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幽默」看看“经济增长是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这观点到底有多荒唐

所谓的经济增长,从来不是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所谓「合法性」所在。

掰扯没人知道内容的术语,无非是为了掩饰内容的空洞和虚伪。

所谓「权力的合法性」,实际上就是「权力的有效性」。社会学的基本常识:「权力取决于接受权力命令的人」,没人认同,权力就等于零。共产党在中国的权力根基,就是中国人的认同和接受。

试问,毛泽东根本没有任何经济成就可言,那个时代的共产党「执政合法性」在哪里?还不就是中国人的「打天下,坐天下」认同里。莫非还以为能在你这班连一个词什么意思都不懂,就全世界瞎扯的文字堆里?

中国人对共产党的认同,在72年以后,在毛泽东勾起的征服世界梦,还有共产主义梦彻底破碎以后,就只剩下颠覆中国的保皇党梁启超所发动的「大中国主义」。梁虽然想保中国文明,但他做的事的实际效果,是用西方的民族主义思想彻底摧毁中国文明的理念核心。「欲要长命,必先短命」,是「大中国主义」的荒谬实质,也是今天共产党所面对的「进也是死,不进也是死」绝境之根由所在。

类似共产主义倒台的乌托邦梦破灭,在习惯了小农式乌托邦破灭的中国人看来,根本就是家常便饭。那也是共产党的所谓「合法性」支撑之一,可笑共产党自21世纪起至今运作的,挂着现代教育牌子的洗脑流水线,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把这一真实的权力支撑彻底废掉。

既然新一代「祖国的未来」根本没有传统式的「破灭乃世间常态」这种独特的中国历史记忆,那么全力冲悬崖的粉红群体,乃至受到它们影响的诸多党国官员和权力机构反过来作用于如今在总加速师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大中国主义」,又有什么好奇怪?反正他们只相信「一个胜利到另一个胜利」,别的都是虚妄,都是鬼扯,都是「妨碍胜利」的牛鬼蛇神,都是「进步者」们要割掉的尾巴。

从这个意义上讲,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其实就是给共产党找到了最佳的坑。

维持权力的认同,需要组织,制度,各种附属设施,以及随之而来的成本。所谓「经济的重要性」,对共产党的权力的重要性,就在于此。当连权力无法自己维持,要来有个屁用啊?给自己脖子上套是不是?

然而,中国文化的特色是「大家要一样」,先富的必定「为富不仁」,跑商的必定「无商不奸」,做官的必定「无官不贪」……总之,社会的信任接近零,无论拿什么来包装都一样,关键是要有橡皮泥的适应性,这方面最杰出的是儒家,佛教就差了不少,伊斯兰苏菲主义又差一点,基督教那简直就是肉中刺,不拔不快。

共产党面对的,也是这个一样的中国,所以一旦「一些人先富起来」,就会成为产生羡慕嫉妒恨的永动机,也成为真正炫耀的资本,结果就必定只能是「平均」社会的内部离心趋势开始,直到有一天解体。所谓「一日千里」不过是这种中国式文化互动的,近一点儿的例子。这种词的多用性,也是儒家式文化塑造的文人橡皮泥精神优势的外在体现。区区那唐朝最多一半时间的式微,对文化而言不过是睡一觉的功夫。

如今那些写点儿「阶级」文章还要遮遮掩掩,鬼扯一堆鬼都没兴趣之物的中国式书生,比如陆学艺,其眼光,其认识,其行为体现了何等狭隘,何等鸡毛蒜皮的蚯蚓心思,就不想说了。

总之,经济必须是核心,否则连话都不能讲,更不可能想得出能讲什么。橡皮泥少了外力,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不可能是。中国的现代文人,所言所行所思也都一样,没了权力什么都不是。但它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速权力的崩溃,就像苍蝇还有细菌一样促成尸体的分解。

是故,今天共产党在中国内部的「十面埋伏」坑,是邓小平这个为了挽救共产党而殚精竭虑的「中兴之祖」,为共产党挖好的命运陷阱,也是习近平总加速师跳进其中的必备现实基础,更是共产党和中国今天在外部「十面碰壁」的物质准备。

而贯穿这一过程的精神基础,自古以来就没变过。那当然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华文明,勤劳智慧坚韧不拔的中国人民所相信的,那个最简单的词「平均」。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直到遇罗克所著,受尽进步黄左们追捧的「血统论」,揭开表面的东西,其下不都是这个词吗?不都是这个命运所打上的标记,明示文明之终结的真实宣告吗?

