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進行純粹粵語書寫的論調「別有用心」

連登地址:https://lihkg.com/thread/2151892/page/1


中聯辦上月底發表由宣文部副處長陳志軍嘅網誌《 從“讀”粵語説開去 》,大談香港粵語寫作文化,指「有些別有用心的論調則指香港粵語已是一種不同的語言,要進行所謂的純粹粵語口語的書寫等等。」

文章指,「粵語的書寫只有依託博大精深的漢語文化才能展現出其文化生命力……有些別有用心的論調則指香港粵語已是一種不同的語言,要進行所謂的純粹粵語口語的書寫等等。這完全不是促進粵語的發展,而是對粵語的戕害。」

港語學發言人李志宏回應指,粵語書寫嘅主張源於清末民初嘅白話文運動,「唔通胡適提倡粵語文學又『別有用心』咩。中聯辦唔好無風起浪,『別有用心』咁妨礙粵語文學發展,就已經要劏雞還神喇!」



附:中聯辦網誌全文
從“讀”粵語説開去
來源: 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 發佈時間: 2020-07-30

宣文部 陳志軍

來香港工作粵語是“必修課”,當然這門功課的重點是學以致用,做到“識聽識講”。但其實在香港媒體和其它地方,都可以信手“讀”到粵語,説來這也是一種頗為有趣的香港文化現象。

粵語白話文的形式多樣。有的是比較純粹的文章,主要是在報紙雜誌上,如《大公報》的“港東港西”欄目等;一些文學刊物等也嘗試用粵語白話寫作,這些文章長短不一,帶有一點港式的嬉笑怒罵,雖然也有一些遣詞造句的不同,但總體上較為規範。有的是在規範中文當中,不時夾雜著一些粵語白話,如採訪人物的粵語原話,粵語對白等等;香港文學作品也時有這種行文方式。還有的往往是一些文章的標題,或是大街小巷的廣告標語,或是網絡論壇和社交媒體上點綴的粵語文字等,這些長短不一的粵語白話用詞比較隨意,不那麼規範,往往還夾雜著英文單詞。

粵語白話文相對規範的書寫,可追溯到明清時期的木魚書、《粵謳》等粵語文學及後來粵劇劇本等。早期的木魚書是木魚歌(類似清唱)的唱本,其實還是以淺近文言為主,偶爾插入一些粵語口語,遣詞造句也更為活潑一點,代表作有《花箋記》等。粵謳有點接近蘇州彈詞那樣能念能唱,自清嘉慶道光年間名士招子庸編著《粵謳》一書後開始廣泛流傳。其音律變動不大,文字以長短句為主,已近乎粵語日常對白。港督金文泰曾將該書翻譯成英文並於1904年在牛津出版,名曰《粵語情歌》。鄭振鐸先生評該書“好語如珠,即不懂粵語者讀之,也為之神移”。

粵劇原本是用戲棚官話(即桂林官話)説唱的,到了清末光緒年間,隨著説唱的語言慢慢轉化為粵語,粵劇才取代粵謳成為粵語白話文最重要的載體。仔細品味粵劇經典劇本如《帝女花》、《再世紅梅記》、《紫釵記》等,我發現與木魚書及粵謳相比,這些劇本的唸白大都是更為鮮活的粵劇口語,其中既有大量的古體字、異體字,也有我們熟悉的粵語文法結構,與我們在街市聽到的相仿佛。但更值得一説的是,在劇本中佔更大篇幅的唱詞,則往往與唸白截然不同,有著與昆劇等相似的典雅古韻,很少使用白話。

這不經意間引起了我的興趣,為什麼在白話文運動之後,承載粵語“正音”的粵劇卻反而同樣如此注重文辭的典雅與韻味呢?最近我讀了一篇黃霑先生的《粵語流行曲的歌詞創作》,方才有點釋然。黃霑在文中提到,他曾嘗試用純粹的口語進行粵語流行曲的創作,但可以説是徹底失敗了。他後來察覺到原來香港粵語流行曲已經開始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文字體系,這種被稱之為“三及第”的文字是文言、白話文與粵語俗語的結合,它既不是純粹的文言,也不全是白話文;既用粵語的俗語,又經過精心的挑選。譬如,“佢”這個粵語第三人稱稱謂,在粵語流行曲中很少出現。詞作家一寫第三人稱,必用 “他”字代替。“冇”是人人用的口語,但一入歌詞,就變成“沒”。這本來很不適合粵語語法,但很多詞作家常用。黃霑由此得出的結論是,香港的流行歌,已經發展出一種“不文不白不口語,又既文既白既口語”的獨特文體。正是依靠這種文體,黃霑才成就了自己獨特風格與藝術成就。

