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近日放緩,國內卻不斷湧現「病毒源於美國」的言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日前更在毫無科學證據下宣稱是美軍將病毒帶入武漢,引起爭議。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今日(18日)終忍不住開腔,撰文狠批「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更反諷稱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

袁國勇與其徒弟港大微生物學系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共同撰文,以「大流行緣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為題,以現有的科學證據分析病毒起源武漢,指以基因排序之法尋源,發現有蝙蝠的冠狀病毒株與武漢冠狀病毒的排序高達96%近似,認為病毒株為武漢冠狀病毒之始祖。文中又指武漢將發現病毒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極速清場,研究人員抵達搜證取樣本時,場內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終,導致元祖病毒源於何地無從稽考。 

對於社會對今次冠狀病毒的命名爭議性大,中國堅拒將病毒命名為起初已廣泛統稱的「武漢肺炎」,文中認為,民間及國際媒體將病毒稱為「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是因俗名已是約定俗成,通俗易明,方便溝通,並認為是直接簡單,亦無不可。

文章在最後狠批中國人完全忘記沙士教訓,讓活野味市場立足於先進城市之中心,更「明目張膽售之烹之吃之,令人側目。」惟中國卻明知疫情發於武漢的事實下,仍對外宣稱是源自美國,認為其「沙士後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乃大錯,欲戰勝疫症,必須面對真相,勿再一錯再錯,諉過於人。」最後更嚴厲直言,「為滿足各種欲望(慾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 

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00318/bkn-20200318091309332-0318_00822_001.html

https://lih.kg/1930956
32
分享 2020-03-18

45 个评论

「為滿足各種欲望(慾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 


人造病毒,中共的罪恶。不要动不动就说中国人。「真正的中国人在台湾」,沦陷区全是人质!
奈斯!!!!!!香港人真是有骨氣的人!!!!!!
一開始說病毒是美國的還估計只是小粉紅的YY,現在國家看這種YY看多了自己都信,服了╮(๑•́ ₃•̀๑)╭
這推鍋推得推相有點難看啊!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还信人造论啊-_-||

很大可能就是武汉p4实验室制造出来的
目测粉红会盯着他香港人的身份咬
还信人造论啊-_-||

很明显就是P4搞出来的呀
香港人不僅有骨氣,而且善良——太過善良,不識中共滅絕人性的邪惡歹毒。

根據中共黨媒人民網(http://www.people.com. cn/GB/shehui/1063/2122659.html),中國法院網(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03/10/id/84895.shtml)中共治理“沙士”的“醫學思路”可是“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的基因武器”,即“非典針對華人,傳染深入基因”。最近一位葱油上傳的基礎教育階段思想政治考卷再次出現這個説法。

如果武漢肺炎真的是吃野味引起的,那麽整個世界真的可以大鬆一口氣!
支持袁教授,敢言,真香港人!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外宣九层妖塔

https://i.imgur.com/mH67SYC.png
好吧,阴谋论深信者,你信吧,我不信,也不建议你信

袁教授:「武漢將發現病毒的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極速清場,研究人員抵達搜證取樣本時,場內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終,導致元祖病毒源於何地無從稽考。 」
證據已被消滅,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
对啊,外星人放的也是一种可能性啊-_-||还有可能是我放的呢,这就是标准的阴谋论套路


