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还有人把上海疫情解读为上海帮同习中央之争

1国内小粉红认为是上海帮不听它们的习一尊号令,把上海搞成了这个局面
还有人认为是有人借上海的事情给习近平上眼药,是所谓江曾的上海帮借此对习近平发难
国外竟然也有反贼持此观点

问题是,现在国内哪里还有上海帮?
江泽民已经96岁,恐怕站起来都难。曾庆红也83岁。当年留下的党羽,经过习近平十年整肃,哪里还成得了气候?
就算当年是江曾提拔的,谁还会为两个随时会去见邓小平的老头去卖命?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更是习铁杆中的铁杆。
假设习在全国只有两个封疆大吏可以自由任命,肯定是上海和北京市委书记。
这个地位之重要,连钦差大臣孙春兰到上海,官方新闻也是“交换意见”,根本没有到其它地方的气势汹汹。

上海的局面,根子就在习近平自己。
习近平提出什么要求呢:努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
逻辑上讲,这就是二十二条军规,自相矛盾的要求。
习近平是老官油子,讲这话就是为了不留把柄。完全看下面人怎么领会了,到底前半句和后半句哪句才是习的真意思?只有他的心腹才心领神会。

从头到尾,习对于疫情就是稀里糊涂,处处误判。一开始压制武汉舆情,不要破坏春节祥和气氛就是他下的命令。所以他公开说“亲自指挥”,是为了展现黑老大气质,安抚官心。后来误打误撞,一方面铁腕封国,一方面又把疫情传到国外,国内显得相对安全,他产生了幻觉,以为可以靠这个无往不利。病毒终于按着科学规律变异,也终于回老家探亲,他又故技重施。但其实中国现在再也经不起第二轮全面封锁,所以默许上海搞所谓“精准防疫”,自欺欺人。病毒没有看齐意识,愈演愈烈,他又让孙春兰去镇压。我看是压不住。孙春兰在天津、西安都侥幸成功,但是在吉林铩羽而归。

上海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什么地方同中央之争,也不是什么上海帮同习中央之争。是习为了自己的面子,左手同右手之争,自己打自己。
34
分享 2022-04-03

189 个评论

假设习在全国只有两个封疆大吏可以自由任命,肯定是上海和北京市委书记?北京的地方官向来在中央里没有地位,升迁也很难!
>>假设习在全国只有两个封疆大吏可以自由任命,肯定是上海和北京市委书记?北京的地方官向来在中央里没有地位...


北京政府和党委的一把手,只不过是做不到党的总书记和总理而已,进常委的还是比比皆是。贾庆林就当过北京市委书记,王岐山也当过北京市长。
>>假设习在全国只有两个封疆大吏可以自由任命,肯定是上海和北京市委书记?北京的地方官向来在中央里没有地位...

你是说蔡书记的官当到头了吗?
silverball 灰名单
按過往北京市委书记没有升值空間的,在京師武警和國安才是真老大。

其他省級地區的戰略重要性依次為上海、廣東、新疆、重慶、北京、大爆炸之前的天津,以及接收共青團一把手轉職空降的省長、省委書記的省份。

這些地方的一二把手都明白目前屬於過渡性質,等平穩混幾年入政治局。於是真正做事情的是下面的地頭蛇,也就是副省長/副市長以及本土的技術官僚,用最近時髦的話來說就是中國版的deep state。

而上海的技術官僚和其他地方deepstate不同,它選拔幹部有一套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必須有海外留學的經驗,短則三兩個月考察農場、公司、長的話必須攻讀完整學位,所以上海的官僚執行政策的風氣普遍會更偏向科學而不是政治,在北京那幫只講政治不講技術和人性的黨校夜校土鱉看來看來,當然是眼中釘肉中刺。
>>按過往北京市委书记没有升值空間的,在京師武警和國安才是真老大。其他省級地區的戰略重要性依次為上海、廣...


为什么新疆和重庆那么重要?
>>你是说蔡书记的官当到头了吗?


撑死当上常委
>>为什么新疆和重庆那么重要?


新疆好理解吧,民族、宗教矛盾最大的地方,中共最怕的几个地方之一,重庆不太清楚,掌管西南边陲?不过重庆市委书记确实历来都是政治局委员
老毛总结的,政治路线决定组织路线和干部路线,所以他重用工农干部。但有时也可能反过来,干部基础决定政治路线和政策

不同的防疫政策,适合不同类型的领导干部。

清零政策基本靠行政命令,政务官僚和党务官僚比较拿手,技术官僚就靠边站。

与病毒共存技术含量高些,就得更多地倚重技术官僚,政务和党务干部就得靠边站。

老大一般都会从自己共过事的人当提抜亲信,放到重要位置。江本身工科出身,又在电子部干过,与他共过事技术官僚多。所以技术官僚多属于江派。而与习共事的干部没什么技术官僚。习的班底和亲信大多是党务政务干部,所以习要推清零政策,让他的亲信出政绩,在二十大上位,确保他连任成功。
>>为什么新疆和重庆那么重要?


邊疆重地,社會形勢最嚴峻複雜,非強人不能鎮壓。
重慶是直轄市,中部和西南行政級別最高;作為國民政府的臨時首都,建國以來一直是重地。
>>撑死当上常委
常委已经很够了啊。
当上最高领导人的地方职务,上海市委书记有两个:习和江(很讽刺吧,两个死对头都是从同一职务升上来的。当然习是过水的,江是实打实的)其他是西藏、四川、湖南的书记(胡锦涛、赵紫阳、华国锋)胡耀邦没在地方上干过。北京确实从未有过,但其他地方也没有啊。
蔡当不上最高领导人不是因为他是北京市委书记吧,是因为他本人就不具备条件,他不是红色家族的人罢?
哈哈哈 輪子的理論就是被拿下的官員都是上海幫 出現問題都是江曾在搞鬼 反賊裡面有一些輪子的信徒吧

其實這波疫情的操作 反映的是左支右絀 前後矛盾的問題 本質上來看就是能力問題 再進一步說就是其實沒有真正定於一尊

大家看公開的講話 上海疫情一開始是說要以最小的代價實現防控的最大效果 當時就有解讀說是政策的改變 其實說白了就是國內經濟經不起折騰了 難道要以三十年來最差的經濟成長率喜迎二十大? 所以實際上上海根本沒有不聽的問題 更何況李強能不聽習的?

那上海這麼搞一定是會有大面積感染的 也一定會出現嚴重的外溢效應 其他地方肯定不幹了這些人可能還是習的自己人 雖然說在一個幫派裡 但他們也要掙自己的業績啊 也要上位啊 所以不就搞成這樣了

這就是能力問題 不知道方向到底是什麼 下面一有意見就轉向 也說明權力其實沒有那麼穩固 

我之前就說過上海的疫情 怎麼處理都是錯 清零一定會影響經濟 不清零一定是疫情蔓延 但至少能保住一項 現在的情況可能是 清不了零 也保不住經濟 也是神操作
本质只是支鳖封建匪帮竭泽而渔式的掠夺支民奴隶的价值导致的、封建王朝的必然衰败而已。

一个皇帝是皇帝,一群皇帝它就不是皇帝了?

封建犬斗看个乐就行了,真要信谁是好人谁上位那只能说是支性未脱。

至于说支鳖内部有民主的技术型官僚这更是天大的幻想笑话。
哪怕是毛澤東,也不能百分百控制文官集團。包子還沒到這個地步。
可是上海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政治,只能说有人要搞上海,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十万兵是为了抓阳性上海人进集中营?上海人又不是香港或者维吾尔,不但没有这么做的必要,还会没事找事。提前镇压抗议那就更扯了。官场早已锈住,永远都是出了事还闹大了才开始部署。

所以上海一定已经发生了什么。个人盲猜,有人投毒造疫情,并且人还在上海,目前在搜。
楼主对中共或者极权体制的权力规律基本上是零了解(当然也不排除是习或者清零派派出来撇开责任的),集权国家的统治集团并不是某个个人,而是以家族或者派系利益集团为单位的集体,这些利益集团存在与否和某个掌权者个人的年龄是否掌握实权并没有关系,就好像黑手党或者山口组的老大老了退出江湖了不会影响这些犯罪组织的存在而已,中共内部的派系如同黑手党或者亚洲的帮会,是一个利益集体,这些利益集体是通过经济政治或者人事方面的利益组成的权力竞争集团,同样对于中共派系来说防疫手段只是打压政治对手的手段,和面子没有关系。习要搞清零是因为他手下的人或者支持他的利益集团更能从清零获得利益,而不是习特别好面子,如果你掌握了实际的权力,面子是毫无价值的东西
>>楼主对中共或者极权体制的权力规律基本上是零了解,集权国家的统治集团并不是某个个人,而是以家族或者派系...


