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国规定其士兵可出于良心而不参加军事活动或者任务,会怎么样?这样可行么?(知乎精品回答)

这是参加英国议会辩论碰到的辩题。中文翻译可能不太准确。英文是this house would legally permit soldiers to refuse to participate in military actions or missions out of conscience.

——————————————————————————————————————————————————————————————

talich
[url=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509984][/url]
医学、生物学、经济学 话题的优秀回答者

知乎日报收录

531 人赞同了该回答
实在是一个太过深刻的话题。


就比如《薄伽梵歌》(Bhagavad Gītā)吧,印度教千古经典,讲得就是阿尔诸纳在面对战场上的亲友时,战与不战,该如何选择,这样一个良心问题。


最终,整个印度教义的核心要义,竟就是通过主奎师对阿尔诸纳的说法,最终说服他如何尽自己的责任走上战场这个过程来表现!

问题如此复杂,我这样无觉之人,只能想得更浅俗一点。

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反过来想:

如果一国规定其士兵不能出于良心而不参加军事活动或者任务,是否就不存在士兵因为良心发现而不积极执行任务的情况?



我想答案是很清楚的:不可能。


军队也一样清楚:训练士兵,决不可能仅止于下个命令。


抄个极端的例子,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在在决定了对犹太人的最终解决方案后,早期的手段就是屠杀,由党卫军的专门部门(task groups)来完成。但是,不久就开始转向在死亡营里用毒气解决。


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这样做的效率较低,一方面战事吃紧, 不好从党卫军再分出大量的资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对士气的影响。

用行刑队进行处决,最终都要有一个杀人者直接面对被屠杀者的过程。行刑队通常要完成一整个搜捕躲藏的犹太人,把他们押送到指定地点,进行屠杀的过程。这些党卫军成员虽然对犹太人没有好感甚至极其仇视,这样的行为还是本能的对他们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冲击。行刑队成员的酗酒比例比别的部队要高,出现心理问题的也多。党卫军头目希姆莱曾亲自观看了一次对 100 名犹太人的处决,也被恶心的当场呕吐。当时负责行刑队的军官偷偷跟希姆莱说,看士兵的眼神,他们的一辈子己经毁了,打不了仗了。


这种情况,跟杀人三千自损八百也差不了许多,白白消弱自己的战斗力。


相比之下,采用死亡营的方法有许多好处:经济,高效;都个屠杀过程像流水线一样被分成许多环节,执行最后处决的人也不用直面被屠杀者,没有人会感觉自己要为整个过程负责,消减了良心上的负罪感。


就是这样,士兵也是人,也有正常人的情感。军队为了达到目的,也要采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可以通过政工教育,可以通过心理治疗,实在不行,也只有改弦更张,换一种方式。因为,士兵的良心困境可以从任何地方冒出来。


比如,在美国士兵中,从来不真正上战场无人机驾驶员,其心理问题,所谓的 PTSD 的比例,一点不比上战场的士兵少,甚至更高。调查表明,这些人在美国本土,每天远程遥控无人机作战杀人,到点就如平常人一样下班回家,这样的巨大反差,日复一日,造成的心理冲击是很大的,还得心理治疗。


这种事自古有之。


Dave Grossman 有本书叫 On Killing。Grossman 说,美国南北战争时,著名的葛底斯堡战役,从阵亡士兵身上找到 27000 支枪,有九成是上膛却没开火的。这些人为什么坐以待毙而不开枪?是胆小,还是良心发现?

二战期间,美军展开了大规模的内部研究,分析士兵的士气,调查表明,只有 15% 的士兵真正向敌人开枪。(
@邓子衡
 指出,此数据来自 S.L.A. Marshall 的书Men Against Fire: The Problem of Battle Command (1947)。维基上的相关介绍 中亦指出,80 年代末,有人对 Marshall 的数据的可信度提出了相当的质疑) 

这个调查在 47 年发表后,军方意识到,军事行动失败的根源,很大程度上是士兵不愿意开枪杀人,因为这是违反人的本性的。


于是军队开始在新兵训练时进行所谓的 “operant conditioning”,就是“去人性化”,通过反复重复让开枪射击成为一种本能。打靶开始变为打人形靶,可自动翻起的人形靶,到后来的视频模拟。(库贝里克的《全金属外売》,就是讲这种去人性化的过程,其开场新兵训练营一段,就再现了这一过程)

到朝鲜战争时,美军的开枪率提高的 55%,到越南战争时提高的 90%。

回来说问题,
如果一国规定其士兵可出于良心而不参加军事活动或者任务


那问题就会 180 度的转向了么?