[00:56] 劉仲敬:我基本上是瞭解發生了什麽事情,因爲這些事情的當事人和主角幾乎就是我自己。現在網上到處傳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所長(王延軼),很有可能是我老婆或者是我的同類。假如我沒有對自己進行干涉,按照我在1996年畢業以後的正常發展的話,情况很可能就是這樣的。我很清楚他們的病毒研究所會按照什麽方式去建築或者修理。假定我不是在烏魯木齊,而是到了武漢,烏魯木齊的整個角色都搬到武漢來,那麽故事情節就是這個樣子的:
[01:45] 大概在朱熔基當政時期,大家悶聲發大財的那個時期,刑科所就開始考慮建立一個現代化的研究所。幕後的主持人是烏魯木齊市財政局副局長的兒子。他幷不是公務員,也不擔任任何職務,而是開了一個公司。這個公司理論上講是私營企業。按照GDP和廣大自由主義者的統計,它應該是市場經濟發展和民主轉型的一個重要推動力量。但是實際上,該公司是一個純粹的皮包公司。它唯一的資本就是,它的主管是財政局副局長的兒子。
[02:35] 它策劃的結果大體上就是,由我那個華西醫科大學的師兄王峰出來去主持這個假定的研究所的建築工作。好處就是,王峰也是有一些親戚的,該建築所的工程和一些勤雜人員,總之就是非領導、非專業技術的其他人員,實際上就是由他推薦的。你看,所有單位都有兩種人是必不可少的:第一種人是領導,就是負責做政治决策和制定發展方向的這種人;第二種人就是技術骨幹。但是這兩種人可能還占不到總人數的15%。85%的人分爲兩種:一種還是幹活的,但是可有可無,換了誰來幹都可以的那種人;第二種就是,永遠不幹活的、專門論證爲什麽幹活的人全都錯誤而他永遠正確的人。這兩種人加起來大概占85%。他如果掌握了推薦這些人的權力,那麽對他就是一個實質性的獎賞,這個比起比如說升一個職或者在法定賬面上得到工資要好得多了。
[03:51] 我們要注意,党國的體制就好像跟人類的大腦一樣。最底下的部分是所謂的爬蟲複合體(Reptilian complex),跟魚類和爬行動物是基本一致的;再往上比較高級一點,跟哺乳動物基本一致;最上面,所謂的人的大腦皮層那一部分,是人類特有的,是歷史最晚近的産物。如果你要問爲什麽它不能把底下的部分改造掉,答案就是,因爲你不能修正歷史路徑。由于歷史路徑的緣故,法定工資的差額是像列寧同志所倡導的那樣,人民委員要跟勤雜工平等,所以你升職得到的那點錢是根本不足以彌補你的辛苦的。但是大家還是要升職的原因當然是因爲,他還可以撈到法外的其他什麽好處。
[04:41] 這些好處之一就是,可以把自己的私人關係安插到裏面。這樣的單位像是比如說武漢市政府的各種影子銀行一樣,理論上不算政府的一部分,所以它也不受這方面的規矩的束縛。把自己的私人關係安插進去,那麽這裏面的包工頭工程就可以發大財。例如,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的食堂、保險門銷售公司或者諸如此類的附屬單位,比賬面上要有錢得多。我是說實際上,而不是說理論上。從實際上講,它是該單位的附屬部分,其主要效果就是撈錢來反饋它的母單位。沒有母單位,它是混不下去的。母單位的用處就是,你如果不買我們家的保險門的話,你以後報案就沒人理了。
[05:44] 你可以想像,這個工程是預定要包給像牛爺爺(牛白 @niubai)這樣的人。我解釋一下,牛爺爺是推特上面的一個加拿大華人。自從他皈依了基督教而且還在網上開始傳教以後,我就把北美的所有華人教會都拉黑了。在我的心目中,包工頭是沒什麽好人的。TMD,你當了包工頭、跑到加拿大以後居然開始裝起逼來了,這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06:11] 我大致上可以猜測出來包工頭會幹什麽事情,因爲他們幹的事情都是大同小异的。這個偉大的計劃一旦實施以後,各方面都會有一定的經營的好處。我以前在某一次提到過,他們想要拉我進去。在1990年代後期,我還沒有完全不上班,但我上班主要是去吃飯和摘草莓的,他們有一個附屬的、像花園一樣的地方很適合摘草莓或摘葡萄,對于工作是毫無興趣的。我本來在當時還有一定的可能性就繼續天天摘草莓,但他們開始煩我,要我去支持這個項目,于是我索性就不去摘草莓了。
[07:01]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他們發動了我的那些走二程路綫或者冒辟疆路綫的親戚來開家屬會議,通過他們來做我的工作,安排了一個女生準備來嫁給我。我之所以懶得幹,是因爲增加工作量、减少生活質量而撈到的那點好處對我來說無足輕重。他們正確地看出這裏面的毛病出在哪裏,就是我不像王峰或者像財政局副局長那樣有一大批外戚或者皇親國戚需要安插,而他們積極動作的重要原因就是因爲他們要把他們那批人安插進去。那麽,我們可以給你製造出來,你不能連自己的老婆都不顧對不對。你假如有了這一批人,那麽你就會有同樣的動機,上竄下跳地把他們安插進來了。
[07:56] 後來我的那些親戚就慫恿我去跟那個女孩見面或者相親。順便說一句,我一輩子也沒有見過她,所以我其實幷不知道她是幹什麽的,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他們的理論,我一聽就知道它的實質意義是什麽。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我一點也不想動,而他們却上竄下跳,很積極。最後談到一定程度以後他們就說,看來我們家還真是會出這種人,你簡直就是竹林七賢啊。請注意,這話不是一句恭維話,而是帶諷刺意義的那種話,大致上就相當于是北京交警的那個傳說。有人開車超速,然後企圖逃走,他認爲他能够逃走,但是最後被交警追上了,他一看逃不走就對警察說,對不起我錯了。交警就說,不對,是我錯了,我不該追你。就是這個意思,那是北京人喜歡用的那種諷刺話的意思,就是說你簡直是高人呐,不食人間烟火。
