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新疆持乐观主义的爱国者总结,兼谈为什么说开启民智是梦呓

定义:
爱国,指爱中华人民共和国,至少是爱大一统的中国,如果对中国的定义和我看法不同,建议另开新帖,没必要来和我玩那种辛灏年玩烂了的“我爱的是中国,你爱的是中共”这种文字把戏。

鉴于昨天被建议了我用的“死大学生”可能涉及dehumanization,所以我加了一个更精确的表达
以“支忽死大学生”为替换

1.强制生育
虽然支忽死大学生嘴上很不喜欢强制生育,但是所有对新疆持乐观主义,并且知道新疆现在是个什么人口结构的人,打心眼里认为将来会有强制生育,而且虽然不至于主动说出来“我觉得中国统一比下崽子的自由权力更重要”,但他们考虑他们的主张其实是必须要至少在新疆有强制生育的,而且他们爱的“中国统一”要从强制生育中得利

2.强制人口迁移
虽然支忽死大学生嘴上不喜欢城乡分化,但这时候要维护新疆的统一了,又不得不求助于他们曾经在高考期间恨死了的人口管制,不靠人口管制新疆汉族年轻人还不又得至少走一半?

3.民族同化
虽然支忽死大学生嘴上很讨厌ABC,不喜欢被西方文化同化了的牧羊犬,但这时候要维护新疆的统一了,类似强制婚配这样比西方通过文化洗脑ABC远为不该为有羞耻心的人所接受的,他们如果聪明,不至于当着西方记者说“我喜欢这种政策”,但是看了这样的报道恐怕还是心里的底气更强了!

4.去宗教化
虽然支忽死大学生一天到晚黑没有任何一支中国军队比得上的十字军没有任何一个中国法庭比得上的西班牙异端裁判所,但是“用马克思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解释的儒家来替换伊斯兰,这是帮助维吾尔人,用21世纪后编出来的汉服来替换维吾尔人的传统服饰,这也是帮助维吾尔人”

当然,我懂我懂,支忽死大学生就算信了天主教,最爱做的就是联合马克思主义者一起攻击新教,论证早期的美国宗教宽容程度不及当代中国,嘲笑新教徒姿势水平不够高。通过暗示圣经不一定全然无误来讨好辩证看待各类文化的中国无产阶级,以及大力打击新教的“唯独圣经”主张。罔顾地上的天主教爱国会怎么看也不像能长存的地方,大力打击三自系统以外的新教徒。以梵二精神来讨好普救派。
所以我虽然说刘仲敬对早期教会的描述完全错误,简直一窍不通,但是他居然成功至少描述了支忽死大学生是个什么样。



启蒙民智部分:

所以每次看到类似在新品葱讨论如何传播真相给中国人民,我肚子都要笑疼了。说得好像中国人民多么无辜一样。
以上几条难道不是仍然被中国大部分人承认为爱国群众的芝士粉子的典型画像?哪怕他们早就看过西方报道了,那又怎么了?

有趣的是,如阿姨所言,棍粉也知晓以上几条,以及活摘之类的血债,但是棍粉的目的是论证中华文明比较高级,不光能战胜目前的小敌人伊斯兰教,还能在将来一举拿下帝国主义。所以“中国人不是人,正如鲸鱼不是鱼”的这个结论,在阿姨用来是攻击中国人,在棍粉用来,反而是论证中国以弱胜强的希望。


我不是姨粉,别拿姨学有什么细枝末节的事实错误来碰瓷。
这一点就算是对姨粉也无效,新品葱不是前几天才谈过这一点吗?
除非你来是指出新疆的汉族人口结构很健康,很有活力。
我倒很感兴趣反姨人士在这方面会给出什么资料。
1
分享 2019-07-09

29 个评论

既然开启民智是梦呓,那八个大大就是不折不扣的意淫
我想我们至少在“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和“民主不能救中国”这点上取得了短暂的共识
也在“中国人不采取骇人听闻程度的反人类手段绝对守不住新疆”上也有了共识。只是你觉得采取了就能守住,我觉得还是坚持不了。

应该求同存异,为什么揪着八个大大不放呢?不是还可以发表你对开启民智的嘲讽吗?
不仅开启民智是梦呓,所有乐观主义都是梦呓。所有反共流派的乐观主义部分,也就是认为中国居士会向好的方向发展的部分,无一例外是梦呓。
姨学的大洪水会登场,但之后的诸夏是梦呓,姨学自己都承认在斗争中取胜的永远是道德最低下的人,那么大洪水之后哪怕短暂分裂,最后也只会由比中共更残忍无情的极恶实力吃鸡
神棍的闭关锁国朝鲜化已经是明显的趋势,但二次改开是梦呓。苏联在勃列日涅夫的二次斯大林化之后,戈尔巴乔夫做的就是二次改开,既然神棍自己都承认中共吸取了苏联教训,那么也应该明白中共不可能再次改开,只会永远的朝鲜化,只会往比朝鲜更封闭更极权发展
川粉的川普摧毁共产论已经表现出破产的趋势,川普贸易战会越打越烈向冷战发展不假,但最终只会为美国利益服务,会在中共与美国切断联系的同时停止不进一步打击,没人在乎中国的人权,更不会冒着开战风险解放中国人,中国人几乎没有不是粉红的,排华都来不及
民小的开启民智论,非暴力不抵抗论,更是梦呓都笑醒,从香港和大陆最近同时进行的抗争已经可以看出端倪,香港或许可以成功,大陆则只会被镇压,再怎么宣传民主自由也只会被墙封删,墙内舆论只会越来越粉红,墙内人只会越来越爱国爱党
结论就是,中国只会向最坏的方向发展,唯一的结局就是永远持续下去的大型朝鲜,权力越来越为所欲为,平民越来越毫无还手之力,未来的结局只能997还吃不上好饭的同时用尽全力歌颂党,为党服务,最后还被摘器官换成外汇供赵家人吃喝玩乐,彻底成为反乌托邦文明孤岛,再无一线光明
中国已经做了几千年反乌托邦文明孤岛,再来个几千年又何妨?
那没钱逃离不了共匪魔爪的该如何?
这言论太幼稚了。墙内人爱党爱国?小粉红的核心在于小,说白了就是年轻。没深入了解过社会。中国人只是不敢骂tg而已,说爱国的也不一定真爱国,爱国毕竟是一门好生意。
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吐槽起,我就每天看着你神神叨叨的。