我觉得中共的面子很重要,否则它们不会执著地宣称自己"伟光正",睁眼说瞎话地死不认错。
因为重庆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一直被共产党当成第二首都大后方来建设,重兵把手不难理解。
>>我觉得中共的面子很重要,否则它们不会执著地宣称自己"伟光正",睁眼说瞎话地死不认错。

伟光正这套东西和面子没有关系,它的目的恰恰是利益性质的,也就是说他要让中国底层相信中共代表他们的利益仅此而已,中国体制内的人没人相信伟光正,但是为什么还为中共做事,无非是他们也相信中共代表他们的利益更多一点
>>伟光正这套东西和面子没有关系,它的目的恰恰是利益性质的,也就是说他要让中国底层相信中共代表他们的利益...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对于流氓的思维和价值观来说,面子也是利益,有时候甚至是最高利益,毕竟流氓需要的是那种践踏一切、万民臣服的王八之气。连面子都没有,算什么"人上人"。对于那些物质利益,它们并不一定那么在乎,毕竟想要的话随时都能拿。
我最初还喜欢看这些中共权斗内幕之类的,现在感觉就像地摊文。
>>北京政府和党委的一把手,只不过是做不到党的总书记和总理而已,进常委的还是比比皆是。贾庆林就当过北京市...


王岐山属于非典过来救火的,替团派孟学农,更何况他俩是连襟
王岐山和贾庆林在北京公事不那么对路
真以曾经在北京主政为表象,尉健行岂非也算了?但尉健行也是来救火的,替换出事的陈希同

其实这些京城首长在这个位子都不是为了以后提拔,都是为皇上看好京畿罢了
前面说的王岐山和尉健行都是本身有地位临时来帮忙的
就像张德江在薄熙来事件后还去重庆主政,总不能说他是因为主政重庆才成为常委的吧

贾庆林比较特殊,以他平庸之才,也就是因为和老江关系好,才上去的政协闲职,和主政北京关系不大
历任北京首长里权柄最大的是彭真,党内地位第八
NjNtx 🤬不友善用户 回复 吾儿禁评
已隐藏
虽然是习自己的锅,但是也不排除上海帮在背后煽风点火,鼓动大家反习,现在网上就有不少反对封控的言论。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对于流氓的思维和价值观来说,面子也是利益,有时候甚至是最高利益,毕竟流氓需要的是那...

任何统治者要有效实行统治必须要依靠统治集团,怎么组建统治集团,就必须要让统治集团成员获得超过社会一般人的利益,所以越是要践踏一切越是要注重利益,这个世界不是小孩子乐园,没有利益交换不可能有人能实行统治
>>王岐山属于非典过来救火的,替团派孟学农,更何况他俩是连襟王岐山和贾庆林在北京公事不那么对路真以曾经在...


北京市委对北京的掌控都不多,这个职位对官员的锻炼价值其实不高
可不咋的,这一看就是那帮反共媒体瞎编的,一股轮子的地摊文学风格
所以上海这波疫情很奇怪,李强要是铁杆习家军的话,这是亲自打脸那位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主子?
>>北京市委对北京的掌控都不多,这个职位对官员的锻炼价值其实不高

是这样
如果说掌控力,也就彭真刘仁一系老北京市委,被老腊肉说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陈希同也是老北京市委的,刘仁的秘书
在往后就没啥北京了,现在不都去通县了么,哪里还有北京
>>是这样如果说掌控力,也就彭真刘仁一系老北京市委,被老腊肉说独立王国,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陈希同也是老北京...


三环以内基本是中央的权力飞地,市委根本管不了,搬到通州其实是正好
>>任何统治者要有效实行统治必须要依靠统治集团,怎么组建统治集团,就必须要让统治集团成员获得超过社会一般...


面子也是交换的一部分。如果有同阶位的大佬,老大在同僚面前失了面子,小弟就不好使唤了。如果没有对手,在独裁者一言堂的世界里,下面的小弟挖空心思拍马屁,整天生活在谎言中的独裁者,不能容忍别人打脸的。

因为面子丢弃利益的例子,古往今来比比皆是。崇祯不弃城逃跑, 明朝因为不肯再用洋枪队雇佣兵错失最后的机会;咸丰宁肯割地赔款,死不肯接见外国公使。希特勒死杠斯大林格勒,普京大帝闪电战失败后死不撤兵,都是面子造的孽。这些面子甚至与利益抵触。

盖因面子实乃尊严和实力的象征,让人看笑话的独裁者是压不住有异心的敌对势力的。你再收买对手,你能付出的利益都超不过干掉你获得的利益。所以匪酋务必通过维护面子杀鸡儆猴,使蠢蠢欲动者仔细掂量利益和风险的比例,即投资回报率,从而不敢轻易造反。

匪朝的例子必然也众多,只是共匪为了自己的面子,严控舆论我们不知道罢了。但是漏出来的也能一窥端倪,比如王立军挨了耳光叛逃美领馆。士可杀不可辱,讲的无非是面子,我想这是很明显的常识了。一个虚伪非法的盗匪愈加看重面子,无它,它们见不得光,做不到真诚坦率。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粪坑社会的名言就是匪徒心理的写照,水平越差的黑老大越应如是。黑老大要争的是历史地位,是决议名分,面子断断不能丢。如果连面子都可以丢了,它的位子也就岌岌可危了。
地区的公共福利和利益,跟中国共产党的北京殖民政府的利益,当然是不一致的。
>>王岐山属于非典过来救火的,替团派孟学农,更何况他俩是连襟王岐山和贾庆林在北京公事不那么对路真以曾经在...

彭真是个特例。匪共建政之初首都的重要性远在地方各省市之上,一把手的地位远非后来的北京市委书记所能比。彭真主政北京之初在党内的排名应该是第七。彭真是七大的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相当于政治局候补常委,排名仅在五大书记和另一名候补书记陈云之后;八大时彭真是排名第二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也是仅次于六常委的位置;彭真降到第八是在1958年八届五中全会林彪晋升政治局常委之后。

彭真兼任北京市市长和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十几年,同时还担任排名第二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和中央政法小组组长(相当于中央政法委书记),这样要还不能把北京市委经营成独立王国才是活见鬼了。这种权势熏天的下属也就是腊肉才能驾驭得住,后来的核心哪个敢让京畿一把手担任这么多要职这么长时间。
>>邊疆重地,社會形勢最嚴峻複雜,非強人不能鎮壓。重慶是直轄市,中部和西南行政級別最高;作為國民政府的臨...


中国社会散沙一片,未来必定是七个大大,八个大大入主中原
>>面子也是交换的一部分。如果有同阶位的大佬,老大在同僚面前失了面子,小弟就不好使唤了。如果没有对手,在...

问题就在于小弟要的利益不是面子,所以面子是不能交换的,交换的是面子背后的利益,杀鸡儆猴掂量投资回报率恰恰是为了利益,要面子不要利益的权谋者在到达权力顶峰前就会被淘汰,这才是客观的规律。你举得例子恰恰说明了这一点,因为不管是崇祯还是咸丰都失败了
>>问题就在于小弟要的利益不是面子,所以面子是不能交换的,交换的是面子背后的利益,杀鸡儆猴掂量投资回报率...


你低估了小弟的主观能动性,你能给的往往别人也能给,甚至小弟斗倒你得到更多。如果你混成一个笑话,小弟支持其他大佬的心理风险就会下降,获益机会更大。匪共斗倒一个人,往往要先泼脏水、污名化,让他颜面尽失,正是他们内心面子想法的体现。

我当然没有精力去举所有的例子,然而意气之争,几个人没有经历过呢? 正是因为它们失败了,它们的面子笑话才会众所周知。

如果一个人能摒除面子这种最广泛的情绪的影响,或者说即使大庭广众也毫无羞耻心,毫无自我意识,那么它基本可以说是圣人了,很难相信个个都被区区利益绑架,以至于举朝上下尽为奴才匪类。凭借最基本的直观和心理学特征,我不能认同你的说词。

这个问题看起来我们也不会达成共识,我不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你低估了小弟的主观能动性,你能给的往往别人也能给,甚至小弟斗倒你得到更多。如果你混成一个笑话,小弟支...