[09:13] 我的大腦裏面好像有一個開關。有人好像曾經說過,男人的大腦裏面有一個開關,喜歡談打仗的事情,女人從來對這個問題都不感興趣。不知道這話是不是事實,但是我的大腦裏面肯定有一個說諷刺話的開關,它會自動跳起來進行反應。因爲說到了竹林七賢,于是我就條件反射地說:我要是竹林七賢的話,那你們就是賈充成濟了,你們的女孩就是賈南風了。于是,這件事情到此爲止就垮臺了。
[09:52] 按說的話,似乎這件事情是需要我的支持才能够做成的,但是實際上,我不支持或者不參與,他們最後也還是在我根本不在場而且根本不上班的情况下把事情做成了。從程序上來講,這大概有點問題,但是我永遠不上班這件事情在程序上恐怕也是很有問題的。程序上不成立的事情實際上是很可能發生的。這就像是,最近在香港有某某武漢人去傳播病毒,後來有人說,他帶去的那個人其實是武漢的某某貪官,從理論上講是被判了十五年徒刑的,但是他却在香港療養而幷不在監獄裏面。他不在監獄裏面的理由,跟我永遠不在辦公室裏面的理由是完全相同的。
[10:41] 順便說一句,當時好像是我對女人比較不友好的時期。我好像跟別人有一點不同就是,我對女人友好和對世界友好的程度大致上是成正比的,在我小學的時候是高峰,以及在現在是高峰,但是在中間部分是低谷,在當時我是對女人不友好的。但是女人是不能得罪的。後來我聽說,那個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女人花了很長時間在各種地方去黑我,說我是陽痿。這是一個很有中國特色的故事了。
[11:19] 然後接下來,我估計他們還是在沒有我在場的情况之下把諸如此類的事情統統辦成了。該機構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安插那些諸如此類的人。其中必然有的項目就是像華西或者其他什麽學校那樣,把實驗室的兔子和狗之類的變成一個事業。經營這個事業的就是一個小包工頭,他必然是被內部的某一位權勢人士安排的,就像是食堂負責買菜的經理必然也是一個相當有油水的職位。然後相應的,他必然要回饋他的政治保護人。整個操作就是按照這種形式進行的。
[12:06] 你可以想像,這裏面的實驗用兔子、老鼠和狗之類的東西多半就會變成你在街上買的烤羊肉的一部分。那些烤羊肉多半就是烤兔子肉或者烤狗肉,其中一部分大概就是從華西大學留下來的。如果該實驗動物正好就被注射了某種病毒的話,那麽它自然而然就會傳播開來。這種事情很顯然是隨時隨地都在發生的。而且,這麽長時間才鬧出大事,才是一件真正值得奇怪的事情。當然,這些事情都是死無對證的。你要真的查明白到底是誰搞的,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從體制運行的角度來講,這種事情是早晚會發生而且必定會發生的,只是具體發生在哪一個點上會有點難以控制而已。
[13:02] 就從GDP利益集團的角度來講,這當然是利用體制和經營體制、大家發財的一種手段。但是從党國的角度來講,爲什麽你要搞一個具有細菌武器性質的東西?那麽動機很顯然就是金正日那種性質的,一個沒有朝鮮存在的世界是不值得存在的。這不是資産階級戰爭的原理,資産階級戰爭是不搞細菌戰的,因爲指不定它會打到誰的頭上,弄不好打到自己頭上,損失更大。但是資産階級戰爭的邏輯是假定雙方在戰後都會存在。假如你預計到你在戰後會不存在,那麽合乎邏輯的做法就是,我死了也不能讓你活。這些東西像朝鮮的核武器一樣,是留下來作爲最後手段的。
[13:49] 但是,這個最後手段要在斯大林元帥的統治之下才能够順利實施,如果落到像王峰同志、石正麗、舒紅兵這樣的人物手上就要糟糕。順便說一句,舒紅兵這個人,我一看他的名字就覺得他是工農兵大學生的出身,跟向榮他們屬同一代,因爲他們那一代的人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出身。先不管這方面階級鬥爭的理論,反正基本效果是一樣的。落到這些人的手裏面的話,病毒就會通過兔子到處散播。在斯大林元帥的統治下是不會的,因爲斯大林同志會毫不猶豫地槍斃掉他們。而習近平同志却莫名其妙地到現在爲止一個人都沒有槍斃掉。其實,他要是肯狠狠地槍斃一批人的話,這種事情本來是可以不必發生的。
[14:36] 所以,體制跟體制之間是要有配套的,你不能搞一個半社會主義半資本主義的體制。要讓社會主義體制合理運轉,你不能不槍斃人。槍斃的人不够多,事情就要亂套。你又要搞社會主義,又不槍斃人,這是絕對不合理的事情。印度的社會主義國有企業會搞不好,原因是很簡單的,就是因爲他們不能够把工人送去勞教。當初1978年的時候,中國代表團去考察世界各國的國有企業,就論證說,印度的國有企業還不如中國,但是印度的民營企業比中國好。爲什麽呢?當然是因爲中國國有企業的工人是可以隨時送去勞教的,而資本主義的工人是可以隨時失業的。如果你既不能勞教又不能失業的話,那你就沒有辦法運作了。這就是一個配套經營的問題。
[15:38] 我敢說,十之八九的人都會按照這種方式去運作。假如我不是民主小清新、反清複明的志士或者諸如此類的人的一個合體的話,我十之八九就會這麽搞下去了。這個時間到現在差不多是二十年。這二十年時間,足够讓王峰當上十年的所長然後再升遷上去;然後我再當上十年的所長,把我老婆安插成副所長;然後我再升上去,我老婆就是所長。現在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那個當所長的女人就是這麽上去的。本來這個職位或者類似職位很有可能是由我的那個假定的老婆去負責承擔的,然後這件事情就有可能是由我自己幹出來的。這個故事很像是《一千零一夜》裏面漁夫哈裏法的猴子的故事。猴子代表命運,只要他把他的猴子跟別人的猴子交換一下,他們就交換了不同的命運。所以,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由我自己幹出來的事情