过去有亿万腔热血为了这个词而灌溉中国这块伟大的土地,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同等数量级的滋润。所为何来?能看清这一点的人自有选择,不必也不应该盯着别人。

--------------------------------------------
但凡末世,各种荒唐虚妄大行世间,也是常态。

但依旧不脱因果。
19
分享 2020-08-12

37 个评论

中共执政合法性是依靠枪杆子,没有枪杆子的话中共发展经济做的再好也是会下台的,枪杆子出问题就是中共的末日
a5748 观察
说毛没经济成就是不对的,只是没分给老百姓多少好处……
枪杆子就不叫合法性了。

枪杆子只能算合法性的后盾
說的很對,經濟增長只是“統治基礎”而不是什麼“合法性”。恐怖分子強迫農民種鴉片是它的統治基礎,而不是合法性。
可以维系统治,维稳,再加上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傻逼宣传,依赖韭菜输血
共产党在中国的权力根基,就是中国人的认同和接受。


既然你这么说,那现在中国人对共产党的认同和接受是为什么呢?还不是经济发展?

老毛时代的合法性当然不是经济发展,但现在就是经济发展。两者并不矛盾,谁规定了执政合法性只能是一种,不能改变?
Zyzm 黑名单
非常同意。支性是土壤,赤匪是外来物种入侵,但和本土迷信强权的环境非常契合。但也难以抗拒支那的兴亡分合规则。
既然你这么说,那现在中国人对共产党的认同和接受是为什么呢?还不是经济发展?老毛时代的合法性当然不是经...

很简单:人认为「该其下令,该听其令」。

当然这是随时间变化的东西,所以任何时候都要折腾点新的东西才能「聚拢人心」,而不是一直「闷声发大财」。

你可以说「钱」是赢来认同的东西,我告诉你「那只限某些时候,某些场合,对某些人」,一直搞「钱」对权力来说是毫无疑问的死路。

你只是不想接受现实:现在已经过了「钱」能起作用的时候。
很简单:人认为「该其下令,该听其令」。当然这是随时间变化的东西,所以任何时候都要折腾点新的东西才能「...


我没看出你的“现实”。我认为目前共产党聚拢人心靠的还是经济发展。不然你用一句话总结,现在中国人认同和接受共产党的原因是什么?
我没看出你的“现实”。我认为目前共产党聚拢人心靠的还是经济发展。不然你用一句话总结,现在中国人认同和...

现在的认同基础,和往常的大中国主义一样,即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比西方强」,已有的表现包括但不限于「战狼」,「厉害国」,「出征」,用各种鸡毛蒜皮昭示自己的「强大」,乃至「拿来主义」用身在西方的华裔学者对西方观察而得出的「白左」一词去贬斥整个西方文明,无视它原本的自我反思意义,等等。

其实都是深知自己没几斤几两的弱者的精神胜利法,那即是大中国主义的最根本特征,不是这种人,没有这种心态,根本不可能去信「西方列强辱我伟大中华」那一套。

-----------------------------------
你所谓的「共产党聚拢人心靠经济发展」,是因为你只看那些东西。

问题是:习近平靠什么让王岐山为他努力?靠什么让相当数量的一帮失业老中青粉红天天唱「伟大中国好」?