支乎大学生指得是?是个体还是群体?他的观点是什么?你想反驳的是什么?

还有,莫名其妙民小这个蔑称群体突然又成了你的靶子,既然中国注定要遭大洪水,既然香港人注定要失败,干嘛两百万人要上街?既然中国注定是个大型朝鲜,那干嘛还吃饭啊,赶紧上交财产啊,赶紧自杀啊,赶紧跑路啊,跑这儿恶心人干啥啊?既然未来都已经注定,那就逆来顺受啊?

不愧是习大大的好良民,给你发个良民证。
居然还真钓出来了棍粉。
你以为我每天看着棍粉在我的文章下面疯狂回复“中国人民不可战胜”,“就因为中国人不是人,所以中国体制不可战胜,共产党将会永远胜利”不难受吗。

“中国注定是个大型朝鲜”和我有啥关系,主动提朝鲜的都是棍粉。
棍粉是什麼阿?有沒有人願意來指點一下阿姨我
黄金神棍粉
以前有过讨论,未必准确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232
已删除
阿?那這個變態香蕉,跟變態辣椒有關係嗎?
李威粉丝
https://www.zhina.wiki/%E6%81%B6%E4%BF%97%E7%8B%97%E7%BB%B4%E5%9F%BA

李威和变态辣椒没有半点关系,就是迫真移民中介
你指的「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和支黑的「支那人不配民主」是否一致?这里「中国人」定义是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另外李威粉丝的目的是论证支那人低贱,是真支黑,从而兜售焦虑制造恐慌,达到自己拿移民咨询盈利的目的,根本就没有黑屁你国人不是人所以你国有能力战胜帝国主义之类的话
支黑和姨粉都认同「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区别在于:支黑认为中国人=劣等民族;姨粉认为中国人=征服者+散沙顺民。支黑的诉求是脱支;姨粉的诉求是民族解放(也就是去中国人认同,重新发明民族,恢复诸夏)。
我记得后期是有的,我没仔细研究过李威,但是根据二手材料,他本人应该是大院出身,应该很希望能重归体制,所以实际上是夸过一段时间体制的强大,应该也论证过作为文明的中华文明将如何战胜过。
“中国人”指大陆地区不会被攻击为“你不配当中国人,你这个反华牧羊犬!”的人。
也就是遵守了“无论如何一定要维护台湾新疆西藏同一”观念的人。
李威还大院子弟,真是太草,就是一个吃黑屁饭的神棍,比你姨不知道都垃圾十万甚至九万倍
那这个「中国人」不如改成「大一统支持者」,不然会引起歧义,可以理解成和支黑一样的意思,毕竟反对大一统的人一样可以用「中国人」指「华人」
据说是低阶大院子弟,成天被军长儿子欺负的那一类低级大院子弟。
那样在文字上就没意思了,而且这个中国人的定义刚好是基本上各方承认的中国人的交集。
也许语义上接近“支那”在本站的使用,但是也不如用“中国人”,“中国人民”有趣,因为我就喜欢把这种自认为是褒义词的当成乳化词汇使用。
「支那」以前是个好名字,现在被支黑糟蹋了,也可以当作支黑就是你国五毛的又一大证据。如果用词只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为了更高效率的传递信息,那我无话可说
此君的角色真是多樣化......
我相信,有相当比例的人是有公理心和基本良知的,之所以现在这样是因为大家的不知不觉,如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真相,我相信,起码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基督教的教义是所有人都有基本的道德律(要不然怎么审判没听过福音的人呢?)
可能有人觉醒,但是,我只是说,很多人知道了真相还是一样疯狂的拥护,甚至更进一步。
起码不是很多人以为的知道真相以后民主人士一呼百应。
基督教的所谓道德,不谈也罢。
基督徒的普世价值,就是异教徒都该死。
基督徒在屠杀印第安人的时候,也是奉上帝的旨意?
无论东西方,有没有信仰,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利己主义。我屠杀你们的时候,是不讲道义和道德的。等我把不听话的人杀光了,自己走上了权力的高位,就要教导被统治的人们,你们要遵守道德,你们要讲普世价值,乖乖地做顺民,不要再用暴力推翻我的统治。仅此而已。
人类跟动物没有本质上的区别,都是弱肉强食。
无论什么教徒,在向权力顶峰攀爬的时候,都是没有道德可言的。基督徒如此,穆斯林如此,纳粹是这样,共产党当然也是这样了。
生为动物的你的想法很极端噢!
您开心就好,毕竟伟大的中国人民最懂道德了,智慧的无产阶级最晓得唯物主义的真理了嘛!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