[21:00] 當然,這也可以給你另外一個推論:改革開放以後建立起來的軍隊是沒有戰鬥力的,因爲他們就是用同樣的包工頭體制建立起來的。武昌造船廠的潜艇是用同樣的方式組織人馬修建起來的,它的質量必然會跟武漢病毒研究所是一個樣子的。我完全可以想像,那個病毒研究所的相應的安全程序之類的東西,像是樓房的陽臺一樣,是經過偷工减料的,它實際上幷不能防病毒。假如防病毒的手段是氣壓,內部的病毒區是低氣壓,外面的氣壓高,那麽那些氣壓機必然會像是一般的空調一樣是偷工减料的,可能用上兩年以後早就用壞了。按照法國人的圖紙,是應該可以用上比如說三十年的,但是實際上三年之內就用壞了,然後各種病毒就自然而然散出來了。按照圖紙和驗收單位的報告來說,這事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實際上是必然要發生的。如果都按照圖紙辦的話,包工頭憑什麽賺錢?包工頭不賺錢的話,誰也不願意當那個所長對不對。
[22:04] 這樣就有一個結論:實際上中國軍隊唯一有戰鬥力的部分就是大概幾十顆到一百多顆核彈。從理論上講,中國軍隊有兩百多顆核彈,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是所謂的海基武器,部署在潜艇上面。部署在潜艇上面就等于是沒有用,因爲潜艇本來就是很少出海的。而且,它是改革開放以後才修建的,大概質量就是這個樣子的。能用的那一部分是蘇聯留下來的老部分,是陸基的核武器,這些部分大概是能用的。有些年久失修和退化了,但是寬打寬算可能還有一百多顆能用。瞄準不精確,射程不遠,估計打不到美國,但是打日本和臺灣應該還有幾十顆是能用的,可以集中攻擊幾個大城市群。這個應該就是中國軍隊唯一可靠的野戰勢力。其他的部分可能都是在紙面上和在上級驗收的時候看上去很好看,真的要協調的時候,哪怕是跟俄羅斯舉行軍事演習的時候,坦克的輪子就要掉下去或者槍就要卡殼,諸如此類的事情就要不斷發生。真要打起來的話,是會搞得全軍覆沒的,就會像是武漢現在搞的這種情况一樣。
[23:16] 武漢現在是軍管狀態,它派了軍車去接管,這說明本地的糧食儲備快要用完了。但是軍隊的軍車却是豈有此理的少。我看他們的報導上說是,實際上他們只動用了幾百輛軍車。這是絕對不够供應一千萬人的飲食的。但是這個跟中國軍隊的正常表現是一樣的。2009年他們出兵援助烏魯木齊的時候,這個情况是我看到的,帶來的新兵在烏魯木齊街頭巡邏,但是實際上來的只是軍隊的先鋒部隊,後勤部隊沒有來。後勤部隊大概過了半年時間,陸陸續續的,像是長阪坡一樣,拖著油瓶一路慢慢開過來。開始出來的那些軍隊其實都是跟武漢的醫護人員一樣,基本上是裸體作戰的,只在市民面前穿著防彈衣用來嚇唬人,其實他們的彈藥、車輛和後勤部隊基本上沒有來。
[24:16] 而且,開始來的時候非常相似,七月份的時候在兩個星期之內開到烏魯木齊的那些軍車恰好也是兩百多輛,跟武漢的運輸車輛是一樣的。這個差不多就說明了,人民解放軍的運輸能力就是這樣。大概最初兩個星期來的只是應該來的本單位的運輸車輛的1/10不到,90%的車輛要半年時間才能够緩緩凑齊。但是時間來不及了,能凑齊的先給我上再說。但是等半年過了以後,可能病毒已經下去了,你來了也沒什麽用處了。這個反應速度和後勤補給能力,大體上就反映了軍民融合時代人民解放軍的後勤能力。