钱?如果答是,我建议重新检查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现在共产党几乎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执政合法性从经济增长转化成了民族认同,中国统一上。
毕竟多数人已经明白当前中国的经济很不好,将来也会更加的差。
于是朝廷喉舌的口径大致变成了:
”只有共产党能让中华统一,国家稳定;共产党要是完了,中国就会分裂,就会发生战乱。“
然而包包大人早就看穿一切:如果把党的合法性完全维系于经济发展,那要是经济不行了怎么办?要知道连米国都有过大萧条呢?

再说了,就算经济发展的再好,对我党的江山有半点好处吗?

胡温十年桂枝经济高速发展,结果却是肥了一大批两面人和地方势力,以及游离于体制外的私营企业家老板,连伪中产都能分点汤喝,可是这些人发了财会对党有半点感恩吗?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前十年的公知潮能够盛行,除了当年舆论管控比现在宽这个重要因素,背后实际上是桂枝经济发展红利中崛起的新阶层"衣食足知荣辱"而急于发声急于参与到上层建筑的决策活动中。

要是再让经济发展下去,让你们这些人越发有钱,把党自己的私房钱袋子(央企国企)都挤兑的不好过,党用点钱还要看你们的脸色的时候,离瓦文萨的出现就不远了。

所以包包大人根本就没打算发展经济,而是把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绑定,全力去推动后者。经济哪怕再差,屁民只要一想到这都是美国害的,党是为了中华民族好,忍耐一下等我们入关打到美国就有好日子过了,顿时连吃糠都更有劲了
现在的认同基础,和往常的大中国主义一样,即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比西方强」,已有的表现包括但不限于「...


我都说了,让你用一句话来总结嘛,你又说这么一大堆。
你的意思认同的基础是“被洗脑”?我只能送给你三个字:呵呵。

至于王岐山,那不是普通中国人也不是普遍的中国人群体,是一个特殊的个体,不具代表意义。

失业老中青粉红天天唱伟大中国好,还真是因为钱,因为利益,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过去几十年物质生活的提高是来自党的领导,眼下的经济发展衰退,眼下的失业,他们还可以一定程度忍受,但这种忍受是有限度的,你让大部分中国人失业一年没收入看看?不反?光靠营造战狼文化就能忽悠的住?你当中国人全是傻逼?
你的思维局限就在于,你认为现在经济下滑,他们应该立即反水,没有反水,就不是因为钱,是因为别的东西。
我都说了,让你用一句话来总结嘛,你又说这么一大堆。你的意思认同的基础是“被洗脑”?我只能送给你三个字...

专注于挑刺而不是承认现实,到也算是中国人的特色,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从问题的问法,表述的角度,这些都是一眼看出,后面的都是顺理成章。

问题是,你说了这么多,你证明了共产党能继续靠「钱」吗?还是说,证明我「说错」对你来说比什么现实都重要?

好像我从来没说过,「共产党过去二三十年不靠钱来增加中国人对共产党权力的接受和认同」呢?我说的是权力的「合法性」不是「钱」,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反正就是要强调「你错我对」?至于你错把「战狼」那种共产党之行动的后果当成共产党的权力认同塑造方法,和讨论这个「钱能不能当权力合法性基础」又有什么关系?

你用你自己讲的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来证明你着了这个边际?

这种中国式逻辑倒也很常见了,没必要藏着掖着,要说什么直说,不必绕弯。

---------------------------------------
我的观点就那么简单,「钱不是共产党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你能挑刺就挑,不要来秀无下限的引申理解能力。讲一堆也没一字能碰到边。
很多人知道意思啊
合法性就是Legitimacy這個英文詞的翻譯
但這三個中文字無法很到位翻出這個詞的意思
香港一開始就翻譯成認受性
就是你講的認同
基本上就是民眾認同政權可以對他們施加權力的程度

個人覺得共產主義理想跟毛澤東崇拜破滅後
多數中國人認同中共是因為經濟成長可以賺到錢
可以提高生活品質
這是現在中共legitimacy主要來源
這說法沒什麼大錯啊
就算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裡面最重要的要素一樣是經濟
专注于挑刺而不是承认现实,到也算是中国人的特色,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从问题的问法,表述的角度,这些...


