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主义》概论

做为支那加速主义的发明者或者说是加速主义的本地化重构者,鉴于对于加速主义的诸多争议和理解错误,我在此写下此文,为便于传播,此文我暂时不用支那

1.加速主义的基础

加速主义基本立足于两个基础之上,其一是“若要使他灭亡,必先使他疯狂”;其二是“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加速主义是一种逆境下的揽炒行为。加速主义者需要认清,中国已经不存在任何改良的希望,也必然会产生崩溃,只有不破不立这条路可走,加速主义只是在加速这一过程。

中国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你期望它出现任何的改变,那么你只有让他把路给走绝了,撞得头破血流了才有可能发生。

中国之所以会有改革开放,之所以会有8964,就是因为毛腊肉把路给走绝了,文革之后支国实质上就是摇摇欲坠了。如胡赵那一代比较开明的改革派领导人,如80年代的开放风气,实质上就是靠中国的5000w条人命血祭出来的。你以为赵紫阳手上不是血债累累么?如果不经历这些,他又怎么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邓矮子玩了个计谋,以经济发展物质主义消磨了这份改变的热情,以此延续了政治体制,如果中国要迎接下一个改变,不管怎么变革,其实需要的条件唯有一个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灾难和死亡,就是每个人都深切感受到要活不下去了。农耕文明就是这副德行,或者说,这叫做钟摆效应。

人们的生活是必然会越来越不舒服的,也只有越来越不舒服了,才有改变的可能性出现。而在另一方面来说,中国的崩溃是必然出现的,越晚出现,其实只会烈度越大,加速主义不过是在意图缩短时间,让改变更早到来,因为越晚到来,烈度越大,对世界的伤害也越大。

2.加速主义的目的

加速主义的短期目的对内在于推动各种审查的加剧,推动ccp话语体系和审查的荒谬化,对外推动外部世界对中国的反感和对立情绪,推动各种资本对于中国的脱钩,在于展现各种中国的各种法西斯思想给外部世界。长期目标在于推动产生冷战or热战。

3.加速主义的行动策略

加速主义分为两个部分,对内加速和对外加速。对外加速优先度高于对内加速。

对内加速最简单的就是高级黑极低红,系统概括就是把ccp的话语体系推向极致,使其荒谬化。更高级的是审查捆绑,把越来越多的东西去捆绑上审查,让越来越多的人生活越来越不便。让越来越多的中立岁静和温和粉红也会被审查,去寻找更多的岁静和温和粉红的审查点敏感点进行举报,机械化的审查体系会在一定几率上产生反应,让审查体系越来越荒谬化。如果加速主义反贼能够忍得住恶心,其实可以去找一份删贴审查员的工作。

对外加速其一是泛政治化,在各种中国未屏蔽的平台上发布反共内容,然后再去墙内进行举报,令这些平台被屏蔽和中国脱钩。还有一个方式就是装成刚投身民主自由的民小在墙内说在xxx上看到了xxx之类。在这方面目前最有可能取得成果且影响较大的是gitlab和steam,可以多对这两者加速。第二个重要的方式是翻译中国的社交媒体上的各种高赞法西斯言论成英文,充分向全世界展现中国当前普遍的法西斯面貌,更多引起西方世界从民间到政界的全面反感,令越来越多的人想和中国脱钩。第三个是向粉蛆学习,去寻找各种在中国有生意的国外品牌在海外市场的辱华点,再搬回国内煽动粉红,令这些公司在中国的政治成本大大上升,推动他们撤离中国。

记住,粉蛆不是我们的敌人。粉蛆是我们的棋子,战螂是我们的先锋,习近平是我们亲爱的总加速师。比如赵立坚同志近期就完成了我们加速主义者交付的艰巨任务。

4.对于加速主义一些问题的答疑

很多人认为即使加速了中国也不会崩溃,因为朝鲜也没有崩溃,饿死3000w也没有崩溃。
但这显然不对,因为朝鲜不崩溃显然是因为中国的存在,如果中国不存在,估计美国早就要武力进攻了,甚至自己就要饿死了。
而过去饿死3000w不崩溃不等于再饿死3000w不崩溃,因为由奢入俭难,屁民的承受力肯定是远远不如那个年代了,另一方面来说,ccp的行政成本和统治机器的消耗,相比那个年代,也要高了很多很多倍。
即使朝鲜化,对于中国而言,也必然是不可持续的,很难稳定下来。而且会完全丧失对外的秩序输出能力,什么一路一带大外宣之类全都别想了,对各种海外chinese的统战也会基本丧失。
86
分享 2020-04-27