[25:04] 本來在蘇聯體制之下,軍隊、軍工企業和國家計委是整個一回事。它是魯登道夫發明的總體戰的一部分。全國經濟爲軍工企業服務,軍工企業爲戰爭服務,全部資源都用在戰爭上面。搞不好的人是立刻就要拉出去槍斃的,是絲毫也不能含糊的,一切都受軍法管制。但是出于人類的本性,日久玩生,要槍斃人變得越來越困難,一切都在退化之中,現在就搞成這個樣子了。不是國企要改制嗎?改制以後至少領導可以發財,工人要失業。軍工企業難道能够這麽吃虧嗎?軍工企業還是共和國的長子,你們這些姨太太的兒子跑出去發財了,長子坐在家裏面受窮,這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公安局可以賣保險門,軍隊就不能經商?很好,那我們不是軍隊可不可以?軍隊不能經商,武昌造船廠是不是軍隊?武昌造船廠不是軍隊,武昌造船廠是一個國有企業,它跟軍隊現在不一樣了。儘管海軍的潜艇是由武昌造船廠供應的,但是武昌造船廠經過改制以後現在是一個面向市場的企業。
[26:23] 它還可以分一下,分出幾個分公司。分公司有什麽好處?可以搞合資。比如說,我分一個分公司到青島去,然後青島跟荷蘭企業或者日本企業合作海洋開發,現在我們去捕魚。于是我們就可以把荷蘭的漁船技術和民用潜艇技術拿來合作合作,蹭一蹭,該技術就給分公司了。然後分公司再回饋母公司,母公司再跟人民解放軍合作一下。這叫什麽?這就叫軍民融合。軍民融合的意思是什麽呢?我的分公司機構是一個白手套機構,它可以跟外國企業合作,合作就可以得到外國的民用技術。現在外國的民用技術已經比斯大林同志留下來的軍用技術還先進了,因爲時間已經過了幾十年。所以,拿回來用一用,融合一下,還是很占便宜的事情。
[27:14] 那麽軍隊的後勤怎麽辦呢?那就跟公安局食堂是一樣的。聯勤是什麽呢?就是交給相應的國有企業管。比如說,南部戰區在廣州,它的聯勤系統,軍糧和口糧什麽的,那就由比如說牛爺爺組織的某個包工頭公司負責供應。這就叫聯勤系統。聯勤系統實際上是承包制在軍隊中的體現。當然,那些包工頭必然就是賴昌星一類的人物,就是腐敗的核心。正規的軍人可能除了他的工資以外拿不到什麽,只是還能够拿到一些額外發的福利什麽的,而負責給軍隊負責供應後勤、糧餉和武器之類的公司必然是發大財的。但是你也可以想像,這樣凑成的體制必然是平時儘量挖空,到關鍵時刻各種凑不齊。所以你必須事先打一場像武漢瘟疫這樣的小戰爭,這時候必然就是各種凑不齊,然後你好好整頓整頓。整頓一下,才能够把補給、服裝、鐵路運輸和各種物資統統搞起來。
[28:18] 例如,鐵路在朝鮮戰爭和林彪的反蔣戰爭時期是很好用的,它是滿洲國和蘇聯留下來的底子,隨時隨地都能把齊齊哈爾的士兵送到錦州去圍攻新四軍。如果當時他們的反應速度像現在這樣,只有1/10的人能够到,其他人六個月以後才能到,那樣的話毛澤東早就流亡到蘇聯去了。當時二戰時期的殘餘資源還可以使用,蘇聯可以用二戰時期的管理模式。當時東北的鐵路是由蘇聯的交通部長直接接管的,所以他才能够玩兒得出來。毛澤東手下的土鱉還沒有人有能力調配現代化的鐵路系統,但是蘇聯人搞這一套鐵路大規模運兵已經是很熟練了。
[29:08] 但是,現在鐵路大規模運兵準時准點到達已經變得不可能了。如果可能的話,武漢的情况就不會是這樣,2009年的時候烏魯木齊的情况也不會是這樣。原因也就是因爲,儘管鐵路從賬面上講幷沒有减少,但是鐵路各部門也已經分別承包了,變成諸如此類的半公半私的特權公司了。他們在經營的時候是只顧特殊利益的,沒有辦法按照計劃經濟和戰爭動員的需要使他們協調配合起來。
[29:40] 所以,現在要打仗的話,必然就是像現在的武漢瘟疫那樣,理論上存在的軍隊只有1/10能够上戰場,而且物資像是武漢的醫生一樣各種配不齊。當然,這種情况是可以改變的,整頓下來,三、五年也就可以整頓好了。但是整頓是要殺人或者至少要大批撤換人手的,不能像現在這樣上不上下不下地混下去。
袁国勇可是钟南山钦定的专家组成员啊。小粉红是否会借此把钟南山也拖进辱华的火坑,让我们拭目以待。
目测粉红会盯着他香港人的身份咬