其實,“三及第”原本是香港早年報紙的別具一格的一種書寫文體,曾深受廣大香港讀者的歡迎,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隨著中文運動的開展,港英殖民當局最終不得不確認了中文的法定地位,香港社會也因此發展出一套以標準中文為書面語,以廣東話為口語的教育和文化系統。但“三及第”文體並沒有隨即消失,黃霑和鄭國江他們就重新將其運用到一個新的藝術領域並且結出了豐碩的成果。

“三及第”現象值得我們深思。如果説粵語是漢語在南國這片土地上生長出來的綠葉和繁花的話,那麼漢語就是扎根在這片土地如榕樹一般的繁茂根係,粵語的書寫只有依託博大精深的漢語文化才能展現出其文化生命力。這並不是説我們要回到文言的書寫,而是這一“內功”對於書寫者而言大有裨益。但現在香港媒體雜誌等所謂的新“三及第”文體,往往多了一些英文字詞,卻少了黃霑他們小説和詞曲中的底蘊。有些別有用心的論調則指香港粵語已是一種不同的語言,要進行所謂的純粹粵語口語的書寫等等。這完全不是促進粵語的發展,而是對粵語的戕害。
5
分享 2020-08-11

28 个评论

賊喊捉賊 

為什麼只準北京土話混入白話文充官話?
咁我日日都別有用心咁生活啦
所有語言都喺神創造架,都可以用嚟承載神嘅話;粵語喺工具,文化喺內容,你就唔比我用自己嘅工具嚟承載我自己嘅文化(無論喺咪你哋口中嘅「漢語文化」)?

而且正所謂高山流水、下里巴人各有所好,文化喺通過年日自行累積而成,唔應該由一個政府用暴力同真正詭詐果種「政治」強行施與。港英時代從來都冇眨低粵語嘅任何使用方式,而喺留比學者同文人自行品評。

仲有,憑咩依託你哋嘅「漢語文化」等於不能使用純粵語寫作?況且香港乃華洋雜處之地,中英夾雜無可厚非。你唔比我哋承繼其他文化?今日動用國家機器反對外來文化嘅注入(像以前儒家文化相關嘅白話同文言一樣),明日會唔會查禁埋外來思想,話「英國嘅海洋文化只會抽去粵語嘅生命力,令佢失去中華文明嘅根」?

(睇完不爽到由本來想用一般嘅中文變成用純粵語嚟寫)
 我也反对用谐音字,应该尽量用回文言正字。
太监能把几把对人有害研究出一个理论出来,再拟出一个阉割章程,也会呼吁人们阉割,阉割的好处跃然于纸上。太监监国的时代。比如政治弱智的小粉红说建墙太对了,它会自我阉割
粵語喺工具,文化喺內容,你就唔比我用自己嘅工具嚟承載我自己嘅文化(無論喺咪你哋口中嘅「漢語文化」)?...

不是你地既,而是粤语字大部分都是文言字,现代汉语改革由北方人主导,用北方口语开运书面语,人们渐渐不认识这些文言字而已。
賊喊捉賊 為什麼只準北京土話混入白話文充官話?

用北京話(實則河北承德話)綁架國語乃至成個漢語實則替換文言文,甚至喪失晒文言文嘅古雅同精煉
 what you should do are 去支化  粤语 拉丁化
而不是认贼作父
他這番話就真的是別有用心,背後是想消滅廣東文化,削弱粵文化的地位。
中聯辦我屌你哋老母臭閪
香港要有香港的语言,香港粤语,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大家用拉丁字母粤语。
习总书记万碎(粤语)
我嗅到了匪共想在香港剿灭粤语文化的味道
某個滿滿西化中文的政權憑什麼說自己是正統漢語文化?
賊喊捉賊 為什麼只準北京土話混入白話文充官話?

没有啊,普通话跟北京话不是一回事,要是真说北京话,一般南方人是不可能听懂北京话那些词汇的,比如拽咧子,闷得儿密,大夯,地了迫子,歇了虎子,穷吃火化食,你知道这些词是什么意思吗?
没有啊,普通话跟北京话不是一回事,要是真说北京话,一般南方人是不可能听懂北京话那些词汇的,比如拽咧子...

最少我觀察到這些北京話可以堂而皇之當白話文來寫:
胡同
倍兒

二把刷子
摳門兒
勞駕
消停
中聯辦我屌你哋老母臭閪
最讨厌狗日的中联办,去当香港人的太上皇,颐气指使!和港警一起欺骗欺压手足!太可恨
The Liaison Office said, “There is a ‘subversive’ view that calls Cantonese a different language and therefore it needs the so-called pure written Cantonese.”