26 个评论

像“支那”這種詞匯不利於加速主義的傳播和汎化,應該更好地模仿和貼近墻内用語。
加速主義是現在最有效的反共主義,重點向港臺及廣大華裔宣傳,大家行動起來!
一切加速主義都是爲了更好的明天!
赵紫阳都干过哪些坏事?有人做过统计吗?
簡單說,中國的民族主義暴走或是各國排華都是加速主義目標,
想阻止這些事情發生都是與加速主義相背的。
因為這些都是有助於加速中國走到生命終點的事,
在下來攬炒的那一瞬間就應該做好同歸於盡的覺悟,
中國人沒有這種覺悟就別自稱加速主義者扯後腿。

別再天真的以為加速主義的對象是中共還能區分的,
對象「本來就是『中國』」,而且想區別中國和中共就沒效。
---------------------
抗爭本來就是逼迫歲靜等逃避政治的人思考政治(站隊)的行為,
在民主社會下抗爭造成的不便能視為阻止政府濫權的必要成本,
今天你給高牆添磚,明天你被公權力欺負時就沒人幫你了。

這段是太陽花運動以來,包括反核四封路、華航空服員罷工等抗爭時,
PTT上對於有人抱怨抗爭造成不便時常見的回答。


但你們中國的政府已經失去了見好就收,認錯改變的判斷能力,才會有必要做到絕。
---------------------
再補充,站到中共那邊阻止加速,結果上也是幫助加速,認命吧。
加速小将们越来越猛了啊,今天突然看到《一人之下》部分剧集被下架,这部国产动画放在网上播了几年了,今天突然看新闻说被加速举报了
rongxiaojie 新注册用户
假设你的加速主义成功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希望出现的体制是什么样的?
赵紫阳都干过哪些坏事?有人做过统计吗?


主要就是和陶铸搞激进土改把地主杀得人头滚滚
killreddragon 回复 rongxiaojie 新注册用户
假设你的加速主义成功了,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希望出现的体制是什么样的?


支那解体,诸夏共荣,以意识形态为划分方式,形成类似于欧盟的联盟。
我倒是觉得平民反贼参与加速的意义不大,要是哪些高官有心,忍辱负重当一把四人帮,从内部加速,到还有意思。

泛政治化、中外关系交恶,这些事情都是总加速师带头,一日千里,车都刹不住。

但既然认定中国早晚会完蛋,未来是冷战热战,更需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和家人,苟全性命于乱世。
明白人,贊一個。過幾天我也會有長文探討「如何推翻支那專制」這個問題。
對於帶領加速,內心戰戰兢兢、隨時要提防中途翻車;避免被翻車的倒車王來說,集中權力、箝制言論、向左急倒車,這是很合理的選擇。
朝中潛伏的死人妖專心念好經,不用怕作怪

瞧不起、恨我、想推翻車,來啊!打R檔向左踩油門
我倒是觉得平民反贼参与加速的意义不大,要是哪些高官有心,忍辱负重当一把四人帮,从内部加速,到还有意思...

共產黨完蛋,中國不會完蛋。
權利的更迭過程,希望奇蹟出現,縮短或沒有亂世。
加速主义其实是中共生存的一种必然趋势。中共的生存是一种寄生行为。在寄生过程中,它必须侵蚀各种肌体。这种侵蚀是没有特定范围,没有特定指向,没有特定边界,没有特定底线的。例如此次疫情,其侵蚀对象的是武汉湖北地区,这并非中共有意特定的。下一次不知道会在那里发生。这是中共求生存必然要发生的。
像“支那”這種詞匯不利於加速主義的傳播和汎化,應該更好地模仿和貼近墻内用語。加速主義是現在最有效的反...

你了解支那嗎?你去過支那嗎?你知道支那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把六億以上的人擺脫了貧困嗎?你知道支那現在是人均8000萬美元的一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嗎?
像“支那”這種詞匯不利於加速主義的傳播和汎化,應該更好地模仿和貼近墻内用語。加速主義是現在最有效的反...

那麼進行一些詞語軟化工作不是很難吧
相信這裏存在更多的是改良派會肯軟化成非蔥油非反賊能看得輕鬆的版本
反正這裏是牆外,毫無忌諱需要避,支那這個詞彙也變得無罪,罪反而是在於自己對支那一直以來的負面見解。
海外?不如執着於英美加澳和馬來西亞華人的宣傳工作吧,這邊其實存在大量大腦完全沒升級的海外華人存在,尤其是大外宣對一堆中老年人或留學生都深受其害,尤其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前者一堆中華膠還在去政治化然後不認自己馬拉人,後者李氏壟斷傳媒都韭菜化了
爲什麼不重點於港台宣傳?因爲港台已經存在大量手足協助加速了
我倒是觉得平民反贼参与加速的意义不大,要是哪些高官有心,忍辱负重当一把四人帮,从内部加速,到还有意思...
不同意你这说法 平民反贼更应该进行加速事业 要形成国内说话阴阳怪气的氛围 混淆国内宣传口和暴力机关舆情判断 诱导其作出错误决定 对于被铁拳的红小将坚定以铁拳的常用方式进行打击 比如这次原油宝事件 应用祖国养活14亿人不容易 还不是自己不努力 你若光明则祖国不再黑暗等铁拳常用语进行打击
用極端謬誤的甜共言論避開共匪的審核,然後引發別人對共匪的反思,這種反共方法是可取的。
本来注册就是想问关于最近中国网络上(知乎、微博、B站)突然增多的关于“加速”的讨论,结果发现还不能专门发帖,希望各位能解答我的问题。

