的同類認同效應,把「地富反壞右」並提,從心理上讓人們接受默認都是壞人。
人民
人民是壹個國家的國民、民眾而已,正常來講也沒有過多、過深的解讀。但在中共建政後,中共把「人民」壹詞加到無數的事物上去,比如人民路、人民幣,人民政府,人民公社,人民日報、人民教師、人民子弟兵,人民大會堂……實在是數不勝數,所有的東西都會加個「人民」,妳今日聽來其中任何壹個,比如「人民大會堂」,好像似乎也沒啥異樣,並不覺得累贅彆扭。其實中共建政前是不加「人民」這個首碼的。建政後,它加上「人民」,完完全全是刻意的,就是讓人感覺到,新政府建立,壹切都是人民的,連政府都是人民的。加上日復壹日年復壹年宣傳,大家看到沒有,妳都感覺不出異樣了,進入妳的潛意識。在書籍中講到國共內戰用「解放戰爭」這個詞,佔領某城市比如上海,中共常常說,上海又回到了人民手中,這樣的書,人們讀過去也不異樣。仔細推敲,實在荒唐,建政後農民連土地都被收去了,企業都被吞併了,城市還會是人民的?人民大會堂人民能進去?但多少人會去這樣想?
壹切權利屬於人民
中共憲法中有壹條著名的話,「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壹切權利屬於人民」。很多人覺得,憲法本身沒有錯,只是中共沒執行而已。其實,這個理解是錯的,不要忘記,憲法中還有壹條,堅持黨的領導。憲法中的意思簡單來說,人民當家作主,同時有堅持黨的領導。如果我看中壹位姑娘,我對她說,「妳的壹切權利屬於妳,妳的婚姻妳做主,但妳必須嫁給我。」天下有這個邏輯嗎?中共憲法就是這樣的荒謬邏輯。既然壹切權利屬於人民,自然包括人民的政治選擇權,那麼又何來的「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呢?這個荒誕的邏輯,很多人竟然沒有發現!可是,即便是這樣,中共仍然沒有自信,大家有沒有發覺壹個細節,現在在中共的實際宣傳中,卻極少提人民當家作主,而更多地強調黨的領導,就是現在,中共開會時,習近平強調,加強黨對各項工作的領導,加強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
反黨
某某某反黨集團,中共建政前後都有,這個主要用於中共的內鬥中被鬥敗的壹方。「反黨」壹詞,保留了下來,建政後更多用於那些與中共理念不壹致的知識份子乃至普通百姓。正常的國家正常的思維中,妳反對壹個政黨,只是與妳的理念不同而已,與妳的道德、法律並沒有關係,反對與支持壹個政黨,並非是善惡是非的標準。然而,在中共統治下卻不同,在中共長期的洗腦下,普通百姓對這個詞認識已經扭曲。因為共產黨長期宣傳它「偉大」、「光榮」、「正確」,實際上,久而久之,壹個人反對中共還是擁護中共,就變相成為是與否、好與壞的標準了。長期以來,只要說某某某反黨,中共就可以名正言順打壓迫害了。也正因為如此,長期以來,人們在反迫害、抗爭中,都是小心翼翼地避開這個雷區,知道「反黨」是個十惡不赦的罪名,在人們心目中得到了默認。隨著毛共的文革結束,人們心中仍然沒有抹去這個烙印,最明顯的壹個例子,就是六四時,學生們遊行時,打出「擁護共產黨的領導」的標語,其實,學生更多的意思是為了避嫌,害怕中共以「反黨」來扣帽子。學生的言外之意,要妳中共自己反腐敗,要妳改良,不是反對妳更不是推翻妳,我們學生不是反革命、反黨。