你给的别人能给那么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你要给的更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派系集团都要疯狂敛财的原因,泼脏水、污名化,让他颜面尽失的目的是什么,恰恰是要通过这种手段提高其支持者支持他的风险预估,一个道德差的老大,小弟自然会预估跟从他获得的未来收益会更差,所以你举得例子恰恰又证明了小弟都是利益思维而不是面子思维

大庭广众也毫无羞耻心这个可以说是在中国从政的基本功,毕竟每年那么多大会主席台上的发言哪个不是谎话空话套话,不抛弃面子在这个体制下是不可能混到高位的
>>因为重庆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一直被共产党当成第二首都大后方来建设,重兵把手不难理解。


地理位置上的优势,具体指的是?
>>彭真是个特例。匪共建政之初首都的重要性远在地方各省市之上,一把手的地位远非后来的北京市委书记所能比。...


说的非常好,彭真一直是仅次于常委们之下的第一号人物,刘少奇的最嫡系
你这个就是从一个极端 走向另一个极端 。

的确,陈破空,法轮功说的一些内斗,不靠谱。

但是他们不靠谱不代表党内团结一致就靠谱啊。

无论从中国历史 ,还是从各国共产党党史,内斗一直持续 ,这是事实。为什么到习近平这里,就大家团结一致了呢?对不对。


也就是说内斗必然存在,别说中国,别说共产党了,民主国家也在斗啊。对不对。有人就有斗争,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了,说是江曾集团,怎么样怎么样,也许并不符合实际,但是可以是上海帮,可以是习派自身内斗,可以是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甚至某个野心家都有可能。

好好想一下,为啥武汉,西安,天津封城,没有这么多”料“出来,是这些地方封城很人道吗?保护了人的权利吗?做的非常好吗?显然不是。上海的料远远多于其它城市封城。这是不正常的,中共的国内网络管控能力完全可以压制住上海的爆料,所以说这是政变,政治斗争是完全适合的,当然具体哪边先开战的?具体是怎么怎么斗争的细节,这个并不知道。
如果你理解,上海幫就是江澤民曾慶紅,你可太不了解中國社會了。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皇權不下縣,雖然共產黨搞文革鬥地主,把底層文化破壞的一乾二淨,不過在有些地方,權力就還是下不到基層,比如上海。與其說江澤民成立了上海幫,不如說是上海文化成就了江澤民。

上海幫是所有的上海人,所以你會看到,上海會有張文宏,朱谓萍這樣的醫生仗義執言,會有底層工作人員說,你們居家隔離吧。你換了李強來當書記,又怎麼樣呢?你能把所有上海的警察、醫生、公務員全換成習家軍嗎?

這也就是為什麼一定要海陸空三軍齊發,坦克開路,弄幾萬名外地醫護進來的原因,因為這是上海人的人民戰爭。
以外貿來講,深圳和香港是一條線的,在香港被中共“去一國兩制”得到與其匹配的關稅待遇以後,深圳的經濟增速就遲緩了。

而上海做為中國“本土”的對外窗口,在這中間則收穫一小部分利益。既然香港“一國兩制”沒有了,對中國市場和生產能力有興趣加上膽足夠大的外資來說,直接“錢”進中國,能享受更高的溝通效率和交易成本。

上海可以說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火車頭,要穩住整個中國的對外貿易,穩經濟、保增長,上海就不能隨意像其他省份那樣肆無忌憚的圈禁居民。


我記得共匪外交幹部,不知道去年還什麼時候,就曾表示希望美國恢復對香港“一國兩制”的關稅待遇。

微博、知乎都有一種口徑:深圳防疫成功,上海如何如何失敗......之類的炒作。

如果把上海的外國人,外商雇傭的經理人也搞得出行困難,動輒強封硬鎖;那麼香港的“群體免疫”完成以後,在改革開放先行既得利益群體眼中“一國兩疫”是不是“一國兩制”的變種?

上海越強越富越自由,對中國、中共、北京來說肯定是更有利益的。

可習近平是個懦夫阿。
是新派系也不是不行
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紫薯布丁
>>按過往北京市委书记没有升值空間的,在京師武警和國安才是真老大。其他省級地區的戰略重要性依次為上海、廣...


它選拔幹部有一套不成文的規矩——这个是真还是假?
>>可是上海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政治,只能说有人要搞上海,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十万兵是为了抓阳性上海人进集中营...

那有必要动用到军队吗?难不成对方有枪
>>我最初还喜欢看这些中共权斗内幕之类的,现在感觉就像地摊文。

又不是人人体制内 是也不能说 只能是听个乐
>>哈哈哈 輪子的理論就是被拿下的官員都是上海幫 出現問題都是江曾在搞鬼 反賊裡面有一些輪子的信徒吧其實...

这次是军队直接接管 而不是来辅助上海政府控制 甚至还就地撤职了上海官员 上一次能走到这一步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而且疫情没有明显好转 军管多长时间牵扯多少人也都是未知 要看最后负责人是上海政府还是军队 会不会动上海政府领导层

你是怎么同时得出党内没有内斗和其實沒有真正定於一尊的结论的
>>这次是军队直接接管 而不是来辅助上海政府控制 甚至还就地撤职了上海官员 上一次能走到这一步的时刻是什...

我还真不知道上海有人被撤了 是李强 还是龚正 还是邬惊雷? 上海疫情没有好转是事实 军管上海? 是军方的谁来接管的?上海目前已经很少是本地干部了 上海16区 只有一个区长是上海本地干部 其他都是外地调来的 他们跟上海根本没有什么连接的 所以也不存在上海官员的问题 上海政府领导层 市委书记李强是习近平的在浙江时的秘书长 市长龚正是刘鹤妹妹的老公 你说这些都是谁的人? 动上海领导层 还不是习的人? 再说如果上海已经军管了 孙春兰还跑去上海干嘛?孙春兰是军方的吗?

我从来没有说过党内没有内斗 但上海目前一二把手都是习的人的情况下 上海疫情的控制 没有李强 龚正的角色 可能吗? 或者说上海存不存在李强要封城 其他官员反对的情况? 明显不是啊 所以这里我说的是习自己都说了要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效果 这就是起初是要不封城的 李强本质上也是习政策的执行者而已
因为习也玩不起 封上海现在的后果是GDP跌3个百分点 党内的斗争应该是习把经济搞坏了 国际关系搞坏了 不让他连任 或者说要他在二十大政治局人事上妥协 而不是在斗上海要不要封城的事 上海封城也不是习一开始要的 只是后来的发展的确超出了预期

为什么说没有定于一尊? 习开始是要上海不封城的 虽然没有明说 但公开的讲话已经说最小代价最大成果了 最后为什么还是封了 就是习压不住了 上海疫情外溢 其他省份意见很大 如果定于一尊 习决定了要保经济 不封上海 再大的意见都压得住 结果自己讲话不到一周 就吞回去了 这叫定于一尊?
>>我还真不知道上海有人被撤了 是李强 还是龚正 还是邬惊雷? 上海疫情没有好转是事实 军管上海? 是军...

任何一个政治实体都不可能靠一二把手控制,本质上还是要靠基层的执行,没有给大的好处基层也不可能真的倒向一边,习本人就当过上海市委书记,那时候能控制上海吗?因为派系利益这种东西都是互相渗透的,习一二把手背地里不会和其他派系勾兑?别的不说去年蚂蚁金服事件就传出来李强牵涉其中
NjNtx 🤬不友善用户 回复 zzzzz11111
已隐藏
>>任何一个政治实体都不可能靠一二把手控制,本质上还是要靠基层的执行,没有给大的好处基层也不可能真的倒向...

我都已经说了上海16区的区长 只有一个区是上海本地干部 再说了上面说封城 下面不执行?下面就是不同意 明面上直接抵抗在中国是难以想象的 就算软抵抗 明面上还是会执行的 更何况现在都是躺平的 你指望他们抗旨?

你都说了没有大的好处不可能倒向一边的 那你认为反习派给了李强什么好处 让他对抗习这颗大树?习当年到上海7个月 是渡一层金 走过场 和现在是一个情况吗?
>>我都已经说了上海16区的区长 只有一个区是上海本地干部 再说了上面说封城 下面不执行?下面就是不同意...