当然没有,你只是把这个天秤向一个方向推了一点,只是承认了大家都知道的,良心问题的存在而已。把一个暗处的争论,换到了明处来了。下一步,想来就是一整套的如何定义良心,如何界定士兵的心理的确是出于良心(可参见 
@袁卿
 答案中美军对士兵信仰的定义),如何定义军事任务的意义,一系列复杂制动与反动。只要良心还在这道题中,这道题的解法不会因为这样的规定而出来本质的变化。

编辑于 2017-04-06
15
分享 2019-04-05

27 个评论

可行,明顯違法的有義務不遵守。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A%BD%E4%BC%A6%E5%A0%A1%E5%8E%9F%E5%88%99
这不就是血战钢锯岭的情节吗?
问题是良心有个准则吗?如果用良心去运行部队将寸步难行,而维持群体的整体运作纪律是基础,士兵只是被洗脑过只会执行命令的机器,不管是正义还是违背人道,正因为这样,军队也和社会是有一定的隔离,防止军队士兵产生心理矛盾去判断正确与否,随着信息的发达,思想工作已经成为军队的重要支出,比如中共,会误导军人真相和良心的正确判断
bot1989 品葱娘作者
军队的目的是保卫政权、完成军事任务。
如果以良心作为额外的行动准则,相当于限制了这支军队只能在每个个体良心评价体系和其所属政权或军事任务完全一致时,才能发挥其最大效力。
然而恰恰是不同“良心”评价体系之间的对立已经无法通过其他方式消解,而必须诉诸物理消灭时,才需要军队这种高效暴力机关出场。那么军队价值的体现就恰恰在于他们淡化“良心”的影响,也就是文中所述的那个脱敏。
军队要做的是克服本能带来的良心,保证军事任务的完满执行,而不是向人性本能屈服。
诸位感觉如何,分析如何,不影响德国如今的现实情况。

现在的德国少爷兵们并不是凭良心,而是凭心情决定要不要执行军令。
出于良心原因拒绝服兵役,这在大多数国家是得到认可的啊。美国在殖民地时期就认可了。现在主要不认可的是土耳其、韩国,经常有案件交到欧洲人权法院、人权事务委员会。
如果这种军队并非决定性武装力量,或干脆是象征性的,就完全可行。
至少在内地不可能…
你想想义和团就知道了,那还不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士兵,就一群农民,杀洋人杀洋小孩的时候,是一副“毁了一辈子的”表情吗?
还有文革,爹妈夫妻儿女都可以互相举报,把对方扔进牛圈猪圈里,中国至少强调了两三千年的孝道吧?红卫兵眼里是“毁了一辈子”的表情吗?
魔警打杀示威者,毒弹毒烟当不要钱的放的时候,嘴上还笑着,还和香槟,他们眼里是“毁了一辈子”的表情吗?
其他国家也有,比如日本。

这里讨论的肯定不是个例,肯定是共性。这种共性也就在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西方有可能。

甘地搞非暴力不合作,可以解放印度。
在中国呢?非暴力不合作连香港都保卫不了。
信仰自由是可以放弃的。当兵的时候,只要充分告知其当兵要进行的活动,仍然同意当兵,就意味着放弃了信仰自由。即使义务兵役制,在服役之前,也要充分告知其基于信仰拒绝当兵的权利。

当兵之前是可以的,当兵之后就不行了。
既然已经放弃了信仰自由,就不能因为良心而拒绝执行军事任务。

基于良心拒绝军事活动的范围很广,包括:
1、拒绝当兵;

2、拒绝以非军人的身份参加军事活动

3、拒绝军事教育、军事训练

4、拒绝制造、修理、运输、存储武器或者用于武器的零部件。例如军方向工厂订购一批零件,工人可以基于信仰拒绝制造,老板若不能安排工人从事其他工作,则仍应照发工人工资。只有零件明确用于武器,方可拒绝;如果只是制造零件,在市场上有可能被军方购买的,则不属于拒绝的范围。

5、拒绝将自己的财产直接用于军事活动。一般来讲,军事需要也是公共利益,基于公共利益可以征收个人财产。但如果为军事需要征收财产,例如建造军事设施需要征收一块土地,个人可以基于信仰拒绝。间接用于军事活动不受限制,比如纳税后被用于军费,不得因此拒绝纳税。然而,如果某项税收是专项用于军费的,则可以基于信仰拒绝缴纳。

6、拒绝为军事活动运输人员和物资、为上述人员提供食宿或者储存上述物资。这项权利以直接用于军事活动为限。军人日常乘坐公交车,公交车司机不能基于信仰把他赶下车,但士兵坐公交车是为了参加军事活动,则可以将其赶下车。

7、拒绝救治或照顾由于军事活动而受伤的人。同样,士兵平常去看病,医生不能拒绝治疗;但士兵因为战争受伤而去看病(包括战争留下的老伤),医生可以基于信仰拒绝治疗。
華裔美軍大兵可以不參加對華作戰,而且我記得美軍一些秘密任務都是要簽contract的,沒人逼你簽啊。
信仰自由是可以放弃的。当兵的时候,只要充分告知其当兵要进行的活动,仍然同意当兵,就意味着放弃了信仰自...