隨著資訊的流通和時代的進步,中共也在與時俱進,大家發覺壹個現象,中共現在很少說「反黨」了,但千萬千萬不要以為它變好了,壹方面隨著資訊的開放,國民民主思想的提高,中共知道「反黨」壹詞實在也講不到檯面。另壹方面,現在的中共漸漸地也沒有自信了,它嘴上不講,其實它也知道在老百姓心目中是什麼貨色,因為過去講張三反黨,被洗腦的百姓條件反射地認為張三不好,而現在中共再講張三反黨,百姓反而會同情和支持張三,中共很清楚這壹點。但中共不傻,迫害壹個人,它就改用經濟問題、生活作風問題,以及口袋罪比如尋釁滋事給妳定罪。可以這麼說,筆者今天要是被中共抓起來,絕對不會以「反黨」罪名來指控,而是用前面三點中壹條或多條理由。對於來自國際上對它的批評聲音,它就用「反華」這個詞,對於反對和批評它的個人和團體,常用「反華勢力」、「境外敵對勢力」。如果講「反黨勢力」,國際上不好交代,對國內百姓也不好欺騙。因為「反華」隱含著反對整個國民,這樣容易挑起人們的民族情緒,轉移仇恨焦點,它自己再以保護國民和調停者的面目出現,壹舉兩得。而對國內少數民族和港臺地區對中共統治的不滿,中共常常以「華」來偷換概念,引發人們的民族仇恨。
十年動亂或十年浩劫
大家有沒有註意到壹個現象,就是日本首相的頭髮經常是白的,這就是真實,中共的常委頭髮都是黑的,大家壹看知道是假的。但有壹種假,妳看不出假,誤以為真實,就是溫家寶的頭髮,兩鬢留壹點白。其實它仍然是假的。中共自己都承認「十年動亂」、「十年浩劫」了,這回人們都以為中共說了壹次真話,其實,錯了!只能說,有壹部分真實,這是區別於前面詞彙的另類謊言,卻不被人察覺!有著極大的欺騙性,就相當於溫家寶的頭髮這個比喻。咱們先來看壹看,中共定義的所謂「十年動亂」、「十年浩劫」。中共曾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幹歷史問題的決議》,將文革定性為「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記住:當毒藥被蜜糖包裹時,它仍然是毒藥!其實中共對文革定義仍然是彌天大謊。咱逐詞來分析。「領導者錯誤發動」:大家看到沒有,領導者是誰呀?中共不提。大家知道毛澤東。中共卻不提,因為它清楚,毛在某種意義上講,代表整個中共。中共有意避開,害怕引火焚身,全盤否定毛,等於是否定了中共本身。錯誤發動?笑話。毛發動的文革,歷史證明是精心策劃、蓄謀已久的。建政後的中共的政治運動鎮反、三反、五反、三面紅旗、大躍進、四清等等等等,文革根本就不是特例。「錯誤」?妳信嗎?文革根本就不是中共避重就輕的「錯誤」,而是徹頭徹尾的有計劃、有預謀、系統性的反人類、反文明、反社會的國家犯罪!「被反革命集團利用」:「反革命」前面已表述不贅述。利用?毛澤東如果真是容易被人利用的人,還會在黨內達到如日中天、被視為神的位置?毛澤東是個能夠被人利用的人物嗎?從來只有他利用別人,沒有別人利用他。再說誰利用毛?按中共說法無非是林彪四人幫,仔細味來十分荒誕,是先有文革的發動,還是先有林彪四人幫呢?林彪在文革前的位置都在末尾,四人幫根本就沒成形。這時候誰去利用毛?在中共九大前林彪要結束文革,要致力生產,被毛否決。這些中共自己的資料都有披露。這個時候又是誰利用毛呢?「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更是笑話!