你的上海本地干部怎么定义的?而且这里的基层可不是指区长这一级而是指底下直接执行的官员以及i市里的专业职能部门的官员或者进一步说是体制内倾向于共存的人蚂蚁金服上市李强开了绿灯用事实,利益交换可以参考杭州那个下来的,也是习的人
>>你的上海本地干部怎么定义的?而且这里的基层可不是指区长这一级而是指底下直接执行的官员以及i市里的专业...

你都说了执行的官员 那他们哪来的决策权?今天封城不封城 这些基层干部有权决定吗?你说他们消极抵抗可以 但你说这些基层干部可以决定封不封城?切合实际吗?不要说基层干部了 就是区长也没有封不封城的决定权的

蚂蚁金服的事情 我是不清楚 就是蚂蚁金服 李强开了绿灯 就说李强完全背叛的习 这也太牵强了吧 你说蚂蚁的事 李强牵涉在内的时间点 习是不是要打马云?还是是说当时并没有打马云 收好处 中共哪个官员不是这样?习决定了 切割就好了
>>你都说了执行的官员 那他们哪来的决策权?今天封城不封城 这些基层干部有权决定吗?你说他们消极抵抗可以...

疫情防控和打仗一样是专业问题,它的决策权很大程度上是由技术官僚这种专业人士决定的,行政官员必须要依靠技术官僚决策,你说封城怎么封封哪些一样要靠技术官僚专业人士帮你执行,行政官员在具体政策上是被架空的,
杭州那个市委书记也一直被视为习的人,就是因为和阿里系勾兑被弄下来了,可见中共这些官员其实也是各个派系之间横跳,真正铁杆跟习的人也不会多,同样习对名义上是他的人也不会太忠诚,双方都心知肚明
>>疫情防控和打仗一样是专业问题,它的决策权很大程度上是由技术官僚这种专业人士决定的,行政官员必须要依靠...

你太抬举中共了 如果中共的决策是专业决策 现在会搞成这样? 清零本身就是政治决策而非专业决策

另外你谈到打仗 一样的问题 今天普京决定要打乌克兰 军队就一定要去打 打的怎么样是另外一回事 同样封城 如果习一早决定要封 就会封了 至于下面封的效果如何 另说

杭州书记的事情 习有的时候也是盖不住的 举个例子 河南郑州去年水灾 最后怎么样? 郑州市委书记也被认为是习的人 习保住了吗?也没啊 不过就是保住了楼阳生 这就是内斗 习有的时候也是要牺牲一些自己人的 再往近说 应勇 也被认为是习的铁杆亲信 不是也下去了吗?所以杭州的书记 不一定是背叛了习 收好处跟背叛习是2个概念 也可能最后派系内斗 没保住罢了
>>你太抬举中共了 如果中共的决策是专业决策 现在会搞成这样? 清零本身就是政治决策而非专业决策 另外你...


你好像搞反了,防疫这种领域和打仗一样,行政官员不懂,必须依靠技术官员决策这和搞得好坏没有关系,而是客观规律,同样习能不能打台湾,军队如果反对的话同样做不到,如果俄罗斯军队反战派是主流,一样打不起来。

杭州书记下来原因就是家里拿了阿里的钱啊,这个早就不是秘密了,反习的对立派系又不是慈善组织给你好处的目的就是让你帮他干事的这不是背叛习还是啥?
>>你好像搞反了,防疫这种领域和打仗一样,行政官员不懂,必须依靠技术官员决策这和搞得好坏没有关系,而是客...

你说的没错 在民主国家 专业人士制定例如防疫这样的政策 这个理论不适应中共 因为中国是极权国家 也就是说 中国的防疫政策不取决专业人员 而是政治官员 这就是习一人要搞清零的原因

第二 俄罗斯军队不要打啊 结果不就爆出行刑队这样的事情了吗? 极权国家你不听我的 就是清洗啊 过去的斯大林是这样 今天的香港也不就是这样吗? 直到扶植听话的人为止 这就是为什么李家超可以上位的原因

第三 蚂蚁金服要上市 去贿赂杭州的书记 那是企业利益 不一定是要他反习 而是要他帮助蚂蚁上市 或者说甚至希望通过他疏通习 最后事情没办成 人家不干了 为什么就一定是反习呢?

其实说到底 就是我以前说的一有功劳习就是亲自指挥 亲自部署 亲自上厕所 一有问题就是反对派搞事 习是傀儡

跟你说了这么久 你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清零防疫 是习的个人意志 而非专业意见 甚至都不是党内共识
>>你说的没错 在民主国家 专业人士制定例如防疫这样的政策 这个理论不适应中共 因为中国是极权国家 也就...


你搞反了民选国家和专制国家的区别在于政治决策的目的不同,民主国家为了选民的利益,选,专制国家是为了统治集团的利益,这个和具体的行政处理没有关系,美国军队打仗靠军事将领,苏联军队打仗也考军事将领,习近平打仗也要依靠军事将领,这些军事将领就是军队的专业人士
中国的防疫政策是怎么形成的呢?就是有利益关系的清零派利益集团和习勾兑,获得了习的认可,习本身对防疫一窍不通,怎么防疫无非是哪一派的防疫政策对自己更有利,哪一派和自己利益交集更多就选哪个,具体的防疫策略是有那个相关的利益集团决定的

俄乌战争进行都两个月了吧,一只战况不利的军队的情绪能代表开战之前吗?德国还出现过军官刺杀希特勒呢?能证明开战前德国军方不支持?

中共的大企业都是不同派系的资金池(通过白手套代持分配到不同派系的核心人物手上,企业利益就是派系利益,蚂蚁那时候不属于习的派系,所以习不让他上市融资,杭州书记收蚂蚁的好处这不是背叛习还是啥?中共派系利益分配招兵买马的核心就是企业利益

说穿了你自己就是不愿意承认中共的防疫决策都是有自己利益动机的,不是因为那些人不懂,而是因为利益使然,你本质上是把幻想成了像美国那种对选民负责的政府
第二你不愿承认中共内部是铁板一块,不存在利益集团派系这种历史上反复证明的东西


题主对中共或者极权体制的权力规律基本上是零了解(当然也不排除是习或者清零派派出来撇开责任的),集权国家的统治集团并不是某个个人,而是以家族或者派系利益集团为单位的集体,这些利益集团存在与否和某个掌权者个人的年龄是否掌握实权并没有关系,就好像黑手党或者山口组的老大老了退出江湖了不会影响这些犯罪组织的存在而已,中共内部的派系如同黑手党或者亚洲的帮会,是一个利益集体,这些利益集体是通过经济政治或者人事方面的利益组成的权力竞争集团,同样对于中共派系来说防疫手段只是打压政治对手的手段,和面子没有关系。习要搞清零是因为他手下的人或者支持他的利益集团更能从清零获得利益,而不是习特别好面子,如果你掌握了实际的权力,面子是毫无价值的东西
shiguazheye 新注册用户 (待解除)
有人能给我讲一下国内的政治派系吗,或者推荐一些文章,感谢了
>>你搞反了民选国家和专制国家的区别在于政治决策的目的不同,民主国家为了选民的利益,选,专制国家是为了统...

決策的目的 和決策的人是一回事嗎? 之前在說的是誰主導了上海是否封城的決策 就是說誰有決定權 ?现在又说决策目的 一直换概念有意思吗? 疫情这个事情上是先有清零 然后衍生出一堆利益链的 还是利益链在那边选政策的? 时间轴到底是什么?

开战前 俄罗斯大兵只知道自己是演习吧 甚至一般的军官都不知道要开战 只有高层的几个人知道 这些都有报道的 这就是你所谓的专业意见?这就是所谓的支持? 这就是极权国家 以领导人的个人意志 在小圈子里搞

杭州书记的事情 你都说了还牵涉到李强 为什么李强平安无事?除了李强 没有其他人了吗? 企业和派系有连接没错 但企业也有自身的利益 他去贿赂官员 不代表就是要把那个官员拉近派系 有的时候 甚至那个人要进来 派系都不敢要 怕是卧底也说不定 这种尔虞我诈的事情 哪有那么简单

习的防疫政策当然有利益 这个利益指的是什么? 政治利益是不是利益?我哪里说过这个不是利益? 我之前还说清零是习十年唯一可以嘴的事情 但现实中上海封城造成的经济影响 难道不影响习的利益?这就是习起初要最小代价换取最大效果的原因 这里面也有他二十大的政治利益 经济一团糟 其他派系不会发难? 不会劝退习?不会要求习在人事安排上妥协? 这些哪个不是利益?难道就是简单的经济利益吗?

