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习这八年对邓态度变化的时间线

2018年2月底,习公布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方案时,网易云音乐《春天的故事》更新的评论都是一片痛恨现实、为邓追忆惋惜之声。
而到了2019年底,更新的评论很多却是顶着马列毛苏联头像的小鬼,刷所谓的“稻”对邓小平阴阳怪气的讽刺。短短一年多时间发生这么彻底的变化,除了网络左派和保守民粹的壮大、自由派的衰弱,更大的原因是习当局刻意操纵的手段。
以下是习任内对邓态度具体变化的时间线,
与习的执政风格和意识形态风向高度重合:

第一部分:  2012—2014  伪装的友好期

2012年11月习近平上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和邓小平有历史恩怨,但毕竟习仲勋也是铁杆改革派,而且中共改革开放已经持续三十多年,发展成果显著,社会各界也早已融入其中,恐怕没有多少人会觉得习会颠覆邓的改开路线,跟邓家发生新的矛盾。事实好像也确实如此,习上台第一站就到达深圳,向邓小平雕像献花篮,表达要进一步坚定改革的决心。

2013年,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任职广西苹果县副县长,似有日后重点培养的苗头。

2014年,邓小平110周年诞辰,官方舆论隆重纪念,还推出了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打倒四人帮、批保守左、胡耀邦形象乃至赵紫阳的身影,尺度空前之大引人注目。

这一时期似乎一切正常,但习提出的一些说法,比如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也让一些人觉察到了隐忧。

第二部分:2015—2017  大力度的转变

2015年,习的权威显著增强,传媒舆论个人崇拜宣传迅猛开展,叫大大成为风潮,提前四年阅兵➕军改显示军权已经紧握。而对于政治退休老人的网络报道,开始大幅削减,江泽民去海南东山岭游玩的网络信息未存在几时就被删除。
而之后的每年,这种情况都是愈演愈烈。

2016年7月,升职才四个月的邓卓棣出人意料的离开了官场,第二年被人发现在北京桥牌场。
也是在2016年,习把胡锦涛十年任内都抛弃不要的党中央核心称号从历史垃圾堆里捡了回来。

2017年,不听劝告张扬高调的邓家前外孙女婿吴小晖,被逮捕调查。有说法是邓家外孙女邓卓芮此前已经与其离婚切割。

这一时期应该是大大加剧了邓习两家的仇恨。

第三部分:  2018—?  彻底的暗中对立与颠覆

2018年3月,习成功修宪打破任期限制,这似乎是他权力的顶点。
但是到了7月,习多日缺席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全国各地个人画像被撤,梁家河课题被暂停,个人崇拜按下暂停键。但这没有持续多久,之后又自行打脸违背十九大报告宣布定于一尊,很快个人崇拜宣传又恢复和加强了。关于这几天当时传言很多,基本都是说政治老人和党内改革派的压力,但至今对于外界仍然是个谜。
9月,续任残联名誉主席的邓朴方,在残联讲话中不谈几句残联工作,而是大力表彰父亲的功绩,一股对现实浓烈的批判情绪。习当局显然也觉察到了,之后封了一段时间的残联官网,当时百度搜索邓朴方头条就是负面信息。
这也许就是公开决裂的信号。
2018年本是改革开放的40周年,对邓的宣传却相当低调。改开、汶川抗震十周年,主要宣布的对象竟然都是习。这年还有民营经济退场论引燃网络,习不得不亲自出面安抚民营企业家。

进入2019年,对邓的舆论报复空前的加强。
9月30日,习接受了社科院毛左粉红缝合民粹朱继东的上书,带领高官团体参拜毛遗体。而在十一阅兵以后,新兴的稻学彻底突破了原有左派圈子,在朱继东思想火炬等的诱导下,弥漫国内诸多社交网络。

2020年,武汉新冠疫情蔓延全国乃至世界,但习的隐蔽和怕死却被墙内选择性忽视,反而借红十字会事件扩大化宣传稻学,攻击邓,甚至给前期就勇敢去武汉一线的李克强扣走资派帽子。当然也有反作用,比如外国人永居条例,这明明是习当局乐意的对外交往方针产物,也被稻学民粹干扰。