大家瞧瞧,這裡「黨」都好像成了受害者了,而且還是第壹受害者,哪裡還會去想它是施害者!請大家註意這裡的排序細節,黨放在第壹位,國家第二位,人民是最後壹位。千萬不要以為這種順序是偶然、湊巧。中共平時的宣傳總是說「黨和國家」,「市委市政府」,「祖國和人民」這樣的排序。黨永遠是最重要的。妳把排序顛倒壹下再讀試試?總不那麼順口。如果筆者不點出這壹點,恐怕真的很少有人想到。中共的陰毒不被人識破,壹次次死裡逃生金蟬脫殼,其中壹招,就是找替罪羊,而黨卻扮演成受害者,扮演成國家和民族的化身,中共自己所說的第十壹次路線鬥爭,每壹次鬥爭莫不如此。把四人幫打倒了,文宣也是說「黨同四人幫的鬥爭」。「 亂」?更是離譜。不要忘記,這裡隱含著妳們內部作亂的意思,撇清了中共主動有意發動的意思,讓人們不會去想,中共是國家犯罪實施者。千萬別小看「內亂」這個用詞,學語文的哪怕是小學生都知道,擴句縮句,定語修飾,比如「胖胖壯壯的豬」大家知道,「胖胖壯壯」是來修飾的,修飾詞占的次要意思,而「豬」才是主要意思。大家看到了嗎,「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整個這麼壹句,到「的」為止,都是次要意思,全部是用來修飾「 亂」的。也就是說,文革是內亂、動亂。完全沒有中共刻意發動的意思!大家知道,八十年代有過短暫的民間反思,但是,整個社會主流沒有對中共的避重就輕,偷樑換柱做深入思考,這也為改良主義的興起產生了土壤、埋下了禍根,這種改良思維已經化為血液,八九民運的改良主流,與人們以為中共真的會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幻想不無關係。然而,歷史反復證明,中共的邪性絕對沒有改良的可能!大家看,中共歷史上大饑荒後的七千人大會,中共的調整改良(中共有個八字方針)、文革後的政治上的撥亂反正、經濟上的改革開放,都是因為中共到了山窮水盡、不改不足以維繫下去的地步,但是等到了中共恢復元氣,又開始發動新的政治運動和暴力鎮壓,比如七千人大會後文革的發動、以及八九年六四的鎮壓。我們再回到中共自己承認的所謂「十年動亂」、「十年浩劫」這個說法,新版教科書將原有的「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壹課,併入「艱辛探索與建設成就」壹課。有關文化大革命的內容也有所刪改,包括把「毛澤東錯誤地認為」,刪掉「錯誤」,改為「毛澤東認為」,及標題中的「動亂」與「災難」均被刪除。教科書裡的總結則多了壹句:「人世間沒有壹帆風順的事業,世界歷史總是在跌宕起伏的曲折過程中前進的。」大家瞧,中共又退回去了,連錯誤都不承認了,更莫說是國家犯罪。近幾年,更是開起了歷史的倒車,在錯誤的路線上狂奔!中共所謂改革開放成就之壹的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習近平通過人大修改憲法,又開始恢復國家主席終身制。甚至,最近又把已經稱為「風波」的六四屠殺,又說成是反革命暴亂了。如今習近平對內高壓維穩,對外霸淩撒幣,所有這些習近平開的歷史倒車,都有壹個共同特點,就是只要當中共已積蓄了足夠的國家能量,即網路流行語「厲害國」,就會拋棄壹切短暫的改良從善,開始新壹輪的作惡。看到這裡,對中共抱有幻想的改良主義者,改醒醒了!