中共内部是不是铁板一块 我从来没说过 跟这个话题也没有任何联系
>>決策的目的 和決策的人是一回事嗎? 之前在說的是誰主導了上海是否封城的決策 就是說誰有決定權 ?现在...

这里是你一直在偷换概念吧,因为习不懂防疫,所以他必须依靠他信任的专业官僚给他出主意,怎么防疫才符合他个人的最大利益,那些专业官僚考虑到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和利益集团给出了清零的建议,习觉得清零对自己打击政治对手对立城市有利,采纳了这个建议,这个难道不是一拍即合顺理成章的事

俄罗斯基层官兵什么时候等同于军队官僚了?你在中国军队传出反对打台湾的声音难道派两个新兵传出来?难道不是派某某司令某某将军?你这把士兵和军队的高级干部偷换概念混为一谈了

李强没事那是因为习有可能并没有掌握他勾兑的具体的证据也有可能是把他拿下坐实了叛变说会导致自己派系内人心不稳形成模仿效应,中国的大型企业首要目的就是为背后的派系输送资源和资金,名义上的头面人物都是背后派系指定的,因为很简单你要做大就得投靠派系利用派系掌握的政策金融资源做大,没有这个在中国不会有企业做大,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接受了不属于你的派系的企业的钱可以说是很明显的背叛行径,因为给你钱必然是要利用你手上的资源帮助企业做得更大更强,直接增强对立派系的实力

所以呢希特勒有战争罪纳粹党其他高层也有啊,不能说希特勒一人承担了责任,其他人就没有吧
>>这里是你一直在偷换概念吧,因为习不懂防疫,所以他必须依靠他信任的专业官僚给他出主意,怎么防疫才符合他...


你在第三次回覆的原話是“疫情防控和打仗一样是专业问题,它的决策权很大程度上是由技术官僚这种专业人士决定的,行政官员必须要依靠技术官僚决策,你说封城怎么封封哪些一样要靠技术官僚专业人士帮你执行,行政官员在具体政策上是被架空的” 第五次回覆說“中国的防疫政策是怎么形成的呢?就是有利益关系的清零派利益集团和习勾兑,获得了习的认可,习本身对防疫一窍不通,怎么防疫无非是哪一派的防疫政策对自己更有利,哪一派和自己利益交集更多就选哪个,具体的防疫策略是有那个相关的利益集团决定的” 那清零政策的決定權是誰的?“是由技術官僚這種專業人士決定的” 還是習選“哪一派的防疫政策对自己更有利,哪一派和自己利益交集更多”? 這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就是決定權到底是誰的 “技術官僚”還是習本人? 進一步就是上海一開始不封城的決定又是誰的決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這件事情上根據報導說知道要開戰的就是普丁的幾個核心人物 國防部長 總參謀長 情報局長這些人 這個決策圈是非常小的 這就是俄羅斯在入侵之後發現指參系統脫節的原因 沒有軍中的高級將領參與決策 制定作戰計畫 導致軍中動員不力 很大士兵不知道要去烏克蘭打仗 真以為是去春遊的 這裡要說明的是極權國家中 領導人的決策很多時候是很封閉的 不是你所說的依賴技術官僚的 他們想幹了 就幹了 技術官僚只是為他們的決策服務的 並不一定會提供意見的

螞蟻金服的來龍去脈 我不知道 但是簡單把杭州數據和螞蟻的關係歸結於背叛是過於武斷的 阿里在杭州是佔有的位置不用問多說吧 杭州的書記即使是習的人 想要再上一層樓 也是要做業績的 阿里能給予他不僅僅是個人利益 也可以讓他做出業績的比如阿里在杭州擴大投資 這種情況下 他為螞蟻做點疏通也不能簡單看作就是對習的背叛 他自己搞不定 找上李強 也是有可能的 最後的結果習沒答應 東窗事發 這位杭州的書記被派系搞死 也很可能是棄車保帥 更明顯的例子就是 河南鄭州去年的水災 河南省委書記和鄭州市委書記都是習的人 最後鄭州書記被丟出來負責 保了省委書記 這種他們內部的權鬥是很複雜的 所以螞蟻的事情不能這麼簡單看作因為背叛這麼簡單的

後2個問題其實跟這個主題根本沒什麼關係 簡單的說在我看來上海一開始不封城也是習的決定或者是習默認的 不存在其他人搞事的問題 只是現在疫情爆了 習就卸責了 都是其他人搞的鬼 這就是我說的 一有功勞 習就是親自指揮 親自部署 一有問題就是其他派系搞的鬼 本質上習就是一個好大喜功 沒有擔當的人
>>你在第三次回覆的原話是“疫情防控和打仗一样是专业问题,它的决策权很大程度上是由技术官僚这种专业人士决...

很简单这个决定权不管在谁,技术官僚都可以决定什么样的政策被采纳,因为习本人不懂防疫,她当然要依靠技术官僚做决策,而上海的技术官僚长期的政策倾向于不封城,这个自然和中央的清零派技术官僚有巨大的矛盾,所以才有了开始不封城后来又封城的结果,因为中央后来正式接管了权力
杭州书记下去的文件很清楚,定性就是泛泛的支持资本无序扩张,私下里的证据就是收钱,这种定罪不同于某起重大事故的责任事件,本身就是主观性的口袋罪,所以显然原因不是丢车保帅,因为中共每个高级官员都拿企业的钱和利益,但是拿别的派系的钱就是帮助对立派系做事,这才是下台与否的原因

上海的防疫决策孙春兰不都批评过了嘛,一开始搞什么精准防疫,导致疫情外溢也就是说一开始不封城确实是本地的决策,只不过引起了中央的不满后来找个没有执行清零的理由中央就介入了,问题的无非是中央是一开始故意让地方搞精准防疫,暗中投毒让中央有大举介入的机会,还是后来看到疫情增长自己想抓住这个机会清理上海官场这两种可能性哪个更大而已
>>很简单这个决定权不管在谁,技术官僚都可以决定什么样的政策被采纳,因为习本人不懂防疫,她当然要依靠技术...

「技術官僚都可以決定什麼樣的政策被採納」「因为习本人不懂防疫,她当然要依靠技术官僚做决策」 還是老問題到底是技術官僚做決定還是習做決策? 技術官僚提供意見 習做決策 和技術官員決定採納什麼政策是2回事 前者技術官員是幕僚的角色 後者技術官僚是決策者的角色 上海的技術官員有與病毒共存的想法是一回事 但這些想法轉化成政策是另一會事 這種想法轉化成政策 是誰決定的?李強 龔正有沒有角色 乃至習有沒有角色?在我看來 上海開始的不封城 本身就是習的決策 上海的技術官僚只是提供他們的想法 習依靠他們的意見做了決策 這當然與之前清零派有不同 習為什麼做了和之前不同的決定 這很大程度是因為上海的經濟地位 上海封城造成的經濟影響太大

其實這裡的矛盾的焦點在於 到底誰做了決策 一直以來習就是這樣 一有問題 就是都是別人的錯 這個都是下面做的決策 跟他沒關係 其他派系要搞習 你習做了十幾個小組長 這麼愛權的人 連公共廁所都有管的人 上海封不封城 能不管?

杭州書記下去的文件說什麼 孫春蘭說什麼 重要嗎?如果都聽他們説 直接待在牆內就好了 翻牆幹嘛? 難道你指望孫春蘭不甩鍋 不維護習?至少明面上不會吧

上海官場清洗 清洗誰? 上海一二把手都是習的人 一半以上的常委是外地調來的 16區中15個都是外地調來的 還清洗誰? 街道主任? 你認為街道主任能涉及中共高層的權鬥?中國官場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習對誰都不信任 和毛晚年很像 中共省委書記 平均在位1.6年 頻繁的調動 屁股還沒做熱 又去其他地方 1年多 能熟悉地方事務嗎?上海今天面臨的一團亂 就是這種現象的集中體現 一群對地方事務不熟悉的官員 導致整個政府管理系統迅速崩潰 有問題要找誰都搞不清楚 上海人最近在說封城物資供應搞得一團亂 原因是什麼?上海商委主任是剛剛從團幹部的位置上調過來的 對物資如何調撥 分配根本沒概念 整個指揮 管理系統都出了問題

還在想著所謂的清洗 不好好把中國面臨的經濟問題 民生問題 社會問題解決 最後被清洗的只能是習自己
直辖市市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含金量其实很有限。以前为了制约军队,他们都兼着大军区的第一政委和党委书记,一般的省军级干部比大军区兵团级低一级,所以直辖市市委书记第一政委必须高配 。
当然也有过眼烟云的,林乎加在京津沪都当过书记,后来当农业部部长。应该很多人没听说过他 。
>>「技術官僚都可以決定什麼樣的政策被採納」「因为习本人不懂防疫,她当然要依靠技术官僚做决策」 還是老問...