已經在套黃絲帽子了
遲早不黃也非得把人逼黃
难得有敢讲实话的人,可惜接下来他估计要被粉红给围攻了
这位可是实打实的工程院院士 必须加速 彻查
对啊,外星人放的也是一种可能性啊-_-||还有可能是我放的呢,这就是标准的阴谋论套路

相對外星人來說,實驗室製造論明顯較為現實,基於無事實證據,實驗室論有不少專家提出觀點如:「武漢肺炎特性、排序與愛滋病相近,疑似冠狀病毒與愛滋病毒合成物。」
基於充足論點較多而無實證情況下,實驗室論不可排除,亦不能以陰謀論輕易定斷。
已經在套黃絲帽子了遲早不黃也非得把人逼黃

反共、反黑警是良知。任何有良知的「心水清」學者立場絕對偏黃。
阴谋论就是阴谋论,你可以研究研究一两个经典阴谋论的案例,就会明白这种事情很不靠谱,即不能证实、也不能...

如你所說,這可能是陰謀論,的確是符合黨情的陰謀。不尊重合約是共賊的一貫作風,實驗室論之所以被人接受、相信是因為大家都不相信共黨。

現在實驗室論基於大量共黨製造的疑點及專家觀點下,確是不可忽視的理論。

在討論武漢肺炎成因時,實驗室論有所立足點,不容忽略或直接以陰謀論概括之,或輕言理論為假。
超有風骨,跟共匪的説辭完全相反,真香港人!袁國勇教授好波!
讨论病毒的重点应该放在武汉的p4到底有没有这个病毒?(病毒是否为人造杀伤力都很强)目前看来是有的,还因此得过奖。http://www.whiov.cas. cn/xwdt_160278/zhxw2019/201911/t20191111_5429774.html 
这可不是墙外新闻,而是在中科院官网上发的。2004年有SARS病原体泄露事件,1月院士李宁又因为贩卖实验室动物获利千万被判刑。那在已知p4存在病毒毒株的情况下,怀疑p4实验室病毒泄露,难道不合理吗?
相對外星人來說,實驗室製造論明顯較為現實,基於無事實證據,實驗室論有不少專家提出觀點如:「武漢肺炎特...