我觉得七比较离谱,这是个职业道德的问题,前面的还算可以,不过在很多国家这么做搞不好真的会被士兵当场打死
上膛没开火不应该是正常么?打仗时肯定枪是保证上膛的啊,你想说的是上膛却没开过火么?
诸位感觉如何,分析如何,不影响德国如今的现实情况。现在的德国少爷兵们并不是凭良心,而是凭心情决定要不...

德三男儿,联邦废物
我觉得依靠“良心”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实在是太玄乎了。应该立法保证以下:
1)占领区平民在占领期间在占领区內为临时公民,享有跟本国公民相同的义务和权利。占领区内执行国内的法律,以及不违法国内法的当地的法律。
2)涉军涉外的案件由普通法院审理。严禁另设军事法庭。
3)若占领区平民被发现向敌武装部队提供物质或情报上的援助,剥夺其临时公民权,作为敌间谍处理
我覺得每個士兵都要熟讀國際法戰爭法

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 士兵有權抗令 
例如殺俘 虐俘 屠殺平民
否則照樣可以被定罪


「士兵只是聽從命令,毋須負責」的陳詞濫調真的不要再說了

上司叫你屠殺平民 叫你強姦 叫你虐待戰俘
你照做了的話 上司負主要責任 你也跑不掉
我覺得每個士兵都要熟讀國際法戰爭法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 士兵有權抗令 例如殺俘 虐俘 屠殺平民否則照樣...

每一個士兵都有能力把槍口提高一厘米
服從命令說是好聽,當上司叫你做反人類的行為時也照做
在法律上是合法,但還是那一句
合法不等同正確
我很小时候就想过这个问题,同时美国也有佛教徒的士兵拒绝执行任务之类的新闻?很久以前不记得了。

我以前常说我只参军保卫地球,人类之内战没兴趣。因为成王败寇。

不过这次不一样了,打击中共就是正义的,所以我愿意去,而其他国家的争端,没有正义可言。
我覺得每個士兵都要熟讀國際法戰爭法違反國際法的情況下 士兵有權抗令 例如殺俘 虐俘 屠殺平民否則照樣...

長官叫你屠殺平民,你屠殺了,戰敗以後你有責任,戰勝的話你可能根本不會被問責
長官叫你屠殺平民,你沒殺,你轉過身義正言辭地告訴你的長官「這違反國際法,所以我拒絕實施」
那長官就會從你開始殺起,他可能會説因爲你軟弱、你違抗長官的命令而違抗命令是軍隊所不允許的,或者索性把你登記成被暴怒的市民所殘殺,這樣他就可以以市民主動攻擊且持有殺傷性武器爲由合理屠殺市民了。你可能會成爲英雄,更可能會被遺忘。但不論如何你保護不了任何人,因爲看到長官殺了你,其他士兵的第一反應不會是爲了你的死亡而悲憤並叛亂,而是爲了長官槍打出頭鳥感到恐懼,更加不敢反抗長官
良心这东西很难定义
而且如果只是个单纯怕死的士兵,为了不愿意让自己成为前线炮灰,就用“违背良心”这个挡箭牌,那么如果人人都有内心的小算盘,都不愿意上战场,那么军队就没有战斗力了
为什么处决犹太人会损害士兵的士气?

暗网上很多isis处决敌人的视频,那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啊,也没见他们的士气受多大影响。那些拉美毒贩割头的也是。谁能解释一下?
为什么处决犹太人会损害士兵的士气?暗网上很多isis处决敌人的视频,那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啊,也没见他...
第三帝国国防军普通士兵深受西方近代文明熏陶,兽性已很微弱,因此才需要党卫军的Einsatzgruppen这类特殊编队来施暴 。野蛮帝国游牧民族(例如蒙古鞑靼)的常规作战部队屠城如同家常便饭,从不需要特殊的半兽人编队。
库兰德 新注册用户
如果一个国家有这个出于良心的规定就可能出现不强制服兵役的规定,这个国家要么强大要么就弱小
这个问题其实孔子就有问过
详见 鲁人从军战,三战而三北
当然了,这里说的只是儒家的想法
要是法家,败了就地正法了。。。
至少在内地不可能…你想想义和团就知道了,那还不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士兵,就一群农民,杀洋人杀洋小孩的时候...

其实义和团根本很难接触到洋人,就算接触到了洋人,人家洋人出门在外也装备齐全,义和团占不了便宜的,义和团杀的最多的是中国人,开始是信基督徒的中国人,后来就滥杀无辜奸淫掳掠,义和团跟他们说的侵华日军有什么区别呢
美国的阿米什人就是被允许不服兵役,代以无报酬从事后方替代性工作。不过人家是真信仰,放弃了暴力,有一个电影《阿米什的恩典》,对于恶意报复社会的凶手,受害者家人报以宽恕。
只有在美国,才能让这种放弃保护自己的族群存活下来还能壮大。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