在2020年7月的如今,墙内稻学仍然在传播,但是已被明显限制。习的许多讲话中,也仍然经常同时引用毛邓说过的话。不知是否是因为习既恨邓家又有所忌惮。在这内忧外患,极少有利好因素的环境下,且看之后中共的当代领袖习近平如何破局,打败美国印度,收复台湾,搞出国内大循环繁荣,证明他比邓小平强!
10
分享 2020-07-29

6 个评论

确实如兄台所言,近期毛左已经要统一国内互联网了,绝对是官方故意引导
發記 观察
通商寬衣總加速師習近平當然比鄧小平強,他能二百斤麥子10哩山路不換肩 浪裡白條一千米,鄧江胡皆望塵莫及
宽衣帝非常讨厌邓,私下里骂邓是篡权者
实际上"反邓"势力是分裂的。

目前在平台上跳的最凶的狼犬思想火炬党,实际上就是一个维护皇派势力的保皇党,挂羊头卖狗肉式的打着所谓的毛左的旗号实际上在做清除异己的法西斯行为,这一派现在遭到了自称"工人阶级"与"毛左正统"势力的左派力量(例如卡尔的小屋超话)的抵制和割席。他们一方面对于邓式二共的"左灯右行"表示坚决抵制,另一方面对于泼鸡修宪称帝的行为也表示不屑。

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具体政治投射实体的泛左势力。无论是思想火炬还是所谓"毛左"正统,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政治投射实体,也就是毛泽东,即"借壳上市"。但是泛左势力则不然,他们没有具体的"借壳"对象,但是却广泛的在一些具有潜在隐喻意义的内容下面表达观点,这一点在B站很明显,例如——五学。这一批人实际上在等国的政治光谱里是孤儿式的存在,例如在光州之歌的视频之下,你会看到有很多这种泛左派的力量冲塔式的发言——支持HK的雨伞运动,it's my duty等等。他们既不支持毛,也不支持邓,更不支持习,换句话来说,等国本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已经被异化了的畸形存在,无论谁在上面都一样。
現在小粉紅們罵鄧罵的可兇了

稱鄧的改革開放就是向資本主義低頭 (嗯   其實也沒說錯)

黑貓白貓是走資派腐化共產黨的純潔  (哈哈哪來的純潔)

現在愈釀一股要清洗共黨隊伍的氛圍
属实。

十几年前支国的反贼们都是从自由主义,蛤耶克的武器库中寻找理论依据。

现在的缓则只能打着红旗反红旗,都是些顶着马恩列斯头像的十几岁到20多岁的小屁孩。

可见你支这些年的舆论场退化成啥样子。把自由主义右或者自由主义左都封杀完了,剩下的自然就是毛右或者毛左。上一次你支社会思潮呈现这种类似的格局,还是文革后期。

桂枝今后无论是拥包的建制派,还是反包的反贼,恐怕都是毛的孝子贤孙。窝老丝毫不怀疑毛左系反贼的战斗力,就像窝老始终认为轮子功战斗力完爆民运民逗民小。

只是就算这些毛左反贼们成功,恐怕建立的新国家离民小们一心向往的美式民煮和现代文明只会更远,接着温和派中国人就会像包帝治下怀恋蛤或者霍梅尼治下怀念巴列维的伊朗人那样又在悔不当初:"还是包大大好啊,至少那时候还有口饭吃!"

恭喜包大大成功的以一己之力对桂枝实施降维打击,成功消除了桂枝向文明社会过渡的那1%可能,彻底锁死了桂枝洼地的发展路径,为人类社会除一大害。以后的桂枝,就会在毛左或者毛右的轮流交替中继续重复历史上的治乱循环,实现桂枝瓦房店特色的"两党制",就像一些伊斯兰国家中伊斯兰保守派和伊斯兰改革派那样轮流坐庄。

然而,只要有伊斯兰的存在,无论是伊斯兰保守派还是伊斯兰改革派都不可能让国家变成正常的文明国家。就像再给桂枝3500的历史让它继续重复历史上的朝代更迭和治乱循环,它也不可能发展出现代文明。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9
  • 浏览: 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