已經有太多權威科學家否定實驗室人造論了。
人類還不知道那一組基因是負責什麼,那又怎麼能做組合呢?
如果實驗室有問題,比較有機會是實驗事洩露了某種冠狀病毒到中間宿主,然後在中間宿主體內產生突變。
我也同意,很多人相信这种观点也是出于对共党的不满以及不信任,我能理解这种想法,

貴黨石正麗,陳化蘭等研究感染人類的動物病毒的✔
貴黨封省不封國際航班導致全球擴散✔
貴黨包大人親自指揮同時封鎖言論✔
貴黨抓8醫生前已經把沙士等列為敏感詞✔
貴黨9月實行新型冠狀病毒演習✔
貴黨在加拿大頂尖實驗室偷病毒,同實驗室科學家被自殺✔

各種事實擺在眼前,還想洗地的最好親自感染親自去世✔
我也同意,很多人相信这种观点也是出于对共党的不满以及不信任,我能理解这种想法,

就是生化战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9806 「7年前媒体报导:中共密制超级病毒 可杀上亿人?(视频)」
中共这方面报道也很多。

阴谋论是阴谋论,阴谋是阴谋。也许阴谋论是不存在,但你不能否认存在阴谋
「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

「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
袁教授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家,这个不就是打脸了中共说病毒起源要科学家说了算的说法。另外袁教授还是工程院院士,估计粉红战狼可能会打舆论战把他的工程院院士头衔拿掉。
又成了生化战,唉╯﹏╰好吧,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但我希望你能了解一下构建阴谋论的常见方法。葱友们看样...

从你的发言,我只感觉你对邪恶中共的了解很浅显
纳粹“集中营”和“毒气室”你知道吗?中共跟纳粹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
集中营、毒气室有直接的人证、物证,且其针对的对象是为纳粹所不容的犹太人。而此次武汉的病毒最先伤害且伤...

苏联生化武器泄露 大量无辜平民染疫死去 http://cn.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3/18/926348.html

武汉肺炎源于武汉病毒所的几大证据 http://cn.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3/17/926541.html
「追求科學真理 無意捲入政治」 龍振邦袁國勇撤回文章

本報觀點版今日刊登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及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霍英東基金(傳染病學)教授袁國勇來稿〈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龍振邦及袁國勇現撤回文章。


龍振邦及袁國勇表示,他們是科學家,終身追求科學真理,不了解政治,也從來無意捲入政治。「文章表達不適當,用詞甚至有錯誤,並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把我們捲入政治,留給我們一個空間研究。」

他們稱,該文與政治無關,旨在提出尊重真相、移風易俗。若當中的手民之誤引起任何誤會,龍振邦及袁國勇表示歉意。
貼一下明報原文,欣賞一下大家風範
m.mingpao.com/pns/觀點/article/20200318/s00012/1584470310596/龍振邦-袁國勇-大流行緣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
【明報文章】己亥冬,疫發武漢。庚子春,湖北大疫,國內疫者八萬餘,死者三千。民不出戶月餘始遏,惟疫未止已外傳。三月,全球大疫,世衛後知,未及宣布大流行。諸國欠措施缺儲備,迅大疫。星、港、澳及台(原文為中華民國)皆免於大疫,惟零星海外輸入之症及小群組不絕,尚未失守。

此疫由病毒所致,因其形如冠,故名曰冠狀病毒。世衛由2015年開始避免用人名、地名、動物、食物、文化、職業等為疾病命名。故是次以「年份」為此病冠名以資識別,稱此病為冠狀病毒感染-19(COVID-19)。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 ICTV)以病毒基因排序為命名標準,每段基因逐一細心分析,其他因素不作考慮。蓋因此冠狀病毒基因排序「未夠新」,屬沙士冠狀病毒的姐妹,故稱之為沙士冠狀病毒2.0(SARS-CoV-2)。民間及國際媒體則稱之為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直接簡單,亦無不可。

社會上就此疫之命名爭議甚多,事實上疾病之名由世衛起,病毒之名由ICTV起,而俗名則是約定俗成,清楚明白便可。科學研討或學術交流,必須用官方名字COVID-19稱此病或SARS-CoV-2稱呼病毒。市民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則可以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稱之,通俗易明,方便溝通。