敬愛的周總理的襯衫
這是被人們廣為傳頌的壹個故事,但其實也經不起仔細地推敲。中共其中有壹個宣傳,就是中共的幹部從「解放」前「二萬五千裏長征」(實際為大潰逃),所謂的過雪山草地的艱辛,到「解放」後,多麼多麼艱苦樸素。筆者記得,小學時候有壹篇語文課,大致講的是,病房裡護士見到「敬愛」的周總理身為「共和國」的總理,卻穿著打著補丁的襯衫,感動的眼睛都濕潤了。好煽情啊!誠然,現在不少人對中共很多虛假宣傳很反感,但是徹底看穿中共伎倆的,並不是太多。就上面這個故事,相信多數人並不反感,艱苦樸素總歸沒有錯吧。這個故事到底是真還是假?我們無法考證周總理是否穿打補丁的襯衫,但是,這個補丁的襯衫總是逃不出真與假兩種可能,要麼真、要麼假。如果補丁襯衫是真,那麼大家想壹想,作為壹個執政黨,掌權領導人民二十幾年了,連壹國之總理都只能穿補丁的衣服,那麼普通百姓豈不是更糟糕?說明妳領導建設國家是非常失敗,應該滾蛋下臺,又有什麼好炫耀的呢?請大家註意,中共宣傳建政前長征的艱苦,那時中共還沒有取得政權,沒有領導建設的責任。可是,別忘了,建政後,妳已經承擔起建設、領導國家的職能,百姓有無發覺這裡面的區別?恐怕不大會去想。中共竟還這麼宣傳,不是自暴其醜?但是,當時的百姓就像中了邪壹樣,竟然相信和感動。中共的潛臺詞是,我們總理都這麼艱苦,妳們老百姓也就更不要計較了,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就理所應當。要知道毛共時代,窮兵黷武,搞原子彈氫彈威脅世界和平,而對外則撒幣援助,這些錢哪裡來的?不是老百姓頭上的?百姓竟以為它艱苦樸素。百姓被它賣了還幫它數錢。再回到周總理的襯衫。如果補丁襯衫是假的,那豈不是妳蓄意編造,弄虛作假,宣傳欺騙百姓?由此可見,這個補丁襯衫無論是真還是假,都是邏輯的死胡同。
統戰
講到這裡,可能有朋友笑了。「統戰」這麼簡單的詞,又有什麼複雜的內涵,怎麼會被中共扭曲呢?此言差矣!壹個理性的評論文章,需要有個理性的概念!辛灝年教授有很多演講,他常講到,他辭去了所有的中共「統戰」頭銜來到海外。辛教授也常講,中共邀請名人去大陸訪問,其實質是中共是在「統戰」妳。辛教授的解讀是正確的。大家仔細體味壹下,這裡「統戰」是個動詞,中共「統戰」背後的真實意思,是分化、瓦解、併吞、控制的意思。但是,中共要灌輸給人們的「統戰」這個概念,要人們接受的,卻不是這個意思,「統戰」這詞怎麼來的?眾所周知,是中共建政前所謂「抗日民族統壹戰線」的縮寫詞,是這麼來的。很明顯,這個縮略詞「統戰」卻是個名詞。千萬千萬不要忽視這個細節。中共謊言的關鍵點在這裡:大家看,為何是「抗日民族呢」,弦外之音,這是民族戰爭,不是中共與國民黨的政黨之爭。這裡中共暗示,民族利益第壹,共同對付日本侵略者,這樣,當然會讓民眾默認和支持中共。請大家註意壹個細節,正常思維中,「統壹戰線」要成立,有三個要素,即張三、李四以及共同要對付的敵人王五。「統壹戰線」的內涵,在於張三與李四的「壹致對外性,聯盟性」,共同對付王五。請註意哦,這裡面不存在張三吃掉李四、或者李四吃掉張三的意思,因為張三與李四是同盟軍。就好比二戰日本與希特勒的聯盟,這裡根本沒有德國吃掉日本,或者日本吃掉德國的意思。中共的謊言,極為高超隱蔽。大家有無發現壹個秘密,在中共建政後的和平建設年代,要共同的外敵–「王五」不存在了,然而所謂的「統壹戰線」並沒有取消,反而設立專門的中共中央「統戰部」。中共為何還需要「統壹戰線」呢?要共同對付誰呢?是否多此壹舉呢?普通的百姓從未去細想,沒有警覺。我們以中共「統戰」國民黨的以前的李宗仁、傅作義,或者被邀訪的宋楚瑜、連戰為例來說明。正常思維的「統壹戰線」也就是前面說的張三李四的關係,即張三不吃掉李四,也非李四吃掉張三。中共就是灌輸妳這個概念。但是別忘了,這裡中共的真正目的卻是吃掉妳,至少是控制妳。也就是說,「統壹戰線」內涵已經變味,卻不被人覺察。中共變相暗示人們,這些國民黨人士與中共仍是同壹戰壕裡的平等的戰友,是壹種平等關係。中共刻意削弱、淡化人們對它要吃掉妳和控制妳的理解,誤以為是中共與妳是同盟軍。但真的平等嗎?周恩來機場來接見妳李宗仁,妳李宗仁敢打出中華民國國旗試試?!到底有多少人有這樣深入的理性思考?
