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隔離:這是我的戰爭

我是一個暫時居住在哈爾濱市的人,我在國內的親身經歷了一場我覺得“玄幻”的隔離,我決定要來品蔥些下這次的經歷,因為我覺得,在這個“防疫得當,控制有方”的國家,需要有人記錄,說出他們所經歷的事情。


這是我自己的方方日記


記憶裡北京是6月10日左右開始再次爆發疫情的,而我大概是在六月5日左右從北京返回的哈爾濱,一路上暢通無阻。

在6月13號開始“排查”之後,公安局和防疫處給我打了電話,只是確認電話,一切非常和諧


但在6月19日,我朋友開始發燒了

好吧當時我們都有嚇到,因為和我們是一起從北京回來的,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我決定陪他一起開車去醫院(現在回想起來,這絕對是我做過最愚蠢的決定)

我們在19日晚上到達了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四醫院

但在我們到達之後,哈醫大四院發熱門診不接受我們(因為他們沒有觀察床位了)不讓我們離開(因為他有發熱狀況)只讓我們在門欄處自己聯繫有隔離床位的醫院

我:???可是我們都只打120哎,怎麼個自己聯繫醫院法

對方:你們在百度上搜醫院的電話


然後我們打了無數個電話聯繫到了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並自己聯繫了把我們從醫大四轉運到醫大二的救護車

沒錯,自己聯繫醫院,自己聯繫轉院的救護車

這個時間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就負責抱著手看管我們倆不能離開

經歷了大概一個半小時的折騰,我兩在支付了120塊錢的救護車使用費之後到達了哈醫大二院發熱門診

這是我噩夢的開始

我朋友進去了,但是醫大二院不收治我,因為我沒有發熱,120不讓我離開,因為我是從北京回來的人員

我就只能坐在寒風裡的門口,“等待通知”

這時是6月20日凌晨12點53分

我等來了120的電話:“我已經聯繫防疫站了,你在原地不要離開,等防疫站派車來接你”

然後我大約又等待了半個小時,我不得不又給120打了電話,120的接線員說她已經為我協調了

然後我等來了一個私人電話

對方大概是一個40歲左右的典型東北女士聲音

命令我  原地等待救護車

然後我一直等到2點,沒有車

我只能又撥通了這個私人電話,忙音

然後我只能打114查松北防疫處的電話,然後那邊告訴我“她不知道,她投訴熱線,她幫我聯繫”

然後我換了一個號碼繼續撥打那個私人電話

我很焦慮,我有焦慮症,救護車在哪

“救護車在路上,醫護人員需要時間防護,你有焦慮症你也不能影響我的休息

你 不 能 影 響 我 的 休 息

此時此刻,我在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發熱門診門口,一件單衣(相信去過東北的都知道東北早晚溫差有多大),手機即將斷電,不能離開,我甚至不能進醫院的大樓,因為防疫要求,無關人員不能停留

然後那個私人號碼我再也打不通了

我只能每隔半個小時聯繫一次防疫辦讓她催促救護車

而在此之間我要保持手機關閉,因為電量馬上就要淨空


沒有衣服,沒有救護車,沒有網絡

此時此刻,我與世隔絕,噤若寒蟬


早上6點,我接到了救護車司機的私人電話

早上7點,我看見了我的救護車

我也看見了我穿著休閒裝,甚至連個口罩都沒戴的“需要時間做防護準備”的救護車司機


您什麼時候接到通知來接我的

六點,在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


六 點,在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

end
3
分享 2020-08-07

11 个评论

寫在本文之後: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事情
雖然沒在文章裡寫出來,但我要感謝當時和我保持著聯絡的朋友,我選擇把有關你們的細節略去,但是是你們給了我堅持下去的力量
    所以你是在一个医院里被通知只能等救护车,而且不能离开,有一堆医护人员用看犯人的方式看着你们,然后别的医院大概也不愿意要你。其实这个不同单位间不协调的结果反应在你身上是折磨了你一晚上,而在武汉,就有自闭儿童在家被闷死。可以说这些都是官僚体制缺乏温度的体现吧。

       不过为什么既然 無關人員不能停留,你能直接回家么,一直有医护盯着你么
       不过为什么既然 你能直接回家么,一直有医护盯着你么

虽然我并不想嘲讽楼主(毕竟他也不容易) 不过嗯在支说自己有焦虑症只会让别人嘲笑。一看支那经验就不是很多
怎么说呢,这就是自己送中啊..............
       不过为什么既然 你能直接回家么,一直有医护盯着你么

我不可以回家,因為我是黃碼不可以打車,我在哈醫大二院但我的車子停在哈醫大四院(大概10km),而且說我不允許離開
就是說,你和朋友兩兄弟,兩爺們都沒感染,你朋友發燒和新冠無關?你甚至沒發燒?
這就是爲什麽大陸人不愛守規矩,因爲守規矩意味著傻瓜,儅凱子,送羊入虎口。原諒他們吧,這并非本性,而是被現實教育成這樣。
前几天DogChinaShow(狗哥YouTube频道)分享了一个从武汉去新疆的网友经历,那才是真的叫玄幻。有时候我在想,支国这防疫工作,如果没人组织,纯自发式的进行,可能都要比这种 ‘组织’ ‘协调’ 来的要高效的多。也不会弄出这么多魔幻防疫故事来~
就是說,你和朋友兩兄弟,兩爺倆都沒感染,你朋友發燒和新冠無關?你甚至沒發燒?

是的,但這是後話了,因為當時我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武漢肺炎所以才決定去的醫院
虽然我并不想嘲讽楼主(毕竟他也不容易) 不过嗯在支说自己有焦虑症只会让别人嘲笑。一看经验就不是很多

我知道支那很支,但是我想不到醫療系統這種應該科學,求實的一線部門能說出這種愚昧無知的話來
在中国,被欺负最惨的就是那些坚信法律制度,坚信规则的人。越相信规则,这个规则就会越欺负你。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喜怒無常 傷春悲秋 陰陽怪氣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8
  • 浏览: 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