As the great Ice Cube once said: f--- that s---. Try saying that s--- to Hookin speakers, Baejean's Office of Tiewan Affairs, so you can feel why they hate you More Than EVER! And Hong Kong's Liason Office, don't get me STARTED ON YUEN LONG, CAUSE YOU GUYS ARE JUST A BUNCH OF REAL THUGS.
Translate that article into English (manually, or Trumpish whatever) and tell the world that CHINA WANTS TO CONTINUING ITS LINGUISTIC CARNAGE THROUGHOUT ITS TERRITORIES AND THE WORLD! #AnglizationWillComeToChinaBigLeague #ChineseBewareThe TremendousAnglization

This is the nasty original link:
www . locpg . gov . cn /jsdt/2020-07/30/c_1210727387.htm

附陈乐行后续发文:

有讀者提醒本報,一名粵語文學雜誌編輯指斥《港語文集》〈中聯辦:進行純粹粵語書寫的論調「別有用心」〉一章扭曲中聯辦文意,並就此呼籲公眾取消訂閱港語學臉書專頁。

該名編輯讚揚中聯辦支持粵語書寫程度高於不少本地中文老師,但港語學文章則導致讀者「爭住做受害者」,本質係「為咗出個 Facebook post 滅自己威風」。

重讀上述報道後,我認為本報記者編採手法並無問題,並有需要回應相關批評如下:

一、我哋並未扭曲中聯辦文意

本報標題及內文均大幅引用中聯辦原文,俾讀者詳閱原文,再行判斷。而我哋着墨嘅「粵語書寫別有用心論」取自中聯辦文末,係全文結論,前文一直爲此論鋪陳論據,強調粵語白話文熔鑄現代漢語、文言,方能「依託博大精深的漢語文化」、「展現出(粵語的書寫)文化生命力」,以攻擊純粵語書寫「不是促進粵語的發展,而是對粵語的戕害」,甚至「別有用心」。

二、 該名粵語雜誌編輯所謂中聯辦「支持粵語書寫嘅程度高過好多香港中文老師」,並非事實

中聯辦文首,僅謂「信手『讀』到粵語」頗為有趣,下文僅對報章、文學作品、粵劇、流行曲等粵語入文嘅現象加以介紹。由始至終,中聯辦並無隻字「支持粵語書寫」,遑論「高過好多香港中文老師」。

三、港語學相關報道並非「滅自己威風」

雖然中聯辦嘅「粵語書寫別有用心論」的確會令粵語嘅文友情緒不安,但香港都搞成咁,我哋無謂再呃自己出面一切正常。由廣東話非法定語言風波,到普教中學校普查,港語學自 2013 年偵查報道本港語言政策,僅靠光合作用掙扎求存,不過團隊上下從未諗過投降或者妥協,揭露語文教育以至語言文化政策弊端不遺餘力。當局倚仗《國安法》打壓新聞自由至今,港語學從未退縮,未敢粉飾太平以僥倖,幻想我不犯人、人不犯廣東話。香港人有權知道真相!而真相賦與我哋守護粵語嘅力量!

我曾經拜訪身在廣州撐粵語嘅戰友,佢哋囑咐我記住電影《十年》嘅精神——「唔好慣!」「就係因為我哋嗰幾代人『慣晒』,先搞到你哋今日要過呢啲生活……」當年《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殺到廣州,大家就係等閒視之,結果十年、二十年過去,粵語喺廣州已無力回天,撐粵語團體以至人士被逐個解散、逐個箝制,直至萬馬齊喑。周庭被拘留時腦海浮現《不協和音》嘅歌詞,深有共鳴:「我唔會say yes / 絕對唔會保持沉默 / 我會持續抵抗到最後嘅最後。」

最後寄語每位同路人,為咗香港文化存續而向現實向形勢低頭,我亦打從心底尊重你忍辱負重,因為悲觀啲諗,咁係萬不得已,最後最後一個辦法。但係唔該大家,唔好責備嗰啲挺身甚至捨身而出嘅人。「我哋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曼德拉如是說。
“习总书记”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粤语。
粵語嘅發展史同嶺南史息息相關。縱觀歷史,粵語係嶺南當地語言同埋古中原語言嘅結合。而歷史可以追到公元前,秦國南攻百越嗰陣。秦始皇先後兩次平定百越,好多中原漢人移民到嶺南,漢越雜處之下,古粵語就開始形成,之後一路喺幾個朝代都有人喺中原南下,嚟到嶺南,而且重好多都係名門望族,或者係文人雅士,古粵語就係咁樣影響之下,慢慢咁就變成而家嘅粵語。

節錄自維基百科
靠夭啦,新中國以羅馬拼音輸入中文字符,簡直別有用心到暴!外國勢力入侵,不會英文字連字都不會讀,不會打了!
???
什么别有用心,就没隐瞒过啊,人家明牌diss普通话,明牌diss废粤啊
用粤语就是,吹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9
  • 浏览: 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