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中共現在鋪天蓋地宣揚的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即富強、民主、文明、和諧,宣導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宣導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筆者為何把這個放在最後,說實話,真的擔心寫著寫著,這些名詞的臭味會讓令筆者噁心嘔吐而無法寫下去!讓筆者捂著鼻子來給廣大讀者解讀。由於篇幅關係,以及儘量縮短聞惡臭的時間,還是以「民主」為例解說。《中共從民國時代到建政後用詞的詭辯術》上篇已經有對「民主集中」「民主專政」「新舊民主主義」的解讀。本篇對這裡看似簡單的「民主」做另壹番解讀。讀者最容易問的問題是,難道中共不知道它自己獨裁暴政嗎?它當然知道!可是中共內心明知道自己獨裁,為何還非要說民主?前篇已經分析過,任何獨裁者都不會說自己獨裁。甚至,獨裁者的國號恰恰是包含「民主」、「共和國」修飾詞最多的。日積月累反復講的效果,就是變偽為真,就像「中華人民共和國」,仔細想想,人民連選舉都沒有,談什麼共和!但「共和國」說了千遍萬遍,無論說的人和聽的人,都不會覺得異樣了。再說「民主」對已經像「共和國」壹樣聽不出異樣,那就洗腦成功了。但是,稍微有點獨立思考的人們壹定會質疑,怎麼我們的「民主」同西方國家的民主不壹樣?中共壹定會說,我們實行的是「中國特色民主」或者說是「社會主義民主」。這其實就是中共在玩文字遊戲。建政前就有著名的歌曲《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其中唱道:「它實行了民主好處多」;歌曲《團結就是力量》唱道:「讓壹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當每壹個人唱這些歌曲時,有沒有問壹問,怎麼沒有「中國特色」之類的定義?關於中共建政前大力宣揚民主可詳見《歷史的先聲》。這裡的民主,從來沒有提到所謂的「中國特色」。中共黨魁江澤民對外媒暗示說,中國人民的素質還不到,因此不能實行民主。這裡的邏輯非常諷刺,如果現在國民的素質沒有達到可以民主的地步的邏輯成立,那麼,問題來了,「解放」前的「解放區」的國民怎麼反倒適合民主?為何在妳領導的大半個世紀後,國民素質反而下降了?莫非妳領導無方。壹件事情,「不合適做」與「不想去做」其實是兩個概念。退壹萬步說,中國人素質沒到,不合適民主,那香港說好的普選呢?如果臺灣能民主,為何不能在大陸的一線城市也試點推行起來?由此可見,中共壓根兒就沒這個意願。即不想去做。再回到「社會主義民主」。退壹步講,所謂「社會主義民主」真的存在,那麼語法上講,「社會主義」也是個修飾詞,是次要意思,「民主」是主要意思。而不是主次顛倒。白馬黑馬棕馬,都叫馬,乃是因為都具有作為馬的共性。妳不能把張三家的驢子叫做「張家特色」的馬。雪白、乳白、淺白都是白,但是那個顏色慢慢變得灰壹點了、甚至變成黑色了,妳還在說中國特色的白,可以嗎?「社會主義民主」裡的民主,根本就沒有構成「民主」的要件,再加壹個「社會主義」來修飾,又有什麼意義呢?這些道理,中共不是不清楚。但它還不厭其煩地宣傳,千萬不要以為它這麼做是多餘的。中共的潛臺詞是,每個國家發展道路不同,美國是美式民主,我們是中國特色民主,弦外之音是,國情不同而已,讓人們不去關註「民主」的真正內涵、以及作為「民主」的起碼要素。這樣反復宣傳「社會主義民主」其目的,可以模糊化「民主」的真正意義,淡化對真正民主的理解,進而削弱人們對真正民主的追求。
結論
如果深入研究中共的媒體和文宣,可以發現,中共宣傳幾乎都是謊言堆積起來的。只不過,它有不少隱蔽的謊言,日復壹日地宣傳,不大為人們所註意,中了毒而不知毒。本文以上的剖析,只是冰山壹角。朋友們,當妳看完這篇分析章後,請擦亮眼睛,明辨是非,獨立思考,識破中共的謊言,做出妳正確的選擇!