庚子大疫 始於武漢
約75%之新發傳染病源於野生動物,而數隻能感染哺乳類動物的冠狀病毒,其元祖病毒(ancestral virus)則源於蝙蝠或雀鳥。兩者皆能從數千公里外飛抵發現病毒之處,故病毒之命名系統亦會以發現處名之記之。欲查病毒之源,準確客觀之法乃從動物宿主身上分離出病毒。可惜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早被清場,研究人員抵達蒐證取樣本之時,場內之活野味早已不知所終,病毒之天然宿主(natural host)及中間宿主(intermediate host)身分成疑。據當地人員述,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內之野生動物從中國各地、東南亞各國及非洲(走私出口)運抵此處集散,武漢冠狀病毒之元祖病毒源於何地則無從稽考。

以基因排序之法尋源,查得一隻蝙蝠冠狀病毒株(RaTG13)與武漢冠狀病毒極為相近,其排序高達96%近似,故相信此病毒株為武漢冠狀病毒之始祖。此病毒株於雲南的中華菊頭蝠(Rhinolophus sinicus)身上分離得之,故相信蝙蝠乃武漢冠狀病毒之天然宿主。流行病學研究明確顯示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為初期擴散點(amplification epicenter),病毒很大機會在場內由天然宿主交叉感染中間宿主,再於中間宿主體內出現適應人體之突變,繼而出現人傳人之感染。

中間宿主身分未明,但基因排序顯示武漢冠狀病毒S蛋白受體(Spike Receptor-binding domain)與穿山甲冠狀病毒株近似度高達90%。雖然未能確定穿山甲為中間宿主,但此穿山甲冠狀病毒株極可能捐出S蛋白受體基因(甚至全段S蛋白基因)給蝙蝠冠狀病毒株,透過基因洗牌重組成為新的冠狀病毒。

野味市場 萬毒之源
零三沙士,疫發河源,廣東大疫,傳香港。沙士冠狀病毒於果子狸身上尋得,其後中國明確禁絕野生動物交易。十七年矣,惟野味市場禁而不絕,而且愈趨猖狂。中國人完全忘記沙士教訓,讓活野味市場立足於先進城市之中心,明目張膽售之烹之吃之,令人側目。活野味市場內動物排泄物多含大量細菌病毒,環境擠迫、衛生惡劣、野生動物物種交雜,病毒易出現洗牌及基因突變,故須禁之。

改革街市為防疫重點,中國政府及港府必須迅速改善環境、加強通風、滅蟲滅鼠。在完全淘汰活禽市場前,必須妥善處理禽畜糞便,減少病毒洗牌機會。

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勿再亂傳,以免貽笑大方。臨大疫而不亂,首重資訊透明,冷靜理性分析,勿人云亦云,以訛傳訛。沙士後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乃大錯,欲戰勝疫症,必須面對真相,勿再一錯再錯,諉過於人。武漢新冠狀病毒乃中國人劣質文化之產物,濫捕濫食野生動物、不人道對待動物、不尊重生命,為滿足各種欲望而繼續食野味,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如此態度,十多年後,沙士3.0定必出現。

作者龍振邦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名譽助理教授,袁國勇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霍英東基金(傳染病學)教授
FB上因為撤回文章已經沸騰了,這件事情現在變成了言論自由的威脅
開始批鬥科學家,有內味了。跟我一起喊,打倒反動學術權威!
別傻了。睡醒沒有?人家是黨的。
你看看他的職務。 蝙蝠說只是回到一月說法。
中國人民低賤惡劣論,不配擁有民主自由。從來都是共匪主題曲。

 全世界最歧視中國人就是共匪
foridealworld 黑名单 回复 咸鱼之体 灰名单
难得有敢讲实话的人,可惜接下来他估计要被粉红给围攻了
反共人士很多也不满意呢,怎么能说是陋习呢,这里很多反共人士也支持吃野生动物呢。上次我发帖批评销售和食用野生动物帖子,被一堆所谓反共人士围攻。只有说实验室泄露或者生化武器才是正确答案
奈斯!!!!!!香港人真是有骨氣的人!!!!!!一開始說病毒是美國的還估計只是小粉紅的YY,現在國家...
包子不就是这种弱智的典型,相信大国复兴,跟美国对着干,满地找牙了还不服输,非要把自己送上断头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