1.当前在网络上的“加速主义者”究竟是自由派多还是极左(毛左、马教徒)多,还是说大部分加速主义者并没有特定的立场?
2.即使加速成功,毛左等煽动性极强又政治正确的极左派必然会压倒自由派,到那时自由派(特别是新古典自由主义者libertarian)又该怎么办?
本来注册就是想问关于最近中国网络上(知乎、微博、B站)突然增多的关于“加速”的讨论,结果发现还不能专...


1.各种阵营都有,甚至可能有很多并不真正理解加速主义,目前加速主义已经变成了一个跨阵营的意识,我一开始发明出加速主义的时候其实也并未预料到这个局面。

2.就我个人而言,我并不相信毛左能够搞好经济,如果毛左最终胜利,可能就是一段加速结束开始二段加速。而在另一方面来说,我其实觉得哪怕桂枝朝鲜化,也比如今强,至少朝鲜化能让桂枝失去一切的反文明秩序输出能力。你可以想象一下几十年前桂枝民间对国外的态度和如今的对比,只要桂枝没钱了,至少会有一个比今日更好的前进基础。而且桂枝毕竟经历过了繁荣的物质文明,我觉得回退之后,人的政治改变欲望应该至少会比过去更强。

而且实际上只有当前的管控秩序失控,各方才有较量的舞台,如今连较量的舞台都没有。加速主义实际上到帝国坏灭为止的阶段性策略,真走到了加速主义达成历史使命的时候,其实也是曾经的加速主义者分裂开始为自己真正的意识形态而战的时候。但至少在当前阶段,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太多选择。我最近其实一直有个念头,可能可以构建一个跨阵营加速主义统一战线并且组织化活动,不做任何意识形态的争论,无论是统独还是左右还是挺川反川,只做具体的加速主义活动,过段时间我可能会专门发一贴讨论这个想法。
論壇裏相關的帖子大概瀏覽了一遍,挺有意思的想法。結合以前那篇教導如何利用飯圈女孩來加速的帖子和現在的情況,確實很有效果。作爲手段而言,我覺得這方法很高明,可以説是另一種的be water.

我的理解還不深,有錯的話請指教。我有不同的觀點:

1. 加速主義的一大假設是未來是悲觀,不可改變的;如果繼續往壞的方向走,必然會滅亡,然後才有變革,才有建設好未來的機會。 中共的韜光養晦和用經濟塞住人的口的策略確保了他們能一邊收割韭菜一邊拿到支持。 往這方向加速不失爲一種手段,畢竟長痛不如短痛。 但會不會帶來更加坏的後果?

對於台灣人來説,最壞的就是中共武力攻臺。不管美國是否救援,最大犧牲的都是台灣人,那都是生命。

對於香港人來説,接下來更壞的恐怕是香港深圳化,徹底變成大陸的一個城市。享受過自由的人很難接受失去自由的未來。

而對於大陸的少數民族,估計他們都怕步維吾爾人的後塵。

但是,如果要對相關話題加速,我的良心確實過意不去。 難道要對所謂的民族主義煽風點火?萬一中共真的對台灣動武,那怎麽辦?

2. 加速主義會不會削弱了未來建設好未來的可能性?

我覺得加速主義負責破壞,負責建設的得靠另外一套理論觀點。 如果把粉紅當成棋子使,逼著他們接受社會主義鐵拳,他們可能會站出來反抗。但未來的建設也得靠那群人啊,畢竟他們人多。民主社會總不能只靠少部分人來做。

我擔心的是,加速主義會把不知情的人的價值觀完全摧毀。中共建國以來,就把古人一直流傳下來的仁義禮智信和維繫社會穩定的鄉紳制度統統摧毀,然後我們就看到了現在一群價值觀混亂的成年人。

逼人出來反抗容易,比如“反送中”,“反國教”,這些口號容易團結人;但教人爭取什么是難題。 “反送中”后要達到什麽目的?回到自由?安寧?法制?不同人群可能會有不同答案。

假設加速主義是個成功的手段,我對未來的建設還是有點悲觀。 誠然浴火才能重生,但用惡的手段達到目的,會不會也培養了另外一群惡魔。 被所謂的民族主義矇蔽雙眼的粉紅,受了鐵拳后人會被矇蔽。
論壇裏相關的帖子大概瀏覽了一遍,挺有意思的想法。結合以前那篇教導如何利用飯圈女孩來加速的帖子和現在的...