你说了这么多我也没看懂你想表达什么。

我从一开始就让你用一句话来总结,如果你觉得经济增长不是共党的执政合法性,那什么是?

你总结不出来就算了,这种表达能力,我也懒得和你讨论了。
你说了这么多我也没看懂你想表达什么。我从一开始就让你用一句话来总结,如果你觉得经济增长不是共党的执政...

你看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也没办法。显然同样的话,不少人可以理解。

-------------------------------------
我倒是可以帮你解释一下你的那些话,特别是其中逻辑。

我都说了,让你用一句话来总结嘛,你又说这么一大堆。
你的意思认同的基础是“被洗脑”?我只能送给你三个字:呵呵。


我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认同基础,和往常的大中国主义一样,即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比西方强」……

你要假装看不到,或者选择性失明,怪得了谁呀?

至于说「认同塑造」在你看来等于「洗脑」。我只能说,对没见过云的,去谈下雨毫无意义。

中国式「特殊逻辑」一:因为我不知道,所以你不如我。

至于王岐山,那不是普通中国人也不是普遍的中国人群体,是一个特殊的个体,不具代表意义。


一个不符合你所谓「代表意义」的特殊个体,足够证明你的「代表意义」和现实关系不大,如果不是毫无关系的话。这又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你不如我」的逻辑表现。

失业老中青粉红天天唱伟大中国好,还真是因为钱,因为利益,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过去几十年物质生活的提高是来自党的领导,眼下的经济发展衰退,眼下的失业,他们还可以一定程度忍受,但这种忍受是有限度的,你让大部分中国人失业一年没收入看看?不反?光靠营造战狼文化就能忽悠的住?你当中国人全是傻逼?
你的思维局限就在于,你认为现在经济下滑,他们应该立即反水,没有反水,就不是因为钱,是因为别的东西。

他们为什么不唱钱?凡向共产党政府要钱的人,上访的,索赔的,告官的,我没见过任何一个不提钱,除了在你嘴里暗示的情况以外。

为什么他们别的不唱,就是要唱「伟大祖国好」?因为钱?在你看来是这样的,因为你的思维前提就是「钱是基础」,所以那基础之上的都是钱的问题。先承认这一点,然后再思考找理由,再行动找证据,是谓最无理性可言的所谓「理性化」过程。看似理性,实为疯狂,然而自己却又极度自信自己的理性牢不可破。

至于其他的,全是你自己想的东西,然后被你自己当成现实,并非来自我说的哪句话,我也绝对自信自己没说过这种话。这倒是符合中国人的典型心理特征:想当然才是现实,否则就是大逆不道。

比如,我什么时候认为,或者说出了「他们应该立即反水」?

劳驾你翻一下这整个一帖,除了你,除了你在自认「理由受到挑战」的时候冒出这种话以外,究竟还有谁在讲这种话?这句话和这整个一帖能有什么关系?????除了满足你的心理需要之外??????

劳驾直说:有?还是没有?

你还真是刘仲敬所说的那种「不自觉讲出自己心里话,再拿去安在别人头上」的典型中国人啊?至于后面那些字,无需再论,我也没兴趣再论。
很多人知道意思啊合法性就是Legitimacy這個英文詞的翻譯但這三個中文字無法很到位翻出這個詞的意...

每当我讲现实,总有人喜欢掰教科书。

现实的合法性,在现实中意味着什么?你想过吗?除了拿一个「民众认同政权可以对他们施加权力的程度」以外?

那意味着「无本生利」,只要一句话,即可让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

但那种「认同」不是钱,它也不靠钱而存在。如果你非要说「是」,我只能讲,你至少也是把「钱」与「钱响」当成了同样的东西。

某些时候,某些场合,对某些人,钱可以增加那种认同。我好像也从来没反对这一点,却总是有书呆子以此来反驳。那我就也「反驳」一下吧,你假装代表共产党,去某个「天安门母亲」家里,奉上纸钞一叠,说「党对您家的问候」,我们看看你是不是一定靠钱赢得了对「权力合法性」的认同??