你自己又一次偷换了概念,在这里谁决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行政者必须依靠技术官僚决策,而技术官僚要架空行政者并不难,所以你单纯把市委书记市长换成你的人是没用的,因为如果专业职能部门基层你不控制你同样对城市没有控制力,至于你的结论很明显是是已经否定了,孙春兰早就批评过上海地区搞精准防疫,说明之前确实是上海地方的决策,之后才是中央以和中央决策不符为由介入上海疫情

前面说了啊常委行政一把手都只是上面的行政人员没有下面的职能部门基层官员支持是无法推行自己的政策的,更何况中共的体系内派系成员之间互相横跳暗中背叛是常有的事,上海之前能和中央搞不同的防疫政策是很正常的

对于习来说首先当然是干掉自己的政治对手清洗派系,除非清零政策直接导致经济崩溃,自己派系内部大量跳反,不然肯定是政治优先
>>你自己又一次偷换了概念,在这里谁决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行政者必须依靠技术官僚决策,而技术官僚要架空...

連決策者都不重要了 乾脆不要都不要領導人 好了 這就是我說的習的典型狀況 一有問題 不是一尊了 也不是核心了 領導人也不重要了 都是別人都錯 自己是被架空的 這招不就習這麼多年一有問題就躲的 絕招嗎? 市委書記 市長 區長 局處首長都不重要 因為基層還是搞不定 結論就是習中央與人民離心離德

就算清洗上海所有的幹部 妳也做不到 因為人心不在你習這邊 到最後乾脆把上海所有的人都清洗了 你還是做不到 因為人心不在你習這邊
>>連決策者都不重要了 乾脆不要都不要領導人 好了 這就是我說的習的典型狀況 一有問題 不是一尊了 也不...

你这又偷换了概念,专制政治的本质就是先有独裁者,然后再是独裁者利用专业官僚管理社会,所以独裁者是首恶,但是独裁者要做恶就要防止专业官僚阶层把他架空,这个就是希特勒和纳粹官僚的关系,现在的问题不就是明明地方上的专业官僚采取了正确的决策,但是习和中央把他们视为政治对手不满意要以中央为理由把他们换掉,换成皇帝满意的人,宁可采取错误的决策
在中国只要控制极大社交媒体,有选择地推送内容就有民心,除非大陆大多数人都能意识到几大社交媒体就是权贵利益集团操纵民间舆论的工具这个事实
>>你这又偷换了概念,专制政治的本质就是先有独裁者,然后再是独裁者利用专业官僚管理社会,所以独裁者是首恶...


地方上採取的防疫政策 沒有習或者其代理人(上海書記)的同意或者默認 是做不到的 上海的情況就是開始不封城也是得到習或其代理人的默認的 封不封上海這種決定 依靠幾個技術官員就可以決定是很難想像的 沒有習或其代理人的批准或者默認 那才真的神奇了 只是後來的情況超出預期 其他地方有意見之後 換人走回清零老路 這也就解釋了習一開始說的「努力用最小的代价实现最大的防控效果」

民心這個東西有時候來自切身的感受 上海人現在都會說以前怎麼樣怎麼樣 比現在好 現在搞得亂糟糟的 這種切身感受社群媒體很難去影響他們的 當然這些人不會去反對中共 但他們會比較 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各種媒體當然也會影響人們 這個不可否認 中國現在的問題經濟一年不如一年 社會治理越來越差 這種情況持續 就是控制媒體也沒用 最多就是減緩民心思變而已
>>地方上採取的防疫政策 沒有習或者其代理人(上海書記)的同意或者默認 是做不到的 上海的情況就是開始不...

前面说过习的代理人不代表完全是习的人,代理人和别的派系勾兑也很正常,如果矛盾没有激化,地方上的防疫政策有一定自主权并不奇怪,这取决于习决定什么时候动手,动手之前给地方一定自主权然后反过来以此理由声称地方违背中央指令要大搞清洗也是很平常的官场清理手法,而且孙春兰的讲话也很明确前期就是上海地方自己的决策。
你说的切身的感受没有大的平台交流或者民间化的组织,那就只是私人的抱怨而已,民意要其作用只能通过组织的形式。
>>前面说过习的代理人不代表完全是习的人,代理人和别的派系勾兑也很正常,如果矛盾没有激化,地方上的防疫政...


又是老套路 習的大秘也不聽習的 所以習是光桿司令? 你的理論就是反正習就是沒有錯的 錯在下面 或者就是他的部屬不忠於他 要麼就是下面的技術官僚可以自行決定 繞過了習

按照你派系勾結的理論 孫春蘭的講話 我可以理解成 孫春蘭和其他派系勾結 公開以習治習 打李強 要把習二十大李強的人事佈局打破 可以安排其他派系的人取代李強常委的位置

be water 了解一下?我當然不認為現在這種私下的抱怨在現在會形成大的力量 我也說了在中國經濟一年不如一年 社會治理越來越差的情況下 這種情緒會蔓延的
>>又是老套路 習的大秘也不聽習的 所以習是光桿司令? 反正習就是沒有錯的 錯在下面 或者就是他的部屬不...

你叔不是理解力有问题,上海不封是地方技术官僚的决策,你是怎么得出习近平没错的结论的?还是你自己其实想得出这个结论?
你该不会不知道吧中共的派系内斗一般是不会在公开的会议和讲话中展示的,,孙春兰真的要是和别的派系勾兑的话那么必然是嘴上要更高调坚持习近平的领导,暗地里做有损于习的派系的事情
单纯的私下的民怨对中共没有威胁,只有普遍性的行动组织对中共才有威胁
这个包子连重庆都接管不了,何况上海
>>你叔不是理解力有问题,上海不封是地方技术官僚的决策,你是怎么得出习近平没错的结论的?还是你自己其实想...

上海不封是地方技術官僚的決策? 原來上海技術官僚的權限這麼大 上海的一二把手都靠邊站 現實嗎? 把責任推給上海技術官僚 像話嗎?

我的觀點很清楚 上海不封城的決定來自習本人 而造成上海今天的局面的禍首就是習 跟上海的本地官員 技術官僚都沒有關係

是你一直在說什麼上海本地技術官僚做了不封城的決定 李強不忠於習等等 是你一直試圖掩蓋習的錯 試圖為習開拓 我的觀點 結論很清楚 上海坐過山車從不封城到全面封城 就是習的能力有問題 一會兒這樣 一會兒那樣 把老百姓當猴耍

進一步說 中國今天經濟搞得一團糟 國際關係一團糟 社會治理全面崩塌的禍首也是習本人 不要栽贓給其他派系
>>上海不封是地方技術官僚的決策? 原來上海技術官僚的權限這麼大 上海的一二把手都靠邊站 現實嗎? 把責...

前面不是说过了嘛,正是因为行政一二把手不懂技术,所以技术官僚其实可以把在防疫这种技术政策上表现自己的政策倾向,听你这意思原来上海技术官僚高的共存是错误的政策?你是在给习的清零派站台吗?这里难道不是你在掩盖习的错误吗?

你自己不承认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妄图美化习清零不是为了内斗的政治意图才是真正的给习政治站台
>>前面不是说过了嘛,正是因为行政一二把手不懂技术,所以技术官僚其实可以把在防疫这种技术政策上表现自己的...

