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軍新聞兩則:中國部署大量武裝漁船 & 印特別邊防部隊反擊越界支軍 傳藏兵巡邏期間被擊斃

澳洲風險評估專家指出,隨着中國部署大量武裝「漁船」,已對包括澳洲在內的多個亞洲國家構成安全威脅。

任教於澳洲斯威本科技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地綠政治風險專家湯瑪斯(Jason Thomas),今天在《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發表題為「中國扶植『漁民』海上傭兵的原因」的評論文章,形容活躍於東海和南海的大量中國武裝漁船,有利中國在爭奪區域擴張時,於公海發動大規模游擊海戰,並成為威脅到多個國家的「毒箭頭」。

湯瑪斯強調,以海南省為基地的中國海上民兵(People’s Armed Forces Maritime Militia),是由中國政府扶植的武裝化漁船隊伍,而「漁民」更接受過解放軍海軍訓練,目的是要向任何挑戰中國南海主權的勢力展開攻擊。在兩周前,日本稱為「尖閣諸島」的釣魚台列嶼就受到「多艘中國『漁船』滋擾」。湯瑪斯謂,中國的武裝「漁船」活躍範圍,甚至超出東海和南海。一個月前就有超過340艘中國拖網「漁船」,集結於南美洲厄瓜多水域。

儘管尚未傳出中國「漁船」入侵澳洲海域的消息,但湯瑪斯警告,澳洲雖然有成功阻截人蛇船隻的經驗,但是面對中國操控的武裝船隊活躍於公海一事,不能掉以輕心。

湯瑪斯引述美國海軍退役將領史塔伏瑞迪斯(James Stavridis)於2017年發表的文章指出,中國政府正直接地以軍事力量搶奪全世界的海洋資源。湯瑪斯又引述印尼前海洋暨漁業部長蘇西(Susi Pudjiastuti)的評語,指中國的行動是「跨國有組織犯罪」。

湯瑪斯提醒,澳洲政府斥資澳幣2,700億元(15,384億港元)投入未來10年戰備升級,顯示澳洲政府已意識到未來國安風險的嚴重程度。不過,相較於澳洲以常規武裝為主的防衞資源,面對低成本而且可以靈活動員的武裝「漁船」時,澳洲將是不容易招架的。即使澳洲試著要反制,中國也必然會宣稱那些只是「漁船」而已,導致澳洲軍方在採取行動時會有所顧慮。而中國也會搶奪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和所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等戰略性據點,並且在當地重兵布佈防。

湯瑪斯警告,中國的攻勢是全方位的,從學術、媒體、推動重大基建計畫、農業、漁業、網路數據、天然資源、智慧財產權,甚至病毒等,都有可能成為中國發動攻擊的工具。對於中國來說,在軍民之間是完全沒有界線的,從丟一塊石頭到數億元打造的戰備,都是可以利用的工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印邊境再起衝突。據法新社引述流亡印軍的藏人消息報道,印軍藏兵一名連長與部下,上六周晚傳在邊境拉達克(Ladakh)北部地區巡邏期間遇擊,遭中國軍隊射中頸部身亡,其部下則受傷。

另據親印度西藏流亡政府的英文網媒Tibet Sun報道,被擊斃的這名印軍藏兵連長名叫Nyima Tenzin,51歲,來自拉達克首府列城(Leh)附近角蘭薩爾(Choglamsar)的藏人眾居地,從軍33年,與被擊傷的24歲部下Tenzin Loden,隸屬印軍特別邊防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第7營。該營均是由流亡印度的西藏人組成,在印軍中,被稱為「維卡斯步兵營」(Vikas battalion)

這次中印在今年6月中旬發生40年來最嚴重流血衝突後,兩國軍隊再度傳出發生衝突。印度媒體指,周日數百解放軍越界,闖入班公湖南岸印軍實際控制線內,佔據一處名為「頭盔頂」的山頭,並開始進行相關的防禦工程。而駐守班公湖附近的印軍藏兵,曾因阻止解放軍進行有關工程而與對方爆發肢體衝撞,導致數十名解放軍受傷,但現場並沒有槍擊的報告。而當晚,印軍的特別邊防部隊採取反擊行動,重奪重要的制高點。

至周一,印軍發出新聞稿,指摘解放軍在上周六、日違反雙方經軍事及外交渠道達成的共識,採取挑釁性的軍事行動企圖改變現狀。

另外,外媒報道,拉達克地區的卡魯(Karu)附近周日(8月30日)發生意外。軍方準備把一輛步兵戰車搬上一輛拖車時,突然遭一輛民用貨車撞翻,陸軍上尉塔帕(Dikshant Thapa)遭掉下來的步兵戰車壓中,當場傷重死亡。
3
分享 2020-09-02

3 个评论

hfgft9 新注册用户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公众领域施行民主原则 私人领域施行自由原则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70465
比如,我们中国人喜欢过年放鞭炮,那么我们城市是否允许过年期间放鞭炮,这是公众原则,用民主投票决定。
但是是否允许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这是私人领域。任何人都不能在我家卧室窗户下面放鞭炮。因为我的窗户一定范围内属于私人领域,我有这个领域的安静权。也就是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我在这个范围内做什么。

公众领域的事情不能延伸到私人领域。你民主再什么少数服从多数,你也不能投票决定大家可以在我的窗户下面放鞭炮。

所以在真正的民主国家,你的问题根本不成立。因为群己区分是常识。只是我们中国人不懂而已。

民主国家唯一烦恼的是群己权界。也就是哪些属于公众领域,哪些是私人领域。
比如放鞭炮的例子,多少米以内算私人领域。多少米之外才算公众领域。这才是真正的难题。但是虽然如此,民主在协商这些领域时也比专制拍脑门合理得多。
中國拿漁民當超限戰兵力在用的意思啊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民运搞了那么多年为什么一点起色没有?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46040
所有国家的海外民运都不怎么样。

罗马尼亚、波兰等国家冷战期间都有大批海外民运力量,也是天天搞媒体,在美国国会演讲,宣传共产主义极权的危害,要求美国赶快出兵灭了他们祖国的独裁者。

最后他们的愿望都实现了,只是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当苏联崩溃的时候,他们祖国的人民自己站起来推翻了共产党。

中国也一样,中国早晚有一天也会崩溃解体,到时候人民自然会起来搞民主宪政或者资本主义独裁(帝制和共产党都试过了,肯定不会倒退回去的)。

而这些海外民运若是想发挥能力,只能等到时候回国,再看看有没有机会。
不过若是民主制度,他们更没有机会,因为他们长期旅居海外,对当地了解较差,加上有跑路捡便宜的嫌疑,使得几乎不太可能获得民众信任,而在选举中获胜。

反过来,倒是资本主义军事独裁,也就是张献忠化,海外民运人士反而有可能走上人生巅峰。因为他们还有可能因为海外多年,知识和眼界比本地人更强而被独裁者相中,当一个幕僚。

当然这种人大部分会因为无法和独裁者友好相处而被杀,很难获得善终就是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香港人宁死不做亡国奴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02
  • 浏览: 2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