我一开始说的就是,共产党的权力「合法性」,从来不是钱,不靠经济增长。自然而然的推论就是:鞭子也好,金银也罢,手段而已。所谓民众的预期对共产党从来就不算什么。

既然如此,「经济增长是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不显得荒唐?以偏概全还能概出全面的有理有据了?

---------------------------------------
或者我用你们习惯的「课堂上」而非「现实中」的Argument方式来反问一句:我的 thesis 和 argument 莫非对不上?
这个问题要把一共和二共分开来看。一共的合法性来自于革命土改和内战带来的天然合法性。随着毛泽东的去世这个合法性也受到了挑战。二共的合法性论述,基本上连官方口径都不得不承认来自于“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而事实上,之所以在九十年代末到近些年,中共的执政合法性都没有受到大的挑战,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搭上了经济的快车。

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识到,题目中的论述里显然地具有歧义:“经济增长是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这个“是”,是“应然”还是“实然”呢?从实然上讲,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最大程度上来自于近十余年的高速经济增长,这的确毋庸置疑。当然,这样的经济奇迹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到那时又有什么来支持中共的合法性,就未可知了。
这个问题要把一共和二共分开来看。一共的合法性来自于革命土改和内战带来的天然合法性。随着毛泽东的去世这...

要「理清用词」的话,就进入哲学讨论的领域了,什么词什么意思,首先要精确划分。

但是,我觉得那种讨论没什么意义,特别是对现实。现实不像概念那样可以精确划线。谈论metaphysics或者epistemology都可以概念精确,谈ethics, aesthetics, philosophical anthropology,再这么做可就感觉极度不妙了。

而且那种分析方式有天然的缺陷:没有时间维度。

谈现实不应该脱离自然语言。

-----------------------------------
至于「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中国人连文盲都明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所谓俗理(Common Sense)。在朱镕基甩掉所有国企包袱(中国工人)之后,搭上WTO便车,的确是给共产党赚到了财富。但那就像是Bruce Bueno de Mesquitta所总结的权力规则,那些外贸财富很大程度上并非中国人所创造,所以只能贡献血汗的中国人注定没有政治权力可言。

共产党再拿出其中一部分收买人心,比如搞转移支付,扶贫,只是让他们安于接受劣等地位的安抚手段,注定是暂时的。不过,那是另一个问题了。但是在习近平的身上看来,似乎这种注定暂时的方法是他认定的共产党的权力合法性依靠,即「平均」有助于「合法性」。我不得不说,那的确是中国人习惯的模式。

-----------------------------------
我只是常常很惊讶,那些生存本能看似极强的中国人之中,连许多以智为傲的也不能接受「现实会变」这种现实,哪怕和自己性命攸关。
你看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也没办法。显然同样的话,不少人可以理解。-------------------...


你早这么说我就懂了

我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认同基础,和往常的大中国主义一样,即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比西方强」

这其实和我理解的一样,其实就是靠洗脑嘛,共产党牵头洗脑,让人民以为中国比西方强。

我觉得这落实到最后,还是得经济持续发展,经济不行,光靠脑补,是脑补不出来“比西方强”的。你如果觉得可以,只能说我们观点不同,而我们都没有证据,毕竟也没有人去做民调。
每当我讲现实,总有人喜欢掰教科书。现实的合法性,在现实中意味着什么?你想过吗?除了拿一个「民众认同政...


那就是因為中共每次對付一小撮人,其他人冷眼旁觀覺得不關我事,可以賺錢安穩生活最重要啊。如果有一兩萬個類似天安門母親的組織,每個一兩萬人,無法用錢收買,你覺得中共會不倒嗎?所以中共才要打擊任何社會組織,包括義工志願者組織跟宗教組織

你覺得沒吃過苦的小粉紅碰到經濟下滑不會抱怨?