我在國外 我們這邊已經與病毒共存了 我自己三劑mRNA疫苗 我們生活都接近疫情之前的正常生活了 我怎麼不支持與病毒共存的理論?我們這邊都已經實現了

你胡說八道吧 我什麼時候支持清零了? 我的觀點是上海一開始與病毒共存的做法 是習同意和默許的 其中的原因很多 大致是因為上海封城對經濟影響太大 華爾街日報 也指出 習也想探索新的道路 所以讓上海搞與病毒共存 之後上海封城是因為上海疫情擴散的速度超出了預期 其他省份也有意見 習又走了回頭路 搞了上海封城 從頭到底 都是習的決策  專家的意見很多  他們有各種想法 他們是幕僚 但最終決定權在當權者手中 這個當權者就是習

黨內一定有鬥爭 但不表現在這次上海的疫情中 上海疫情的爆發 對習來說怎麼做都是錯的 封城 勢必打擊已經很脆弱的中國經濟 不封城 疫情擴散 也會是一團亂的 所以反習派大可以靜觀其變 不用在上海疫情的問題上和習叫板的 所以我說上海的疫情上沒有大的鬥爭  封城不封城大致上都是習自己的決策 當然反習派私下使一些小絆子 肯定有  怎麼做都是錯的情況下 反習派為什麼要參與? 讓習自己折騰就好了 反習派大可坐收漁利

站在反習派立場來看 清零也會重創中國經濟 施政不力 經濟倒退 難道不會被反習派在之後二十大的內鬥中拿來說事嗎?抗疫在我看來習十年唯一可以嘴的事情 但到了現在 你覺得這個事情還可以嘴嗎?
>>我在國外 我們這邊已經與病毒共存了 我自己三劑mRNA疫苗 我們生活都接近疫情之前的正常生活了 我怎...

你自己这不就是给习辩护吗,上海共存能是习支持的吗?孙春兰在会议上的讲话已经很清楚了吧,共存一开始是上海市自己的决策,至于扩散就更好笑了,共存本身就是通过病毒扩散加快群体免疫,你要搞共存必然会加快病毒扩散的速度,根本不存在什么扩散过快,因为搞共存本身就需要允许高扩散,所以说你自己才是前后矛盾,按你的逻辑习不就是出于好心办了坏事吗,其实对于共产党首脑来讲任何决策的目的都是为了打击政治对手扩大自身权力,至于抗疫会不会对经济民生产生影响那个是不在考虑范围内的,相反借机清理上海官场扩大自己人的范围才是首要考虑
所以说了半天本质上你还是在为习辩护
>>你自己这不就是给习辩护吗,上海共存能是习支持的吗?孙春兰在会议上的讲话已经很清楚了吧,共存一开始是上...

難度孫春蘭會說是習的決策嗎?然後告訴你習前後矛盾的政策嗎? 她當然會說是上海的問題 要上海自己囤下去 定調這個事情 在中共的體系裡 核心永遠不會錯的 不是這樣嗎?

共存再國外的經驗就是快速擴散 高感染 快速消退 進入平穩期 但你要理解習這種小學生的水平 他能知道這麼多嗎?習想像的情況 和 國外實際發生的情況是一樣的嗎? 當他發現上海一天幾萬 下面全國爆發的話 可能一天過一百萬例的情況 他能接受嗎? 更何況中國之前對這個病毒的教育是什麼?後遺症等等的 早就把中國人恐嚇了一遍了 真的大爆發 國內會不會亂?

讓上海嘗試與病毒共存 不是什麼好心辦壞事 也是他自己統治利益的考量 中國經濟真的崩了 社會不會亂嗎?那時他維穩的錢都沒了 怎麼維穩? 軍隊真的就是跟習一條心的嗎? 習現在已經在打土豪 份田地了 繼續這麼下去 還有什麼可以讓他維持統治的?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有多大 我不需要解釋吧 3月份 股市跌成什麼樣了 資金都在大量外逃 經濟維穩不需要嗎? 你看我過往的留言 我一直是制裁中國經濟 經濟脫鉤的支持者 我認為中國改變唯一可能 是讓中國回到改革開放之前 內部才有可能思變

打擊對手 習把經濟搞的一團糟 反過來不會被反對派啊? 作用反作用力的問題

上海官場你告訴還要怎麼清?上海一二把手 一半以上的常委 16個區中15區的區長都已經不是上海本地幹部了 你難道把街道主任 居委會大媽都清洗一遍嗎? 再說了到了區長這種級別 都已經是徒子徒孫了 你自己都會說習的鐵桿能有幾個?還能安排誰去?
>>難度孫春蘭會說是習的決策嗎?然後告訴你習前後矛盾的政策嗎? 她當然會說是上海的問題 要上海自己囤下去...


孙春兰作为中央负责疫情防控的一把手,难道不是代表习的意思,还是你觉得中央的公开会议精神不代表习的意思?这和核心不会错有啥关系,难道中央一直坚持的清零是正确的吗?

前面说过了习跟不管关心疫情本身如何他关心的是如何斗掉对手削弱对立派系的实力,疫情扩散还是慢对他的决策没有影响,国外爆发数量是多少有人会和他说明,根本不需要他本人去搞数据,
对于习本人来讲前面说了经济崩溃只有在引起党内普遍反对的情况下才会对决策有影响,但实际上现实中国内普遍还是被洗脑认为清零是必要的,那么对于习来说只会利用清零解决掉对手,至于什么时候共存什么时候清零结束就是一句话的事,疾控中心改个数据就可以叫清零成功了比如像吉林这种要春耕了就把数据降下来宣布清零成功,清零是打击政敌的手段

防疫靠的是专业机构不是区长上海公务员体系几十万人光靠几个区长有毛用,更何况这些人还不一定真的是习的人,只是你自己臆测而已
>>孙春兰作为中央负责疫情防控的一把手,难道不是代表习的意思,还是你觉得中央的公开会议精神不代表习的意思...

唉 上海與病毒共存這件事現在是不是已經被中共否定了? 那如我所說 習當時默認上海嘗試與病毒共存 到了今天 難道說讓習否定習自己嗎? 當然只能說是上海自己搞的 你再想想 妄議中央 不與中央保持一致 現在是多大的罪 上海與病毒共存這件事如果沒有習的默認 到現在上海的官員會沒事嗎? 孫春蘭的意思是說這個與病毒共存這個事情是你們上海搞的 讓上海自己吞下去 不要說習默認的了 明白了嗎?

統治是要錢的 維穩要錢 鞏固習家軍也要錢 經濟崩了 習也玩不轉 軍頭 地方各自為政了 誰聽習的? 對外現在習搞的那套 也是要拿錢去收買的 你看看菲律賓就知道了 當時的杜特蒂為什麼跟美國鬧翻? 中共答應了幾百億的投資 結果最後都落空 現在菲律賓又轉回美國去了 最近在搞美菲軍演 國內統治也是一樣 搶杆子 刀把子 那個不要錢? 上海疫情 沒飯吃 不就鬧起來了嗎?現在是有錢維穩 如果沒錢了 老百姓也沒飯吃了 還有軍隊去維穩嗎? 中共政權還會穩固嗎?

數據清零 封城還是繼續的 有改變嗎? 你一直說清零是為了打擊政敵 那你告訴我 上海這波疫情打擊到誰了? 講一個名字來聽聽
>>唉 上海與病毒共存這件事現在是不是已經被中共否定了? 那如我所說 習當時默認上海嘗試與病毒共存 到...

习从来没有默认过共存啊,孙春兰的讲话里可以看出来他一直强调的是中央搞的是动态清零,只不过以上海为代表的某些地方要搞共存,这本来就是中央对上海的批评,所以不是多大罪的问题,而是说在防疫上上海搞精准防疫已经受到了中央的批评,只不过现在事情还没结束还需要仍办事暂时还没有大规模清洗而已

统治当然要钱但是注意你有了钱你的对立派系也有钱,所以为了打击政敌暂时经济差了只要把政敌打倒之后再搞经济也行文革三年自然灾害也是中共内斗,但是中共统治并没有动摇,之后再赚钱,如果政斗反倒是什么都没了,
前面说了啊封城之后防疫决策权物资调度权各种行政命令权就有利于落到习信任的人手里,这个应该是个常识
>>习从来没有默认过共存啊,孙春兰的讲话里可以看出来他一直强调的是中央搞的是动态清零,只不过以上海为代表...