4
分享 2020-07-18

4 个评论

共匪喜歡創造貶損別人與抬高他們自己的詞彙與分類法,比如即使中國的勞動條件與勞動權益以及剩餘價值回饋程度比自由世界差很多,即使中國的土地是黨國權貴私有的,企業是黨國權貴與依附在黨國權貴周圍的紅頂商人私有的,即使自由世界有公有土地與民主公營事業,中國始終屬於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自由世界的民主國家始終屬於資本主義國家,比如中國的資本家不叫資本家叫民營企業家,自由世界的企業家就叫資本家,比如中國的黨國佃農叫農民,自由世界的自耕農叫農場主,共匪本質上是政治流氓。
youngnaive 新注册用户
歪个题
「黨和國家」「黨和人民」「愛黨愛國」「亡黨亡國」
比较顺口的原因可能不仅仅是因为说得多了
还可能是因为平仄。。
我講三個跟香港有關的

「愛國愛港」「愛國愛澳」
將港澳的親共建制陣營貼上這些標籤
潛台詞就是任何有不同意見的派系「不愛國」「不愛香港」「恨國」「恨香港」「賣國」「賣香港」
但從民意的角度來看,親共的建制奴才凡事聽北京指示
甚至經常跟香港主流民意對著幹
為了本身的權與錢與名出賣同胞自由與利益
把香港的法治破壞得一蹋糊塗
讓香港成為一個人治的地方
清廉變貪污   公平競爭變看立場靠關係
他們才是不愛香港,賣港的一群

「港人治港」「澳人治澳」
這個是宣傳一國兩制的口號
如果聽到港人治港,大家會如何理解?
我第一個想法會是「香港人自己來治港」,或者說「香港人大家一起治港」
因為這種說法就是要保證北京不插手兩制的部份,讓當時的香港人安心
結果呢?實際上是「港人中經過我們中共篩選的人治港」
換句話說「港人中的中共奴才治港」
到後來跟北京直接管有啥兩樣?
港英餘孽曾蔭權沒有完全做奴才,有的事情有自己想法
(雖然大方向還是都聽中共的,而且還說出親疏有別這種話)
然後就因為一個小錯被中共搞去坐牢
所以港人很想要真普選
至少選擇的人理論上是獲得多數民意授權的

「普選」
中共80年代就答應香港人有普選
而且寫進基本法中
普選就只是一人有一票?
不是的
普選目的就是像前面所講的
不同候選人提出各自不同的一組政見
選民選人同時也是選擇政見偏向
例如台灣選舉   很大的議題就是要親中還是跟中國保持距離
普選要達到的目的
就是讓最眾望所歸的人以及它代表的一組政策上台執政
這樣等於獲得民眾授權,而之後施政也會比較順暢
結果中共搞了半天搞出一個假普選
就是要委員會先篩過人選
大概每個都必須是港人裡面的中共奴才
然後才開放大家投票
當然基本法裡面寫了要有這個委員會
可是委員會執行的方式可以有很多
當時香港不少學者跟民間團體都提出各種方案
例如委員由民間選出等等
但是中共就是選出最不要臉 最直接控制篩選的方案
這樣根本達不到普選目的   當然是假普選
都不知道他們是八十年代就這樣想  還是後來才反悔失信
結果就是馬上搞出雨傘運動(佔中)
中國在社會意識形態的層面比自由世界更傾向於社會達爾文主義,可是在共匪的分類法裡邊中國是堅持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的國家,共匪本質上是政治流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9
  • 浏览: 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