民眾預期當然算什麼啦,不然蘇聯怎麼垮的?還不是大家眾口一詞怨聲載道,到後來連指揮軍隊弭平政變都叫不動。
個人觀點,現在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來源與以下幾點:

1、馬克思主義及其衍生理論(理論根基)
而這個理論并不是你能駁倒它就能破壞它的,而是中共不准你反駁馬克思主義,要把它當成宇宙真理和宗教來信。所以實際上這個合法性就是犧牲學術自由、出版自由、網絡信息自由、新聞自由,並對學校教的内容進行控制來實現的。

2、與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作鬥爭(假想敵)
和上面一樣,中共依托新聞管控來塑造外敵形象轉移民衆注意力,這一個主要是針對有民族主義傾向的人。

3、對領導人經濟成就和「民族復興」的信任導致所有權力都來自個人-中央集權(威權信任)
絕大多數人都會看這一點——一旦經濟衰退,中國人民思想轉藍色陣營(自由派)就會變多。
我认为就是经济增长。

可以反过来看,
经济出问题,民众就会去找政府,比如各种暴雷。
但哪方面比不过西方,民众可不会去找政府算账。

不要看他们说什么,而要看他们做什么。
人总会有点言行不一。
個人認為,不是合法性,是麻藥
經濟發展不能讓人變得接受中共政權,但能讓本來稍微有點怨言但還不至於反共的人暫時麻痺繼續過活
麻醉一停,可能就痛出來了
同沙發:合法性是槍桿子,如果槍桿子也不算合法性,那就沒有合法性
你敢說中共不合法?斃了你
為什麼沒人造反?因為怕槍桿子
所以合法性是槍桿子
>>個人認為,不是合法性,是麻藥經濟發展不能讓人變得接受中共政權,但能讓本來稍微有點怨言但還不至於反共的...

枪杆子没法让粉红一听「乳汁言论」就胸口热血翻涌,不来两句nmsl就真的让它们感觉像nmsl。

能做到这件事的,是从小灌输的「大中国主义」,是每时每刻在所有信息渠道输入社会的「大中国主义」,不但出版、网络、电视电影,甚至路边的广告牌,随时随地的大红标语,口号刷墙,都在持续地输入和强化整个社会的「大中国主义」,同时间还要努力拔除一切「杂草」。

大中国主义不用一枪一弹,不需多花一分一毫,效果近似于永远。这一点在海外民运身上完全得到了证明,没有任何真正掌握中国权力之人能够忽略大中国主义。作为西方舶来品的共产党,显然不过是用自己证明了它也不可能例外而已。

所谓「经济」、「枪杆子」、「刀把子」、「喉舌姓党」的重要性,不过就是低能如共产党者,维持「大中国主义」的必要条件。

----------------------------------
能真正排除「大中国主义」影响者,唯有这类人:
  • 至少能把另一种语言当作母语去做一切事
  • 能自我察觉世界观的扭曲,并自行重新塑造
  • 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同时运用逻辑分辨真伪


少了其中任何一条,都突破不了「大中国主义」对灵魂的诅咒,不过就是又一个自以为「觉醒了」的大中国主义者,和其他同类的区别只有反共和不反共而已。就像海外民运们从20岁到50岁做过的表演一样。
>>枪杆子没法让粉红一听「乳汁言论」就胸口热血翻涌,不来两句nmsl就真的让它们感觉像nmsl。能做到这...


母語不是你當不當它是你母語的,而是事實上它是不是
>>母語不是你當不當它是你母語的,而是事實上它是不是

又在顾左右而言他了。

正面回应,正面挑刺很难吗?
>>又在顾左右而言他了。正面回应,正面挑刺很难吗?