对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看法是,加速主义者不能成为大海里的一颗水滴,得成为旱地里的一颗能引来大海的水滴。你说的这三个议题,当然都是可以加速的,但是这三个议题,都已经在支国境内被加速到顶点了。就好比说战螂粉蛆到处nmsl也是一种加速,但是已经有那么多战螂粉蛆了,多你一个去反串有很大意义么??
台湾问题在你支的舆论已经加速到顶点,剩下的不过是习敢不敢真打的问题而已。
少数民族问题维族人已经被加速到顶点情况不可能更坏了,其他少数民族诸如藏和回目前情况也不容乐观很可能未来会步维族后尘,但这些少数民族的政策我认为其实是完全不受你支民间舆论氛围影响的。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完全汉化的少数民族,诸如满,挑动矛盾我倒是认为有价值的和值得赞许的。
至于香港,香港已经没救了,剩下的就是加速到底揽炒到底,以丧失独立关税地位来来成为摧毁你支经济的核弹。我相信目前香港人时日曷丧的心态比我们更强。

对于第二个问题,加速主义确实只负责破坏不负责建设,建设需要其他的理论,但是我觉得那是加速成功之后的问题了。因为只要一谈到建设理论,左派右派解体派统一派就要吵起来了,就不可能形成统一阵线了。所以加速主义只负责破坏其实是它的优势。等加速成功了,大家再分裂开来为自己真正的理念争斗就好了。

我始终坚持的一个理念是,情况不可能更糟糕了,我不是指生活水平上的更糟糕,而是更大的层面,文明和价值的层面。你支如今是人类史上前所未见的恶魔,即使当年的苏联,它也是和西方基本上隔离的,对西方的价值体系和威胁和动摇是有限的,哪怕闹一场瘟疫,也是很难传到美国去的。但你支不同,你支是妄图创造融合了1984和美丽新世界的反乌托邦黑暗秩序的,你支是钻了资本主义后门,动摇了西方价值体系根基的。即使你支退化成朝鲜,我也觉得一个虚弱的恶魔比一个强大的恶魔好得多。你支已经培养了成群的恶魔,情况再差也差不到哪去了。

而另一方面来说,只有秩序的失控,控制的失控,像清末这样,你才有传播思想的空间,这种空间,现在是完全不存在的。你支目前已经完全没有教化的空间了,至少加速成功之后,才有以文明来教化的可能性存在。在加速主义毁灭一切后,至少会产生新的可能性,而现在,你支不存在任何可能性。
支持加速主义,这也是反贼最后的手段了,让我们在习包包的带领下加速把共产党这辆灵车开进山沟里
对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看法是,加速主义者不能成为大海里的一颗水滴,得成为旱地里的一颗能引来大海的...


對於第一個話題,我也不認爲單憑普通人個人的力量能改變整個趨勢。如果被加速的話題是關於吃喝玩樂的,我也很樂意一起加速。只是碰到與人命有關的話題,我總覺得有點不安。

至於第二個話題,我認同你的看法。對中共還抱有幻想的要不就是瞭解内情的趙家人,要不就是看不清現實的韭菜。而單一議題,單一口號,是很能團結各路人馬。美國的槍支協會對這一手段發揮到了極緻。

我擔心的不是中共怎麽退化,而是人的思維行動會向那個方向“進化”。 我看到在海外擧大旗高聲疾呼要打到中共惡魔的人,走進了才發現其行爲和想法模式都跟中共一摸一樣。 反惡魔還沒成功,他們就先變成了惡魔。類似的人我看到和接觸到了不少,有被稱爲白左的,也有黑右的。

農民揭竿而起推翻暴君,目的不是改變社會,而是爲了坐上龍椅。 類似的故事已經重演了很久了,我思考著加速也會不會成爲類似的故事。 或許這就也叫杞人憂天,畢竟目標都達不成的話,什麽都開始不了。

加速主義確實很有魅力。只要接受了對未來悲觀的看法,這手段可以算得上尋找解脫的最優解法。 我想換個角度再來看看這話題。
我倒是觉得平民反贼参与加速的意义不大,要是哪些高官有心,忍辱负重当一把四人帮,从内部加速,到还有意思...

像栗战书的“一锤定音,定于一尊”

李鸿忠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还有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的“要在武汉发起一场感恩教育”

都在客观上起到了加速作用
关于加速主义的mark
bigapple 回复 rongxiaojie 新注册用户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