好了 最後一次回你了 問題又回到原點了 就是上海那些技術官僚的權力好大啊 可以決定上海不封城這種事情 現實嗎? 你這麼信奉孫春蘭的講話 乾脆去看ccav好了 華爾街日報4月8日有個報導就是說 上海的病毒共存是習主導的 你願意相信ccav 是你的事

什麼叫你有了錢 你的對立派也有了錢?打擊對手 就是讓對方沒錢 把錢抓到自己手裡 難道和對手共同富裕嗎? 簡直就是笑話

三年自然災害?已經暴露你的本質了 什麼自然災害 根本就是人禍 我們稱為三年大饑荒 還之後再賺錢 十年文革末期 國家處於崩潰的邊緣 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不是這麼寫的嗎? 沒有改革開放 中共已經進墳墓了

上海的書記李強 市長龔正是習信任的人嗎?還要誰抓權? 防疫的決策權本來就在習自己手裡 什麼行政命令權 不是李強 龔正的嗎? 你真以為居委會大媽也可以做決策嗎?
>>好了 最後一次回你了 問題又回到原點了 就是上海那些技術官僚的權力好大啊 可以決定上海不封城這種事情...

不是技术官僚名义上的权力大,而是技术官僚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优势影响决策把政策往他们想要的方向引,提华尔街日报就知道你对中国政治了解太少,国外的中文版媒体本来就是中共国各个派系的一个主要发声孔,各种黑料辩护按时都会先发在这种海外媒体的涉华报道上,所以你给的报道反而更坐实了习本人想要摆脱当下别人对他封城是为了清理政敌的质疑,你在这里大的一大圈其实也是这个目的

暴露的该不会是你吧?三年自然灾害是政斗的结果政斗难道不是人祸还是你觉得文革不是人祸?

前面说过了李强很难说是习信任的人,蚂蚁案那时候就有传他也涉嫌,原来防疫部门的专业官僚都是居委会的啊,在你眼里中国大大城市只有市长区长居委会三个等级?
>>不是技术官僚名义上的权力大,而是技术官僚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优势影响决策把政策往他们想要的方向引,...


華爾街日報等外媒的確是派系的發聲渠道 但報導也是基於事實的 事實就是習自己主導與病毒共存的嘗試 今天反習派當然要出手了 坐實習的無能 這有什麼問題?

我看你從頭到尾都是維護習 認為習做的很好 可以清理政敵等等 把話說清楚 你是不是支持習?把所有的問題歸咎於內鬥 就是在為獨裁者(習 毛)開脫 把問題轉嫁給所謂的派系 掩蓋習的無能
>>華爾街日報等外媒的確是派系的發聲渠道 但報導也是基於事實的 事實就是習自己主導與病毒共存的嘗試 今天...

华尔街日报中文日报的消息全是体制内人士的消息根本就没有报道,难道你觉得华尔街日报能采访习近平亲自向他证实他的政策,并不是就是党内习派的人给华尔街报信,达到习派的政治目的而已
习近平一开始就支持清零结果导致经济崩溃这个责任按你的逻辑原来不是习的责任?谁发起的内斗难道不是习?说你是习放出来的人还真说准了,和楼主一样
>>华尔街日报中文日报的消息全是体制内人士的消息根本就没有报道,难道你觉得华尔街日报能采访习近平亲自向他...

還要習親自證實 你就是相信習啊 你就是習的五毛黨啊

你敢反對習嗎? 你敢說習的政策是錯的嗎? 你敢說習是獨裁者嗎?

這個邏輯跟習在俄羅斯問題是一樣 習明明就是俄羅斯黨孝子賢孫 偏偏要裝假中立
>>還要習親自證實 你就是相信習啊 你就是習的五毛黨啊 你敢反對習嗎? 你敢說習的政策是錯的嗎? 你敢說...

原来说华尔街日报的来源只可能是习派的人员放出来维护习的形象的叫支持习啊?你的逻辑已经错乱了
大概可以确定你是五毛了,搅混水水平也高一点,习近平支不支持清零华尔街日报有可能通过采访他让他拿出证据来确认吗?在中共体制下当然不可能,所以华尔街只可能是通过中共内部人士的消息知道的,那么习派通过透露这种假消息支持习的形象就是很正常的,你自己在偷换概念
>>原来说华尔街日报的来源只可能是习派的人员放出来维护习的形象的叫支持习啊?你的逻辑已经错乱了大概可以确...


你始終不敢說習是獨裁者 習治國無能 禍國殃民

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事誰放的不重要 是習派要維護習或者反習派打擊戲都好 但重點是習當初自己要在上海搞與病毒共存的這個事實 而這個事實就是佐證習治國無能 朝令夕改的本質
>>你始終不敢說習是獨裁者 習治國無能 禍國殃民華爾街日報的消息事誰放的不重要 是習派要維護習或者反習派...

原来在你眼里习只是治国无能而不是单纯的坏啊?说你是习的五毛还来还真没说错,习最大的问题根本不是治国无能,而是他为了保住个人权力和派系利益危害了社会利益大众利益,也就是说目的就不是治国而是害国,是蓄意而不是无能
>>原来在你眼里习只是治国无能而不是单纯的坏啊?说你是习的五毛还来还真没说错,习最大的问题根本不是治国无...

我已經說了習是獨裁者 獨裁者不是保住自己的權力是幹嘛? 獨裁者也有有能力的 習是獨裁者而且是無能的那種 明白嗎?
>>我已經說了習是獨裁者 獨裁者不是保住自己的權力是幹嘛? 獨裁者也有有能力的 習是獨裁者而且是無能的那...

独裁者怎么保住权力,不就是想利用一切机会消灭别的派系政敌嘛,独裁者消灭政敌和无能有啥关系?你是想说习做坏事是因为无能而不是坏吗?
>>独裁者怎么保住权力,不就是想利用一切机会消灭别的派系政敌嘛,独裁者消灭政敌和无能有啥关系?你是想说习...

中共哪個不壞?我是說他小學生沒水平 搞經濟不行 搞國際關係也不行 什麼都做不好 沒能力

鄧壞不壞 也壞啊 但能力還是有的
>>中共哪個不壞?我是說他小學生沒水平 搞經濟不行 搞國際關係也不行 什麼都做不好 沒能力鄧壞不壞 也壞...

独裁者首先要保住的是权力,习搞封城首先是为了消灭政敌,正如邓要保住权力要派坦克杀人一样,这个和能力无关就是消灭政敌保住权力的举动
>>独裁者首先要保住的是权力,习搞封城首先是为了消灭政敌,正如邓要保住权力要派坦克杀人一样,这个和能力无...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沒聽說過嗎?保住權力是一回事 治國是另一回事 鄧是鎮壓8964 也有南巡講話 2個層面的東西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沒聽說過嗎?保住權力是一回事 治國是另一回事 鄧是鎮壓8964 也有南巡講話 2個...

消灭政敌本来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邓南巡时天安门事件之后3年了,把政敌消灭完了再搞南巡讲话
晁错建议汉景帝削藩时的至理名言
你不能等到藩王真的造反了的时候再去削藩 你要在藩王还没成气候之前就去削藩
就梁家河本人而言 他是见识过薄熙来的
无论是在重庆唱红打黑 大搞重庆模式跟胡锦涛的中央唱反调
还是后来据说是有周永康指挥武警搞政变

就是派系斗争 你真以为梁家河在意下面的死活?
>>如果你理解,上海幫就是江澤民曾慶紅,你可太不了解中國社會了。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皇權不下縣,雖然共產黨搞...


香港比上海强这么多不也是失败了
>>消灭政敌本来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邓南巡时天安门事件之后3年了,把政敌消灭完了再搞南巡讲话


習搞了十年了 王也下去快5年了 還在消滅政敵 笑死人 用消滅政敵掩蓋無能? 再說了鄧黨內也消滅不了所有的政敵 內部總有派系的 8964之後 陳 薄就和鄧一條心了? 也不是吧

拿消滅派系 來掩飾治國無能 就是習的信徒
>>習搞了十年了 王也下去快5年了 還在消滅政敵 笑死人 用消滅政敵掩蓋無能? 再說了鄧黨內也消滅不了所...

现在的中共内部分化比过去高多了习近平又要永久执政,敌人比过去多得多不是很正常嘛,邓消灭不了所有政敌,但是可以消灭最危险的,用利益稳住和他对立相对小的,现在中国内部改革停滞分蛋糕比邓那时候更难,现在还消灭不了不是很正常,你要的更多,资源还比不上别人
>>習搞了十年了 王也下去快5年了 還在消滅政敵 笑死人 用消滅政敵掩蓋無能? 再說了鄧黨內也消滅不了所...


习的派系恰恰是你这种拿能力不足掩饰他坏的目的的人
>>习的派系恰恰是你这种拿能力不足掩饰他坏的目的的人

能力不足就該到點下台 沒什麼好說的

習的派系要習下台?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