正面說了啊?有的人就是搞不懂母語的定義我有什麼辦法
真當中共有民意、有粉紅就無敵?要是槍桿子掉了麻藥也停了看還有什麼粉紅嗎,甚至你現在肉眼可見的粉紅有多少是真心的都成問題
>>正面說了啊?有的人就是搞不懂母語的定義我有什麼辦法真當中共有民意、有粉紅就無敵?要是槍桿子掉了麻藥也...

你说那些,和我在说的有关吗?

喜欢表演无理取闹的下限不是问题,尤其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总能把自己的鸡毛蒜皮心思拿来替代现实。

你们自己好好享受「自己塑造的现实」就是。

----------------------------------
至于你,你就恰好倒在我所说的第三条上:无法控制自己情绪,也就不可能去追究真伪。

真是对号入座,还对得如此自傲,还能把无理取闹当成有理有据。你这不正好证明了,做不到那三条的就是充其量这样了。

我是很希望自己一看就明白的那些失望的事情是能说错了,不过,现实还不曾让我的失望失望过。真心希望能够有谁打破得了,但若放在你,或者你这类「肉翻的真・中国人」身上,只能是又一次兑现的失望而已。
>>你说那些,和我在说的有关吗?喜欢表演无理取闹的下限不是问题,尤其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总能把自己的鸡毛...

不要隨便重新發明語言
中國人是國籍,拿中國護照的都是中國人
母語是你父母在家對你說的語言,不論你喜不喜歡都是你的母語
你如果看不出我說的和你說的有何關聯,那是你的問題。我沒有義務為你的理解力負責
我只是指出你的基本認知錯誤而已
就連你這次的回文也是,指控了不少,卻沒有證明也不是公認事實
>>不要隨便重新發明語言中國人是國籍,拿中國護照的都是中國人母語是你父母在家對你說的語言,不論你喜不喜歡...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想反对的那些话,究竟?问问你自己,不需要答我,再陪你纠缠下去那根本无意义。

--------------------------------------
大概对你来说「概念」极度重要,重要到可以无视现实。

但对现实而言,概念算个屁。

概念只对辅助思考有意义,但妨碍思考去明白现实,那就不是辅助,是陷阱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想反对的那些话,究竟?问问你自己,不需要答我,再陪你纠缠下去那根本无意义。-----...

有記錄自己看
不管你想說什麼,既然你不能直接以電波把你想說的傳給我,你就要通過語言和正確的概念。或許沒有正確的概念也能思考吧,但沒有正確的概念肯定不能溝通也就不能共享思考的結果。你要想什麼都是你家的事,一邊洗澡時唱歌一邊想,想什麼都可以,但既然要說出來就要遵從現代語言規範,不爽這個概念就換一個單字
>>有記錄自己看不管你想說什麼,既然你不能直接以電波把你想說的傳給我,你就要通過語言和正確的概念。或許沒...

继续「顾左右而言他」,保持到死最好。

否则我哪来这么多中国人的好戏看?
>>继续「顾左右而言他」,保持到死最好。否则我哪来这么多中国人的好戏看?

我覺得我一直針對你的發言在回答,是你自己堅持我顧左右而言他
甚至從一開始你似乎就沒讀我內文主動找我言他
>>我覺得我一直針對你的發言在回答,是你自己堅持我顧左右而言他甚至從一開始你似乎就沒讀我內文主動找我言他...

我就最后问你一句好了,你说那些「母语」,「粉红」,「国籍」,跟我所说的「合法性」,还有我解释共产党之权力针对中国人的「合法性」的那些话有关吗?

只答一个词:有?还是没有?

很明显,跟那些有关的,只是你意识中那些突然出现的「条件反射式热血上涌」,所以催着你用理性化的方式,将之安到我头上,以向自己证明「有理有据」。

你的这种反应,加上你连续不断的语无伦次,不着边际,一遇质疑就东躲西闪,不过证明我所说的正好是「中国人」的现实,还又一次证明我对「中国人」的失望不可能再失望而已。

--------------------------------------
够了,我不陪你这号轮回百次也脱不了中的支性黄左浪费更多时间。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30
  • 浏览: 6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